日本海軍

日本海軍

日本海軍是日本國的國家海上武裝力量,其中日本帝國海軍組建于1872年(明治4年)、解散于1945年(昭和22年)。

而之後以政府特別機關為名義組建的日本海上自衛隊于1954年(昭和29年)成立。

  • 中文名稱
    日本海軍
  • 外文名稱
    だいにっぽんていこくかいぐん
  • 日文舊字型
    大日本帝國海軍
  • 存在于
    1872年(明治4年)至1945年(昭和20年)
  • 解散
    1947年(昭和22年)

基本簡介

日本帝國海軍受日本帝國海軍省管理,由帝國總軍令部的海軍軍令部指揮,根據《大日本帝國憲法》從日本內閣上獨立,最高統帥權屬于日本天皇。在發生戰爭的時候,一般會和陸軍契約設定一個大本營。大日本帝國海軍的主要戰歷包括了日清戰爭(甲午戰爭)的“黃海海戰”,日俄戰爭的“日本海海戰”(對馬海峽海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太平洋戰爭”。因為有來自英國皇家海軍的影響,某些部隊很重視幽默感,曾有“不能用幽默來解決問題的人,沒資格成為海軍軍人”的說法。名義上,大日本帝國海軍的艦艇的名字前都以“HIJMS”(His Imperial Japanese Majesty's Ship)或“日本國天皇殿下的軍艦”來書寫。

發展歷史

繼承了古日本神話中神武天皇“東征”時船的停泊處,把宮崎縣日向市美美津作為了日本海軍的發揚地,在美美津依然有原海軍大將米內光政立的“日本海軍發揚地”(「日本海軍発祥の地」)之碑。直到中世紀以來日本一直維持著水軍,雖然在德川家的“鎖國”政策下一度在江戶時期廢除了水軍同時又禁止了建造大型船舶,不過在外國商船的影響下幕府和其它各藩重新加強了海上防御措施,建立了如“長崎海軍伝習所”等組織,成為後來日本海軍的早期砥柱。在成立全新的明治政府後則繼承了這些“海軍操練所”與“海軍伝習所”外加其他相關人員和裝備。1870年(明治3年),陸海軍正式分離。1872年(明治5年),“海軍省”在川村純義與勝海舟的指導下在東京都築地區建立。1876年(明治9年)創立了“海軍兵學校”。1893年(明治26年)成立了“軍令部”。由于薩摩藩在“西南戰爭”中失去的影響力,早期的明治政府把陸軍的發展重于海軍。1903年(明治36年),在成立了“參謀本部”後,通過了兩名海軍大臣西鄉從道和山本權兵衛的主張,開始對艦隊的裝備和組織結構進行了一番改革,到了“日清戰爭”(甲午戰爭)時,日本海軍已經擁有了三十一艘軍艦和二十四艘水雷艇。而到了“日俄戰爭”時,則達到了七十六艘軍艦外加七十六艘水雷艇的規模。1920年(大正9年),在“日俄戰爭”結束後,海軍開始了一套以美國海軍為假想敵的“八八艦隊”(八艘戰艦加上八艘巡洋艦)增強政策。因為在1922年(大正11年)簽訂的“華盛頓海軍條約”和1930年(昭和5年)的“倫敦海軍條約”的影響導致主力艦的建造被一度中斷,但在“倫敦海軍條約”破裂後則重新開始了擴充。1941年(昭和16年),到了“太平洋戰爭”開戰前,日本海軍的旗下擁有了十艘戰艦,三百八十五艘艦艇和包括“零戰”在內的三千二百六十架軍用機。從“日俄戰爭”(明治38年)勝利以來一直到“太平洋戰爭”(昭和20年)戰敗,大日本帝國海軍一直和英國皇家海軍與美國海軍構成了全球範圍內的“世界三大海軍”。

日本海軍日本海軍

政治博弈

1932年(昭和7年),海軍學校的十一名青年將校在著名的“五一五事件”中射殺了當時的日本首相犬養毅以嘗試發動政變。1936年(昭和11年),一千〇八十三名陸軍官兵發動了“二二六事件”,駐扎在“橫須賀鎮守府”的海軍陸戰隊被派往了東京鎮壓反叛軍,一度沖進了“首相官邸”為了救出被困的岡田啓介總理。據說當時米內光政和井上成美參謀長在一年前就預料到陸軍的行為,並且特意把“長門”旗下的第一艦隊派遣到了東京灣。

戰爭履歷

日清戰爭(1894-1895)

因為兩國在朝鮮半島的利益,為了對抗“北洋水師”新增造的軍艦,日本海軍延續了自己現代化的改革。“第一次中日戰爭”(日清戰爭,甲午戰爭)終于在1894年(明治27年)8月1日正式開戰,雖然在之前已經有了幾次交戰。9月17日,日本海軍在鴨綠江口的“黃海海戰”中重創了北洋水師,中國海軍艦隊損失了十二艘軍艦裏的八艘。雖然日本海軍在這次戰役中獲得了勝利,但是日本海軍軍艦無法有效的擊穿中國海軍的兩艘由德國伏爾鏗造船廠製造的戰列艦(“定遠”最終被魚雷擊沉,而“鎮遠”則被虜獲)。此次交戰讓日本海軍註意到了對大型戰列艦和小型攻擊型艦艇的需求。根據隨後在1895年(明治28年)4月17日簽訂的“下關條約”(馬關條約),台灣和澎湖群島分別被轉移到了日本政府的管轄下直到了1945年(昭和20年)。雖然日本也獲得了遼東半島,但是在俄國的逼迫下把其歸還給了中國政府,之後俄國則接管了這片地區。

鎮壓義和團之亂(1900)

1900年(明治33年)日本和其他西方國家一起參加了鎮壓中國“義和團運動”的軍事行動。日本海軍貢獻了最大規模的軍艦(五十艘當中的十八艘),同時又增派了最大數量的步兵(五萬四千名聯合軍中的二萬〇八百四十人來自于日本陸軍和海軍)。這次行動讓日本海軍看到了不少西方列強軍隊的戰鬥規則。

日俄戰爭(1904-1905)

1905年5月28日,由東鄉平八郎指揮的日本海軍在“日本海海戰”中大破遠渡而來的俄國海軍“波羅的海”艦隊。

在日清戰爭後由于俄國介入而被迫歸還遼東半島的事實,使日本海軍開始規劃未來的戰爭。隨即在“臥薪嘗膽”的口號下開始了橫跨十年的海軍擴張計畫,在此期間建造了109艘軍艦,總噸位超過了二十萬噸,海軍人員的規模從15100人擴大到了40800人。全新的艦隊包括了六艘戰列艦、八艘裝甲巡洋艦、九艘巡洋艦、二十四艘驅逐艦和六十三艘魚雷艇。其中1902年(明治35年)交付的三笠號戰列艦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軍艦之一。在此期間,三菱等公司也開始自行建造艦艇。日本海軍也開始組建了潛艇部隊,1904年(明治37年),日本海軍從通用動力電船公司購買的五艘潛水艇運抵橫須賀海軍工廠,次年年底組裝完畢並投入了使用。

1904年(明治37年)2月8日,醞釀已久的日俄戰爭正式爆發。1905年(明治38年)5月,在日本海海戰中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的旗艦三笠號率領著日本海軍幾乎全滅了俄羅斯海軍第二太平洋艦隊。俄國海軍38艘派往遠東的軍艦中有21艘被擊沉,7艘被捕獲,6艘被解除了武裝,4545名官兵戰死,6106人被俘。日本海軍則隻損失了三艘魚雷艇和116人。

帝國海軍的擴張

日本海軍之後在“復製·改進·創新”的政策下繼續了自己的擴張道路。工廠經常會為測試和分解買入兩艘相同型號的外國艦艇,隨後對其進行研究和改進。這樣子的作法使得最初隻能依靠進口的軍艦逐漸可以在國內進行組裝,直到最後可以完全國產,從一八八〇年代開始的小型魚雷艇到一九〇〇年代早期的大型戰列艦。1905年(明治38年)建造的“薩摩”百分之八十的部件來自于英國,而在1910年(明治43年)完成的“河內”隻有百分之二十的部件需要靠進口。日本海軍最後的大型軍艦進口是在1913年(大正2年)從“維克斯”購買的“金剛”戰列巡洋艦。1918年(大正7年),日本在大部分軍艦的製造工藝上已經達到了世界水準。在經歷了“日本海海戰”(對馬海峽海戰)後,佐藤鐵太郎等海軍思想家開始規劃了一個將來和“美國海軍”對抗的政策,佐藤希望日本戰列艦的規模必須達到對方實力的百分之七十以上。1907年(明治40年),海軍開始了建立“八八艦隊”政策,但是因為財政問題未能成為現實。1920年(大正9年),日本海軍基本成為了世界第三大海軍。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1918)

介于在1902年(明治35年)簽訂的“英日同盟”條約,日本以英國的盟友身份進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在“青島戰役”中奪取了德國在青島的海軍基地。1914年(大正3年)9月5日,日本海軍的水上機母艦“若宮”發起了世界上第一次海航攻擊。1914年(大正3年)11月6日,駐守青島的德軍投降後,一個戰鬥部隊把德國海軍的“東亞巡洋艦戰隊”追到了南大西洋後被皇家海軍在“第一次福克蘭群島戰役”中被殲滅。日本根據“凡爾賽條約”下的“南洋廳”獲得了德國在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的部分領地,包括了馬裏亞納群島(除了關島),加羅林群島和馬紹爾群島。雖然英國一度要求向日本海軍借四艘“金剛級”戰列艦,但是被日本拒絕。1917年(大正6年)3月,日本海軍向地中海派出了一個特別小隊,其中包括了一艘防護巡洋艦“明石”和八艘最新型的驅逐艦,保護了協約國在馬賽,塔蘭托和埃及的海運線。“明石”後來被“出雲”替換並且加入另外四艘驅逐艦和“日進”裝甲巡洋艦。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海軍保護了七百八十八艘協約國的船隻,驅逐艦“樺”被一艘奧地利的潛水艇擊沉導致五十九名官兵戰死。1918年(大正7年),“吾妻”巡洋艦被派往了印度洋維持新加坡和蘇伊士運河之間的海域。在戰爭結束後,日本獲得了七艘從德國海軍被除籍的潛水艇。

兩次大戰之間

1918年(大正7年),日本海軍邀請了法國軍事團隊來到了日本演示航空兵的運作。1921年(大正10年),一個叫做“森皮爾”的英國軍事顧問隊在日本居住了一年半展示了最新的飛機(如格洛斯特“雀鷹”)和戰術。同年日本海軍的預算達到了國家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二,世界上第一艘正式的航空母艦“鳳翔”竣工。四百〇六毫米口徑的“長門”和四百六十毫米口徑的“大和級”戰列艦後來成為了日本海軍“大艦巨炮主義”的象征。1928年(昭和3年),日本海軍推出了“吹雪型驅逐艦”驅逐艦,開創性的一百二十七毫米口徑炮和魚雷塔成為了其它海軍模仿的目標,而它六百一十毫米的“九三式魚雷”直到二次大戰結束前為世界上最優秀的魚雷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特別是因為“第二次中日戰爭”的影響,日本海軍開始把未來的主要對手定為了美國海軍。日本海軍在這段時期所面臨的問題可以說要比其他如何海軍都要嚴峻。日本的經濟運轉很大程度上依賴于海外資源的進口,而為了保護如在南海地區的石油,必須維持一個大型遠洋艦隊。但是這樣子的體系就和原本受到馬漢思想影響的“艦隊決戰”(讓潛水艇在太平洋先伏擊來襲的敵艦,隨後再在日本海和剩下的敵人進行一次最後的決戰)政策相沖突。在佐藤鐵太郎的建議下日本曾在“華盛頓海軍條約”中強調了維持達到美國海軍戰列艦數量百分之七十(給予日本在決戰中優勢)的要求,而對方則隻希望保持在百分之六十。日本工業輸出的局限性逼迫日本隻能追求在戰艦質量,訓練和戰術上優于對手。但是日本海軍忘了他們以後在“太平洋戰爭”中將面對的敵人缺少了以前交戰對手的政治與地理的束縛,而且未能將艦隊和人員的損失計算在內。這些年裏在戰列艦和航空母艦的問題上也有過激烈的爭論,但未能得出一個最終論證,使得兩種軍艦都得到了開發,卻未能幫助某一種取得數量上的絕對優勢。1941年(昭和16年),大日本帝國海軍擁有了十艘戰列艦,十艘航空母艦,三十八艘重型和輕型巡洋艦,一百十二艘驅逐艦,六十五艘潛水艇和其它艦艇。

海軍假日時期

海軍假日和華盛頓海軍條約

1920-30年代,日本海軍大概分艦隊派及條約派兩個對立派系,于海軍假日時期的日本政壇上挑起多次沖突。條約派認識到日本經濟的困難,中主張遵守倫敦海軍條約,限製軍備發展以充實國力的勢力,以加藤友三郎元帥為代表人物,以海軍省為代表。相對于此,艦隊派是指大日本帝國海軍中反對《倫敦海軍條約》,提倡全力擴張艦隊,挑戰歐美列強在亞太地區權力的勢力,以伏見宮博恭王、加藤寛治、山本英輔、末次信正、高橋三吉等人及軍令部為中心,日後珍珠港事變率領日軍艦隊偷襲夏威夷的南雲忠一中將亦為這一派的代表人物。

雖說艦隊派與條約派互為對立,然而事實上,兩者所代表者僅為當時日本海軍中兩種對立的意見,並非有組織的兩個團體,兩者之間亦無明確的定義與分割。

第二次世界大戰(1941-1945)

在“太平洋戰爭”初期,日本海軍依靠了裝備和戰術的優越性在快速進攻的準則下席卷了在太平洋上的主要對手。不過美國在工業輸出和新穎技術發展的推動下漸漸的把戰局扭轉了過來。日本海軍未曾在防守工事上做過大規劃,暴露了自己重要的通訊系統,缺乏有效反潛力量來保護海運補給航線,同時又沒用其龐大的潛水艇部隊來運送物資裝備。到了戰爭末期,日本帝國海軍隻能被迫使用極端的作法,如“特別攻擊隊”來阻止敵人的進攻。1945年(昭和20年)8月14日,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8月15日,“日本放送協會”播放了由昭和天皇閱讀的“終戰詔書”,正式宣布了日本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團的十一人,包括代表了“大本營”的大日本帝國陸軍參謀長梅津美治郎在降書上簽了字。

主要裝備

戰列艦

1941年(昭和16年),日本海軍在戰列艦上的巨大投資促使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戰列艦“大和”號在同年年底竣工。“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後半期也是戰列艦之間進行的最後幾次較量。1944年(昭和19年)10月25日凌晨,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一隻增援部隊,包括了六艘戰列艦,四艘重型巡洋艦,四艘輕型巡洋艦,二十八艘驅逐艦和三十九艘魚雷艇,在“萊特灣海戰”中的“蘇裏高海峽之戰”裏開火並且擊沉了西村祥治中將指揮的“山城號戰艦”和“扶桑”號戰列艦。同日在“薩馬島之戰”中,傈田健男中將旗下的“大和”,“長門”,“金剛”和“榛名號戰艦”四艘戰列艦在美國海軍驅逐艦與護衛驅逐艦的幹擾下,外加自己對于戰局的誤算未能有效的殲滅對方“塔非三”機動部隊中的護航航空母艦。與其受到更大的傷亡,美國海軍最終隻損失了一艘護航航母,兩艘驅逐艦和一艘護衛艦。但是隨著海軍航空力量的成熟,在“太平洋戰爭”的後期,戰列艦常常隻能執行對岸襲擊和為航空母艦護航等任務。“大和”和“武藏”在未能到達可以對敵方艦隊進行射擊的距離內就因對空襲而被擊沉。隨著科技技術的轉變,對更大噸位與口徑的戰列艦計畫如“超大和型戰艦”則被取消。

航空母艦

在一九二〇年代,“加賀”(原本是戰列艦)和“赤城”(原本為戰列巡洋艦)為了符合“華盛頓海軍條約”被改造成了航空母艦。1935年(昭和10年)至1938年(昭和13年)間,“加賀”和“赤誠”為了容納更多飛機經歷了幾次改裝。日本海軍旗下的十艘航空母艦在“太平洋戰爭”開始的時候是世界上最大乃至最先進的航母艦隊之一。戰爭的初期美國海軍擁有七艘航母,但在太平洋隻有三艘。而皇家海軍的八艘航空母艦隻有一艘在印度洋周邊服役。直到“埃塞克斯級”的出現,日本海軍的“翔鶴級”航空母艦在很多方面基本擁有最先進的設備。不過因為“華盛頓海軍條約”和“倫敦海軍條約”的影響,限製了不少艦艇的大小。在“中途島海戰”後,日本海軍損失了四艘旗艦航母與相關船員,迫使其隻能把商用和其它軍艦改裝成如“飛鷹”般的小型護航航母。而另外一套改造計畫,“信濃”,則把“大和級”戰列艦的三號艦改裝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大噸位的航空母艦。雖然其餘的旗艦航母在戰爭結束前都未能完成,但是在1944年(昭和19年)6月出航的“大鳳”號成為了日本海軍唯一一艘安裝了裝甲甲板和全封密式倉庫的母艦。

航空母艦航空母艦

海軍航空兵

1945年5月11日,群馬縣高崎市出生的小川清少尉在“菊水六號作戰”中重傷了美國海軍的“邦克山”號航空母艦,迫使其退出了戰場。

在“太平洋戰爭”開始時,日本海軍擁有了全世界最完善的戰鬥系統之一。“零式”戰鬥機作為最先進的艦上戰鬥機之一,三菱“九六式陸上攻擊機”和川西“二式飛行艇”也是它們各自領域裏最優秀的飛機之一。同時,很多日本海軍航空隊隊員不僅接受了高強度的訓練而且不少都經歷了“第二次中日戰爭”的洗禮。日本海軍的“九六式陸上攻擊機”和“一式陸上攻擊機”在1941年(昭和16年)12月10日成功擊沉了皇家海軍的“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和“反擊”號巡洋艦。隨著戰爭的延續,雖然日本海軍的航空機擁有相當可觀的航程,但卻為其犧牲了重要的裝甲。當安裝了更多保護措施的重型美國海軍艦載戰鬥機大量出現時,常常可以針對性攻擊敵人的這項弱點。而為了訓練一名出色的艦載航空兵一般需要兩年的時間,日本海軍缺少了一套有效的訓練系統來彌補在作戰中不斷失去的優秀戰鬥機駕駛員。日本海軍航空兵在戰爭後期的經驗不足在“菲律賓海海戰”等戰役中付出了殘酷的代價。在“萊特灣海戰”後則越來越依賴于“特別攻擊隊”。到了戰爭末期,日本海軍雖然推出了幾種如川西“紫電改”和“雷電”等優秀的設計,但因為工業能力與資源的限製,外加對方針對性的轟炸未能量產化。為了彌補數量上的劣勢出現了如九州“震電”殲擊機和“櫻花”特別攻擊機等極端設計。而中島的“橘花攻擊機”和三菱的“秋水”得到了盟友德國方面的技術援助(大部分通過圖紙),但都未能對戰局有任何改變。

潛艇

日本海軍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擁有了種類最豐富的潛水艇部隊。從有人操縱的“回天”式魚雷,“蚊龍”與“海龍”式小型特殊潛水艇,中型潛水艇,補給潛水艇(大部分為陸軍所用),遠距離潛水艇(不少載有飛機),“伊二〇一”式高速潛水艇到可以攜帶幾架小型轟炸機的“伊四〇〇”式超大型潛水艇。其中還包括了世界領先的五百三十三毫米“九五式魚雷”。1942年(昭和17年)9月9日,“伊號第二五”潛水艇的藤田信雄兵曹長執行了在整個戰爭中唯一次對北美大陸本土的空襲。有些其它潛水艇如“伊三〇”,“伊八”,“伊三四”,“伊二九”和“伊五二”艦艇遠渡重洋到達了在德國控製下的歐洲戰場。“伊號第一〇潛水艦”,“伊一六”和“伊二〇”參加了從1942年(昭和17年)5月份開始的“馬達加斯加之戰”。不過整體來說日本海軍潛水艇部隊在戰爭中沒有取得太大戰果。很多潛艇與其對商船進行攻擊,卻把目標定為了更加快速而且擁有更多保護措施的戰艦。1942年9月15日(昭和20年9月15日),日本海軍的潛水艇イ-19在瓜島東南海域發現美軍艦隊,隨即發動伏擊,向航母胡蜂號發射了6枚95式氧氣魚雷,其中3枚直接命中,另外失的的3枚魚雷穿過胡蜂號所在的編隊,一直潛行了12公裏,在另一支路過的美國大黃蜂號航母編隊中再創佳績,佇列中的戰列艦北卡羅萊納號和驅逐艦奧布萊恩號各中1枚,最終北卡不得不回港大修6個月,胡蜂號和奧布萊恩號不治而沉。約克城更是被イ-168在中途島中撿了人頭。其他幾型潛艇則創造了擊沉一艘巡洋艦外加其它幾艘驅逐艦和艦艇,擊傷了如“薩拉托加”號等佳績。但是隨著敵方對于保護措施的加強未能保持如此的戰績。到了戰爭末期,不少潛艇被用于運送物資。日本海軍的一百八十四艘潛水艇隊伍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擊沉了大約一百萬噸(一百七十艘)的商船。相比,皇家海軍擊沉了一百五十萬噸(四百九十三艘),美國海軍擊沉了四百六十五萬噸(一千〇七十九艘),而德國海軍旗下的一千艘“U-潛艇”則擊沉了超過一千四百五十萬噸(兩千艘)的敵艦。終戰後,被除籍的幾艘大型艦艇如“伊四〇〇”,“伊四〇一”,“伊二〇一”,“伊號第二〇三潛水艦”在蘇聯的反對下被送到了美國進行分解。

特別攻擊隊

在“第二次世界戰爭”(太平洋戰爭)結束前,日本海軍為了彌補漸漸處于劣勢的主力艦隊組建了不少以“一人換一艦”為目的的“特別攻擊隊”(「特別攻撃隊」)。這些部隊包括了“神風”式轟炸機,“震洋”式攻擊艇,“海龍”式特殊潛水艇,“回天”式魚雷和“伏龍”式手持水雷。1945年(昭和20年)6月,大約兩千架“特攻”部隊的飛機在“沖繩島戰役”中擊沉了三十四艘戰艦,擊傷三百六十四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