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部大正11年式輕機槍(歪把子機槍)

日本南部大正11年式輕機槍(歪把子機槍)

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一一年式軽機關銃)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廣泛使用的一種6.5毫米口徑輕機槍,因于1922年(即日本大正天皇十一年)定型成為製式裝備而得名。其槍托為了便于貼腮瞄準而向右彎曲,所以在中國俗稱"歪把子"機槍。

  • 中文名稱
    大正十一式輕機槍
  • 全    長
    1100mm
  • 時    間
    1922年
  • 別    稱
    歪把子
  • 生產國
    日本
  • 口    徑
    6.5mm
  • 重    量
    10.2kg

簡介

日本十一年式6.5mm輕機槍,是日本在1922年(即大正十一年)定型生產並裝備部隊的一型輕機槍。“歪把子”是中國給日軍十一年式6.5mm輕機槍起的一個俗名。“歪把子”這個俗名描述了日本十一年式6.5mm輕機槍造型上的本質特征。日本十一年式6.5mm輕機槍採用了類似傳統步槍槍托的槍頸,同時由于其瞄準基線偏于槍面右側,為了避免使用者在瞄準時過于向右歪脖子,所以將本來就十分細長的槍頸向右彎曲,以使槍托的位置能滿足抵肩據槍瞄準。這就是“歪把子”的由來。

歪把子機槍歪把子機槍

二戰中,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在使用中暴露出大量問題,不能適應作戰需要,被1936年(昭和天皇十一年,日本神武紀元2596年)定型的用30發彈夾供彈的九六式輕機槍替代。抗日戰爭期間,侵華日軍裝備的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也曾被中共敵後遊擊隊繳獲大量使用。

背景

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特別設計與當時日軍對一線步兵班、組支持武器的戰術使命和戰術要求有關。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世界各國特別是一些軍事大國出現了新一輪軍備競賽和軍事思想變革的風潮。日本為了增強一線徒步步兵的火力,效仿歐美列強軍隊的做法,日本開始為步兵班、組設計一型由1~2人操作使用的自動武器——輕機槍。

日本陸軍對這一型輕機槍的整體戰技要求,至少做了如下考慮:

首先,自動武器編入班、組,必定增大一線步兵的彈葯消耗量,因此必須考慮由此帶來的彈葯保障問題。在此之前,日本陸軍一線步兵的班、組沒有裝備過自動武器,都是使用手動“三零”式步槍或“三八”式步槍。彈葯保障問題,包括兩個方面:其一是彈葯的數量問題,即要確保夠用;其二是彈葯的型號問題,即要確保通用。而通用,又是確保彈葯保障的根本要求。步槍和機槍使用同一種槍彈,可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戰鬥中彈葯保障的方便性。

其次,日本陸軍考慮了一線步兵在戰鬥中使用彈葯的方便性問題。要求這一型即將編入一線步兵班、組的自動武器,應使用與步槍一樣的供彈具。也就是說,機槍要使用步槍用5發裝的彈夾供彈。步兵就實現了供彈具通用,不僅可以進一步提高彈葯保障的方便性,而且也簡化了工廠生產特別是彈葯包裝方面的環節,整箱日本6.5mm步槍彈,都是把槍彈裝在彈夾上(一個彈夾5發)一同存放,幾乎沒有散彈包裝的,這樣在戰場上一開箱就能直接供步槍和輕機槍同時使用。

即強調步、機槍彈葯通用的同時,還強調步、機槍供彈具通用,步、機槍同彈葯、同供彈具,開啟一箱彈葯,步槍手可以直接使用,機槍手也可以直接使用;戰鬥中,可以把步槍手的槍彈收集起來供機槍使用;機槍壞了,或為了節省彈葯,可以把剩下的槍彈分給步槍手使用。

機槍作為自動武器,要能通用步槍這支非自動武器的5發彈夾,這就必須實現兩個最基本的要求:其一,必須具有一個能夠承載和儲放步槍5發彈夾的平台;其二,必須能夠滿足機槍自動射擊的要求,並能把步槍彈夾式供彈具上的槍彈連續不斷地送入進彈位置。圍繞軍方的戰技要求,打造出日本的第一型製式輕機槍。

結構設計

結構特點

大正十一式機槍採用導氣式自動方式,閉鎖機構為楔閂橫動閉鎖,楔閂位于槍機後部,由槍機框上的開閉鎖斜面帶動楔閂作上下起落運動。槍管上有螺紋狀散熱片,使用與三八式步槍相同的6.5×50毫米步槍彈(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考慮到連發情況下槍管的壽命,使用的是減裝葯的機槍彈)以及標準5發彈夾,使用方便,射程較遠,精度較高,但槍彈威力不大。

在供彈方式上使用的是彈鬥供彈原理,開放的供彈彈鬥容量為30發,彈鬥位于機槍槍身左側,可以容納6個水準放置的5發彈夾,彈鬥上方的蓋子向下施加壓力使最底層彈夾打完後疊在上面彈夾會進入輸彈位置。彈鬥底部的推彈裝置將彈夾中的槍彈推向給彈口推彈入膛,依次反復。仿效法國“哈奇開斯”(Hotchkiss) 用潤滑油潤滑子彈,彈殼需要潤滑才可以靠槍機後坐提供的動能退殼。機槍上配有油壺,子彈需要經過油刷給彈殼塗潤滑油否則容易退殼不暢。理論上隻要不斷向彈鬥中裝填彈夾即可持續射擊,但是由于彈葯裝填繁瑣,實際射速不能達到理論射速,很難達到150發/分。在實戰中存在槍管過熱(不能換槍管)、結構復雜易出故障等問題。

設計特點

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結構設計有兩個特點:一是實現軍方對戰技性能的要求;二是運用當時世界上先進的槍械原理。

在自動方式上,大正十一式輕機槍採用了導氣式工作原理,其自動機組件的整體結構以及動作原理基本上採用的是二戰時期世界各國機槍普遍採用的方式;而在供彈方式採用新式設計。

對于使用5發彈夾的非自動步槍來說,其裝、退彈的程式是在完全手動的情況下完成的。要自動地完成使用彈夾裝填發射的程式,就必須解決自動地向槍內壓彈和自動地把空彈夾排出來這兩個關鍵性的技術,而且,這個過程還必須不斷地重復以適應機槍連續發射的要求。同時,為了確保一定的火力持續性,供彈裝置必須一次放入數個裝滿5發槍彈的彈夾,而且又必須逐個彈夾壓彈,一發一發地進膛。

為了達到戰技要求,該型輕機槍採用了一個能從上面裝入6個彈夾(合計30發槍彈)、形狀酷似“漏鬥”的裝彈機。在這個裝彈機的前面,裝有一個帶彈簧軸的壓彈蓋板,當要向裝彈機中裝入槍彈時,先向前上方扳開壓彈蓋板,接著向裝彈機中放入6個彈夾,然後扳回壓彈蓋板,使裝彈機中的槍彈被蓋板壓住。既可確保槍彈不致從裝彈機中掉落出來,又可使槍彈穩固地保持在進彈位置上。

為了解決連續向槍內壓彈的問題了,日本軍方運用了彈鏈供彈機槍的供彈原理。在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槍機框上,開了一個斜向導槽,裝彈機底部的撥彈臂凸塊置于斜向導槽之中。當拉動槍機(包括槍機在射擊中前後往復運動)時,撥彈臂凸塊在槍機框斜向導槽的作用下,隨之做橫向往復運動,撥彈臂上的撥彈齒則將彈夾上的槍彈不斷地撥壓到進彈口部,槍機復進時,推彈上膛擊發。由于彈夾被裝彈機兩側壁限製不能左右移動,故當撥彈臂向槍內撥彈時,空彈夾被留在裝彈機之中,當最上面的彈夾的槍彈在自身質量和壓彈蓋板的壓迫下進入進彈位置時,最下面的空彈夾則從裝彈機下面的開口中漏出。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供彈機構“上壓、橫進、前推、下漏”供彈過程的協調和配合是一個相當復雜的迴圈機械運動。據美軍記錄,大正十一式輕機槍質量較好者能連續射擊500發不出故障.

槍械缺點

盡管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實現了日本陸軍基于戰鬥彈葯保障的思想,但卻犧牲了在戰鬥使用方面的整體性能。

實戰證明,槍械的結構越簡單,可靠性也就相對越高;反之,可靠性則越糟。大正十一式輕機槍採用的這種供彈方式,結構與動作過于復雜。而這種機構動作的高復雜性,同時也就存在高故障率的隱憂。

氣象敏感

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對于氣象環境的變化十分敏感,先是在中國東北地區低溫嚴寒的條件下使用的可靠性很差,于是採取了把油壺裝在裝彈機旁邊,隨時為機件和槍彈塗油的辦法來保持可靠性的辦法;後來在東南亞地區高溫高濕的條件下使用的可靠性更差,甚至連油壺也無濟于事了。事實上,大正十一式輕機槍隻有在不冷不熱、不幹不濕的季節,並且在精心擦拭保養以及戰鬥烈度柔和的理想條件下,故障率才會相對低一些。

人機工程惡劣

獨特的供彈方式,使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人機工程極為惡化。為了能夠順利地把槍彈從彈夾上一發一發地撥進彈膛,必須在彈膛旁邊的輸彈線路上,擁有不少于5發 6.5mm步槍彈底緣直徑之和的一段距離,為此,能夠盛裝6個彈夾的槍彈的裝彈機,隻能偏置于槍身軸線的一側(裝彈機的外沿至槍身軸線的橫向尺寸約不小于100mm)。輕機槍在一線步兵班、組中是使用最頻繁、使用強度也是最高的武器。機槍人機工程的好壞優劣,直接關系到其戰鬥效能的發揮以及戰場生存能力的強弱。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在人機工程方面的問題較多:

(1)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在戰鬥使用中裝彈程式復雜,對副射手的依賴性大。日本陸軍堅持採用步槍彈夾供彈的理念,是為了方便戰鬥使用。例如,可以利用射擊間隙,及時把裝彈機補滿。可是按日軍教範的動作規定,裝槍彈時,射手右手握槍頸,左手開啟裝彈機壓彈蓋板;副射手位于機槍左側,以右手拇指在下、食指和中指在上,從彈箱中取2~3個彈夾(彈頭朝前、彈夾朝後),使彈夾底邊對齊後裝入裝彈機(裝彈機)中,並使彈夾與裝彈機(裝彈機)後沿對齊,裝入5~6個彈夾後,扳回壓彈蓋板,裝彈動作復雜。倘若是在夜間或是情況緊急條件下補充裝彈,在沖擊或在炮火下運動之時,副射手沒跟上來或者傷亡,影響機槍手的戰鬥。

(2)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兩腳架過長,火線過高,而且位置非常靠前,不便于發揮火力,正、副射手位置過于緊密,戰場生存能力弱。機槍的火線高度,是指機槍腳架架于地面時,槍管軸線垂直于地面的距離。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兩腳架的架桿較長,以致其火線高度達400mm,因此比一般機槍的火線都要高(通常機槍的火線高度不超過300mm,而且大多數是盡可能降低火線高度)。由于裝彈機的位置業已確定,兩腳架隻有靠前配置才能避免與裝彈機相互幹涉,再加上腳架偏長,火線偏高,這樣一來雖然對打仰角射擊有利,但對打平射特別是打俯角射擊就極為不利,射手往往要把上半身探出老高,才能構成瞄準線。戰鬥中,在一線戰場上,作為步兵中的主要武器,機槍往往是對方集中打擊和首先消滅的目標,特別是在非自動武器佔主導地位的早期戰場上,機槍對對方的威脅很大,因此被對方打掉的危險也很大。在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隊對付日軍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一個有效辦法,就是專等裝彈機槍彈打完,立刻反擊過去一個“排子槍”,甚至手榴彈。大正十一式輕機槍與三八式步槍使用一樣的槍彈,打起來槍聲卻比三八式步槍響得多,加上它射速不快,易于辨別,因此常常成為抗日軍民判斷戰場情況和態勢巧用兵力的一個要素。

(3)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全槍的結構布局,都是以服從于使用步槍彈夾供彈這一陸軍的要求出發的,因此其它一切布局問題都圍繞裝彈機甚至讓位于裝彈機。由于裝彈機偏于槍身軸線左邊配置,造成了以下缺陷:一是全槍質心偏左,連續射擊時,射手始終要有一個向右正槍的力,如果不註意這一點,射彈會越來越偏左;二是迫使瞄具右置。一般槍械的瞄具,通常配置在槍身軸線的正中間或者配置在槍身軸線的左側,這樣比較適配人的頭、頸、眼和臉頰的人體工程。瞄具偏右配置,人的頭頸就要歪過去才能瞄準,于是就權宜之計地把槍頸向右歪,“歪把子”冠名由此而來;三是導致了操槍的別扭和麻煩。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①扛槍時,裝彈機壓迫右肩,槍面會向右翻轉,須向左拿著勁兒才行。如果把槍扛在左肩上,由于裝彈機礙事,而且槍身不能完全搭在肩上;②大正十一式輕機槍沒有提把,不便于快速提槍行進,機槍又比步槍粗大許多,不能直接握著槍身,故常常隻能取扛槍或端槍姿勢。長時間端著一挺10多千克的機槍,而且其質心又在裝彈機之前,會導致機槍手的疲勞;③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前、後背帶環都設在槍的右邊,而且在背槍或挎槍時得把裝彈機翻向上或倒向下,十分別扭; ④端槍射擊時副射手被射手左側遮擋,補充裝彈困難,往往是端著槍打完槍彈後,需要把槍放下來裝填槍彈;⑤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魚尾形槍在抵肩據槍射擊時,托底板的突出部正好抵在射手的右鎖骨上;⑥大正十一式輕機槍槍管上的散熱片外徑過粗,致使槍的質量增加。由于沒有設定提把或前護手之類的部件,槍管打熱了之後手就沒有地方抓握,所以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出廠時,在它的槍管散熱片上包了一個防燙灼帆布套;⑦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兩腳架,其腳頭用駐栓連線在腳頭環上,既沒有收折定位,又沒有支撐定位,操槍過程中,兩根腳架會隨著慣性“叮當” 亂甩,架槍時,常常會因一隻腳歪斜架不住槍。

性能資料

槍械操作自動
口徑6.5毫米
所用彈葯6.5×50毫米步槍彈
容量5發/彈夾、30發/彈鬥
重量10.2公斤
全長1,100毫米
槍管長度485毫米
初速736米/秒
理論射速500發/分
實際射速120發/分
有效射程600米

槍械評價

總的來說,大正十一式輕機槍是一挺獨具特色的機槍,但不是一挺十分優秀的機槍。最終還是被彈匣供彈的九六式6.5mm輕機槍所取代。抗日戰爭中,中國抗日軍民也很看重繳獲的大正十一式輕機槍,因為直到建國為止,機槍的數量都不夠需要,後來正規部隊但凡能用上捷克ZB-26式輕機槍的部隊就傾向于淘汰大正十一式輕機槍供給地方部隊、民兵、遊擊隊使用。日軍想用九六式6.5mm輕機槍逐漸取代大正十一式輕機槍的想法始終未完成,在日軍中它使用到了投降為止,在中國軍隊中它一直用到了朝鮮戰爭時。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