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動漫《火影忍者》中主要角色之一。火之國木葉隱村的精英上忍,原木葉暗部成員,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弟子,木葉第七班隊長,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的指導老師。

卡卡西,年僅12歲時就成為上忍的天才,後左眼成為宇智波帶土贈予的寫輪眼(被宇智波斑奪去後被鳴人用普通眼睛復明),因使用寫輪眼復製了上千種忍術而被稱為“拷貝忍者”。因帶土死前通過查克拉將雙眼再次贈予而能短暫使用出完整的寫輪眼力量(包括使出完全體須佐能乎),並借此在最終之戰與第七班三位弟子一起將輝夜封印。第四次忍界大戰後成為了木葉六代目火影,數年後退休,由鳴人接任,和邁特凱兩人啓程旅行,去尋找曾經的回憶。

角色形象

旗木卡卡西,動漫《火影忍者》中主要角色之一。火之國木葉隱村的精英上忍,原木葉暗部成員,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弟子,木葉第七班隊長,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的指導老師。

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相貌衣著

銀白色長發,帶著黑布面罩,左眼被護額擋住,手捧親熱天堂,一副懶散樣

性格特點

溫柔陽光與無良腹黑兼有,體貼細致(給鳴人送蔬菜、安慰小櫻等等)和嚴厲果斷並存。危急時刻冷靜沉著,總是獨守著內心的傷痛,展示給每一個人笑臉。

角色經歷

神無毗橋之戰

卡卡西年僅12歲時剛剛成為上忍。和鳴人那組則剛好相反,來自優秀的宇智波一族的帶土並不是隊中的精英,而且性格比較膽小,易哭,故常被卡卡西恥笑為愛哭鬼。因此最開始宇智波帶土和卡卡西雖在同一隊,但彼此的性格也不是非常合得來。帶土在整篇中雖然比較膽小,但對同伴很重視,他得知琳被敵人抓走後立即要求卡卡西一同放棄任務也要先救伙伴。而後來帶土了解到:卡卡西的父親木葉白牙是一位了不起的偉大忍者,但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為救同伴放棄了任務,結果給村裏帶來了巨大的損失,他的父親受村人仇視,就連所救的伙伴也反過來指責他,木葉白牙終其輝煌的一生含恨自盡。幼年卡卡西親眼目睹其父含恨而終,而也是從此後,卡卡西變得冷漠,並且堅持認為,身為忍者,不能被感情所牽絆有時候為了完成任務,同伴的犧牲也無法避免。琳是位醫療忍者,她是帶土暗戀的對象,但她喜歡的人卻是卡卡西。但是在一次重要的任務中,她被岩忍們擄去。帶土要求立即先拯救小琳,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任務很可能會面臨失敗,火之國將重蹈當年父親面臨的失敗,卡卡西毅然決定先執行任務,後解救琳,並且還說感情這種東西隻是執行任務的絆腳石。面對卡卡西的這種冷漠,帶土非常氣憤,臨走前他對卡卡西說‘違反忍者規定的人,我們稱之為廢物。可是,不懂得重視同伴的人,連廢物都不如!並補充說道:“木葉白牙(卡卡西父親的名號)才是真正的英雄!”隨後卡卡西返回,並為救帶土而傷到左眼。但是命運終究還是無奈的,在他們成功救回琳返回的過程中帶土被巨石砸中,無法再活下去了。臨終前帶土讓小琳用醫療術將自己的左邊完好的寫輪眼,連眼軸一起移植到卡卡西受傷的左眼處,並對卡卡西說:他希望自己能成為卡卡西的左眼,幫助他看清未來。而卡卡西每每遲到幾個小時的理由也是因為去慰靈碑前看望帶土。

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加入暗部

在神無毗橋之戰後不久,卡卡西和琳就遭遇到霧忍的襲擊,當時體內已經被霧忍們植入三尾的琳為了保護木葉不受三尾的襲擊而選擇死在卡卡西的雷切之下。卡卡西則由于先後失去帶土和琳這兩位同伴而大受打擊,身體和精神都受到連續不斷的噩夢折磨。身為卡卡西曾經老師的波風水門為了讓卡卡西擺脫這種狀態而請求他加入暗部,卡卡西也自此開始了他的暗部生涯。

一進入暗部的卡卡西被水門安排看護正在妊娠期的漩渦玖辛奈,卡卡西遊刃有餘的完成了任務(其實是水門和三代火影商量好為了消除卡卡西心中的黑暗)。直到漩渦鳴人出生,水門為保護村子而犧牲為止。

水門死後三代目火影重新擔任了火影一職,而志村團藏為了奪取村子的控製權利用了卡卡西心中的黑暗,誹謗三代火影。卡卡西陷入了困境,然而卡卡西跟三代火影的談話消除了心中的疑惑。志村團藏打算在三代火影前往火之國首都接受任命的途中了解他的性命,卡卡西中途背叛了團藏使得三代得以幸免。三代火影出于大局考慮赦免了團藏的過錯。

在前幾次的行動中卡卡西發現了團藏直屬暗部-根中存在會使用木遁的忍者,年齡符合之前木葉失蹤的一批兒童。在卡卡西潛入火影辦公室查閱資料時被三代火影發現,三代對卡卡西講述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並告訴卡卡西切勿輕舉妄動。

經過一連串的事件以後,大蛇丸的人體實驗暴露,但是面對曾經自己最優秀的學生,三代火影無法痛下殺手,讓大蛇丸逃脫,但重傷了大蛇丸。三代目指示暗部一定要將大蛇丸帶回木葉,一旦大蛇丸叛逃敵國將會對木葉造成巨大的損失,卡卡西受命前往尋找大蛇丸。與此同時團藏表面上與三代目火影“合作”,實則為了幫助大蛇丸逃脫木葉的追殺,于是團藏派出了“甲(詳見天藏)”前往秘密據點。

卡卡西誤闖秘密據點被據點的人抓住,但甲暗中救了卡卡西一命,當卡卡西再度回到據點時,秘密據點的人已經全部被大蛇丸殺死,自己跟大蛇丸展開了戰鬥。大蛇丸自知再戰下去對自己不利便撤退了,卡卡西對甲和據點唯一幸存的人說“我從來沒有來到過這裏,也沒有見到任何人,更沒有發現大蛇丸”,便離開了他們。

志村團藏的右眼是寫輪眼,由于多次使用已經接近失明,而宇智波一族擁有寫輪眼的成員又很難下手,故團藏決定奪取卡卡西的寫輪眼。之後團藏假借任務為由使甲和卡卡西一同探查大蛇丸秘密據點。甲對卡卡西露出殺意時被卡卡西察覺並被反製,經過與卡卡西的一番對話之後甲消除了對卡卡西的疑惑。這時據點內白磷大蛇復活,卡卡西拼命保護甲,最後失去了知覺,但甲並沒有奪取卡卡西的寫輪眼而是背叛了團藏。最後卡卡西面見三代火影,將甲從根調離而分配到了暗部卡卡西所在的一組,甲恢復了原名天藏

卡卡西的組缺少人手,于是宇智波鼬便加入了卡卡西所在的一組,期初鼬不被他人註意,反而招來了冷嘲熱諷,但不久之後鼬的能力展現了出來令所有人驚奇並由衷的佩服,直到宇智波叛亂鼬出走木葉結束。卡卡西說過鼬加入了這麽長時間自己卻對他還是一無所知。

由于邁特凱等人在和卡卡西一同執行任務時親眼目睹了卡卡西冷血的眼神,便連同同期忍者請求三代火影解放卡卡西讓其成為擔當上忍收徒,希望通過收徒改變卡卡西心中的黑暗,三代目火影同意了這個請求。

在成為擔當上忍以後卡卡西立志不允許讓不懂得珍惜同伴的人成為忍者,果然他所在的組通過率為0,卡卡西也在捫心自問如果當時波風水門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團隊意識的話會如何。同時懷疑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苛刻了。

三代目火影跟卡卡西談話,再一次消除了卡卡西心中的疑慮,而曾經教過的學生們並沒有恨他反而很感謝他當初的做法,更加堅定了卡卡西的信念,在學生們面前臉羞得緋紅。

三代目火影打算讓卡卡西負責新畢業的三個學生: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

第七班成立

鳴人們從學院畢業後,卡卡西就成為鳴人、佐助及小櫻這些下忍的帶隊老師,但是卡卡西再為他們這些畢業生安排生存測試,若不能通過就要求他們重返學院學習。歷年來均沒有人成功通過卡卡西的下忍測試。 卡卡西的下忍測試,是要求鳴人他們在中午前,奪去綁在自己腰間的兩個鈴。由于隻有兩個,故此隊中最多隻有兩人能成功通過考試,一人則被淘汰。被淘汰者非但沒有飯吃,更可能被評為不合格而重返學院。卡卡西亦要他們以抱著殺死他的心,才有機會奪去他手上的鈴。

三人當中,以鳴人的表現最差。他非但不隱藏起來,待機偷襲卡卡西;還大模大樣地向他挑戰,結果被卡卡西以體術秘技——“千年殺”擊飛。之後又中了卡卡西設的簡單陷阱,兩度被吊在樹上,被卡卡西批評為“隻會橫沖直撞,破綻百出”。

相反,小櫻及佐助比較沉著,他們一開始就隱藏起來。佐助趁卡卡西向吊在樹上的鳴人講解時,擲出手裏劍攻擊他,但卻隻打中他的替身。後來再度遇上卡卡西,其身手及智謀,以及使出的火遁·豪火球,令卡卡西不能不承認其天份。但最後仍被卡卡西以忍術土遁術·御殺斬首術埋在地下。卡卡西批評佐助隻喜歡個人主義,不明白隊伍合作的重要性。 至于小櫻,一如以往隻擔心佐助。所以當佐助的偷襲失敗後,就去找佐助。途中卻中了卡卡西的幻術,身負重傷的佐助向他求救,她立刻被嚇得暈倒。醒來後,誤以為佐助真的有生命危險,故繼續找佐助。但當看見被埋在地上,頭部外露的佐助跟他說話時,便以為是死去的佐助在和她說話,二話不說再次暈倒。

結果,三人俱不能在中午時份搶到卡卡西的兩個鈴。鳴人更因欲偷走測試中準備的食物,被卡卡西縛在木柱上。卡卡西說他們三人跟本沒資格當忍者,連返回學院的資格也沒有。卡卡西也說出測試的真正目的,就是要他們表現合作性--即使面對自己可能要被淘汰出局(因為隻得兩個鈴),也能放棄個人利益,跟伙伴一起合作;那些隻顧自己表現(如鳴人、佐助)及不重視同組的人(如小櫻忽視鳴人),是不能做忍者的,之後又向他們展示了旁邊石碑上殉職的英雄。

後來卡卡西“手下留情”,說又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但卻不準許小櫻及佐助給鳴人食物。就在卡卡西離開後,佐助深明卡卡西真正的意思,私下給鳴人食物;小櫻看見後,又把自己的一份給鳴人吃。卡卡西突然出現,告訴他們已經過關,因為他們不像以往考生那樣,沒有自己的想法,亦沒有重視伙伴的精神。

對戰再不斬

卡卡西和鳴人等人接受了C級任務,要護送建築工人達茲納回國,但途中遇上被波之國無良商人卡多僱傭的叛忍桃地再不斬和白,卡卡西兩次力戰再不斬。

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第一次,卡卡西中了再不斬的計謀,被水牢之術困縛,幸好鳴人相救。之後卡卡西使用寫輪眼,復製再不斬的水遁·水龍彈之術,將其擊敗。

第二次:卡卡西使出追牙術,困住再不斬,然後使出雷切,但這一招被被白拼死擋住了,見白已死,心灰意冷的再不斬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反過來把作惡多端的卡多殺死。根據他臨終前的托付,卡卡西把再不斬、白連同再不斬的斬首大刀葬在一起。

中忍考試

在中忍考試中,卡卡西一直在旁邊觀看鳴人等三個徒弟的比賽。當佐助在第一戰勝出後,卡卡西就把大蛇丸落在佐助的天之咒印暫時封著。然而卻遇上了傳說中“三忍”之一——大蛇丸來犯,意圖帶走佐助,卡卡西便向大蛇丸展示自創秘技--雷切及寫輪眼,及警告大蛇丸如欲帶走佐助,勢必與他同歸于盡。不過大蛇丸就暗示卡卡西跟本沒有這種能力能殺死他,但亦沒有立刻帶走佐助,轉眼便離開了。卡卡西亦深明自己沒有殺死大蛇丸的能力。

後來卡卡西在第三場正式考試前,努力培訓跟他有相同‘雷’屬性的佐助。

卡卡西對佐助進行了多日刻苦的訓練後,終于讓佐助完成可克製我愛羅“砂防御”的“千鳥”;並在佐助比賽資格快要被褫奪的一刻,及時把佐助送到中忍考試會場內。然而,就在佐助跟我愛羅進行激戰之際,大蛇丸突然對木葉隱村發動了攻擊,而佐助亦追趕被千鳥所傷的我愛羅。 另一方面,卡卡西則解開了音忍葯師兜對會場觀眾所施的幻術,他命令春野櫻把中了幻術的漩渦鳴人及奈良鹿丸(實際上早已自行解了幻術)喚醒,並跟忍犬帕克一起、前往阻止佐助追擊我愛羅。大蛇丸更聯同沙忍合力進攻木之葉,其間我愛羅的任務之一就是在大蛇丸進攻同時發動一尾,可惜由于他的情緒波動在中忍考試時已經發動了一尾,但被佐助的千烏所傷其後被帶走,但之後他安定下來再次發動一尾,佐助趕上跟我愛羅大戰,可惜佐助此終不敵一尾,一尾正想殺佐助之時嗚人趕上更發動前所未見的力量最後和我愛羅兩敗俱傷。卡卡西則聯同阿凱,應付密集如雲的音忍及砂忍。結果大蛇丸行動失敗,但三代火影亦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就在三代目火影的喪禮進行前,卡卡西自身一人前往英雄慰靈碑處,悼念從前死去的隊友—宇智波帶土。

對決宇智波鼬

就在木葉崩潰戰後不久、百廢待興時,兩名隸屬于神秘組織——“曉”的S級叛忍來到了忍村。其中一人就是佐助的兄長宇智波鼬,另外一人是前‘霧忍七刀眾”之一的幹柿鬼鮫。他們前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逮捕“九尾人柱力”——漩渦鳴人。中途卻遇上了兩名正在巡邏的上忍——猿飛阿斯瑪及夕日紅,並對戰起來。但鼬及鬼鮫的實力實在太強,阿斯瑪跟紅不久就敗下陣來。

鼬

此時,卡卡西剛好趕到,復製鬼鮫的水鮫彈之術,並把鬼鮫迫退。他質問鼬回來的目的,瞬間又跟鼬進行激戰。他深知鼬寫輪眼瞳術的厲害,所以勸阿斯瑪及紅把眼合起來,以免中了瞳術。卡卡西認為隻有自己的寫輪眼才可對付寫輪眼,但誰不知鼬的寫輪眼是進化了的萬花筒寫輪眼,實力已有一段差距;再加上卡卡西沒有宇智波一族的血脈,不能熟練運用寫輪眼,用了不久體力便應付不了。因此,鼬隻使出了一招瞳術--月讀,就令卡卡西的精神崩潰,像是快要被鼬千刀萬剮似的,沒辦法再作戰。由于鼬知道卡卡西認識‘曉’,所以便決定要把他帶走,並讓鬼鮫攻擊阿斯瑪及紅。幸虧好友阿凱及時趕到,把鬼鮫踢開,成功救出卡卡西、阿斯瑪及紅。鼬知道凱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不欲多戰,便跟鬼鮫離去。而卡卡西則需到醫院接受治療,直到綱手把他救醒為止。

營救佐助

自佐助執行任務以來,多次需要鳴人的協助才能逃過危機,于是開始對鳴人的能力感到嫉妒。卡卡西對此是非常清楚的,于是當佐助跟鳴人在醫院天台對戰時,他及時來阻止,並化解了他們的螺旋丸及千鳥攻擊。及後佐助獨自在樹上沉思時,卡卡西便嘗試開解他,認為喪親固然悲痛,但卡卡西自己也曾嘗過這種滋味;卡卡西說:“現在他已經有鳴人這些朋友了,應放下復仇之事。”之後音忍四人眾來找尋佐助更向他攻擊,臨走的時候跟佐助說如果想得到力量就來找大蛇丸,此話一直在佐助心中。卡卡西的一番話並未真正令佐助茅塞頓開。為了追尋強大的力量,佐助決定跟隨音忍四人眾叛離木葉隱村。

鹿丸四人小隊和前去追,鳴人和佐助苦戰也沒有成功將他帶回,佐助開啓了大蛇丸的力量擊倒鳴人後離開。綱手向卡卡西下達了S級任務,但是被卡卡西拒絕並表示這次是認真的。卡卡西趕到終結之谷時,佐助跟鳴人間之戰鬥已完結,隻剩下鳴人倒臥在地上;他唯有把鳴人先帶回村裏醫治,再行打算。

營救我愛羅

組織曉捉去了擁有一尾力量的人柱力五代目風影我愛羅。砂忍向木葉求援,木葉派出卡卡西班,砂隱的千代婆婆其後加入一同。五代目火影綱手再派出凱班作增援,兩班分別在途中遇上‘曉’的成員宇智波鼬和鬼鮫(實質上隻是幻化成的替身,力量隻有主體的三成)。後來與鳴人合作,及鳴人使出螺旋丸加強版--大玉螺旋丸,將宇智波鼬的替身擊敗。之後再遇上‘曉’的成員地達羅及赤砂蠍,迪達拉以我愛羅的屍體,把性格沖動的鳴人引開。為了避免鳴人獨自行動,他從後追趕鳴人,留下小櫻及千代阿麼暫時應付赤砂蠍。為了節省時間,卡卡西開啓了萬花筒寫輪眼。但是此時卡卡西對他新的寫輪眼還不熟悉,還不能熟練的控製結界空間的位置和大小,瞳術打偏到了迪達拉的右手上,而且卡卡西在體力方面亦明顯不能支撐這種術,很快就感到疲憊。掉下巨鳥的迪達拉分出分身,欲把他們全部炸死,卡卡西又用萬花筒寫輪眼把他和爆炸一起轉移到了另一個空間。由于連續使用兩次萬花筒寫輪眼,卡卡西需要一段時間休息。期間由來自暗部的天藏(化名大和)暫代七班的隊長。

飛段、角都之戰

猿飛阿斯瑪在對決曉不死組合飛段、角都時陣亡,第十班矢志為老師復仇。卡卡西主動請纓,暫作為第十班的隊長,去尋找飛段、角都。甫一對戰,卡卡西便用寫輪眼看出了角都的土屬性結印並以雷切破了其土遁硬化術並刺穿其心髒。誰知對方擁有多個從其他忍者搶來的心髒(連同本體的共五個)故能不死。並且角都能使用心髒所屬屬性的忍術。後飛段去攻擊卡卡西,角都在後面攻擊,企圖利用飛段的不死之身將卡卡西消滅,所幸被卡卡西躲開。後卡卡西發動雙手雷切替第十班成員擋去了角都的偽暗。這時候局面以一敵二,非常不利……連續的消耗使卡卡西喘不過氣來;不過,最令卡卡西驚訝的,就是角都居然曾經跟初代火影對戰過。

這時角都欲以卡卡西的心髒填補被雷切擊破的心髒。面對近前的風火遁攻擊,卡卡西用水陣壁抵擋,但風火克水;趁卡卡西不備,角都用“地怨虞”將他縛住,準備強行用血管挖出卡卡西的心髒。然而,卡卡西在之前就取得了角都的血液並把它交給鹿丸,飛段被鹿丸所騙誤用角都的血液施行咒術,角都心髒被破倒地。但角都卻突然全身的血管伸出,把卡卡西他們重重捆著,情況不利。卡卡西欲使出萬花筒,這時大和及時和鳴人等趕到,最後角都被鳴人的風遁螺旋手裏劍擊倒。最後,卡卡西以雷切收拾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角都,摧毀他最後一個心髒,及把角都的屍首帶回木葉村給綱手研究。

佩恩入侵

佩恩六道突然來襲,木葉陷入混亂局面。正當伊魯卡老師照料受傷的木葉忍者時,遇上了佩恩天道,幸得卡卡西及時相救而免招毒手。卡卡西快速躲開佩恩的攻擊,並結印召出土流壁,欲以雷切攻擊,卻被佩恩神羅天征彈開。卡卡西又分出雷分身,發出雷犬試探。可是雷犬也被吸收。後修羅道也出現,聯合萬象天引,卡卡西的雷分身被破。此時卡卡西已經了解到佩恩的部分能力就是“類似于引力和斥力”的東西。二對一的情況絕對不利……秋道父子等趕到以超張手攻向佩恩,修羅道被之前破掉的雷分身擊中,無法逃脫而被“打扁”。卡卡西告知丁次父子,佩恩能力的5秒間隔時間和自己的計畫。隨後,卡卡西佯裝從地底突襲佩恩,佩恩被迫又一次使出神羅天征將卡卡西彈開,在天道走近卡卡西欲攻擊他之時,秋道父子出動肉彈戰車攻擊佩恩,實則是要借佩恩的能力將他們彈開。佩恩以為隻是單純的攻擊,卻沒想到卡卡西在實行地面攻擊以前就將鐵鏈布置在了地下。佩恩天道被牢牢地束縛在了中間,卡卡西用雷切致命一擊。可是這時,未被殺死的修羅道卻出現在卡卡西的雷切前,這為天道再次使用“神羅天征”贏得了時間。天道害怕卡卡西還有其他打算,打算和卡卡西保持一定距離,用釘子射向卡在廢墟中無法動彈的卡卡西,但不知卻被卡卡西用神威轉移。

修羅道向丁次發射了跟蹤飛彈,此時卡卡西的查克拉已所剩不多,但是他最後發動了神威將飛彈轉移到異空間,保護了丁次逃離。因為卡卡西說:這是為了拯救木葉的最好方法——將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情報交給能離開的人。虛耗過度的卡卡西,想起了琳、帶土、四代目老師以及他父親……綱手通過通靈獸感知到卡卡西的狀況後,憤怒的擊毀一根柱子……鳴人回到木葉後,因變成仙人狀態可以感覺到大家的查克拉,但沒有感覺到卡卡西的查克拉。後鳴人成功說服佩恩的真身——漩渦長門,長門運用外道·輪回天生之術使全木葉村所有陣亡人復活。卡卡西在精神世界中見到父親後醒來。

五影會談

綱手在佩恩一戰後仍然昏迷,火之國召開會議推選新的火影,卡卡西被奈良鹿久提名為火影候選人,並受到大名和高層認可,然而在團藏的影響下,大名任命團藏為六代火影。團藏下達了追捕佐助的命令,鳴人執意反對,卡卡西幫助開導鳴人,並對佐井表示信任。卡卡西、大和與鳴人三人小隊暗地離開木葉,途中遇到雷影一行。鳴人跪地懇求無效,卡卡西也幫忙勸說未果。

“宇智波斑”不請自來,被大和用木遁束縛,卡卡西以雷切威脅帶土說出目的。宇智波帶土說了一番大道理以時空轉移離開。我愛羅推薦旗木卡卡西,受到眾影認可。

木葉與鳴人同期的眾人商議由他們解決佐助。小櫻作為代表與佐井、小李、牙一行找來,向鳴人表達了讓他背負重擔的歉意,鳴人不解其意,小櫻憤而離去。佐井分身出現,說明真相,向鳴人解釋了小櫻的想法。眾人驚訝,卡卡西已猜出大概,小櫻想自己去解決佐助。隨後,風影我愛羅一行來到,告知了卡卡西五影會議推薦他為火影之事。卡卡西表示他對火影之名沒有興趣,但既然需要他會擔起這個責任。

第七班重聚

找到剛剛殺死團藏的小櫻欺騙佐助要背叛木葉加入他的隊伍,佐助開出條件是要小櫻動手殺掉香璘。就在小櫻準備用毒苦無刺殺佐助時,佐助早已先下手為強想殺害小櫻,跟蹤許久的卡卡西飛身救下小櫻,並與佐助對戰。卡卡西明白佐助真的墮落了。想到了第七班的過去,他決定自己要背負這個重擔,于是與佐助展開戰鬥。卡卡西指出自己不想殺佐助,並勸導他放棄復仇,但這更加深了佐助的憤怒,使出了須佐之男完全體攻擊卡卡西。卡卡西躲避不了便使出神威勉強將須佐的箭轉移到異空間。佐助的眼睛因為過度使用而突然失去了光明,而小櫻在身後欲攻擊佐助,然而卻舉棋不定。佐助毫不留情地攻擊了小櫻,而卡卡西因為使出了神威導致身體反應遲鈍,已經趕不上去救小櫻,幸而鳴人及時趕到使小櫻免遭其害。

忍界大戰

五大忍國與“宇智波斑”之間的戰爭,忍者聯軍八萬忍者集結主要分為五大連隊。第三部隊是中短距離支援部隊,由兼備速度和體力的忍者構成,由旗木卡卡西擔任隊長。卡卡西結束和被穢土轉生復活的霧隱七人眾的戰鬥後,與阿凱在“斑”欲吸收鳴人的一瞬間夾擊“斑”,但被帶土發覺並且躲過,但救出了鳴人。在與“斑”的對戰中因不敵“斑”,而與被“斑”召出的尾獸僵持,僵持一段時間後,尾獸集體準備發出尾獸玉攻擊卡卡西與阿凱,危急時刻,卡卡西欲使出神威將尾獸玉轉移,阿凱卻認為尾獸炮過于巨大無法全部轉移,欲犧牲自己開八門遁甲的第八門死門來抵擋尾獸炮,最終被鳴人尾獸模式所救,“宇智波斑”使用九大尾獸的查克拉復活十尾,忍者聯合軍抵達戰場,在五忍村的接連攻擊下將十尾暫時控製住,此時卡卡西已精疲力盡。此後被鳴人傳輸了九尾的查克拉以後,體力恢復。

鳴人用螺旋丸攻擊帶土,“斑”用宇智波團扇反彈。鳴人使出迷你尾獸玉向“斑”發動攻擊卻穿身而過。邁特凱的攻擊也是穿身而過。鳴人四人碰不到“斑”之身。一切皆為徒勞.......

卡卡西趁機用神威嘗試擰下外道魔像的腦袋,被帶土神威解除。鳴人等無法對魔像下手,隻能先擊敗帶土。卡卡西扔了一隻苦無,還是穿身而過,苦無飛向鳴人。苦無被卡卡西用神威傳送走。攻擊結束後,帶土面具上多了一道裂痕。卡卡西認為產生裂痕的成因是被傳送到異空間的苦無!卡卡西的神威異空間和面具男異空間相通!隨後在異空間把帶土炸傷的螺旋丸證明了這一點。

卡卡西質問面具男:“你是從哪得到那隻眼睛的!?”“宇智波斑”回答:“硬說的話,是在神無毗橋之戰!”卡卡西震驚地準備說出面具男的名字。卡卡西用神威將鳴人分身轉移到異空間,“斑”未註意。在異空間“斑”面具被鳴人分身螺旋丸打碎。宇智波帶土的身份終于呈現出了。

卡卡西質問帶土為什麽走上這樣一條路,帶土冷冷的回答:“我的生死已經無關緊要了..如果要問我為什麽會活下去的話……也是……因為你對琳……見死不救!”卡卡西驚詫了......卡卡西質問帶土,你為什麽要和那樣的人渣聯手。帶土回應卡卡西:“我對你已經無話可說,剩下的..隻有這最後的決戰!”

帶土將查克拉變為數十個巨型螺旋手裏劍扔出,卡卡西發動土遁防御,但被帶土穿過。卡卡西問為什麽,帶土說閉嘴廢物。砍傷卡卡西的腿,阻止卡卡西逃跑用神威將其吸入異空間。卡卡西懷念少年帶土,承認自己是個廢物說:“帶土對我而言....你一直是個英雄....”。卡卡西神威扭開異空間出來。卡卡西再問帶土為什麽會變。帶土轉身跳起用膝蓋重創了卡卡西,用雙十字手裏劍戳穿卡卡西胸膛,瞬間血流不止。卡卡西忍痛說:“...木葉的英雄...為什麽會走到這個地步...”帶土回應:“在這個苟活的忍者世界裏,誰都會變成廢物!包括你我!所以我決意要摧毀它,創造一個新的世界!”。“廢物就別發聲了,去死吧卡卡西!”。

鳴人說我絕不會讓同伴受傷!分身保護了卡卡西。卡卡西看著鳴人說:“帶土,你昔日的意志仍與我同行。我現在能做的,就是保護好活著的鳴人!”帶土使出木遁束縛住九尾鳴人,要用神威再將卡卡西吸入,但正處于虛弱的卡卡西被吸入進去後就無法有發動神威的查克拉,一旦被吸入就無法出去。情急之下無法動彈的的鳴人用腦門撞了帶土。帶土被撞飛。這時九尾把大量查克拉傳給了卡卡西。帶土卻趁機把卡卡西吸到異空間.......九尾攻擊帶土,帶土虛化。在異空間的卡卡西趁機襲擊帶土。帶土被重傷。

帶土和卡卡西進入了異空間進行單獨對決。兩人宿命的決鬥開始。琳當年的死因大白,原來琳是自願死在卡卡西的雷切下的,而宇智波帶土竟然知道這一切。宇智波帶土故意讓卡卡西打穿自己的心髒,指著沒有心髒的身體對卡卡西說:“你給我好好看看清楚,我的心已空無一物!就連疼痛都無法感覺到!丟掉那所謂的愧疚之心吧.卡卡西,掏空這個風穴的正是這地獄般的世界!”

帶土向卡卡西提出用幻術來彌補心中空洞的決議。但卡卡西並沒有接受帶土的提議,將幻術下呈現出的過去的帶土與琳擊敗,帶土十分憤怒。

左眼被奪左眼被奪

兩人開始了宿命的決鬥。

帶土假裝被卡卡西擊敗,目的是為了擺脫斑的咒印控製,成為十尾人柱力。臨走時說:“這場比試..就算你贏好了..但是這場戰爭的勝利..絕不相讓!帶土復活了十尾,成為十尾人柱力。

帶土被鳴人等木葉十二忍擊倒後奄奄一息,卡卡西突然從異空間出現。想殺死帶土,以親手了結二人之間的宿命羈絆。水門不讓卡卡西動手,並對兩個人進行教誨,指出卡卡西沒有及時從內心深處救贖帶土的錯誤,卡卡西第一次吐露心跡。

漫畫674話中卡卡西的寫輪眼被宇智波斑挖走並裝在斑身上,斑利用寫輪眼進入了異空間,嘗試奪回帶土的左眼輪回眼並成功。

漫畫675話,卡卡西失去的左眼被鳴人用六道仙人饋贈的力量復原(普通眼睛)。在677中卡卡西和原第七班成員(漩渦鳴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櫻)被佐助的完全體須佐能乎保護,沒有受到無限月讀的影響。

無限月讀開啓後卡卡西提出將第七班領導權交給擁有輪回眼的佐助,遭到了鳴人的反對、但佐助並沒有表示出自己真實的想法,之後宇智波斑遭到了黑絕的背叛,黑絕利用斑復活了大筒木輝夜

大筒木輝夜復活後,小櫻本想沖上前去但被卡卡西製止,勸誡小櫻不經過思考的行動毫無意義。之後輝夜發動術時卡卡西、小櫻和帶土險些掉入岩漿中,卡卡西一面用一端系著苦無的卷軸救了自己和小櫻,另一邊用苦無定住了帶土的一隻手使他免于掉入岩漿中。最後在佐助和鳴人的幫助下成功脫險。與鳴人,佐助一同對抗大筒木輝夜。

一息尚存的帶土利用輝夜進出時空間的空檔使用神威成功與小櫻和卡卡西進入到神威的時空間中,帶回了佐助。

卡卡西萬花筒寫輪眼卡卡西萬花筒寫輪眼

佐助回來以後輝夜開啟了超重力場,企圖用屍骨脈幹掉鳴佐二人,但屍骨脈被卡卡西和帶土擋下,帶土用神威轉移掉了卡卡西擋住的卡卡西救下了他,自己卻光榮犧牲,在另一個世界裏見到了野原琳。琳為卡卡西和帶土仍然連有很深的羈絆而感到高興,可是帶土說在到那個世界之前要幫助卡卡西,因為他對卡卡西跟稻草人一樣站在那裏看不過去(日文中卡卡西“和”稻草人“同音)。帶土用神威進入了卡卡西的內心世界,跟卡卡西進行了一番對白之後將雙眼贈與了卡卡西,卡卡西利用雙眼開啓了完全體須佐能乎救了小櫻一命,並打算和帶土等所有人一起見證這一切。最終在卡卡西的指導下,第七班合力封印了大筒木輝夜以及黑絕

大結局

忍界大戰結束後,卡卡西成為了六代目火影,並因為佐助解除無限月讀的功績以及鳴人的懇求,而對佐助以前犯下的罪過不予追究。

若幹年後,鳴人繼承了卡卡西的火影之位,成為七代目火影。而退休後的卡卡西打算和阿凱一起,去以前戰鬥過的地方走走,回顧一下那過去的青春。猿飛未來(猿飛阿斯瑪的遺腹女)作為二人的隨從。

角色能力

設定

忍者編號009720

旗木卡卡西旗木卡卡西

身份前木葉暗部秘技組隊長、木葉第七班導師、忍者聯合軍第三分隊長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5歲

中忍升級年齡6歲

執行任務次數

任務級別

D級

C級

B級

A級

S級

次數

197

190

414

298

42

者之書能力設定

能 力

忍 術

體 術

幻 術

智 慧

力 量

速 度

查克拉

結 印

總 計

數 值

10

9

8

10

7

9

6

10

69

使用的術

忍術

有木葉第一技師之稱,精通除血繼限界外的上千種忍術,掌握五種屬性的查克拉。

千鳥(A)

卡卡西的自創忍術。屬于雷遁忍術,兼備查克拉性質變化和形態變化。在掌中聚集雷遁查克拉形成高強度電流,手掌如同利刃一般,具有極強的貫穿力。由于發出的聲音像一千隻鳥發出的鳴叫而得名。

雷切(S)

千鳥的改進版。卡卡西以此術曾斬斷了天上的閃電,因此名雷切。

雷遁·雷獸追牙(C)

將雷切進行形態變化,化作狼的形狀對敵人展開攻擊。

雷傳

雷切拉成鏈子,由兩個分身拉著,切斷對手。

雷遁·影分身之術(A)

利用雷遁查克拉生成影分身,比一般的影分身增加了雷的性質變化。當影分身被敵人擊破時,可以化作雷電對敵人進行攻擊。

水遁·水分身之術(C)

分出個水分身,隻有本體10%的查克拉。桃地再不斬戰鬥時使用的忍術,曾被卡卡西復製。

水遁·水龍彈術(B)

第一次與桃地再不斬對戰的時候所復製的忍術,是把大量的查克拉灌入水中,再以水凝聚為龍形以攻擊敵人,此術會消耗施術者大量查克拉,屬于高級忍術。該術為霧隱村忍者的招牌忍術。

水遁·大瀑布之術(A)

霧隱村得意的水系忍術,使用查克拉使用猶如大瀑布的水量攻擊敵人,殺傷力非常大。

水遁·水鮫彈之術(B)

利用查克拉將水製成鯊魚的形狀進而攻擊的忍術。卡卡西曾復製了鬼鮫此術。

水遁·水陣壁(B)

操縱附近的水分來防御對手的攻擊的忍術,缺點為正上方是其罩門所在。不過由于屬性相克,不能抵御風遁、火遁的混合攻擊。

水遁·霧隱之術(D)

在周圍區域產生霧遮蔽對手的視線,並借機發動攻擊。隻在動畫版中使用過。

通靈·土遁·追牙之術(B)

用忍犬靈敏的嗅覺追蹤敵人並加以攻擊。

土遁·土流壁(B)

可以100%防御正面的攻擊,罩門為後方。

土遁·多重土流壁

產生多道石壁防御攻擊。隻在動畫版中使用過。

土遁·心中斬首之術(D)

鑽入土裏,抓住別人並將對手埋于地下。

火遁·豪火球之術(C)(動畫原創使用)

把查克拉聚集在喉嚨後一口氣噴出,像一團大火球,殺傷力大。

冰遁·一角白鯨

用龐大體積的鯨魚狀冰砸向對方或其他目標。隻在劇場版中使用過。

雖然名為冰遁,但隻是單純利用性質變化的融合產生的忍術,與白的血繼限界不同。

螺旋丸(A)

由第四代火影開創,此術將查克拉的形態變化進行到了極致。卡卡西以寫輪眼復製而來(此術已達可復製忍術的極限),並可以單手發動螺旋丸。卡卡西教鳴人學習風遁·螺旋手裏劍時曾使用。

影分身之術(B)

由第二代火影開發,這是另一種製造實體的忍術,是普通的【分身術】不同的是,這種分身是有實體的,能夠攻擊,可套用于各種忍術上。

多重影分身之術(A)

比一般的影分身術製造出更多的分身,由于對查克拉消耗非常大而被列為禁術。

分身之術(E)

變身之術(E)

替身之術(E)

瞬身之術(D)

體術

木葉隱秘傳體術奧義·千年殺(E)

兩手結成虎之印的形狀向對方的肛門突刺。屬于卡卡西的惡搞之術。

表蓮華(B)

卡卡西隻使用過兩次表蓮華,其中第二部為春野櫻及漩渦鳴人再次安排生存測試時,對鳴人曾使用。

在動漫305話中對角都使用,被其用水分身回避。

影舞葉(C)

當對手浮空時緊貼在對手背後,之後可以接續表蓮華等招式。

幻術

魔幻·奈落見之術(D)

使對手見到最能引發心中恐懼的場面。是幻術的一種。

封印術

封邪法印(A)

卡卡西中忍試時在佐助肩上留下的封印式,以避免佐助的咒印解開。

血繼界限

寫輪眼

卡卡西的左眼是寫輪眼,在看到野原琳的死後開萬華鏡寫輪眼。寫輪眼集幻術眼,洞察眼,復製眼一體,再加上卡卡西靈活頭腦和實戰應變,基本發揮出了優勢。在第三次忍者大戰中,卡卡西與宇智波帶土,及小琳一起執行任務。最後帶土受重傷,並由同隊女醫療忍者小琳把寫輪眼連眼軸移植給卡卡西(見卡卡西外傳)。

卡卡西第一次亮出寫輪眼卡卡西第一次亮出寫輪眼

面對桃地再不斬,卡卡西撥開護額,亮出寫輪眼,再不斬又一句:“拷貝忍者卡卡西!”

萬花筒寫輪眼開眼時間:琳撞向卡卡西的千鳥自殺後,和帶土同時開啓。

漫畫669話中卡卡西說自己的左眼正在漸漸失去視力,出現了類似鼬和佐助等人過度使用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後的副作用。

漫畫674話中卡卡西寫輪眼被宇智波斑所奪走,後被鳴人用普通眼睛復明。被奪走的萬華鏡寫輪眼已經回到了帶土身上,但帶土被黑絕控製,生死不明。

萬花鏡寫輪眼

神威

神威,是獨屬于宇智波帶土和旗木卡卡西(移植自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且是一種高級空間忍術。神威發動時目標周圍空間會形成一種眼睛所看不見的結界,並且隻需看一眼,便能隨著施術者的意志自由決定結界的大小和位置,而結界中心的空間會產生扭曲,結界內的一切都會被扭曲的空間漸漸吞噬,是一種看似完美無缺的瞳術,弱點是由于吸收物體時速度較慢,因此被施術者可用瞬身之術脫身(四代火影曾用飛雷神脫身)。神威所發動的扭曲的空間,原則上會將一切被吞噬的物質轉移到異空間。結界內的物質可以是實體,也可以是沒有具體形態的能量,例如,卡卡西在轉移走迪達拉的粘土分身自爆時,就是通過發動該術在極短時間內將爆炸沖擊波及其能量一起轉移到異空間去的。發動神威所需要花費的時間與施術者的熟練程度均有關系。動漫中卡卡西首開萬花筒寫輪眼,是在保護九尾人柱力與迪達拉的一役中,而此次啓動萬花筒寫輪眼消耗了長時間的查克拉準備,並且對空間結界的控製也不熟練,後來卡卡西在後來的與佩恩之戰中,亦發動該術轉移走高速飛行的跟蹤飛彈。

帶土、卡卡西開啓萬花筒寫輪眼帶土、卡卡西開啓萬花筒寫輪眼 卡卡西與帶土兩人的萬花筒寫輪眼卡卡西與帶土兩人的萬花筒寫輪眼

神威可以用于主動攻擊,也可以用于被動防御,一旦發動威力趨于無窮,但神威最大的缺陷在于:它給施術者身體上所帶來的沉重的負荷,而非宇智波族人的旗木卡卡西,在使用它時身體所要承受的負擔就更加巨大,由于宇智波帶土擁有柱間細胞,因此使用神威副作用遠遠小于卡卡西(維持虛化也隻有五分鍾的時間)。

帶土的寫輪眼可以自由的穿梭空間(動漫中隨處可見),卡卡西模仿帶土也擁有了自由穿梭空間的能力,但不能像帶土一樣虛體化。

完全體須佐能乎

卡卡西在得到了帶土的雙眼寫輪眼之後,變得可以開啓須佐能乎,而且是完全體。

卡卡西的須佐能乎左眼處有和本人一樣的一道傷痕。

神威手裏劍

將神威的力量註入須佐能乎所投擲的手裏劍中,使手裏劍變為萬花筒寫輪眼的形狀,並且手裏劍射中的目標會被吞噬進神威的異空間。

神威雷切

與佐助的黑色千鳥相似,殺傷力比一般雷切更為強大的黑色雷切。被雷切擊中的部位會被吸入神威的異空間。

角色生活

表層印象

起初看到這個號稱木葉第一技師的男子,擁有一頭銀色的發,蒙著面,露出一隻半耷拉著的眼睛,總是遲到,手捧一本親熱天堂,說話的樣子也是懶洋洋的,看上去很不可靠。

卡卡西表層印象經典圖卡卡西表層印象經典圖

但是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卡卡西的神秘面紗也被一點點掀起,人們開始愛他崇拜他與信任他,然而這個男人看著對方,眼神依然庸懶,無論心裏多少暗潮洶涌,表面卻還是波瀾不驚。

無疑可以肯定卡卡西是個有著雙重性格的人物,心底封存了永遠無法消逝的傷痛,卻依然隻讓人看到一隻笑成月牙的眼睛。如果做個形象的比喻的話,卡卡西的人格魅力具有兩面性,就像他的左右眼一樣——無神的右眼,是他的慵懶閒暇;而深邃的寫輪眼,則是他強悍威猛的另一面。

深層印象

童年的他就有著過于常人的聰慧天賦。5歲畢業,6歲中忍,12歲成為特別上忍。但在父親白牙自殺時,他還太小,對向來把父親當榜樣的孩子來說,這幾乎是毀滅性的沉重打擊。惡魔拋下仇恨的誘餌,隻要有一絲的松懈,就可以讓軟弱趁虛而入,從而憎恨全村的人,憎恨忍者……

但是卡卡西,卻沒有那樣做。他繼續當他的忍者,默默承受著傷口所帶來的痛楚,就算面對他人甚至好友的不理解,卡卡西也絲毫沒有為自己辯解,帶土也是後來從四代目口中得知卡卡西的事,真正理解了他。

悲傷總釀就其他悲劇。比如,從此孤僻,從此憤世嫉俗,從此走上歪路。父親的自殺,朋友的離逝,老師的犧牲……命運也許對于卡卡西太不公平,但是他隻是默默承受了這些。隻有失去才會明白。當佐助無視卡卡西對自己的偏愛離開木葉時,卡卡西的形象變成了英雄.孤獨而溫暖。像白說的,為了自己重要的人,變得無比強大,然後保護他.。卡卡西承擔了自己的疼痛而無人知曉,那一刻,就是英雄唯美的永恆。卡卡西,他的心底封存了永遠無法消逝的傷痛,卻依然隻讓人看到一隻笑成月牙的眼睛,因為他知道心裏的憂傷遠沒有自己的村子和愛著的人重要。

外傳中卡卡西摘下面罩由琳為他包扎傷口外傳中卡卡西摘下面罩由琳為他包扎傷口

盡管平時看來精神萎靡,但是一遇到作戰,就非常認真與鎮定;作為火影七班的老師,寓教于樂,可以看出他對鳴人他們的訓練是花樣最多也是最有樂趣的,但在樂趣背後,又教會他們如何團隊合作,如何珍惜伙伴;對人的態度上他絕對強勢,向來隻有他捉弄別人的份,想想可憐的凱,還有被叫做"虐待狂"的伊比喜(那可是他的前輩呀),但更多的時候,他放任周圍人的態度。卡卡西,他的內心或許孤獨,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在做什麽。

帶土死前,把自己的寫輪眼連同眼軸一並移植給左眼受傷的卡卡西。雖然飽含著人世間最無可奈何的一種失去,卻也伴隨著一種新的得到——他得到了最好朋友的能力,也得到了帶土最終的呵護與祝福,那祝福會伴隨這隻眼睛一起,陪伴他一生。

長相

面罩下究竟有怎樣的臉,沒有人知道。雖然原創動畫給予的暗示,由一樂面館老板的女兒彩女眼冒桃心(甚至連一樂大叔都雙頰緋紅)便可看出絕對是個大帥哥。而隨著故事的深入,卡卡西的性格也被一點點的揭示出來,他的童年,他的家庭悲劇,他那逝去的友情,還有他寫輪眼的能力……

動畫253中卡卡西蓋著的被子差點滑落動畫253中卡卡西蓋著的被子差點滑落

不得不說,他的性格充滿魅力。對他了解的多一分,便會被他吸引多一分。但是,盡管如此,他的秘密依然很多,連同他那永不摘除的面罩,他的神秘必會同他的性格一起,繼續征服一批又一批的讀者。

在動畫中,綱手婆婆應佩恩來襲重傷昏迷,卡卡西成了火影候選,為了把頭像刻在火影石壁上,也曾摘下面具,不過隻有做雕塑的大叔才知道。另外,而右上角這張圖是在動畫253中,卡卡西蓋著的被子差點滑下的情景。

卡卡西真面目卡卡西真面目

此外,在卡卡西外傳中,卡卡西受傷時將上衣和面罩摘下,琳為他包扎,所以琳也知道他長什麽樣。

一直到在新時代開幕企劃的“火影忍者展”附贈的特典《風之書》中,卡卡西面罩下的真面目才正式揭曉。

人際關系

親人

旗木朔茂

卡卡西的父親,傳說他是個超級天才,被稱為“木葉白牙“ 。最終因為選擇放棄任務救助同伴而遭到了同伴們和村民的指責,而選擇了自我了斷這條不歸路。卡卡西原本以父親為誡,嚴格遵守忍者世界的規則,視完成任務為唯一己任,但在被帶土開導之後,改變了自己的做法,決定把守護同伴做為自己的責任。

幼年卡卡西幼年卡卡西

同伴

宇智波帶土

卡卡西的摯友,一個真正理解卡卡西,認同卡卡西父親的人。他改變了卡卡西的看法,成為了卡卡西一生難覓的摯友。帶土臨死前將自己最視為珍物的左眼給了卡卡西,並寄托于卡卡西希望自己能成為他的眼睛為他看清今後的路。

野原琳

卡卡西摯友。在神無毗橋之戰中為了不讓霧隱偷襲木葉的計畫得逞,就在卡卡西用雷切攻擊追趕他們的霧隱忍者時,琳自願沖向了卡卡西的雷切。為了能守護木葉,她已決定好要死在心愛的人手中。卡卡西違背與宇智波帶土臨終前的約定,沒能守護好琳,這對于卡卡西來講,無疑成為了他不能原諒自己的絕對理由,也是難以彌補的傷。

對手

邁特凱

卡卡西的摯友,與卡卡西同為木葉村的精英上忍,極為擅長體術,喜歡挑戰卡卡西,稱卡卡西為“永遠的對手”,並經常在學生們面前稱和卡卡西之間的決鬥是51勝50敗。

老師

波風水門

火之國木葉忍者村的第四代火影,卡卡西的老師。為了讓卡卡西從誤殺琳一事的內疚中解脫出來,水門讓卡卡西加入暗部。但發現卡卡西仍不能抹去心中的黑暗,于是決定讓卡卡西擔任自己妻子漩渦玖辛奈的護衛,希望讓卡卡西從見證新生命的誕生過程中變得積極陽光。

弟子

漩渦鳴人

第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和第二代九尾人柱力漩渦玖辛奈之子,六道仙人次子阿修羅轉世。正式成為忍者後,同旗木卡卡西、宇智波佐助春野櫻組成第七班,一起踏上了修行之路。

鳴人鳴人

春野櫻

新一代傑出的醫療忍者,第五代火影綱手的弟子,隸屬于旗木卡卡西領導的第七班。後為宇智波佐助的妻子。

宇智波佐助

六道仙人長子因陀羅的轉世,同屬第七班成員,習得了卡卡西的自創忍術——千鳥。

對戰記錄

勝于波風水門(下忍測試,水門未使出全力)(與帶土、琳合作)

勝于宇智波帶土(下忍筆試)

勝于邁特凱(下忍時期,中忍考試個人戰)

勝于眾岩忍(第三次忍界大戰時,與帶土協力)

殺于琳(三尾人柱力琳沖向卡卡西的雷切)

平于霧忍者村血霧裏特殊部隊(忍界大戰時、帶土擊退敵人,卡卡西昏迷)

勝于大和[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敗于大蛇丸[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大蛇丸叛逃]

勝于大和(距上次隔了3年)[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大蛇丸實驗體[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根的兩名守衛兵[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平于志村團藏(第三代火影出面阻止,未分勝負)[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兩名霧忍(與大和聯手)[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林之國忍者(與鼬、凱聯手)[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草之國忍者[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三個忍者學校畢業之忍者(生存測試)[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三個忍者學校畢業之忍者兄弟(生存測試)[動畫組.卡卡西暗部篇]

勝于漩渦鳴人、春野櫻、宇智波佐助(鈴鐺爭奪戰)

勝于鬼兄弟

勝于桃地再不斬

勝于白(雷切刺穿)

勝于桃地再不斬(第2次)

勝于卡多殘部(與鳴人用多重影分身嚇退)

平于葯師兜(兜脫逃成功)

勝于數名音忍

敗于宇智波鼬

敗于漩渦鳴人、春野櫻(鈴鐺爭奪戰)

勝于宇智波鼬的象轉分身(與鳴人等協力)

勝于迪達拉

敗于角都(與奈良鹿丸、山中井野、秋道丁次協力)

勝于角都(與奈良鹿丸、山中井野、秋道丁次、漩渦鳴人、大和協力)

勝于紅蓮(動畫原創)

勝于修羅道佩恩

亡于天道佩恩(與秋道丁座、秋道丁次等協力,後因輪回天生之術復活)

勝于根的兩名暗部

平于宇智波佐助

殺于穢土轉生的桃地再不斬

殺于穢土轉生的白

殺于穢土轉生的通草野餌人

殺于穢土轉生的傈霰串丸(與凱協力)

殺于穢土轉生的無梨甚八(與凱協力)

勝于宇智波帶土(異空間之戰,帶土詐敗)

敗于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與波風水門、我愛羅聯手)

敗于十尾人柱力宇智波斑(左眼被奪走)

勝于大筒木輝夜(與原木葉第七班及宇智波帶土協力)

勝率:勝32次,敗7次,平3次=76.2%

劇場版

勝于狼牙雪崩

平于卑留呼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