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琅

施琅

施琅(1621-1696),字尊候,號琢公,明末清初軍事家。原為鄭芝龍和鄭成功的部將,降清後被任命為清軍同安副將,不久又被提升為同安總兵,福建水師提督,先後率師駐守同安,海澄,廈門,參與清軍對鄭軍的進攻和招撫,1683年率軍渡海統一台灣。由于“背鄭降清”,後人對施琅頗有爭議。
  • 中文名稱
    施琅
  • 外文名稱
    Si, Lang
  • 別名
    字尊侯,號琢公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福建晉江
  • 出生日期
    1621年(天啓元年)(辛酉年)
  • 逝世日期
    1696年(丙子年)康熙三十五
  • 職業
    軍事家、福建水師提督
  • 主要成就
    統一台灣
  • 封爵
    靖海侯
  • 謚號
    襄壯
  • 追贈
    太子少傅
  • 活動年代
    明末清初

人物介紹

施琅(1621-1696),字尊候,號琢公,明末清初軍事家。原為鄭芝龍和鄭成功的部將,降清後被任命為清軍同安副將,不久又被提升為同安總兵,福建水師提督,先後率師駐守同安,海澄,廈門,參與清軍對鄭軍的進攻和招撫,1683年率軍渡海統一台灣。由于“背鄭降清”,後人對施琅頗有爭議。

靖海國公施琅靖海國公施琅 施琅

歷史評價

康熙帝對施琅評價前後不一,有代表性的觀點有兩種。早期認為“粗魯武夫,未嘗學問,度量偏淺,恃功驕縱”,後期認為他“才略夙優”、“有謀”“善斷”。

趙爾巽主編《清史稿·列傳47·施琅》對施琅的評價:台灣平,琅專其功。然啓聖、興祚經營規畫,戡定諸郡縣。及金、廈既下,鄭氏僅有台澎,遂聚而殲。先事之勞,何可泯也?及琅出師,啓聖、興祚欲與同進,琅遽疏言未奉督撫同進之命。上命啓聖同琅進取,止興祚毋行。既克,啓聖告捷疏後琅至,賞不及,鬱鬱發病卒。功名之際,有難言之矣。大敵在前,將帥內相競,審擇堅任,一戰而克。非聖祖善馭群材,曷能有此哉?

台灣著名歷史學家連橫在《台灣通史》對于施琅的評價是:“施琅為鄭氏部將,得罪歸清,遂籍滿人,以覆明社,忍矣!琅有伍員之怨,而為滅楚之謀,吾又何誅。獨惜台無申胥,不能為復楚之舉也,悲夫!”

在大陸,官方以往僅正面宣傳鄭成功擊退荷蘭殖民者“收復”台灣的事跡,對鄭成功後人在台灣的統治及傾向獨立偏安的史實,作了有意的忽略;對施琅也鮮有著墨,隻在提及鄭成功時才略帶說明。自從具有台灣獨立傾向的民進黨籍陳水扁于2000年當選台灣地區執政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出于對宣傳“統一中國”的考慮,才大規模正面評價施琅,稱其為維護國家統一的英雄,並在其家鄉福建晉江為其塑了一尊石像。

在台灣,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同情明鄭之“正統”意識型態,所以施琅長期得到負面評價。民間也同情鄭家,將施琅視為與吳三桂相同的漢奸賣國賊。在反對大陸的人眼中,施琅代表大陸進犯台灣的侵略者,因而評價也以負面居多。

主要成就

攻取台灣

統一台灣是施琅一貫的主張,因為他看到了統一台灣灣對祖國安危的重要性。從1664年(康熙三年)開始,施琅就建議進軍澎湖、台灣,使四海歸一。在他因颶風所阻,兩次進軍澎湖、台灣失敗後,仍矢志統一台灣,再次上疏要求征台。施琅反對清政府的遷界禁海政策,指出這一政策不合于“天下一統”,又影響財政收入,應盡快“討平台灣”,“百姓得享升平,國家獲增餉稅”。清政府當時沒有採納他的意見,將他調入京師為官。在京期間,他一面繼續上疏征台,爭取康熙帝的支持;一面廣交朝中大臣,爭取他們對統一台灣事業的理解和支持。

施琅上任以後,積極訓練水師,督造戰船,選拔將領,全心籌措征台計畫。他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中旬,率清軍大舉進攻,不久佔領澎湖劉國軒逃往台灣。清軍佔領澎湖後,鄭克塽敗局已定,但施琅卻不忙于進軍台灣,而是著眼于做爭取鄭克塽及其軍隊的工作。他厚待投降和被俘的鄭軍將士,穩定民心;同時建議朝廷“頒赦招撫”鄭氏,以爭取和平統一台灣。康熙帝同意他的招撫政策。鄭克塽、劉國軒見施琅“無屠戮意”,也願意歸順。從此台灣成為清朝疆域的一部分。這是繼鄭成功收復台灣之後,使中國疆土再次得以統一的壯舉。

保台之論

施琅統一台灣後,清廷內部產生了一場對台灣的棄留

施琅

之爭。在大臣中主張守而不棄者,居然隻有少數人,即如姚啓聖和施琅等。施琅是經過對台灣的親身調查研究而據理力爭的。“台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

更重要的是,他對西方殖民者的情況有所了解,對荷蘭殖民者的侵略本性有所認識,認為“紅毛”“無時不在涎貪,亦必乘隙以圖”。促使康熙帝下決心留守台灣,並于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設立台灣府,隸屬于福建省。在閉關鎖國、自以為是天朝大國的清初時期,施琅能對西方殖民者有這點初步認識,是十分難能可貴的,也是包括康熙在內的同時代人所不及的。應當說,施琅這一貢獻比起他收復台灣來說,在反對西方殖民者的問題上,有著更重要的意義。

人才理念

對人才的使用上,施琅也有他獨到的見解。他向康熙提出合理使用人材的建議,認為鄭氏歸降人員中,不乏優秀人材。施琅深知,充分發揮人材的作用,對國力的增強,對政權的鞏固都有好處。他認為,雖然國家每三年開一次武場選出一些人來,但他們沒有經歷過戰爭的磨煉,不夠成熟,倒不如使用投誠過來,久經沙場、有實地作戰經驗的糾糾勇夫。而且,施琅在用人上還主張不因循守舊,不拘一格。他提出國家一年花一二萬金來養有用之人。他還主張將那些才略未必能勝任的安置下去,把能者提拔上來,以人盡其材。

​與媽祖淵源

施琅底定全台,上奏清廷建議奉台灣民間信仰的媽祖“天妃”賜晉天後(宋徽宗時期,中國朝廷已頒福建所信仰的媽祖以“正妃”稱號、元朝皇帝進封“天妃”),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清廷準奏,且進頒“護國庇民妙靈昭應仁慈天後”敕號,改台南寧靖王府為大天後宮,派滿族大臣禮部侍郎(三品)雅虎致祭。雍正四年,皇帝又御書“神昭海表”匾,由台灣鎮總兵林亮迎至天後宮敬懸,乾隆時期清廷又頒旨改官祀,天後宮之名稱逐漸普及至今。

當時施琅從湄洲島帶的古媽祖黑面二媽,目前安置在鹿港天後宮,供眾信徒膜拜,此尊神像已有一千年的歷史,目前全世界僅此一尊,大陸本有兩尊開基媽,但都毀于文化大革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