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南生

施南生

施南生(SHI NAN SUN,1951年8月8日-),香港傳媒人,其前夫為香港知名導演徐克。施南生是傳媒界翹楚,70年代先後在無線、港台、佳視、麗的當製作及行政。80年代在新藝城,創出港產片的黃金時代,近年協助有線、傳訊、電訊盈科等收費電視開天闢地。施南生敢作敢為,說話一針見血、毫不留情,並且博學的修為,成為香港為數不多的才女名嘴,與林燕妮、白韻琴狄娜俞琤等並稱為香江才女,曾主持香港商業電台政論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2011年施南生加入香港鳳凰衛視,繼續擔任鳳凰衛視香港台的政論節目主持人。

2014年7月,施南生接受採訪時表示已與徐克離婚。

  • 中文名
    施南生
  • 出生日期
    1951年8月8日
  • 職業
    香港傳媒人
  • 前夫

人物簡介

施南生,她的頭頂上有許多光環,影視製作及行銷方面的專家,香港寰亞電影公司的副總裁,香港東方娛樂集團的資深顧問,香港電影工作室公司的總裁。在香港電影界,人們尊她為德高望重的大姐。而在所有的光環之中,施南生最感得意的一個光環是“徐克的女人”,生活中她也喜歡叫徐克“老爺”,兩人相濡以沫,成就了一段香港電影的傳奇和佳話。

施南生施南生

20世紀70年代先後在無線、港台、佳視、麗的當製作及行政。80年代在新藝城,創出港產片的黃金時代,後協助有線、傳訊、盈科等收費電視開天闢地。曾被美國權威業內雜志<綜藝>評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50位電影人之一。她曾主持政論節目《風波裏的茶杯》和《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1978年,徐克遇到施南生,經過同事撮合,兩人隔年正式拍拖。1984年,徐克夫婦成立電影工作室,徐克負責做導演拍戲,施南生負責拍電影以外的融資、發行、宣傳等。1993年,徐克與葉倩文傳出緋聞,據說曾讓施南生氣到鬧分手。1996年6月18日,兩人在美國比弗利山舉行婚禮,並讓傳媒拍下了圖片。這讓外界盛傳兩人是離婚後復合,所以再次舉行婚禮。

2007年9月,徐克施南生再傳婚姻危機,隨後施南生在接受傳媒採訪時否認傳聞,兩人還一起出席好友鍾楚紅老公朱家鼎的追思會,粉碎謠言。

2008年3月份,有媒體爆出,徐克與施南生早在半年前就已經簽下離婚協定。而內地網友在網路上爆料說,見到徐克在北京與一位年輕女性逛超市。

針對此事,徐克在2008年11月27日接受<藝術人生>欄目訪問時表示,除了父母之處,施南生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對于婚戀傳聞,徐克表示,個人的私生話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他和施南生已經有了默契,不回應也沒有新版本。

人物經歷

1975年 學成回港,曾任職公關公司 Michael Stevenson Ltd、香港電台無線電視客席主持。後加入佳藝電視和麗的電視。

施南生施南生

1981年 加入新藝城影業出任決策階層,其後與丈夫徐克組成電影工作室,製作出一系列經典電影,包括<黃飛鴻系列>、 《倩女幽魂系列》、 《刀馬旦》、《黑俠》和《蜀山》。

1989年 憑著豐富傳媒工作經驗,為香港有線電視申辦電視經營權。

1991年 為智才集團開辦武漢有線網路、中錄智慧音像出版。

1999年 為香港電訊成功取得收費電視經營權。

2001年至2004年 加入寰亞綜藝集團出任副主席,出品了賣座影片《神鬼無間》。

2004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04年至2005年 出任東方電影出品資深顧問。

2007年 獲邀出任第5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評審委員。

2008年 出任「萬誘引力電影」董事總經理,培育亞洲新導演。

成立「發行工作室」,致力將亞洲電影推向國際。

2011年4月20日,第64屆坎城電影節公布評審成員名單,入選成為本屆電影節評審。

創業經歷

施南生在香港讀書長大,1967年香港暴動,開工廠的父親為以防萬一,托朋友將女兒帶到非洲迦納讀書。當時施南生15歲,但已有主見,眼見就讀的學校隻有13個學生卻來自9個國家,就知道肯定學不好,于是去了英國讀寄宿學校。1971年,施南生考入大學攻電腦和統計學專業,每日關在電腦房裏,不與人打交道,又冷又悶,頗不適應。學成返港後,施南生本意是想做記者,但陰差陽錯,經朋友介紹,去一家公關公司打工。

施南生施南生

期間TVB舉辦環球小姐選美活動,需要一個懂幾國外語的女孩做節目,結果施南生就被編輯陳韻文(後來成為香港著名編劇,代表作有<瘋劫> 、《撞到正》)推薦進來。“那檔節目叫做《環球小姐大會日記》,有兩個編導,一個是沈月明,就是現在于仁泰導演的太太,我跟她變成好朋友。後來TVB要跟我簽約做主持,我不太懂,就問沈月明,她說你這個脾氣太像老外了,不太適合。簽了TVB,成了它的員工,就會對你很嚴格。如果是過來玩,就對你特別客氣。況且我有別的能力,還是做外援比較舒服。”

在公關公司做了三年,施南生自認學了很多,之後蒙朋友介紹去“佳視”宣傳部,誰知去了不久佳視倒閉,隻好又隨朋友去了“麗的”(亞視前身),但這次她決定不做宣傳。“我常跟年輕人說,做一個工作有兩點最關鍵:第一是你喜歡的,第二是你有能力做到的。我肯定不喜歡做宣傳,做下去如果做得好加我薪資我又舍不得走,到時每天怨氣沖天,過了幾年就變大姐了,不愉快,很臭脾氣也走不了。”施南生本來打算在“麗的”做滿六個月宣傳就走,但與一班編導混熟之後,製作部總監麥當雄認為她更適合做製作,便調她到製作部做節目副總監,這回施南生才算真正踏進電影圈。

“我是78到81年在‘麗的’,那個時候正是新浪潮,很多人都是這幾年拍他們的第一部、第二部電影。很多天子驕子都在‘無線’菲林組,‘麗的’做得很成功,第一次收視把TVB打下來了,可惜後來股份賣給澳洲人,大家也就散了。麥當雄出去做電影公司,叫我去參加;許鞍華和陳韻文拍《撞到正》也找我,說要拍一個全女班,叫我做製片。但我一直沒有,那幾年電視台幹得很辛苦,我說要好好休息,我不想答應誰。當時TVB要開一個早上的節目,也請我去出鏡,我不喜歡出鏡,不想做得不開心,所以就跟徐克去了美國,回來就說我們結了婚。”

施南生最早知道徐克,還是在“發小”張培薇的信中。當時兩位好友一在英國一在美國留學,互相通信時,張培薇經常提及一起玩話劇搞活動的徐克,大贊他多才多藝。徐克于1977年回港,與施南生第一次見面已是翌年,“說來湊巧,我和張培薇正在尖沙咀的日本料理餐廳吃飯,張剛說早知叫徐克一起來,話音剛落,徐克竟然走過。那是我們首次見面,旁人說是一見鍾情。”

施南生施南生

上世紀80年代初,麥嘉、石天、黃百鳴的奮鬥公司得金公主院線資金支持,改組為“新藝城”。三兄弟想大展拳腳,卻又不願再拍<鹹魚翻生> 、《瘋狂大老千》那類民國功夫戲,恰好當時新浪潮崛起,拍出不少耳目一新的凌厲佳作,新藝城就想找新浪潮導演合作。“怎麽找新浪潮?他們買了一份平常根本不會看的《電影雙周刊》,裝模作樣的,先把徐克,章國明這些名字搞清楚。一打聽,譚家明在嘉禾,章國明去了邵氏,還好吳宇森(執導了新藝城創業作《滑稽時代》)跟徐克認識,就介紹大家談談看。我記得是在半島酒店,當時很流行在那裏喝茶,就看到石天麥嘉跳過來了,兩人穿得一摸一樣,都戴著皮帽子,穿著毛皮小夾克,牛仔褲,喇叭的。我和徐克裝得很熱情。等他們走了之後,我就說,怎麽穿得跟黑社會一樣,當時電影界有很多黑社會就是這樣穿的,哈哈。後來大家熟了,一次去他們公司玩,覺得真的很奇怪,麥嘉、石天都是天黑才上班,黃百鳴好一點,除了一個小秘書,就沒什麽人了。我就想,這個公司弄不大的,得找個人管管。”

施南生沒有想到,後來成為新藝城“管家婆”的居然是她自己——“他們說徐克旁邊那個妞挺有型的,就找她這樣的。結果黃百鳴來找我,說新藝城前途不得了,正在起飛,他是很會說,但我們做管理的很嚴謹。我就問,你們公司一年的營業額是多少?他不懂回答,就說:你覺得呢?那你們一年拍幾部電影,多少生意,多少預算呢?他說現在我們還沒有,我說你們打算有什麽規模,規模多大?他隻好又說:你覺得呢?後來黃百鳴跟我講,這些他們完全沒有概念,所以想找個人來管。我本來想跟他們多熟悉、了解多一點再說。但徐克已經幫新藝城拍了第一部戲<鬼馬智多星> ,票房很好,還得了金馬獎,大家在一起很開心,結果有一天黃百鳴就跟我說,我把你這個月的薪資存到你銀行戶口裏了,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就趕快去上班了。

新藝城除了麥嘉、石天、黃百鳴和徐克施南生夫婦外,又有曾志偉和泰迪羅賓加入,最終湊成七人小組。群雄皆耽于創作,隻有施南生負責日常行政和製片管理,在這方面,她是從零做起,一手設計了新藝城製片的行政管理模式。“新藝城製片部以前沒有製片經理,以前每部戲都是部頭的,投資公司那邊派來一個會計,拍戲時就拿一包錢給你用。一開始我不太熟悉電影的流程,後來發覺電影製片雖然跟電視不太一樣,譬如電視是每天一定要拍什麽,電影則不一定,但基本差不多。我在電視台時,一天有十幾組人在外面拍戲。

每個副導演包裏面都拿了幾千塊,幾萬塊,他自己工資才兩千。我不是說這有什麽壞處,但萬一他把錢丟了,你信他?你罰他?你要他還?你要他命!所以電視台建立一個製度:簽名。比如今天新來了個臨記,他不會跑,你認得他就好了,一個月結一次帳,把現金減得最低。我對電影不熟,就先用影印的手寫的,試試看。把這個製度試好了,我們才一式三份印刷印出來。他們製片當然不高興,人是奇怪的動物,改了他的習慣就不高興,管它好還是不好的。我知道一定會有抗拒的,但我很決心做這個事情,盡量跟他們協調。結果二十幾年後,那個表還沒有改過來,哪個開工拍戲了,就把那個LOGO蓋住,放上自己的LOGO,又印一批一樣的。現在還在用,我就很詫異,二十幾年了,應該有改良的空間吧。”

當年新藝城獲得“金主”金公主全力支持,需要錢隻要打電話,那邊馬上擺好錢等你來拿,但施南生深知,拍戲必須做預算,必須要向院線負責,至少有三個大的檔期一定要給金公主供片。“通常新年、暑假、聖誕有四到六部戲,還有小期,像中秋,我們就會規範起來,譬如一年一億的預算,我怎麽分配?大的多少,中的,小的,人手方面的。所以就要排出來一個時間表,先是你拍,主演是誰,攝影是誰,剪輯是誰,拍完差不多,這一輪攝影師是這幾個,通常過完年就開工,差不多就是暑假或者年底的戲。暑假之後秋天正好拍戲,拍明年、過年的戲,節奏都是這樣的,我發覺過了三十年都是不變的。當然也有例外,但是一般有規範的公司,差不多都是這樣。” 在施南生的努力下,公司的行政、預算、製片等環節都有了全新的規範,新藝城開始步入正軌 。

主要作品

夜驚魂He lives by night
小生怕怕Till death do we scare
難兄難弟It takes two
最佳拍檔大顯神通Aces go places II
專撬牆腳The perfect wife
我愛夜來香All the wrong spies
少爺威威Play catch
陰陽錯Esprit d'amour
英倫琵琶Banana cop
最佳拍檔之女皇密令Aces go places III - Our man from Bond Street
KO雷霆一擊Knock off
龍虎門Dragon tiger gate
導火線Flash point
女人不壞All About Women
通天帝國Detective Dee
小倩A Chinese ghost story
神鬼無間Infernal affairs
僵屍大時代The Era of Vampires
散打XanDa
深海尋人Missing
流星語The kid
聖誕快樂Merry Christmas
我愛夜來香All the Wrong Spies
打工皇帝Working class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人物成就

1989年 憑著豐富傳媒工作經驗,為香港有線電視申辦電視經營權。 1991年 為智才集團開辦武漢有線網路、中錄智慧音像出版。 1999年 為香港電訊成功取得收費電視經營權。 2001年至2004年 加入寰亞綜藝集團出任副主席,出品了賣座影片《神鬼無間》。 2004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04年至2005年 出任東方電影出品資深顧問。 2007年 獲邀出任第5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評審委員。 2008年 出任「萬誘引力電影」董事總經理,培育亞洲新導演。 成立「發行工作室」,致力將亞洲電影推向國際。

法國獲勛

2013年10月29日,施南生獲法國政府文化及通訊部頒授法國藝術與文學軍官勛章,表彰她多年來不斷為亞洲電影與法國之間文化推廣等作出的貢獻。圈中好友林青霞與三位女兒(邢嘉倩、邢愛林及邢言愛)、何超瓊與同性好友俞琤、蕭芳芳與丈夫張正甫、已故張國榮好友唐鶴德等出席見證,分享她的喜悅,但未見徐克。

頒授儀式于法國駐港澳總領事柏雅諾(Arnaud BARTHELEMY)的官邸舉行,施南生穿著紅色低胸裙,大方優雅,接受柏雅諾頒授的法國藝術與文學軍官勛章。柏雅諾表示:“今天我們在此表揚你(施南生)在電影界傑出的事業及視野。你對法國和法語的透徹認識,令你成為亞洲和法國之間的橋梁。同時,我們也感激你一直支持法籍導演和製片人來中國發展。鑒于你在香港宣揚法國電影的努力與毅力,我很高興授予你這項榮譽,象征我國答謝你這位好友所作的偉大貢獻。”

施南生答謝法國政府及在場觀禮的嘉賓好友時表示:“我12歲起有幸研習法語,法國文化獨特的浪漫和特質對我有極深遠的影響,它令我義無反顧投身電影夢工場。它實現了我的夢想,就是讓我可以說一句‘Rien, Je ne regrette rien’(我無怨無悔)。”

人物生活

施南生,在香港電影界,人們尊她為德高望重的大姐。而在所有的光環之中,施南生最感得意的一個光環是“徐克的女人”,生活中她也喜歡叫徐克“老爺”,兩人相濡以沫,成就了一段香港電影的傳奇和佳話。

與徐克的姻緣

當時TVB要開一個早上的節目,也請我去出鏡,我不喜歡出鏡,不想做得不開心,所以就跟徐克去了美國,回來就說我們結了婚。” 施南生最早知道徐克,還是在“發小”張培薇的信中。當時兩位好友一在英國一在美國留學,互相通信時,張培薇經常提及一起玩話劇搞活動的徐克,大贊他多才多藝。徐克于1977年回港,與施南生第一次見面已是翌年,“說來湊巧,我和張培薇正在尖沙咀的日本料理餐廳吃飯,張剛說早知叫徐克一起來,話音剛落,徐克竟然走過。那是我們首次見面,旁人說是一見鍾情。”

施南生施南生

婚變傳聞

在電影《女人不壞》宣傳派對上,導演徐克手捧金玫瑰並聲稱“我的夫人施南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哪裏料到,昨日(19日)竟傳出兩人長達27年的婚姻生變,報道稱兩人已秘密離婚半年,徐克與年輕新歡已在北京共築愛巢。其夫人施南生接受本報電話採訪時明確表態:“兩個人的事情隻存在兩人之間,和第三個人沒有關系。”

施南生施南生

不願正面回應

出版的南方都市報引述《明報周刊》報道稱,有知情人士透露徐克與施南生“早在半年以前,已秘密結束長達30年的親密關系,簽下離婚協定書,各自回復單身”。而網友甚至爆料,徐克與新女友曾在北京一起逛超市買菜。

周刊記者就此訊息向施南生求證,她接到電話後輕笑一聲:“你講得這麽有趣可愛,我不想談這些,對不起。”然後匆匆掛斷了電話。 本報記者打通施南生本人電話,電話中她語氣淡定,聽不出是否經歷感情變故,但她不願正面回答婚姻是否生變,隻語帶玄機地說:“我給你一個標準答案吧,這句話我說了很多年了,兩個人的事隻存在兩人之間,和第三個人沒有關系。”隨後掛斷電話。

探班徐克拍新片

徐克新片《女人不壞》,施南生不僅擔任監製,而且包辦服裝、場景以及影片發行、推廣等重擔,徐克攜《女人不壞》的3位女主角與方中信在北京舉行派對,會上徐克還當著現場上百人的面,對“太太”施南生進行了一番浪漫動人的表白“金玫瑰當然要給最好的女人,你永遠是最好的女人。”這番話讓施南生頗為感動和驚喜,不由眼泛淚花。

那個場景對照離婚的傳言,顯得很奇怪。記者昨天致電《女人不壞》宣傳總監黃一平,對方表示離婚訊息可能有假:“施南生還經常去探徐克的班,兩人在工作上非常有默契,都了解彼此的想法。”

徐克“新歡”曝光

徐克工作重心轉入北京,並在北京的不少公開場合現身,不斷有網友爆料說徐克常帶著美女出現。在一個話劇演出現場,徐克就攜帶兩位圈外美女到場,並不避嫌親密觀看演出。

再次傳出婚變訊息,就有網友“醜小鴨wendy”爆料曾目擊徐克與年輕新歡拖手上街買菜:“大年初一下午四點來鍾,在北京新源裏的某超市碰到徐克推小車買菜,徐克的小推車上都是吃的,肉類買得比較多,有雞和排骨,看來徐導是要在北京燕莎地區長住了,下廚的沒準兒也是他,和他一起逛超市的美女沒有細看,因為努力去看徐克了。反正那個女的很高,頭發長長的,和徐克保持著一段距離。因為沒有娛記的敏銳反應,我沒有拿出手機來拍他,連一句話也沒說。”對此,黃一平仍認為:“徐克在北京的行程都是由助理打點,一起買菜的應該是助理?”

問及徐克本人是否知道“婚變”傳聞,黃則稱大概徐克笑笑就會過去,這是緋聞

證實離婚

導演徐克與施南生1996年在美國舉行婚禮,結婚18年,近年屢傳他們已經離婚,將事業基地轉往內地的徐克,被指搭上女助理樂樂。雖然兩人多次被拍到一起出行,但徐克從未做出回應,他與施南生也絕口不提婚變傳聞。2014年7月2日,施南生接受採訪時表示已與徐克離婚。

施南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沒看過這則報道,問到報道指此女子是徐克的女朋友,她反應冷靜地說:“好久啦!”至于她是否如外傳般與徐克已于2008年離婚,施南生依然平淡,但聲線略為提高:“不是2008年,是最近的事。”具體情況不願多講,禮貌地表示有事在身便掛斷電話。

人物評價

在香港電影界,施南生是德高望重的大姐大,曾經是香港寰亞電影的前任副總裁、香港東方電影集團的資深顧問、香港電影工作室的總裁等等,然而她自己最喜歡的稱號隻有:徐克的女人。

施南生出生于香港,1975年在北倫敦理工大學獲得資料和計算理學學士學位後返港。

施南生的國語很悅耳,有次在商業電台主持政論節目《茶杯裏的風波》時,她用帶著北京腔兒的話說:徐克是我家老爺,工作上我說服不了他,都是我聽他的!

張艾嘉眼中,施南生是少有的能把事業、家庭、朋友、親人都處理得很好的女人。在動蕩的港台電影圈,施南生與林青霞等多位明星和製作人保持著密友關系。包括張國榮梅艷芳的身後事也是由她一手打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