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

施一公

施一公,結構生物學家。清華大學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鄭州,1989年畢業于清華大學,1995年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博士學位。

主要從事細胞凋亡及膜蛋白兩個領域的研究。在Smad對TGF-β(轉化生長因子-β)的調控機理、磷酸酶PP2A的結構生物學方面做出過有國際影響的工作。曾獲國際賽克勒生物物理學獎、香港求是科技基金會傑出科學家獎、談家楨生命科學終身成就獎、瑞典皇家科學院頒發的2014年度愛明諾夫獎等獎項。美國藝術與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外籍成員。

現任清華大學副校長。

  • 中文名
    施一公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南鄭州市
  • 出生日期
    1967年5月5日
  • 職業
    科學家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霍普金斯大學
  • 其他成就
    賽克勒國際生物物理學獎

人物經歷

施一公施一公

1967年,施一公出生在河南鄭州小郭庄。1972年,離開小郭庄,全家搬往200公裏之外的駐馬店鎮。1984年畢業于河南省實驗中學,並獲全國高中數學聯賽一等獎(河南省第一名),保送至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系,1989年提前一年畢業,獲得學士學位。

1995年獲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分子生物物理博士學位,隨後在美國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進行博士後研究。

1998年—2008年,歷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終身教授、Warner-Lambert/Parke-Davis講席教授。

2008年,婉拒了美國霍華德休斯醫學中心(HHMI)研究員的邀請,全職回到清華大學工作,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教授、博導。

2013年4月25日當選為美國藝術與科學學院院士;4月30日 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2013年12月19日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2013年9月13日,瑞典皇家科學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授予清華大學施一公教授2014年度愛明諾夫獎(Gregori Aminoff Prize) 。

2014年12月9日施一公以校長助理身份,會見匈牙利羅蘭大學校長巴納·德布勒森一行。

2014年12月11日證實,施一公教授已出任清華大學校長助理。

2015年08月,施一公擬出任清華大學副校長。

2015年09月,施一公出任清華大學副校長。

主攻方向

主要運用結構生物學和生物化學的手段研究腫瘤發生和細胞凋亡的分子機製,集中于腫瘤抑製因子和細胞凋亡調節蛋白的結構和功能研究;

重大疾病相關的膜蛋白結構與功能的研究;

細胞內生物大分子機器的結構與功能研究。

主要成就

施一公施一公

在普林斯頓大學,他運用結構生物學、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學手段,研究癌症發生和細胞凋亡的分子機製。迄今為止,他在國際權威學術雜志發表學術論文百餘篇,其中作為通訊作者在《細胞》發表11篇、《自然》發表7篇、《科學》發表3篇,這些工作系統地揭示了哺乳動物、果蠅和線蟲中細胞凋亡通路的分子機理,已有若幹研究成果申請專利,用于治療癌症的葯物研發。

2003年,由于在細胞凋亡和TGF-信號傳導等領域的傑出工作,破解了這一類生命科學之謎,當時年僅36歲的施一公獲得全球生物蛋白研究學會頒發的“鄂文西格青年研究家獎”,成為這一獎項設立17年以來首位獲獎的華裔學者。

2005年,當選華人生物學家協會會長。

2010年,施一公獲賽克勒國際生物物理學獎。賽克勒國際生物物理學獎(THE RAYMOND & BEVERLY SACKLER INTERNATIONAL PRIZE IN BIOPHYSICS)是由賽克勒夫婦捐贈設立,自2006年以來,每年獎勵兩到三位在國際生物物理學領域做出卓越成就、年齡在45歲以下的傑出科學家。

2013年4月30日,清華大學施一公教授當選2013年美國科學院外籍院士。此前2013年4月25日,他還當選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外籍院士。耶魯大學終身冠名教授鄧興旺陳雪梅、楊薇等三名華裔美籍科學家,當選美國科學院新科院士。

2014年3月31日,施一公獲瑞典皇家科學院愛明諾夫獎,獎勵他過去15年運用X-射線晶體學在細胞凋亡研究領域做出的傑出貢獻。施一公是首位獲得該獎的中國科學家。

2014年4月3日在瑞典皇家科學院年會的頒獎典禮上,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施一公獲得2014年愛明諾夫獎,並成為首位獲得該獎的中國科學家。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為施一公頒獎,以獎勵其在過去15年間運用X射線晶體學在細胞凋亡研究領域作出的傑出貢獻。據介紹,愛明諾夫獎由瑞典皇家科學院于1979年設立,用以獎勵在晶體學領域作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該獎項每年頒給不超過3名科學家,施一公是2014年該獎項唯一獲獎人。施一公是國際著名結構生物學家。自1998年以來,他領導的實驗室主要結合X射線晶體結構生物學和生物化學手段,系統研究了細胞凋亡的發生和調控機製。他們的科研成果不僅清晰地揭示了細胞凋亡通路中的一系列分子過程,基于該研究的一項專利成果也已被轉化為治療癌症的新葯進入二期臨床試驗。

2015年12月8日,在《自然》雜志舉辦的“2015科研·創新·創業國際研討會”上,施一公被授予2015年《自然》傑出導師獎。

2016年3月25日,“影響世界華人盛典”在北京清華大學舉行,施一公獲“影響世界華人大獎” 。

主要作品

(Representative Publications)

細胞凋亡領域

Programmed cell death (apoptosis):

1.Shiqian Qi, Yuxun Pang, Qi Hu, Qun Liu, Hua Li, Yulian Zhou, Tianxi He, Qionglin Liang, Yexing Liu, Xiaoqiu Yuan, Guoan Luo, Huilin Li, Jiawei Wang, Nieng Yan, and Yigong Shi (2010). Crystal structure of the Caenorhabditis elegans apoptosome reveals an octameric assembly of CED-4. Cell 141, 446-457.

施一公施一公

2.Jong W. Yu, Philip D. Jeffrey, and Yigong Shi (2009). Mechanism of procaspase-8 activation by c-FLIPL.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6, 8169-8174. Epub 2009 May 4.

3.Nieng Yan, Jijie Chai, Eui Seung Lee, Lichuan Gu, Qun Liu, Jiaqing He, Jia-Wei Wu, David Kokel, Huilin Li, Quan Hao, Ding Xue, and Yigong Shi (2005). Structure of the CED-4/CED-9 complex provides insights into programmed cell death in Caenorhabditis elegans. Nature 437, 831–837.

4.Stefan J. Riedl, Wenyu Li, Yang Chao, Robert Schwarzenbacher, and Yigong Shi (2005). Structure of the apoptotic protease activating factor 1 (Apaf-1) bound to ADP. Nature 434, 926–933.

5.Nieng Yan, Lichuan Gu, David Kokel, Jijie Chai, Wenyu Li, Aidong Han, Lin Chen, Ding Xue, and Yigong Shi (2004). Structural, Biochemical and Functional Analyses of CED-9 Recognition by the Pro-apoptotic Proteins EGL-1 and CED-4. Mol. Cell 15, 999–1006.

6.Stefan J. Riedl and Yigong Shi (2004).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caspase regulation during apoptosis. Nature Review – Mol. Cell. Biol. 5, 897–907.

7.Nieng Yan, Jia-Wei Wu, Jun R. Huh, Jijie Chai, Wenyu Li, Bruce A. Hay, and Yigong Shi (2004).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DrICE inhibition by DIAP1 and removal of inhibition by Reaper, Hid, and Grim. Nature-Structural & Molecular Biology 11 (5), 420–428.

8.Yigong Shi (2004). Caspase Activation: Revisiting the Induced Proximity model. Cell 117, 855–858.

9.Jijie Chai, Nieng Yan, Jun R. Huh, Jia-Wei Wu, Wenyu Li, Bruce A. Hay, and Yigong Shi (2003). Molecular mechanism of Reaper/Grim/Hid-mediated suppression of DIAP1-dependent Dronc ubiquitination. Nature-Structural Biology 10, 892-898.

10.Eric N. Shiozaki, Jijie Chai, Daniel J. Rigotti, Stefan J. Riedl, Pingwei Li, Srinivasa M. Srinivasula, Emad S. Alnemri, Robert Fairman, and Yigong Shi (2003). Mechanism of XIAP-mediated Inhibition of Caspase-9. Mol. Cell 11, 519-527.

11.Yigong Shi (2002). Mechanisms of Caspase Activation and Inhibition During Apoptosis (commissioned review article). Mol Cell 9, 459-470.

12.Jijie Chai Qi Wu, Eric Shiozaki, Srinivasa M. Srinivasula, Emad S. Alnemri, and Yigong Shi (2001). Crystal Structure of a Caspase Zymogen: Mechanisms of Activation and Substrate Binding. Cell107, 399-407.

13.Jia-Wei Wu, Amy Cocina, Jijie Chai, Bruce Hay, and Yigong Shi (2001). Structural Analysis of a Functional DIAP1 Fragment Bound to Grim and Hid Peptides. Mol. Cell 8, 95-104.

14.Jijie Chai, Eric Shiozaki, Srinivasa M. Srinivasula, Qi Wu, Pinaki Datta, Emad S. Alnemri, and Yigong Shi (2001). Structural Basis of Caspase-7 Inhibition by XIAP. Cell 104, 769-780.

15.Stephen W. Fesik and Yigong Shi (2001). Controlling the Caspases. Science 294, 1477-1478.

16.Geng Wu, Jijie Chai, Tomeka Suber, Jia-Wei Wu, Chunying Du, Xiaodong Wang, and Yigong Shi (2000). Structural Basis of IAP Recognition by Smac/DIABLO. Nature408, 1008-1012.

17.Jijie Chai, Chunying Du, Jia-Wei Wu, Saw Kyin, Xiaodong Wang, and Yigong Shi (2000). Structural and Biochemical Basis of Apoptotic Activation by Smac/DIABLO. Nature 406, 855-862.

18.Hongxu Qin, Srinivasa M. Srinivasula, Geng Wu, Emad S. Alnemri, Yigong Shi (1999). Structural Basis of Procaspase-9 Recruitment by the Apoptotic Protease Activating Factor 1. Nature 399, 549-557.

膜蛋白結構與功能領域 Membrane protein structure and function:

1.Peng Zhang, Jiawei Wang, and Yigong Shi (2010).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of the S component of a bacterial ECF transporter. Nature 468, 717-720. Epub 2010 Oct 24.

2.Xiang Gao, Lijun Zhou, Xuyao Jiao, Feiran Lu, Chuangye Yan, Xin Zeng, Jiawei Wang, and Yigong Shi (2010). Mechanism of substrate recognition and transport by an amino acid antiporter. Nature 463, 828-832. Epub 2010 Jan 20.

3.Yi Wang, Yongjian Huang, Jiawei Wang, Chao Cheng, Weijiao Huang, Peilong Lu, Ya-Nan Xu, Pengye Wang, Nieng Yan, and Yigong Shi (2009). Structure of the formate transporter FocA reveals a pentameric aquaporin-like channel. Nature 462, 467-472.

4.Xiang Gao, Feiran Lu, Lijun Zhou, Shangyu Dang, Linfeng Sun, Xiaochun Li, Jiawei Wang, and Yigong Shi (2009).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of an Amino Acid Antiporter. Science 324, 1565-1568. Epub 2009 May 28.

5.Xiaochun Li, Boyuan Wang, Lihui Feng, Hui Kang, Yang Qi, Jiawei Wang, and Yigong Shi (2009). Cleavage of RseA by RseP requires a carboxyl-terminal hydrophobic amino acid following DegS cleavage.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6, 14837-42 [Epub 2009 August 18].

6.Liang Feng, Hanchi Yan, Zhuoru Wu, Nieng Yan, Zhe Wang, Philip D. Jeffrey, and Yigong Shi (2007). Structure of a Site-2 Protease Family Intramembrane Metalloprotease. Science 318, 1608-1612.

7.Zhuoru Wu, Nieng Yan, Liang Feng, Adam Oberstein, Hanchi Yan, Rosanna P. Baker, Lichuan Gu, Philip D. Jeffrey, Sinisa Urban, and Yigong Shi (2006). Structural analysis of a rhomboid family intramembrane protease reveals a gating mechanism for substrate entry. Nature Structural & Molecular Biology 13, 1084-1091. 2006 Nov 10; [Epub ahead of print].

蛋白去磷酸化酶領域

Protein phosphatase 2A (PP2A):

施一公施一公

1.Yigong Shi (2009).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of Protein Serine/Threonine Phosphatases. Cell 139, 468-484.

2.Yongna Xing, Zhu Li, Yu Chen, Philip D. Jeffery, and Yigong Shi (2008). Structural Mechanism of Demethylation and Inaction of Protein Phosphatase 2A. Cell 133, 154-163.

3. Yu Chen, Yanhui Xu, Qing Bao, Yongna Xing, Zhu Li, Zheng Lin, Jeffry Stock, Philip P. Jeffrey, Yigong Shi (2007) Structural and biochemical insights into the regulation of protein phosphatase 2A by small t antigen of SV40. Nature Struct Mol Biol. 14(6), 527-34. Epub 2007 May 27.

4.Yanhui Xu, Xing Yongna, Yu Chen, Yang Chao, Zheng Lin, Eugene Fan, Jong W. Yu, Stefan Strack, Philip D. Jeffrey, and Yigong Shi (2006). Structure of the Protein Phosphatase 2A Holoenzyme. Cell 127, 1239–1251.

5.Xing Yongna, Yanhui Xu, Yu Chen, Philip D. Jeffrey, Yang Chao, Zheng Lin, Zhu Li, Stefan Strack, Jeffry B Stock, and Yigong Shi (2006). Structure of Protein Phosphatase 2A Bound to Tumor-inducing Toxins. Cell 127, 341-352.

6.Yang Chao, Yongna Xing, Yu Chen, Yanhui Xu, Zheng Lin, Zhu Li, Philip D. Jeffrey, Jeffry B. Stock and Yigong Shi (2006).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of the Phosphotyrosyl Phosphatase Activator. Mol. Cell 23, 535-546.

蛋白降解與質量控製領域 Protein degradation and quality control:

1.Feng Wang, Ziqing Mei, Yutao Qi, Chuangye Yan, Siheng Xiang, Qi Hu, Jiawei Wang, and Yigong Shi. (2010) Structure and mechanism of the hexameric MecA-ClpC molecular machine. Nature,2011 Mar 2. [Epub ahead of print].

2.Fan Zhang , Zhuoru Wu, Ping Zhang, Geng Tian, Daniel Finley, and Yigong Shi (2009). Mechanism of substrate unfolding and translocation by the regulatory particle of the proteasome from Methanocaldococcus jannaschii. Mol Cell 34, 485-496.

3.Fan Zhang , Min Hu, Geng Tian, Ping Zhang, Daniel Finley, Philip D. Jeffrey, and Yigong Shi (2009). Structural insights into the regulatory particle of the proteasome from Methanocaldococcus jannaschii. Mol Cell 34, 473-484.

4.Nieng Yan and Yigong Shi (2007). Allosteric Activation of a Bacterial Stress Sensor. Cell 131, 441-443.

5.Min Hu, Lichuan Gu, Muyang Li, Philip D. Jeffrey, Wei Gu, and Yigong Shi (2006). Structural Basis of Competitive Recognition of p53 and MDM2 by HAUSP/USP7: Implications for the Regulation of the p53/MDM2 Pathway. PloS Biology 4, e27.

6.Min Hu, Pingwei Li, Ling Song, Philip D. Jeffrey, Tatiana A. Chenova, Keith D. Wilkinson, Robert E. Cohen, and Yigong Shi (2005). Structure and mechanisms of the proteasome-associated deubiquitinating enzyme USP14. EMBO J. 24, 3747-3756. Epub 2005 Oct. 6.

7.Min Hu, Pingwei Li, Muyang Li, Wenyu Li, Tingting Yao, Jia-Wei Wu, Wei Gu, Robert E. Cohen, and Yigong Shi (2002). Crystal Structure of a UBP-family Deubiquitinating Enzyme in Isolation and in Complex with Ubiquitin Aldehyde. Cell 111, 1041-1054.

SMAD蛋白信號轉導領域

SMAD proteins in TGF-b signaling:

1.Yigong Shi and Joan Massagué (2003). Mechanisms of TGF-b signaling from Cell Membrane to the Nucleus. (commissioned review article) Cell 113, 685-700.

2.Jia-Wei Wu, Ariel R. Krawitz, Jijie Chai, Wenyu Li, Fangjiu Zhang, Kunxin Luo, and Yigong Shi (2002). Structural Mechanism of Smad4 Recognition by the Nuclear Oncoprotein Ski: Insight on Ski-Mediated Repression of TGF-b Signaling. Cell 111, 357-367.

3.Jia-Wei Wu, Min Hu, Jijie Chai, Morgan Huse, Carey Li, Saw Kyin, Robert Fairman, Tom Muir, Joan Massagué, and Yigong Shi (2001). Crystal Structure of a Phosphorylated Smad2: Recognition of Phosphoserine Motif and Insights on Smad Function in TGF-b Signaling. Mol. Cell 8, 1277-1289.

4.Geng Wu, Ye-Guang Chen, Barish Ozdamar, Cassie Gyuricza, P. Andrew Chong, Jeffrey L. Wrana, Joan Massagué, and Yigong Shi (2000). Structural Basis of Smad2 Recruitment by the Smad Anchor for Receptor Activation (SARA). Science 287, 92-97.

5.Yigong Shi, Yan-Fei Wang, Lata Jayaraman, Haijuan Yang, Joan Massagué, and Nikola Pavletich (1998). Crystal Structure of A Smad MH1 Domain Bound to DNA: Insights on DNA-binding in TGF-b Signaling. Cell, 94, 585-594.

6.Yigong Shi, Akiko Hata, Joan Massagué and Nikola P. Pavletich (1997) A structural basis for mutational inactivation of the tumour suppressor Smad4. Nature 388, 87-93.

家庭生活

施一公的妻子也是清華大學生物系的大學部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博士,他們有一雙龍鳳胎兒女。

人物事件

美國留學

施一公施一公

1990年初,施一公赴美深造,在全美一流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攻讀生物物理學及化學博士學位。

施一公初到美國時,最先發現的差距就是英語不行。他給自己規定每天背25個新單詞。科研上,他勤思苦幹,持之以恆。有一次,系主任兼實驗室導師自認為發現了一個生物物理學中重大理論突破,激動地向學生們演示。施一公當場敏銳地指出導師在一個演算上的錯誤。從此,導師對他刮目相看。畢業時,導師公開宣布“施一公是我最出色的學生”。

自信心的重建,給施一公註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他的科研能力迅速提高。1997年4月,他還未完成博士後研究課題,就被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聘為助理教授。此後,普林斯頓大學給他提供了面積達200平方米的實驗室和近50萬美元的啓動基金。在當時,這樣的待遇是很多人都無法企及的。良好的科研條件和機製為施一公提供了施展才華的空間。短短9年間,他就獲得了普林斯頓大學最高級別的教授職位,並很快成為學校分子生物學系的領軍人物。

志願回國

2008年2月,40歲的國際著名結構生物學家、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終身講席教授施一公,全職回到中國,受聘為清華大學終身教授、並出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醫學研究院副院長。

施一公(左)施一公(左)

他說:“普林斯頓大學是美國最適合做研究的地方,從條件上講,如果隻從科研角度出發的話,我確實沒有必要回清華,我回清華的目的不隻是為了做科研。我回來的根本目的是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個重要環節。我覺得現在的大學生缺乏理想,缺乏一種無論出現什麽情況都不會放棄的東西。我想,如果引導正確的話,清華大學一定會有這樣的一批學生,他們在為自己奮鬥的同時,心裏還裝著一些自己之外的東西,以天下事為己任,驅使他們往前走,一定會有一批人這樣做。如果這樣,20或30年後,當我從清華退休時,我會很滿意的。

曾在普林斯頓大學施一公的實驗室讀博士生和博士後的顏寧,如今清華生物系任教。她佩服地說:“施一公常常結合自己豐富的經歷,給海外的中國學子講愛國,他就像是我們的輔導員,說出來的話讓我們更信服,而不是唱高調。他是真正的赤子,他回國到清華工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清華,施教授開始了事業的新征程。他每天都工作16個小時以上,不知疲倦地忙碌著。他說:“回到清華後,我每天早上都很激動,又是新的充實的一天,又可以做很多事情。當你很有理想、心情愉快的時候,就覺得特別有勁。”  

盡管清華已盡其所能地為施一公的科研提供便利條件,但仍無法與他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條件和環境相比。在普林斯頓,他直接可以在超凈台面上做實驗,而回到清華,他必須建立專門的細胞間。

但這些毫不影響他回到祖國的興奮與激情,他每周都爬一次香山,每次都從北門最陡的地方爬上去。“第一次爬的時候花了 近兩個小時,累得不行。現在,直上直下2300多個台階,半個小時就爬上去。他有時就想,回國不一定有多累、多艱苦,這點累是一種享受。就像大學時練體育,沒有什麽困難是不能克服的。”他說。

經歷攀登的艱辛,山頂總會有無盡的風光。如果僅僅因為科研,施一公不會回來。他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

施教授說:“中國的科技和教育體製、中國大學的科研和教學,都與美國一流大學有相當的差距,中國正在為此而努力。我會發自內心地為清華、為中國科技和教育體製的進一步發展付出更多。”

他在國外時就為中國的科研體製等建言獻策。他還關註中國一流大學的發展,他認為:“世界一流大學,隻有兩個共同特點:一是有一支世界一流的教授隊伍,二是有一個適合一流教授隊伍生活工作和學習的軟環境。”

施一公正與清華的同事們做一個長遠的規劃,利用清華有限的資金和空間,精打細算找出一些發展前景廣闊的生命科學學科和專業方向,並利用他的號召力,吸引更多世界優秀人才加入。

在回國時,他給普林斯頓大學校長的信中寫道:“我回到清華,對普林斯頓大學的貢獻會比身在普林斯頓大得多。我希望將來能進行更多的學生交流活動,使普林斯頓、耶魯、哈佛等這些名校的大學部生有機會到清華來、到中國來,因為這三所大學的學生很多都是美國未來的領導者,我希望美國這些優秀的人才在年輕的時候能在中國待上一段時間,真正了解中國。”

他說:“現在很多人缺乏理想,缺少那種無論出現什麽情況都不會放棄的精神。”他希望自己能在清華為大學部生開設一門思想政治課,用他在國外曲折而真實的經歷,激發同學們的愛國主義情感。

“再過二三十年後,當我在清華退休時,看到自己有那麽多的學生成為理想遠大、影響社會甚至影響世界的人,那將是多麽快樂的一件事啊!”施一公充滿希望地說。

成長軼事

施一公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畢業于哈爾濱工業大學,母親畢業于北京礦業學院,施一公的名字帶著深深的時代烙印:父母親給他取名“一公”,希望他“一心為公”。1985年,施一公被保送到清華生物系,成為清華大學生物系復系後的首屆大學部生。清華園裏的施一公學習成績年年名列全年級第一。1989年,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績提前一年畢業。在出色完成生物系課程的同時,他還獲得了數學系的學士學位

施一公註重全面發展,他永遠充滿激情,永遠樂觀,永不服輸。在高中期間,他就練習長跑,練過的項目從800米到1500米,再到3000米。進入清華後,由于長跑隊隻招收專業運動員,施一公便轉練競走,從5000米到1萬米。他還在校運動會上創下全校競走項目的紀錄。一直到1994年,在他大學畢業五年後,這個紀錄才被打破。

施一公後來回憶道:“1萬米競走要繞操場走25圈,每走一圈都要打一次鈴,提醒你必須要堅持。這不僅是一個體育項目,還是意志品質的鍛煉,這種鍛煉讓我在以後的學習和工作中都受益匪淺。

然而,面對廣闊的事業發展前景,面對優越的生活條件,施一公卻作出了一個讓許多人為之驚訝而敬佩的決定:放棄這一切,全職回國,回到母校清華。在他看來,“愛國是最樸素的感情,有誰不愛自己的母親呢?”

曾在普林斯頓大學施一公的實驗室讀博士生和博士後的顏寧,現在清華生物系任教。她佩服地說:“施一公常常結合自己豐富的經歷,給海外的中國學子講愛國,他就像是我們的輔導員,說出來的話讓我們更信服,而不是唱高調。他是真正的赤子,他回國到清華工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清華,施教授開始了事業的新征程。他現在每天都工作16個小時以上,不知疲倦地忙碌著。他說:“回到清華後,我每天早上都很激動,又是新的充實的一天,又可以做很多事情。當你很有理想、心情愉快的時候,就覺得特別有勁。”

他還是像學生時代那樣充滿激情,隻是談到家庭時,會有一些愧疚。由于兒子的病需要在美國治療到明年年底,支持他回國的妻子明年才能回國與他團聚,他對家庭的照顧太少了。

盡管清華已盡其所能地為施一公的科研提供便利條件,但仍無法與他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條件和環境相比。在普林斯頓,他直接可以在超凈台面上做實驗,而回到清華,他必須建立專門的細胞間。

但這些毫不影響他回到祖國的興奮與激情,他每周都爬一次香山,每次都從北門最陡的地方爬上去。“第一次爬的時候花了 近兩個小時,累得不行。現在,直上直下2300多個台階,半個小時就爬上去。他有時就想,回國不一定有多累、多艱苦,這點累是一種享受。就像大學時練體育,沒有什麽困難是不能克服的。”他說。

經歷攀登的艱辛,山頂總會有無盡的風光。如果僅僅因為科研,施一公不會回來。他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

施一公施一公

施教授說:“中國的科技和教育體製、中國大學的科研和教學,都與美國一流大學有相當的差距,中國正在為此而努力。我會發自內心地為清華、為中國科技和教育體製的進一步發展付出更多。”

他在國外時就為中國的科研體製等建言獻策。他還關註中國一流大學的發展,他認為:“世界一流大學,隻有兩個共同特點:一是有一支世界一流的教授隊伍,二是有一個適合一流教授隊伍生活工作和學習的軟環境。”

施一公目前正與清華的同事們做一個長遠的規劃,利用清華有限的資金和空間,精打細算找出一些發展前景廣闊的生命科學學科和專業方向,並利用他的號召力,吸引更多世界優秀人才加入。

在回國時,他給普林斯頓大學校長的信中寫道:“我回到清華,對普林斯頓大學的貢獻會比身在普林斯頓大得多。我希望將來能進行更多的學生交流活動,使普林斯頓、耶魯、哈佛等這些名校的大學部生有機會到清華來、到中國來,因為這三所大學的學生很多都是美國未來的領導者,我希望美國這些優秀的人才在年輕的時候能在中國待上一段時間,真正了解中國。”

他說:“現在很多人缺乏理想,缺少那種無論出現什麽情況都不會放棄的精神。”他希望自己能在清華為大學部生開設一門思想政治課,用他在國外曲折而真實的經歷,激發同學們的愛國主義情感。

“再過二三十年後,當我在清華退休時,看到自己有那麽多的學生成為理想遠大、影響社會甚至影響世界的人,那將是多麽快樂的一件事啊!”施一公充滿希望地說。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