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 -語言

方言

方言,是語言的變體,根據性質,方言可分地域方言社會方言,地域方言是語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別而形成的變體,是全方言民語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語言發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會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會成員因為所在職業階層年齡性別、文化教養等方面的社會差異而形成不同的社會變體。例如<犯扯,犯貧,犯病,>之類的很多城市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話都是比較有特點的。

  • 中文名稱
    方言
  • 外文名稱
    Dialect
  • 讀音
    Fāngyán
  • 分類
    語言的變體

基本簡介

一些語言學者認為,所謂“方言”和“語言”的區別基本上是任意的,遭到其他很多語言學者反對,並提出種種不同的判斷標準,這些不同的判準卻常常會產生不一致的結論。一般來說,所有的方言實際上都可以被稱作或視作語言(相互之間關系親緣較近的語言可以互稱為對方的方言,而相互之間親緣關系遙遠,在形成和發展歷史上相關性較小的語言則不可互稱為對方的方言。)

在實際操作中,個別語言之所以為“方言”,通常是由于以下的原因:

缺少適當的書面語,語言未達到準確描述的程度;語言使用者沒有屬于自己的國家;這些語言受到歧視; 同一民族(或國家)擁有多個語言系統。以下對語言學者幾種比較常用的“方言與語言比較”的判別方式進行討論,並進一步指出這些判準在實際套用上的困難。在一些情況之下,對于語言和方言的界定,已不僅是語言學層面上的問題了。

註意:“所謂“方言”和“語言”的區別基本上是任意的”,指的是,一種語言(口音),如濟南話,可以稱其為一種方言,同時也可以稱其為一種語言,而不可理解為,任何一種語言,可以稱作另一種語言的方言,判定一種語言是否另一種語言的方言,要從語系歸屬,文法,同源詞等多方面考量,同時兼顧一些政治等其他因素。

方言綜述

漢語方言俗稱地方話,隻通行于一定的地域,他不是獨立于民族語之外的另一種語言,而隻是局部地區使用的語言。現代漢語各方言大都是經歷了漫長的演變過程而逐漸形成的。形成漢語方言的要素很多,有屬于社會、歷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人口的遷移,山川地理的阻隔等;也有屬于語言本身的要素,如語言發展的不平衡性,不同語言的相互接觸、相互影響等。

方言

方言雖然隻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本身卻也有一種完整的系統。方言都具有語音結構系統、辭彙結構系統和文法結構系統,能夠滿足在地區社會交際的需要。同一個民族的各種地方方言這個民族的共同語,一般總是表現出“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語言特點。一般情況下,民族共同語總是在一個發言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根據性質,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會方言,地域方言是語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別而形成的變體,是全民語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語言發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會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會成員因為在職業、階層、年齡、性別、文化教養等方面的社會差異而形成不同的社會變體。

在我國現代幾大漢語方言中,北方方言可以看成是古漢語經過數千年在廣大北方地區發展起來的,而其餘方言卻是北方居民在歷史上不斷南遷逐步形成的。在早期的廣大江南地區,主要是古越族的居住地,他們使用古越語,與古漢語相差很遠,不能通話。後來,北方的漢人曾有幾次大規模的南下,帶來不同時期的北方古漢語,分散到江南各地區,于是逐步形成現在彼此明顯不同的六大方言。現各方言之間差異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北方漢語與南方古越語在彼此接觸之前,其內部就有各自的地區性方言;二是北方漢語南下的時間不同,自然不同時候南下的漢語本身就不相同;三是南方各方言分別在一定獨特環境中發展。

漢族社會在發展過程中出現過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統一,因而使漢語逐漸產生了方言。

現代漢語有各種不同的方言,它們分布的區域很廣。現代漢語各方言之間的差異表現在語音、辭彙、文法各個方面,語音方面尤為突出。一些國內學者認為多數方言和共同語之間在語音上都有一定的對應規律,辭彙、文法方面也有許多相同之處,因此它們不是獨立的語言。國外學者認為,各方言區的人互相不能通話,因此它們是獨立的語言,尤其是閩方言中的各方言。根據方言的特點,聯系方言形成和發展的歷史,以及目前方言調查的結果,可以對現代漢語的方言進行劃分。當前我國語言學界對現代漢語方言劃分的意見還未完全一致,大多數人的意見認為現代漢語有七大方言。

我國人口較多,比較復雜,所以講不通的方言分區處理分析。按照現代通俗的分發,現代漢語方言可分為七大方言區。即北方方言(官方方言)、吳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客家方言、閩方言和粵方言。

同時,在復雜的方言區內,有的還可以再分列為若幹個方言片(又成為次方言),甚至再分為“方言小片”明知道一個個地點(某事、某縣、某鎮、某村)的方言,就叫做地方方言。如廣州話、長沙話等。

代表方言

方言名稱  方言代表

官話方言  北京話

東北方言  東北話

吳方言  蘇州話

贛方言  南昌話

湘方言  湘鄉話

客家方言  福建長汀話、廣東梅縣話

閩方言  閩北話、閩東話、閩中話、閩南話、客家話、莆仙話

粵方言  廣州話

蜀方言  四川話

官話方言

官話方言,是現代漢民族共同語的基礎方言,以北京話為代表,內部一致性較強。在漢語各方言中它的分布地域最廣,使用人口約佔漢族總人口的73%。

分布在北南文化線(通州縣東-南通市東-長江-靖江市北-長江-鎮江市東-丹陽縣西-金壇縣西-溧陽縣西-溧水縣南-高淳縣北-廣德縣-郎溪縣-宣城市-蕪湖縣北-繁昌縣-南陵縣東-銅陵縣-銅陵市東-青陽縣東南-石台縣北-彭澤縣-湖口縣南-九江市南-瑞昌市-長江-黃石市-武漢市南-長江-臨湘縣-常德市-沅江-懷化市-靖州縣-通道縣-永州-郴州-桂林東-賀州-柳州南-河池南-百色)以北的全部漢族居住區。

官方言的明顯特點包括:丟失了大部分的中古輔音韻尾。中古漢語中的“-p,-t,-k,-m,-n,-ng,-h(束喉音)”現在已經隻剩下“-n,-ng”。同時,與其他方言相比,北方話的聲調較少。(這是因為北方話中隻有平聲區分陰陽。)因此,北方方言包含了大量的同音字以及相應產生的復合詞。這在其它方言中比較少見。

官話一般分為八大區:

蘭銀官話、中原官話(中部官話)、西南官話、江淮官話、膠遼官話、冀魯官話、北京官話、東北官話。

膠遼官話分布在山東半島、遼東半島

冀魯官話分布在河北省、山東省西部、內蒙古寧城縣

北京官話分布在北京、河北省北部、內蒙古赤峰市

東北官話分布在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北部、內蒙古東北部。

蘭銀官話細分為8片:銀川市,石嘴山市-平羅-陶樂-賀蘭-永寧-青銅峽-靈武-吳忠市-中寧-同心-中衛,寧夏鹽池縣,蘭州市-榆中-民勤,永登-皋蘭,古浪-天祝,河西走廊(除敦煌和景泰),烏魯木齊市-昌吉州-博爾塔拉州-阿勒泰市與青河縣-塔城(除托裏、布克賽爾)-哈密。

中原官話分布在遠古華夏族的傳統居住區,今隴海線南北。蘇州市吳江縣菀坪鎮、宣城市以東部分鄉村、皖南廣德縣、浙江長興縣屬于中原官話孤島。中原官話又細分為河南方言、關中方言東府話、關中方言西府話、秦隴方言、隴中方言、南疆方言。

西南官話包括十一片:四川省、重慶市、湖北省西部十九縣市、湖南省西北部、陝西省南部的留壩-佛坪-寧陝-鎮坪-嵐皋-紫陽-石泉-鎮巴-寧強、甘肅省文縣碧口鎮;瀘州市-宜賓市-樂山市-西昌市、貴州省銅梓-仁懷-沿河-印江、雲南省大關-綏江-水富,內江市-自貢市-仁壽縣-富順縣,雅安市-石棉縣,雲南省西北部下關-劍川-賓川-洱源-雲龍-麗江市;雲南西部的大理-保山-潞西;雲南省東中部的昆明-昭通-曲靖-玉溪-楚雄-個舊-開遠、貴州省貴陽市-安順市、四川省寧南縣;貴州省北部以遵義-六盤水-畢節為中心的二十七縣市、雲南省威信-彝良-鎮雄、重慶市秀山縣、湖南省芷江-懷化-鳳凰-新晃-吉首;貴州省東南部鎮遠-岑鞏-黎平-錦屏-台江、湖南省靖州-通道;貴州省南部凱裏-都勻-貴定縣;湖北省北部的襄樊-十堰-丹江口-老河口-隨州;武漢、湖南省臨湘縣;湖南省南部永州、郴州;廣西壯族自治區以柳州-桂林-百色-河池為中心的五十六個縣市;海南省昌江縣-東方市-儋州市-三亞市的部分地區所講的軍話。西南官話與江淮官話的分界線在廣水縣-安陸縣-應城縣-黃陂-黃岡市-鄂州市-蘄春縣一線以西以南。

商周秦漢時期,洞庭湖還屬于原始漢語與藏緬語、苗瑤語、融合而形成的楚語,永嘉亂後,遷入湖北的秦雍流人(陝西甘肅以及山西一部分)有六萬,出現了西南官話的最初雛形。安史之亂後,十倍于土著的北方移民入洞庭湖北部,沖擊、涵化並最終取代了當地的楚語,奠定了西南官話的基礎。

江淮官話分布在淮河和北南文化線之間,福建南平城關、長樂縣洋嶼村屬于江淮官話孤島。江淮官話與中原官話方言分界線如下:連雲港臨洪河口-東海縣浦南鎮-東海黃川-東海白塔埠-東海平明-東海房山-東海安峰-新沂黑埠-沭陽陰平(潼陽)-沭陽顏集鎮方圩村-沭陽悅來-宿遷關廟-宿遷丁嘴-泗陽倉集-泗陽屠園-泗洪曹廟-泗洪金鎖-泗洪重崗-泗洪上塘-泗洪峰山南-宿州—淮北—淮河-鳳陽縣南-蚌埠市西南-淮河-霍邱縣東-金寨縣南。

北京官話覆蓋面包括了整個北京市,河北北部、內蒙古部分地區,明成祖遷都北京以後逐漸取代南方官話成為中國官方的主流語言。南北朝時期開始,中原雅音南移,作為中國官方語言的官話逐漸分為南北兩支。元朝以北京為大都,元朝統一全中國,以北京音作為天下通語標準音,北京話第一次成為中國的標準音。明朝成立後,以南京官話為漢語標準語,明朝永樂年間建都北京時從南京北調40萬人口,超過北平原有人口,清朝定都北京後大批滿人進入北京,舊北平話逐漸演變形成了北京話。清雍正六年設“正音書館”,以北京官話為標準語,在全國推行,以後北京官話逐漸取代南京官話成為中國官場主流的標準語,有人也稱之為北方官話,和被稱為南方官話的南京官話相對應。清末進行國語編審,民國初年擬定國音,“京國之爭”以後實行以北京官話為基礎的新國音,自此以北方官話為藍本的國語(國語)成為中國官方標準語言。隨著現代教育、傳媒的普及發達,當代的北京官話- 國語,在華語圈有向各種方言滲透的趨勢。

詳細介紹

中國吳方言

分布在上海市、江蘇省長江以南鎮江以東地區(不包含鎮江)、南通的小部分、浙江的大部分。典型的吳方言代表是蘇州話。使用人數大約為總人口的8.4%,佔漢族總人口數的7.2%。

吳語內部分為太湖片(北部吳語,包括蘇南、上海及浙江湖州、嘉興、杭州紹興寧波一帶,以上海話或蘇州話為代表)、台州片(浙江台州一帶)、婺州片(浙江金華一帶)、處衢片(浙江衢州麗水一帶)、甌江片(浙江溫州一帶)、宣州片(安徽南部部分地區)。其中安徽西南部和浙江西部受贛方言影響,浙江南部保留了較多古代百越語特征,以至不能和作為典型吳語的太湖片吳語通話。其主要特點為:

1.保留了古漢語全清、次清、全濁聲母三分,其中全濁聲母一般讀作濁音,如大多數地點古端、透、定三母讀/t/、/th/、/d/。大多數地點古三個鼻音韻尾合並為一個(一般為-ng);為了適應吳語快語速的需要,三個入聲韻尾亦合並為一個喉塞音。

2.吳語是以單母音為主體的方言。國語中,ai,ei,ao,ou等都是雙母音韻母,發音的時候聲音拖得很長,而且口部很松,而吳語恰好相反,一般來說,對應國語ai,ei,ao,ou的音,在吳語中分別是?/&oslash;,e,?,o,都是單母音,並且發音的時候口形是比較緊的。不少鼻音韻變為鼻化母音,甚至不帶鼻化。

3.聲調按清濁分為兩組,一般有七到八個,但上海市區隻有六個。

4. 吳語具有漢語中獨一無二的廣式連續變調系統。形象地說,在講吳語的時候,一句話,或者一個短語,隻有第一個字是保持了其原本的聲調,後面的字,根據第一個字的聲調(甚至在不少時候,首字也要發生聲調變化),以及說話者想要表達的意思,改變了聲調的高低和走向,稱作變調。這種變調是廣泛存在的,即變調可能超越了句子、短語或者辭彙等語音單位而存在,所以稱為廣式連續變調。同時,這種變調是有傾向性的,即將原先不平整的聲調,變成平整的,而且同時以詞、短語為單位,加強了詞裏面的字,或者短語 裏面的字之間的聯系關系,使得看上去像一個整體,所以又被非正式地稱為連讀變調。

中國客家方言

在中國南方的客家人中廣泛使用,主要包括廣東東部、北部、福建西部、福建漳州南部的平和、南靖、雲霄、詔安部分地方存在不少客家鎮、村,有客家人幾十萬,江西、廣西、湖南、四川等省也有使用客家方言。使用受漳州話影響的客家話。江西南部、廣西東南部、台灣桃園、新竹、苖粟三縣、四川、浙江等地,以梅縣話為代表。客家人是從中原遷徙到南方的,雖然居住分散,但客家方言仍自成體系,內部差別不太大。而雖然是一種南方方言,但客家話是在北方移民南下影響中形成的,客家話因而保留了一些中古中原話的特點。客家話不僅限于漢族客家人使用,在畲族中也廣泛使用。使用客家話的人口大約佔總人口的4%,佔漢族總人口的3.6%

客家話由于分布區域廣闊,且不少分布區是丘陵和山區,交通不便,形成多種不同的客家方言。在方言劃分上,中國大陸、台灣、海外並不統一。中國大陸學界傳統上將客家話分為南北兩大片,各含若幹片,每個片下細分若幹小片。台灣則根據“名從主人”的原則,將客家話按行政管理機構進行劃分,每個行政機構的客家話採用其語言部門的權威劃分方法。

大陸客家話劃分:

1.南部大片包括(粵台片、粵中片、粵北片、東江在地片、潮汕片、潮漳片和粵桂瓊片)

2.北部大片包括(贛州片、汀州片、寧龍片、于桂片、銅鼓片和川湘片)

3.未分片的方言島。

台灣客家語劃分:

四縣語、海陸話(新竹腔)、大埔話(東勢腔)、饒平話、詔安話、汀州話、永定話和豐順話。

中國閩方言

閩語,或稱閩方言,在福建、台灣廣東東部潮汕地區及西南部的雷州半島、海南廣西東南部、浙江東南部溫州地區一部分等地以及東南亞的一些國家使用。由于閩語的內部分歧比較大,通常分為閩北語(以建甌話為代表)、閩東話(以福州話為代表)、閩南語(以閩台片之廈門話與台灣通行腔為代表);莆田方言(莆仙方言)、閩中話、潮汕話、雷州話、海南文昌話均屬于閩語系分支。閩語保留了大量的古代漢語,閩語是所有方言中唯一不完全與中古漢語韻書存在直接對應的方言。閩語中影響力較大的是閩北語、閩南語。閩語的主要語音特征包括:古濁聲母多數讀為不送氣清音;聲母“知”組讀同“端”組;部分的“匣”母讀同“群”母;輕重唇不分(沒有f-、v-等聲母);連讀變調較為發達,部分地區有其他連讀變音現象;文白異讀非常豐富,文讀與白讀有體系性的差別。閩語受到歷史上不同時期古漢語音韻的反復多次重疊。其中閩語被學術界認為是最接近上古漢語的現代漢語方言。中國使用閩語的人口總數為5507萬人。

方言

中國粵方言

粵語方言傳統上叫“廣府話,一般通稱“粵語”,在地人又稱之為“白話”,外地人習慣叫做“廣東話”。以廣州話為代表,主要用于廣東省中部、西南部、海南省部分地方、廣西壯族自治區、香港澳門和海外部分華人中間。粵語聲調非常復雜,廣州話有9個聲調。同時也是保留中古漢語特征較完整的方言之一,包含p,t,k,m,n,ng六種輔音韻尾。粵語內部的分歧不大。使用粵語的人口大約站漢族總人口的4%,據估計,全球約有8000萬人左右使用粵語方言。目前粵語已經成為澳大利亞第四大語言,加拿大第三大語言,美國第三大語言。此外,粵語亦是唯一除國語外在外國大學有獨立研究之中國漢語,亦是唯一除國語外擁有完善文字系統的漢語,可以完全使用漢字和粵語字表達。

方言

廣東省、廣西通行粵方言縣市表

方言片通行地區代表方言
粵海片
(廣府片)
廣州、佛山、肇慶、深圳、雲浮、清遠、惠州、韶關、香港、澳門廣州話
四邑片台山、恩平、開平、新會、鬥門、江門、鶴山部分地區台山話
香山片中山、珠海(鬥門除外)石岐話
莞寶片東莞、深圳寶安區、香港新界部分地區莞城話
高雷片湛江、茂名、高州、信宜、化州、電白、廉江、徐聞高州話
桂南片內含邕潯粵語,廣西南寧市、橫縣、平南一帶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區南寧話
梧州片廣西梧州、大安、丹竹、武林、桂平、金田、蒼梧、賀州一帶梧州話
勾漏片廣西玉林及貴港兩市13個縣市一帶(除平南縣、桂平縣城外)沒有
欽廉片廣西欽州、合浦、浦北、防城、靈山、北海一帶沒有

中國湘方言

在湖南使用。分布在湖南省大部分地區(西北角出外),通常被分為老和新兩類。新湘語在演化過程中受到較多官話和贛語的影響。湘方言以長沙話(新)及婁邵片(老)為代表,使用者約佔總人口的5%。新湘語以長沙話為中心,向四周擴散,特點為方言舌音,後鼻音丟失,及ch/q不分、h/f不分、sh/x不分、ong/eng不分等。包括長沙話,岳陽話,益陽話,株洲話,湘潭話等。老湘語包括衡陽話,湘鄉話,邵陽話等,如湘鄉話分布在湘鄉、雙峰、婁底、漣源四縣市,整體發音基本一致。新湘語通行在長沙等較大城市,受北方方言的影響較大。湘方言使用人口約佔漢族總人口的3.2%。

中國贛方言

贛語,又稱贛方言,古稱傒語。主要用于江西大部、湖南東部,安徽西南部等地。使用人數約為使用人口約5148萬(詳情見圖,早先3000萬的資料是不夠準確的),是漢語七大方言區之一。

方言

江西省內通行贛方言的有60 多個縣市。

包括南昌、景德鎮(城區)、萍鄉和宜春、撫州、井岡山三地區的各縣市:南昌、新增、安義、靖安、奉新、高安、宜豐、銅鼓(也有人認為通行客家方言)、上高、萬載、分宜、新餘、清江、豐城、進賢、東鄉、臨川、金溪、資溪、南城、黎川、崇仁、宜黃、樂安、南豐、新幹、峽江、永豐、吉水、吉安、泰和、永新、蓮花、安福、寧岡、遂川、萬安;上饒、九江兩地區的大多數縣市:波陽、餘幹、萬年、鷹潭、貴溪、餘江、弋陽、橫峰、鉛山、樂平、永修、德安、星子、都昌、彭澤、武寧、修水;贛州地區的廣昌、石城、寧都、興國、于都、瑞金、會昌等縣也有使用贛方言的鄉鎮。

此外,通行贛方言的還有湖南省東界的13個縣:臨湘、平江、瀏陽、醴陵、攸縣、茶陵、酃縣、桂東、汝城、常寧、資興、安仁,有人認為岳陽、永興也屬贛方言區;福建省西北部的4個縣市:邵武、光澤、建寧、泰寧、將樂;湖北省東南部與江西省連界的8個縣:通城、蒲圻、崇陽、通山、陽新、鹹寧、嘉魚、大冶;安徽省西南部安慶地區的望江、東至、宿松、懷寧、太湖、潛山、岳西、桐城等縣的方言,據初步了解,也和贛方言相近,目前歸屬未定,可能也將劃歸贛方言。

方言

中國其它方言

下面的幾種方言是否構成獨立的大方言區,現在尚有爭議。

晉語:在山西絕大部分以及陝西北部、河北西部、河南西北部、內蒙古河套地區等地使用。

平話:在廣西的部分地區使用.相傳為宋朝時駐守廣西的平南軍講的山東話。是北方方言的分支。

徽語:又稱徽州話,或認為屬于吳語。

官話發展

漢族的先民開始時人數很少,使用的漢語也比較單純。後來由于社會的發展,居民逐漸向四周擴展,或者集體向遠方遷移,或者跟異族人發生接觸,漢語就逐漸地發生分化,產生了分布在不同地域上的方言。漢語方言分布區域遼闊,使用人口在9億以上。

官話方言通稱北方方言,即廣義的北方話,一般所謂"大北方話"。在漢語各大方言中,官話方言有它突出的地位和影響。近1000年來,中國許多優秀的文學作品,從唐宋白話到元曲到明清小說,都是在北方話的基礎上創作的,再加以北京為中心的北方話通行地區從元代以來一直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高度集中的心髒地帶,向來官場上辦事交際,都使用北方話,因而有"官話"的名稱。實際上它是漢語各方言區的人共同使用的交際語言,現在全國推行的國語,就是在"官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

通行地域官話方言通行于長江以北各省全部漢族地區;長江下遊鎮江以上、九江以下沿江地帶;湖北省除東南角以外的全部地區;廣西省北部和湖南省西北角地區;雲南、四川、貴州三省少數民族區域以外的全部漢族地區。此外,在非官話方言區中。還有少數由于歷史原因而形成的官話方言島。如海南島崖縣、儋縣的"軍話",福建南平城關的"土官話",長樂洋嶼的"京都話"等。使用人口7億以上。

分區官話方言內部按其語言特點一般可以分為4個支系,即4個方言片(或稱4個次方言):華北官話、西北官話、西南官話和江淮官話。

華北官話即狹義的北方話,它通行于北京、天津兩市,河北、河南、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等省以及內蒙古自治區的一部分。其中東北三省和河北省的方言最接近民族共同語──國語。山東、河南的官話各有特色,近來有的語言學者認為可以另立膠遼官話和中原官話兩支。其中中原官話包括山東、河南部分地區以及長江以北的徐州、阜陽、陝西的西安、山西的運城等地區。

西北官話通行于山西、陝西、甘肅等省以及青海、寧夏、內蒙古的一部分地區。新疆漢族使用的語言也屬西北官話。山西及其毗鄰陝北部分地區、河南省黃河以北地區保留古入聲字,自成入聲調,不同于一般西北官話,也不同于華北官話,近來有學者認為可根據"有入聲"這一特點另立"晉語",從官話方言中獨立出來。與此同時,有學者提出西北官話作為官話方言的一支,範圍宜縮小到隻包括甘肅蘭州、寧夏銀川等地的方言,改稱"蘭銀官話"。陝西方言有三:陝北話,陝南話和關中話。我們通常所指的陝西方言既陝西話、關中話。陝西話屬于中原官話,為其的一個分支,代表方言為西安方言。又分為關中方言東府話和關中方言西府話。前者包括西安市、銅川市、鹹陽市、渭南市、商洛市下屬商州-洛南-丹鳳-山陽、陝北的宜川-黃龍-洛川-宜君-黃陵-富縣、甘肅東部、山西運城-臨汾、河南靈寶一代,後者包括寶雞市。陝北話屬于秦晉方言,陝南話大部屬于巴蜀方言(西南官話)。這裏講的陝西方言特指陝西話,即以西安話為標準的,是秦腔的標準唱音。

西南官話通行于湖北省大部分地區(東南部、東部除外)、雲南、貴州、四川三省漢族地區以及湖南、廣西兩省北緣地帶。西南官話地域遼闊,但內部比較一致。 

江淮官話俗稱下江官話,通行于安徽省長江兩岸地區,江蘇省長江以北大部分地區(徐州一帶除外),長江南岸鎮江以上、南京以下地區,以及江西省沿江地帶。江淮官話是官話方言中內部分歧較大、語言現象較為復雜的一支。其中皖南徽州一帶方言,有許多與眾不同的特點,歷來不少語言學家認為可以從官話方言中分出,獨立為皖南方言或徽州方言。

語言特征

①塞音和塞擦音聲母大都有清聲送氣與清聲不送氣之分,而沒有清聲與濁聲的對立,反映出清聲母多而濁聲母少的特點。古全濁聲母字在現代官話方言各支系中幾乎都念為清聲母字,很少例外。一般古全濁平聲念送氣清聲母,古全濁仄聲念不送氣清聲母。

韻母方面最突出的特點是輔音韻尾比較少。

③聲調方面最突出的特點是調類的數目比較少。除江淮官話、華北官話中河南黃河以北地區、西北官話中山西南端、陝西的陝北及內蒙古西部部分地區有入聲調外,其餘各地官話大都沒有入聲調。整個官話方言區的聲調以4~5個為最多,尤以4個聲調最普遍,少于4個或多于5個的都比較少。古四聲中,平、上、去三聲在各地官話中的分化、發展情況大體相似,即:古平聲清聲母字各官話大都念為陰平,如包、周、基、夫、甘、尊、當、江、光等;古平聲濁聲母字各地官話大都念為陽平,如爬、徒、鋤、奇、條、林、沉、群、同、紅等;古上聲清聲母和次濁聲母字各地官話大都念為上聲,如補、早、膽、粉、黨、井、榜、選、暖、染、老等;古上聲全濁聲母字和古去聲字,各地官話多念去聲,如古上聲全濁聲母字部、父、道、憤、蕩和古去聲字過、怕、步、帶、共、耀等。古入聲字在官話方言中的念法比較復雜,除江淮官話及西北官話中山西、陝西部分地區、華北官話中黃河以北河南省部分地區保留入聲自成調類外,其餘入聲調消失的各地官話,古入聲字的歸屬各不相同。大致說來,華北官話跟北京話一樣,入聲消失後入聲調的字分派平、上、去各聲,即所謂"入派三聲":全濁聲母入聲字歸陽平,次濁聲母入聲字歸去聲,清聲母入聲字分派到陰平、陽平、上聲、去聲各調中去;少數地方(如濟南、大連)與北京略有不同:古入聲清聲母字或全歸陰平(如濟南),或全歸上聲(如大連)。西北官話沒有入聲的地方古入聲調字的分派有兩種情況:或是古全濁聲母入聲字歸陽平,其餘歸陰平,如西安;或是古全濁聲母入聲字歸陽平,其餘歸去聲,如蘭州。西南官話古入聲字的分派最為劃一:隻要是古入聲字,不論聲母是什麽,一律念陽平調,幾乎沒有例外。

語言文化

語言文化遺產有特別重要的保護價值。這首先在于語言文化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雙重屬性:它既是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載體,其本身也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語言是特定族群文化的重要部分,體現著一個族群對世界的基本認知方式和成果,通常被當作構成一個民族的標志性元素之一;同時,語言作為其他文化的載體,承載著一個族群在長期的歷史過程中積累的大量文化信息。在中國,各少數民族語言的存活是保護少數民族文化遺產的基礎,漢語的各種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載體…和表現形式,也是國語健康發展的資源和保障。這些關于語言的文化價值的基本論點已經有不少文獻論述,限于篇幅,此處不加詳論,僅引述著名作家王蒙的一段生動的表述。王蒙曾說到維吾爾語是如何復雜難學而又曲折精妙,並進一步談到對語言的見解:“真是怎麽復雜怎麽來呀!而它們又是那樣使我傾心,使我迷戀。它們和所有的能歌善舞的維吾爾人聯結在一起。……我欣賞維吾爾語的鏗鏘有力的發音,欣賞它的令人眉飛色舞的語調,欣賞它的獨特的表達程式……一種語言並不僅僅是一種工具,而且是一種文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群,是一種生活的韻味,是一種奇妙的風光,是自然風光也是人文景觀。”這段話是作家基于自己的直感而談的,不是學術語言,但是其見解很接近我們對語言文化遺產的界定和對語言文化價值的理解。

著名學者周海中教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語言是人類文化的載體和重要組成部分;每種語言都能表達出使用者所在民族的世界觀、思維方式、社會特徵以及文化、歷史等,都是人類珍貴的無形遺產;當一種語言消失後,與之對應的整個文明也會消失。當今處于弱勢的民族語言正面臨著強勢語言、全球化、網際網路等的沖擊,正處于逐漸消失的危險;因此,有關機構和語言學界都應該採取積極而有效的措施,搶救瀕臨消失的民族語言。保護少數民族語言和漢語方言,有利于人類文明的傳承與發展,也有利于民族團結、社會安定。

世界方言

印歐語系

印歐語系是 世界上分布最廣泛的 語系之一。 非洲、美洲 、亞洲 、歐洲和大洋洲 的大部分國家 都採用印歐語系的語言作為母語 或官方語言 。印歐語系包括約443種(SIL 統計)語言 和方言 ,使用人數大約有30億。

歷史

針對亞歐各種不同的語言,18世紀威堉·瓊斯爵士首先提出“原始印歐語”皠存在。他發現當時人類已知最古老的誠言其中四種拉丁語 、希臘語、梵文 和波斯語之間有相似之處。後來19世紀初德國的弗朗茲·葆樸對此理論進行了系統皠論證。19世紀時,學者通常將這系語言??為“印度-日耳曼語系”,有時候也疊“雅利安語系”。但後來人們逐漸發珠歐洲大多數語言與此都有關聯,名稱習轉變為 印歐語。一個明顯的例子是: 梵文和 立陶宛語及拉脫維亞語 的古口語方言 之間有很強的相似性。這些語言共吠的假想祖先稱作 原始印歐語。關于這個語言的起始地(Urheimat)@今日的學者同意兩種說法:一是黑海咠裏海北方的幹草原(見庫爾幹),二是安納托利亞。支持庫爾幹假說的將這種語言的時頓推算在公元前約4000年左右;支持安納??利亞假說的將時間要再往前推好幾千 ??(見印度-赫梯語 )。

語言特點

印歐語系各語言原來都是屈折語 ,原始的印歐語的名詞有3個性,3個敠和8個格的變化(例如俄語這個特點儲存得比較完好);廣泛利砨詞綴 和詞幹母音音變來表達文法 意義;名詞 和大部分形容詞 有格 、性 和數 的變化;動詞 有時態 、語態 和語體 的變化,主語和動詞在變化中互相呼應。另外,印枻語系各語言的詞都有重音 。但是許多語言,例如 英語形態已經簡化,轉向了 分析語。

顎音類和噝音類語言

印歐語系下的語言經常劃分為顎音類語言 和噝音類語言 ,劃分依據是三個原始軟顎音 的不同發音。顎音類語言中,唇軟顎音 和純軟顎音之間的區別消失,同時將砬顎化軟顎音噝擦音化。噝音類語言中砸反,硬顎化軟顎音和純軟顎音之間的堀別消失。大致來講,“東部”語言映顎音類,包括 印度-伊朗語族、 波羅的語族- 斯拉夫語族等;“西部”語言是噝音類,包括 日爾曼語族、 義大利語族、 凱爾特語族等。顎音類-噝音類的等語線處在希臘語族和亞美尼亞語 之間,同時希臘語也有一些噝音類的砹征。有一些語言可能兩類都不屬于,契如安納托利亞語族 、吐火羅語族,可能還有 阿爾巴尼亞語。總之,這種兩分法是屬于“並系”?或近源,paraphyletic)的,也就是說並旬有存在過“原始噝音語”或“原始顎頳語”,但是發音變化是在很久之前(堧約在公元前第三個千年內)現在已經碎跡的後原始印歐語言中隨地域逐漸傳栭的

分類

印歐語系各語言包括:

日耳曼語族

- 日耳曼語族

- 東日耳曼語支

- 哥德語(已消亡)

- 克裏米亞哥德語

- 汪達爾語

- 勃艮第語

- 倫巴底語

- 北日耳曼語支( 斯堪的納維亞語支)

- 西斯堪的納維亞語言

- 挪威語

- 冰島語

- 法羅語

- 諾恩語

- 東斯堪的那維亞語言

- 丹麥語

- 挪威語

- 瑞典語

- 西日耳曼語支

- 盎格魯-弗裏西亞語

- 盎格魯語

-

- 英語

-

- 蘇格蘭語

- 弗裏西語

-

- 西弗裏西語

-

- 北弗裏西語

- 低地日耳曼語

- 低地法蘭克語

-

- 荷蘭語

-

- 西佛萊芒語

-

- 東佛萊芒語

-

- 南非荷蘭語

-

- 林堡語

- 低地德語

- 東弗裏西語

- 高地日耳曼語

- 德語

- 盧森堡語

- 阿勒曼尼語

- 奧地利-巴伐利亞語

- 意第緒語

義大利語族

- 義大利語族(公元 1世紀時 拉丁語主宰了此語族下其他語言,衍生出 羅曼語族)

- 奧斯坎-翁布裏亞語支

- 索布語

- 拉丁語

- 羅曼語族

- 東羅曼語支

- 羅馬尼亞語、 摩爾多瓦

- 南羅曼語支

- 科西嘉語

- 薩丁尼亞語

- 義大利-西羅曼語支

- 義大利語

- 西西裏

- 威尼斯語

- 法語

- 瓦龍語

- 弗留利語

- 拉汀語

- 羅曼什語

- 葡萄牙語

- 加利西亞語

- 阿斯圖裏亞斯語

- 西班牙語

- 加泰羅尼亞語

-

- 巴倫西亞語

- 歐西坦語

-

- 普羅旺斯語

凱爾特語族

- 凱爾特語族

- 大陸凱爾特語支(已滅絕)

- 高盧語

- 南阿爾卑高盧語

- 加拉提亞語

- 凱爾特伊比利亞語

- 海島凱爾特語支

- 蓋爾亞支(北支)

- 愛爾蘭語

- 蘇格蘭蓋爾語

- 曼島語( 馬恩語)

- 布立吞亞支(南支)

- 坎伯蘭語

- 皮克特語

- 威爾士語

- 布列塔尼語

- 康瓦爾語

波羅的語族

- 波羅的語族

- 西波羅的語支

- 古普魯士語

- 東波羅的語支

- 古普魯士語

- 立陶宛語

- 拉脫維亞語

- 瑟羅尼亞語

- 斯米伽聯語

斯拉夫語族

- 斯拉夫語族

- 東斯拉夫語支

- 俄語

- 白俄羅斯語

- 烏克蘭語

- 羅塞尼亞語

- 西斯拉夫語支

- 拉丁-法利希語支

- 波蘭語

- 卡舒比語

- 捷克語

- 斯洛伐克語

- 南斯拉夫語支

- 東部亞語支

- 保加利亞語

- 馬其頓語

- 古教會斯拉夫語

- 西部亞語支

- 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語

- 克羅埃西亞語

- 塞爾維亞語

- 波斯尼亞語

- 斯洛維尼亞語

印度-伊朗語族

- 印度-伊朗語族

- 印度-雅利安語支

- 古語言

- 梵語

- 巴利語

- 東部語言

- 阿薩姆語

- 孟加拉語

- 奧裏亞語

- 比哈爾語

- 博傑普爾語

- 邁蒂利語

- 北部語言

- 尼泊爾語

- 西北部語言

- 達爾德語支

- 克什米爾語

- 科瓦語

- 希納語

- 信德語

- 西旁遮普語

- 中部語言

- 古吉拉特語

- 印地語

- 馬拉地語

- 旁遮普語(東旁遮普語)

- 烏爾都語

- 羅姆語(吉普賽語)

- 僧伽羅-馬爾地夫語言

- 僧伽羅語

- 迪維希語(馬爾地夫語)

- 奴利斯塔尼語支

- 伊朗語支

- 東伊朗語言

- 阿維斯陀語

- 奧塞梯語

- 普什圖語

- 帕米爾語

- 西伊朗語言

- 達利語(拜火教)

- 俾路支語

- 庫爾德語

- 波斯語

- 塔吉克語

希臘語族

- 希臘語族

- 阿提卡希臘語

- 古希臘語

- 通俗希臘語

- 旁狄希臘語

- Yevanic

- 多立克希臘語

- Tsakonian

阿爾巴尼亞語

- 阿爾巴尼亞語

亞美尼亞語

- 亞美尼亞語

安納托利亞語族

- 安納托利亞語族(已滅絕)

- 西台語

- 盧維語

- 呂底亞語

吐火羅語族

- 吐火羅語(已滅絕)

- 吐火羅語A(焉耆語)

- 吐火羅語B(龜茲語)

非印歐語系的歐洲語言

大多數歐洲語言屬于印歐語系,也朠一些獨立在外。

- 烏拉爾語系:包括匈牙利語 、愛沙尼亞語 、芬蘭語 和薩米語(即拉普蘭語)。

- 高加索語系:包括東北高加索語系 、 西北高加索語系和南高加索語系

- 伊特魯裏亞語:孤立,已滅絕。馬爾他語和土耳其語 是今日歐洲的語言,但起源不在歐洲?馬爾他語大部分繼承自阿拉伯語,土耳其語則屬于突厥語族。

各國方言

美國方言

美國各地有方言,而且美國人和熟悉英語的人很容易聽出來其中幾種主要的。但這些方言之間的區別沒有中國各個方言之間的區別大(中國各個方言是一個語言的多個方言還是一個語系的不同語言在國外的學術界有爭論,中國出于國家統一的原因認為是一個語言不同方言),美國不同方言的人可以很容易地交流。其區別可能和中國的東北話、北京話這樣:一聽就能聽出來,但互相除了個別辭彙之外可以聽懂。

美國英語方言(不算英語非母語的人說的英語,比如我們說的中式英語)中最大的有:新英格蘭方言(以所謂波士頓口音為代表,電視劇《Cheers》),紐約方言(電視劇《Seinfeld》),南方方言(有比較“土”的名聲,電影《阿甘正傳》,比爾·柯林頓、小布希),中大西洋沿岸方言,中西部方言、西部方言(加州口音,美國英語的國語),等等。

非洲裔美國人(黑人)大部分人說的所謂“黑人英語”和南方方言接近,但包含各個方言的因素。

這些方言合稱美國英語。它和英國英語、澳洲英語、蘇格蘭英語等發音之間的差別比國內各方言之間的區別更大。

義大利語族

義大利語方言:

(1)主要方言:

西西裏島方言(本語言是現代義大利語的最初的原始形式,它對現代義大利語的發展起到了關鍵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西西裏島方言又被細分為以下方言:

★托斯卡納方言(Tuscia dialect ,本語言是最接近標準義大利語的語言之一,但是本語言仍然和標準義大利語有差別)

托斯卡納方言又被細分為以下方言:

翁布裏亞方言(Umbrian dialects)

馬奇方言(Marchigiano)

羅馬方言(Romanesco)

Laziale

★翡冷翠方言(本語言是最接近標準義大利語的語言之一,但是本語言仍然和標準義大利語有差別)

★羅馬方言(Romanesco,本語言是最接近標準義大利語的語言之一,但是本語言仍然和標準義大利語有差別)

★翁布裏亞方言(Umbrian dialects)

★馬奇方言(Marchigiano)

★科西嘉方言(Corsican,本語言是一種法語方言)

(2)其他方言:

米蘭方言

薩丁尼亞島方言

波倫亞方言(Bolognese)

卡拉布裏亞方言(Calabrian)

維尼提亞語(Venetic,一種古義大利語言, 現已滅絕)

都靈方言(Turin)

日耳曼語族

[一]英語方言:

這裏所指的英語方言,是指英國本土的方言土語,以下這些英語方言與標準英語無論在文法上,還是在語序和單詞的拼寫上都有重大的差異,一般可以認為這些英語方言與標準英語是2種完全不同的語言,不僅如此這些英語方言甚至在時態方面與標準英語有重大的差異。

所以要區別像美國英語這樣的英語類型,因為美國英語和英國英語雖然有一定的差異但它不象以上這些英語方言一樣,美國英語和英國英語是可以相通的,而以上這些英語方言就不可能了。

North  

Cheshire

Cumbrian dialect

Humberside

Lancastrian

Mancunian

Northeast   

Geordie (Newcastle upon Tyne)

Mackem (Sunderland)

Pitmatic (Durham and Northumberland)

Yorkshire (also known as Tyke)

Scouse (Merseyside)

Midlands

East Midlands

West Midlands

Black Country English

Brummie (Birmingham)

Potteries

South   

East Anglian

Estuary English

Cockney

Multicultural London English

West Country   

Scotland

Scottish English

Wales

Welsh English

North East English a toned down Scouse/Manchester accent

Pembrokeshire dialect

Ireland

Hiberno-English

Yola dialect

Mid Ulster English

Isle of Man

Manx English

Channel Islands

Guernsey English

Jersey English

Malta

Maltenglish

相關信息

方言與國語

國語就是現代漢民族共同語,是全國各民族通用的語言。國語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文法規範。

“國語”這個詞早在清末就出現了。1902年,學者吳汝綸去日本考察,日本人曾向他建議中國應該推行國語教育來統一語言。在談話中就曾提到“國語”這一名稱。1904年,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學日本時,曾與留日學生組織了一個“演說聯系會”,擬定了一份簡章,在這份簡章中就出現了“國語”的名稱。1906年,研究切音字的學者朱文熊在《江蘇新字母》一書中把漢語分為“國文”(文言文)、“國語”和“俗語”(方言),他不僅提出了“國語”的名稱,而且明確地給“國語”下了定義:“各省通行之話。”上世紀三十年代瞿秋白在《鬼門關以外的戰爭》一文中提出,“文學革命的任務,決不止于創造出一些新式的詩歌小說和戲劇,它應當替中國建立現代的國語的文腔。”“現代國語的新中國文,應當是習慣上中國各地方共同使用的,現代‘人話’的,多音節的,有結尾的……”

“國語”的定義,解放以前的幾十年一直是不明確的,也存在不同看法。新中國成立後,1955年10月召開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和“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期間,漢民族共同語的正式名稱正式定為“國語”,並同時確定了它的定義,即“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1955年10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為促進漢字改革、推廣國語、實現漢語規範化而努力》的社論,文中提到:“漢民族共同語,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國語。”1956年2月6日,國務院發出關于推廣國語的指示,把國語的定義增補為“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文法規範。” 這個定義從語音、辭彙、文法三個方面明確規定了國語的標準,使得國語的定義更為科學、更為周密了。其中,“國語”二字的涵義是“普遍”和“共通”的意思。

國語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文法規範”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這是在1955年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和現代漢語規範問題學術會議上確定的。這個定義實質上從語音、辭彙、文法三個方面提出了國語的標準,那麽這些標準如何理解呢?

“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指的是以北京話的語音系統為標準,並不是把北京話一切讀法全部照搬,國語並不等于北京話。北京話有許多土音,比如:老北京人把連詞“和(he)”說成“han”,把“蝴蝶(hudie)”說成“hudiěr”,把“告訴(gaosu)”說成“gaosong”,這些土音,使其他方言區的人難以接受。另外,北京話裏還有異讀音現象,例如“侵略”一詞,有人念“qīn lue”、也有人念成“qǐn lue”;“附近”一詞,有人念“fujin”,也有人念成“fǔjin”,這也給國語的推廣帶來許多麻煩。從1956年開始,國家對北京土話的字音進行了多次審訂,製定了國語的標準讀音。因此,國語的語音標準,當前應該以1985年公布的《國語異讀詞審音表》以及1996年版的《現代漢語詞典》為規範。

就辭彙標準來看,國語“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指的是以廣大北方話地區普遍通行的說法為準,同時也要從其他方言吸取所需要的詞語。北方話詞語中也有許多北方各地的土語,例如北京人把“傍晚”說成“晚半晌”,把“斥責”說成“呲兒”,把“吝嗇”說成“摳門兒”;北方不少地區將“玉米”稱為“棒子”,將“肥皂”稱為“胰子”,將“饅頭”稱為“饃饃”。所以,不能把所有北方話的辭彙都作為國語的辭彙,要有一個選擇。有的非北方話地區的方言詞有特殊的意義和表達力,北方話裏沒有相應的同義詞,這樣的詞語可以吸收到國語辭彙中來。例如“搞”、“垃圾”、“尷尬”、“噱頭”等詞已經在書面語中經常出現,早已加入了國語辭彙行列。國語所選擇的辭彙,一般都是流行較廣而且早就用于書面上的詞語。近年來,國家語委正在組織人力編寫《現代漢語規範詞典》,將對國語辭彙進一步作出規範。

方言是語言的變體,根據性質,方言可分地域方言和社會方言,地域方言是語言因地域方面的差別而形成的變體,是全民語言的不同地域上的分支,是語言發展不平衡性而在地域上的反映。社會方言是同一地域的社會成員因為在職業、階層、年齡、性別、文化教養等方面的社會差異而形成不同的社會變體。

地域方言和社會方言的異同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察。

二者的相同點:第一,都是語言分化的結果,是語言發展不平衡性的體現;第二,都沒有全民性特點,社會方言通行于某個階層,地域方言通行于某個地域,當然,就地域而言,地域方言在一定的範圍內是有一定的全民性的;第三,都要使用全民語言的材料構成。

好處

1.方言是一種獨特的民族文化,它傳承千年,有著豐厚的文化底蘊。

2.人們現在已經開始有意識的保護歷史文化,如保護國粹國劇,保護民族傳統節日等。

3普及國語固然重要,但是我們卻不能因此而廢棄方言,拋棄民族的藝術。

4.中國是有著56個民族的多民族國家,地廣物博,幅員遼闊。而尊重個民族及地方人民則是保證祖國統一的必要條件,尊重人民,首先要尊重他們的文化。

5.國語作為人與人之間交流溝通的工具,普及固然重要,而方言作為文化藝術,蘊含著濃厚的民族特色,也應被保護,二者並不矛盾。

6.某種程度上來說,方言更能代表地區文化特色,方言是一種社會現象。方言所體現的地方特色是國語無法比擬的,例如東北方言,其簡潔、生動、形象,富于節奏感的特色,與東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當吻合

方言與文學

中國現代語言的革命是以文學革命為發端的。提倡“詩界革命”的黃遵憲早在1868年(同治七年)就寫有這樣的詩句:“我手寫我口,古豈能拘牽?即今流俗語,我若等簡編,五千年後人,驚為古斕斑。”③黃遵憲提倡文學創作中口語與書面文字的一致,把“流俗語”看作詩歌流芳百世的典範。俗語包含在方言之中。方言是地方語言,它是一種語言的地方變體。某一地區的方言與全民族語言總是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同時各地方言在在語音、辭彙、文法方面也存在著一定的差異。俗語則是流行于民間,在民眾口頭中常用的一些定型的通俗語句,包括諺語、俚語、歇後語等。俗語往往地方色彩很濃,所以有些俗語也即是方言詞語,兩者很難截然分開。因此許多方言匯釋的著作都兼收俗語。魯迅先生在《門外文談》中說“方言土語,很有些意味深長的話,我們那裏叫‘煉話’,用起來是很有意思的。恰如文言的用古典,聽者也覺得趣味津津。”黃遵憲對“流俗語”的推崇倍至,確實不無道理。常言道:“最幹凈的水是泉水,最精練的話是諺語。”又聞“諺語--語言中的鹽。”文學大師門從來沒有鄙視過方言土語。

幾乎與黃遵憲同時的梁啓超也主張採用言文一致的“俗語文體”。他認為“自宋以來,實為祖國文學之大進化。何以故?俗語文學大發達故。宋後俗語文學有兩大派,其一則儒家、禪家之語錄,其二則小說也。小說者,決非以古語之文體而能工者也。”而且“苟欲思想之普及,則此體非徒小說家當採用而已,凡百文章,莫不有然。”④裘廷梁還歸納出了“白話”的“八益”,即“省日力”、“除驕氣”、“免枉讀”、“保聖教”、“便幼學”、“煉心力”、“少棄才”和“便貧民”,⑤很明顯都是針對作品的思想內容和語文工具改革而言的。

五四時期的白話文運動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先導和標志,它同樣先是一場文學革命。“言文一致”依然是它的宗旨。那麽,這時的“白話”是否就是常說的“官話”呢?似乎不是。錢玄同說過“我們提倡新文學,自然不單是改文言為白話便算了事。惟第一步,則非從改用白話做起不可。”⑥胡適的“八事”中“四曰不避俗字俗語(不嫌以白話作詩詞)”。到1918年,胡適致錢玄同的《論小說及白話韻文》的一封信中,曾將“白話”的語言特點,歸納為三條:

“(一)白話的‘白’,是戲台上‘說白’的‘白’,是俗語‘土白’的‘白’。故白話即是俗語。”

“(二)白話的‘白’,是‘清白’的‘白’,是‘明白’的‘白’。白話但須要‘明白如話’,不妨夾幾個明白易曉的文言字眼。”

“(三)白話的‘白’是‘黑白’的‘白’。白話便是幹幹凈凈沒有堆砌塗飾的話,也不妨夾幾個明白易曉的文言字眼。”⑦

由此可見,胡適所謂的“白話”或“話”是從口語的角度提出的,“白話”對立著文言,卻包容著方言。胡適並沒有明確區別方言和共同語。胡適認為“方言未嘗不可入文。如江蘇人說‘像煞有介事’五個字,我所知的各種方言中竟無一語可表示這個意思。”⑧對“國語”與“方言”的關系,胡適還有著獨到的、發人深思的見解:“國語不過是最優勝的一種方言;今日的國語文學,在多少年前,都不過是方言文學。正因為當時的人肯用方言作文學,敢用方言作文學,所以一千多年之中積下了不少的活文學。其中那最有普遍性的部分,遂逐漸被公認為國語文學的基礎。……國語的文學從方言文學裏出來,仍需要向方言的文學裏去尋它的新材料、新血液、新生命。”⑨……有了國語的文學,方才有文學的國語。……有了文學的國語,方才有標準的國語。(《建設的文學革命論》)。“方言的文學也是這樣的。必須先有方言的文學作品,然後可以有文學的方言。有了文學的方言,方言有了多少寫定的標準,然後可以繼續產生更豐富更有價值的方言文學。”⑨由胡適等人的觀點看,方言與國語在文學中的作用幾乎平列,兩者之間互相補充,互相促進,共同為文學的繁榮努力。

文學地位

從文學史上的經典作品看,幾乎每一部作品都涉及某一地方言或幾地方言的運用。在以話本為其雛型的明清白話小說中有許多方言成分,這是眾所周知的。了解這些方言成分不僅對于欣賞作品的內容大有幫助,並且在考證小說的作者、籍貫、成書過程、版本優劣等方面往往能提供重要的線索。

方言文學倘若指各地民間歌謠戲曲曲藝,那自然是源遠流長;倘以小說而論,真正的方言小說則在清末興起。明清白話作品中有許多方言成分,這是不言而喻的。胡適說:“從文學的廣義著想,我們更不能不依靠方言了。文學要能表現個性的差異:乞婆、娼女人人都說司馬遷、班固的古文固是可笑的,而張三、李四人人都說《紅樓夢》、《儒林外史》的白話,也是很可笑的。古人早已見到這一層,所以魯智深和李逵都打著不少的土話,《金瓶梅》裏的重要人物更以土話見長。評話小說如《三俠五義》《小五義》都有意夾用土話。”⑨其實《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三言》、《二拍》、《儒林外史》、《說岳全傳》等作品中儲存的當時大量的口語資料,既反映了近代漢語的發展概貌,也說明了方言在文學作品中所佔有的特殊地位。在清末之前純粹用方言來寫作的小說並不多見,其中影響較大的有用北京話寫的有文康的《兒女英雄傳》、石玉昆的《七俠五義》;用揚州話寫的有鄒必顯的《飛跎子傳》;用蘇州話寫的有韓子雲的《海上花列傳》和張春帆的《九尾龜》(限于對白);用北部吳語寫的有張南庄的《何典》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