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瑀

方瑀

方瑀(1943年4月14日-),祖籍海寧 ,生于重慶,因結婚冠夫姓而成為連方瑀。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夫人。

  • 中文名
    連方瑀
  • 性別
  • 出生時間
    1943年4月14日
  • 原名
    方瑀
  • 出生地
    重慶
  • 原籍
    海寧
  • 身份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夫人
  • 丈夫

個人簡介

連方瑀,女。1943年生于重慶。

方瑀方瑀

1946年隨父親方聲恆舉家遷往台灣,其父在台灣大學任物理系教授。

1965年9月5日和連戰在美國芝加哥大學龐德教堂結婚,婚後連方瑀曾任教于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現代文學。

連方瑀女士在連戰的從政生涯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連戰的競選活動中立下汗馬功勞,尤其是她在2004年連宋聯袂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不辭勞苦紆尊降貴為連戰站台打氣,得到民眾贊賞。2005年4月26日,連方瑀女士隨連戰奔赴中國大陸進行國民黨大陸和平之旅訪問。在訪問中,連方瑀女士以端庄的舉止,優雅的穿著,高貴的氣質博得了眾人的好感。

家庭背景

1943年生于重慶,是"中華民國前副總統"暨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夫人。1946年隨父親方聲恆舉家遷往台灣。家境為書香世家,祖籍江西,一九四三年出生于四川省重慶市,父親方聲恆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太空農業專家,曾在台灣大學任物理系教授。母親汪積賢女士,畢業于南京金陵大學,去台後任教于強恕中學二十餘年。連方瑀自小成績優異,才識雙全。

教育背景

從方瑀三四歲起,方聲恆就在家裏教她念唐詩,為她奠定了良好的文學根基。可以說,方瑀自青少年時代起就展現了過人的資智和領悟力。 她聰明好學,以優異成績考入台灣大學植物病蟲害系,獲得台灣大學植物病蟲害學系學士,美國康乃狄克大學生化碩士。大學一年級時,她獲台灣第三屆"中國小姐"選美競賽冠軍。

愛情婚姻

婚姻

方、連兩家是世交,方瑀小時候經常出入連家。1965年9月6日和連戰在美國芝加哥大學龐德教堂結婚,婚後連方瑀曾任教于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現代文學。現為連雅堂文教基金會及連震東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愛情

與連戰的感情生活

去年年底,"立法委員"選舉,戰哥非常盡責地扮演黨主席的角色,全省奔波、拼命輔選,我也是隨傳隨到,終于藍軍大勝,戰哥非常開心。戰哥其實很早就希望拜訪大陸,江炳坤副主席所率領的訪問團,帶回來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總書記對戰哥的邀請,于是開啓了4月26日到5月3日,為期8天的"和平之旅"。

連戰 方瑀連戰 方瑀

許多人說:戰哥的大陸行,是其個人政治生涯的最高峰,大家發現原來戰哥也是可以幽默、感性。其實,身為戰哥的家人以及許多友人都知道戰哥平時就是一位博學、誠信、幽默、機智、愛讀書、腳踏實地、不邀功諉過的人,但因為不善作秀,以致被定位為嚴肅、木訥、無趣。

8月的十七全大會,戰哥卸下黨主席職務。結婚四十年了,戰哥與我朝夕相處,極少分開,我所看到的他,永遠扮演著好丈夫、好爸爸、好兒子、好女婿的角色,尤其當孩子們愈來愈大了,必須各奔前程,我們兩老,更是互相依賴、互相照顧,"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戰哥,我不知道這輩子還能與您共度多少寒暑、多少晨昏,但我一定會非常快樂的,歌聲履勝,一程半程,與子偕行。

家庭成員

父親:方聲恆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博士,太空農業專家,曾在台灣大學任物理系教授。

連戰和夫人連方瑀連戰和夫人連方瑀

母親:汪積賢 畢業于南京金陵大學,來台後任教于強恕中學二十餘年。

丈夫:連戰 1965年9月3日取得政治博士學位,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三天,連戰便與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方瑀在美結婚。婚後,連戰夫婦就住在威斯康辛大學,連戰也隨即在這裏任教。不久,轉入康涅迪克大學任教。後來,連戰被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系研究所所長、軍界名人杭立武所看重,聘連戰為該所外交研究小組成員,從事秘密的國際事務研究。這個小組直接向"行政院"院長蔣經國負責。連戰也因此有機會見到蔣經國。

長子:連勝文(妻蔡依珊)

長孫:連定捷次孫:連安捷

次子:連勝武(妻路永佳)

長孫:連安捷(英文名angel)

長女:連惠心(婿陳弘元)

次女:連詠心

個人風採

連方瑀曾是"中國小姐"。第二百四十八期《今日世界》雜志(一九六二年七月十六日出版),連方瑀是一九六二年選出的第一名"中國小姐",封面同時還有第二、三名的江樂舜與劉秀嫚。

方瑀方瑀

連方瑀無論走到哪裏,發型總是吹得很完美,臉上的妝也很精致,但是您知道嗎?這樣的美麗,並沒有付出高昂的代價,連方瑀的妝發都是在住家附近的小美容院打理,洗頭發220元起跳,剪頭發也隻要600元,連方瑀不但把自己打點的漂漂亮亮,就連兒媳婦也會一塊帶來,而且因為光顧很多年了,設計師還會特別幫她畫個眉毛。

而對這對美女婆媳,美容院的員工們都贊不絕口,直說:"她們都好可愛,人很好、很溫和"。

方瑀與連戰共有四個子女(長女連惠心,長子連勝文,次子連勝武,次女連詠心)。作為"一家之主"的連戰每日回到家都有個習慣,就是站在玄關脫鞋時展開總點名,由老阿麼叫到小豬寶,甚至幫忙侍奉老人的護士也不漏掉,如果有誰不應,必要查詢再三。

家庭"南北和"

據方瑀介紹,"南北和"的食物口味是連家一大特色。連戰的台灣省父裔與東北母裔,加上方瑀的江西籍,老大、老三兩個孩子在美國出生的習慣,構成全家什麽菜都吃、各種語言可同時出籠的絕妙組合,經常在同一飯桌上,餃子和蚵仔米線同台,麻辣海參、紅燒黃魚齊出,而台語夾英語正和國語(國語)對口。

談起家庭生活,方瑀說:"每天晚上是全家溝通時間,除了在外地讀書的孩子,一家人聚在一起,像好朋友般說出心裏的話,對男孩,我們在他言語、行為態度上要求嚴格,女孩則較註意心理輔導,感化式教育在連家行有數代,疾言厲色未若溫言相勸。"

自述人生

書香門第自國小古文

連方瑀出身書香門第,又是長女,父母分外疼愛。連方瑀回憶童年的時光時,令她記憶猶深的是:"我家別的不多,書不少。父親很有老中國人的思想,就是不管學哪一行,從小到大國文根底要打好。"

連戰及夫人連方瑀連戰及夫人連方瑀

連方瑀說,我4歲就被送去上國小,當時父親每天把我抱起來坐在他的膝蓋上,一句一句地教我背詩詞,若我背不出來就打小手心。比起來,外公教的方法就有趣多了,他會吟詩,他常常拉著我的小手教我怎麽吟怎麽唱,我就當唱兒歌一樣地唱出來。"

等到連方瑀上國中時,每逢寒暑假,父母親都會請一個70多歲姓吳的國文老師教她學古文。其他的小朋友都在玩水或者踢踺子,而她每天都要關著門學習,還是小女孩的連方瑀很生氣。為趕老師走,她從不在老師對面坐,而是背對或側對著老師,不看他,直到烹飪達人的母親把美食放到老師的面前,才轉過身來。

連方瑀第一次正式投稿是讀國中的時候,稿子投給了當時有名的《學友》雜志。但她表示,"我真正開始寫作是25歲,那年夏天戰哥帶我去歐洲遊歷了1個多月,我每到一個地方都積累了不少資料,回來後認真坐下來寫遊記,1年後寫完了。那是我的第一本書《歐遊雜記》,我至今一共寫了5本書。"

但連方瑀的第4本書到第5本書之間,卻隔了長長的6年。

看不見台灣前途寫不出好文字

連方瑀對自己的寫作有過反省,她說,我有個毛病,凡事都受情緒左右。年輕的時候,哪怕是"強說愁",一、二個月也要寫一篇。那時,孩子小,要寫稿,要看書,等于和孩子們一起成長,生活的快樂,靈感文思便源源不絕。戰哥也一直從事教職,由國外而國內,在學術的園地裏,悠然自得,本來以為這一生,大約就是這樣吧!怎麽也沒料到,一天深夜,電話響起來,我沖下樓去接,原來是前"外長"沈昌煥親自打來的。他告訴我,當時的"行政院長"經國先生,要派戰哥去中美洲服務,至于是中美洲哪裏,他沒說清楚,我們也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等一切都確定後,戰哥換了一個頭銜,而我們的一生,從此完全改變。

方瑀方瑀

我不能說中美洲有什麽不好,年輕人嘛!總要到處闖闖。但是,語言不通,生活習慣完全不同,我又懷孕,情緒掉到谷底。有時,長夜無眠,爬起來,想動動筆,卻是半個字也寫不出來。我的靈感和我的西班牙文一樣,踟躅不前。這種情形繼續了兩年,直到我們再被調回台灣服務。

一回來,我全身已僵掉的細胞開始一點一滴復甦,不時會寫一些短文在報紙副刊上。文壇先輩徐鍾佩阿姨常鼓勵我多寫一些在國外的經驗。奇怪,在中美洲寫不出來的,此刻卻像行雲流水一般順手而來,這不是情緒在作怪嗎?

我寫的不多,卻是從未斷過,20多年來,出版了四本集子。很可惜的是,有不少已在報章雜志上刊載過的文章,預備以後要結集出書的稿子和剪報,卻因搬家,不知道被塞到哪裏去了,連哀悼父親辭世的紀念文也找不到了,除了怪自己粗心大意外,又還能說什麽呢?

這幾年來經過了兩次大選,也目睹了台灣社會的紛亂,大環境每下愈況,尤其經濟大不如前,窮困勢將出現,因此,總覺得前途沒有希望。自己沒有希望也就罷了,反正人生已過了大半。戰哥常和我討論,退休後住到哪裏去,國外嗎?住一個禮拜?兩個禮拜?住三個禮拜也總要回家了吧!我們和西方人究竟不相同啊!究竟何處是我家呢?而孩子們呢?他們一個個都純正而優秀,但是,在這樣的社會中,他們的前途又在哪裏?他們都在台灣受了最高的教育,有責任有意願服務自己的家園;若是再這樣下去,他們是不是終究會被迫成為異鄉人,一個個到國外謀求發展呢?所以,這幾年,我的情緒總是帶著幾許無奈和失落。每每拿起紙筆,總是廢然作罷!我寫不出好的文字來和朋友共享。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2005年4月,我跟著戰哥去大陸作"和平之旅"。

我的筆終于醒了

連方瑀說,2005年到大陸,感觸最深刻的是大陸朋友的誠懇與他們不吝給予的信任。兩岸經過半世紀的分離,而且戰哥又多年身為台灣的政治人物,大陸朋友卻依然願意熱烈誠摯的面對他的到訪,並且傾心的聆聽他所說的話。傳播媒體全天守候直播,他們怎能預測他要說什麽?但是他們卻選擇毫無保留地對他付出最大的信任。原來,中國人之間的血緣歷史臍帶,以及對和平共同的祈求,是可以化解長達60年的隔閡和陌生的。

方瑀著作方瑀著作

大陸的建設與成長,也使我們印象深刻。南京是戰哥小時候經過的地方,但是那時候是戰後的殘破。如今,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那綿延無盡的高速公路,那些保留完整的名勝古跡,那車如流水馬如龍,和號稱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並無差別。西安是文化古都,但同時,它也是高科技與航太中心。"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西安不能向下挖,一挖就是古跡,但是向上發展卻是無可限量。筆直的高速公路兩旁是伸展無垠的褐色麥田,那將會是豐收的糧倉呢!遠眺西安城,這歷經十二王朝的古都,依稀仿佛,太真含笑入簾來。

北京、上海的進步與成長,更是不在話下,這東方之珠,它們閃爍著無比的光輝。在大陸正上下齊心拼經濟的時候,台灣卻有許多人倒過來搞"文革"、"去中國化",真正愛台灣的人,如果能放下過去的糾葛,和大陸好好合作,把握現在,開創未來,大家本來同文同種同根生,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什麽事都難不了我們,這就是所有中國人的希望,華人的驕傲。

于是那份愉悅、那種期盼,全化成了筆下的文字,敘述我看見的大陸,看見的錦綉河山和熱情的朋友,"各方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我的筆,終于醒了,這後半輩子,該不會變了吧!不隻寫作,每樣事都活起來,不是嗎?"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對大陸印象深刻

連方瑀說,"戰哥對兩岸很多年以前就有一個看法,他覺得兩岸都是中國人,不能對峙,而應該共存共榮、互惠雙贏"。談起大陸,連方瑀首先提及連戰的看法。

方瑀 連戰方瑀 連戰

連方瑀回憶道,"我是在襁褓中被父母抱到台灣的,對大陸沒有任何印象。戰哥離開大陸的時候差不多10歲或11歲,有的印象也是戰後的慘痛,與現在大陸的情況完全不同。大陸改革開放後,有很多親戚朋友去探親、遊歷過,回來跟我們講,但我們總想不出來大陸會是什麽樣子。"

"戰哥因為一直任公職,所以不方便去大陸探親或旅遊,直到2005年3月底。當時戰哥與我在日本旅行,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正率團在北京訪問,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正式邀請戰哥訪問大陸,戰哥講'應該是時候了',毫不猶豫地接受邀請。"

連方瑀用一種欣奇的心情表述對大陸的首次訪問,"'人生不相見,縱如悲欲傷'。雖然隻有短短的8天,可大陸種種建設發展還是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城市的美麗壯觀,不亞于歐美。"

大陸之行遇到的"小麻煩"

連方瑀和連戰2005年5月的大陸之行遇到了一個"小麻煩",連方瑀說,"我們訪問的時候,每到一個地方都要題詞留念。剛開始的時候有點措手不及,後來多走點地方,小時候學的詩詞又全回到腦海裏。我們往往在車裏事先商量一下,到時下車題點什麽,把該題的詞大概想一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遊戲,而且很有挑戰性。"

"我最喜歡戰哥在大陸講的話,是他在北大演講時說的一句,即'如果兩岸能夠好好合作,來賺世界的錢有什麽不好啊'。我也很喜歡他引用丘吉爾所講的,'如果你永遠為過去和現在糾纏不清,那你就會沒有未來'。兩岸合作要掌握當前、發展未來,這是一個基本的精神。"連戰在北京大學演講之前,並沒有向大陸透露演講的內容,但大陸仍然電視直播。"戰哥是絕對有分寸的人,可是畢竟兩岸隔離了50年,畢竟戰哥在台灣長期是政治人物啊。"大陸百分之百的信任讓連方瑀深深地感動著。

連方瑀說,大陸之行大大提高了連戰的知名度。"2005年10月初我們在俄羅斯和德國旅行,當時有幾十個亞裔旅行團,他們老遠一看見我們,就認出是戰哥。10月下旬我們又花了15天時間在大陸進行尋根、訪舊之旅,大陸人沒有一個認不出來我們。最好笑的是,還有人說:奇怪了,這個人怎麽跟連主席長得一模一樣。"

回到台灣後,封筆多年的連方瑀一口氣寫下記載大陸之行的《半個世紀的相逢》一書。她特意提到,"每天寫完都給戰哥看一下,不是他有多麽了不起,而是他非常了解我。請他看一下,我會比較放心。而我每次給他看的時候,他通常會說,'很晚了,很晚了,要睡覺了',但還是會一直看下去。"

歷史性"胡連會"笑泯恩仇

連方瑀在她的文章中專門寫到了"胡連會"的情形以及瀛台夜宴的情況,這是迄今為止所披露出最詳細的內幕。連方瑀寫道,"下午,全體團員起程前往人民大會堂,這是我們第二次進去。因為前一晚政協主席賈慶林已在這裏宴請過我們,裏面有許多廳,吃飯的北京廳金碧輝煌,而此刻要去和胡總書記見面的東大廳則是非常庄嚴肅穆,屋頂非常高,地上則鋪著紅地毯。除了給大家合照坐的椅子外,沒有任何家具。"

連戰 方瑀連戰 方瑀

"我們在三點前抵達。總書記已經站在那裏,襯著空曠的大廳,襯著紅色的地毯,雖然他人並不特別高大,卻顯得十分沉穩親切。團員們先在椅上分別坐好、站好,先生和我以及副主席三位各站在一列。3點零3分,總書記伸出手,先生走上前去,兩人緊緊相握,創下歷史性的一刻。他們握了很久,除了鎂光燈閃爍,人人屏住氣息,沒有任何聲音。我不禁眼眶濕潤"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等到這一刻,等了60年,多麽不易啊!"

"接下來,胡總書記再和我、三位副主席,每位團員握手。握到勝文,他轉身向我:"這是老大?",先生代答:"他是老二,老大是女兒,他是男孩中的老大。"總書記又問勝文:"你有一米八?"文兒答:"一米九四"。他一面和惠心、弘元、勝武握手,一面又說:"女兒、女婿、小兒子",再轉向我:"聽說小女兒在寫論文,沒法來是嗎?"我真佩服他記的這麽清楚。

快離開前,有人在我背後拍一下:"認得我嗎?我是吳儀"。想起戰哥曾告訴我:"吳儀是個非常能幹的人,有'鐵娘子'之稱!"我連忙回答:"久仰大名,如雷貫耳!"吳副總理看著惠心:"女兒真像媽媽!"

與"鐵娘子"吳儀聊得投緣

胡錦濤在瀛台舉行歡迎連戰一行的晚宴持續了近2個小時,上桌的有叉燒肉、蝦子、鴨掌、雞卷組合的拼盤,還有蝦球、鱈魚、蘑芥菜等五道熱食,甜湯、點心更不能少,飲料還有茅台、長城幹紅和果汁隨你挑。

方瑀 吳怡方瑀 吳怡

東坡肉讓連方瑀難以忘懷,她以香味四溢、油而不膩、入口即化來形容,說那是她生平第一次,把東坡肉連皮帶肉,一整塊咕嚕咕嚕吞下肚。

連方瑀對瀛台夜宴的描述非常的細膩,從特定的場合環境下,將中國政治人物的風格展現的栩栩如生。連方瑀是這樣記述的:"晚餐,我們來到一個雕梁畫棟依舊在的庭園--瀛台。胡總書記、吳副總理、陳主任已在等候。賓主寒暄幾句,吳儀便拉著我的手:'走!咱倆院子裏走走!'副總理下午穿的是一件紅色針織洋裝,現在換上黑色針織晚裝,上面還有晶亮的扣子,我不知道她的年齡,從言談間,可以猜測她比總書記稍微年長。銀色短發、白皙的肌膚、智慧型的雙眼,這位'鐵娘子'竟是十分高雅動人。"

當時的北京,晚上還帶著涼意,尤其是戶外,微風不斷地吹拂著參天古樹,柳絮不斷輕吻著湖水。我有些過敏,不禁打了個噴嚏,副總理說:"你肯定是感冒了","沒關系!我隻是過敏"。我們慢慢地走,慢慢地聊,竟然十分投緣。風更涼了,她帶我走近一幢閣樓。話鋒一轉,她說:"你得叫連主席回去想想法子。台灣水果好,可是水果就貴在一個'鮮'字。如果一關一關卡太慢,水果到大陸都變味兒了,誰還要買?""這些年,大陸上百姓的生活也慢慢好起來。生活好了,就想到處走走。假使台灣能觀光,你想這裏有多少人會去?和觀光相關的行業可以多發達!"我趕緊問:"如果觀光客能來,他們會想到那裏去玩呢?""隻要一個日月潭,就夠他們玩的很快活了"。想想,此行來前,彼此的共識─擱置爭議,給子孫多留一點時間,給彼此多留一些空間;再親耳聽見他們對台灣老百姓的關心,腦中又浮起戰哥那句話─"兩岸合作,賺世界的錢,有什麽不對"?

用餐時,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茅台。胡總書記溫文儒雅,誠懇務實,和戰哥非常談得來,席間在座的人都非常同意戰哥所引用丘吉爾的名言"如果我們一直為現在與過去糾纏不清,很可能就會失去未來",為了兩岸的利益,大家應開誠布公,想到這個時隔一甲子才遲來的會面,耳邊不禁響起這樣的句子: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明日隔山岳,再見是何方。

昵稱連戰

據台灣TVBS網站報道,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13日上午在美國現身,連戰獲頒兩岸關系終身成就獎,受獎後發表專題演講。進出會場,連戰連方瑀兩人勾著手或牽著手,永遠不會忘了對方的存在,連方瑀更難得的在公開場合,把私下對連戰的昵稱給喊出來。連戰夫人連方瑀直喊:"老乖、老乖。"

連戰與夫人連方瑀的結婚照連戰與夫人連方瑀的結婚照

連戰因為赴美而缺席國民黨黨代會,但仍免不了被問到相關話題,連戰認為政黨應該團結以大局為重。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說:"所有的政黨都應該團結,這沒有錯,團結沒有錯,我想大家都會從大局來看事情,不同的意見可以反應,但是一旦溝通了以後,我想力量就會形成,大家都會全力以赴。"

是否支持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連戰和夫人連方瑀口徑一致,讓連勝文自己決定。對于連惠心的官司,連戰閉口不談,而連方瑀被問到這個話題,也收起了笑容。

貢獻影響

個人著作

熱愛文學的方瑀,從寫作中得到了無窮的樂趣,著有《歐遊雜記》、《伊蓮集》、《親情》、《愛苗生我家》。連方瑀撰寫了《感子故意長》被多家媒體轉載,近日,連方瑀女士出版其新作《半世紀的相逢──兩岸和平之旅》。對于這些作品,方瑀透露過一個小秘密,"其實自從結婚後,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經過連戰的潤飾和審核才出門的"。

出席大活動記錄

連戰夫人連方瑀43年前選美奪冠成為台灣公眾人物,2005年四月連戰攜夫人訪問大陸,並前往南京、北京、西安和上海四地。之後,連方瑀回到台灣將這次大陸之行寫成《半世紀的相逢--兩岸和平之旅》一書,去年9月,連方瑀同長子連勝文和長女連惠心參加《康熙來了》節目錄製2005年10月27日,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及夫人一行前往四川臥龍自然保護區看望大熊貓。

社會評價

連方瑀女士在連戰的從政生涯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連戰的競選活動中立下汗馬功勞,尤其是她在2004年連宋聯訣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不辭勞苦紓尊降貴的為連戰站台打氣,得到民眾贊賞。2005年4月26日,連方瑀女士隨連戰奔赴中國大陸進行國民黨大陸和平之旅訪問。在訪問中,連方瑀女士以端庄的舉止,優雅的穿著,高貴的氣質博得了眾人的好感。回到台灣後,連方瑀撰寫了《感子故意長》被多家媒體轉載,連方瑀女士出版其新作《半世紀的相逢──兩岸和平之旅》。

方瑀選美照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人連方瑀1962年獲選美冠軍照現正在台北101大樓展出中。

方瑀方瑀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夫人連方瑀1962年獲選美冠軍時的照片現正在台北101大樓展出中,年輕的"方瑀"甜美、高雅的氣質,馬上吸引赴台觀光的大陸遊客的註意,搶著與這張老照片合影留念,堪稱是在這場"典藏歷史 紀錄時代-辛亥100攝影展"中,最火紅的照片。據台灣"今日新聞網"報道,台北101"典藏歷史"攝影展中上百張老照片,包括當年絕對看不到的蔣中正(蔣介石)吐舌頭漏網照片,1962年10月台灣電視台開台宋美齡剪彩照,40年前才是大二學生的馬英九青澀模樣,紅遍世界華人圈的鄧麗君,童星時期的張小燕,"方瑀"獲選美冠軍的歷史鏡頭等。開展以來,也成為大陸遊客參觀台北101大樓時,另一個駐足停留的地點。​

赴台觀光的大陸觀光客,台北101大樓幾乎是必到景點及購物站,不少大陸遊客搶購精品、紀念品之外,也是無所不拍的到處拍照留下到此一遊的記錄,對這次的"典藏歷史"的照片,更是有著高度的興趣。除了對蔣介石吐舌頭的相片大感意外及新鮮外,最吸睛的則是在大陸擁有高知度的連戰的夫人連方瑀。

1962年還就讀大一的方瑀參加選美獲得冠軍,照片上的方瑀甜美、高雅的氣質,吸引了大陸遊客的註意,忍不住停下來觀賞及合影留念,方瑀在1965年就嫁給當時台當局"內政部長"連震東的兒子連戰成為連方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