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榮祥

方榮祥

1946年生于上海,原籍安徽績溪。1967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現任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所長,植物生物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 分析了流感病毒血凝素基因序列及其變異的特點,闡述了1968年香港流感病毒基因可能來自于動物流感病毒的觀點。完成了花椰菜花葉病毒(新疆株)和水稻黃矮病毒基因組全序列分析,發現了彈狀病毒中的一個新基因。界定了水稻細胞壁蛋白GRP基因啓動子中負責維管束特異表達的DNA序列;發現了融合CMV外殼蛋白多肽可大幅度提高外源蛋白的表達水準。2003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 中文名稱
    方榮祥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中科院院士
  •  出生地
    上海
  • ,籍貫
     安徽省績溪縣
  • 畢業院校
    復旦大學

中科院院士

人物生平

1946年生于上海,原籍安徽績溪。1967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現任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所長,植物生物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 分析了流感病毒血凝素基因序列及其變異的特點,闡述了

1968年香港流感病毒基因可能來自于動物流感病毒的觀點。完成了花椰菜花葉病毒(新疆株)和水稻黃矮病毒基因組全序列分析,發現了彈狀病毒中的一個新基因。研製成同時抗煙草花葉病毒和黃瓜花葉病毒的轉基因煙草,

方榮祥

68年香港流感病毒基因可能來自于動物流感病毒的觀點。完成了花椰菜花葉病毒(新疆株)和水稻黃矮病毒基因組全序列分析,發現了彈狀病毒中的一個新基因。研製成同時抗煙草花葉病毒和黃瓜花葉病毒的轉基因煙草,在種植時間和規模上曾居國際領先;同樣的策略還用于抗病毒辣椒的研製。在植物生物技術的基礎研究方面,分析和改造了花椰菜花葉病毒35S啓動子,研究結果被廣泛套用;界定了水稻細胞壁蛋白GRP基因啓動子中負責維管束特異表達的DNA序列;發現了融合CMV外殼蛋白多肽可大幅度提高外源蛋白的表達水準。2003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現任浙江大學農業與生物技術學院院長。

科研簡介

長期從事植物病毒學和植物生物技術的基礎研究和套用基礎研究。完成了花椰菜花葉病毒(新疆株)和水稻黃矮病毒基因組全序列分析,確定了植物彈病毒負責細胞間運動的蛋白。研製成同時抗煙草花葉病毒和黃瓜花葉病毒的轉基因煙草,在種植時間和規模上曾居國際領先;同樣的策略還用于抗病毒辣椒的研製。在植物生物技術的基礎研究方面,分析和改造了花椰菜花葉病毒35S啓動子,研究結果被廣泛套用;闡明了利用人工小RNA抵抗植物病毒侵染的新策略。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80餘篇。1987年以來獲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河南省科學進步二等獎1項;1994年獲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2005年獲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研究內容:植物基因表達的調控機製及其在植物生物技術上的套用;植物病原細菌致病相關基因的表達調控;植物病毒致病因子的功能分析及其與寄主防衛系統的相互作用。

承擔課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病毒基因沉默抑製子與植物抗病途徑的相互作用”;中科院知識創新工程重要方向項目“重要微生物病原的致病機理及植物抗性的分子機理”;國家863計畫項目“利用RNA沉默進行水稻抗條紋葉枯病毒基因工程研究”、“水稻黃單胞菌全基因組小RNA的鑒定及其功能研究”等。

國劇藝術家 

人物生平

1925年生,8歲即投身梨園,16歲拜著名國劇藝術家裘盛戎為師。10年苦讀之後,就在朝鮮前線的戰壕裏,為那些為正義而流血犧牲的最可愛的人演唱。爾後,他繼續守道不阿,苦心鑽研,認真繼承裘派藝術的精華,及至爐火純青,成為當代裘派藝術的最佳傳人。

方榮祥

方榮翔即使在“文革”時期,自己的老師也被打成黑幫,扣上“反動權威”的帽子,傳統戲已被“斬盡殺絕”那樣的逆境裏,方榮翔仍然不背離師長,不放棄對傳統藝術的研習。因此,裘盛戎在1971年含恨即將辭世時,親自把于艱難中僅存的手表摘下來,連同陪伴了自己一生的“行頭”傳贈給方榮翔。方榮翔果然不負師望,在“浩劫”過去之後不久,他很快就能把裘派藝術那含蓄而深沉的韻味,那種巧妙結合運用鼻腔、胸腔、頭腔與顎腔所發出的特殊美妙的聲律成功地再現在舞台上,從而填補了由于裘盛戎過早謝世而造成的國劇藝術風格流派品種中的重大缺憾。因此,方榮翔每次演出,劇場門前總是車水馬龍。

個人其它信息

1985年方榮翔在朋友家作客時,曾經有過一個非常幽默的回答:“要架子幹麽?又不唱‘架子花’。是憑藝術納人,不是架子納人。”寫海報,他堅持不許加“著名國劇表演藝術家”的頭銜,他說他喜歡“裘派傳人”幾個字。藝術家是不能脫離人民的。方榮翔這個信念,老而愈篤,至死不渝。1989年4月14日,在醫院就醫的方榮翔病情已很嚴重,面對專程探望的弟弟,他卻樂天安命,雄風不減:“你放心,我會復原的。等我出院,就帶王海波(新收的台灣女弟子)和《省京》下去。我少演,讓海波多演,帶帶她。適應了,再到北京,參加建國40年慶祝演出,你看行不行?”7天以後,他就溘然長逝,留下了一個永遠的遺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