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怡 -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角色

方怡

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角色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方怡,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中人物,她是當年明代沐王府中劉白方蘇四大家將中方氏的後人。其曾經假扮吳三桂的手下入宮行刺,受傷後被韋小寶救下。開始她心高氣傲,不把韋小寶放在眼裏,直到韋小寶救下了劉一舟等人,才對他另眼相看。後來被神龍教抓住,並被迫服豹胎易筋丸,受製于蘇荃,不得不欺騙韋小寶,最後明白真相的韋小寶原諒了她。方怡也是韋小寶七位夫人之一。

  • 中文名稱
    方怡
  • 別名
    方師姐、方姑娘、怡姐姐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雲南
  • 職業
    武俠人物
  • 師兄/初戀
    劉一舟
  • 配偶
    韋小寶
  • 師妹
    沐劍屏
  • 門派
    神龍教

人物劇情

沐王府中的好漢,假扮吳三桂手下到宮中行刺,想嫁禍給吳三桂。沐王府的刺客中,有小郡主的師姊方怡,這是小寶七個老婆中的又一個。方怡受傷,卻心高氣傲,不要小寶救,小郡主在一旁著急,連叫數聲好哥哥,偏要小寶救。方怡愈是要強,小寶連"拿她做老婆"的惡作劇的鬥嘴招數都用上了,這更讓方怡又氣又急。

人物簡介

​方怡,回族(隨母),安徽桐城“桂林方”第二十五世,桐城派鼻祖方苞後人,太祖方金樹曾任桐城縣主事,喜書法。太祖母系清朝宰相張英之後,祖父至今留有一方家傳的用上方大篆篆刻的“張英之印”水晶回頭獅子印章。3歲隨父親練習硬筆書法,4歲拜中國書法協會會員李洪太老師研習軟筆書法,先後學習了王羲之楷體、《蘭亭序》、《聖教序》、《鄭文公碑》、《禮器碑》、《蜀素貼》、《苕溪詩貼》、《法華經》、《張孟龍碑》、《韭花貼》、《崔敬邕墓志》、《張黑女墓志》和吳昌碩的篆書等。

人物性格

小寶的老婆中,方怡的性格心思有些隱晦復雜,不像小郡主那樣好把握得多。一開始,方怡可能根本沒把比她小得多的小寶當回事,沒將小寶看在眼裏,以"小毛孩 "看待小寶的,看到小郡主那般軟語溫存求小寶,方怡是心中不服氣。

方怡(劉孜)方怡(劉孜)

不過,小寶窮追猛打,不依不饒地跟方怡較上了勁,時間一長,特別是後來小寶救劉一舟等人的表現,真讓方怡對這個小滑頭小無賴另眼相看,及至知道小寶的身份不是太監,而是天地會青木堂的香主,心中可能就有些活動了,也覺得劉一舟沒有小寶對自己好,這中間又有幾次反復,直到方怡了解到劉一舟的本來面目才徹底倒向韋小寶,方怡後來還以美人計騙過小寶上當。兩人總之是不打不相識,一對冤家,終于讓小寶最後成其好事。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倒過來也應該成立,是不是這樣?小寶與方怡之間的鬥嘴,十分精彩好看。

方怡與小寶

方怡與小寶作對,真是找錯了對手。小寶不依不饒,處處不放過佔便宜報復的機會,他的惡作劇此時到了極致,以救劉一舟為條件要挾方怡,要方怡親口答應"你一輩子做我老婆"之事。小寶開玩笑不知輕重,方怡的心理就復雜難解多了。闖皇宮行刺,方怡必是已報有必死相報沐王府之心,及至小寶救了她,她算是再世為人,自然有些心灰意懶,又知道心上人被擒,又是必死無疑,此時若能救得心上人,她真是什麽條件也能答應。再世為人,她對生活的期望,理想的要求,已降低了許多,變得更為現實,而且,小寶高深莫測的本事和手段,讓方怡真有幾分相信小寶能救劉一舟,所以方怡終于當了真發了誓。小寶去救劉一舟、吳立身、敖彪,自然不費什麽事,而且順手將太後派來抓他的四名太監殺了。救人做得更是像模像樣,救出了劉一舟,方怡歡喜到了心坎,小寶心中嘆息,答應不久送方怡去和劉一舟相會,小寶的惡作劇,自己並沒有當真。

方怡開始對小寶有男女之情的好感,竟舍不得與小寶分手,患難之中,最可貴的真情,已在悄悄萌動。小寶此時情竇初開,看他在旅店中情思蕩漾,想著把方怡抱在懷中,已有性欲沖動,情狀不堪。小寶已不是孩子了,他人小鬼大,雖未經人事,但本能的愛美好色,已經開始不可收拾。不過,小寶確沒有把"拿方怡作老婆"之玩笑當回事,他半真半假,也隻是討討便宜,有幾分少年無賴的輕薄。看他為方怡冒險取回釵子,他心中還是想促成方怡和劉一舟之間的好事的。方怡的心事依然復雜難解,小寶的玩笑,她卻當真,一方面心有不甘,一方面又見他花樣百出,也是天地會的香主,不能不暗中佩服。

寫庄家靈堂的鬼氣,當真陰森森駭人之極,小寶人小鬼大,畢竟還是少年人,怕鬼的一段,讀來真是好笑。一會兒"有些鬼是瞧不見的",一會兒"鬼打牆,這是惡鬼在迷人",真是自己嚇自己,心驚膽戰,直打哆嗦,絕不作假。這古怪精靈,高深莫測的韋香主,原來有如此幼稚可笑害怕無助的時候,方怡看得是心中直樂,又不禁柔情暗生,這才像個乖孩子的樣子。方怡忍不住伸出軟綿綿的手拉住小寶,要小寶別怕,這是真情流露,這是方怡發現了小寶的可愛之處。

相關信息

相關詩詞

畫堂春

明珠棄暗淚千行,

隻願青草斜陽。

仃伶人陌太彷徨,

妒念鴛鴦。

愁苦細細難露,

刃割寸寸心傷。

天涯咫尺兩茫茫,

憎短情長。

美人計

小寶回到北京,方怡卻自己找上了門。美人投懷送抱,小寶樂得心花怒放,又開始大耍貧嘴。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向對他若即若離,道是無情卻有情的方怡,這次轉了性,對他甜言蜜語起來。最難消受美人恩,方怡妙目一轉,宜嗔宜喜,小寶骨頭也輕了幾兩,身子要融化掉一半。此時,小寶情欲逐漸啓蒙,對方怡動了真情,眼中再不見其他,隻是想著方怡的美色。情濃之處,摟腰相吻,方怡亦不甚拒,真不知方怡心中作何想。

方怡就這麽帶著小寶,以美色相誘,一路走下去,遠離了北京,最後來到海邊,坐船出海。小寶被方怡迷得暈暈乎乎,諸般大事盡拋諸腦後,隻是沉浸在醉酒般迷情的快樂中,後來隱隱覺得不妥,不過不相信方怡會起害他之心,也不去深想。 方怡的美人計,小寶終于明白過來了,心中全不是滋味。

方怡方怡

方怡心中究竟在作何打算,真是讓人摸不透。後來她第二次施展美人計,使小寶上當受騙,落入神龍教教主和夫人的手中,幾乎又是絕路。仔細想來,此時方怡對小寶的感情一定非常復雜,愛和恨都奇特地交匯和難分。遇上了小寶,方怡的人生之路徹底為之改變,她的面前展現出全新和奇妙的世界來,那是劉一舟所不可能帶給她的。方怡並非真心騙小寶隻因方怡被迫吞下豹胎易筋丸 ,由于豹胎易筋丸的有害作用極大,中毒者會感覺休內有萬般蟻蟲在撕咬,腹內猶如一條千足蟲在咬肝膽扯腸,如果不能服用解葯就會腸穿肚爛而亡。這樣的新的人生,更有新鮮感和充滿刺激,又完全不讓人安寧。小寶改變了方怡的生活方式,方怡真不知道是喜歡好,還是怨恨好。她一定在想,既已如此,那就徹底地和小寶的命運聯系在一起吧!她失陷在神龍教中,沒有自主和自由,那就也讓小寶一起來分擔吧!一起生也好,一起死也好,反正不要再分開。也許這就是方怡兩次用美人計騙小寶入局的復雜心理。何況,她已感覺到小寶絕非常人,花樣百出,也許小寶還有辦法,能夠自救也能夠救出她們。方怡對小寶的心性脾氣也摸透了,就算她行事再不合情理,小寶也不會深責她的,也會原諒她的。事實上確實是如此。二次上當,小寶雖很生氣,可看到方怡的柔媚和嬌艷,天大的氣也丟了,小寶真是多情種子,在某種程度上,確像段譽。女兒的骨頭是水做的,小寶恨不起她們來。

劉孜版方怡劉孜版方怡

影視形象

1983年香港邵氏電影《鹿鼎記》尤翠玲飾演

1984年香港無線電視劇《鹿鼎記》劉嘉玲飾演

1984年台灣中視電視劇《鹿鼎記》周明惠飾演

五版方怡五版方怡

1998年香港無線電視劇《鹿鼎記》徐濠縈飾演

2000年台灣華視電視劇《小寶與康熙麥家琪飾演

2008年內地電視劇《鹿鼎記》劉孜飾演

2014年內地電視劇《鹿鼎記》趙圓瑗飾演

容貌描寫

1.韋小寶喝道:"別大聲嚷嚷,你想人家捉了你去做老婆嗎?拿近燭台一照,隻見這女子半邊臉染滿了鮮血,約莫十七八歲年紀,一張瓜子臉,容貌甚美,忍不住贊道:"原來臭小娘是個美人兒。"小郡主道:"你別罵我師姊,她……她本來是個美人兒。"

2.韋小寶笑道:"不說也可以,那我就要親你一個嘴。先在這邊臉上香一香,再在那邊香一香,然後親一個嘴。你到底愛親嘴呢,還是愛說名字?我猜你一定愛親嘴。"燭光下見那女子【容色艷麗】,衣衫單薄,鼻中聞到【淡淡的一陣陣女兒體香】,心中大樂,說道:"原來你果然是香的,這可要好好的香上和香了。"

3.方怡道:"我們此番入宮,想必有人戰死殉國,那麽衣服上的記號,便會給侍衛們發覺。倘若被擒,起初不供,等到給他們拷打得死去活來之後,才供出是受了平西王的指使,前來行刺皇帝。我們一進宮,便在各處丟下刻字的兵器,就算大夥兒僥幸得能全軍退回,也已留下了證據。"她說得興奮,喘氣漸急,【臉頰上出現了紅潮】。

方怡角色服裝大全方怡角色服裝大全

4.沐劍屏道:"你一直沒回來,這死人躺在我們床底下,可把我們兩個嚇死了。"韋小寶道:"把你們兩個都嚇死了,這死人豈不是多了【兩個羞花閉月的女伴】?"

5.沐劍屏道:"你……你身子不舒服麽?"韋小寶道:"見了你的羞花閉月之貌,身子就舒服了。"沐劍屏笑道:"【我師姊才是羞花閉月之貌】,我臉上有隻小烏龜,醜也醜死了。"

6.韋小寶道:"姑娘們一進了皇宮,自私還有出去的日子?【像你這樣羞花閉月的姐兒】,我小桂子一見就想娶了做老婆。倘若給皇帝瞧見了,非封你為皇後娘娘不可,方姑娘,我勸你還是做了皇後娘娘罷!"

7.方怡【眼中精光閃動,雙頰微紅】,說道:"你當真救得我劉師哥,你不論差我去做什麽艱難危險之事,方怡決不能皺一皺眉頭。"這幾句話說得斬釘截鐵,十分幹脆。

8.韋小寶道:"不忙傷心,不忙哭。【你這樣羞花閉月的美人兒,淚珠兒一流下來,我心腸就軟了】。方姑娘,為了你,我什麽事都幹。我定須將你的劉師哥去救出來。咱們一言為定,救不出你劉師哥,我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做奴才。救出了你劉師哥,你一輩子做我老婆。大丈夫一言既出。什麽馬難追,就是這一句話。"

9.她【容色晶瑩如玉,映照于紅紅燭光之下,嬌艷不可方物】。【韋小寶年紀雖小,卻也瞧得有點魂不守舍】,笑道:"原來你說我是太監,娶不得老婆。娶得娶不得老婆,是我的事,你不用擔心。我隻問你,肯不肯做我老婆?"

10.韋小寶見她【笑靨如花】,心中大樂,也端起酒杯,說道:"咱們說話可得敲釘轉腳,不得抵賴。倘若我救了你劉師哥,你卻反悔,又要去嫁他,那便如何?你們兩個夾手夾腳,我可不是對手,他一刀橫砍,你一劍直劈,我桂公公登時分為四塊,這種事不可不防。"

11.他悄悄站起,揭開帳子,但見【方怡嬌艷】,沐劍屏秀雅,【兩個小美人的俏臉相互輝映,如明珠,如美玉,說不出的明麗動人】。韋小寶忍不住便想每個人都去親一個嘴,卻怕驚醒了她們,心道:"他媽的,這兩個小娘倘若當真做了我大老婆、小老婆,老子可快活得緊。麗春院中那裏有這等俊俏的小娘。"

12.韋小寶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心腸忽然軟了】,說道:"你寫什麽都好,反正我不識字。你別說嫁了我做老婆,否則你劉師哥一生氣,就不要我救了。"

13.方怡【一雙妙目】凝視著他,道:"別說得這麽好聽,要是我請你去天涯海角喝毒葯呢?"韋小寶見她說話時似笑非笑,朝日映照下【艷麗難言】,隻覺全身暖洋洋地,道:"別說天涯海角,就是上刀山,下油鍋,我也去了。"

14.此日別後重逢,見方怡一時輕嗔薄怒,一時柔語淺笑,不收得動情,見她騎了大半日馬,【雙頰紅暈,滲出細細的汗珠,說不出的嬌美可愛,呆呆的瞧著,不由得痴了】。

15.方怡微笑問道:"你發什麽呆?"韋小寶道:"【好姊姊,你……你真是好看】。我想……我想……"

16.韋小寶大喜,若不是兩人都騎在馬上,立時便一把將她抱住,親親她【嬌艷欲滴的面龐】,當下伸出右手,拉住她左手,道:"我怎麽會變心?一千年,一萬年也不變心。"

17.韋小寶握著她【柔膩溫軟的手掌】,心花怒放,笑道:"你待我這樣好,我永遠不會做小烏龜。"妻子偷漢,丈夫便做烏龜,這句自豪感方怡自也懂得。

18.韋小寶伸左手摟住她腰,防她摔倒,【隻覺她絲絲頭發擦著自己面頰,腰肢細軟,微微顫動】,雖想坐船出海未免太過突兀,隱隱覺得有些大大不妥,但當時情景,這一個"不"字,又如何說得出口?

19.韋小寶好生無聊,又想:"方怡這死妞明明在這船裏,卻又不來陪伴老子散心解悶。"想起這次被神龍教擒獲,又是為方怡所誘,心道:"老子這次若能脫險,以後再向方怡這小娘皮瞧上一眼,老子就不姓韋。上過兩次當,怎麽再上第三次當?"但想到【方怡容顏嬌艷,神態柔媚,心頭不禁怦然而動】,轉念便想:"不姓韋就不姓韋,老子的爹爹是誰也不知道,又知道我姓甚麽?"

20.【方怡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火光照映之下,說不盡的嬌美】。韋小寶聞到二女身上淡淡的香氣,心下大樂。

21.他走到方怡身前,摸了摸他下巴,道:"唔,【小妞兒相貌不錯】,乖乖跟我念罷。"方怡將頭一扭,道:"不念!"那老者舉起判官筆欲待擊下,【燭光下見到她嬌美的面龐,心有不忍】,將筆尖對準了她面頰,大聲道:"你念不念?你再說一句'不念',我便在你臉蛋上連劃三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