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砦遺址

新砦遺址

新砦遺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批重點六大都邑之一。位于新密市東23公裏劉寨鎮新砦村西部,南臨洧水,東部是洧水故道,西部和北部為開闊的平原,面積約100萬平方米。主要遺存為河南龍山文化晚期和二裏頭文化早期。

"新砦期文化"是最早的夏文化,比著名的二裏頭文化還要早。新砦遺址發現的"三疊層",即下層為龍山文化層,中層為新砦期文化層,上層為二裏頭早期文化層,證明了龍山文化與二裏頭文化之間確實存在新砦期,填補了龍山文化晚期與二裏頭文化早期缺環的空白。新砦城址的發現,對于探索早期夏都、對于判定古城寨城址二裏頭遺址的年代與性質、對于研究夏代都城和夏王朝的誕生以及中國古代文明的起源問題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正在進行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預研究"取得一項重要成果: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砦遺址,極有可能是中國考古界苦苦尋找多年的夏代開國之君夏啓的都城。

  • 中文名稱
    新砦遺址
  • 批準時間
    2006年5月
  • 地理位置
    新密市東23公裏劉寨鎮新砦村西部
  • 批次
    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主要遺存
    龍山文化晚期和二裏頭文化早期
  • 面積
    約100萬平方米
  • 初興時間
    龍山時代末期
  • 所屬年代
    新石器時代至夏
  • 地址
    河南省新密市
  • 興盛期
    約公元前1850~前1750年
  • 編號
    Ⅰ-135
  • 批準單位
    國務院

歷史沿革

1979年3至4月、1999年、2000年對該遺址進行多次發掘,取得了"新砦期文化"確認的學術成果。

1999年,在後來確認屬于內壕以內的台地發掘中,出土了一塊"新砦期"的陶器蓋殘片。

2000年,新砦遺址內壕以內的"新砦期"地層中,發現了一件殘長8釐米多、形似鐮刀的銅片,類似鬶或盉類酒器的流部殘片。經分析測試,這件銅器系紅銅鑄造而成。

2002年至2005年10月,又繼續對新砦遺址進行了發掘,已初步確定新砦遺址是一處設有外壕、城壕、內壕共三重防御設施,中心區建有大型城址。

2001年10月,考古工作者將尋找夏代早期文明的目光鎖定在了新砦遺址,為期兩年的考古發掘工作取得豐碩成果,這是一座面積約100萬平方米、擁有內外三重城壕和大型建築的夏代早期大型城址。

2013年、2014年進行了新的發掘工作。

文物遺存

整座城址均掩埋在地表以下,城址平面基本為方形,南以洧水河為自然屏障,現存東、北、西三面城牆及貼近城牆下部的護城河。70萬平方米的的設防聚落規模,在龍山末期的中原腹地獨一無二。東牆南北殘長160米,深4米。北牆東西長924米,深5至6米。西牆南北長470米,深2.5米。北牆以外220米有一條人工與自然沖溝相結合而成的壕溝,為外壕,東西長1500米,南北寬6~14米,深3~4米。城址的西南部地勢較高設有內壕,現存西、北和東三面內壕。北內壕東西長約300米,東、西內壕的南部均遭破壞,長度不明。三面臨河的半島狀聚落北緣與連線河流和自然沖溝的人工壕溝形成面積達100萬平方米的封閉空間。另外,在城址中心區中央偏北處坐落一座東西長92.6米、南北寬14.5米的大型建築基址,已經清理出部分夯築牆體、柱洞、紅燒土和活動面等重要遺跡,為新砦期晚段多次使用的大型淺穴式露天活動場所。

新砦遺址

城市遺址

城址的東牆和北牆是利用一條河溝的內壁修整、填土夯築而成的,西牆及其護城河系人工挖築而成。在北城牆以外220米開外,是一條人工與自然沖溝相結合而成的壕溝,即外壕,東西長1500米,南北寬6-14米,深3-4米左右。城址的西南部地勢較高,設有內壕,現存西、北和東三面,內壕圈起的地帶為城址中心區。在城址中心區還初步探明一座東西長50多米、南北寬14.5米的大型建築基址,很可能是一座宗廟建築。它的東部,建有附屬建築,前後兩側,均有大路連線。已經清理出部分夯築牆體、柱洞、紅燒土和活動面等重要遺跡。在中心區以外,發現有手工業作坊區,區內有一個盛放骨頭料的窖穴,這個作坊區可能是加工骨器的場所。

新砦遺址

出土器物

新砦城址內出土的遺物數量眾多,做工精美。不僅有製作精美的陶器如子母口瓮、簋形豆、雙腹豆、豬首形蓋鈕等,還出土有玉鑿、紅銅容器等高規格遺物以及與二裏頭遺址出土的銅牌飾紋飾相類似的獸面紋、雕刻精細的夔龍紋等,反映出這一遺址的都邑性質。

新砦遺址

1999年,在後來確認屬于內壕以內的台地發掘中,出土了一塊"新砦期"的陶器蓋殘片。在打磨光滑的黑色器表上,以陰線刻出獸面紋樣。獸面面額近圓角方形,蒜頭鼻,兩組平行線將長條形鼻梁分刻為三部分,梭形縱目,彎月眉,兩腮外似有鬢。刻製技法嫻熟,線條流暢。發掘者直呼該獸面紋為饕餮紋,並論證其具有明顯的東夷文化色彩,其造型應含有虎的因素。

與前述獸面紋器蓋出土地點相隔不遠處的一條溝內,還出土了一塊器物圈足部分的殘片。其特殊之處在于裝飾有一周線條優美的連續圖案,雖因過于殘破的不辨首尾,但無疑表現的是動態的龍紋。發掘者稱其為夔龍紋。

意義

正在進行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預研究"認為,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砦遺址,極有可能是中國考古界苦苦尋找多年的夏代開國之君夏啓的都城。夏啓結束了堯舜禹時代盛行的"禪讓"製度,是傳子製度的開創者,從某種意義上講夏啓是真正的夏王朝開國之君。夏啓之居的初步勘定,不僅是探索早期夏文化的一項重大發現和突破,對于探索中國早期國家起源即中華文明的形成同樣具有重大意義。

尋找古代文獻上記載的"黃台之丘"附近的"夏啓之居",曾是一代又一代致力于探索夏文明的考古人追索的迷題。上個世紀二十年代,著名古文字學家丁山提出,夏啓之居在今新鄭市與新密市之間,"黃台之丘"即為黃台岡,黃台岡不遠有"夏啓之居"。

2001年10月,國家"十五"計畫重點科技攻關項目"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預研究"啓動後,考古工作者將尋找夏代早期文明的目光鎖定在了新砦遺址,為期兩年的考古發掘工作取得豐碩成果,這是一座面積約100萬平方米、擁有內外三重城壕和大型建築的夏代早期大型城址。城址內部不僅發現宗廟性質的大型建築,還發現有加工骨器的手工作坊區,出土的遺物不僅數量眾多,做工精美,而且規格很高,反映出新砦城的都邑性質。

經2005年中國考古學院最新碳14測定,新砦遺址始建年代不早于公元前1900年,下限不晚于前1700年,處于夏王朝統治時期。(2008年則認為參考時代為公元前2050~前1750年。)夏代早期城址內就修築有具有防御功能的內外三重城壕,這一重大發現打破了多年來眾多夏文化遺存不曾發現城牆的沉寂局面。對于重新認識夏文化早期的聚落形態、確定夏文化的上限、探索夏文明的誕生等一系列重大學術問題均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

關于夏啓出生和活動的地方,史籍多有記載,前人也早做過詳細的考證。專家認為,新砦遺址的位置完全符合《水經註》所雲夏啓之居的地望,城址的始建年代落入夏代早期年代範圍之內,遺物的規格說明它本身具有王都的性質。結合其年代及相關歷史文獻記載,專家們認定這座都邑城址很可能是黃台之丘附近的夏啓之居,即夏啓的都城。

新砦遺址是原始社會末期十分典型的民族聚落中心,在龍山時代和夏文化之間起著承上啓下的作用,在考古學上稱為"新砦期"。這一考古學上的文化分期得名于新砦城址,它位于河南省新密市東南18.6公裏的劉寨鎮新砦村,包括今梁家台、蘇溝、東灣和煤土溝共4個自然村的大部分區域,是嵩山周圍大型史前聚落之一。

"新砦類遺存"集中見于今鄭州地區,北不過黃河,南不過禹州。

作為"中華文明探源預研究"首批啓動的重點田野考古項目,為期2年的新砦遺址考古發掘取得了重要收獲:初步確定新砦遺址是一處設有外壕、城牆和內壕共三重防御設施、中心區建有大型建築的大型城址,整個城址總面積逾100萬平方米,它是夏代考古的又一重大突破。

新砦遺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首批重點六大都邑之一。

"新砦期文化"是龍山文化和二裏頭文化過渡時期的一座城邑(一說為早期夏文化,比著名的二裏頭文化還要早 )。新砦遺址發現的"三疊層",即下層為龍山文化層,中層為新砦期文化層,上層為二裏頭早期文化層,證明了龍山文化與二裏頭文化之間確實存在新砦期,填補了龍山文化晚期與二裏頭文化早期缺環的空白。新砦城址的發現,對于探索早期夏都、對于判定古城寨城址二裏頭遺址的年代與性質、對于研究夏代都城和夏王朝的誕生以及中國古代文明的起源問題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正在進行的"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預研究"取得一項重要成果:位于河南省新密市的新砦遺址,極有可能是中國考古界苦苦尋找多年的夏代開國之君夏啓的都城。

保護

2006年5月,國務院公布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相關資料

發表資料有《河南密縣新砦遺址的試掘》,《考古》1981年第5期;《新密新砦遺址1999年試掘簡報》,《華夏考古》2000年第4期;《河南新密新砦遺址發現城牆和大型建築》,《中國文物報》2004年3月3日;《河南省新密市新砦遺址2000年發掘簡報》,《文物》2004年3期;《河南新密新砦城址發掘城牆西北角與淺穴大型建築》,《中國文物報》2006年6月30日。

新砦遺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