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烏龍山剿匪記 -2012年劉光導演電視劇

新烏龍山剿匪記

2012年劉光導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新烏龍山剿匪記》是由劉光執導,秋瓷炫安以軒蒲巴甲呂良偉、申軍誼、劉佩琦領銜主演,長城影視出品的戰爭劇。該劇根據湘西剿匪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講述了人民解放軍如何智鬥土匪的故事。該劇已于2012年1月9日在湖南衛視首播。

簡介

《新烏龍山剿匪記》是在老版的作品上進行重新創作,該劇根據湘西剿匪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本劇由長城影視出品,匯聚了秋瓷炫、安以軒、蒲巴甲、呂良偉、申軍誼、劉佩琦等眾多偶像派實力派明星加盟,星光璀璨

新烏龍山剿匪記

劇情簡介

湘西匪患嚴重,解放初期,我人民解放軍英勇剿匪的故事就曾在這裏上演,號稱"東北虎"的我方英雄劉玉堂智鬥土匪頭目"鑽山豹"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該劇描寫了解放軍剿匪小分隊隊長,人送外號“東北虎”的劉玉堂為首的剿匪小分隊依靠當地人民民眾與匪首田大榜、鑽山豹,國民黨女特務四丫頭等展開的一場殊死的鬥爭。

李亭哲劇中飾演梁子,一位身份變換的“土匪”,周旋于共黨與土匪之間,貫穿整個故事始末。呂良偉版的“鑽山豹”及蒲巴甲飾演的劉玉堂兩者代表正反兩派,而遊走于兩股力量之間的梁子,讓人分不清是正面或是反面人物,這樣成功的進入呂良偉的勢力範圍內從而得到重要訊息給共黨,協助成功剿匪。

梁子為維護自己的老大何山有勇氣敢與劉玉堂去較勁,為“潛伏”得到訊息有膽識的隻身闖入土匪窩去“欺騙”呂良偉、劉佩琦這些老奸巨猾的土匪頭子,性格雖不算完美,但是真實還原了當時人物特點。

音樂原聲

主題曲《好團圓》

演唱:陳卓航

湘西靚妹子兒

聽我來歌唱

日和月

喜怒哀樂年復年

把酒問青天

人間好團圓

男兒一腔血

豪情沖霄漢

萬裏江山誰指點

日和月

喜怒哀樂年復年

把酒問青天

人間好團圓

好團圓

製作拍攝過程

浙江長城影視傳媒集團新戲《新烏龍山剿匪記》的部分外景橫店公主將在長城國際影視網遊動漫創意園拍攝,這也是長城影視首次在諸暨的影視基地拍攝電視劇,預計此後大部分影視劇都放將在諸暨取景。

據製片方透露,《新烏龍山剿匪記》將有呂良偉出演大土匪鑽山豹,而原先出演鑽山豹的申軍誼雖不再演土匪,但飾演的仍然是反派角色。最近在《武則天秘史》劇組上的劉曉慶鄭爽有望再次在《新烏龍山剿匪記》中聚首,兩人擔綱的角色將會令所有觀眾耳目一新。

《新烏龍山剿匪記》,並已確定在2011年5月8日開機,該劇將在諸暨和橫店等地取景拍攝,製片方長城影視傳媒集團預計耗資五千萬,無論從製作、演員陣容到劇本內容上,都將突破和超越老版的《烏龍山剿匪記》。

創作背景

《新烏龍山剿匪記》在老版的作品上進行重新創作,該劇根據湘西剿匪真實的歷史事件改編,湘西匪患嚴重,解放初期,我中國人民解放軍英勇剿匪的故事就曾在這裏上演,號稱“東北虎”的我方英雄劉玉堂智鬥土匪頭目“鑽山豹”的故事在我國更是家新烏龍山剿匪記劇照(21張)喻戶曉。該劇以凝重的筆觸,曲折的故事,驚險的情節,激烈的槍戰和武打描述了我中國人民解放軍剿匪小分隊隊長。人送外號“東北虎”的劉玉堂為首的剿匪小分隊依靠當地人民民眾與匪首田大榜、鑽山豹,國民黨女特務四丫頭等展開的一場殊死的鬥爭。

角色介紹

安以軒出演女豪傑

安以軒飾演女一號阿西苗苗

阿西苗苗原先是苗寨老寨主的孫女,因為全家被大土匪殺害,她沒有因此頹廢,而是

堅強地站了起來,回鄉以身相許召集獵戶報仇。復仇之後嫁給土匪猴四,練出雙手打槍的本領,被推舉為十八寨聯防隊長,固守阿公“保境安民”的遺訓,是匪首田大榜地盤上唯一不聽從號令的山民自衛隊首領。為了鄉民的利益同時接受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委任。後加入小分隊參加剿匪,親手擊斃猴四。在並肩戰鬥中逐漸愛上了劉玉堂。

軒軒小檔案:

安以軒,台灣人氣小天後,娛樂圈當紅花旦,有著”台灣偶像劇一姐”的美稱。主要影視作品有:《下一站幸福》、《鬥魚》、《倚天屠龍記》、《古今大戰秦俑情》、《仙劍奇俠傳》、《後宮》等。2007年還發行了她個人的第一張專輯《I’m天秤座》。因每年都要在橫店呆上好幾個月趕拍影視劇而被劇組戲稱為“橫店公主”。

秋瓷炫出演軍統特務

秋瓷炫飾 四丫頭 為女一號

一部《回家的誘惑》讓大家認識並且喜愛上了“復仇女王”秋瓷炫,也奠定了秋瓷炫的在中國內地的發展。此次,秋瓷炫在新版《烏龍山剿匪記》中,一改以往的形象角色,出演軍統女特務四丫頭。她是國民黨高級將領姨太太的女兒,湘西反共救國軍軍長的表妹,從小受國民黨正統教育和軍隊正規培養。隨父親撤退台灣後,又經過特科培訓,空投湘西,是表哥軍長派駐烏龍山地區的軍代表,勵志要成為國軍最年輕的女少將,做黨國危難時期的中流砥柱。

四丫頭堅信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是黨國反共復興的契機,對烏龍山土匪內心輕蔑鄙視,但為了理想不得不苦心籠絡,對土匪艱苦的生存環境和變態的生活方式很難接受,但始終努力適應。情竇初開時愛上鄰家大哥劉玉堂(由蒲巴甲飾演),再次相逢希望能夠利用,最終知道無法利用的時候立刻開槍,毫不手軟。真正愛上的是土匪鑽山豹(由呂良偉飾演),但卻清楚計算和利用愛情的價值來駕馭對方,最終寧可犧牲自己掩護愛人逃生為烏龍山土匪保留火種,為理想和主義流盡最後一滴血。

秋瓷炫飾演的四丫頭,冷艷時寒若冰霜,嫵媚時勾人心魄,一身美式軍裝加左輪手槍,卻從來不拿槍,唯一一次舉槍就是槍殺劉玉堂。有兩個習慣的小道具,一是田大榜送她的人皮馬鞭,出門必帶,揮而不抽,二是桃木煙鬥,思考必摸,擦而不抽,她說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就喜歡思考的時候擦煙鬥,而她這支煙鬥是美國著名戰神巴頓將軍送給她父親的,搞得土匪們仰慕不已。洞房花燭夜,她把煙鬥送給了鑽山豹做為結婚禮物

呂良偉飾演鑽山豹

新版《烏龍山剿匪記》由呂良偉出演的“鑽山豹”,從形象上看,這個新“鑽

山豹”在氣勢上絕不輸于申軍誼版的。

呂良偉塑造的新“鑽山豹”是匪首龍胡子的弟弟,因為野心勃勃而自立門戶,喜歡殺人,以殘忍為個人品牌,特別吸引同樣殘忍的亡命之徒,因此勢力快速發展,成為烏龍山地區著名匪首,他沒有自己的地盤,寄居在哥哥的勢力範圍內,努力積蓄力量等待時機準備取而代之,和共軍作戰勇猛頑強,最後升任烏龍山反共救國軍軍長,打光子彈後用中正劍和劉玉堂垂死搏擊,被劉玉堂擊斃。

呂良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鑽山豹這個人物外型高大英俊,有一種和劉玉堂的“陽剛之氣”相互呼應的“陰柔之質”。戰場上廝殺是他最大的樂趣,殺人是他最熱衷的“行為藝術”,屍體是他最陶醉的傑作。陰柔也表現在他對女人的奇特態度上,不論是對前面的“押寨夫人”還是對後來的綠姐,他都溫柔謙和,呵護有加,甘當奴僕,小心伺候,一旦翻臉,心狠手辣。押寨夫人被他活活掐死,綠姐被他手刃心髒。親哥哥龍胡子被他誘捕後,他為了體會槍殺親人的感覺,拒絕龍胡子自殺的哀求,親手槍殺龍胡子,他是土匪文化的殘忍型代表。

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

劉玉堂帶小部隊押運征糧款和軍火迷路,兩個土匪追擊喬裝老婦人的烏龍山匪首田大榜,被劉玉堂解救。女匪首阿西苗苗跟蹤仇敵田大榜。縣大隊騎兵中隊長何山率隊接應劉玉堂,因違反軍紀被劉玉堂趕走。

山陽寨的鄉民舉著五顏六色的小旗子,喊著口號歡迎解放軍,剛從台灣空投而來的四丫頭喬裝村姑混在其中,認出初戀情人劉玉堂。四丫頭的父親陳子賢組織伏擊解放軍,劉玉堂小部隊被團團圍困。

田大榜跟著解放軍進了山陽飯庄,想暗算劉玉堂,被劉玉堂發覺反擊。田大榜跳窗而逃,指揮土匪團團圍住飯庄。

四丫頭冒死去見初戀情人劉玉堂,表達感情,被土匪圍困在馬廄。阿西苗苗帶人從田大榜背後突然襲擊田大榜,打亂了土匪陣腳。

第2集

劉玉堂和四丫頭騎馬沖出馬廄,劉玉堂腿中槍,下馬引開土匪。阿西苗苗救了劉玉堂,鑽山豹攔住受驚的馬,救了四丫頭。阿西苗苗偷襲田大榜,被田大榜活捉。

何山返回解救劉玉堂,放起黑色風箏。田大榜、鑽山豹和龍胡子以為解放軍增援部隊趕到,急忙撤退。

烏龍山山神廟,湖南反共救國軍軍長陳子賢召集各路匪首慶功封賞,封田大榜為湘西反攻救國縱隊司令,鑽山豹為川湘反共救國縱隊司令,龍胡子為湘黔縱隊司令。四丫頭審問阿西苗苗,封她為反共救國軍苗家山挺進支隊司令,贈送槍支彈葯和伍千大洋。

阿西苗苗下山後,帶著祖傳的避瘟丹和金瘡散,隻身夜探劉玉堂,暗戀劉玉堂的衛生員張勝男看她很不順眼,何山早就知道阿西苗苗是有名的女匪首,在阿西苗苗離開時抓捕。劉玉堂命令何山放人。

四丫頭以國小教師的假身份見劉玉堂,想和他一起去香港結婚。

第3集

陳子賢派鑽山豹護送四丫頭下山回台灣,四丫頭執意要去山陽寨,自作主張探訪情人劉玉堂。

劉玉堂腿傷復原,回到隊部,發覺四丫頭父親的真實身份,親自抓捕四丫頭,鑽山豹將四丫頭打暈,把她救回烏龍山。劉玉堂被關禁閉,想出誘敵深入的作戰計畫。

何山按照劉玉堂的指示,到農會主席家,請農會主席介紹進山剿匪向導。農會主席推薦了田秀姑。何山走後,田大榜殺害了農會主席和小孫子。為了讓女兒死心塌地,陳子賢假說打獵,誘騙四丫頭開槍,使得四丫頭以為是自己親手殺了農會主席和小孫子。

劉玉堂帶著剿匪小分隊到水磨坊找田秀姑,半路發現田秀姑被獨眼龍抓住。小分隊救了田秀姑,並駐扎在田秀姑的水磨坊,等著田大榜上鉤。

第4集

何山高調地帶著三中隊支援水磨坊,無意之間破壞了劉玉堂精心設計的作戰計畫。劉玉堂隻好隨機應變,在水磨坊練兵。何山送給劉玉堂一隻小烏龜。諷刺劉玉堂是縮頭烏龜。

何山與田秀姑擦出感情火花,為了治何山的頭疼病,秀姑到處找葯,希望能幫助何山戒掉大隱。劉玉堂發現何山跟田秀姑打得火熱,關系曖昧,找何山談話,何山用四丫頭反駁劉玉堂,兩人不歡而散。田富貴暗地跟蹤田秀姑,不小心跌入水潭,劉玉堂自己親自跟蹤田秀姑,也鬧了大笑話。何山暗中提防監視田秀姑,發現田秀姑放竹筒發信號,劉玉堂卻裝糊塗,還送了田秀姑一顆手榴彈,讓她防身。

四丫頭敦促田大榜出擊水磨房,田大榜遲遲不出兵。

第5集

田大榜直到得知解放軍主力去了川東,並且得到田秀姑的情報,這才下決心攻打水磨坊。田大榜剛走,四丫頭收到陳子賢的加密電報,說解放軍兩個連的正規部隊,向水磨坊隱蔽運動。水磨坊的小分隊是解放軍的誘餌,而田大榜偷襲水磨坊,是陳子賢更陰險的大誘餌。四丫頭馬上去找鑽山豹,策劃陰謀。

田大榜接近水磨坊,命令部隊停下,等待最後的信號。田秀姑向劉玉堂扔出手榴彈,沒想到劉玉堂送給她的這顆手榴彈,炸葯早已經卸掉。何山和劉玉堂抓住田秀姑審問,得知真的田秀姑已被田大榜殺害,她是被田大榜逼迫的混入剿匪小分隊的,。田秀姑說出最後的進攻信號是手榴彈爆炸。田大榜聽見爆炸大喜,猛撲水磨坊。解放軍主力部隊包圍了田大榜。田大榜一聽到解放軍沖鋒號響起,立刻命令獨眼龍引開解放軍,自己悄悄躲開了。

何山違反劉玉堂的指揮,隻身追擊田大榜,將田大榜擒獲。主力部隊兩個連,與劉玉堂匯合,一起追擊田大榜的逃竄人馬,進攻田大榜在採石場的碉樓,沒想到卻鑽進四丫頭布置的口袋陣。

​  ​第6集

採石場田大榜的碉樓火力強,解放軍遲遲打不下來。外圍鑽山豹和龍胡子兩路土匪又對我軍發起進攻,開始包餃子。土匪的土炮炸死我軍營長,連長劉玉堂承擔起指揮責任,他發現土匪隊伍裏摻雜著大量民眾,而且都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隻好帶領戰士們撤退,戰士們邊跑邊放空槍,以免誤傷民眾,而敵人的子彈槍槍見肉。隊付出慘重傷亡,沖出採石場,被一條小河攔住。阿西苗苗防守石橋。劉玉堂隻身會見阿西苗苗,阿西苗苗決定放走解放軍。鑽山豹四丫頭追擊,劉玉堂掩護戰友,與鑽山豹四丫頭搏殺,最後跳下橋去,被阿西苗苗搭救。田大榜耍詭計,將何山踢下懸崖,再次脫逃。田秀姑路過,看到了這一幕,她在山崖下找到了暈倒的何山,並找到一個捕獵的陷阱。

 第7集

田秀姑救了何山,將田大榜引入捕獵陷阱。探子向四丫頭報告,榜爺掉進了獵人套野豬的陷阱。獨眼龍決定除掉田大榜自己當老大,搜尋到陷阱裏的田大榜,放下繩子假意救他,卻接連拋下石塊砸死他。拉上來一看,屍體不是田大榜,不由大驚失色。田大榜在四丫頭的搭救下逃出陷阱,反而將獨眼龍放入捕獵陷阱,周圍布下埋伏,引誘劉玉堂上當。獨眼龍用匕首逃脫陷阱,遇上在林間採蘑菇的田秀姑,一番打鬥將她打昏。何山找到田秀姑,剛好劉玉堂帶著小分隊來尋找何山。田秀姑帶著何山來到陷阱,發現沒人。埋伏在附近的田大榜下令開槍。劉玉堂帶著小分隊和田大榜激戰。劉玉堂追擊土匪,與四丫頭兩人舉槍對峙。四丫頭跳崖,借助樹枝滾下山坡,從劉玉堂槍口下逃脫。

第8集

在作戰總結會上,劉玉堂被團長批評。會議結束後,團長找劉玉堂談話,希望劉玉堂能與何山取長補短,聯手消滅土匪。為了讓何山的傷早日康復,劉玉堂下河摸魚,卻摸到了何山被田秀姑扔下河的煙槍。何山的頭疼病有犯了,但是因為答應了田秀姑再也不抽大煙,所以叫劉玉堂把他綁起來。幾天幾夜的折磨之後,終于把大煙戒掉了。鑽山豹想要奪取田大榜的八仙嶺作為根據地。隻要佔了山前村和嶺後村,那麽八仙嶺就能牢牢掌握在手。鑽山豹讓部下山貓假扮田大榜的四大天門之首東天門,先去搜刮山前村。隨後,鑽山豹自己帶人解救,打跑了山貓。第二天,山貓又來到嶺後村索要銀元大煙土。村長懷疑山貓是冒充的,秘密派人去向田大榜查證,被投奔鑽山豹的獨眼龍截獲。山貓強暴了馬上要出嫁的村長小女兒,並殺了村長的女婿,嶺後村對田大榜恨之入骨。

第9集

鑽山豹來到嶺後村解救,山貓在逃跑的路上被村長抓獲。山貓為了平息眾怒,假裝自殺。誰知道說好沒有子彈的駁殼槍裏暗藏子彈,山貓自殺斃命。八仙嶺從此成為鑽山豹的根據地。何山因為水磨坊戰鬥種擅自行動,被縣大隊停職關禁閉。劉玉堂在接受了收編苗家山十八寨聯防隊的任務後,去緊閉室找何山一起參加行動。何山因此將劉玉堂看做好兄弟。劉玉堂和何山去苗家山收編聯防隊吃了閉門羹,兩人回到水磨坊待命。方石頭發現田秀姑在溪水裏放竹筒發信號,當場逮鋪田秀姑,押到劉玉堂面前,才知道這是保佑水磨坊平安的一種鄉俗劉玉堂絞盡腦汁想到了收編十八寨聯防隊的突破口,苗家山每三年派一次聯防隊出山,去四川押運井鹽,劉玉堂算準田大榜會趁火打劫,打劫十八寨聯防隊的運鹽馬幫,除掉阿西苗苗這個眼中釘。因此在山谷等著田大榜偷襲馬幫,幫助阿西苗苗。

第10集

劉玉堂沒想到馬幫平安無事地穿過最適合打埋伏的山谷。讓他更沒想到的是,田大榜就在不遠的地方監視他。田大榜其實在峽谷確實埋伏了人馬,準備襲擊馬幫,但是因為發現了劉玉堂,害怕被解放軍反包圍,暫不行動打劫。劉玉堂也發現田大榜在馬幫走出峽谷後,帶領人馬另外布局埋伏。苗家山腳下的涼亭,阿西苗苗親自來接應馬幫,涼茶鋪老板娘在米酒裏放了蒙汗葯,一舉放到了阿西苗苗和女苗兵衛隊,還有押運井鹽的苗兵,劉玉堂及時趕到,從田大榜魔爪下救回阿西苗苗,搶回苗家山運鹽馬幫。阿西苗苗在返回苗家山途中被鑽山豹四丫頭秘密帶走。劉玉堂帶著失而復得的井鹽來到苗家山,受到大管家的熱情款待,並且用金錢美色試探。何山指點大管家送劉玉堂蘆笙,讓劉玉堂以色相爭取阿西苗苗。女苗兵假扮阿西苗苗稱病,始終沒露面,聯防隊員苗小七無意間向哥哥苗小六透露,聯防隊已被黨國暗地收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