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話

新民話

新民話,是分布于廣西部分地區的一類客家語方言,有"涯話(亻厓話)"等別稱。"新民",與"地佬"對應,意為"後遷入者",與"原南下漢人"以示區別。

新民話流行于廣西浦北、陸川、博白、靈山等縣市;除此之外,賓陽縣等廣西地區亦有新民話分布。其在博白、陸川二地較為流行,屬強勢語言,在賓陽、武宣等地則是弱勢語言。

新民話因缺乏現代媒體的平台,隨著現代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及國語的推廣,新民話和其他廣西在地語言(方言)一樣,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萎縮。 在新民話使用的地區,廣播電視也較少以新民話播音的節目。在有識之士的推動下,博白廣播電視台有《白州和韻》等節目使用了新民話 ,這對新民話的保護和傳承都起了積極作用。

  • 中文名稱
    新民話
  • 外文名稱
    Sinmin dialect(s), Hakka Chinese
  • 類似稱
    涯話、麼個話 等
  • 語言歸類
    漢藏語系-漢語群-客家語
  • 分布地區
    浦北、陸川、博白、合浦等地區
  • 使用人口
    約200萬(不含其他名稱的客語)
  • 代表人物
    劉永福 等

定義

新民話是廣西部分地區(如博白、賓陽等縣市)一類地方語言,同一類的還有"涯話(亻厓話)"(欽廉地區)、長樂聲(賀州)、麽個話(柳州等地)等,屬于客家語分支。有學者表示:講新民話者為客家人,客家來自中原,屬漢族八大民系之一,新民話即為中原音系,新民話則是隨客家民系的歷史形成而形成的;但使用新民話的人群,祖祖輩輩生活在博白、陸川等地,其文化也是當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語言劃分上,1987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將新民話分布區域劃歸為客家語之餘,並沒有將新民話歸入具體的一片(如粵台片、粵中片等),即新民話屬于客家語中不分片的一類;2012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第二版)中,包括新民話在內的廣西客家語亦未明確分片。

歷史

唐宋"國語"

新民話源出商周官話,在唐末宋初從中原漢語分出,至今仍保留著大量的先秦詞語、音韻,這能從客家人用新民話誦讀先秦經典、唐宋詩詞中表現出來,國語不能押韻的、客家語都可以押韻。甚至有學者為此指出新民話來源于唐宋標準"國語"。

廣西漢語分布廣西漢語分布

羅香林在《客家源流考》認為:"就種族遺傳說,客家民系是一種經過選擇淘汰而保留下來的強化血統",《梅州市梅縣區鄉土歷史讀本》載:"客人是中華民族最有力的一派"。柏楊《中國人史綱》說:"四世紀大分裂時代,中華民族從中原南遷,定居在五嶺山脈周圍,因為是僑居身份所以稱為'客家人',他們的後裔仍操著三世紀中原的古中國言語,可能是中華民族中血統最純的一支。"馬英九受台灣某客語電視台專訪時也特別強調:"沒有客家話,就沒有客家文化!"(註:客家語是正式稱呼,而客家話是民間稱呼。)

可見,從蔡蒙吉黃遵憲洪秀全朱德葉挺葉劍英黃遵憲陳寅恪羅香林丘逢甲到丘成桐這些"大家",以至台灣"總統"馬英九,泰國總理英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都有客家血統語言說,這不難看出客家為何歷經千年仍然恪守著"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的族訓、"天下客家是一家"的祖意。

五次南遷說

綜合有關資料考證,迫于北方少數民族入侵中原而引發的戰亂(即五胡亂華)、中原人口急劇膨脹而使耕地驟減等因素,客家先民自東晉開始南遷,當前學術界公認的是大規模遷徙"五次論"。第一次在東晉永嘉之亂至隋唐,多自河南遷江西。第二次在唐末宋初,黃巢起義迫使河南、安徽以及進入江西的漢人繼續南遷到閩西及贛南,進入宋代而形成客家民系。第三次是宋室瀕亡之時,南移漢人到達粵東、粵北一帶。第四次是在清康熙至乾嘉之際,清廷推行"湖廣填四川"的人口政策,又因鄭成功反清復明和南明政權的影響,部分客家人進四川、過台灣、入湖南、到廣西。第五次則在乾嘉之後,由于滿清鎮壓南方漢民的顛覆活動,分布在粵東北、粵中一帶的客家人從而遷至粵西、海南一帶。及至近代,部分客家人而遷往海外,主要分布在歐美、東南亞一帶。

入遷廣西

入遷廣西入遷廣西

新民話,主要在客家遷徙後期形成。新民話相對當地話(如地佬話)而言,即"先入為主,後來為客"之意。從當地大量族譜記載可知,三地新民話人祖先主要來自福建廣東江西。但是,最早的入桂時間不是羅香林先生在《客家源流考》中所估計的是清初,而是在明代或稍早一點。如:

合浦《張金公六羅開基宗支譜》有載:"……揮公開宗立姓為張姓一世祖,繁衍生息,後裔遍布中華及海外各地。我宗支一百三十三世祖,仁良公,字天柱,號法受,祖妣黃氏,生有三子(長子張金)……(初)住福州省汀州府上杭縣豬市街瓦子巷,明朝成化三年(公歷1467年)……由閩遷粵……初到粵西暫住……明朝成化7年(公歷1471年)遷居廣東省廉州府石康縣六羅村(今廣西浦北縣張黃鎮六羅村委)。"

博白朱姓始祖于明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由江西安遠縣遷來。另一脈朱姓自福建黃石經廣東高州、化州于明末清初遷入博白。彭姓據《彭氏源流》及祠堂碑記所載,由江西吉安盧陵而入粵到潮州,明代後期遷至廣西陸川,"乾隆14年(公元1749年)攜眷由陸川遷博白卜居于鳳山嘉裏美村"。黃姓據《黃氏族譜序》說:"溯我上縣始祖--昱公,是在元朝延佑5年戊午(公元1318年)由福建興化府莆田縣來任石城縣尹,于天歷元年戊辰(公元1328年),遷治新和驛(即今廉江縣址),公致仕後即奠基縣之舊治黃村(即今之上縣村),距今已669年矣!昱祖配姜李二人,誕凱珊、梅珊、柏珊三子,一本三枝,根深葉茂,長凱留舊籍,梅遷吳川,柏遷博白那亭(即今文地鎮內)。"由此看來,柏珊遷入博白時間當是元朝末年。

遷徙路線遷徙路線

中華民國版《賓陽縣志》載:"操新民話者,其先大都于明清之間,由粵閩兩省遷來,當時以其新來,故曰新民,所操之話曰新民話,口音比柳州之麻介話較柔……。"

之所以有這種情況,是因為羅香林並沒有考慮到明朝時期兩廣的平定瑤亂的戰爭。這離不開明朝兩位將領:王守仁陳璘。王守仁(1472年-1529年)開始,就指揮兩廣平定叛亂的戰爭,對叛亂地區的人口造成重大影響;對此,需要從其他地區遷入一定的人口到這些地區。到陳璘(1543年-1607年)時期,更是平定了羅定、信宜、高州等地的苗瑤叛亂,並定居今雲浮一帶,"招兵募勇,聽民遷徙",以此牽製可能作亂的粵西、廣西少數民族。由于陳璘是祖籍福建上杭一帶的翁源人(使用客家語,但當時並沒有客家一詞),所以跟隨他遷徙到粵西、桂南一帶的也是以福建上杭一帶或以該地為祖籍的人居多,可以說陳璘奠定了今粵西、桂南地區涯話、新民話的分布格局。

現狀

包括使用新民話在內的人群(即客家人)入桂比漢族其他民系要晚一些。隻有博白、陸川這兩個縣的新民話人佔該縣人口的大多數,其他一些縣僅佔10%~20%之間,有些縣更少。新民話人群多半是跟漢族其他民系或少數民族同住在一個縣、一個鄉鎮或一個村裏。他們同當地人和睦相處,相互通婚,關系融洽,因而互相同化。這種自然同化受到人數多寡、經濟力量強弱、文化貭素高低等因素的製約。有的客家人把別人同化過來,而有的則被別人同化了。受當地其他語言的影響,新民話或多或少夾其他方言(如白話、地佬話、平話等)的特征。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由于社會交往的增多,包括新民話在內廣西客家語逐步萎縮,其人群被同化的速度有加快的趨勢。

特征

古之正音

其實早在明清已有學者關註客家語,並對此做過研究,比如一代宗師章太炎(炳麟)。顧炎武曾說客家語是"非三百篇之正音,抑亦秦漢之古音矣。"林海岩在其《客說》裏提出"客音為先民之逸韻",黃遵憲《梅州詩傳序》有雲:"餘聞之陳蘭甫先生謂客人語言,證之周德清《中原音韻》無不合……此客人者,來自河、洛,由閩入粵,傳世三十,歷年七百,而守其語言不少變"。章太炎在《客方言·序》中解釋:"廣東稱客籍者,以嘉應諸縣為宗……大氏(抵)本之河南,其聲音亦與嶺北相似。"章太炎為此對客家語言系統產生興趣,而作過一番研究工作,撰述《嶺外三州語》附在《新方言》後,選取了六十三條客話詞語,用《說文》、《爾雅》、《方言》、《禮記》、《毛詩》、《戰國策》、《老子》等古代典籍加以印證,說明客方言的詞源與客話所本,自志漢民族一派語言,早已如此。例如《說文》:"桄,充也"古曠切。《樂記》:"號以立橫,橫以立武。"《註》:"橫,充也。謂氣作充滿也。"《釋文》:"橫,古曠切。"桄、橫同字。三州謂廓大充滿為桄,轉入庚部。按"桄、橫同字",但今客話音讀不同;從反切來看,古音是應讀"桄"為guang,IPA(國際音標)[kuaŋ](註:今客語一般讀guong,IPA[kuɔŋ]),但今新民話讀"橫"為vang(IPA[vaŋ]),失去中古的牙音(舌根音)。有部分地區客家語說袋子裏裝東西裝得滿滿的為"桄桄鼓鼓"guang guang gu gu(IPA[kuaŋ kuaŋ ku ku])。經過章太炎這番比較試驗,從而證明新民話(即客家語)儲存了大量上古、中古語音。

欽州地區語言分布圖欽州地區語言分布圖

語音特點

雖然各地新民話口音存在一定的差別,但是新民話存在共性,這些共同的語音特點也是一般客家語擁有的。這些也是判別新民話在語言學上歸屬于客家語的依據。

語音上:多送氣音,古全濁聲母,不論平聲仄聲,大多變讀為送氣清音,如:"別、步、抱"多讀作[pʰ-],"地、大、弟"讀作[tʰ-],"在、字、坐"讀作[ tsʰ-],"舊、舅"讀為[ kʰ-]。古非敷、奉聲母部分字今讀作[f-],而部分字新民話讀重唇音,如"斧、分"念[p-](這裏,"分"作"給"解,一般大家寫作"奔"),"孵,訃"讀[pʰ-],"扶、肥"也念[pʰ-]。古曉匣母合口字,新民話中多讀[f-]聲母或[v-],如火,花念[f-],"話黃換"念[v-]。古是曉組聲母(如"基、欺、希"的聲母),在細音前不齶化,仍保留舌根及喉音[k-][kʰ-][h-]的讀法;大部分地區沒有撮口呼韻母[y](即國語魚的韻母ü),撮口呼韻母混入齊齒呼韻母[i];古鼻音韻尾和塞音韻尾各地不同程度地保留著。

聲調上,廣西境內自稱新民話的客語基本都是是6個聲調,暫無其他聲調數的例子。

辭彙文法上,最明顯的是保留了不少古漢語詞語。如"禾(稻子)、食(吃)、索(繩子)、面(臉)"。還有一些具有本方言特色的詞,如"眼珠仁(眼睛),眼汁、眼水(眼淚)"等。在文法上,常用一些如"老, 公,子,頭"等首碼、尾碼;用一些特定的助詞或詞語(如"緊、正、過、誒、倒"等)表示動作時態;通過變化指示代詞和聲調變化區分近指和遠指等等。

聲韻系統

與一般客家語差別不大,簡要介紹如下:

新民話的四呼不齊全,沒有撮口呼。有關撮口呼的字,都讀為齊齒呼或合口呼。還保留了古音韻尾[-m],塞聲韻尾[-p]、[-t]、[-k]。同時,[m]、[η]可以自成音節,不跟任何聲母相拼。

新民話有6個調。新民話聲調比國語多陰入、陽入其調值比國語低而短促。

常用辭彙

新民話的辭彙和文法比較豐富和穩定。如"吹牛"讀"車大炮","下雨"讀"落水","妹妹"讀"老妹","太陽"讀"熱頭","我們"讀"涯人","什麽"讀"乜介","猴子"讀"馬騮","吃飯"讀"食兜","豬舌頭"讀"豬利前","下面"讀"下低"等等。有的詞有音無字,但可以借助粵語辭彙,口語通用。在構詞中,形容詞重疊多為"AABB"句式,如"花綠"說為"花花綠綠"。同時,常在前面加"老"或"阿"字作詞頭,如"老婆"、"老妹"、"阿叔"、"阿公"等,以示親切。在詞尾表示多時數常加"兜"字,如"某知幾多兜"。在語序中,同廉州話、地佬話一樣,常把修飾性詞放在被修飾詞之後,如"我先走"讀"涯行先"、"多穿一件衣服"讀"著多件衫"。

分布

博白縣

主要在縣東、中、南部的鳳山、新田、三灘、寧潭、文地、三江、英橋、大垌、那卜、沙陂、合江、東平、沙河、菱角、松旺、雙旺、龍潭、大壩以及西北部的黃凌、三育、江寧等20多個鄉鎮。

博白博白

使用人口:約110萬,佔全縣總人口的五分之三左右。

(註:本縣新民話又稱涯話)

陸川縣

分布在全部16個鄉鎮,主要在南部的大橋、烏石、良田、清湖、古城、橫山、灘面等鄉鎮和溫泉、月垌、沙湖等鄉鎮的部分村落。

使用人口:61.4萬,佔全縣總人口的70%左右。

(註:本縣新民話又稱涯話)

浦北縣

主要分布在:泉水、石埇、張黃、大成、白石水、三合、龍門、樟家、福旺等鄉鎮。

使用人口:20.7萬,佔全縣總人口的26.14%。

(註:本縣新民話又稱涯話)

合浦縣

主要分布在:十字路、西場、常樂、烏家、閘口、山口、石灣、白沙、星島湖、廉州、曲樟、公館、石康等鄉鎮。

使用人口:約17. 4 萬人,佔全縣總人口的18. 5%。

(註:本縣新民話又稱涯話)

賓陽縣

主要分布在:蘆圩、賓州、新賓、黎塘、黎明、雙橋、新橋、三塘、大橋、武陵、太守、洋橋12個鄉鎮的部分地區和河田、王靈、甘棠、古辣、中華、思隴、和吉、陳平8個鄉鎮的少數村落。

使用人口:約18萬(1998年),約佔全縣人口的21%。

武宣縣

主要分布在:武宣、馬步、東鄉、河馬、二塘、三裏、桐嶺、黃茆、金雞、祿新、思靈11個鄉鎮的部分村落。

使用人口:約8.4萬(1998年),佔全縣總人口的24%。

興業縣

主要分布:在石南、龍安、大平山、賣酒、城隍、山心、博愛、葵陽、鐵聯、沙塘、蒲塘、高峰12個鄉鎮的部分地區。

使用人口:7萬多(不含大平山、賣酒兩鎮的)(1998年),佔全縣總人口的10.6%。

其他地區

廣西還有不少地方分布有新民話人群,除了上述地方外,下面一些地方佔所在縣人口低于10%。如:

橫縣,分布在橫州、附城、巒城、新福、飛龍、百合、石塘、靈竹、那陽、雲表、蓮塘、校椅、平朗13個鄉鎮的部分地區,1998年使用人口約8萬,佔8.24%。

武鳴縣,分布在城廂、城東、靈馬、陸斡、上江、仙湖、府城、兩江、鑼圩、玉泉10個鄉鎮和百合農場(2千多)的部分地區,1998年使用人口約2.2萬,佔3.57%。

平果縣,分布在榜圩、四塘、舊城、鳳梧、堆圩、黎明6個鄉鎮的部分地區,使用人口約6千,佔1.43%。

上林縣,分布在澄泰鄉部分地區和大豐、白圩、覃排、明亮、三裏、西燕、喬賢7個鄉鎮的少數村落,1998年使用人口約5千,佔1.19%。

合山市,分布在河裏鄉等,使用人數不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