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18歲

新娘18歲

《新娘十八歲》又譯名(朗朗和檢察官),是2004年韓國kbs2電視台一月上檔的月火迷你連續劇,由金明旭、金正奎共同執導韓智慧李東健劉惠晶,李多海等主演。

該劇一部以類似漫畫手法展現的清新愛情喜劇。女主角是古怪精靈的十八歲高中小太妹,而男主角卻是嚴肅認真的二十八歲英俊檢察官,兩人的家族長輩訂下娃娃親,由命運的安排相遇,直到相知、相愛的故事。

該劇在2004年第40屆韓國百想藝術大賞上,榮獲最佳新人女演員獎等多項大獎。

  • 中文名
    新娘18歲
  • 主演
    韓智慧,李東健
  • 集數
    20集
  • 其他名稱
    朗朗和檢察官
  • 類型
    愛情,喜劇
  • 出品時間
    2004年
  • 首播時間
    2004年1月19日
  • 出品公司
    韓國kbs電視台
  • 製片地區
    韓國

​基本信息

導演: 李振石

新娘18歲新娘18歲

編劇: 金恩熙

主演: 李東健 / 韓智慧 / 李多惠 / 李峻 / 李順載 / 金惠淑

類型: 喜劇 / 愛情

官方網站: www.kbs.co.kr/drama/rangrang

製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首播日期: 2004-01-19(韓國)

集數: 16

又名: 新娘18歲 / 朗朗十八歲 / 朗朗和檢察官 / Sweet 18 / Nang rang 18 seh

IMDb連結: tt0499174

劇情介紹

新娘18歲新娘18歲

貞淑還未出生就由阿公作主與韓國的望族安東權氏家族的宗孫赫俊訂下娃娃親。此後,貞淑家境日漸衰落,與母親相依為命

轉眼貞淑已是女校高三學生,她整日與幾個死黨同學逃學曠課,一副小太妹的模樣。一次貞淑與死黨去舞廳跳舞,被檢察官權赫俊逮到,因按韓國法律未成年人不得進入娛樂場所,貞淑被狠狠訓斥了一頓。不久,雙方家長安排兩人相親,他們才發現彼此竟是對方訂親的對象。

正當二人準備完婚時,赫俊的姐姐從中國回國,一次偶然的誤會使姐姐對貞淑產生偏見,極力阻止二人的婚事。克服了重重困難後,二人終于如期舉行了婚禮。

婚後二人一直分房居住,在共同的生活中,二人漸生愛意。恰在此時,赫俊昔日女友可瑩從美國飛回漢城,打算重新挽回赫俊,赫俊的姐姐亦從旁幫忙,使赫俊與貞淑總是好事難成。 一次,可瑩遭黑幫報復,幸得貞淑相助脫險,但貞淑卻被黑幫綁走。赫俊得知黑幫藏身處後,隻身去救貞淑,險象環生後兩人終于脫險。經過此次意外,二人終于向對方表白出心底的愛意。而可瑩也終于與貞淑和好。貞淑懷孕,赫俊及宗族長輩都很高興。但可瑩勸貞淑要有自己的人生夢想,生了孩子之後就要作為妻子、母親和宗婦度過餘生是很悲哀的事。貞淑聽後情緒低落。在赫俊的鼓勵下,貞淑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夢想,她打算以製衣作為自己的工作。赫俊阿公要她先為自己製作一件韓服,看看她的手藝,貞淑欣然應允。

赫俊的同事宗璨在與赫俊姐姐的接觸中彼此漸生好感,宗璨向阿公提親,阿公高興地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阿公的身體每況愈下,赫俊不得已打算辭去檢察官的工作回安東老家繼承宗族,以減輕阿公的負擔。但阿公卻告訴他身為宗孫,最重要的不是守住宗族的房子,而是守住宗族的精神。

貞淑與赫俊帶著剛剛縫製好的韓服回老家看望阿公,一直等著他們到來的阿公看著他們含笑而逝。

轉眼若幹年後,赫俊與貞淑帶著他們的寶寶終于完成了他們的心願—濟州島的蜜月之行。深感幸福的他們在心底默念著要永遠陪伴在對方身旁。

演職員表

韓智慧--飾尹貞淑

李東健--飾 權赫俊

新娘18歲新娘18歲

劉惠晶--飾權善雅

李多海--飾閔可瑩

李順才--飾 權進士

李峻-- 飾池南哲

金惠淑--飾鄭書幕

樸亨才--飾徐宗燦

鄭京浩--飾聯誼男

角色介紹

尹貞淑(韓智慧飾)

十八歲的女校高三學生,婚前一直是一副小太妹的模樣:貪玩、不愛讀書卻又善良、天真無邪。在長輩的安排之下,還未出生就與望族安東權氏的宗孫訂下娃娃親。一次偶遇使她對身著韓服的“出師表青年”念念不忘,沒有想到那竟就是她的訂親對象。面對自己深愛的檢察官丈夫,婚後的貞淑努力想做個賢妻良母,但這個轉變似乎也並不那麽容易。而小太妹式的她突然成了權氏家族的“宗婦”,面對循規蹈矩的宗族長輩,不免笑料百出。但是,她也慢慢從中體會到了真正的生活,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意義。韓智慧對貞淑的演繹自然到位,演活了一個調皮的單純少女形象。

尹貞淑尹貞淑

權赫俊(李東健飾)

二十八歲的漢城地區檢察官,少年老成、嚴肅認真,熱愛他的檢察官工作。身為權氏家族的宗孫承擔著繼承宗族的義務。不但學識淵博,而且能文能武,甚至還有一流的歌喉,讓貞淑欽佩不已命運的安排下與貞淑走到了一起,對年齡、個性、背景與己迥然的貞淑本無好感,迫于無奈答應與貞淑的“契約婚姻”。但在婚後的吵吵鬧鬧中,卻對貞淑漸生愛意,為了貞淑不惜隻身赴險,兩人從相互了解走到心心相印。赫俊的單純、深情甚至略帶傻氣是吸引觀眾所在。

權赫俊權赫俊

權善雅(劉惠晶飾) 權赫俊的姐姐,女性知識分子。因其傳統家族的緣

故,思想頗為守舊。因一次偶然的誤會,對貞淑存有偏見,以其家族為榮的善雅認為太妹般的貞淑配不上弟弟赫俊,對弟弟與貞淑的婚姻百般阻撓,婚後亦處處為難貞淑,甚至暗地幫助赫俊昔日的女友拆散他們的婚姻。然而日久見人心,最後終于對心地單純的貞淑有所改觀,自己也找到了美滿的戀愛。

閔可瑩(李多海飾)

赫俊昔日的初戀女友。當初決然分手令赫俊傷心不已。此後赴美有短暫的婚姻,離婚後又想起赫俊的種種好處,隱瞞婚史回到韓國展開對赫俊的追求。身為律師的可瑩功于心計,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為了拆散赫俊的婚姻,處心積慮陷害貞淑。遇險時卻被貞淑舍身相救,終與貞淑和好,但仍改不掉爭強好勝的個性。

閔可瑩閔可瑩

權進士(李順才飾)

赫俊的阿公,慈祥的長者。是他為赫俊與貞淑訂下娃娃親,也是因為他才最終促成了二人的婚姻。雖身為權氏家族的大家長,身體力行著傳統的禮儀規範,但卻並不象其他家族長輩那樣墨守成規。疼愛孫媳貞淑和孫兒赫俊,不希望赫俊為了繼承宗族放棄自己熱愛的事業。臨終時叮嚀赫俊夫婦要真心相愛,此段尤為感人。

池南哲(李峻飾)

高中學生,畢業後到閔可瑩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曾對貞淑熱烈追求,但貞淑隻把他當作普通朋友。貞淑婚後,終于可以正視感情的失敗,與貞淑成為好友。

鄭書幕(金惠淑飾)

貞淑的母親,心地淳樸,坡平尹氏家族最後的媳婦,家道中落後開洗衣店維生,與貞淑相依為命。謹守貞淑阿公臨終遵守婚約的叮囑,將貞淑嫁給了赫俊。對不愛讀書的女兒雖恨鐵不成鋼,但看到她純真善良並最終找到幸福,心中也深感安慰。

鄭書幕(鄭書幕(

徐宗璨(樸亨才飾)

赫俊的同學、同事兼好友,有別于赫俊的嚴肅認真,宗璨為人隨和幽默。與赫俊無話不談,尤其是赫俊感情方面的智囊,但他出的餿主意卻經常適得其反。相處中對赫俊的姐姐產生好感,最終成了赫俊的姐夫。

原聲資料

1.我愛你

2.我渺小的愛

3.我還不知道愛著你

4.調皮

分集劇情

第1集  尹貞淑還未出生就由阿公作主與韓國的望族安東權氏家族的宗孫訂下娃娃親。但不久貞淑的阿公過世,臨終前叮囑一定要遵守婚約。此後貞淑家境日漸衰落,全靠母親開洗衣店為生。  轉眼貞淑已是女校高三學生,但她無心學習,整日與幾個女生逃學。一次被班導逮到,翻其筆記本竟抄有諸葛亮的《出師表》,原來一次貞淑偶然撞到一身著朝鮮傳統服飾的男子,那男子手中的《出師表》掉落在地,不知何故貞淑對那男子心生好感,始終念念不忘。而另一方面,高中生池南哲對貞淑苦苦追求,令貞淑煩惱不已。  一次貞淑與同學去舞廳跳舞,被漢城地區檢察官權赫俊逮到,按照韓國法律未成年人不準進入娛樂場所,所以貞淑被權檢察官狠狠訓斥了一頓。  不久安東權氏家族派人與貞淑母親商議安排相親之事,貞淑母親高興不已。但意想不到的是,與貞淑訂下娃娃親的竟就是不久前訓斥貞淑的權赫俊檢察官。  貞淑為讓赫俊知難而退,慌稱池南哲是其男友,而後又疏遠南哲,令南哲十分難過。南哲的幾個朋友為此來找貞淑,恰好赫俊在場,赫俊誤以為幾人是自己得罪的歹人,將幾人打傷,其敏捷的身手令貞淑欽佩不已。雖然貞淑對赫俊漸有好感,但仍對那日遇到的讀《出師表》的男子念念不忘。  回到家中,母親告訴貞淑要隨赫俊回其老家,貞淑去找赫俊詢問此事,不想撞到赫俊在洗澡。貞淑羞得急忙跑了出去,夜晚躺在床上想起此事卻有不禁發笑。

第2集  赫俊阿公要赫俊帶貞淑回安東老家,赫俊認為貞淑年紀太小,兩人相差十歲,並不想與其結婚,所以拒絕了阿公的要求。貞淑來到赫俊家中,偶然看到赫俊的傳統服飾以及一本《出師表》,發現原來赫俊就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個男子。  赫俊回到老家正要向阿公解釋為何不帶貞淑回家,卻發現貞淑已到家中,貞淑更向阿公大獻殷勤,令赫俊阿公對其大為贊賞,赫俊哭笑不得。  回到漢城後,因貞淑知道了赫俊就是其念念不忘的夢中情人,為取得赫俊好感使出渾身解數。拿了赫俊家的鑰匙,趁其不在幫他收拾房間,將來家裏幫赫俊取檔案的赫俊同事誤當作小偷痛打一頓,更到赫俊工作處當著眾人宣布自己是赫俊未婚妻,令赫俊無可奈何。  赫俊到貞淑家中與其母親商量解除婚約,貞淑母親表示同意。恰被回家的貞淑聽到,令貞淑苦惱不已。但貞淑不甘心就此解除婚約,終于想出一個辦法,她打電話給赫俊阿公訴苦,赫俊阿公得知赫俊解除婚約十分生氣,為此事來到漢城,與貞淑訂下一計逼赫俊就範。  阿公告訴赫俊既然他覺得與貞淑結婚不合適也不勉強,但赫俊作為權氏的長孫必須在當年完婚,否則就回安東老家。赫俊無奈隻得一一與阿公安排的姑娘相親,但這些姑娘都是貞淑的死黨,有意裝扮誇張讓赫俊失望。此時貞淑卻在偷笑,但沒想到這時又有他人要給赫俊介紹親事。

第3集  貞淑和她那班死黨將給赫俊介紹親事的女人痛貶了一頓,那女人來找赫俊告狀。赫俊找到貞淑勸她好好讀書考大學,別再想著什麽結婚的事,貞淑卻提出契約婚姻的主意,即婚後互不幹涉彼此的私生活,這樣赫俊滿足了阿公的心願,而自己也不必按母親的要求去考大學,但赫俊沒有同意。  赫俊對阿公表示還沒有成婚的打算,阿公氣得暈倒被送進醫院,赫俊深感愧疚。  貞淑因為一心想要與赫俊結婚,沒有參加大學聯考,貞淑母親很失望。  聖誕夜赫俊回到家中,發現貞淑已經給他做好晚餐,還有他最愛喝的味噌湯,赫俊很是感動,他找到貞淑,表示同意她契約婚姻的主意。  赫俊的姐姐從中國回國,得知赫俊要結婚的訊息後,找到赫俊表示堅決不同意赫俊與貞淑這樣一個沒落家族的小丫頭結婚,但赫俊表示自己決心已定,赫俊姐姐要求見見他的未婚妻。  赫俊找到貞淑要她去買兩件象樣的衣服去見姐姐。貞淑和一班死黨去選衣服,買帽子時與一女子發生爭執,貞淑將那女子一番諷刺奚落。晚上見面時貞淑才發現原來那女子正是赫俊的姐姐,赫俊姐姐表示堅決反對他們成婚,並要將此事告訴阿公。貞淑非常後悔。  赫俊姐姐到阿公那裏告狀,說貞淑一無是處,反對他們的婚事,但阿公表示婚事是一定要辦的,赫俊姐姐很生氣並說就算他們結婚也要拆散他們。  赫俊帶貞淑參加朋友的訂婚酒會,遇到赫俊大學時的學妹,貞淑向她們吹噓自己在義大利名校學習聲樂,這時恰有一人是那所學校畢業,問起貞淑的導師是哪位教授,貞淑尷尬不已。

第4集  赫俊的學妹們為了讓貞淑出糗要她在酒會上演唱義大利歌曲,貞淑正在尷尬時赫俊上台演唱了一首為她解了圍,赫俊悠揚的歌聲讓貞淑既驚訝又欽佩。事後赫俊責怪貞淑不該撒謊,貞淑表示自己也是為了不讓赫俊丟臉才撒謊的,貞淑生氣跑掉。  赫俊姐姐找到貞淑要她不要不切實際,她根本配不上赫俊,貞淑賭氣離家出走。  池南哲來找赫俊並痛打了赫俊責怪他不該傷貞淑的心,告訴赫俊貞淑從小除了母親和去世的阿公一個親人都沒有,這反而提醒了赫俊,赫俊終于在貞淑阿公的墓前找到了貞淑。  赫俊開車帶貞淑回家,路上卻遇到暴風雪,兩人隻得入宿旅館。貞淑終于同意同赫俊結婚,但第二天赫俊的車子卻出了問題,而兩人在赫俊老家的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眼看已過時間婚禮就要取消時,兩人截了一輛機車終于及時趕到。婚禮照常舉行,眾人都很高興,隻有赫俊的姐姐大失所望。  新婚之夜赫俊卻因為有案件要處理而趕回了漢城。第二天一早,貞淑就被赫俊姐姐從床上揪起來並當著阿公的面要她準備全家的早餐,不善烹飪的貞淑不知該如何是好,才領教到被大姑惡整的恐怖。

第5集  貞淑將稀飯煮成焦黑,卻狡辯說其阿公在世時有意把飯煮焦,以憂國憂民,時刻想著貧民的疾苦,令赫俊阿公反而對她贊賞一番。赫俊姐姐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要貞淑清洗婚禮後的碗筷並要她從此負責全家的飲食起居,貞淑因此不辭而別到漢城去找赫俊。晚上,阿公打電話來問起此事,貞淑借口說實在太惦記丈夫,為了照顧赫俊的起居才會不辭而別跑到漢城的,看著貞淑撒謊的樣子,赫俊在旁既好氣又好笑。  第二天赫俊上班,同事以赫俊有未洞房打賭,並勸赫俊早日與貞淑洞房才算真正的婚姻。而與此同時,貞淑的母親也勸貞淑早日為權家傳宗接代才會令權家滿意。夜晚,正當貞淑跑到赫俊房中想要與其洞房時,貞淑的那幫死黨姐妹卻喝得爛醉沒有車錢回家跑來借宿,赫俊正好借故離開。  赫俊從此一直借口公務繁忙不回家中,貞淑每日在家倍感無聊,于是約昔日姐妹出來聊天,而後被姐妹們拉去舞廳跳舞,卻在舞廳巧遇赫俊。赫俊責怪貞淑不該來舞廳這種地方,而貞淑更指責赫俊每日借口公務繁忙不回家卻有時間來舞廳跳舞。在眾人撮合下兩人終于和好。  晚上回家,兩人正含情脈脈時,貞淑卻放了個屁,赫俊因此大笑,貞淑氣得回了房間。  貞淑的姐妹為讓二人早日洞房來給貞淑出謀劃策,貞淑精心準備後借口感冒打電話要赫俊回家。而與此同時,赫俊昔日的女友可瑩飛回了韓國。

第6集  赫俊在回家的路上被同事叫回,貞淑等待赫俊遲遲不歸,悶悶不樂喝了很多酒,恰好這時赫俊姐姐來訪,赫俊姐姐看到貞淑弄得家裏亂七八糟,又得知貞淑和赫俊還未洞房不禁暗自高興。赫俊姐姐回老家將這一切告訴了阿公。  赫俊被同事騙去喝酒,酒館陪酒的女子被高利貸追討求赫俊幫忙,赫俊介紹一警官給她,女子十分感激。  赫俊回到家中,看到爛醉的貞淑還有桌上貞淑精心準備的晚餐,心中倍感愧疚。  第二天,貞淑去赫俊工作處找他,想因為喝醉的事向赫俊道歉,赫俊也因感到愧對貞淑,要貞淑在單位門前等他下班一起去高級餐廳共進晚餐。貞淑等候時恰好看到那酒館女子來找赫俊,因赫俊上次介紹給他的警官已不在任,于是赫俊又給她介紹別的警官,酒館女子感激得擁抱赫俊。貞淑誤會赫俊與該女子有染十分生氣,晚餐也不歡而散。  回到家後,正當二人爭吵時阿公突然到來,二人為哄阿公又裝做和好的樣子。阿公走後二人又相互指責,貞淑一氣之下說也要去找異性約會。  赫俊昔日女友可瑩歸來欲挽回赫俊,得知赫俊已經結婚黯然神傷。她想到家中拜訪赫俊,卻剛好碰到貞淑與鄰居婦女打架,可瑩替貞淑解了圍,貞淑十分感激。可瑩看到赫俊娶的竟是這樣的女子,又恢復了挽回赫俊的信心。  貞淑去聯誼會找到一男子去看電影,其間男子欲抱貞淑,被貞淑一頓痛打,但手機卻掉到地上,恰好此時赫俊打來電話,那男子接聽了電話,赫俊得知貞淑竟然真去與異性約會氣憤不已。赫俊質問貞淑此事,而貞淑更指責他根本沒有盡到一個丈夫的責任,賭氣回了娘家,赫俊心生愧疚,到貞淑娘家來接貞淑。

第7集  赫俊帶貞淑去天文館看星星,並買了結婚戒指送給她,貞淑十分感動,兩人約定並不急于洞房,最重要的是兩人能彼此真心相愛。  赫俊約貞淑和她的朋友吃午餐,路上遇到可瑩,赫俊發現他負責的“諸葛幫”的案子辯護律師正是可瑩。赫俊與可瑩談話忘記了與貞淑的約定,貞淑和她的朋友十分生氣。朋友們指責赫俊的不是,貞淑卻對朋友們大發脾氣。  赫俊為了避免與可瑩接觸,把“諸葛幫”案子的出庭工作交給同事宗璨。因為可瑩的事,赫俊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回家,第二天又對貞淑發脾氣,貞淑氣得在家中大哭。可瑩到貞淑家中安慰貞淑,並送給貞淑舞台劇的門票,要她與赫俊一起去看,使二人和好。貞淑十分感激,卻不知道這是可瑩可意安排的,更加不知道原來可瑩竟是赫俊昔日的女友。  赫俊買了玫瑰向貞淑道歉,貞淑原諒了赫俊並拿出可瑩送她的門票要赫俊第二天一起去看,赫俊欣然同意。  可瑩請赫俊的姐姐纏住貞淑,她裝做巧遇來劇院與赫俊見面。赫俊坦言不想做任何讓妻子貞淑不開心的事,離開了劇院回家。而另一方面 ,赫俊姐姐借口要貞淑學習茶道提高修養纏住貞淑,貞淑借口肚子痛溜掉,趕到劇院時恰好赫俊剛剛離開,貞淑等到散場也沒有看到赫俊。

第8集  赫俊姐姐打電話來質問貞淑溜走的事,赫俊得知貞淑溜走去劇院找他,急忙又返回劇院。在劇院門前看到凍得發抖的貞淑,赫俊很是感動。  貞淑去找可瑩聊天,可瑩約貞淑一起去逛商場,可瑩有意縱恿貞淑買昂貴的高級服裝給赫俊。赫俊得知貞淑把額度卡刷爆十分生氣,拉著貞淑去退貨,貞淑在商場又哭又鬧弄得赫俊無可奈何,赫俊隻好答應留下一條領帶,貞淑又破涕為笑。  可瑩派人送東西給貞淑,派來送東西的人竟是南哲,原來南哲現在可瑩的律師事務所工作。貞淑將東西退還給了可瑩,並要南哲轉達謝意。貞淑約了可瑩一起吃飯,同時也叫上了丈夫赫俊。席間趁貞淑不在,赫俊指責可瑩不該可意接近貞淑,但可瑩表示認識貞淑純屬偶然。可瑩裝做哭著離開,令貞淑誤會赫俊是因為他與可瑩同負責一個案子才不讓自己接近可瑩的,兩人為此又吵了一架。  次日貞淑去找可瑩道歉,在可瑩事務所門前,看到“諸葛幫”的大哥在欺負南哲,貞淑上前將那人教訓了一番,那人得知原來貞淑就是自己的對頭權赫俊檢察官的太太,想出了一個詭計。  貞淑回到家,一個自稱剛剛出獄曾接受過赫俊幫助的男子送來一箱蘋果以表達謝意,貞淑不知是計欣然接受了禮物。送禮之後,“諸葛幫”打電話到檢察廳舉報赫俊收受賄賂。  晚上,正當赫俊在叮囑貞淑千萬不要接受陌生人的東西,警察到來搜出蘋果箱中有大量現金,赫俊被警察逮捕,貞淑深感不安。

第9集  貞淑突然驚醒,原來赫俊被捕是貞淑作的惡夢。但是貞淑的確在蘋果箱中發現了現金,貞淑不知該如何是好,于是去找可瑩幫忙。可瑩一方面勸說“諸葛幫”陷害赫俊對他們有害無利,另一方面要貞淑去找赫俊認錯,並派人將蘋果箱掉了包。  貞淑到赫俊工作的檢察廳向赫俊坦白此事,但在蘋果箱中並未發現現金,貞淑以為是自己夢中錯覺。赫俊還是將她訓斥了一頓並要她寫悔過書。貞淑認錯並保證不會再做錯事讓赫俊擔心。貞淑告訴赫俊此事多虧可瑩幫忙,赫俊見到可瑩向她道謝。  赫俊叫貞淑一同回老家參加宗親會。可瑩借機將貞淑接受賄賂連累赫俊的事告訴赫俊姐姐,赫俊姐姐表示一定要將此事告訴家中長輩,可瑩暗自高興。  貞淑和朋友們在街上看到那個送她蘋果陷害赫俊的男子,和朋友們一起追趕結果耽誤了參加宗親會。阿公問她為何遲到,貞淑因為想起答應赫俊不再讓他擔心,所以慌稱自己忘記才會遲到,赫俊姐姐又從旁說出貞淑接受賄賂的事,使阿公對貞淑非常不滿並責罵了貞淑。  赫俊回家發現貞淑不在,所以打電話給貞淑的朋友打聽她的下落,貞淑的朋友告訴赫俊,貞淑是因為想為赫俊挽回名譽追趕那個送蘋果的男子才會遲到的,赫俊既感動又後悔,急忙跑出家門尋找貞淑。赫俊終于找到貞淑,貞淑哭訴自己其實一直想做個好太太,可卻總是做錯事,赫俊感動得親吻了貞淑,貞淑卻突然暈倒住進了醫院。  阿公得知此事知道自己錯怪了孫媳,要赫俊一定好好照顧貞淑。

第10集  貞淑醒來想起與赫俊親吻興奮異常,她那些死黨朋友們也為她慶祝。貞淑向賢珠說起此事,但賢珠說男人就算不愛對方也可能親吻女人的,貞淑又不禁黯然。  赫俊姐姐為了讓可瑩有機可乘挽回赫俊,借口準備祭祖的事要帶貞淑回赫俊的老家安東。赫俊本不想讓貞淑一個人回去,擔心她會受苦,但姐姐欺騙貞淑說赫俊讓她先回安東,貞淑以為赫俊不管她,生氣地跟姐姐回了安東。  貞淑回到安東,被赫俊的姐姐一頓惡整,每天從早到晚做家務。  而與此同時,可瑩趁貞淑不在來找赫俊,又假裝不慎將衣服淋濕,最後穿了赫俊的衣服回家。家裏沒了貞淑,赫俊突然感到很是無聊。  赫俊惦記貞淑提前回到安東,看到貞淑正一邊哭著一邊擦著銅碗,貞淑見到赫俊到來,抱著赫俊委屈地大哭。赫俊幫助貞淑擦好了銅碗,兩人和好如初,度過了開心的一晚。  第二天一早,赫俊與貞淑被姐姐叫去見家族長輩,家族長輩們考問貞淑學問,貞淑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應答,急中生智背誦了一首諸葛亮的《出師表》,令各位長輩大為贊賞,隻有赫俊的姐姐在一旁大失所望。  清晨,赫俊看著正在晾曬衣服的貞淑,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第11集  貞淑與可瑩在咖啡館聊天,貞淑告訴可瑩自己已經知道她就是赫俊的初戀情人,可瑩吃驚得險些將手中的咖啡杯掉落。原來貞淑不慎將家中可瑩當初送給赫俊的瓷娃娃打碎,發現了藏瓷娃娃中可瑩寫給赫俊的字條。貞淑表示不想再與可瑩見面。  赫俊發現貞淑總是悶悶不樂,赫俊的同事宗璨勸赫俊對貞淑多花些心思。赫俊問貞淑有什麽心願,答應貞淑今天無論她提出什麽要求都會滿足。貞淑要赫俊穿上載統服飾跟她出去遊玩,招來很多遊人好奇的目光,紛紛要與赫俊合影,赫俊還被附近劇組誤當作演員拉去排戲,兩人玩得十分開心。  赫俊帶貞淑去參加校友運動會,可瑩也來到學校,她找到赫俊向赫俊表白自己仍然愛著他。貞淑來找赫俊,在樓梯遇到可瑩,可瑩告訴貞淑自己對赫俊仍未死心,並將上次借穿赫俊的衣服還給了貞淑,貞淑很不開心。  回到家中,貞淑剛想向赫俊問起他與可瑩的事,赫俊的手機突然響起,赫俊接到通知趕去處理“諸葛幫”的案件,貞淑在家很替赫俊擔心。  赫俊的行動很成功,除了“諸葛幫”的頭目逃走外,其餘人全被抓獲。貞淑在電視上看到掃蕩“諸葛幫”的行動中有部分人員傷亡放心不下,冒雨在門前等候赫俊回家。貞淑終于等到赫俊回來,但自己卻著涼病倒。

第12集  貞淑病倒,赫俊一直守候床前,令貞淑十分感動。赫俊告訴貞淑以後就算自己晚歸也不要在外面等,因為自己一定會平安回來。  這天是赫俊的生日,貞淑精心準備了赫俊喜歡的天文望遠鏡做生日禮物,並準備向赫俊表白愛意。赫俊正要下班回家,同事宗璨叫住赫俊,告訴他上次密報“諸葛幫”案的原來是可瑩,正在這時接到南哲打來的電話,可瑩被“諸葛幫”報復,赫俊急忙趕到將可瑩送進了醫院。赫俊打電話回家告訴貞淑自己今天恐怕不能回家了,正準備給赫俊慶祝生日的貞淑很失望。  赫俊想將自己的初戀情人就是可瑩的事告訴貞淑,赫俊剛說到一半,貞淑卻阻止了赫俊,貞淑建議就將彼此的過去埋在心底好了。  南哲感覺到可瑩喜歡赫俊,對貞淑說起此事,貞淑表示早已知道。但南哲又說密報“諸葛幫”案件的原來竟是可瑩,而赫俊為照顧可瑩整日呆在醫院,貞淑驚訝不已。  赫俊問可瑩為何冒著危險密報“諸葛幫”案,可瑩表示這是自己送給赫俊的生日禮物。可瑩要赫俊陪在自己身旁作為報償,赫俊拒絕了可瑩。貞淑在醫院看到來看望可瑩的赫俊,感到很不開心,但又覺得自己不該懷疑赫俊。  赫俊阿公從安平到漢城來參加貞淑阿公的祭拜,貞淑帶著阿公一起逛漢城,阿公卻要去KTV,貞淑唱過後要阿公也唱一曲,阿公唱起了赫俊曾唱過的民歌《先驅者》,歌聲中貞淑回想起與赫俊相處的點點滴滴,不禁淚流滿面。

第13集  赫俊剛要從單位離開去參加貞淑阿公的祭拜,突然接到電話說正在住院的可瑩不見了,赫俊去找可瑩,打電話告訴貞淑不能參加阿公的祭拜了。赫俊找到可瑩,可瑩哭著要赫俊陪他,赫俊拒絕了可瑩的請求,打電話叫警察來保護可瑩。正當赫俊離開到室外時,他的手機響了,可瑩接起電話,電話是貞淑打來的,可瑩告訴貞淑自己正和赫俊在一起,貞淑痛苦萬分。赫俊得知後責怪可瑩,可瑩告訴赫俊其實貞淑早已知道她是赫俊的初戀情人。赫俊聯想起近來貞淑的反應,突然明白原來貞淑為了不讓自己為難,一直裝做對一切一無所知,急忙開車回家去找貞淑。  回到家中,貞淑沒有向赫俊詢問一句關于他和可瑩的事,仍然裝做一無所知的樣子,令赫俊十分感動。  赫俊見過可瑩後很不開心,貞淑帶赫俊去遊戲廳散心。回來時貞淑把赫俊生日時買給他的望遠鏡送給赫俊,赫俊拿來看星星卻從望遠鏡裏看到的都是貞淑。第二天上班,赫俊也處處錯覺看到貞淑,赫俊發現自己竟然真的愛上了貞淑。  貞淑來找可瑩想與她談談,但可瑩卻對她冷嘲熱諷,把貞淑說得一無是處,還害得貞淑摔了一跤,貞淑隻好一瘸一拐地回了家。可瑩卻暗自發誓即使自己得不到赫俊也不會讓別人得到。  赫俊在家中準備好燭光晚餐想向貞淑表白愛意,貞淑被可瑩氣得發瘋,回到家又對赫俊大發脾氣,結果兩人又大吵一架。

第14集  赫俊姐姐要去漢城,阿公要她帶捎補葯給貞淑,以讓他們早日為權氏家族傳宗接代。剛到漢城,赫俊姐姐接到赫俊同事宗璨的電話約她見面。宗璨稱贊她美麗,赫俊姐姐以為宗璨對她有意,沒想到宗璨又要給她介紹男友,令赫俊姐姐十分失望。  清晨,貞淑在垃圾桶發現蠟燭和酒杯,想起前一晚的事,突然明白赫俊可能是想向自己表明愛意,追悔不已。貞淑來找赫俊問他前一晚為何準備燭光晚餐,赫俊因為還在生貞淑的氣,賭氣說晚餐不是為貞淑準備的,二人不歡而散。  可瑩來找赫俊姐姐遇到貞淑,兩人口角直至大打出手,恰好此時“諸葛幫”的人來抓可瑩報復,貞淑為保護可瑩自己卻被“諸葛幫”的人抓走。  赫俊在得知諸葛幫藏身處後隻身來救貞淑,二人被“諸葛幫”包圍,危急時刻赫俊終于向貞淑說出“我愛你”,貞淑高興非常。在赫俊掩護下,貞淑逃脫找人來救赫俊。貞淑終于攔下一摔跤隊的面包車,摔跤手們將“諸葛幫”製服,這時警察也趕到現場。沒想到此時一漏網的“諸葛幫”成員駕車欲撞貞淑與赫俊,赫俊將貞淑推開,自己卻被車撞傷。  貞淑看到赫俊被撞,暈倒在地。醒來後在醫院尋找赫俊,赫俊看到門外貞淑找來想逗逗她,于是將床單蒙在頭上假裝已經死去。貞淑看到裝死的赫俊傷心痛哭,哭訴自己一直深愛著赫俊還未表白,而自己所謂的初戀情人其實就是赫俊,赫俊聽到深受感動。

第15集  經過這次意外,貞淑與赫俊終于相互表白了愛意,兩人感情也日益融洽。  赫俊的同事和上司們來看望赫俊,檢察長責備赫俊做事不該如此沖動,隻身去救貞淑,險些出了危險。恰在這時,赫俊的長輩們也來看望赫俊,長輩們卻又將檢察長一番責備。赫俊姐姐在一旁添油加醋,向長輩告狀說完全是因為貞淑的緣故才使赫俊受傷,赫俊替貞淑辯解卻得罪了姐姐。  赫俊正要出院時,可瑩到來向貞淑與赫俊表達歉意。但貞淑感到可瑩似乎還是尚未悔過。  赫俊與貞淑回到家中,兩人正準備要結束分房而眠的歷史,赫俊姐姐卻突然到來並表示要一直住在家中照顧赫俊直到他痊愈為止。兩人含情脈脈卻總是被姐姐棒打鴛鴦,又氣又恨卻又無計可施。赫俊找同事宗璨訴苦,宗璨答應幫忙借口約姐姐去看畫展以給二人創造機會。二人趁此機會出去約會玩得很開心。宗璨勸姐姐回安東不成隻好打電話給赫俊,要他們去酒店開房間,結果卻因為貞淑對初夜的恐懼搞得一團糟。赫俊姐姐回家見到二人爭吵,于是心滿意足地回了安東。  貞淑接到同學的電話得知中學老師已經結婚,她和同學們一起來看望老師。貞淑在與老師的傾心交談中,終于化解了對初夜的恐懼。  回到家中,赫俊送給貞淑一個沙漏做禮物,並對貞淑說自己不該太心急,他會給貞淑充分的時間,直到貞淑不再恐懼。赫俊回房正要睡覺,貞淑抱起赫俊的枕頭要他來自己房間,二人終于傾心相擁。

第16集  次日清晨,二人醒來發現竟已相擁著睡在一個房間,彼此即羞又倍感幸福。  可瑩約貞淑見面。她剛離開,赫俊姐姐到事務所來找可瑩。姐姐在事務所等候時恰好有可瑩的同學到來,從其口中姐姐得知原來可瑩已經結過婚。赫俊姐姐跑去質問可瑩,可瑩反而責備姐姐也有很多事做得不對,姐姐氣憤不已要打可瑩,貞淑怕姐姐因此被可瑩控告死死抱住姐姐,姐姐卻對貞淑不滿。  姐姐到赫俊處告訴他可瑩已經結過婚的事,臨走時發現宗親們送給貞淑傳宗接代的補葯卻被貞淑拿給赫俊服用。赫俊姐姐回老家將此事告訴了家族長輩,長輩們得知後十分生氣,決定召開宗婦集會,除非貞淑在集會上表現良好才可以原諒她。  赫俊依依不舍地送貞淑回了老家,赫俊姐姐告訴貞淑參加宗婦集會最重要是表現出家族的廚藝。姐姐教貞淑廚藝,但是貞淑笨手笨腳卻怎麽也學不會,還弄得廚房一團糟,把烙餅甩到了別人的頭上,炸東西弄得廚房要爆炸。姐姐無可奈何,隻好把記有家族食譜的筆記給貞淑,要她連夜背熟。  赫俊十分想念貞淑,深夜開車回老家來看她。赫俊告訴貞淑即使做不好也沒關系,隻要誠心誠意去做就好,並找出兒時的護身符送給貞淑。在赫俊的鼓勵下,貞淑終于有了一點信心。  第二天,宗婦集會終于開始了,面對眾人的考問,不知貞淑將會有怎麽樣的表現。

第17集  赫俊姐姐為了家族的名聲,做好菜點慌稱是貞淑製作的,但在眾人的考問下還是露了餡。貞淑和姐姐因此被阿公訓斥了一番。正當貞淑心情難過時,赫俊打來電話,聽到貞淑委屈地哭泣,赫俊急忙驅車趕回安東安慰貞淑。  次日,赫俊與貞淑拜見家族長輩,長輩們決定讓貞淑留在安東學習作為宗婦的禮儀。赫俊怕貞淑吃苦替她求情,希望能帶貞淑回漢城,但長輩們不允。正要吃飯時,貞淑突然感覺惡心嘔吐,大家發現她好象懷了身孕都很高興,隻有赫俊面露難色。因為懷孕的緣故,長輩們終于答應讓貞淑跟隨赫俊回漢城。  回家的路上,赫俊對貞淑說她不大可能真的懷孕,因為二人才同房不久,不可能這麽快有妊娠反應。可貞淑不相信,而且還把家中的方便食品都扔掉,要加強腹中寶寶的營養,並且還開始進行胎教,弄得赫俊無可奈何。貞淑的死黨們得知貞淑懷孕,紛紛買了嬰兒用品送給貞淑,貞淑十分開心。  赫俊聽貞淑說她能夠感覺到腹中的寶寶,而且還是經常惡心,懷疑貞淑真的懷了孕,于是去向醫生詢問。醫生也認為不可能這麽快有妊娠反應,他認為貞淑可能是壓力型腸胃炎。但赫俊看到貞淑高興的樣子又不忍把她沒有懷孕的事告訴貞淑。  經過一番考慮,赫俊最後還是決定帶貞淑一起去看看醫生,沒想到貞淑竟然真的懷了孕。赫俊和貞淑非常興奮,兩人紛紛打電話給各位親友,親友們早已知道貞淑懷孕的事,又接到他們的電話來還以為他們別有企圖,場面十分滑稽。

第18集  赫俊姐姐有事要去漢城,阿公要她捎一包柿子給貞淑他們吃。姐姐拿柿子給赫俊,卻在赫俊工作處遇到宗璨和可瑩。赫俊姐姐告訴可瑩貞淑已經懷孕,讓她不要再對赫俊有非份之想。可瑩反唇相譏,諷刺赫俊姐姐至今還嫁不出去,兩人又大吵一架。  赫俊與貞淑去飯店共進晚餐,沒想到遇到姐姐和宗璨也在飯店。貞淑看出姐姐對宗璨有意,想要撮合他們,提議飯後一起去唱卡拉OK,姐姐和宗璨唱得很開心。  可瑩約貞淑見面,送給她懷孕的禮物。可瑩勸貞淑要有自己的人生夢想,生了孩子之後就要作為妻子、母親和宗婦度過餘生是很悲哀的事。貞淑聽了心情低落。貞淑來找赫俊一起吃午餐,貞淑因為心情不好又對赫俊發脾氣。赫俊感覺到貞淑有心事,帶貞淑去海邊散心。在海邊他們遇到兩個要尋短見的情侶,貞淑勸解了他們而同時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赫俊姐姐與宗璨正要去吃飯,恰被可瑩撞見,可瑩為了氣赫俊姐姐,故意裝做與宗璨親近的樣子,姐姐與可瑩一起爭強宗璨,這下可苦了宗璨,在眾人面前被二人拉來扯去。  貞淑想出去工作,可是無論她提出要做什麽,赫俊都不同意。貞淑氣得不理赫俊,赫俊隻得在地板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赫俊醒來,發現貞淑已經出門。貞淑留下字條,說要自己出去尋找工作。  貞淑來到朋友恩珠打工的快餐店,向恩珠訴說自己也想來快餐店打工,恩珠卻勸她說有那麽英俊又能賺錢的老公就該在家裏好好呆著,繼續做家庭主婦,養育就要出生的寶寶。貞淑聽後心情不快。

第19集  赫俊終于想通,同意貞淑出去工作。同事宗璨出主意要他請貞淑看歌舞劇作為道歉,原來宗璨也約了赫俊姐姐也一起來看。可是沒想到貞淑看完歌舞劇後卻要應聘去做歌舞劇演員,而且開始自己動手做起舞台裝。看著貞淑興致勃勃的樣子,赫俊隻得同意。  貞淑去參加歌舞劇演員的招聘考試,但考得並不理想。晚上,心情失落的貞淑回到家中,卻沒想到家族長輩們來到漢城看望她。等在家中的長輩們看到身著舞台裝回家的貞淑大吃一驚,紛紛責備貞淑,但赫俊卻替貞淑辯解,說是自己要貞淑去做事的。長輩們憤憤然拂袖而去。看到長輩們的反對,貞淑情緒低落,赫俊卻鼓勵她繼續追求自己的夢想,貞淑很感動。  宗璨送赫俊姐姐去車站,恰好此時可瑩打來電話給宗璨,可瑩與姐姐又在電話中大吵,沒想到可瑩的從中攪鬧反而促成了宗璨與赫俊姐姐。  宗璨請赫俊與貞淑吃飯,想要把他和赫俊的姐姐交往的事告訴他們。正在此時,姐姐打來電話說阿公病倒,赫俊與貞淑急忙趕回安東。  回到安東,赫俊要阿公去漢城做全面的體檢,但阿公卻堅決不肯,這使赫俊很替阿公擔心。  次日清晨,宗璨來安東送花給赫俊的姐姐。赫俊帶他來見阿公,宗璨向阿公提出求婚,想娶赫俊的姐姐為妻,阿公欣然同意,眾人都替他們感到高興。

第20集  大伯找赫俊談話,因為阿公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他要身為宗孫的赫俊做好準備回安東繼承宗族。貞淑與阿公聊天,阿公問起貞淑考歌舞劇演員的事,貞淑回答說發現自己對做衣服很有天份,打算以此為工作。阿公請她先為自己做一件韓服,貞淑答應一定會用心去做。  回到漢城,赫俊因為要回安東繼承宗族,不得已準備辭去檢察官的工作,心情很沉重。  赫俊與貞淑回到安東參加宗親會,到了安東才得知阿公已重病不起。深夜,赫俊與貞淑守在阿公病床前期待阿公能夠蘇醒。  第二天清晨,阿公終于醒來,他堅持要赫俊回漢城,並且告訴赫俊身為宗孫最重要的不是守住宗族的房子而是守住宗族的精神。  回到漢城,赫俊還是決定辭職回安東繼承宗族,以減輕阿公的負擔。他請同事宗璨替他遞交辭呈。赫俊安排好一切準備回安東,貞淑也日以繼夜縫製送給阿公的韓服。他們打電話告訴阿公貞淑已經為他做好新韓服,第二天就回去看望他。  夜裏,阿公突然感到身體不適,他堅持到清晨看到赫俊他們到來才含笑而逝。赫俊與貞淑傷心不已。  處理完阿公的後事,大伯要赫俊回漢城並告訴他如果阿公在世也是不願看到赫俊回到老家繼承宗族的。赫俊想起了阿公生前對他說的那句話:“身為宗孫最重要的不是守住宗族的房子而是守住宗族的精神。”  赫俊與貞淑回到漢城,意外收到阿公的來信,原來是阿公臨終前寫給他們的。阿公告訴他們自己感到很慶幸為他們訂下這門娃娃親,要他們用真心相守一生。  轉眼若幹年後,赫俊與貞淑帶著他們的雙胞胎寶寶終于完成了他們的心願濟州島的蜜月之行。他們在心底默念著要永遠陪伴在對方的身旁。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