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再見艷陽天

新再見艷陽天

《新再見艷陽天》 故事貫串中國20至40年代的離亂,從不同的角度,講述了幾個性格迥異的年輕人在面對命運、感情、理想時的矛盾和掙扎,中間穿插了不同的人物和事件,以另一種視角講述一個與眾不同的故事。

劇情簡介

新再見艷陽天電視截圖新再見艷陽天電視截圖

方賀生(保劍鋒飾),方家長子,一個心懷理想、溫柔多情的富家大少爺。省城上學時,結識了酷似初戀情人的張文鳳(劉思彤飾),並與其私定終身,一日,賀生接到母親要求其立即返鄉的信函,不得不丟下文鳳獨自回家,並承諾將說服父母娶文鳳為妻。

回到家中方知母親玉卿(劉雪華飾)正在為其準備婚禮,賀生如遭晴天霹靂,抗拒未果的賀生在被逼無奈下迎娶農家女謝秀巧(孫莉飾)為妻,但心中仍難忘文鳳的深情。文鳳見賀生成婚,本欲忍痛放手,卻發現自己懷了賀生的骨肉,于是決議找方家攤牌。

為了賀生,文鳳委曲求全以妾侍身份進入方家,期間卻遭到方家的百般刁難,倍感委屈的文鳳將賀生視為自己唯一的希望。賀生之弟方賀文(霍政諺飾)雖為庶出,但一直照顧方家不遺餘力,且對秀巧之堅強佩服萬分,並對其產生了微妙而又含蓄的感情。

母親玉卿的病逝,弟弟賀文的離家出走,加之文鳳秀巧兩人的感情,這一切讓賀生倍感疲憊,而此時對方家財產窺視已久的警察局長石亨(岳躍利飾)正蓄謀除掉方賀生,于是極力說服方世藩(寇振海飾)讓賀生參軍打仗,並在暗地裏籌劃打垮方世藩,霸佔方家。

賀生走後,秀巧和文鳳兩人便日復一日的期待賀生的訊息,可是等來的卻是賀生陣亡的噩耗,萬念俱灰的文鳳決定到省城獨闖天下。秀巧強忍內心的痛苦,一邊照顧因喪子而精神失常的方世藩,一邊獨立持家,賀文回到上海與秀巧同心合力擴展方家業務,並對秀巧表露心中情感,但秀巧卻深信賀生會回來與之重聚,履行他的諾言。

不知是上天憐憫,還是造物弄人,一日,賀生突然出現在大家面前,隻是,他的身邊多了一位溫柔、富理想的軍護丁敏(張定涵飾)。原來,賀生當時受了重傷,並失去了記憶,後因丁敏一直無微不至的照顧才得以康復,兩人也因此產生了深厚的感情。

恢復記憶的賀生回到方家,面對導致方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面對三個刻骨銘心的女人,他該何去何從……

混亂的時局,不由追悔的命運,把幾個年輕人緊緊的扣在一起,不甘妥協的他們將會如何面對命運的安排?他們最終情歸何處?又能否再擁艷陽呢?

(基本信息欄內容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謝秀巧孫莉----☆
方賀生保劍鋒----
丁敏張定涵----
韋振邦呂頌賢----
玉卿劉雪華----
方世藩寇振海----
艷霞田麗----
石亨岳躍利----
張文鳳劉思彤----
方賀文霍政諺----
洛平吳廷燁----
大磊羅彬----
石佩佩衛萊----
方世宗王剛----
阿笑楊晶晶----

幕後製作

1.老劇新拍

賴水清導演是香港著名的電視劇導演,曾經獲得台灣金鍾獎最佳導演。這次拍 攝《再見艷陽天》作為一個與經典港版的主演馬景濤合作多次的他來說,是駕輕就熟,而他幾十年的豐富的導演經驗,都是《再見艷陽天》能在諸多方面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覺同時,保持原汁原味的保證。

幕後花絮幕後花絮

2. 孫莉領銜主演謝秀巧,精湛演技再次感動熒屏

當年的《再見艷陽天》能火爆熒屏,感動一代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主演馬景濤和陳秀雯的精湛演技和動情演出。而此次由孫莉主演謝秀巧,孫莉不僅是國內著名歌手和演員黃磊的妻子,她自己在演藝方面的造詣也頗為深厚,憑借一系列角色贏得觀眾的喜愛。由她來出演謝秀巧,定能給觀眾帶來不一樣的感動。

3. 張定涵出演情感"小三",敢愛敢恨

青年演員張定涵也是在熒屏上為觀眾熟知的人物,出身舞蹈演員的她,演繹每一個角色都刻苦用心,她這次在《再見艷陽天》裏扮演護士丁敏,她跟主人公賀生展開了一段轟轟烈烈的戀情,在賀生和謝秀巧之間輾轉,飽受情感折磨。她將怎樣演繹這個復雜的角色,十分令人期待。

原聲資料

用途

曲名

演唱

作詞

作曲

主題曲

心的淪陷

賈卿卿

林勁松

徐嘉良

片尾曲愛彌漫賈卿卿、鄔拉--

分集劇情

第1集

農家女兒秀巧家鄉連年遭災,父親病故;母親讓她去求助結義姐妹玉卿。秀巧進到方家,深得玉卿喜愛。

方家大少爺方賀生,邂逅和初戀女友面貌相似的張文風,留下好感。

第2集

玉卿把好姐妹,秀巧的母親接到家中,想把秀巧留在身邊,于是提出讓秀巧嫁給賀生。並且不顧賀生的意願,做了決定。

遠在上海做生意的賀生,接受了文鳳的求職,做了賀生的秘書。

第3集

賀生在上海與文鳳陷入愛河;接到母親的電報被召回。

對于母親的決定,大感意外,並加以拒絕。

第4集

賀生迫于父母壓力,和秀巧拜堂成親。

文鳳痛苦的離開。

第5集

賀生不願與秀巧圓房,說:"隻有兩情相悅,才可以肌膚相親",秀巧應允。

賀生對秀巧的善良,很有好感,為她做了英語卡片,秀巧滿心歡喜。

第6集

文鳳懷孕,賀生把她帶到父母面前。父母同意他兩的婚事,但文鳳堅決不同意做小妾,否則,打掉腹中的孩子。

秀巧看到了這一幕。

第7集

由于文鳳的堅持,騎虎難下,陷入僵局;秀巧為了顧全大局,做出犧牲,讓出正室位置。

秀巧來到湖邊排解鬱悶,賀生疑她欲輕生,百般道歉,直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秀巧不忍。

第8集

文鳳如願以償。

賀生深感不安,由于安慰秀巧,耽誤了進洞房的時間,文鳳大為不滿。

第9集

秀巧對賀生說:"我是方家的媳婦,不是你的妻子。"賀生內疚。

第10集

賀文考取自己喜愛的上海藝專,不被父親允許,在哥哥的支持下,離家出走。

父親大怒,取家法責罰賀生。

石亨覬覦方家家產,想除去方賀生,買通關系,命令方賀生火速到兵營報到。

第11集

賀生和父親知道是石亨設下圈套,逼賀生當兵,不得已上門求情。

石亨讓賀生給他擦鞋底,借以羞辱賀生,賀生不甘受辱,憤而離開。

第12集

事情無可挽回,賀生即刻啓程。

秀巧連夜給賀生縫製衣服,打點行裝。賀生十分感激,囑咐她要多多保護自己。

第13集

賀生在兵營擔任醫官,丁敏是兵營的護士。

文鳳原本患有血友病,分娩在即,恐怕大出血,急需凝血劑,秀巧冒生命危險,赴兵營求助。

第14集

秀巧被流彈擊中,受傷昏迷,幸遇賀生搭救,在兵營治傷。

賀生感念秀巧所做的一切,心靈震撼!

夫妻終于合為一體。

第15集

文鳳誕下一子取名謙讓。

方家被陷害,失去酒庄和老宅,二叔關在牢中,秀巧獨立支撐家務。

在一次戰鬥中,賀生受傷垂死,被愛慕他的丁敏,救走,不知去向。

方家收到"賀生犧牲"的訊息;秀巧堅信賀生還活著。

第16集

方家老宅,酒庄,布店盡失,一無所有,山窮水盡。

秀巧帶領賀文,文鳳到上海尋出路。

與人合租一個小店維持生計。賀文給酒店打工。

第17集

韋振邦,法國華僑,是"天香酒樓"的新東家.身家顯赫,社會名流。

秀巧不幸流產。

文鳳的兒子謙讓,疑患耳聾,全家擔心不已。

第18集

振邦通過幾次與秀巧的接觸,感到秀巧是他從未見過的"特別女人",常常用各種方法,幫助秀巧。

第19集

文鳳的兒子謙讓,不幸成了聾啞兒。後又溺水身亡;文鳳被檢查身患腦癌,隻有三個月的生命,她最終離開方家,回到福利院。

第20集

三年前,丁敏從兵營帶走了昏迷不醒的方賀生。賀生喪失了記憶,被丁敏改名羅霆鈞。

到日本留學,留學歸來,在丁敏父親的醫院任職。

丁敏的父親,一再催促女兒和羅霆鈞的婚事辦了;羅霆鈞表示不必過急,自己還沒有準備好。

賀生經常受一些回憶的困擾,頭痛不已。

第21集

文鳳因腦癌去世。

韋振邦母親患失憶症,到羅醫生那裏求醫。

賀生經常想起過去的事情,一心想恢復過去的記憶,被丁敏極力阻撓。

第22集

振邦幫助賀文,投資讓賀文重建酒庄;幫助秀巧重建布行。

通過一系列的故事,振邦漸漸傾心秀巧。

第23集

振邦向秀巧展開愛的攻勢,得知秀巧生日,特備酒筵為秀巧慶生。

第24集

丁敏要賀生陪她去逛街,秀巧瞥見坐在電車上的賀生,秀巧認定那就是自己的丈夫方賀生,于是窮追不舍,可惜沒有追到。

秀巧認為丈夫就在上海,于是在各大報紙登載"尋人啓事"。

丁敏早已發現秀巧,以及不斷地尋人啓事,她極力促成訂婚儀式。

在婚禮上來了一位嘉賓,她就是當年在兵營裏服務的護士陳玲,她揭開了真相。

賀生追問丁敏,丁敏繼續隱瞞。

賀生離開訂婚會場,在賀生緊逼下,丁敏不得已說出了真相。

賀生怒斥丁敏:

"你擺布我的人生,我生活在謊言裏,為什麽騙我?你奪去了我的記憶!像木偶一樣的活著,你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欺騙我。"

賀生憤怒地離開,丁敏極力阻攔,二人扭打在一起。雙雙滾下樓梯,受傷昏迷。賀生醒來,恢復了記憶,往事一一浮上腦海。

一直幫助秀巧尋找丈夫的振邦,找來知道真相的陳玲。真相大白。

第25集

賀生已完全蘇醒,他第一時間就是尋找秀巧,他知道秀巧在哪裏。

賀生來到小鋪,卻目睹昏迷在韋邦懷裏的秀巧,他退卻了。

賀生和賀文兄弟重逢,並告知家裏發生的一切。

來到文鳳和謙讓的墓前,賀生痛不欲生!

第26集

秀巧到丁敏住處找賀生,賀生下決心利用羅霆鈞的身份拯救方家,他忍痛不認秀巧,秀巧和賀生共心碎!

可憐的丁敏以為大局已定,萬分欣喜。賀生語重心長的一席話,丁敏如何知道它的含義?

第27集

石亨懷疑賀生是否真正失憶,派人跟蹤,賀生已覺察,他必須設法騙過來人。

賀生假意和家人斷絕來往,賀文憤怒,怪賀生無情,賀生為了給方家平反,忍受孤獨和艱辛。

第28集

秀巧受傷住院,賀生為秀巧做手術,咫尺天涯,卻不能相認。

秀巧在昏迷中,賀生緊握秀巧的手,滴下淚珠點點。

丁敏逼迫賀生撕毀秀巧看做生命的卡片,賀生無奈,忍痛撕毀了卡片,秀巧萬箭穿心。

夜深人靜,賀生急忙到垃圾桶尋找撕碎了的卡片。皇天不負苦心人,賀生終于找到那些碎片。燈下,細心地,痛心地,貼上那些碎片。終于將碎片貼上完整。

29

丁敏在賀生的抽屜裏發現貼上的卡片,質問賀生,賀生極其憤怒。

丁敏脅迫秀巧在離婚書上簽字,秀巧要聽賀生怎麽說。

秀巧找到賀生說:"如果你堅持做羅霆鈞,那麽我先放手,于是含淚在離婚書上簽字。賀生沒有簽字。

秀巧離去,賀生痛心不已。

30

振邦和賀生聯手擊敗老奸巨猾的石亨。

石亨因走私收到國法的裁判,國恨家仇難掩賀生的憤怒,石亨鋃鐺入獄。

賀生終于以秀巧的丈夫,方賀生的名義,來到妻子的面前。

31

賀生 秀巧終于相擁在一起。

丁敏自殺...賀生無奈,陪伴丁敏。

丁敏找到秀巧,逼迫秀巧離開賀生,秀巧思前想後,不顧賀生的懇求,決定放棄賀生,嫁給振邦。

32

秀巧去意已決,和振邦準備乘車離開。

賀生拼命追趕,希圖一線希望

終于追到車前,將手中的信封,交到秀巧手中。

秀巧開啟一看,原來是那些被粘補的卡片,秀巧被震撼!

秀巧終于離開振邦,走向賀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