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四少 -內地2010版電視劇

京城四少

《新京城四少》是浙江華策影視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民國偶像劇,由潘文傑導演,王蕙玲編劇,富大龍楊冪、周傑、遲帥袁文康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四兄弟幼時因遭遇劫匪而分離,在不同的環境下各自成長,機緣巧合之下,四人在京城得以重聚,最終鏟除奸佞、一家團圓的故事。

該劇于2011年3月26日在吉林電視台生活頻道首播。

  • 中文名
    京城四少
  • 主演
    富大龍,楊冪,遲帥,周傑,袁文康,李倩,孟廣美
  • 集數
    35集
  • 類型
    愛情,偶像,民國,商戰
  • 出品時間
    2010年7月
  • 首播時間
    2011年3月26日
  • 出品公司
    浙江華策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潘文傑
  • 編劇
    王蕙玲(中國台灣)
  • 監製、改編
    鄒靜之
  • 發行公司
    橫店影視城
  • 拍攝地點
    浙江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副導演
    婁亞江
  • 上星平台
    浙江衛視(上星)

劇情簡介

清末民初,將軍霍剛遭朝廷親貴德仰仲陷害,被滿門抄斬,幼女霍小釵幸免遇難,後改名殷白雪,成為京城名妓。霍將軍好友童善在調職返京途中,遭到土匪搶劫,在廝殺中童家四位幼子除未滿月的童玉官外其他三子下落不明,留下的唯一線索就是分別帶在他們身上的那組和田寶玉。二十年後,同在京城長大的童家四少,在各種巧遇下相識相知,並各自追尋不同的人生目標。老大古人傑被古慶三收養,而古慶三正是當年劫匪之首胡笑天。古慶三勾結德仰仲,壞事做盡,但二人都垂涎小釵美色,欲佔為己有,引起矛盾沖突。古人傑得知真相後,忍辱負重,四兄弟一起齊心協力為童家和霍家報仇血恨,古慶三和德仰仲終遭報應,四少得以一家團聚。

劇照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配音
殷白雪(霍小釵)/殷達蘭楊冪申秋香
杜立寒(童玉儒)遲帥田波
童玉官袁文康趙毅
德仰仲關少曾----
葉雨桐劉一含閻萌萌
童善王伯昭齊傑
趙坤生王飛----
古人傑(童玉賢)周傑----
九姨娘孟廣美徐曉青
鐵蛋(童玉孝)富大龍----
古慶三姚櫓陸揆

職員表

製作人:董力;孫玲;趙勇
監製:鄒靜之
原著:王蕙玲
導演:潘文傑;婁亞江
副導演(助理):任海濤;張光平
編劇:王蕙玲
攝影:唐金河
動作指導:李珩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京城四少 殷白雪 | 楊冪

配音 申秋香

隱身青樓的復仇天使人前,白雪是京城中鼎鼎大名的名妓,以舞擇人,賣藝不賣身。人後,白雪是穿著夜行衣、飛檐走壁的復仇天使。原本是大將軍後人的白雪,因為全家遭人陷害以謀反的罪名被滿門抄斬,幸而被奶娘救走幸免遇難。為了生存,她自小在九號公館學習歌技、舞技,而到了晚上,她在暗中追查殺害自己家人的凶手。鐵蛋的深情、與杜立寒的兩情相悅,都無法阻擋白雪找出導致家族滅門慘案主謀的計畫。她嫁入德府,找到仇人,刺殺不成服毒自盡,被眾人救下。童家四兄弟為白雪報了仇,白雪卻隻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了,痴情的鐵蛋守候在她身邊,她卻依稀記得回來的立寒。

京城四少

古人傑(大少童玉賢) | 周傑

配音 周傑

海歸才子深沉男,一表人才、思想新潮的海歸古人傑,回國便被權臣德仰仲看上,非要把寶貝女兒嫁給他。置下偌大產業的養父古慶三出于私利,對這門親事非常滿意。不想古人傑在街頭遇見為義校募捐的牧師女兒葉雨桐,對這個思想開放且勇敢的女孩一見鍾情,對與德府的婚事一拖再拖。雨桐意外喪生,人傑對養父起疑,進行調查。為了報仇,他甘心入贅德家,一步又一步的復仇計畫開始實施。

京城四少

杜立寒(二少 童玉儒) | 遲帥

配音 田波

熱血革命新青年,出生寒門。滿腹經綸,以天下為己任,跟雨桐一起辦教堂的識字班。偶遇喬裝的白雪,心生愛慕。幾次機緣巧合,兩人情感快速升溫。他得知白雪身在青樓也無悔,是鐵蛋爭不過的一號情敵。立寒接觸革命黨後,積極活動,為辦報紙被判死刑。在鐵蛋等人的營救下,他成功逃脫後投奔了革命。再回來時,白雪已為復仇嫁入了德府。系列事件中, 立寒被鐵蛋對白雪的痴愛所感動,他把心愛的白雪托付給鐵蛋,南下尋找革命的理想。

京城四少

鐵蛋(三少 童玉孝) | 富大龍

配音 周傑

身為名門之後,鐵蛋是四少裏唯一一個在妓院長大,江湖氣息很重。新版“鐵蛋”則由雙料影帝富大龍飾演。在妓院長大的像韋小寶似的人物,變成了一個在大舞廳長大的人,但還是一個小混混。他對感情對朋友有很真的一面,是個很復雜的人物。最讓人傷感的是鐵蛋,他沒有老大的風度,沒老二的儒雅,沒老四的優越,明知小釵一旦恢復記憶會投向立寒,但他還是為了讓小釵恢復記憶在她床邊站了很多個晚上;明明可以回童府當少爺,卻放不下卑賤的養母,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京城四少

童玉官(四少) | 袁文康

配音 趙毅

貴氣單純的少爺,童家唯一留在父親身邊的兒子。聰明、善良,在莫娘的寵愛中長大,貪玩不懂事。在街頭遇上鐵蛋,兩人結成莫逆。因受鐵蛋牽連,多次闖禍被父親責罵。玉官結識潑辣直爽的雲兒後,經常被她搶白,卻愛上了這個自己生活中絕沒有的女孩。玉官知道雲兒喜歡的是鐵蛋後,仍陪在雲兒身邊,為同樣失意的她找樂子。甚至為了保護雲兒的清白,失手殺了一個侵犯者。後為了救立寒,玉官和雲兒假結婚,在朝夕相處中,雲兒被玉官感動,兩人假戲真做。不想童善被德仰仲所害,受陷被捕。愛情剛完滿的玉官,面臨著更為嚴峻的生活考驗。

音樂原聲

名稱演唱者備註
瀟灑走一回符瓊音片頭曲 
記憶富大龍片尾曲

幕後花絮

1、該劇拍攝期間氣候炎熱難耐,戲裏要求袁文康穿著各式禮服亮相,雖頗有“民國型男”的氣質,但也加大了其順利拍攝的難度。

劇照劇照

2、在電視劇發布會上,周傑因主持人說到“帥冪戀”醋意大發,大膽牽楊冪的手,令現場一片嘩然。

4、發布會現場大家的話題基本上都圍繞著楊冪,讓周傑對楊冪有些不爽,他說,楊冪太火了,剛才採訪他的時候問的都是她的八卦。

3、劇中富大龍出演男主角鐵蛋,為求突破他在劇中穿女裝反串演出頗為惹眼。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
2011年3月26日吉林電視台生活頻道
2011年8月1日貴州3台
2011年8月10日青島3台
2011年9月2日安徽衛視、浙江衛視、雲南衛視

劇情評價

《新京城四少》抓住了70後、80後懷舊的情結,台灣超女符瓊音重唱《瀟灑走一回》,老歌新唱,帶來新感覺。(新浪娛樂評價)

劇照劇照

相較于老版《京城四少》,華策版《新京城四少》融入了懸疑、復仇、時尚,令戲劇沖突更強,情仇交織更濃。童家四子幼年失散,最後團圓,四個人物因為亂世飄零的共同命運而結合在一起,碰撞出時代陣痛和人性的掙扎。(騰訊娛樂評價)

《新京城四少》中演員服裝相比舊版更“潮”,不僅楊冪的戲服多達幾十套,男演員的服裝也各具特色:周傑飾演的古人傑一身動物紋西裝,彰顯身份又貴氣十足;“鐵蛋”富大龍頭戴鴨舌帽,一件隨意的背心,松垮的七分褲,一雙菱格襪,英倫範兒十足。(新華網、鳳凰網評價)​

分集劇情

第1集  

二十年前童善一家返京途中遭盜匪劫殺,夫人被殺,四子中隻剩幼子玉官,其餘三子失散,生死不明。二十年後,童善在京城為官,幼子玉官貪玩偷出嬉戲,被府中兵丁追趕。玉官跑到市井,正遇百花樓歌舞班主九姨娘的兒子鐵蛋帶人惡作劇,混亂中鐵蛋掩護了被追的玉官,二人從此相識。小釵正在山中燒香,祭奠父母,她與在寺中隱身為如妙尼姑的乳娘見面,如妙交給她一封血寫的密信。小釵離寺時初遇正學騎腳踏車的立寒,相互傾慕,各自都受到強烈的心靈觸動。古慶三為了自身利益想和來剪彩的內務府總管德仰仲攀親,成為兒女親家。繼續閒逛的鐵蛋偶遇一樁賣玉的交易,他看那塊玉很眼熟,像在哪裏見過?因為玉販子偏要以高價賣出,鐵蛋一生氣,暗中將玉順走。鐵蛋帶人去高級飯庄吃飯,又遇玉官,二人成為朋友。鐵蛋因不滿吃客對他的嘲笑,與人爭吵廝打,把飯庄搞的大亂,被抓入牢房,幸虧玉官說情才沒把事鬧大。九姨娘去牢房打點,領出鐵蛋,回家對他狠狠訓斥,鐵蛋為討好母親拿出順來的那塊玉,引起九姨娘的疑惑。小釵看到密信內容――當年西北霍家滅門的主凶是童善。

第2集  

小釵在獻舞時故意違背九姨娘的囑托,冷落八王爺,“鍾情”玉官,留下發釵,請他到自己房間小酌。八王爺大怒,鐵蛋隻好拿玉官的父親童善來壓他。小釵接待玉官,卻把鐵蛋拒之門外,引起鐵蛋的嫉妒。小釵確認玉官的家世,把玉官父子都當做仇人。人傑隨父親去德家,在花園與錦雲意外見面,倆人為一條小狗發生爭吵,從沒受過別人違抗和批評的錦雲頭一次碰了釘子。此時古慶三正與德仰仲談及兩家的婚事,德仰仲表示隻有這一個女兒,不能讓她受委屈,婚事必須要得到女兒的認可才行。錦雲竟然同意了,人傑開始不相信,後見木已成舟不好改口,心中很是鬱悶。九姨娘拿著鐵蛋帶回的那塊玉去鋪子讓店主驗看,店主懷疑那玉是杜老爹押給自己的那塊。賣藝中師傅柳雲天與洋人叫板,雖然取勝卻吐了血,鐵蛋把師傅抬到百花樓救治。玉官夜歸,童善敘述家中過去發生的慘禍責備他。感慨萬端的童善拿出一張儲存多年的四塊玉圖,回憶起當年得到四塊玉,分留給四個兒子的情形。不料玉圖突然被神秘黑衣人竊走,黑衣人逃到百花樓,被賭博歸來的鐵蛋發現。

第3集  

鐵蛋發現的黑影其實是夜行盜圖歸來的小釵,丫頭彩兒幫小釵遮掩過去。鐵蛋因為賭博輸了錢到九姨娘房間翻找錢財,又拿回了他順來的那塊玉。鐵蛋和杜老爹一起在賭場賭錢,杜老爹發現鐵蛋要押的玉正是自己已抵押出的那塊玉,便纏住鐵蛋追問來歷,終于把那塊玉弄到手。杜老爹也有秘密,他趁兒子立寒不在家,把玉小心收藏起來。立寒此時在小教堂和雨桐一起商量為辦義學籌經費。小釵此時將那張圖交給尼姑如妙,如妙認出那圖上的四塊玉是當年小釵母親的隨嫁之物。錦雲要人傑陪她去聖雲寺進香,她故意在寺內盤桓逗留,以考驗人傑的耐心。人傑等的不耐煩,正要離去時看到為辦義學募捐的雨桐。人傑讓手下去捐了五百兩銀子,雨桐對此神秘的捐款人很感迷惑。小釵試驗彩兒買回的毒葯,並于當夜去行刺童善。童善對于女刺客的出現很感蹊蹺,邊躲避小釵的刺殺邊查問原由,終于弄清小釵是來報當年霍家滅門之仇。此時,童夫人莫娘發現有人行刺驚呼起來,小釵趁機刺中童善。

第4集  

童善雖被刺卻不讓莫娘聲張,意在放小釵逃走,這使小釵疑惑頓生,一時難以下手絕殺,飛身躍窗而去。因和柳雲天鬧別扭一直很煩惱的九姨娘又和手下姑娘們慪氣,思前想後,竟有看破紅塵之念,此時意外收到柳雲天為賠情送來的板鴨,不禁釋懷。雨桐終于找到古家錢庄並與人傑見面,但人傑不願暴露自己就是那捐款人,婉轉勸雨桐收下這份好意。人傑難以遏止對雨桐的渴望,找到小教堂,但雨桐開始錯把人傑的僕人當成了捐款的人,待弄清真相後對人傑這樣欺騙自己很氣惱……

第5集  

人傑誠懇地向雨桐解釋,二人誤會消除,雨桐接受了人傑的道歉,也對他產生一定好感。傷勢初愈的童善思憶陳年舊事,想找當時知情的德仰仲了解霍家一案的情況。小釵“失蹤”――穿上彩兒的衣服出門窺查童家情況。她看到童家正在施舍災民,並因此二次巧遇立寒。小釵和立寒一同避雨,小釵給立寒留下自己過去的名字 ――小雪。九姨娘為小釵失蹤而氣急敗壞,但小釵回來後巧妙的遮掩了過去。童善出門,偶遇測一“傘”字,卻與他失去三個兒子的隱痛相吻合,而且當年殺人劫財的匪首一直沒有抓到。古慶三的車夫撞翻了杜老爹的豆腐擔子,鐵蛋路見不平和車夫爭鬥起來。古慶三大度地處理了此事,可杜老爹一看到古慶三卻嚇跑了。杜老爹認出古慶三就是當年的匪首胡嘯天,當時眾匪搶劫童家後突然不明原因的慘死,胡嘯天和一車劫來的財物也不知所蹤……年輕時的杜老爹也是土匪,因為鬧肚子離開匪巢偶然幸免于難,他一直懷疑這場屠殺極有可能是胡嘯天所為,但從此江湖上再也沒了胡嘯天的蹤跡……

第6集  

玉官把打架受傷的鐵蛋送回百花樓上葯,小釵借此從玉官處窺查童家的動向。鐵蛋無形中被冷落,心中不快,並因此羨慕玉官的闊少身份,但玉官卻喜歡鐵蛋的自由自在,二人竟換裝出遊。芽兒錯把穿著鐵蛋衣服的玉官追趕了半天,還向這個“鐵蛋”說了很多表示愛意的心裏話,待發覺錯認後芽兒尷尬地把玉官打跑。鐵蛋聽說芽兒錯認自己的事覺得很好笑,但玉官不敢把芽兒說的那些悄悄話泄露出來。錦雲借故突然來到古家錢庄,人傑因為心系與雨桐之約,隻好盡量敷衍她。錦雲走後,古慶三故意拖住人傑,使他不能赴雨桐之約。雨桐正在因人傑的失約而鬱悶時,人傑終于到來。二人各自訴說自己的身世,人傑說他是被收養的,過去的事情已經沒有記憶,甚至想起一些碎鱗片爪都要頭疼。人傑去教堂,看到立寒和雨桐在一起,便和立寒繼續對立,並懷疑雨桐和立寒的關系,他已對雨桐有了愛意,所以心生嫉妒……

第7集  

柳雲天租住的武館是古慶三的產業,古家派人來收繳地租並要加價。芽兒到處找父親商量此事,甚至去了她一向不願意來的百花樓……鐵蛋幫芽兒去找師傅,見柳雲天在街頭逞強賣藝受挫,很是不忍。人傑對與錦雲的婚事也很冷淡,在古慶三的壓力之下,人傑的老毛病頭疼又犯了,幼年受的刺激紛亂地在他腦海中出現……教堂的義學籌辦好卻沒有學生,立寒出主意去街頭宣傳招生。九姨娘惦記柳雲天,試著到武館給他送銀子,柳雲天堅決不要。鐵蛋終于想出辦法:為師傅的武館招生,結果和為義學招生的立寒在街上唱起對台戲。二人各不相讓,發生爭吵,被巡查的官兵當做鬧事者抓走,玉官也被牽連其中。鐵蛋為早日脫離牢獄之苦,說出玉官的身份,懼怕父親知道的玉官阻止不及。杜老爹、柳雲天、童善都到監牢探看,柳雲天認出童善就是當年自己護鏢不力的主家,二人相認中提起當年那樁禍事,讓一旁曾經參與當年搶劫的杜老爹聽得膽顫心驚……

第8集  

童善請柳雲天到家中敘舊,二人一同回憶起當年石城峽遭遇劫匪的事,最後柳雲天談到關于匪首胡嘯天的情況。鐵蛋、玉官、芽兒隨同柳雲天進入童府,鐵蛋因好奇進入童家佛堂,卻不知那上面就有他的牌位。小釵見到如妙的信鴿後借故向鐵蛋打聽有關德仰仲的情況,鐵蛋其實並不太了解,但為了逞能討小釵高興,便胡編亂說一通。杜老爹猶豫是否對兒子立寒說出當年領養他的真相。人傑向雨桐第一次表白感情,二人都因強烈的自尊而苦惱。立寒正好到來,人傑負氣而去,回家後因負氣表示接受和錦雲的婚事。錦雲來到西山,向雨桐查問人傑的去向,使雨桐對人傑也產生誤解。小釵偷換彩兒的衣服欲溜出百花樓,不想被鐵蛋發現。鐵蛋的過分關心使小釵未能按時赴約,如妙在山中空等著她。

第9集  

小釵被鐵蛋帶到教堂的義學,因此三遇立寒,立寒約小釵再見面。小釵到寺裏尋找如妙,隻收到如妙的信。玉官向父親詢問昔日家中慘禍詳情,童善卻因此不許他再與鐵蛋來往,讓玉官很沮喪。如妙對小釵失望,自己夜行刺殺童善,結果被官兵擊中身亡。童善震驚她的尼姑身份,到處打聽其來歷和出處,並去刑部查有關霍家案情的舊檔案,這使當年對此事心懷叵測的德仰仲感覺受到威脅。玉官來到百花樓,提起如妙行刺被殺的事,讓小釵如雷轟頂。小釵離開百花樓,暗中移走如妙的屍體尋地埋葬。她在如妙墳前發誓並沉痛自責……此時立寒又在十裏亭苦苦等待她。小釵從如妙墓地歸來,中途因悲傷過度而昏倒,恰與一直等待她的立寒相遇。百花樓因找不到小釵已亂成一團,鐵蛋認為小釵可能出家了。小釵被立寒送到教堂,卻發現她的名字不叫小雪,而叫小釵。

第10集  

立寒向雨桐袒露自己對小釵的愛意,雨桐準備收留並幫助小釵,但小釵突然不見了。童善發現當年的舊案卷被人做過手腳,妄加了小釵父親霍剛的新罪名,與他經手辦案情況不符,說明此事另有蹊蹺。小釵回到百花樓,表示她一身俗事未了,想進佛門也難,但鐵蛋母子根本不懂她的深意。古慶三正與德仰仲商量走私販大煙的事,此時童善也來找德仰仲,與古慶三擦肩而過,二人都有異樣的感覺。童善順便提起德仰仲當年送自己那四塊玉的事,但對方過分沖動的反常表現引起童善的疑心。童善走後,德仰仲回憶二十年前的舊事,再次面對那張神秘的回疆女子藏畫。童善到寺裏查訪,了解到如妙生前與一歌舞女子有關系。此時小釵正在山中以血酒祭奠雙親,表示自己復仇的決心。雨桐為鄉鄰土地糾紛來找古家錢庄論理,恰遇人傑,二人心情復雜的吵翻了,雨桐冒雨負氣而去,人傑卻又雨中送傘,意涵雙關。童善和古慶三懷著不同目的,都來到百花樓想會見小釵,這讓鐵蛋很感愕然。

第11集

小釵向童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又要殺他,但童善對霍家的舊事提出很多新的疑點,危急時鐵蛋闖入,小釵放童善走。古慶三與童善再次相遇起了疑心。柳雲天街頭賣藝時遇到古慶三,心中驀然一驚,覺得此人在哪裏見過?又發現他手上戴著兩個指套――這是當年匪首胡嘯天的特征!古家錢庄的人催租來砸柳雲天住的武館,鐵蛋、芽兒、玉官三人和他們打了起來,鐵蛋被打昏。

第13集

因為牧師出診,家中隻剩雨桐一人,人傑突然出現,和雨桐夜看星光,語訂終身。葉牧師凌晨歸來,看到人傑在這裏非常生氣,對他產生誤解。雨桐向父親解釋,但葉牧師對二人的愛情反應很冷淡。柳雲天從鐵蛋那裏知道古家辦酒會的訊息,便想混進去尋機探察古慶三虛實。革命黨人密議,準備襲擊到會的德仰仲,他們化裝成照相的人混入會場。人傑在古慶三要求下硬著頭皮與錦雲周旋,錦雲十分高興,以為人傑對自己也已傾心。革命黨人行刺失敗,危急中拉九姨娘當了人質,鐵蛋要舍身相救,讓九姨娘萬分感動。混亂中人傑保護了錦雲,古慶三為保護人傑受傷。

第14集

古慶三還在搶救之中,深受養父行為感動的人傑很為他擔心,人傑順便向醫生談到自己的頭疼和記憶的空白。因為怕古慶三出意外,很多人到古家錢庄擠兌,處于艱難之中的人傑拒絕了德仰仲的幫助,獨自苦思良策,設法做了場戲,沒有依靠外援也使擠兌風波得以平息。柳雲天來見童善,說出有關那張胡嘯天畫像的事及對古慶三手指的懷疑。古慶三傷勢好轉,對于人傑生意上的突出表現,他心情矛盾,既喜又憂。經過一番思量,他假意向人傑提出想見見“未來的兒媳婦雨桐”,讓人傑喜出望外。芽兒和玉官在一起放風箏,意外的發現小釵與童善在野外會面。

第15集  

杜家鄰居賭徒鞏大偷了杜老爹的那塊玉,杜老爹非常著急,鞏大的女兒小翠(少年女孩子)向他說了實情。立寒替父親去煙館找鞏大要玉,卻被對方毆打,小釵恰好路過遇到,救了受傷昏迷的立寒,讓車夫把他送進醫院。杜老爹去醫院接兒子,正好遇上出院的古慶三,二人都認出了對方。鞏大的同伙認為他偷的那塊玉不值錢,誘逼他賣女兒。煙館的歹徒們來捉小翠抵賭債,立寒想救助小翠逃跑,被賭徒們追打。鐵蛋、玉官路遇此事上前幫助立寒,並報請官府去查煙館,找小翠。但因煙館是和德仰仲相勾結的,所以官兵反把立寒、鐵蛋、玉官三人抓了。

第16集  

杜老爹在街頭發現鞏大在賣他的玉,便上前爭奪,二人扭打起來,鐵蛋和立寒拉扯開打架的兩個人,鐵蛋很驚異這賣豆腐老杜就是立寒的爹。杜家父子終于從犯了煙癮的鞏大身上找到了那塊玉,九姨娘為了百花樓的生意動員小釵去看望出院的古慶三,小釵雖然答應,但條件是讓九姨娘放了小翠,可九姨娘不同意。彩兒偷偷去看被關在柴房裏的小翠,恰好遇上鐵蛋。鐵蛋終于明白找了半天自家就是賊窩,此時古慶三來到百花樓要見小釵,立寒為尋找小翠也闖到這裏,他萬萬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小釵,二人四目相對,同時震驚。

第17集  

小釵想用自己的積蓄贖出小翠,古慶三在旁邊幫忙,九姨娘便放了這個人情。小翠歸來把自己被救的經過告訴立寒,立寒既感動又困惑,陷入復雜的感情漩渦。人傑回家向古慶三說想與雨桐盡快結婚,古慶三讓他再緩一步,因為他現在要與德仰仲聯手開礦。立寒又在百花樓外見到小釵,二人都不知如何面對,立寒止不住對小釵的種種疑惑向雨桐傾訴,雨桐的勸解使立寒冷靜下來。古慶三的手下要殺杜老爹,恰被柳雲天救下,柳雲天很奇怪一個賣豆腐老頭怎會與人結仇?杜老爹再次想遠逃避禍,立寒卻不想走,他為了能見小釵一面,深夜還等在百花樓外。

第18集  

鐵蛋把立寒拉到自己房間喝酒,但聽完立寒一番情感剖白,得知他鍾情的神秘女子就是小釵,心裏又驚又痛,隻想借酒澆愁。芽兒對鐵蛋說她不如小釵的話一直耿耿于懷,便要求玉官想法幫助她去百花樓看看小釵到底是什麽樣子。芽兒女扮男裝和玉官一起來到百花樓,但她很快被鐵蛋看破了,便賭氣和人劃拳喝酒,狼狽地露出女兒本色。立寒也來到百花樓求鐵蛋幫他見小釵,小釵卻正在陪古慶三喝酒。鐵蛋雖然心裏很不是滋味,還是安排立寒在自己房間等待著,立寒等不及徑自闖入小釵的回香閣。

第19集  

鐵蛋要把立寒趕走,但小釵卻讓鐵蛋回避,讓立寒進房間單獨談話。錦雲了解到人傑常去西山,便也來到小教堂,雨桐正在陪立寒等待小釵,卻先等來了錦雲。錦雲看到雨桐和立寒在一起親密談話,誤以為他們是一對情侶,覺得自己以前不過是多心,便高興的回去了。錦雲到錢庄見人傑,把自己去過西山小教堂的事說了一遍,她的意思是來表白對人傑的信任,但人傑的反應卻很冷淡。尷尬中古慶三給打了圓場。古慶三對錦雲的逢迎態度讓人傑有些不安,他懷疑古慶三是否真的能為自己和德家退婚。人傑偶然看到古慶三收藏的一塊玉,不知為什麽,他對這塊玉有種特殊的感覺,仔細回想,那紛亂的記憶又在腦海中涌現,劇烈的頭疼也開始了。

第20集  

柳雲天約杜老爹喝茶,想趁機探究一些心存的疑問,但杜老爹在茶館被古慶三帶走去喝酒,讓旁觀的鐵蛋很奇怪。柳雲天趕來後已不見杜老爹,很為他擔憂。古慶三和杜老爹席間敘舊,杜老爹開始很害怕,但古慶三巧妙地搶先提起舊事,掩飾他當年殺害同伙的罪行,說那是遇到了江湖的黑吃黑,自己當時也是死裏逃生。古慶三對杜老爹非常好,還給他很多錢,貪財好賭的杜老爹相信了他,認為自己要轉運了。古慶三帶杜老爹去賭場賭錢,柳雲天暗中跟蹤,更加懷疑。鐵蛋感情失落,心裏鬱悶,向玉官傾訴煩惱,但玉官心裏卻想的是芽兒。

第21集  

人傑陪雨桐去使館辦事,結果遇到暗算,雨桐拼死救護人傑才使他免受重傷,襲擊的人逃走。人傑出院後去看望雨桐,說自己經過此番遇刺歷險,更覺得愛情的可貴,他一定要努力盡快和雨桐結婚。雨桐感于人傑的誠意,二人產生一夜情。鐵蛋與立寒終于解開心結,握手言和。玉官不願意娶親,鐵蛋幫他想辦法拖延――裝扮成玉官嚇走媒婆,結果卻被童善發現這個惡作劇的假兒子

第22集

杜老爹被盯梢,古慶三仍懷疑杜老爹,還想吊出在幕後整他的人。柳雲天也盯住杜老爹,還請他喝酒,想解自己的疑惑。童善很看重立寒,請他給兒子當先生。德仰仲為獲得開礦的批文送禮收買童善,童善認出其中一玉馬的特殊來歷――大內之物,與當年回疆的人事有關。開礦的事遇到困難,阻力來自葉牧師為首的眾村民,這讓參與此事的人傑很為難。他和雨桐也為此發生爭執,但很快又和好了。換了服飾的小釵和立寒在街上見面,被九姨娘發現。鐵蛋也看到了這一幕,見小釵和立寒分手時依依難舍,鐵蛋心裏很不是滋味。九姨娘等在小釵的房間準備興師問罪,彩兒也為此挨了打。九姨娘批評小釵,但小釵不肯與立寒斷交,九姨娘盛怒之下讓小釵接待很低俗的黃霸。

第23集

鐵蛋阻止九姨娘的做法,和她爭吵起來,吵鬧中九姨娘賭氣說鐵蛋不是自己親生兒子,九姨娘回憶起當年如何收養鐵蛋的往事。當年童善的部下負傷,帶小公子尋親求助,在王府門口遇到被趕出來的九姨娘……黃霸欲非禮小釵,小釵舉刀自衛,鐵蛋趕走黃霸,安慰小釵。小釵與童善在破廟見面,提到她父親的部將顏武曾有血書給過如妙。此後童善想到應該去回疆查找這個人,向他了解情況。德仰仲讓童善為開礦的事行方便,童善不答應,還質問他送的那件玉馬的來歷,德仰仲一開始愣住了。

第24集  

德仰仲為讓女兒高興,答應很快派人去古家催訂婚期。柳雲天進賭場,遇到古慶三,雙方都起了疑心。童善請柳雲天去西北查找顏武,柳說出對古慶三的擔心。柳雲天要上西北,把芽兒托付給鐵蛋照顧。芽兒為父親突然離開而難過,鐵蛋安慰芽兒,說自己一定會好好照顧她,他的話使芽兒很迷惑。九姨娘本來沉浸在與柳雲天和好的幸福憧憬中,哪想到他不打招呼就去了西北,不禁又氣又恨。她發完了脾氣,才回想起昨夜柳雲天所說的一些耐人尋味的話……

第25集  

人傑又開始發病,一度失明。鐵蛋和玉官被八王爺的人打了,芽兒為他們倆上葯,二人爭著得到芽兒的照顧,芽兒索性一個也不管了。雨桐帶立寒找人傑商量辦報的事,人傑送雨桐回家,途中再次向雨桐求婚,雨桐在猶豫。人傑提出要與雨桐結婚,古慶三表面上答應下來,說這事他會安排,其實他心中醞釀著一個邪惡的陰謀。

第26集  

古慶三心計叵測的同意出資,但以西山教堂的名義辦報紙,人傑對其中隱含的陰謀毫不覺察。雨桐為小釵的事勸解立寒,但立寒還是接受不了錦雲對人傑不放心,還想出去了解情況,德仰仲不願意讓女兒出去亂跑,說已經給她選定婚期。錦雲找到雨桐,要拿錢買斷雨桐和人傑的關系,雨桐不接受,古慶三回憶起當年如何收養人傑的事,曾經幾次起殺機,後不忍,才“一念之差”收養了他。人傑從西山回來說他想放棄開礦的事,古慶三大怒。

第27集  

人傑資助的報館開張了,來幫忙的鐵蛋在此與人傑相遇,話不投機,不歡而散。童善與小釵會面,談到四塊玉和德仰仲,小釵也想追查下去,童善怕她有危險。玉官去看望芽兒,不想遇到醉臥在芽兒房中的鐵蛋,產生了誤解。芽兒去買早點,途中又遇到八王爺,他跟蹤芽兒到家,欲對芽兒施暴,玉官相救,失手將八王爺刺死,他也嚇傻了。鐵蛋被當成凶手抓走,替玉官頂罪。玉官求父親救鐵蛋,沒敢承認八王爺是他殺的。莫娘答應玉官為鐵蛋向童善求救,但童善認為此事很難辦。芽兒告訴九姨娘,人是玉官殺的,九姨娘立刻去童府問罪。此時立寒來給玉官上課,玉官把是自己殺人的真相告訴了立寒。

第28集  

九姨娘指責童善袒護自己的兒子,對鐵蛋見死不救,童善知道真相後先是痛打了玉官,然後答應去救鐵蛋。童善與德仰仲攤牌,以給他開礦批文為條件,換回鐵蛋的命,但德仰仲懷疑童善這樣做的動機。最後童善隻得拿出殺手鐧迫使德仰仲就範。德仰仲向古談起他與童善的過節及關于四塊玉、童善全家被劫的往事,古慶三驚悉此事後非常不安。古慶三回家後又拿出人傑那塊玉,這才明白人傑是童善的兒子。芽兒看望被打傷的玉官,本來對玉官因感激已生愛意,可玉官向芽兒說他當時看到鐵蛋醉臥在床時的誤會,芽兒生氣的走了。九姨娘為鐵蛋擔心生病,並關了百花樓,為以後的生計擔憂。德仰仲接受了童善的條件,派人放鐵蛋出了大牢,古慶三利用了這個機會,出面從大牢把鐵蛋接回家。

第29集  

童善對古、德二人的關系產生懷疑,古慶三讓人傑先去上海治好病再結婚,開礦的事也先緩和一下,其實是定下一石三鳥之計。玉官去探望鐵蛋遭到拒絕,小釵勸鐵蛋原諒玉官。九姨娘拜托古慶三照顧鐵蛋,給他在錢庄找個差事,免得以後再出去惹是生非。古慶三阻止立寒糾纏小釵,立寒回家質問父親――古慶三到底和杜家什麽關系。人傑告訴雨桐他準備去上海。鐵蛋向九姨娘保證,以後要為娘好好活著。

第30集  

鐵蛋和玉官終于和好,倆人一起去看芽兒。葉牧師父女去為村民接生,人傑等不到他們,留下自己那塊玉給雨桐。古慶三撕了人傑給雨桐留下的地址。人傑和雨桐在火車站分別,歸來後雨桐發現自己懷孕了。古慶三派人讓官兵封了報館,還抓了立寒和名義上的報館出資者葉牧師。

第31集

杜老爹為兒子找古慶三求救,激動中和古慶三翻臉,以當年當土匪的事相威脅,轉自熱劇網還說出了立寒的真實身份。杜老爹來到童府門外,想進去說明真相,卻被古慶三的手下追殺,隻好逃走。匆忙中撞到了鐵蛋,那塊玉也跑掉了,恰好被鐵蛋揀到。杜老爹逃回家發現玉沒了,正要回去找,被殺手截住殺死。莫娘奇怪古慶三和杜老爹、柳雲天之間會有什麽秘密?覺得眼前發生的事情可能和當年失散的幾個孩子有什麽關聯?立寒受審,鐵蛋去看望杜老爹時發現他已經“上吊”了。但童善對杜老爹的死有懷疑。

第32集  

雨桐按古慶三的布置,上船和父親去外地避難,船行河中突然發生爆炸,鐵蛋恰好看到這一幕,他驚慌的向古慶三報信,但古狡猾地把罪責推到德仰仲身上。在上海的人傑從報上知道報館被封,人被抓的事,大驚,急忙要往回趕。古慶三燒了雨桐的信,人傑此時歸來,他聽說雨桐出事,悲傷過度,舊病復發。古慶三問人傑關于那塊玉的事,確定他已經送給了雨桐。

第33集  

人傑在鐵蛋激勵下清醒,鐵蛋向人傑說了雨桐上船時情況及留信的事,人傑心中對古慶三產生了懷疑,確定他是在欺騙自己。人傑決心振作起來,解救立寒,為雨桐報仇,德仰仲磨不過女兒,答應設法放掉立寒,立寒被放出並限期出京,人傑、鐵蛋、玉官一起迎接他,想讓他和小釵遠走高飛。鐵蛋依照童善的安排,把立寒背到江邊小屋交給小釵,說明晨有船接他們走,又把杜老爹那塊玉讓小釵轉交給立寒,然後鐵蛋傷心地去武館哭了起來,小釵驚奇地看著那塊玉,奇怪立寒和童家會有什麽關系?小釵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最終決定為查明當年真相留下來,立寒醒來不見小釵急忙追趕,一急暈倒在半路。

第34集  

德仰仲要報復童善,對著那張秘藏的畫像說起往昔情仇恩怨,他想找機會借刀殺掉童善。因為小釵傳不到,德仰仲一怒派人來搜砸百花樓,並威脅九姨娘必須交出小釵。危急中小釵出現。小釵懷著必死的決心回到百花樓,立寒在教會醫院中昏迷,一個遮面護士照顧他。護士便是因爆炸而毀容並失去一些記憶的雨桐。小釵見童善,點明立寒是他的兒子,童善感慨萬分。德仰仲謀害童善陰謀得逞,童家的人隻好暫時搬到芽兒住的武館,莫娘遣散僕人,玉官很想自食其力。為了讓芽兒幸福,玉官竟去給鐵蛋做媒,反倒引起鐵蛋的誤會。

第35集  

立寒情急之中竟沒有認出容貌被毀的雨桐,但雨桐卻覺得自己有什麽記憶被喚醒。莫娘憂思成病,芽兒和玉官一同照顧她。玉官當了那塊玉,想拿錢為父親打點,結果被騙。小釵夜探德府未果,決定飛蛾撲火。錦雲來看人傑,人傑對錦雲提出的婚期托病拖延。在送她走時發現古家當鋪裏有玉官當的玉,人傑把玉拿走。人傑為玉來到武館,以為會從中發現雨桐的線索。莫娘正在查找那塊玉,並說出它的由來,人傑聽到這些話。人傑回家細看,發現玉官當的這塊玉與自己送雨桐那塊的不同之處,他決定把手中的玉還給玉官。人傑去武館還玉,聽莫娘講當年的事,也看到了那張通緝匪首胡嘯天的榜文,所有種種都與他過去那些支離破碎的夢相吻合,人傑明白了一切,決心已定,不告而別。

第36集  

德仰仲正式要求招婿進門,這使古慶三很惱火。九姨娘讓小釵自己拿主意,小釵拒絕了古慶三的安排,自己做了決定。人傑利用古慶三的疑心在生意決策上迷惑他,意在讓他遭到巨大失敗。鐵蛋到武館拿刀要去拼命,莫娘等攔阻他,莫娘深為小釵擔心,說她有家仇在身,眾人不解。小釵準備洞房行刺,但德仰仲對她的態度很奇怪,還讓錦雲陪她到處逛,使小釵無從下手。立寒來到百花樓,知道小釵的事以後和鐵蛋一起傷心,鐵蛋又告訴他很多人的遭遇――雨桐父女、童善、杜老爹,立寒到杜老爹墓前祭奠後決心與德一死相拼。鐵蛋問九姨娘,小釵有什麽家仇,想去找她問個明白,還埋怨九姨娘不關心小釵。小釵來到武館見莫娘,從她在德府見到的畫像談起以往的事,分析因果,堅定了殺德仰仲的決心。小釵又提到了玉,莫娘才明白立寒的身份。

第37集  

此時立寒埋伏在德府外,準備刺殺德仰仲。轎子到來,立寒準備下手,幸虧被人傑製止,因為從轎子裏出來的是小釵。人傑繼續放各種煙幕迷惑古慶三,使他在生意抉擇上失誤。莫娘把小釵的身世告訴鐵蛋,人傑積極尋找機會與小釵見面,卻被錦雲發現。錦雲鬧起誤會,人傑隻得把小釵和立寒相愛的事告訴她。錦雲這才釋然,但對此事也處于矛盾中,小釵告訴立寒全部真相,與他生死相別。立寒非常悲痛,求人傑幫忙,設法挽救小釵的生命。人傑覺得隻有自己早日進入德府,才能夠見機行事,便想找理由提前成婚。

第38集  

古慶三生意上失敗,因此看出人傑的用心是想報復他,便故意讓人傑入贅後去挪用德仰仲的錢。小釵服下毒葯,準備和德仰仲同歸于盡,轉自熱劇網來到書房準備行刺。小釵向德仰仲質問當年的事,雙方各自攤牌。小釵下手時被暗藏的機關縛住,德仰仲得意地說出他的全部陰謀人傑發現小釵出事,非常著急,便托錦雲四處打聽小釵訊息。錦雲終于發現小釵被關之處,人傑和立寒、鐵蛋商議,讓他們以人傑朋友的身份趁婚禮混進府,伺機搭救小釵。婚禮當日,去入贅的人傑與古慶三行禮拜別,想起自己正在實施的復仇計畫,二十幾年情仇紛亂地涌上心頭。德府熱鬧地舉行婚禮。柳師傅一無所獲地從西北回來,對京城發生的重大變故既憤怒又震驚。芽兒把人傑他們要趁婚禮夜救小釵的計畫告訴父親,柳雲天也要前往相助。

第39集  

德府舉行婚禮,古慶三也被請來,德仰仲故意當眾借酒勁兒以入贅之事羞辱古慶三,古慶三惱羞離席去花園排遣怒氣,卻發現了立寒、鐵蛋等,便隱身窺查。錦雲讓丫鬟扮成自己入洞房坐帳,自己換上丫鬟的衣服帶立寒等去救小釵。看到小釵要被立寒救走,古慶三出于嫉妒大喊起來,情勢危急。幸虧柳雲天趕到,把小釵救走。德仰仲發現小釵不見,大發雷霆,古慶三幸災樂禍地告訴他真相——女兒和女婿都背叛了他去幫助外人。此時又接到上面追查官款的訊息,德仰仲在雙重刺激下中風。混亂中德府管家趁機偷東西,被發現,搏鬥中倉庫著火,大火中德仰仲生死不明。人傑為救錦雲受傷,失明入院。雨桐恰好在這裏當護士,她已恢復記憶,發現人傑後喬裝修女,不想被他知道。雨桐自稱姓白,人傑讓她給鐵蛋等傳口信。鐵蛋母子為避禍已離開百花樓,他們和小釵住在一起,小釵因為中毒和受刺激,隻是痴呆無語。大家都很難過,鐵蛋和立寒尤其揪心。古慶三的生絲被燒光,錢庄又遇擠兌。玉官說玉共有四塊,鐵蛋驚愕。他找到九姨娘收藏的那塊玉,對自己的出身產生疑惑。錢庄發生擠兌,九姨娘的積蓄全沒有了。玉官猜到人傑就是他們的大哥。

第40集  

古慶三想報復武館的人,柳雲天與他搏鬥。雨桐傳信,鐵蛋去醫院找人傑。古慶三跟蹤錦雲來到醫院,人傑讓錦雲放棄自己,因為他已經失明。古慶三來到人傑面前要殺他,雨桐挺身保護人傑,古慶三還要下手,危急時鐵蛋、立寒、玉官都趕到,怒斥古慶三。古慶三不能容忍自己的失敗和被揭露的下場,終于自殺。雨桐把人傑送自己的那塊玉交給錦雲,讓她擔負起照顧人傑一生的重擔。錦雲驚悉雨桐還活著,意識到自己無法得到人傑完整愛情,決定把玉還給人傑,讓他還是交給“白護士”。錦雲決定離開這裏去上海。經歷一番生死情劫的雨桐、人傑送別錦雲,路遇一中風的老乞丐——德仰仲,眾人給予施舍卻沒有認出他。九姨娘發現小釵的玉,眾人非常驚異,隻有柳雲天明白。但鐵蛋一時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他回家看望九姨娘,絕口不提關于玉的事。此後鐵蛋告訴大家,他不想公開揭明自己的身世,莫娘很理解他對養母的孝心。在鐵蛋的精心照顧下,小釵終于開口說話,但隻記得兒時之事。立寒和鐵蛋都愛小釵,二人互相謙讓。童善也得以出獄,見到四個兒子。童家大團圓,並給玉官和芽兒、人傑和雨桐完婚。立寒把小釵托付給鐵蛋,自己要去南方參加革命。(新京城四少大結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