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

斯科特

羅伯特·福爾肯·斯科特是一位英國海軍軍官和極地探險家。1868年6月6日出生于英國德文波特,斯科特1881年加入英國海軍,1891年升為上尉。1900年開始進行第一次到南極洲的探險,其目標是羅斯海。他發現並命名了愛德華七世半島。1904年他回到英國。1908年9月2日他與凱斯琳·布魯斯結婚,兩人有一個兒子彼得,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其中一位創辦人。1912年3月29日斯科特逝世于南極洲。

  • 中文名稱
    斯科特
  • 外文名稱
    James Finley Scott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美國
  • 畢業院校
    加利福尼亞大學
  • 主要成就
    發明山地車

個人簡介

阿蒙森·斯科特站(Amundsen—Scott) 位于南極點 海拔2900米。地理坐標為90°S。1957年1月23日建成。越冬有30多人在那裏工作。有4270米長的飛機跑道和無線電通訊設備 呼叫號“NPX”。阿蒙森·斯科特站,由極地最著名的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第一個到達,他是第一個到達南極點的人,並且順利班師。斯科特第二個到達,後不幸死亡。後來為了紀念他們,就命名為阿蒙森·斯科特站。由于冰層移動 該站的實際位置已偏離南極點。

斯科特

世界最南的站——美國阿蒙森-斯科特站:1957年1月23日建于南極點,海拔2900米。以最早到達南極點的兩位著名探險家阿蒙森、斯科特的姓氏命名。每年有30人左右在這裏越冬。

阿蒙森-斯科特站建有4270米長的飛機跑道、無線電通訊設備、地球物理監測站、大型電腦等。可以從事高空大氣物理學、氣象學、地球科學、冰川學和生物學等方面的研究。

由于冰層以每年平均10米的速度向南美洲方向移動,所以考察站的實際位置已偏離了南極點。為此美國製定考察站重建計畫,現已完成了新油庫和機場跑道工程,整個計畫預計5年完成。

這裏的氣象站就是島上的氣象中心,各站的氣象觀測資料匯集到這裏,然後再發到世界氣象中心。2900米。以最早到達南極點的兩位著名探險家阿蒙森、斯科特的姓氏命名。每年有30人左右在這裏越冬。

​沃爾特·迪爾·斯科特

作為人事管理的創始人之一,工商業活動的一位重要影響者,沃爾特·迪爾·斯科特(Walter·Dill·Scott,1869~1955)無疑是那個時代的先驅性人物。他是第一位將心理學套用于廣告的學者,還是教育行政管理的專家,曾擔任美國的西北大學校長達19年之久。他的職業橫跨學術、企業和軍隊服務各個領域。在美國人事管理和銷售業發展史上,斯科特提出的觀點和方法一度成為時尚。然而,由于時間的流逝,特別是由于他擔任西北大學校長時期的成就,掩蓋和淡化了他在心理學研究上的貢獻。沃爾特·迪爾·斯科特生平

早期經歷

斯科特出生于伊利諾伊州一位農場主的家庭,14歲時,由于他的哥哥去西北大學教書,他被安排獨自管理整個農場。但是,斯科特的夢想,不是做一名馳騁在馬背上的牛仔,而是做一名探究人類內心奧秘的教師。為此,他進入伊利諾斯師範大學學習。畢業後他以全獎進入西北大學,在喬治·A·科爾教授的領導下研究哲學。這段經歷,使斯科特對研究人的心靈形成了濃厚興趣,于是,他又前往聲名遠揚的萊比錫,在那兒師從馮特,獲得心理學博士學位,成為繼芒斯特伯格之後從萊比錫走出的又一位心理學大師。

斯科特回到西北大學後,開創了這裏的實驗心理學研究,並獲得教授席位,接著又擔任了西北大學校長。離開西北大學後,他進入卡內基技術研究所,接著出版了他的幾本商業心理學講義,組建咨詢性質的斯科特公司,並為45家公司提供管理咨詢服務。

廣告心理學

斯科特最初從事的是廣告心理學的研究,這一研究開始于分析和設計廣告文本。1901年的芝加哥年會上,他提出,應當從理論上研究廣告的工作實踐,使廣告研究成

為一門科學,而心理學對此可以大有作為。這一見解,得到了當時與會者的熱烈支持。在隨後的兩年間,斯科特連續發表了12篇有關廣告心理學的文章,並匯集成一本書,書名叫《廣告原理》,于1903年出版。該書的問世標志著廣告心理學的誕生。1908年,斯科特進一步將廣告心理學的知識系統化,寫成《廣告心理學》出版。

在《廣告心理學》這部著作中,斯科特首次提出了廣告內容應簡明扼要、淺顯易懂,要提高廣告與消費者之間的接觸次數,以感情需求的方式吸引消費者等觀點。斯科特研究廣告的思路,同後來行為科學的立足點極為相似。他認為,人類的經濟行為通常建立在感性或情緒的基礎上,而不是建立在理性或邏輯的基礎上。 所以,廣告應該激發消費者的情緒,誘導消費者的感知,而不是給消費者算明細賬,更不是給消費者講邏輯。在廣告產生作用的途徑上,暗示比論證更有效。例如,展示出男士系著箭牌領結的廣告圖片,使人感受到他的帥氣和風採,要比一條條列舉選擇箭牌領結的理由更能使人接受。廣告不求令人信服,隻求影響人的潛在欲望。廣告讓人難以忘懷的三大要素是:重復、強度和聯系。 按照這三大要素,公司需要經常重復它們的廣告,採用生動的形象和詞句,並把廣告內容與購買者的生活聯系起來。廣告的出發點是了解顧客的需求,而不是把企業的需求強加于顧客。斯科特的研究成果,使他成為美國最有名的廣告街——紐約麥迪遜大街的座上客,也使廣告心理學開始為世人所認可。他的《廣告心理學》成為廣告人的“聖經”;他的座右銘“不要推銷商品,先要‘收買’顧客”,也隨之成為廣告人的“信條”。

職業人員挑選

隨著研究範圍的不斷擴大,斯科特的興趣轉向了挑選合適的銷售人員,後來又進一步擴大到一般職業人員的挑選。他的傑出成就之一就是發明了用可控的實驗方法來進行心理測驗,並將其套用于職業選拔和培訓。在《量化考評方法選擇僱員》一文中,他對不仔細挑選員工,並用強製方式進行管理的工商業組織提出了嚴厲的批評。他指出,過去曾經有很多工商業組織,在僱用員工時不經過仔細挑選,許多缺乏基本能力和貭素的未成年人來從事較低級的工作,又不給他們提供系統的培訓,使他們欠缺與職位相關的知識,作為代價,隻付給他們很低的工資。隨著工作需要,企業不得不提升這些員工,但又沒有提升職位所必須的培訓。這種對選拔和培訓的忽視,在實踐中導致了大量提升上來的員工不勝任,在更高職位上充滿了這種缺乏基本知識和能力的人,這對企業的發展十分有害。從這一點看,早于勞倫斯·彼得半個世紀,斯科特就已經提出了同後來風靡世界的“彼得原理”(即“隻要時間和組織空間許可,所有人都或遲或早會被提拔到不勝任的崗位上”)類似的觀點。在人員選擇上,斯科特創立了量化測評方法。他認為,人與人之間有天生的差別,心理學要承認這種差別。為了給不同的公司找到合適的人,可以採取實驗性的測評方法。量化測評方法的前提,就是事先確定要招募的職位數量和類型,然後基于應聘者受教育期間的成績和知情人的推薦陳述,對相應職位的申請者進行一個不太充分的能力估計(即初選)。基于這一估計選出面試人員,讓他參與一個為期一天或幾天的封閉實驗,然後通過對封閉實驗中採集到的申請者行為樣本,進行相應的分析判斷,最終做出選擇。斯科特在當時首次提出了基于量化實驗的科學方法測評和選拔員工,從而解決了過去在員工甄選方面一直存在的難題。基于這一方法建立的人才測評系統,在一戰期間被美國軍方用來進行人員的挑選和分配,大約有兩三百萬人被測試,斯科特也因此而獲得了聯邦政府的優異服務獎章。戰後,斯科特的方法又被工商業界廣泛採用。在霍桑實驗前,位于芝加哥的西部電氣公司就利用斯科特發明的心理測試,對15名工程專業的畢業生進行過測試,以評估他們的“創造潛力”。在這一意義上,斯科特的研究同後來的霍桑實驗是緊密銜接的。

由于斯科特發明的實驗室人員測評方法要受到較多的條件限製,提取信息也不夠完整,而且成本較高,促使人們轉而尋找更為便捷的方法,如問卷法。但是,隨著人事管理的發展,問卷法雖然便捷,卻表現出更明顯的偏差。于是,工商界又回到斯科特那裏,在斯科特的基礎上發掘出了新的改進方法,如模擬情景法、無領導小組討論法等。這些方法追根溯源,都是從斯科特那裏衍生出來的,由于其準確性較高,至今仍為很多大公司選拔中高級人才時所使用。

效率問題

從人事管理出發,斯科特的研究向更為廣闊的人類行為動機方向擴展,1911年,他發表了又一代表作《增進人們在企業中的效率》。他也因此成為用心理學理論和知識來研究工作場所中動機的第一人。在這部著作中,他指出人的效率是一個變數, 一個根據一定規則可以增加或減少

的變數,它取決于許多因素,除了人們都能看到的精神和身體條件以外,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在發揮作用。一個人對生活採取什麽樣的基本態度,以及對于每一件具體事情持怎樣的觀點,與他天生的能力相比具有更加重要的作用。工作效率的提高和產量的增加可以通過外部刺激和意識的作用得以實現。當一位員工做到自認為最好的時候, 他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當他處于完全疲勞的時候, 在正確的激勵下, 他還可以繼續工作。對于如何增進人們的效率,他提出了12種有效途徑,具體是:模仿,提高效率的直接手段;競爭,提高效率的有效途徑;忠誠,提高效率的基本前提;專註,提高效率的可靠保證;工資,提高效率的催化劑;快樂,提高效率的潤滑劑;敬業,提高效率的能量之轉化;放松,提高效率的藝術方法;興趣,保持高效的動力之源;經驗,提高效率的實踐保障;判斷,提高效率的智慧積累;習慣,提高效率的經驗資本。

在對效率問題的研究中,他還發明過治療夏季萎靡的方法,並在一個星期之內建立了一個引來了大量追隨者高度贊揚的系統。這一系統使接受實驗的公司生產運行得到顯著改善,那些因為高溫影響,已經到了難以控製的沖突邊緣的工作團體,那些在悶熱中煩躁不安、粗心大意的工人個體,採用這一系統後開始變得穩定而有效率,產出也較之前的夏天提高了20%,甚至達到相當于情況最好的冬季平均水準,員工對工作的厭煩程度也明顯下降了。

積累性進步

在1920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斯科特曾經說過:很多時候,某一問題之所以成為難題是由于沒有解決它的“萬靈葯”。對難題的解決辦法取決于內部相關理論的不斷發展和基于理論的實踐的不斷推進,即連鎖反應式的積累性進步。他舉了解決美國農產品(14.11,-0.12,-0.84%)供應困難問題的例子:首先人們意識到要開墾貧瘠的土地以擴大耕種面積,增加農產品供應量。等到農產品被生產出來,人們又意識到了鐵路運輸的重要性,又開始大力興建鐵路。而在此過程中,為了提高產量而發明的科學種植方法也做出了較大貢獻。正是在這種不斷的實踐探索中,糧食供應問題被充分地解決了。

今天的人事管理問題亦是如此,由于人的復雜性以及環境的不斷變化,解決人事管理問題的“萬靈葯”不可能被製造出來。因此,人事管理問題的重要性仍在增加,有意義的探索還將繼續,更好的辦法也會不斷被提出,這正符合斯科特的理論,而這種契合又反過來證明了他作為先驅者的偉大之處。

​著作

斯科特的主要著作,除了上面提到的外,還有1921年出版的《廣告心理學的理論與實際》,1923年出版的《影響工商業的人:論證和暗示的心理學》,同克洛西爾合著的《人事管理:理論、實務和觀點》。斯科特于1910年至1911年在《系統》(即當代《商業周刊》的前身)

雜志上發表的工商業心理學系列文章,到1969年,被德克薩斯大學工商研究所以《人事和管理研究專輯第21號》的名稱重新印行。

英海軍上校

人物生平

斯科特1881年加入英國海軍,1891年升為上尉。1900年開始進行第一次到南極洲的探險,其目標是羅斯海。他發現並命名了愛德華七世半島。1904年他回到英國。

1908年9月2日他與凱斯琳·布魯斯結婚,兩人有一個兒子彼得。

羅伯特·福爾肯·斯科特(英文名:Robert Falcon Scott)(1868--1912)是一位英國海軍上校。他未能實現自己第一個到達南極極點的壯志。他的競爭對手羅阿爾德·阿蒙森搶先一個月到達那裏。1910年6月,斯科特乘坐“特拉·諾瓦號”啓程。途中,他聽說阿蒙森也正在前往南極。

右圖:這幅斯科特的照片是由英國南極探險隊隊員赫伯特·龐廷拍攝的。不久,龐廷和一部分隊員奉命回到基地,留下斯科特和他的10名同伴向南極挺進。

1911年11月1日,斯科特的一隊人馬離開自己的宿營基地,前往南極。暴風雪使旅行十分艱難。因此,1912年1月3日,斯科特決定隻帶4位同伴前行,他們是愛德華·威爾遜、亨利·鮑爾斯和埃德加·埃文斯、勞倫斯·奧茨。

1月18日,斯科特一行到達南極點。但是,阿蒙森的挪威國旗已經在那裏飄揚。他們深感失望,踏上了歸途。埃文斯因精神失常死去;奧茨因患嚴重的凍傷,手指和腳趾被凍掉,不願連累別人,主動要求出去走一圈,在這種環境下,出去隻會在零下的寒風中死去,但沒人阻止他。剩下的3個人不得不扎營,以躲避惡劣的天氣。但惡劣天氣沒有結束的跡象,最終在3月29日這天,斯科特等3人都死在離開他們的宿營基地幾千米處。

人們知曉斯科特最後一次旅行的詳情,因為他的日記記到了最後一天。1912年10月,一支搜尋隊發現了這本日記,以及斯科特等3人的屍體。3人的屍體被就地掩埋,如今于南極冰下的深處。奧茨的屍體始終未被找到。

探險英雄

斯科特被英國人稱為20世紀初探險時代的偉大英雄。1910年6月1日,他帶領探險隊離開英國,向南極點發起 沖刺。當時,挪威人羅阿爾德·阿蒙森也率領著另外一支探險隊向南極點進發。兩支隊伍展開了激烈角逐,都想爭取“國家榮譽”。結果阿蒙森隊于1911年12月14日捷足先登,而斯科特隊則于1912年1月16日才抵達,比阿蒙森隊晚了一個多月。不幸的是,在返程途中,南極寒冷天氣提前到來,斯科特隊供給不足,飢寒交迫。他們在嚴寒中苦苦拼搏了兩個多月,終因體力不支而長眠于皚皚冰雪中。

斯科特

早在最後一次南極遠征之前,斯科特就已經是英國的民族英雄。他在1902-1904年間首次進行南極探險,相關遊記《發現之旅》曾是英國最暢銷的書。而他最後一次南極探險的悲壯故事更是激勵了一代代英國人。 

奧地利作家茨威格為他們一行人寫了一篇傳記《偉大的悲劇》,收錄人教版七年級下冊語文教材第五單元21課。

日記片斷

1月27日,星期六

上午我們是在暴風雪肆虐的雪溝裏穿行。該死的雪拱起一道道的波浪,看上去就像一片起伏洶涌的大海。威爾遜和我穿著滑雪板在前邊開路,其餘的人步行。尋找路徑是一件艱巨異常的工作……我們的睡袋濕了,盡管濕得不算太快,但的的確確是在越來越濕。我們漸漸感到越來越餓,如果再吃些東西,尤其是午飯再多吃一點,那將會很有好處。要想盡快趕到下一個補給站,我們就得再稍微走快一些。下一個補給站離我們不到60英裏,我們還有整整一星期的糧食。但是不到補給站,就別指望真正地飽餐一頓。要走很長的路,然而,這段路程又無比艱辛……

2月1日,星期四

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在艱苦跋涉。用4小時45分走完了8英裏。晚上8點我們還在走。我們隻在12月29日才草草吃過一次午飯,當時離開補給站才一星期。按一天三頓計算,我們手裏還有8天的糧食,到達下一站應該是沒什麽問題的。埃文斯的手指現在情況很糟,掉了兩個指甲。是凍傷……

2月17日,星期六

今天情形很壞。埃文斯睡足一覺以後顯得好些了。他像往常一樣說自己一切正常。他還是走在原來的位置上,但半小時後他弄掉了滑雪板,不得不離開雪橇。路面情況極為惡劣。後來我們停了大約1小時,埃文斯跟了上來,但走得很慢。半個小時後他的鞋又丟了,我們站在紀念碑岩半腰眺望埃文斯手套沒了,手上結滿了冰凌。他眼裏射出瘋狂的目光。我問他出了什麽事,他慢慢地說他也不知道,隻說他覺得自己一定是昏過去了。我們扶他站了起來,走了兩三步他又倒了下去。他完全被凍僵了。威爾遜、鮑爾斯和我回去拖雪橇。我們回來的時候,埃文斯失去了知覺。我們把他抬進帳篷後,他依舊不省人事。午夜12點30分,他平靜地死去了。

2月22日,星期三

我們命定要經歷歸途中最嚴峻的時刻了。今天出發以後不久,東南風變得異常猛烈,風狂掃著地面。我們馬上失去了本來就模糊難辨的路標。午飯時根本沒見到期望中的圓錐形石頭路標。……但這些倒酶事並沒讓我們心灰意冷,這的確應該記錄下來。晚上,我們喝了一頓馬肉做的濃湯,美味可口,真叫人氣力倍增、精神振奮……

2月26日,星期日

冷極了。我們雙腳冰涼地出發了,因為白天穿的鞋襪根本沒有晾幹。我們謹慎地消耗著食糧,但我們的食物還應當再多一點才夠用。我巴望著下一個補給站,現在離我們隻有50英裏。到了那裏,我們就能夠帶足補給,繼續前邊的路程了。

3月4日,星期日

午餐時間 ,我們現在的確處境困難,但還沒有一個人沮喪泄氣,至少我們外表上還保持著良好的士氣,但當雪橇停滯在某些雪波面紋上時,每個人的心都會猛地一沉。現在的溫度是零下20度,有所好轉,我們感覺舒服多了,但是更冷的寒潮馬上就將來臨。我擔心奧茨又要飽受其苦了。上帝,幫幫我們。我們現在對于來人援助已沒有太多指望了,隻期望在下一個補給站的食物能多一些,如果那裏的油料也短缺的話,那可真是太糟糕了。我們能夠到達那裏嗎?其實隻有很短一段距離了,如果不是威爾遜和鮑爾斯始終士氣高昂地克服著困難,我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麽辦才好。

3月5日,星期一

午飯時間。真遺憾,情況在惡化。昨天下午我們遇到一陣斜向刮來的風,持續了35個小時,上午的行軍並不太好,隻走了35英裏,全天走了89英裏多。我們喝了杯可可,吃了些有點發硬的肉糜,然後上床睡覺。奧茨的腳的狀況依然很差,昨天晚上有一隻腳腫得很高,今天上午他隻能一瘸一拐地走。和昨晚一樣,吃過肉糜喝過茶後我們開始行軍——我們以這種方式來假裝很喜歡吃肉糜。上午有一段路面狀況稍好一些,我們走了5小時,雪橇翻了兩次,我們徒步拖運,走了55英裏,我們誰也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低溫,而低溫對威爾遜的影響最大,這主要是因為他總是犧牲自己的體溫去為奧茨暖腳。我們無法互相幫助,每個人能照顧好自己就已經算不錯了。我們所有人在帳篷裏時總是十分振奮的,以保持一種良好的精神狀態去面對生命中從未遇到過的長時間的拖運工作,但的確是太困難了,我們感覺進展十分緩慢。我們在帳篷裏談論各種話題,但現在對于食物已不再多說了,因為我們決定冒險按全額進行食物配給。在這個時候,我們無法餓著肚子前進。

3月6日,星期二

午餐時間。昨天下午,在風的幫助下我們略有起色,全天完成了95英裏,距補給站還有27英裏。但今天上午情況又變得糟糕起來。夜裏天氣很暖和,我在旅程中第一次睡過頭了一個小時,然後我們緩慢地穿上鞋襪,隨後拼盡全力地進行拖運,但我們每小時連1英裏都走不到。隨後,天氣變得陰暗,我們三次解下挽繩去尋找軌跡。結果,在午前走了不到35英裏。現在太陽高照,風已息了。可憐的奧茨無法進行拖運,在我們去尋找軌跡時他就坐在雪橇上——他其實非常堅忍,因為他的腳肯定疼得非常厲害。他從不抱怨,在帳篷中愈發地沉默。我們現在嘗試著用酒精燈代替煤油燈,以便在油料耗盡之時使用。

3月7日,星期三

情況還在變壞。今天上午奧茨的一隻腳非常不好,他非常勇敢,我們在談論著一起回到家時該做些什麽。 昨天我們隻行進了65英裏。今天上午我們用了4個小時隻走了4英裏多路程,我們現在距補給點還有16英裏。如果在那裏隻有正常數量的補給品,而路況繼續像目前這樣,那我們可能會到達下一個補給站(胡珀山脈,72英裏),但不能抵達囤倉補給站。我們迫切希望狗拉雪橇分隊已經到了胡珀山脈,那樣的話我們可能會闖過難關。如果油料繼續缺乏下去,我們的希望就很渺茫了,考慮到我們目前所進行的繁重體力勞動,我們的狀態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隻是可憐的奧茨正面臨步步逼近的危機。我們現在隻有好好地吃到食物才能維持行進。今天上午沒有風。陽光明媚,石標堆清晰可見。

3月8日,星期四

午餐時間。上午的情況越來越糟,奧茨的左腳再也堅持不下去了,穿鞋襪時非常費力。威爾遜的腳現在也有了麻煩,這主要是因為他給予其他人的幫助太多了。我們今天上午完成了45英裏,現在距補給點還有85英裏——距離很短,連這點路程也給我們帶來了困難真是有些荒繆,但是在這樣的路面上,我們連正常行軍速度的一半都達不到,而且還要付出雙倍的精力和努力。一個重要的問題是:我們能在補給站裏找到些什麽,如果狗拉雪橇分隊已經去過了補給站。那麽我們可能會再行進較長的一段距離,但如果再出現油料短缺,那就真的隻有上帝才能幫得了我們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我們目前的境況都十分危急。

3月10日,星期六

每況愈下。奧茨的腳更糟了。他士氣低落,肯定已經知道自己挺不過去了。他問威爾遜今天上午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參加行軍。比爾當然隻能說不知道。從事實出發,他真的沒有機會了。如果他現在垮下去我們離開了他,我真懷疑我們是否能渡過難關。天氣狀況惡劣,我們的各種裝備敷上了越來越多的冰,很難處理……昨天我們行進到了胡珀山脈的補給站。略感安慰。在那裏,我們所需的補給並未得以充分補充。我不知道該責怪誰,狗拉雪橇分隊顯然沒有抵達這裏。我猜想米爾勒斯的返家之旅也一定很糟糕。今天早上吃早飯時,一片寂靜,但當我們拔營出發時從西北偏北的方向刮來了風,風力迅速上升。行進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們誰都無法繼續在這樣的狀況下堅持下去了,我們被迫扎營,在風雪激蕩的營地中度過一天中其餘的時光。

3月11日,星期日

蒂圖斯·奧茨已非常接近他生命的終點了,每個人都能感覺到這一點。隻有上帝知道我們或者是他該做些什麽。早飯後,我們討論了目前的情況。他是一個勇敢的家伙,清楚目前的處境,但他事實上是在向我們征詢意見。除了敦促他盡可能向前行進外我們別的什麽都不能說。討論得出了一個令人滿意的結果:實際上是我命令由威爾遜掌控終結我們困境的方式,這樣我們中的任何人都可以知道在無法繼續忍受下去之時該怎樣去做。我們把所有葯品都搜羅了出來。共有30片鴉片葯片,給奧茨留了一支嗎啡,這就是我們故事的悲劇性的一面。當我們今早啓程時,天完全陰暗下來。我們看不清東西,失去了軌跡,步履維艱。午前走了31英裏,這已相當不錯了。現在如果沒有風的幫助或路況的改善,6英裏大約是我們所能達到的極限了,我們還有7天的食物,今晚距離囤倉補給站應該有大約55英裏。每天6英裏,7天隻能完成42英裏。即使情況不再惡化下去,距離上還有13英裏無法完成。

3月12日,星期一

我們昨天完成了69英裏,仍低于我們所必須完成的平均數。情況基本上還是老樣子。奧茨的手現在和腳一樣不聽使喚了。今天上午我們在4小時20分鍾的時間裏行進了4英裏,我們希望下午能完成3英裏,但我懷疑我們是否能做到這一點。路況還是不好,天寒地凍,我們的身體狀況逐步下降。上帝幫幫我們吧,已經有一個多星期沒有風在後面助我們一臂之力了。卻隨時可能刮來迎面的風。

3月14日,星期三

現在一切都不順利。昨天早上我們醒來時正刮著猛烈的北風,氣溫零下37度,無法頂風前進,隻好滯留在營地裏,直到2點。然後行進了52英裏。後來本想接著行軍,但北風刮個不停,隊員們都覺得非常冷,太陽落下去後氣溫更低了。在黑暗中吃晚飯耗費了很長一段時間。今天早晨出發時是南風,扯起了帆,行進速度不錯。經歷了另一個石標堆。然而,半路上風向由南吹向了西,或是西南偏西的方向,風可以吹進我們的防風服和手套裏。可憐的威爾遜非常冷,有時連滑雪板都脫不下來了。扎營的活兒實際上是由鮑爾斯和我在做,當我們最後進入帳篷裏的時候,差不多快要被凍死了。現在白天的氣溫降到了零下43度,風力強勁。我們必須繼續行進下去。但現在的每一次安營愈發困難,也更加危險。可憐的奧茨,他的腳又在折磨著他。我甚至怕得不敢想明天會是什麽樣子,他忍受著最為劇烈的痛楚。沒有人想到在一年中的這個時候會有這樣的低溫和這樣猛烈的風。帳篷外的情況真的很可怕。我們必須利用最後一點餅幹挺過這一關,但食物配額不能降低。

3月16日,星期五以及3月17日,星期六

前天午飯時,可憐的蒂圖斯·奧茨說他無法再繼續前進了,他建議我們把他留在他的睡袋裏。我們不能那麽做,我們勸說他堅持下去,繼續下午的行軍。盡管他真的不行了,但仍然掙扎著與我們一起又走了幾英裏。晚上時,他的狀況進一步惡化,我們知道終了之時到來了。這一切應該會被發現的,我希望能把這些事實記錄下來。奧茨在他的最後時刻想起了他的母親,但也立即又很自豪地想到,他的騎兵團將因他迎接死亡的無畏方式而引以為榮。我們能夠體驗得到他的英勇無畏。

他數星期以來毫無抱怨地忍受著劇烈的疼痛,在最後時刻還能夠並且願意主動談起戶外的一些科目。直到最後一刻他也沒有,也不會放棄希望。他是英勇之魂。這就是終結。前天晚上在入睡時,他希望自己就此不要再醒來,但昨天早上他醒來了。

外面還刮著暴風雪。他說:“我隻是到外面去一下,可能多呆些時間。”他出去了,進入了茫茫暴風雪中,我們從此再未見到他。利用這個機會,我要說,我們一直都在支持著我們患病的同伴直到最後。埃德加·埃文斯在我們食物極端缺乏之時沒有知覺地倒下了,仁慈的上帝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帶走了他,而他的離去客觀上滿足了我們這些仍存活著的人的安全需要。

他是自然而然地死去的,直到死後兩個小時我們才離開他。我們知道,可憐的奧茨現在正走向他的死亡之路,盡管我們盡力勸說他不要這樣做,但我們明白,這是一個勇敢的人和一個英國紳士的英勇之舉。我們都希望自己也能以相似的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去迎接末日的到來,並且我們確信,終了之時已經不遠了。

我隻能在午飯或其他偶爾的間歇時寫日記。白天已是零下40度,奇寒。我的伙伴們一直保持著高昂的士氣,但我們所有人都處于嚴重凍傷的邊緣,盡管我們不斷地談論著闖過難關,但我想在心裏其實沒有一個真的相信這一點了。我們現在行軍時一直感覺很冷,其他時候也是一樣,恐怕隻有吃飯時是例外。昨天我們因暴風雪被耽擱了,今天的進展依舊緩慢,我們現在是在第14號馬匹營地,離囤倉補給站隻有兩次馬隊行軍的路程。我們把經緯儀、一架相機和奧茨的睡袋留在了這裏。應威爾遜的特別請求,帶上了日記和地質標本,這樣別的人就可以在我們身邊和雪橇上找到它們。

3月18日,星期日

今天午飯時,我們距補給站還有21英裏,昨天,迎面而來的風和漂流的雪更多了,隻好停止行軍,風向是西北,風力4級,氣溫零下35度,人類是無法面對這種境況的,我們幾乎已耗盡了最後一絲氣力。 我的右腳和幾乎所有的腳趾都已不聽使喚了——而就在兩天前我還為自己擁有我們當中最好的一雙腳而自豪,鮑爾斯的狀況現在最好,但畢竟已起不了很大的作用。其他人對于闖過這一關仍然充滿了信心——或者隻是裝成這個樣子的——我不知道。我們的油燈的貯油器中還剩下最後半罐油,我們的酒精也隻剩下了一點點。現在風很平和,也許對我們略有幫助。

3月19日,星期一

上午。昨天費了很大力氣扎好營,特別冷。直到吃了晚飯後才好些。晚飯是冷的肉糜、餅幹和用酒精煮的半壺可可。隨後,我們身體暖和起來,大家都睡得很香。 今天啓程時還是一如既往的拖沓緩慢。雪橇滑行得異常艱難。我們現在離補給站155英裏,三天內總該可以到達的。這是怎樣的一種進程啊,我們隻有兩天的食物和勉強夠一天使用的油料。我們所有人腳的情況都越來越差,威爾遜的最好,我的右腳更糟了,左腳很好。在我們可以吃到熱的食物之前根本不可能對腳進行護理。截肢已是我目前所能期望的最好結果了,但是麻煩會不會擴大呢?這是個嚴肅的問題。天氣根本不給我們任何機會,風向是從西北偏北,而今天的溫度是零下40度。

3月21日,星期三

星期一晚上時離補給站不到11英裏了,昨天又是暴風雪肆虐,隻好一整天都被延誤著。今天,威爾遜和鮑爾斯將帶著渺茫的希望前往補給站尋找油料。

3月22日,星期四以及3月23日,星期五

暴風雪依舊狂嘯,威爾遜和鮑爾斯無法動身——明天是最後的機會了——油料沒了,食物也隻剩下一點點——真的是接近末日了。我們決定讓一切順其自然——我們將向補給站進發,自然地死在歸途。

3月29日,星期四

自從21號到現在,西南偏西方向的風持續地刮著,我們的油料隻夠煮兩杯茶,20號還剩下兩天的食物。每天我們都時刻準備啓程出發前往11英裏之外的補給站,但帳篷外始終到處是風雪的漩渦。現在,我想,我們已不可能再指望情況好轉了,但我們會堅持到最後一刻,不過我們已是越來越虛弱了,當然,末日不遠了。

真的很遺憾,但我想我不能再寫下去了。 最後補充一條:看在上帝的份上,照顧好我們的家人。

最後,請把我這日記,交給我的遺孀。

臨死前書信

那些書信寫得非常感人。死亡在即,信中卻沒有絲毫悲哀絕望的情意,仿佛信中也滲透著那沒有生命的天空下清澈的空氣。那些信是寫給他認識的人的,也是說給全人類聽的;那些信是寫給那個時代的,但說的話卻是千古永垂的。

給妻子

斯科特給妻子凱瑟琳的最後一封信分幾天寫成,記錄了他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這位探險家在信的開頭寫道,他和隊友“身體很好,充滿活力”。隨後,他告訴妻子,“親愛的,這裏隻有零下70多華氏度,極其寒冷。我幾乎無法寫字。除了避寒的帳篷,我們一無所有……你知道我很愛你,但是現在最糟糕的是我無法再看見你——這不可避免,我隻能面對”。

隨著處境惡化,斯科特更加絕望,他在信中勸妻子改嫁:“如果有合適的男人和你共同面對困難,你應該走出悲傷,開始新的生活”。

但是,他也告訴妻子,面對死亡,他沒有任何遺憾和後悔,“關于這次遠征的一切,我能告訴你什麽呢?它比舒舒服服地坐在家裏不知要好多少!”

在生命最後的時刻,斯科特非常掛念當時僅3歲的兒子彼得,他寫道:“可能我無法成為一個好丈夫,但我將是你們美好的回憶。當然,不要為我的死亡感到羞恥,我覺得我們的孩子會有一個好的出身,他會感到自豪。”他還囑咐妻子要培養彼得,讓他熱愛自然,喜歡戶外活動

給伙伴的遺屬

他懷著最誠摯的友情給那幾個同他自己一起罹難的伙伴們的妻子和母親寫信,為他們的英勇精神作證。盡管他自己即將死去,他卻以堅強的、超人的感情──因為他覺得這樣死去是值得紀念的,這樣的時刻是偉大的──去安慰那幾個伙伴的遺屬。

給朋友

他給他的朋友寫信。他談到自己時非常謙遜,但談到整個民族時卻充滿無比的自豪,他說,在這樣的時刻,他為自己是這個民族的兒子──一個稱得上兒子的人而感到歡欣鼓舞。他寫道:“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一個偉大的發現者。但是我們的結局將證明,我們民族還沒有喪失那種勇敢精神和忍耐力量。”他在臨死時還對朋友作了友好的表白,這是他在一生中由于男性的倔強而沒有說出口的話。他在給他的最好的朋友的信中寫道:“在我一生中,我還從未遇到過一個像您這樣令我欽佩和愛戴的人,可是我卻從未向您表示過,您的友誼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麽,因為您有許多可以給我,而我卻沒有什麽可以給您。”

給祖國

他最後的也是最精彩的一封信是寫給他的祖國的。他認為有必要說明,在這場爭取英國榮譽的搏鬥中他雖然失敗了,但卻無個人的過錯。他一一列舉了使他遭到失敗的種種意外事件,同時用那種死者特有的無比悲愴的聲音,懇切地呼吁所有的英國人不要拋棄他的遺屬。他最後想到的仍然不是他的命運。他寫的最後一句話講的不是關于自己的死,而是關于活著的他人:“看在上帝的份上,照顧好我們的家人!”以下便是幾頁空白的信紙。

慷慨捐贈

寫給妻子遺書寫于1912年3月,收信人是“我的遺孀”。1913年,人們在斯科特遺體旁發現了它。

斯科特的祖母達斯拉·斯科特說,遺書表明斯科特身處絕境時仍充滿勇氣和鬥志,“看著這些字跡,你無法相信它們是在遙遠的南極,在嚴寒中寫下的。我熱淚盈眶”。

這封遺書連同斯科特在探險途中所寫的其餘300多封信件,已經由斯科特的兒子,已故爵士彼得·斯科特的夫人捐贈給劍橋大學斯科特極地研究所。

研究所所長朱莉安·多德斯韋爾說:“我們非常感激斯科特家族;要不是他們慷慨捐贈,斯科特臨終前最心酸的家書很容易就會流落到私人收藏家手中。”

據英國《泰晤士報》11日報道,這些書信將從17日開始首次完整展出,公眾可以親身解讀探險家悲壯的心路歷程。

美科學家正名

新華網2001年9月14日電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層管理署的一位科學家日前推出一本新書。這本新書提出的觀點是,近90年前英國人羅伯特·福爾肯·斯科特進行的南極探險活動之所以失敗,罪魁禍首並不是斯科特決策的失誤,而是變幻無常的寒冷天氣。

以前的評論總是說,是斯科特的決策失誤導致他和他的4位隊友用雪橇拉著設備,在南極探險的路上跋涉了1 450公裏之後,最終走上黃泉路。但是在本月新書《最寒冷的三月》中,作者蘇珊·所羅門說,1911~1912年的冬天,長達幾周最低溫度為-37°C的天氣要比往常的天氣寒冷得多,正是這嚴寒的天氣打亂了斯科特經過周密研究的探險計畫。

身為大氣研究化學家的所羅門分析了寒冷天氣對斯科特一行人的設備所產生的影響,並檢查了她從世界各地找到的書籍和日記對當時的天氣狀況的記載。所羅門本人1999年因發現南極洲上空臭氧層減少的原因而獲得美國“全國科學獎章”。她在首次前往南極洲進行臭氧層研究之前,就開始閱讀斯科特和他的隊友寫下的日記。

所羅門把這些信息與南極洲自動氣象站過去17年內所收集的資料進行了對比,其中一些資料收集的地點距斯科特的探險路線僅幾公裏。自動氣象站顯示的資料表明,這些年裏,隻有1988年的氣溫下降到了和斯科特前往南極探險時一樣低的溫度,而且持續的時間一樣長。所羅門對斯科特一行採取的正確決策和失誤之處進行了客觀分析後,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她認為,“這並不是在為他(斯科特)貼金”。

所羅門說,斯科特一行在研究了規模較小的探險活動和歷史記錄的基礎上,估計到了南極洲的天氣會十分糟糕。

他們因此計畫在雪橇上使用帆來增速,以便能夠“一路飛奔回家”。所羅門稱,這個計畫很不錯。在斯科特南極之行的幾周前,由羅阿爾·阿蒙森率領的挪威探險隊已登上南極大陸,他們用的是狗拉雪橇;而斯科特一行使用的是馬拉和人拉的雪橇,結果馬在嚴寒中陷入了泥沼。斯科特一行人在抵達南極後,才意識到他們為此行要付出的代價。

在返程中,斯科特和他的兩名隊友在距大本營隻有275公裏的地方倒下了,而另外兩名隊友也在此前“先行一步”了。

然而,《紐約時報》登載的有關所羅門研究結果的文章引發了讀者的來信,該報後來發表了其中幾封。信中指出,阿蒙森和他的隊友面臨的是同樣寒冷的天氣,他們成功的原因隻不過是準備更加充分,因而成為登上南極大陸的第一人。

他們此次 去南極極點被稱為"偉大的悲劇"他們的精神很偉大他們充分表現出一名敢于為人類獻身的英雄的精神與對事業的執著和偉大的團隊精神.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