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財神

文財神

文財神在漢族民間所指甚多,如:範蠡財帛星君、增福相公李詭祖、福祿壽三星中的祿星等。文財神多見于漢族民間雕塑和木版年畫,大多是錦衣玉帶、冠冕朝靴,臉色白凈,面帶笑容,適合新春喜慶,堂室張掛。

文財神或是生前巨富,或是升仙後奉命管理人間財帛、人世爵位。

文財神大多並未進入道教神系,亦少有經籍傳世。供奉文財神寄托了漢族勞動人民一種闢邪除災、迎祥納福的美好願望。

  • 中文名稱
    文財神
  • 外文名稱
    The God of wealth
  • 代表人物
    財帛星君李詭祖,範蠡和比幹
  • 表現形式
    民間雕塑和木版年畫

簡介

國人祭祀的文財神有三位,分別是財帛星君李詭祖,範蠡和比幹。

文財神

奉祀

“文財神”李詭祖在民間最受歡迎,他的繪像經常與“福”“祿”“壽”三星和喜神列在一起,合起來為福、祿、壽、財、喜。增幅財神畫像文雅非凡,錦衣玉帶,頭戴朝冠,身穿紅袍,白臉長須,面帶笑容,左手執“如意”,右手執“聚寶盆”,寫著“招財進寶”四字。身後二童子為他打著日月障扇。左青龍,右白虎,口吐孔錢和元寶,顯得這位財神爺神通廣大,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源源而來的金印財寶。

春節時,一般人家必懸掛此圖于正廳,祈求財運、福運。正月初五,各商店開市,一大早就金鑼爆竹、牲醴畢陳,以迎接財神。據《古禾雜識》記載:“初四日午後接灶,至夜則接路頭,大家小戶門前各懸燈二盞,中堂陳設水果、粉團、魚肉等物,並有路頭飯、路頭湯,鄙俚之至。” 清人顧鐵卿《清嘉錄》中引了一首蔡雲的竹枝詞,描繪了蘇州人初五迎財神的情形:“五日財源五日求,一年心願一時酬;提防別處迎神早,隔夜匆匆抱路頭”。“抱路頭”亦即“迎財神”。我國北方地區有在正月初一拜財神,正月初五接財神的習俗。是日家家戶戶擺供品為財神祝壽,祈求財神賜福,保佑來年財源廣進,五谷豐登,幸福美滿。蒲松齡在他的《窮漢詞》裏面描寫了這種習俗:“大年初一,燒炷名香,三盞清茶,磕了一萬個響頭,就把財神阿公來祝贊祝贊。忙祝贊,忙磕頭,財神在上聽緣由;聽我從頭說一遍,訴訴窮人肚裏愁。”

李詭祖

李詭祖,淄川五松山人。生日九月十七,去世後葬于五松山嬤嬤幢並立祠祭祀。民間稱增福相公,文財神,又稱財帛星君,增福財神,福善平施公。魏孝文帝時任曲梁縣令,清廉愛民,善降水妖。民間傳說李詭祖為太白金星下凡,得天齊嬤嬤之道。唐武德二年(619年)被唐高宗賜封“財帛星君”,唐明宗天成元年(926年)被賜封“神君增福相公”,元世祖(1295-1307)被賜封“福善平施公”。

文財神

在三個文財神中,李詭祖最具神性。傳說他是玉皇大帝帳下的太白金星,屬于金神。在天庭的職銜是“都天致富財帛星君”,專管天下的金銀財帛。他樣子和祥,有求必應,最樂于幫助善男信女。成書于元明時期的道教經典《三家源流搜神大全》(即《三教搜神大全》)有增福相公一圖,這位增福財神穿一品朝服,戴丞相帽。民間的木板年畫都是這位增福相公。《三教搜神大全》稱:“李相公諱詭祖,在魏文帝朝治相府事。白日裁斷陽間冤獄,夜間主判陰間是非,兼管隨朝三品以上官人衣飯祿料,及在世居民每歲分定合有衣食之祿。至後唐明宗天成元年(公元九二六年)贈為神君增福相公”。明《萬歷續道藏》所收《搜神記》也記載:“增福相公九月十七日生。李相公諱詭祖,在魏文帝朝治相府事。白日管陽問央斷邦國冤滯不平之事,夜判陰府是非狂錯文案,兼管隨朝三品以上官人衣飲祿料,及在世居民每歲分定合有衣食之祿。至後唐明宗朝天成元年贈為神君增福相公。”

宋代青州狀元張唐卿在《孝義天齊嬤嬤幢》一文中寫道:“太祖初年,嶺下有婦張氏,寡居。有子二,曰冕、曰璜。冕、璜事母至孝,日輟耕嶺上。時財神與土地、山神為鄰,見二子勞作,甚苦。土地曰:“上仙掌天下金,何不舍他些須,以孝其母?”財神問:“其福淺,怎當大富貴?“山神曰:”彼誠心事汝,上仙何出此言?“財神曰:”豈不聞家貧出孝子乎?直為其母計矣。“ 土地曰:“卻施舍,乃信”。財神曰:“福兮禍所依也,罪將出,爾之過。”遂舍金于壟上。冕見,示于璜,大喜,曰:“老母之幸也”。及回,冕婦曰:“金乃冕所見,多屬吾”。璜婦曰:“見面及一半也,何由多屬汝”。遂起爭執,對簿公堂。老母急火攻心,一命嗚呼。嬤嬤曰:“草菅人命者,汝之罪也。”三神仙面面相覷。”

傳說唐武德二年,李世民的母親曹太後生了一種怪病,就像鬼纏身一樣,晝夜不得安寧。看遍了國手聖醫,都不見好轉。于是李世民發榜在全國征求神醫。這時候一個來自齊地的雲遊道人來見李世民,他說盡管我大唐王朝的建立是順天應時,但期間難免殺戮過多,遊魂冤鬼找不到歸宿,所以遷怒于太後。今有齊地淄川神仙姓李名詭祖,又是聖上的本家。這個李神仙曾在北魏孝文帝朝治相府事,後在五松山得道成仙。詭祖的諧音是“鬼祖”,所以主裁陰陽兩間冤獄,最能驅神役鬼,祛病消災。可在太後處設立李神仙牌位,求其顯靈,保證能醫好太後的疾病。李世民依計而行,太後果然很快就痊愈了。李淵感激李神仙的神功,于是賜封李詭祖為“財帛星君”。

可惜的是,嬤嬤幢增福廟在抗戰時期被日本鬼子炸毀。解放後破除迷信,增福廟被徹底拆除整成了農田,李相公墓也被平掉。對此,曲周人李毅記道:“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我曾經五次到淄川區洪山鎮尋訪增幅財神的故鄉,訪問了洪山鎮的五松山。洪山鎮在明清時期叫仙人鄉,這裏是世界短篇小說之王蒲松齡的家鄉,他所在的蒲家庄距離五松山隻有5裏路。可見這一帶的確有深厚的神仙文化底蘊,遺憾的是幾次都沒有找到李詭祖的老家。這也可以理解,因為李詭祖的年代在南北朝時期,而這裏大部分的村民都是在洪武年間從外地遷來的。聽山下的老百姓說,五松山西側一個叫嬤嬤幢的地方有增福財神李詭祖的廟宇,叫增福廟,增福廟不遠處有李相公墓。懷著急切的心情到了嬤嬤幢,可是廟和墓都不見了,據說是解放後平墳開荒,向鬼要糧,增福廟和李相公墓都被平掉整成了農田。生長在增幅財神和蒲松齡的故鄉,這裏的人似乎更加不怕鬼,革命也比我們邯鄲要徹底,感到十分惋惜。”

在李詭祖任職的曲周縣(曲梁縣)也有李詭祖墓和廟宇。民國廿二年《曲周縣志》記載,李詭祖,淄川人,任曲梁縣令期間,清正廉潔,為民造福,疏通河道,治理鹽鹼,率先垂範,生活儉樸,把自己的俸祿都拿出來周濟貧苦的人,是老百姓愛戴的清官,死後老百姓立祠紀念。增福李公祠亦名財神廟在城內東街道北,祭祀北魏曲梁令李詭祖。明嘉靖間,邑人兵部王一鶚重修,清光緒二十四年又重修。

明萬歷兵部尚書曲周人王一鶚在《增福李公祠記略》中記載:“祠崇祭祀舊邑侯李公也。案郡乘,公家世淄川,魏文帝朝仕曲梁。時殛妖塞橫水,心切民隱,貽福孔多,既逝之後,民作廟祭祀之。蓋能御大災,捍大患,固祭祀典,之所適宜祭祀者,有唐封增福相公,元封福善平施公,則廟之所建也遠矣!明興晉祀名宦仍唐封,以便民之伏臘薦享,災祥祈禳者,公多靈異,每禱輒應。嘉靖初年,按使毀淫祠,議及公廟,稽功德存之。廟製為享殿五楹,左右翼以廊各五楹,前崇門,次樂樓,後燕宮。積歲,兩廊、燕宮就圮,迄乙未末,鄉民宋淵等,請于祝侯鬥南,倡議捐資,聚材鳩工。正梁宇,新覆構,耀金碧,藻檐朱棟,飾牖畫垣。民鹹樂趨,不月而煥然。且增建穿廊及廣生殿,以循古典,以循時製,廟其大備矣乎!歲時伏臘,百姓祭祀公于廟,而公墳墓在安上村。朱邑所謂子孫愛我,不如桐鄉之民也!則公之屍祝于茲土也,固與名宦崇祀,共垂不朽矣”。

翻譯成白話文大意是: 山東淄川人士李公,北魏文帝時擔任曲周縣令。當時水妖作亂,傷害民眾,李公設法消滅了妖患,又為百姓做了好多善事。他去世後,百姓感恩,就建立了祠堂來懷念他。後來唐朝加李公為增福相公的封號,元朝封他為福善平施公,所以這個廟由來久遠。明朝建立後,仍是按著唐朝的封號,是為了讓百姓更好的祭祀,或者祈禱,求福許願等,而李公也很靈異,有求必應。嘉靖初年,政府審定民間祭祀場所,李公祠堂因有功德而保留。廟的規模是享殿五間,左右廂房回廊各五間,有大門,有樂樓,有燕宮。乙未年末,鄉民宋淵等向縣令祝鬥南請命,倡議捐款整修增福廟。官民回響,于是裝飾一新。李公的墳墓在縣東南安上村。西漢時朱邑說過,就是子孫後世會祭奠我,也比不上桐鄉百姓對我的感情啊!李公把他的一生奉獻給了曲周這塊土地,看起來隻是在名宦祠裏每年得到祭祀,實際卻是在百姓的心目中佔有不朽的地位。

明代臨川名人伍福有詩作《謁嬤嬤幢李相公墓》:

太白隕落何茫然,相公飛升列仙班。

足蹬般河長流水,頭枕天齊連綿山。

玉書神護星君位,聖賜財帛石室間。

惠澤萬民增福公,平施天下福善仙。

與李詭祖增福財神崇拜起源密切相關的邯鄲地區有民謠《正月初五迎財神》:

爆竹一響把門開,增福相公進家來。

相公本是天上仙,家住淄川五松山。

相公是咱曲周人,陰陽兩界都為神。

左如意,右元寶,財也來,福也到。

左青龍,右白虎,福祿壽喜進我府。

上管官,下管民, 管了福祿管財運。

一撒金, 二撒銀, 撒完搖錢樹, 再撒聚寶盆。

保你五谷豐登收成好,保你五子登科六六順。

範蠡

範蠡,字少伯,生卒年不詳,漢族,春秋楚國宛文財神範蠡

文財神

(今河南南陽)人。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和實業家。後人尊稱“商聖”。他出身貧賤,但博學多才,與楚宛令文種相識、相交甚深。因不滿當時楚國政治黑暗、非貴族不得入仕而一起投奔越國,輔佐越國勾踐。幫助勾踐興越國,滅吳國,一雪會稽之恥,功成名就之後激流勇退,化名姓為鴟夷子皮,變官服為一襲白衣與西施西出姑蘇,泛一葉扁舟于五湖之中,遨遊于七十二峰之間。期間三次經商成巨富,三散家財,自號陶朱公,乃我國儒商之鼻祖。世人譽之:“忠以為國;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隨著年代的久遠和故事的傳奇性,範蠡被後世奉為財神。在財神之中以範蠡和財富的關系最密切,生前即為富人的財神代表。進退得宜,不執著于名利的態度,以及出神入化的經營手法是其被奉為財神的重要因素。

陶朱公的經營智慧歷來為民間所敬仰,于是有許多經營致富術托與陶朱公名下。如《經商十八忌》:生意要勤快,切忌懶惰;價格要訂明,切忌含糊;用度要節儉,切忌奢華;賒賬要認人,切忌濫出;貨物要面驗,切忌濫入;出入要謹慎,切忌潦草;用人要方正,切忌歪邪;優劣要細分,切忌混淆;貨物要修整,切忌散漫;期限要約定,切忌馬虎;買賣要適時,切忌拖誤;錢財要明慎,切忌糊塗;臨事要盡責,切忌妄托;賬目要稽查,切忌懶怠;接納要謙和,切忌暴躁;立心要安靜,切忌粗糙;說話要規矩,切忌浮躁……十八忌多是為商家經驗之談,托名陶朱公,由此可見,他作為財神在民間商人心目中的智慧形象。範蠡一生艱苦創業,積金數萬;善于經營,善于理財,又能廣散錢財,故稱其為文財神也..就理所當然了。

比幹

比幹,子姓,沫邑人(今衛輝市北)。生于殷武乙丙子之七祀(公元前1125年夏歷四月初四日),卒于公元前1063年。一生忠君愛國倡導“民本清議,士志于道。”為殷商貴族商王太丁之子,名幹。比幹幼年聰慧,勤奮好學,20歲就以太師高位輔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輔帝辛。幹從政40多年,主張減輕賦稅徭股,鼓勵發展農牧業生產,提倡冶煉鑄造,富國強兵。比幹是殷帝丁的次子,帝乙的弟弟,帝辛(即紂王)的叔父,官少師(丞相)。受其兄帝乙的囑托,忠心輔佐侄兒——幼主紂王。帝辛戊寅三十二祀冬十月二十六日被紂王殘殺,終年(公元前1063年)63歲。

相比李詭祖和範蠡,比幹被奉為財神則是因為其忠義。比幹是商朝大臣,因為忠諫紂王,妲己設計陷害,謊稱聖人皆有七竅玲瓏心,要紂王將之剜心觀看,不料剜出來的心真有七竅,但比幹已死去。或說是妲己裝病,詐稱需要取得比幹的七竅玲瓏心做葯引,以除去朝中忠臣。他生前正直,死後無心,故不會心存偏袒成見,適合作為管理分配財富的神祇。顯然這是把公和正直當作理想中財神應有的特質,也表現出了一般大眾對于財富公平分配的渴望。

古文記載

《茶音閒談錄》記載文財神供養方法

文財神的供養和一般的神像供養不同 ,除去每天三炷香的香火供養外,每月十五,應該用“御守鹽”調和清水為神像、神龕清洗。“御守鹽”為東密佛教特有的祈福 、結印、開光、用的鹽本身具有很強的靈性,可以溝通天地神靈,所以定期用御守鹽清洗神像、神龕是很需要的。每月農歷十八日、或者特別大事來臨前需要祈願求福時,應該在“御守宣”寫上願望,之後放在香爐上焚化。“御守宣”是一種符咒紙,在符咒紙上寫願望焚化 ,可以很好的和神靈溝通,這樣經常和神交流才能更好的得福。

家居擺放

 1、文財神爺神桌的朝向

財神爺的朝向一般朝向大門,可參考各地方廟宇神像的擺放。一般家居風水中,神桌在玄關之處,即迎門的位置。如果是商店酒店,可設定在正對門的吧台上方,早晚一柱香。

  2、文財神擺放位置

(1)文財神擺放在大門旁不正對大門

將文財神擺放在房子大門附近的左右二方位置,兩位文財神福祿壽三星和財帛星君的朝向必須朝屋內,才能財源廣進。如果超門外,則會導致家中財源外泄。

(2)文財神也擺放在家中的吉位

文財神需要擺放在家中的吉位,如果每天根據當日的吉位調整財神爺的朝向,效果會更好。

(3)文財神也不宜擺在不潔之位

財神爺擺放在幹凈的地方,不宜對洗手間、房門、飯桌和臥室,否則會有對財神不敬之嫌。

(4)財神不宜與祖先一起擺放

很多人為了方便將財神和祖先擺放在一起,不宜。財神是天神,祖先是家神,不能相提並論,應先天神再家神。

(5)文財神可與以為武財神一起擺放

家中擺放財神的時候可以兩位文財神一左一右的擺放,也可以與以為武財神一起擺放,忌與兩位武財神擺放,否則家中是非多,不得安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