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瀾閣

文瀾閣

文瀾閣位于杭州西湖孤山南麓,浙江省博物館內。初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是清代為珍藏《四庫全書》而建的七大藏書閣之一,也是江南三閣中唯一幸存的一閣。文瀾閣是將杭州聖因寺後的玉蘭堂改建而成的,建成于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改建的各項工費均由浙江商人捐辦。

  • 中文名稱
    文瀾閣
  • 建立時間
    1782年
  • 作用
    藏書樓

概況

文瀾閣文瀾閣 文瀾閣文瀾閣

據時人記載:“閣在孤山之陽(南麓),左為白堤,右為西泠橋,地勢高敞,攬西湖全勝。外為垂花門,門內為大廳,廳後為大池,池中一峰獨聳,名‘仙人峰’。東為御碑亭,西為遊廊,中為文瀾閣”。鹹豐十一年(公元1861年)文瀾閣焚毀,部分藏書散失。光緒六年(公元1880年)開始重建,並把散失、殘缺的書籍收集、補抄起來;辛亥革命後又幾經補抄,文瀾閣的《四庫全書》才恢復舊觀。 建國以後,書閣經過多次修繕,面貌一新。文瀾閣是一處典型的江南庭院建築,園林布局的主要特點是順應地勢的高下,適當點綴亭榭、曲廊、水池、疊石之類的建築物,並借助小橋,使之互相貫通。園內亭廊、池橋、假山疊石互為憑借,貫通一起。主體建築仿寧波天一閣,是重檐歇山式建築,共兩層,中間有一夾層,實際上是三層樓房。步入門廳,迎面是一座假山,堆砌成獅象群,山下有洞,穿過山洞是一座平廳,廳後方池中有奇石獨立,名為“仙人峰”,是西湖假山疊石中的精品。東南側有碑亭一座,碑正面刻有清乾隆帝題詩,背面刻頒發《四庫全書》上諭。東側亦有碑亭一座,碑上刻清光緒帝題“文瀾閣”三字。平廳前有假山一座,上建亭台,中開洞壑,玲瓏奇巧。方池後正中為文瀾閣,西有曲廊,東有月門通太乙厘清室和羅漢堂。全部建築和園林布局緊湊雅致,頗具特色。

景觀集萃

文瀾閣文瀾閣

文瀾閣在西湖孤山南麓。是清代為珍藏《四庫全書》而建的七大藏書閣之一。也是江南三閣中唯一幸存的一閣。這是一處典型的江南庭園建築,園內亭廊、池橋、假山疊石互為憑借,貫通一起,主體建築仿寧波天一閣,是重檐歇山式的建築。 步入門廳,迎面是一座假山,山下有洞,穿過山洞是一座平廳,廳後方池中有奇石獨立,名為“仙人峰”,是西湖假山疊石中的精品。方池後正中為文瀾閣,西有曲廊,東有月門通太乙厘清室和羅漢堂。全部建築和園林布局緊湊雅致,頗具特色。

建築結構

瀾閣原名叫奎星閣,建于明代,地址在固原縣城中山街副食門市部附近。現在雖然城牆已毀,但留一錐體土墩,高12.3米,閣座落其上。閣為六邊形三層檐亭式木結構。列柱裏外兩排。上檐內部為攢尖式,角梁及頂部由雷公柱支撐。各層外檐均用雙層桷飛,方形飛桷前端做剎。全部瓦頂為筒板布瓦。各角砌脊施獸,磚寶頂。各翼角翹起,有南方建築風格。僅上檐用鬥拱,除角斜外,每面正身施一三踩單翹結構。

名稱來歷

民國年間,地方一些文人墨士給奎星閣起了個雅名“文瀾閣”。因縣圖書館在其西側,于右任為圖書館題聯時,寫下了“翠接文瀾閣,瑞映須彌山”的佳句。1985年,固原縣人民政府撥款3.5萬元重修,並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文化意義

文瀾閣文瀾閣

文瀾閣古建築群位于館區西側,原是清代收藏《四庫全書》的皇家藏書樓。 文瀾閣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是年,《四庫全書》告成,當時先抄四部,分藏紫禁城文淵閣、圓明園文源閣、奉天文溯閣、熱河文津閣“內廷四閣”。後乾隆皇帝因“江浙人文淵數,允宜廣布,以光文昭”,又命續抄三部,分藏揚州文匯閣、鎮江文宗閣和杭州文瀾閣,是為“江南三閣”。現江南三閣惟文瀾閣及所藏《四庫全書》存世,成為“東南瑰寶”。

文瀾閣仿寧波天一閣形式,為結構六開間樓房,面板二層,中實三層。頂層通作一間,取“天一生水”之意,底層六間,取“地六成之”之義。屋面重檐,背山軒立。閣前鑿水池,中有克石聳立,名仙人峰。再前有御座房,有獅虎群假山一座,上建月台、趣亭,遙遙相對,假山中開洞壑,可穿越、可登臨,玲攏奇巧。閣東南側有碑亭,上刻清乾隆皇帝題詩及頒發《四庫全書》上偷。現存建築系光緒六年(1880)重建。

文瀾閣與《四庫全書》

文瀾閣文瀾閣

《四庫全書》由乾隆皇帝欽定,由紀曉嵐主持。此書是中國歷史上規模最為宏大、集中國古籍之大成的一部叢書,全書共收錄圖書3461種,79309卷,薈萃清乾隆中期以前的歷代主要典籍。歷時8年完成的《四庫全書》共抄了7部,分藏于北京的文淵閣、北京圓明園的文源閣、沈陽文溯閣、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的文津閣以及杭州的文瀾閣、揚州的文匯閣、鎮江的文宗閣。

清代之後,戰亂頻仍,兵燹不斷。揚州的文匯閣和鎮江的文宗閣內的《四庫全書》毀于太平天國的戰火,江南3閣文瀾僅存;而八國聯軍的大火也燒掉了文源閣的《四庫全書》。7部珍藏僅存4部。北京文淵閣的《四庫全書》在國民黨敗退大陸時帶到了台灣,現藏于台灣的故宮博物院;沈陽文溯閣的藏書1966年運抵蘭州,現藏于蘭州;河北承德避暑山庄文津閣本後運到北京,現藏于北京圖書館。

杭州文瀾閣《四庫全書》在歷次浩劫中幾陷于毀滅,是浙江幾代人的俠肝義膽才使文瀾閣能夠躲過戰亂而幸存下來。

1861年,太平軍攻陷杭州,江南著名藏書樓八千卷樓的主人、出身書香門第的錢塘人丁申、丁丙兄弟此時避禍于杭州城西的西溪。一日,兄弟倆在店鋪購物時發現,用于包裝的紙張竟是鈐有璽印的《四庫全書》,這使他們大驚失色。

丁氏兄弟自然知道《四庫全書》的重要性。他們進而發現,店鋪裏成堆的包裝用紙竟都蓋有皇帝的玉璽。

文瀾閣《四庫全書》散失了!

文瀾閣庫書流落民間的事實使丁氏兄弟心急如焚。他們馬上組織家人進行搶救。他們冒著戰亂的風險,收集殘籍予以保護,並僱人每日沿街收購散失的書本。如此半年,他們搶救並購回閣書8689冊,佔全部文瀾閣本的1/4。

文瀾閣文瀾閣

文瀾閣本已殘缺不全,怎麽辦?抄補!一項浩繁的抄書工程在浙江巡撫譚鍾麟的支持下開始了。丁氏兄弟從寧波天一閣盧氏抱經樓、汪氏振綺堂、孫氏壽松堂等江南十數藏書名家處借書,招募了100多人抄寫,組織抄書26000餘冊。《四庫全書》在編撰過程中編撰官員曾將一些對清政府不利的文字移除,或將部分書籍排除在叢書之外,還有部分典籍漏收,丁氏兄弟借此機會將其收錄補齊。此項工程歷時7年得以完成。1882年,文瀾閣重修完成,丁氏兄弟將補抄後的《四庫全書》全部歸還文瀾閣。

到了民國時代,浙江省圖書館首任館長錢恂繼續組織補抄,這就是所謂“乙卯補抄”;稍後,海寧的張宗祥又發起“癸亥補抄”。經過丁、錢、張等人的共同努力,最後完成的《四庫全書》比原來更為完整,原《四庫全書》有漏抄,如補抄本《竹岩集》十二卷,原四庫本僅三卷,冊數上比原來增多;補抄依據版本優良,集清末全國藏書樓之精華;許多被館臣刪改的文字按原樣據原本得以恢復。因此,補齊後的文瀾閣《四庫全書》是7部藏書中最完整的一部。因此,文瀾閣本《四庫全書》的歷史文獻價值高于文淵閣本、文津閣本和文溯閣本,是“四庫學”研究的重要資源。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杭州岌岌可危,《四庫全書》又面臨巨大的災難。時任國立浙江大學校長竺可楨和時任浙江圖書館館長的陳訓慈組織閣書西遷。歷時半年,輾轉5省,行程2500公裏,1938年4月,《四庫全書》安全運抵貴陽,後又轉運到重慶。

日本對文瀾閣《四庫全書》覬覦已久。原全國人大常委、浙江大學教授毛昭晰在研討會上對記者說,杭州淪陷後,日本的“佔領地區圖書文獻接受委員會”曾派人從上海到杭州尋找文瀾閣本;想把這部珍貴的圖書劫奪到日本去,但此時閣書已被安全轉移了。

文瀾閣文瀾閣

文瀾閣《四庫全書》歷經滄桑,終于得以儲存,這在中國以至世界藏書史上都是個奇跡。 2001年06月25日,文瀾閣作為清代古建築,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五批中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修繕力求“恢復原貌”

文瀾閣經歷過1974年、1984年和1993年等多次維修,其中1974年和1993年兩次都屬大修,但每次維修效果都不大。據介紹本次大修是建國後規模最大一次。

根據文瀾閣維修辦公室工作人員的勘測:發現文瀾閣的部分牆體已出現沉降;下水道有待疏通;部分木柱的柱根已被白蟻蛀蝕,二層樓梯間東側的枋子已被白蟻蛀空;下屋檐飛椽酶爛達90%……此外,文瀾閣主樓前的假山也有松動(詳見本報2005年2月2日《百年皇家藏書樓病危告急》)。原省博物館副館長周貴泉認為,維修效果不明顯,主要與南方潮濕的氣候有關。前有西湖水汽,後有孤山濕氣,再加上南方長期多雨,導致木質建築腐朽較快,同時也加速了油漆和粉刷物的脫落。

省博物館文瀾閣修繕技術負責人俞道根工程師告訴記者,由于文瀾閣特殊的歷史及地位,此次整修工作以文物保護為重,遵循“不改變文物原樣,保持原有文物的歷史信息”的原則,盡量恢復文瀾閣的原貌。“由于在文物修繕中將遇到許多不可預見的因素,為了確保文瀾閣的修繕質量,我們不會要求工作人員盲目追趕工程進度。”俞道根堅定地說道。

此次文瀾閣修繕,主要調整房屋內部木結構,整修屋頂瓦片,重修庭院的園林小品,重新更換鋪設下水通路,並重新粉刷。整修工程將于今天正式開始,預計一年後可與市民重新見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