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風運動 -延安整風運動

整風運動

中國共產黨在全黨範圍內進行的普遍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運動。曾在1942年1950年1957年進行過3次,其中以1942年的延安整風運動最有名。故整風運動通常專指延安整風運動。

  • 民族族群
    中華民族
  • 本    名
    整風運動
  • 所處時代
    抗戰時期
  • 別    稱
    The rectification movement

​起因

1935年遵義會議以後,在毛澤東等人的努力下,中共中央糾正了王明"左"傾機會主義的錯誤,製定了正確的路線。到抗日戰爭初期,中國共產黨已發展成為一個全國性的,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鞏固的馬克思主義政黨。這時黨內的主要問題是歷史上"左"傾機會主義長期統治的惡劣影響尚未徹底清算;主觀主義、宗派主義、黨八股廣泛存在;大批新黨員又帶來了非馬克思主義的思想作風。這些問題在全黨雖然不佔統治地位,但妨礙黨的正確路線的貫徹執行,妨礙全黨幹部和黨員政治思想水準的提高 。隻有解決這些問題,才能奪取革命的勝利。

延安整風運動延安整風運動

反對主觀主義以整飭學風 ,反對宗派主義以整飭黨風,反對黨八股以整飭文風。但重點是反對教條主義,目的是發揚馬克思主義實事求是精神,堅持正確的思想路線;提倡顧全大局的共產主義精神,堅持正確的組織路線,啓發生動活潑的革命精神,樹立新的文風。

中共中央為了加強對整風運動的領導,于1942年6月2日成立總學習委員會,毛澤東為主任,在總學習委員會領導下,按系統成立分區學習委員會,各單位、各部門成立學習分會或中心學習組。各基層分別建立甲、乙、丙3種學習組。參加延安地區整風學習的約1萬餘人。

為了正確地解決黨內矛盾,毛澤東製定了"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既弄清思想,又團結同志"的方針。參加整風的同志首先要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若幹基本檔案,然後根據檔案精神,檢查思想、工作和個人的歷史,經過批評和自我批評,最後寫出學習和思想總結。

1941年初,中共中央首先組織和領導黨的高級幹部120餘人在延安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有關著作和黨的歷史檔案。5月,毛澤東在延安幹部會上作了《改造我們的學習》的報告,正式提出反對主觀主義的任務。9月10日~10月22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檢討黨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的政治路線,毛澤東在會上作了反對主觀主義和宗派主義的講話。黨內部分高級幹部作了初步的自我批評。這次會議使黨的高級幹部對中國革命的許多重要問題,取得了一致認識。9月26日,中共中央通過《關于高級學習組的決定》,指示在中央和各抗日民主根據地普遍成立高級學習組。1942年2月,毛澤東連續發表《整飭黨的作風》、《反對黨八股》兩篇演說,標志著全黨普遍整風的開始。4月3日,中共中央宣傳部作出《關于在延安討論中央決定及毛澤東同志整飭三風報告的決定》,對整風的目的、內容、方針、方法和學習檔案作了明確規定。6月8日中央宣傳部發出《關于在全黨進行整飭三風學習運動的指示》,同時軍委總政治部也發出全軍進行整風學習的指示,從此整風運動在各抗日民主根據地陸續展開。延安普遍整風至1943年6月基本結束。1943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黨的高級幹部在全黨整風的基礎上,進一步學習黨的歷史和路線問題,延安整風發展到總結黨的歷史經驗階段。80%以上的黨的高級幹部參加了學習。為了對黨史上的若幹重大問題取得一致認識,並作出正式結論,中央政治局和黨的高級幹部多次討論黨的歷史,特別是討論黨在1931年初到1934年底這一段時間的歷史。1944年4月和5月,毛澤東代表中央政治局在延安高級幹部會議和中央黨校第一部的會議上作報告(即收入《毛澤東選集》第3卷中的《學習和時局》一文),就黨史學習中提出的幾個重要問題,傳達政治局的結論。5月21日在延安召開中國共產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的第七次全體會議。會議持續進行了11個月之久,深入討論了黨的全部歷史。1945年4月20日中國共產黨六屆七中全會通過《關于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統一了全黨的認識,整風運動至此結束。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了"關于整風運動的指示",並在5月1日的《人民日報》上公開發布。這個指示宣告,要在全黨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

影響結果

延安整風運動使黨的領導機關、廣大幹部和黨員進一步掌握了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相結合的基本方向 ,加強了全黨在毛澤東思想基礎上的團結統一,為抗日戰爭和全國革命的勝利奠定了思想基礎。

根據毛澤東"整風是思想上的清黨,審幹是組織上的清黨"的部署,延安整風運動轉入了肅清內奸、審查幹部的階段。這項工作由毛親自掛帥的中央總黨委負責領導,當時擔任總黨委副主任,同時也是中央社會部部長和情報部部長的康生具體主持其事。

康生利用手中掌握的整風審幹大權,在延安各機關單位、學校發動了"搶救失足者運動",大搞逼、供、信。巴掌大的延安地區,僅僅在幾天內就揪出所謂"特務份子"一千四百多人。由周恩來負責領導的國民黨統治區的地下黨員更是普遍地成為被懷疑的對象,被誣指為"紅旗黨"(即打著紅旗的假共產黨),造成了大批的冤假錯案。就連毛澤東後來十分信任的柯慶施,當時僅因在中央統戰部作為王明的副手,同時有過留蘇的經歷,也被關押批鬥,妻子被迫跳井,搞得家破人亡。一時間,整個延安地區"特務如麻",弄得草木皆兵,人人自危,籠罩在一片恐怖的氣氛之中。

前共產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于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以個人名義打電報給毛澤東,對在康生主持下搞的肅反擴大化提出了直言不諱的批評,說:"我也覺得,康生起的作用令人懷疑。那些像清除黨內敵對份子和團結黨的各種正確措施,康生及其機構是通過那些不正常的形式來實現的,這些形式隻能煽動相互間的懷疑,引起普通黨員民眾的強烈不滿,幫助敵人瓦解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