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敏皇貴妃

敬敏皇貴妃

敬敏皇貴妃章佳氏(?- 1699年7月25日)參領海寬之女。本滿洲鑲黃旗包衣,內務府宮女選秀入宮,入宮年歲不詳,康熙朝時無冊封,為庶妃。生一子二女:和碩怡親王允祥、和碩溫恪公主和碩敦恪公主。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卒,閏七月初二被追封為敏妃。《陵寢易知》記:(康熙)三十八年十月奉安(于景陵妃園寢),十三王母。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 雍正下旨將敏妃家合族人等由包衣撥出編一佐領,追贈其為皇考皇貴妃(連升兩級),並且開了妃子從葬帝陵的先例,將章佳氏遷葬于景陵。《清史稿》記追封遷葬敏妃緣由:" 雍正初,世宗以其子怡親王允祥賢,追進封。 " 清朝皇貴妃從葬帝陵系由雍正開創。

  • 中文名稱
    章佳氏
  • 女兒
  • 逝世日期
    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
  • 兒子
    愛新覺羅·胤祥
  • 丈夫
  • 別名
    敏妃,敬敏皇貴妃
  • 國籍
    中國清朝
  • 出生日期
    不詳
  • 追贈日期
    雍正元年六月,確切日期不詳
  • 職業
    庶妃→敏皇貴妃
  • 民族
    滿族(滿洲鑲黃旗)
  • 主要成就
    生育皇子、皇女

​基本信息

敬敏皇貴妃章佳氏(?- 1699年7月25日)參領海寬之女。入宮年歲不詳,康熙朝時無冊封,為庶妃。生一子二女:和碩怡親王允祥、和碩溫恪公主和碩敦恪公主。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卒,閏七月初二被追封為敏妃。《陵寢易知》記:(康熙)三十八年十月奉安(于景陵妃園寢)。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 雍正下旨將敏妃家合族人等由包衣撥出編一佐領,追贈其為皇考皇貴妃,並且開了妃子從葬帝陵的先例,將章佳氏遷葬于景陵。《清史稿》記追封遷葬敏妃緣由:" 雍正初,世宗以其子怡親王允祥賢,追進封。 " 清朝皇貴妃從葬帝陵系由雍正開創。

人物生平

章佳氏入宮年份不詳,其本為滿洲鑲黃旗包衣人,經內務府宮女選拔入宮,生前無冊封記錄,于康熙二十五年生皇十三子胤祥,二十六年生皇十三女,三十年生皇十五女。

康熙朝:

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卒,閏七月初二帝諭曰禮部:妃章佳氏性行溫良,克嫻內則,久侍宮闈,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為軫悼,謚為敏妃。應行禮儀,爾部察例行。--《清聖祖實錄》原文記載

康熙三十八年十月奉安,十三王母--《陵寢易知》

雍正朝: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 雍正下旨將敏妃家合族人等由包衣撥出編一佐領。

雍正元年六月,謚皇考敬敏皇貴妃。-《皇朝文獻通考》

雍正元年九月,附葬景陵。-《皇朝文獻通考》

備選入宮

《八旗氏族通譜》章佳本系地名,因以為姓。遜扎齊鑲黃旗人,世居馬爾墩章佳地方,國初率子孫來歸,天聰時授佐領。其長子蘇爾泰,原任上駟院大臣。其次子達爾泰初任包衣佐領,因監造宮殿,議敘授雲騎尉,卒,其子窴特襲職,遇恩詔,授為騎都尉,任郎中、參領兼佐領。卒,其孫哈達襲職,現任領侍衛內大臣。其(遜扎齊)曾孫海寬原任二等侍衛、參領兼佐領。

又按《欽定八旗通志》鑲黃旗滿洲都統所屬參領五,第十四佐領,系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雍正下旨將包衣佐領哈達合族人等由包衣撥出編一佐領,即著哈達管理。

綜上資料,章佳氏應系鑲黃旗包衣,由內務府宮女選拔入宮,敏妃的堂叔海圖拉和馬奇蘭都是御膳房拜唐阿,是標準的內務府包衣職務。

另按《章佳氏家譜》有'碩色,由披甲挑入驍騎校,皇貴妃之父'的記載,這樣看來海寬實為敏妃伯父,但官方史料如《皇朝文獻通考》以及帝系玉牒《星源集慶》均記載'章佳氏,參領海寬女',因此敏妃是以海寬之女的身份入宮的,海寬任過二等侍衛、參領兼佐領,家中又有騎都尉(拜他喇布勒哈番)的世職,哈達(海寬次子)于康熙二十八年襲職騎都尉

所生子女

《清皇室四譜 皇子皇女卷》(唐邦治根據清皇室玉牒總結編寫)

皇十三子怡賢親王允祥,其初行次為第二十二,康熙二十五年丙寅十月初一日辰時生,庶妃章佳氏即敬敏皇貴妃出。雍正八年五月初四日卒,年四十有五。

皇十三女和碩溫恪公主,康熙二十六年丁卯十一月二十七日醜時生,庶妃章佳氏即敬敏皇貴妃出,為怡賢親王允祥同母妹,四十五年丙戌年二十,七月封今位號,下嫁博爾濟錦氏翁牛特杜棱郡王倉津,四十八年己醜六月卒,年二十三。

皇十五女和碩敦恪公主,康熙三十年辛未正月初六日寅時生,庶妃章佳氏即敬敏皇貴妃出,為皇十三女同母妹。封今位號。四十七年戊子年十八,十二月下嫁科爾沁博爾濟錦氏台吉多爾濟,明年己醜歸寧京師,十二月初三日申刻卒,年十有九。

敬敏皇貴妃 敬敏皇貴妃

死後晉封

關于敏妃系死後追封,史料多有記載,資料顯示:

清聖祖實錄》:'康熙三十八年閏七月戊戌諭禮部:妃張佳氏性行溫良,克嫻內則,久侍宮闈,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為軫悼,其謚為敏妃。應行禮儀,爾部查例行。'

皇朝文獻通考》:'康熙三十八年閏七月追封。'

《清皇室四譜》皇子皇女卷:記章佳氏在康熙朝時為庶妃,記載與敏妃生前無冊封記錄相符合。

清朝其他追封後妃記載:

國朝謚法考--妃謚》記載(清王士禎著,時為康熙朝刑部尚書):

"妃科爾沁巴圖魯王之女順治十五年三月二十日曰悼;

石妃禮部侍郎石申之女康熙六年十二月初二日曰恪;

妃(博爾濟吉特氏,科爾沁三等公吉阿鬱錫之女,)康熙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曰慧。"

尤其順治帝悼妃的"悼"字,顯然為正常予以謚號,這在《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第九十卷喪儀中亦有記載:"悼妃薨,追謚曰悼"

清王世禎記追封後妃為正常予謚,稱為清王世禎記追封後妃為正常予謚,稱為 清康熙朝官員記載追封後妃封號也為謚號清康熙朝官員記載追封後妃封號也為謚號

悼妃生前系庶妃,無冊封,與章佳氏相同,其妃號明確記載為"追謚",悼妃在其他清朝官方文獻中亦記載為追封,記載亦顯現出追封與追謚無不同。

這幾位追封追謚後妃在文獻記載中記為"妃",但其生前均為庶妃,可見皇帝後妃稱為"妃",其含義為泛指帝王的妾侍,並非特指位號。此種代稱在文獻資料中隨處可見,如雍正詔封年貴妃為皇貴妃的諭旨中,稱呼年氏為"妃",而並非其位號"貴妃",在《清史稿》中對後妃也隨處可見此種稱呼。如"妃"即指生前位號,豈非年貴妃被降了一個等級?可見"妃"系指帝王妾侍的代稱。

其他資料:

1、雍正詔封年貴妃為皇貴妃諭旨原文,文中稱年氏"素病弱"

2、《清史稿·列傳一·後妃》

敦肅皇貴妃,年氏,巡撫遐齡女。事世宗潛邸,為側福晉。雍正元年封貴妃。三年十一月,病重,晉皇貴妃。並諭病如不起,禮儀視皇貴妃例行。薨逾月,兄羹堯得罪死。謚曰敦肅皇貴妃。乾隆初,從葬泰陵。子三:福宜、福惠、福沛,皆殤。女一,皇四女,亦殤。

雍正稱貴妃年氏為雍正稱貴妃年氏為

綜合起來看,死後追封的後妃其妃號也記為謚號系因清初後妃的很多製度尚不規範和完善。康熙朝溫僖貴妃有冊謚號冊文,其他妃子皆無冊謚冊文。敏妃之妃號究竟是封號還是謚號,都不涉及她生前死後的後宮地位,皆顯示出其在康熙朝最終位號就是第四等的妃位。

康熙朝初年隻有仁孝皇後有正式的冊立儀式,其他後妃皆無冊封記載。章佳氏侍奉康熙帝時期已是康熙朝中期,已經經歷過十六年,二十年兩次正式的大型冊封儀式,可見冊封製度已經逐漸確立,與康熙初年情況完全不同,章佳氏生前並未獲得冊封。

康熙帝非常看重後妃出身,其包衣出身的後妃皆是嚴格按照先冊封嬪再晉封妃的順序逐級晉封,即使生育六個子女極受榮寵的德妃也是先封嬪再晉封妃。章佳氏則無任何品級冊封記錄,其生前為庶妃是很明確的史實,《清皇室四譜》對此也有記載。文獻記載的"為妃"系顯示其死後最終位號,並無可探討深究之處。如要證明後妃生前的位號,冊封記錄和冊文是最確實的證據。

其他資料:

康熙朝僅溫僖貴妃有正式冊謚號冊文,貴妃薨後皇帝逾製為其輟朝五天。

溫僖貴妃冊謚號冊文資料,諭旨說"妃謚號有二字者或四字者":

(康熙三十三年)十一月初一,上因貴妃病篤不理事,初二因冬至祭祀齋戒,各衙門齋戒無奏章,初三貴妃薨,是日敦住傳旨內閣大學士伊桑阿等曰,朕觀明朝實錄妃有謚二字者有謚四字者,今貴妃已薨,與謚套用幾字,與謚時當行何禮,爾衙門會同禮部一並具奏,初四內閣會同禮部查得應行典禮,並擬二字謚四條,四字謚四條開寫折子交敦住轉奏,奉依議著追謚溫僖,初五日溫僖貴妃出殯,初六初七留白,初八去皇太後宮問安,初九開始處理政事。

溫僖貴妃冊謚文:

朕惟化始宜家,協贊必資乎賢媛,道崇治內助宣,允籍夫令儀,惟懿行式昭生,著珩璜之度斯,榮名載錫,歿膺綸綍之光,爾貴妃鈕祜祿氏,閥閱名宗,柔嘉惠質,宅哀恪慎,勤夙夜而無違,秉性謙沖謹言,動而有則,早持躬于禮法,四德偕臧,夙稟訓于詩書,六宮鹹譽,慨芳規之遽謝,宜褒美之有加,特以冊寶謚曰溫僖貴妃。于戲,遡婉順于掖庭,X編垂燦,閟音徽于泉壤,金石流聲,靈爽有知,祗承渥眷。

祭文

【化始宜家,內職恆嘉,夫贊助情凄,喪淑彝章,備著其哀榮,爰稽禮以飾終,彌懷賢而致悼。

爾妃張雅氏,溫良夙裕,敬慎自持,久侍璇閨,克佐肅雍之化,篤生椒實,時深鞠育之勞,方茂瑤華,奄歸泉夜,易名象德惟敏爾,嘉褒一字于千秋,展初筵于此日。

嗚呼!蘭儀寂寞,況值秋序之感傷;雲馭徘徊,應憐愛子之哀慕,用將牲禮,尚克歆承。】

其中'易名象德惟敏爾,嘉褒一字于千秋'的易名是指:古時帝王﹑公卿﹑大夫死後朝廷為之立謚號,而象德謂:象征德行。

據(清)劉長華所著《皇朝謚匯考》:應事有功曰敏、好古不怠曰敏

(清)鮑康著《皇朝謚法考》:應事有功曰敏、好古不怠曰敏

兩朝奉安記載

章佳氏在康熙年間入葬的史料記載如下:

*《陵寢易知》

康熙三十八年十月奉安,十三王母。

《陵寢易知》記錄了很多清朝皇室殯葬官方資料《昌瑞山萬年統志》所不載的秘聞(不載原因不言而喻),如乾隆帝繼後那拉氏無享祭祀。《陵寢易知》的記載更為客觀、詳實,而景陵妃園寢中亦確有一座空券,與《陵寢易知》的記載相呼應。

*《清聖祖實錄》原文記載

康熙三十八年薨逝,帝諭曰禮部:妃章佳氏性行溫良,克嫻內則,久侍宮闈,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為軫悼,謚為敏妃。應行禮儀,爾部察例行。--該諭旨說明, 章佳氏康熙三十八年已行葬禮,再看"察例行"三字,說明章佳氏葬禮隻是照章舉行,沒有任何不同之處。與會典記錄的敏妃喪儀與平妃同也互相印證敏妃在康熙三十八年就已經下葬,其喪禮未記載有任何不同處。

*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第九十卷喪禮記載:

" 三十五年六月二十日平妃薨,一應禮儀與康熙九年慧妃喪禮同;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敏妃薨,一應禮儀與三十五年平妃喪禮同,雍正元年追封為敬敏皇貴妃。五十年十一月二十日良妃薨,一應禮儀與三十五年平妃喪禮同."

同樣在《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第九十卷喪禮中有如下記載:

" 康熙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恪妃薨與康熙四年壽康太妃喪禮同;

康惠淑妃薨與康熙四年壽康太妃喪禮同;

康熙十三年十一月二十日懿靖大貴妃薨喪禮同康惠淑妃;

康熙二十八年四月初三日恭靖妃薨一應禮儀與恪妃同"

可見隻要是相同的喪禮,後者記載可與前者任何一位先薨後妃同,《會典》對記載順序並無明確要求。

雍正朝入葬資料顯示:

*《雍正朝漢文諭旨匯編》

雍正元年正月二十六日,諭禮部,昔年皇考建設妃園寢,為妃母等殯所。惟敏妃母一位,皇考曾降諭旨:暫安于陵寢琉璃花門之內寶城近處,俟入寶城。今欽遵皇考原旨,奉敏妃母安于寶城內。在寶城內安奉者隻有敏妃母一位,應追封為皇考皇貴妃,應行典禮,爾部議奏。

張佳氏去世于康熙三十八年,康熙帝的帝陵早于康熙二十年就已修好,康熙帝的三位皇後梓宮也早已奉安入了帝陵,就等待著皇帝梓宮奉安後關閉帝陵。章佳氏本系包衣奴才出身,如果康熙帝確實打算讓章佳氏從葬,早就可以將章佳氏撥出糗衣,並且在三十八年當年就可以追封章佳氏為皇貴妃,甚至貴妃而不僅僅是第四等的妃,並且也可以同三位皇後那樣,將章佳氏直接放入地宮中。然而康熙帝都沒有這樣做。另外章佳氏從葬帝陵在《世宗實錄》以及《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皇帝皇後喪儀》中均不予記載。章佳氏撥出糗衣、追贈皇貴妃及從葬景陵都在雍正年間完成,《清史稿》對其贈皇貴妃及從葬帝陵道出了原委:"雍正初,世宗以其子怡親王允祥賢,追進封。" 另外,康熙帝非常尊崇敬愛他的皇祖母孝庄太後,臨終卻沒有遺旨安排孝庄文皇後的奉安問題,豈可能會不提及皇祖母反而隻記得安排一個章佳氏?如要證明從葬系康熙帝旨意,不如直接拿出康熙帝的諭旨最為確鑿。清朝皇貴妃從葬帝陵,系由雍正開創。

追贈皇貴妃

章佳氏追贈皇貴妃、從葬帝陵皆系因其子怡親王允祥,在《清史稿》中有記載:"雍正初,世宗以其子怡親王允祥賢,追進封。"

章佳氏從葬景陵並非康熙帝旨意,清史學家和清陵寢專家徐廣源先生也提出了質疑並做出了考證,以下摘取自論文內容:

一般晉封妃嬪,特別是晉為皇貴妃這樣重要的事情,都以皇帝發布諭旨的形式。而追贈敬敏皇貴妃,並沒有以諭旨的形式,在《世宗實錄》中隻是載:"追封聖祖敏妃為皇考皇貴妃。" 《世宗實錄》記載追封敏妃為皇貴妃的日期是雍正元年六月壬申。六月為戊申朔,壬申則為二十五日。可是《大清會典》則記載為二十六日,到底是哪一天封的?慣例,封妃分兩步進行,先由皇帝發布諭旨,稱之為"詔封",經過幾個月的準備後,舉行冊封禮,稱之為"冊封"。而追封敏妃為皇貴妃,既沒詔封,也沒冊封。而且她這個"敬敏"二字是封號,還是謚號?在《世宗實錄》中隻是說皇貴妃,沒有封號或謚號。"敬敏"二字是什麽時候出現的?這些都 還是迷。從專門記載東陵的皇家秘笈《昌瑞山萬年統志》、《陵寢易知》中得知敬敏皇貴妃在雍正元年九月初一日與康熙帝、孝恭皇後同日葬入了景陵。當年敦肅皇貴妃就是與雍正和孝敬皇後同日葬入泰陵的,在《高宗實錄》中有明確的記載。為什麽敬敏皇貴妃與皇帝、皇後同日入葬在《世宗實錄》和《大清會典 皇帝皇後喪儀》中都不予記載?

皇帝陵內從葬皇貴妃的製度是雍正首創的,不是康熙帝創立的。所以康熙帝是不會將敏妃葬入景陵的。退一步說,如果康熙帝真的想將妃嬪葬入景陵的話,溫僖貴妃和平妃也應該比敏妃優先。因為她們倆都是皇後的妹妹,又比敏妃死得早。為什麽比敏妃死得早、地位又高的溫僖貴妃和平妃不葬入景陵,反而想將敏妃葬入景陵,這在情理上講不通。

康熙帝既已開創了皇後先葬地宮,地宮門不關,等待皇帝的製度。敏妃死時,景陵地宮內已葬入了孝誠皇後、孝昭皇後和孝懿皇後。康熙帝既然想將敏妃葬入景陵地宮,為什麽不直接將敏妃也葬入地宮?何必增加許多麻煩而停靈于陵院內。

如果康熙帝確實想將敏妃葬入景陵,也不會停靈于景陵院內,而應該停靈于京城的殯宮。孝東陵的寧愨妃、端順妃死後都曾停靈于京北的曹八裏屯多年。

在琉璃花門之內,寶城近處怎麽停靈?那裏既沒有房屋,也沒有地下室。金棺絕不會露天停放吧,那就得蓋房子,建殯宮。在陵內建殯宮,可能嗎?

景陵地宮內正面棺床上已安放了1帝4後,正面棺床已經"滿員",根據裕陵地宮棺槨的安放位置,敬敏皇貴妃的棺槨隻能安放在左或右側的垂手棺床上。

--摘自清陵和後妃史學家徐廣源所著《迷霧重重的敬敏皇貴妃》

從葬景陵

《清世宗實錄》,章佳氏從葬景陵不予記載

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皇帝皇後喪儀》,章佳氏從葬景陵不予記載

皇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五十一:

九月丁醜朔奉安聖祖仁皇帝、孝恭仁皇後梓宮于景陵。……次請敬敏皇貴妃金棺從葬,掩閉元宮石門。

禮部議:隆恩殿中一間寢室奉安聖祖仁皇帝神位居中、孝誠仁皇後神位居左、孝昭仁皇後神位居右、孝懿仁皇後神位居次左、孝恭仁皇後神位居次右、敬敏皇貴妃神位居右一間,均南向。

明樓上懸景陵牌匾,明年清明孟秋、望冬至歲暮行大饗禮,恭請帝後神位南向,敬敏皇貴妃神位東向,奠獻行禮均與孝陵禮同。

人物評價

敏妃章佳氏,本系滿洲鑲黃旗包衣,由內務府宮女選拔入宮,並在康熙二十五年到三十年間連續生下三個子女,應算頗受寵愛的。另在《大清會典則例》中有"悼妃薨,追謚曰悼"的記載,再結合《國朝謚法考--妃謚》的記錄,互相印證死後晉封的後妃其妃號可做封號也記為謚號,與追封沒有什麽實質不同。

鞠育:猶指生育。章佳氏生前僅為庶妃,未見有撫養皇子皇女的記載,祭文中"篤生椒實,時深鞠育之勞"這句應連起來讀,其含義即是指敏妃在生育皇子皇女時辛苦了。其中鞠育二字和敏妃妃號也表現出章佳氏追封妃位系因其為皇室生育皇子皇女有功。

根據《清皇室四譜》皇子皇女卷記載章佳氏在康熙朝為庶妃,其生前在康熙朝無任何冊封記錄也可以佐證。反觀同樣宮女出身的德妃,在康熙十七年生育四阿哥後,第二年烏雅氏便單獨進封為德嬪,康熙二十年德嬪又再冊封為德妃。章佳氏則無此殊榮,雖生育三個子女,也未得一次冊封。再看孝懿皇後和敦肅皇貴妃(即雍正年妃,且敦肅皇貴妃金棺從葬帝陵,在《高宗實錄》及《欽定大清會典則例·皇帝皇後喪儀》中都予以了記載)都是在薨逝前得到皇帝的立即晉封,受皇帝重視程度可見一斑。而章佳氏在其臨終前,康熙帝也沒有晉封。因此,雖然康熙帝對章佳氏頗寵愛,卻沒有任何特殊。章佳氏生前隻是康熙帝眾多寵愛的妃嬪中普通的一員。

敬敏皇貴妃 敬敏皇貴妃

相關史料

《祭文》

敬敏皇貴妃

《星源集慶》

敬敏皇貴妃章佳氏,參領海寬之女,康熙三十八年己卯七月二十五日薨,閏七月謚曰敏妃,雍正元年六月追封敬敏皇貴妃,九月附葬景陵。

《清皇室四譜》

贈敬敏皇貴妃章佳氏,參領海寬女,康熙二十五年生皇十三子怡賢親王允祥,二十六年生皇十三女和碩溫恪公主,三十年生皇十五女和碩敦恪公主。三十八年乙卯七月二十五日卒,閏七月謚曰敏妃。雍正元年六月,世宗追晉為皇考敬敏皇貴妃,九月附葬景陵。

《清史稿》列傳一 後妃

敬敏皇貴妃章佳氏,事聖祖為妃。康熙三十八年薨,謚曰敏妃。雍正初,世宗以其子怡親王允祥賢,追進封。妃又生女二,下嫁倉津、多爾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