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花女俠 -梁羽生所著小說

散花女俠

梁羽生所著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散花女俠》為武俠小說大師梁羽生所著的武俠小說,

講述名臣于謙之女于承珠闖蕩江湖的故事。

  • 書名
    散花女俠
  • 作者
    梁羽生
  • 類別
    武俠小說
  • 連載時間
    1960年~1961年
  • 章回
    三十六回
  • 連載報刊
    大公報·小說林

簡介

《散花女俠》為武俠小說大師梁羽生所著的武俠小說,講述名臣于謙之女于承珠闖蕩江湖的故事。

基本資料

卷首詞:

萬裏江山一望收,乾坤誰個主沉浮?空餘王氣秣陵秋;

散花女俠

自草新詞消滯酒,任憑短夢逐寒鷗,散花人士剩閒愁。

——調寄浣溪紗

卷尾詞:

惆悵曉鶯殘月夢,夢中長記誤隨車,此中情意總堪嗟!

大樹凌雲抗風雪,江南玫瑰簇朝霞,各隨緣分別天涯。

主人公:于承珠、葉成林、畢擎天、鐵鏡心、中年張丹楓

故事歷史年代:明英宗年間

看點:于謙之死,玫瑰和大樹的選擇,較適合女性閱讀

前集:《萍蹤俠影錄

續書:《聯劍風雲錄

首發資料:1960年02月23日至1961年06月22日,大公報

內容概要

明景泰八年,被軟禁于南宮的太上皇朱祁鎮發動奪門之變,重新奪回了皇位。並派人要正統年間京師第一達人張風府出山。奈何張風府受其好友張丹楓所影響,看透明室的腐敗,不允出山而被眾多的大內達人圍攻而死。當年力主抗敵的閣部大臣于謙也被誣以“叛逆”之罪,斬首示眾。

于謙的愛女,張丹楓之徒“散花女俠”于承珠夜闖京城,險中誘敵之計,于謙之首也被一蒙面人所劫走。于承珠追蹤至山東,在北五省綠林英雄大會上,見到了被推舉為北五省綠林大龍頭的丐幫少幫主畢擎天,畢擎天正是劫走于謙首級並加以禮葬的蒙面人。隱居蘇州的張丹楓夫婦為共御外侮大業,不願與皇帝派來的大內達人相沖突,遠避雲南,留言于承珠接應金刀寨主周山民南下,與浙南葉宗留義軍共商抵御韃子倭寇之計。畢擎天也南下增援。于承珠在前往聯絡義軍途中,遇倭寇逞凶作惡,她得天下四大劍客之一的石驚濤弟子鐵鏡心相助,力挫倭寇,弘揚正氣。眾英匯合,葉宗留巧妙部署,將倭寇十殲八九,趕下海去。鐵鏡心窺破于承珠紅顏本色,極為思慕。但于承珠反感于他身上的軟弱,不告而別,取道貴州,前往雲南拜見師傅師母。路過苗區時,巧遇中毒被困的張風府之子小虎子,在黑白摩訶幫助下,打敗了大內總管陽宗海的師兄盤天羅等,救出了小虎子和來華聯盟省親的沒有波斯公主和駙馬段澄蒼。路經昆明,于承珠又被陽宗海設計圍困,幸得張丹楓救出,遵師命先回大理蒼山,途經石林時,巧遇葉宗留之侄葉成林,他奉畢擎天之命,來向張丹楓討彭和尚留下的軍用地圖,要與明天子一爭天下。二人同行,漸生好感。路上又遇追于承珠而來的鐵鏡心及雲南沐國公的兒女沐燕、沐璘。沐燕對鐵鏡心極為傾心。眾人雲集蒼山,適陽宗海師傅赤霞道人聯絡一幹魔頭前來挑釁,被張丹楓及其師輩聯手擊敗。同時,偷襲大理王府的陽宗海等也被葉成林打得大敗潰退。

于承珠、葉成林奉張丹楓之命回浙江抗倭。張丹楓自己則護送沒有波斯公主和段澄蒼上北京。于、葉路經浙、贛交界的芙蓉山時,遇到奉畢擎天之命劫鏢未遂的畢願窮和紅巾女盜凌雲鳳。于承珠以高超的金花暗器在比武中勝了凌雲鳳,取得鏢銀,交葉成林處置。葉成林為免潰散的官兵危害百姓,違反畢擎天之命,將鏢銀交還押鏢之人。于承珠、凌雲鳳等都極為贊賞葉成林的英雄氣魄和仁義之心。凌雲鳳原居天山,因與青梅竹馬的戀人霍天都在沙漠中遇難分離,流落江湖。于承珠私下想促成凌、葉二人相戀,勸說凌雲鳳下山參加義軍。眾人來到浙南義軍大營,畢擎天見張丹楓隻繪就江南五省地圖並勸他暫緩公開與皇帝爭天下,心中大為不快。在義軍在畢擎天更是排斥異己,陰謀將葉宗留迫走,殺死葉的副手鄧義七。于承珠北上京城找張丹楓,路過杭州鐵鏡心家中,目睹鐵鏡心為庇護家庭和自己而出賣義軍內情,深感絕望,留信訣別,急馳北京。

畢擎天此時卻在明廷的進攻下派畢願窮到北京,為投靠朝廷討價還價。畢願窮不願背叛義軍,被大內達人圍攻,巧遇于承珠,于承珠方知義軍已到危急存亡之際,深為葉成林、凌雲鳳所擔憂。張丹楓護送波斯公主和段澄蒼覲見朱祁鎮,要求朱祁鎮為于謙平反,允葉成林于舟山立足及立段澄蒼為大理之王三事,不料被眾多達人圍攻。張丹楓、雲蕾等以絕頂武功連敗一幹達人,又得無名人暗助而突出皇宮重圍。張來到八達嶺會見未知姓名的暗助之人,原來此人就是凌雲鳳的戀人霍天都。張丹楓為成就其獨創一派的心願,對其朝廷指點,于承珠亦告知其表妹凌雲鳳的訊息。一行人結伴南下來救被官軍圍攻的葉成林和凌雲鳳等人。

畢擎天受朝廷招安,帶兵圍攻葉成林。鐵鏡心為向于承珠表白心跡,偽降官軍,設法救出了葉、凌等人而自己被擒。畢擎天圍剿葉成林之後仍不得信任,反被官軍包圍,身受重傷,被陽宗海追殺,幸得張丹楓看在其父親面上將他救下,但終因傷重而武功全廢。霍天都與凌雲鳳相會,于承珠與葉成林訂婚,鐵鏡心亦因沐燕說動父親沐國公出面保釋,遂到雲南與沐燕成婚。

正是:大樹凌雲抗風雪,江南玫瑰簇朝霞,各隨緣分別天涯。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于承珠 “散花女俠”,于謙之女,張丹楓之徒。

鐵鏡心 石驚濤的大徒弟。

葉成林 葉宗留之侄,于承珠的師兄。

張丹楓 “天下第一劍客”,“四大劍客”之首,于承珠之師。

小虎子 張風府之子,張丹楓之徒。

其他人物

張風府 “京師第一達人”,原御林軍統領,錦衣衛總指揮。

于謙 閣部尚書,于承珠之父。

貫居 兩湖鹽運使,貫仲之子。

樊英 “宣花斧”,樊忠之侄,樊俊之子。

玄機逸士 于承珠的太祖師。

潮音和尚 玄機逸士二弟子。

謝天華 玄機逸士的弟子,張丹楓之師。

葉盈盈 “飛天龍女”,玄機逸士的弟子,雲蕾之師,謝天華之妻。

雲蕾 “散花女俠”,張丹楓之妻。

雲重 武狀元,雲蕾之兄,董岳之徒。

澹台鏡明 雲重之妻。

蕭韻蘭 上官天野的好友。

上官天野 烏蒙夫之師。

澹台滅明 上官天野大弟子,張丹楓的家將。

烏蒙夫 “四大劍客”之一,上官天野二弟子。

林仙韻 “金鉤仙子”,烏蒙夫之妻。

武振東 “小金龍”,曾為獨腳大盜,現武庄庄主。

周山民 金刀寨主。

石翠鳳 周山民之妻。

畢願窮 丐幫副幫主,畢擎天之侄。

玄瑛道長 山東上清觀觀主。

曹安 內庭侍讀太監。

黑摩訶 印度人,白摩訶的孿生兄弟,張丹楓至交。

白摩訶 印度人,黑摩訶的孿生兄弟,張丹楓至交。

阿薩瑪 阿拉伯人,伊朗國師,阿合瑪的孿生兄長。

阿合瑪 阿拉伯人,伊朗國師,阿薩瑪的孿生弟弟。

薛老三 西洞庭山居民。

郭成泰 山東省的獨腳大盜。

孟長生 郭成泰之徒。

了緣 莆田少林寺弟子

葉宗留 台州抗倭義軍統領。

鄧茂七 台州抗倭義軍副統領。

張黑 長江邊上的舟子,義軍聯絡員。

黃大慶 台州守備。

鐵鈜 原台州御使,鐵鏡心之父。

石文紈 石驚濤之女。

石驚濤 “四大劍客”之一,鐵鏡心之師。

成海山 石驚濤之徒。

鄭趕驢 義軍頭目。

王安 台州團練,鐵鏡心家人。

段澄蒼 白族人,“波斯劍術第一達人”,波斯駙馬。

沐琮 黔國公,平南將軍。

沐燕 沐琮之女,沐璘之姐。

沐璘 沐琮之子,沐燕之弟,張丹楓記名弟子。

杜金娥 白族人,沐燕的丫鬟。

銀桂 沐燕的丫鬟。

方地剛 滇南第一勇士。

杜焜 獨腳大盜,石林匪黨大頭目。

朗英 彝人,石林匪黨副頭領。

段澄平 知平章事,段澄蒼的堂兄。

段珠兒 段澄平之女。

韓振羽 “金針聖手”,振遠鏢局的鏢頭。

凌雲鳳 原名凌慕華,江西芙蓉山女寨主,霍天都的表妹。

霍天都 霍行仲之子,天山派的開山宗主。

哈木圖 “大漠神狼”,塞外魔頭。

張驥 浙江巡撫,鐵鈜的學生。

鄭國有 丐幫長老,八袋弟子。

葉元章 “西山醫隱”。

龍騰 飛龍鏢局的鏢頭。

朱見深 祈鎮的太子。

周谷隱 “八臂哪吒”,“八達山人”,霍行仲的八拜之交。

反派人物

祈鎮 明英宗。

戰三山 錦衣衛總指揮。

聞鐵聲 御林軍統領。

陸展鵬 “江淮二霸”之一,大內侍衛,康超海的師弟。

童家駿 “江淮二霸”之一。

東方洛 御林軍副統領。

陽宗海 “四大劍客”之一,大內總管,赤城子的三弟子。

畢擎天 畢道凡之子,西北丐幫幫主,北五省大龍頭。

錢通海 “錢百萬”,曾為獨腳大盜,後洗手經商。

楊千斤 大內一級侍衛。

金萬兩 大內一級侍衛。

李涵真 陽宗海副手,太極達人。

婁桐蓀 御林軍統領,戰三山的師兄。

石鴻博 晉北武學大師,婁桐蓀、戰三山之師。

褚玄 三品帶刀侍衛。

高橋 日本市泊使。

漱越 日本六段劍客。

大衛門 日本七段劍客。

田榮男 日本七段劍客。

江口 日本七段劍客。

近衛三郎 日本七段劍客。

小昭 日本七段劍客。

石井太郎 日本八段劍客。

芥川龍木 日本八段劍客。

長谷川 日本九段劍客。

蒙元子 赤城子的二弟子。

盤天羅 赤城子的大弟子。

王鎮南 平南副將軍。

張大洪 原京中侍衛,負責監視沐琮。

王金標 原京中侍衛,負責監視沐琮。

赤城子 道號“赤霞道人”,赤城派創派祖師。

洪岩道人 赤城子的師弟。

韓展 京中侍衛,杜焜的八拜之交。

谷中豪 滇西一霸,谷家庄庄主。

公孫無垢 哀牢山的鳩盤婆。

摘星上人 昆侖山星宿海的魔頭。

屠龍尊者 東海明霞島的魔頭。

雲陽真人 甘肅積石山的魔頭。

白孟川 丐幫一流好手。

郝雲台 “火麒麟”,哈木圖之友。

胡宏 塞外馬賊。

顧孟章 大盜,畢擎天的侍衛隊長。

齊封 御林軍五虎將之一。

楚大齊 “鐵扇書生”。

提到人物

祈鈺 明代宗

樊忠 “京師三大達人”之一。

樊俊 原大內侍衛,樊忠之弟。

貫仲 “京師三大達人”之一,暗中出賣盟友。

王振 賣國奸宦。

雲靖 明朝忠臣,雲重、雲蕾的祖父。

康超海 正統年間大內總管。

王驥 靖遠侯。

陳逵 指揮。

元涵長老 武振東邀請的客人。

柳定庵 武振東邀請的客人。

寒江道長 武振東邀請的客人。

畢道凡 “震三界”,畢擎天之父,潮音和尚之友。

魯不邪 河南獨行大盜。

彭瑩玉 朱元璋張士誠畢凌虛之師。

畢凌虛 彭瑩玉的三徒弟,畢擎天的祖先。

殷天鑒 “九頭獅子”,曾為蘇州快活林的主人。

龍天仕 蘇州快活林的主人。

澹台仲元 雲重的岳父。

達摩 羅漢神拳的創造者

周健 金刀寨主,周山民之父。

慧覺禪師 了緣之師。

江口富山技 日本九段劍客。

董岳 玄機逸士的大徒弟。

史定山 董岳之徒,葉成林之師。

衛春廷 杭州撫台,鐵鈜的學生。

霍行仲 天山隱士,霍天都之父,凌雲鳳之舅。

朗月禪師 昆侖派達人。

岳鳴珂 晦明禪師,霍天都之徒,明末武學大師。

楊瑄 大學士,張驥的親戚。

點評鑒賞

望裏青山接翠微,無情風自送潮歸,錢塘江水悵斜暉。 我似江潮來又往,君如鷗鷺逐波飛,人生知己總相違。

《散花女俠》一書中,鐵鏡心思念于承珠,于情懷難遣中寫的這一闕《浣溪紗》。一直以來極為偏愛這闕詞。“知已相違”?鐵鏡心于詞中將心中的不解、無奈、惋惜盡情抒發。直至此時,他依然不解,文採風流,武功出色而又痴心一片,甘願為心愛的人付出所有的一切,但偏偏得不到心上人的一絲愛意,反而是漸行漸遠,究竟自己錯在那裏?或許他雖痴戀于承珠,但是依然不明白于承珠之心,故此一番痴戀終成空

于承珠,張丹楓之徒弟,拯救明廷命運的大忠臣于謙之遺孤,跟隨于張丹楓、雲蕾身邊多年,盡睹師傅的絕世風採。張丹楓太過出色了,在本書中,依然是如此光彩奪人,鬧沐王府、懲治陽宗海、戲弄洪岩道人、蒼山戰魔頭、闖皇宮,最耀眼的光芒依然集中于張丹楓身上,這是一位讓任何人見之都為之心動的絕世人物。于承珠內心深處,潛藏著是對張丹楓那一份深深的依戀之情,張丹楓是高山,是大海,是一本費盡畢生也無法窮盡的書。而出道以來,她將心中有所好感及對她有好感的男子,于心中都不自覺地與張丹楓相比較。畢擎天曾是那麽豪邁超群而氣勢迫人,也有恩于她,但是這種氣勢豪邁不是她心中所要,或許畢擎天身上缺少的是那一股文採,草莽之氣固然可以折服綠林群豪,但無法征服于名門出身的于承珠,這與她夢想中的人相差太遠了。而這時,同樣具備文採風流氣質的鐵鏡心無疑給于承珠帶來最大的驚喜,救商船、殺倭寇、談笑于公堂、蔑視官員、鼓舞民心同抗倭寇,這一切和當年的張丹楓多麽相似,或許夢中的人正是鐵鏡心。那裏的于承珠已暗中傾心于鐵鏡心,當報訊時見到關切鐵鏡心的石文紈,內心深處竟然泛起一絲酸意,這對于承珠,實是有生中的第一次。鐵鏡心與于承珠,才貌武功相當,又都是官宦之家出身,本也可算是般配的一對。然而這時,于承珠卻發現鐵鏡心個性中的另一面,自大、目無餘子而又帶點誇誇其談,但是讓于承珠最為反感的是他身上的軟弱。竟然受大內衛士的脅迫下要求師傅石驚濤“繳劍”,這一切讓于承珠對鐵鏡心由傾心轉為反感。其實一味指責鐵鏡心也是不公平的,此時的于承珠已是身遭毀家之痛,無牽無掛闖蕩江湖,且與明廷天子更有殺父之仇。而鐵鏡心卻是有父親之掛,更是從小接受忠君愛國之教育,他不可能如于承珠那樣與明廷走向對立。當父親安危受到脅迫時,你又能對他作出何種要求?于承珠不可能真正理解鐵鏡心的內心痛苦,正如鐵鏡心無法了解到于承珠的內心所要,兩人終漸行遠。個人以為,于承珠內心深處除了對張丹楓深深依戀之外,可能還有一種尋求依托的心靈探求,畢竟毀家之痛,父親蒙冤慘死于一位十多歲的少女身上是不可承受之重,她的心上人,除了具備張丹楓那樣的絕世風採外,還應有張丹楓那樣勇于承擔天下事,這樣才能以讓其慘痛的心得到一點安慰,尋求一份依靠。但畢擎天不是,正如她心中的畢擎天好似那沖天而下的瀑布,雖然氣勢迫人而一時顯得驚天動地,但是瀑布最終是流下大海還是于湖塘之中,成為一汪死水,這是誰都無法預測的,畢擎天無法帶給她這種安全感。而她鍾情的鐵鏡心原來還有這麽軟弱的一面,當她看到了這一面,這與夢想中的歸屬是形成如此強大的落差,于是她的心再一次受傷了。換成畢擎天肯定不會讓她如此心傷,但這畢竟是她曾經鍾情過,曾想托付終身的心上人,他們都無法給他以歸屬感。鐵鏡心在其心中成了江南園林中的玫瑰,雖然是那麽嬌艷,但卻無法經霜傲雪。她隻有遠離鐵鏡心,但是曾經的付出哪有這麽容易從心中抹去。除了張丹楓,誰能讓她所求的一份歸屬。而這時泛起她心底深處中反而是那長一輩,樸實無華的抗倭英雄葉宗留,她不解,為什麽她竟會將長輩葉宗留和她曾經心上人鐵鏡心和對她有意的畢擎天交織于一起。一似遮風擋雨的大青樹,一似江南園林中的玫瑰,一似尋沖天而下的瀑布,內心深處是那麽的剪不斷,理還亂。由于葉宗留是作為她的長輩之故,這時她的整個心靈圍繞的還是她曾鍾情也痴情于她的鐵鏡心。但這時葉成林出現了,作為葉宗留的侄兒,具有與其叔同樣的質樸大氣包容的個性,又與之年齡相當,雖然不具備張丹楓與鐵鏡心般的文採,但是比起鐵鏡心至少更令于承珠感到安全。于承珠想要的不是相伴山中,吟詩賦詞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她身上具有于謙、張丹楓那視天下為己任的血統,加上此身所背負的血海深仇,她想要的是一同闖蕩與血雨腥風生死與共又為她抵御風雨的愛人。蒼山、王府一戰,葉成林既表現出深藏的才氣,及個性中的包容、謙遜更深深折服了于承珠,偏偏此時鐵鏡心又趕到雲南,兩兩相較,終于鐵鏡心在于承珠心中漸行漸遠,剩下的不過是一種對以往情感的追憶及一份對鐵痴情的憐憫。

然而鐵鏡心雖然痴戀于承珠,卻一點不明白于承珠之所想之所要,他所看到的于承珠隻是停留在初遇那段時光的認識,以為憑自己一腔痴情總能感動于承珠。他也的確做到了他所能做的,千裏追尋,闖谷家庄,為于承珠惡鬥陽宗海而負傷,他肯為于承珠舍棄一切,包括他生命中無法舍棄的其他東西,但是他太過關心于承珠了,于承珠想要的伴侶不是對她一人之關心,而是心系蒼生的英雄。葉成林肯為江南千萬百姓舍棄十萬餉銀,鐵鏡心卻隻為于承珠而泄漏義軍的軍情,終使于承珠心中對他殘存的那一絲感動、那一絲憐憫盡化為烏有,于承珠留書離去,並發誓永不相見。此時的鐵鏡心才如夢初醒,終于不惜舍棄生命救出了被圍的義軍,也令得于承珠對他有所改觀,但為時已晚,假若他早悟于此,或許這段感情還有挽回的餘地,但世上許多事往往要經過慘痛的經歷才能明白一個“為什麽”,但為時已是太晚了。可嘆此時鐵鏡心仍托葉成林規勸于承珠不要再闖蕩于江湖中,認為這不是于承珠所應選擇的生活。或許他們兩人就如同在一個起點出發,卻背道而馳,終于越走越遠,留下的是一個影子、一份追憶,到頭來落得個“一個相思,一份閒愁”的結局,他們本不是同路人,命運的偏偏安排了這份相遇,為彼此生命中留下了這段感情,但卻是註定了沒有結局的感情。正如鐵鏡心所呤的“我似江潮來又住,君如鷗鷺逐波飛”,江潮與鷗鷺或能偶爾濺起一抹水花,但卻註定沒法在一起,最終隻能落得 “人生知己總相違”。

好在于承珠最終找到了她想要的那一份歸宿,鐵鏡心也最終受到了王府郡主沐燕的傾慕,于是有了再一闕《浣溪紗》: 酒冷詩殘夢未殘,傷心明月倚欄幹,思君悠悠錦衾寒。 咫尺天涯憑夢接,憶來唯把舊詩看,幾時攜手入長安。

這第二闕《浣溪紗》表達了沐燕對鐵鏡心悠悠思念之情,而且是勸鐵鏡心學韋庄一樣,既然在中原不得志,那就不如到雲南去另尋一番作為。兩人最終心意相通,一切盡在不言中。也應了羽生先生在結尾的詞中所寫的“大樹凌雲抗風雪,江南玫瑰簇朝霞,各隨緣分別天涯”。雖然彼此之間各隨緣分,然心中的那份影子畢竟不是那麽容易抹去的,帶著這種意猶未盡的遺憾,這種感覺、這份感情終在七年後得到升華。

作品目錄

第一回 古道山村 頑童驚俠士 深宵石室 秘詔嚇鏢師

第二回 劍影刀光 奸人戕義士 天愁地暗 皇室殺忠臣

第三回 大棒搴旗 禁城來大盜 散花拒敵 夜半失人頭

第四回 駿馬嘶風 少年顯身手 高人送帖 庄主薦龍頭

第五回 壯志凌雲 棒驚名劍客 妄言惹怒 劍刺大龍頭

第六回 敗寇成王 道旁談史事 傷心驚變 湖上起風波

第七回 寂寂山庄 師門情眷戀 茫茫湖水 俠女意凄愴

第八回 駿馬嘶風 散花驚妙技 神拳卻敵 飛矢射強仇

第九回 潑酒鬥凶頑 夜奔荒野 傳書邀抗敵 義薄雲天

第十回 小鎮聚英豪 金刀殺敵 長江逢秀士 銀劍誅倭

第十一回 青劍驚濤 疑雲迷俠女 公堂看審 正氣凜強梁

第十二回 草莽英豪 揮戈同抗日 玉堂公子 劃策托空言

第十三回 空讀兵書 戰場驚中伏 出身田畝 草莽有奇才

第十四回 繞樹穿花 書生疑玉女 興波作浪 國手鬥龍頭

第十五回 拍岸驚濤 芳心隨逝水 沖波海燕 壯志欲凌雲

第十六回 海角風雲 英雄奪寶劍 苗區怪事 稚子作新郎

第十七回 古堡奇情 魔頭開夜宴 深宵異事 公主到苗疆

第十八回 手發金球 通玄參妙理 口吞火劍 炫技駭閒人

第十九回 神廟驚心 忠臣受香火 龍門縱目 玉女動情懷

第二十回 牢底救人 神通來異士 筵前罵敵 正氣屬娥眉

第二十一回 水榭劍光寒 楊枝挫敵 石林奇景現 駿馬追風

第二十二回 彈指神通 少年顯身手 飛花絕技 女俠服強人

第二十三回 往事如煙 罡風吹已散 前塵若夢 死水又重波

第二十四回 王府逞才華 聯題佳句 魔頭施毒手 共闖名山

第二十五回 較技蒼山 高峰騰劍氣 泛舟洱海 月夜動情懷

第二十六回 踏雪神駒 旅途傳警報 凌去一鳳 半道劫鏢銀

第二十七回 寶劍金花 雙英施絕技 仁心俠骨 一諾救鏢師

第二十八回 雪夜步梅林 相憐相惜 冰心牽塞外 同夢同悲

第二十九回 隱患潛埋 野心圖霸主 伏兵突發 浮海走英豪

第三十回 虎帳盜符 軍中傷慘變 征鞍解劍 道上贈嘉言

第三十一回 生死難猜 女兒情曲折 是非莫辨 公子意迷離

第三十二回 血雨腥風 魔岩聞惡訊 刀光劍影 禁苑陷重圍

第三十三回 策獻筵前 丹心圖報國 火焚大內 異士救英雄

第三十四回 世亂見人心 來尋俠跡 疾風知勁草 獨守危城

第三十五回 箕豆竟相煎 龍頭變節 風雲驚變幻 公子多情

第三十六回 雲破月明 江湖留劍影 水流花謝 各自了情緣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