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思想

教育思想

教育思想是指人們對人類特有的教育活動現象的一種理解和認識。

  • 中文名稱
    教育思想
  • 外文名稱
    Education thought
  • 拼音
    jiāo yù sī xiǎng
  • 釋義
    指人們對人類特有的教育活動現象

教育思想

指人們對人類特有的教育活動現象的一種理解和認識,這種理解和認識常常以某種方式加以組織並表達出來,其主旨是對教育實踐產生影響

特征信息

1、教育思想具有實踐性和多樣性的特征。

2、教育思想具有歷史性和社會性的特征。

3、教育思想具有繼承性和可借鏡性的特征。

4、教育思想具有預見性和前瞻性的特征。

功能信息

1、有助于人們理智的把握教育現實,使人們依據一定的教育思想從事教育實踐。

2、有助于人們認清教育工作中的成績和弊端,使教育工作更有起色。

3、有助于人們合理的預測未來,勾畫教育發展的藍圖。

類型介紹

一般而言,教育思想的類型包括教育理論、教育學說、教育思潮、教育經驗、教育信念、教育信條、教育建議、教育主張、教育言論、教育理想等。

思想理論

孔子,名丘,字仲尼,魯國陬邑人。生于公元前551年(周靈王二十一年,魯襄公二十二年),逝于公元前479年(周敬王四十年,魯哀公十六年)。他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學派的創始人,也是私學的創始人。在古代史上,孔子是中國古代文化的象征,他的思想早就傳及亞洲各國,今天他是為世界所公認的古代大教育家。

孔子是我國教育史上第一個將畢生精力貢獻給教育事業的人,他對後世的教育活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一、孔子的生平和教育活動

孔子生在一個有貴族血統的家庭,先世為殷人,系宋微子的後裔。到五世祖木金父時,因其父孔父嘉在宮廷內訌中被殺,木金父亦被降為士,並“絕其世”,即被剝奪去卿大夫的世襲地位。為了區別公族,他便改姓孔。其三世祖孔防叔,畏華氏之逼逃亡魯國(今山東)定居。孔子的父親孔紇(字叔梁)是魯國貴族孟獻子屬下一個“有力如虎”的猛士,因立兩次戰功,提升為陬邑(今山東曲阜南)大夫。孔紇大約六十幾歲時同一個年紀不滿二十歲的姑娘顏徵在成婚。年齡的差距,可以看出其階級地位的懸殊。傳說他夫妻倆因祈禱山神來不及回家,妻子就在山洞中生下孔子(此洞便以“坤靈洞”和“夫子洞”命名,今尚在。山即稱“尼山”,位于曲阜城南)。孔子三歲時,先喪其父,十七歲時,又喪其母。孔子的家教中重視禮儀之教。生活貧困,促使他較早為謀生做事,學會多種本領,他自稱:“吾少也貧,故多能鄙事。”他青年時期在季氏門下當過委吏(管理倉庫),還當過乘田(管理畜牧),由此他接觸到社會下層,了解到人民的一些願望和要求。孔子生長于當時的文化中心——魯國,在周禮的熏陶下,六歲“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十五歲時,就確立了堅定不移的學習志向,“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他學習魯國儲存的中國古代文化,從中尋求治國救人之道。這一基本方向,決定了他一生的生活道路,形成了儒家的思想特點。孔子最大的抱負,是希望有機會登上政治舞台,施行仁政。他說:“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意思是,假使有人用我治理政事的話,一年的時間就差不多了,三年就會大有成效。孔子約自30歲起,就奔走于齊魯之間,希望通過從政來實現他的理想。但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終未獲得統治者的重用。于是,他就招收弟子從事講學活動。直到51歲,魯定公任他為中都宰。後來,他“由中都宰為司空,由司空為大司寇”,“由大司寇行攝相事”。後因和魯國執政大夫季桓子的矛盾激化而下野。在做官期間,他並未停止辦學。見自己的政治抱負在魯國不能實現,55歲時,他便率領弟子周遊列國。孔子先後經過衛、曹、陳、宋、蔡、鄭、楚等十幾國,一面宣講自己的政治主張,一面堅持流動教學,68歲時返回魯國。此後,他專門從事教育工作。

孔子在政治上雖然沒有達到他的目的,但在文化教育上卻是成績卓著的。孔子大約在30歲(前522年)左右時,從事創辦私學活動,開始了他的教育生涯。他在魯國從政和周遊列國期間,不斷廣收弟子,隨時隨地講學,前後從事教育工作達四十餘年。他一生以“學而不厭,誨人不倦”的精神,從事著教育工作,這是他之所以獲得教育成功的根本條件。孔子在教學過程中,蒐集並整理出《》、《》、《》、《》等古代文獻作為教材,對中國古代文化的傳播起了重大的作用。他還通過教學實踐,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他在教育目的、教育內容、教學方法等方面,作了系統地論述,對後世的教育影響極大。《史記·孔子世家》載孔子有“弟子蓋三千焉,身通六藝者七十有二人”,他自己也說:“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他培養了這麽多人才,可謂教育碩果累累,做了前人未做到的事。

公元前479年,一代教育家孔子病逝,其弟子以父母之喪禮之,皆服孝三年。“三年服喪畢,相訣而去,則哭,各復盡哀;或復留。唯子貢廬于冢上,凡六年,然後去。弟子及魯人往從冢而家者百有餘室,因命孔裏。”

孔子的思想學說和他的事跡,弟子們各有記錄,後來匯編成一本書,名為《論語》,這是研究孔丘教育思想最重要的材料。

二、重視教育的作用

孔子認為教育對社會發展有重要作用,是立國治國的三大要素之一,教育事業的發展要建立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論語·子路》記載:“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通過冉有之問,孔子扼要地闡明了他的庶—富—教的施政大綱。從庶、富、教三者的排列關系上看,孔子已直觀地認識到治理好一個國家,要有這三個條件。即勞動力、發展生產、進行教化和發展教育事業。

孔子對教育在人的發展過程中起關鍵作用持肯定態度。他在中國歷史上首次提出“性相近也,習相遠也”。這一理論具有一定的科學性,指出人的天賦貭素相近,打破了奴隸主貴族天賦比平民高貴、優越的思想。這個較為科學的命題,既是孔子“有教無類”的理論基礎,又是孔子長期從事教育工作的結晶。

三、教育的對象比較廣泛,

提倡“有教無類”春秋以前是貴族之學,有資格接受教育的是王公貴族的胄子。作為平民是沒有資格入學接受教育的。孔子創辦私學後,首先在招生對象上進行了相應的革命,實行“有教無類”的辦學方針,這也是孔子教育實踐和教育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有教無類”,東漢馬融說:“言人所在見教,無有種類。”梁朝皇侃說:“人乃有貴賤,宜同資教,不可以其種類庶鄙而不教之也,教之則善,本無類也。”其本意就是:不分貴賤貧富和種族,人人都可以入學受教育。為了實現這一原則,孔子在招收學生時表示:“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嘗誨焉。”隻要本人願意學習,主動奉送10條幹肉作為見面禮,就可以成為弟子。事實表明,他的弟子來自各個諸侯國,有齊、魯、宋、衛、秦、晉、陳、蔡、吳、楚等國,分布地區廣。弟子的成分復雜,出身于不同的階級和階層。大多數出身平民,如窮居陋巷簞食瓢飲的顏回,卞之野人以黎藿為食的子路,窮困至于三天不舉火十年不製衣的曾參,居室蓬戶不完上漏下濕之原憲,父為賤人家無置錐之地的仲弓。也有個別商人出身,如曾從事投機販賣的子貢。還有少數出身于貴族的,如魯國的孟懿子和南宮敬叔,宋國的司馬牛等。孔子私學中,弟子品類不齊,各色人物都有,實是“有教無類”的活標本,當時有人對此不理解,產生種種疑問。南郭惠子譏笑性地問子貢說:“夫子之門何其雜也?”子貢曰:“君子正身以俟,欲來者不距(拒),欲去者不止,且夫良醫之門多病人?木隱栝之側多枉木,是以雜也。”雖門下人品混雜,皆能兼收並蓄,教之成才,這說明教育家胸懷的寬大能容,教育藝術的高明善化。

實行開放性的“有教無類”方針,滿足了平民入學受教育的願望,適應了社會發展需要,孔子私學成為當時規模最大、培養人才最多、社會影響最廣泛的一所學校,從總的社會實踐效果來看,是應該肯定的。“有教無類”是順應歷史發展潮流的進步思想,他打破了貴族對學校教育的壟斷,把受教育的範圍擴大到一般平民,有利于中華民族文化的發展。

四、教育的目的

孔子教育的基本目的是培養志道和弘道的志士和君子。他一生以“朝聞道,夕死可矣”的精神追求道。但孔子一生不得志,就把志道、弘道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弟子身上。他教育他的學生“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人,有殺身以成仁”。他的學生也頗有體會,如曾參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可見,教道和學道是孔門師生共同的目的,孔子的教育目的已轉化為學生的學習目的,因為這種主觀和客觀的統一,所以孔子才能造就出許多有才幹的學生來。

子夏曰:“學而優則仕。”從理論上概括了孔子教育目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學而優則仕”包容多方面的意思:學習是通向做官的途徑,培養官員是教育最主要的政治目的,而學習成績優良是做官的重要條件,如果不學習或雖學習而成績不優良,也就沒有做官的資格。孔子對實行“學而優則仕”的態度非常明確,他說:“先學習禮樂而後做官的是平民,先有了官位而後學習禮樂的是貴族子弟。如果要選用人才,我主張選用先學習禮樂的人。”學習與做官有了密切的聯系,他鼓勵學生們說:“不患無位,患所以立。”不必擔心沒有官做,要擔心的是做官所需要的知識本領學好沒有。弟子們受到此思想灌輸,頭腦中普遍存在為做官而學習的念頭,既然已學為君子,不做官是沒有道理的,子路心直口快說出“不仕無義”,這是有代表性的。孔子積極向當權者推薦有才能的學生去擔任政治事務,但他在輸送人才時也堅持一些原則:首先,學不優則不能出來做官;其次,國家政治開明才能出來做官,否則寧可隱退。孔子培養的一批弟子,大多或早或遲地參加政治活動,他們“散遊諸侯,大者為師傅卿相,小者友教士大夫。”

“學而優則仕”和孔子倡導的“舉賢才”是一致的,確定了培養統治人才這一教育目的,在教育史上有重要的意義。它反映封建製興起時的社會需要,成為當時知識分子積極學習的巨大推動力量。

五、教學內容

根據《論語》,人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概括孔子的教學內容:一曰:“子以四教:文、行、忠、信。”以文學、品行、忠誠和信實教育學生,是指教學內容包括四個基本方面;二曰:禮、樂、射、御、書、數等“六藝”,是指孔子教學的主要科目;三曰:《詩》、《書》、《禮》、《樂》、《易》、《春秋》等“六書”,是奴隸主的文化典籍,是孔子所使用的基本教材。總之,可以說孔子的教學內容應該包括道德教育、文化知識和技能技巧的培養等三個部分。這三個方面,從教育內容的結構,以及社會的需要和個人人格形成看,應該說是初步完整化了。這是孔子在教學內容發展史上的貢獻。孔子對這三方面不是等量齊觀的,他認為“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把道德和道德教育放在首位,為三者的重心,也是孔子教育思想的核心。

孔子改編的“六書”,是中國第一套較完整的教科書,從荀子的《勸學》篇開始尊為“經”,故後世稱為“六經”,除《樂經》已亡佚,其他“五經”在中國二千多年的封建社會裏,一直是學校中最基本的教材。“六藝”與“六經”的不同在于:“六經”偏重于文化知識,屬于文的範圍;“六藝”則偏重于才能和技術的訓練。因“禮、樂”也具有這方面的性質,所以也列在“六藝”中,“射”是射箭,“御”是駕車,都屬軍事課程。

總的來說,孔子的教學內容有三方面特點:其一,偏重社會人事。他的教材,都屬于社會歷史政治倫理方面的文化知識,註重的是現實的人事,而不是崇拜神靈。他雖不是無神論者,但對鬼神持存疑態度。他不談“怪、力、亂、神”,不宣傳宗教迷信思想,不把宗教內容列為教學科目,這種明智的態度,成為中國古代非宗教性教育傳統的開端。其二,偏重文事。他雖要求從政人才文武兼備,但在教學內容的安排上,仍是偏重文事,有關軍事知識技能的教學居于次要地位。其三,輕視科技與生產勞動。他所要培養的是從政人才,不是從事農工的勞動者,他不強調掌握自然知識和科學技術,他既沒有手工業技術可傳授,也沒有農業技術可傳授。他認為社會分工有君子之事,有小人之事,“君子謀道不謀食”,君子與小人職責不同,君子不必參與小人的物質生產勞動,所以他從根本上反對弟子學習生產勞動技術,樊遲要學種田、種菜,他當面拒絕。

六、孔子的教學特點

(一)因材施教

孔子在教育實踐的基礎上,創造了因材施教的方法,並作為一個教育原則,貫穿于日常的教育工作之中。他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運用因材施教者,也是他在教育上獲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因材施教”的命題不是孔子提出來的,南宋朱熹的《論語集註》雲:“孔子教人,各因其材”。)

施行因材施教的前提是承認學生間的個別差異,並了解學生的特點。孔子了解學生最常用的方法有兩種。第一,通過談話。孔子說:“不知言,無以知人也。”他有目的地找學生談話,有個別談話,也有聚眾而談。如有一次有意識地向子路提出一個假定性的問題:“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從我者,其由與?”字路並未說話,僅以高興默認,孔子便說:“由也,好勇過我,無所取材。”第二,個別觀察。他通過多方面觀察學生的言行舉止,由表及裏地洞察學生的精神世界:要“聽其言而觀其行”,單憑公開場合的表現作判斷還有片面性,就要“退而省其私”;隻憑一時的行為作判斷還不夠,還要“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就是要註意學生的所作所為,觀看他所走的道路,考察他的感情傾向,這就可以把一個人的思想面貌了解透徹了。他在考察人的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認為不同的事務不同的情境都可以考察人的思想品質。

(二)學思結合,知行統一

在教學中,孔子把“學而知之”作為根本的指導思想,他的“學而知之”就是說學是求知的惟一手段,知是由學而得的。學,不僅是學習文字上的間接經驗,而且還要通過見聞獲得直接經驗,兩種知識都需要。他提出“博學于文”、“好古敏以求之”,偏重于古代文化、政治知識這些前人積累的間接經驗。他還提出“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

孔子重視學,也重視思,主張學思並重,思學結合。他在論述學與思的關系時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既反對思而不學,也反對學而不思。孔子說:“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孔子還強調學習知識要“學以致用”,要將學到的知識運用于社會實踐之中。把學到的知識要“篤行之”,他要求學生們說話謹慎一些,做事則要勤快一些,“君子欲訥其言而敏于行”,應當更重視行動。

由學而思而行,這就是孔子所探究和總結的學習過程,也就是教育過程,與人的一般認識過程基本符合。這一思想對後來的教學理論、教學實踐產生深遠影響。

(三)啓發誘導,循序漸進

孔子說:“不憤不啓,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憤與悱是內在心理狀態在外部容色言辭上的表現。就是說,在教學事必先讓學生認真思考,已經思考相當時間但還想不通,然後可以去啓發他;雖經思考並已有所領會,但未能以適當的言詞表達出來,此時可以去開導他。教師的啓發是在學生思考的基礎上進行的,啓發之後,應讓學生再思考,獲得進一步的領會。孔子在啓發誘導、循序漸進的教學中常用的方法有三種,即由淺入深,由易到難;能近取譬,推己及人;叩其兩端,攻乎異端。

七、樹立教師的典範

孔子被後世尊為“至聖先師”、“萬世師表”,他將畢生精力貢獻于後一代的教育工作,敏而好學,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重視道德修養,是一位盡職的好教師。他回答子貢的提問時說:“聖則吾不能,吾學不厭而教不倦也。”他也曾在學生面前評價自己說:“若聖與仁,則吾其敢。抑為(學)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雲爾已也。”他為後世的教師樹立了六個方面的典範:

學而不厭。教師要盡自己的社會職責,應重視自身的學習修養,掌握廣博的知識,具有高尚的品德,這是教人的前提條件。

溫故知新。教師既要了解掌握過去的政治歷史知識,又要借鏡有益的歷史經驗認識當代的社會問題,知道解決的辦法。

誨人不倦。孔子30歲左右開始辦學,40多年不間斷地從事教育活動,就在從政的5年間,也仍然從事傳授,周遊列國時,也隨處講學。有的學生品德很差,起點較低,或屢犯錯誤,他也不會嫌棄,耐心誘導,造就成才。“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對學生的愛和高度負責,是他有誨人不倦教學態度的思想基礎。

以身作則。孔子對學生的教育,不僅有言教,更註重身教。通過嚴以責己,以身作則來感化學生。“躬自厚而薄責于人,則遠怨矣。”“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苟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教學相長。孔子認識到教學過程中教師對學生不是單方面的知識傳授,而是可以教學相長的。他在教學活動中為學生答疑解惑,經常共同進行學問切磋。不但教育了學生,也提高自己。

總之,孔子是一個“以德服人”的教育家,是中國歷史上教師的光輝典範,他所體現的“學而不厭,誨人不倦

”的教學精神,已成為中國教師的優良傳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