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佔巴士底獄

攻佔巴士底獄

攻佔巴士底獄(Storming of Bastille)是法國大革命中的一個進程。

到18世紀末期,巴士底獄成了控製巴黎的製高點和關押政治犯的監獄。凡是膽敢反對封建製度的著名人物,大都被監禁在這裏。巴士底獄成了法國專製王朝的象征。1789年7月14日,人民終于攻佔了巴士底獄。攻佔巴士底獄(Storming of Bastille) 成了全國革命的信號。各個城市紛紛仿效巴黎人民,武裝起來奪取市政管理權,建立了國民自衛軍。不久,由人民組織起來的製憲會議掌握了大權。

  • 中文名稱
    攻佔巴士底獄
  • 外文名稱
    Storming of Bastille
  • 國家
    法國
  • 爆發時間
    1789年7月14日

背景

政治背景

1789年5月5日,為了征收新稅,被中斷了一百多年的法國的三級會議在凡爾賽重新召開(當時會議組成為第一等級宗教代表291名,第二等級貴族代表270名,第三等級代表578名),第三等級要求所有大決議必須由三個等級公開決定,要求限製王權,但是並沒有達成共識。(參見詞條:法國大革命)

6月17日,第三等級組成"國民議會",決定國家事物。接著,國王使用各種手段來阻撓國民議會正常運行。

7月9日,國民議會改稱國民製憲議會,意在製定法國新憲法。巴黎以及其他城市不斷表示對製憲議會的支持。

皇室公開表示支持的同時,僱傭僱傭兵團來推翻議會。聽到這類訊息的巴黎市民開始暴動,攻佔巴士底獄這一事件開始了。

思想背景

法國大革命的發生有著深刻的思想根源。在18世紀上半葉,著名的思想啓蒙運動就以不可阻擋之勢深入人心了。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狄德羅等傑出的思想家和哲學家提出了一系列資產階級的民主思想,抨擊封建專製製度,為大革命的爆發準備了條件。

歷史

"到巴士底去!"

攻佔巴士底獄圖片攻佔巴士底獄圖片

"到巴士底去!"

1789年7月14日清晨,憤怒的巴黎市民,成千上萬地向巴士底獄奔去。他們有的拿著火槍,有的握著長矛,有的手舉斧頭,人們吶喊著,像大海的怒濤一樣涌向巴士底監獄。

巴士底獄(Bastille)是一座非常堅固的要塞。它建造于12世紀,當時是一座軍事城堡,目的是防御英國人的進攻,所以就建在城前。後來,巴黎市區不斷擴大,巴士底要塞成了市區東部的建築,就失去了防御外敵的作用。18世紀末,它成了控製巴黎的製高點,法國國王在那裏駐扎了大量軍隊,專門關押政治犯。

巴士底獄高100英尺,圍牆很厚,有八個塔樓。上面架著大炮,裏面有個軍火庫,裝有幾百桶火葯和無數炮彈。它居高臨下,俯視著整個巴黎,活像一頭伏在地上的怪獸,虎視眈眈地在那裏隨時準備撲上來,吞掉每一個膽敢反對封建專製的人。巴士底獄成了法國專製王朝的象征。

多少年來,人們像痛恨封建製度一樣痛恨這座萬惡的巴士底獄。許多人都夢想有一天把它推倒,他們在等待時機。18世紀後期,法國國王為了滿足窮奢極欲的生活,拼命向人民搜刮錢財。1789年5月,國王路易十六為籌款繼續吃喝玩樂,召開已經停止了175年的"三級會議"。

原來,封建的法國把國民分為三個等級。教士為第一等級,貴族是第二等級,其他各種人都歸為第三等級,第一、第二兩個等級的人數不過20多萬。第一等級的人數隻佔全國總人口的1%,卻擁有10% 的土地,並且不用交稅;第二等級的人數佔全國總人口的2%,擁有20%的土地,他們也隻交極少量的稅。第三級佔有97%的人口,但是要交非常重的稅。第二級和第一級有錢有勢,想盡各種方法壓榨平民。

參加"三級會議"(Estates general) 的第三等級代表主要有工商業者、銀行家、律師、作家等,他們迫切要求改變封建專製的法國政治,爭取獲得自由和平等,因而得到廣大巴黎市民的擁護。他們趁開會的機會提出,限製國王的權力,把三級會議變成國家的最高立法機關。後來他們又宣布由他們自己組織國民議會,代表全體法國人民討論國家大事。

第三等級代表的叛逆行動引起了國王的震怒和恐慌,他馬上出動軍警,封閉會場,禁止國民議會開會。

國王的專製行為,不僅沒壓住第三等級代表的反抗,反而在他們胸中燃燒的怒火中撒了一把鹽。他們表示一定要製成一部代表全體法國人民利益的憲法,否則決不罷休。第三級代表被迫轉移地方,集體轉往附近的一個網球場舉行緊急會議。兩天後,半數的教士代表加入他們的行列,並決定法王若不承認他們的要求便不散會。1789年7月9日,國民議會改名為"製憲會議",公開反抗國王,雙方的沖突更加激烈。

國王路易十六(Louis XVI) 接受了製憲會議,但卻有傳言說國王路易十六暴跳如雷,偷偷向巴黎調集了大量軍隊,準備逮捕第三等級代表,用武力解散國民議會。訊息傳出以後,巴黎人民群情激憤,數萬巴黎市民上街遊行。1萬多市民涌到羅亞爾官的花園裏,一個年輕人,站在一個高高的亭子上,大聲喊道:"公民們,國王僱傭的德國兵正向巴黎開來,他們要帶來流血和屠殺,拿起武器吧,這是我們唯一的生路!"

"拿起武器!"

"拿起武器!"

市民們齊聲高呼,人們奔回家中,拿來了斧頭、菜刀、鐵棍、獵槍,又聚集在一起,涌向王宮。

這時,一隊騎兵沖過來,是國王的近衛軍,他們騎著高頭大馬,手舉馬刀,野蠻地向民眾砍去,轉眼之間,街道上躺滿了市民的屍體,血流遍地,民眾隻好四散奔逃。

巴黎全城的警鍾一起敲響,血腥搏鬥的一天又開始了。市民們首先沖向軍火庫,奪得了幾萬支火槍,手執各種武器的市民們攻佔了一個又一個陣地,巴黎市區內到處都有起義者的街壘。到了14日的早晨,人民就奪取了整個巴黎。最後隻剩下巴士底獄還在國王軍隊手中。 "到巴士底去!"起義隊伍中響起了呼喊聲,起義者從四面八方涌向巴黎的最後一座封建堡壘。

守衛巴士底獄的士兵首先用塔樓上的大炮轟擊,然後從房頂上,窗戶裏向人群開火。猛烈的炮火阻止了前進的起義者,他們無法接近巴士底獄,隻好從四周的街壘中向裏面射擊,但因為距離太遠,根本對裏面的士兵構不成威脅。

"大炮,我們需要大炮!"人群中有人喊道。

許多人離開戰場去尋找大炮。不久,大炮推來了,但都是一些舊炮,有的還長滿鐵銹,象幾百年前的古董。一時也沒有炮手,有人自告奮勇地出來開炮,一個賣酒的肖恩居然當了炮手。這些舊炮好像也受了起義者高昂情緒感染似的,一個接著一個發出了轟雞。一排排炮彈打在監獄的牆上,打得磚屑亂飛,煙霧彌漫。人們發出一陣歡呼。

但是,巴士底獄的牆實在太厚了,舊炮打出去的炮彈沒有威力,根本無法打穿它。敵人的大炮倒是凶猛無比,起義者的傷亡不斷增加。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巴士底獄前聚集了數萬起義者,可就是拿巴士底獄厚厚的圍牆毫無辦法。有人主張沖到牆邊,把牆挖個洞裝上火葯,真的有幾個勇敢者拿著工具,提著火葯桶沖向牆邊。塔樓裏,士兵的子彈雨點般射了過來,眼看就要接近圍牆的勇士一個接一個倒了下去。人們十分焦急。"我們現在需要真正的大炮和真正的炮手!"街壘裏傳出一個洪亮的聲音。

戰場上一時沉寂下來,人們在等待著。

又是兩個多小時過去了,一門威力巨大的火炮終于被拉來了,有經驗的炮手也跟隨而來。大炮發出了怒吼,一顆顆炮彈猛烈射向巴士底獄,圍牆被轟塌了。守衛的士兵眼看大勢已去,終于舉起白旗投降了。吊橋徐徐放下,起義民眾冒著另一部分拒降的守軍射來的彈雨,沖了進去。

雖然當時的巴士底獄管理者侯爵洛奈命令停火以避免雙方相互殘殺,他仍然被人拖出來毆打、用刀亂刺直至最後被斬首。他的頭被穿在長矛上繞城展示。暴動民眾回到巴黎市政廳,把拒絕提供武器的商會會長 雅克·德·弗萊塞勒推上被告席,此人即刻被判槍決。

接著,巴士底獄被市民完全拆毀。但是封建製度卻沒有隨著巴士底獄的消失而消失。

為了紀念巴黎人民英勇攻佔巴士底獄的偉大功績,法國把7月14日作為自己的國慶節。

意義

攻佔巴士底獄成為全國革命的信號:各個城市紛紛仿效巴黎人民,武裝起來奪取市政管理權,建立了國民自衛軍。不久,由人民組織起來的製憲會議掌握了大權,後續頒布了《八月法令》、《人權宣言》等多部法令。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