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不住的愛

擋不住的愛

《擋不住的愛》(又名新貴公子),是2000年韓國MBC電視台放送的16集愛情喜劇。張秀珍是韓國帝盛集團張會長的獨生女兒,由于集團的運程專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會有危機,須水運的秀珍在當年完婚方能化解。于是張會長慌稱自己病重將秀珍騙回國。後來,秀珍的謊言被戳穿,雍男因此被趕出公司,秀珍也被父親"軟禁"。而此時的兩人已是心生愛慕,仿佛一對熱戀中的情侶被硬生生地拆散,飽受相思之苦。

  • 中文名
    擋不住的愛
  • 主演
    金勝友,崔智友,崔蘭,金承佑
  • 集數
    16集
  • 其他名稱
    新貴公子
  • 類型
    言情 、都市 、經典、愛情
  • 出品時間
    2000年
  • 出品公司
    韓國MBC電視台
  • 製片地區
    韓國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
  • 每集長度
    45 分鍾
  • 拍攝地點
    韓國

劇情簡介

美麗可人的張秀珍是韓國帝盛集團張會長的獨生女兒,一直在英國讀書。由于集團 的運程專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會有危機,須水運的秀珍在當年完婚方能化解。于是張會長慌稱自己病重將秀珍騙回國。

《擋不住的愛》劇照《擋不住的愛》劇照

演職員表

金勝友--飾金雍男

崔智友--飾張秀珍

崔蘭--飾樸愛子

崔貞潤--飾徐恩兒

弘景仁--飾白光樹

友情客串:安在旭

角色介紹

秀珍走出機場,受到父親張會長下屬的隆重迎接。秀珍來到公司看到父親安然無恙,知道自己受騙卻也無可奈何。父親 命令她與挑好的人選相親,並派服裝設計師立即為她量體裁衣。

秀珍接連與幾位父親精心挑選的女婿人選 見面,她千方百計挑剔對方缺點,對所有候選人都不滿意。不甘心的父親又為她準備了第二輪的相親。不勝其煩的秀珍隻得慌稱自己在英國已有男友,並且生辰八字也極為合適。這個謊言讓父親非常高興,開始催促秀珍盡快把這個乘龍快婿帶回家。

男主角金勝友資料相冊男主角金勝友資料相冊

秀珍眼看謊言就要被戳穿,為了自圓其說隻好央求與自己關系親密的樸秘 書找人來假扮男友,暫時騙過父親。樸秘書找到昔日的戀人明導演請他幫忙物色假男友的人選,並許以豐厚報酬。明導演應允,而他選定的人選就是送水員金雍男。

女主角崔智友資料相冊女主角崔智友資料相冊

雍男是名退伍軍人,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並且在送水員中間頗有威信。雍男為了幫助急于用錢的朋友,隻好答應了明導演的建議,暫時冒充秀珍的男友。出身卑微的雍男對上層社會的繁文縟節一無所知,樸秘書和明導演不得不對雍男加緊培訓。秀珍在與雍男的接觸中對他的不拘小節十分反感,但為了騙過父親,也隻得暫時忍讓。

在父親的一再催促下,秀珍帶著經過緊急培訓的雍男回家。冒充留洋博士的雍男雖一身公子打扮,但他這個冒牌貨難免露出本性,大談江湖義氣等等,沒想到卻博得幾位有著類似經歷的叔叔的好感,最終竟得到家人的一致肯定。而秀珍也因此看到雍男積極的一面,對他漸有好感。

另一方面,大旭集團的會長江盛益因經營出現困難,急需資金扭轉危機。那日,盛益在機場目睹秀珍回國的排場,派人調查後得知她是大富豪張會長的女兒,便開始費盡心思追求秀珍。

盛益聽說秀珍在英國已有男友的訊息,疑惑之餘暗中調查,終于查出所謂的留洋博士卻是送水員假扮的。于是將此事匿名告發給張會長。

謊言被戳穿

秀珍的謊言被戳穿,雍男因此被趕出公司,秀珍也被父親"軟禁"。而此時的兩人已是心生愛慕,仿佛一對熱戀中的情侶被硬生生地拆散,飽受相思之苦。另一方面,心懷叵測的盛益又不斷地從中作梗,不知這一對有情人是否能夠終成眷屬……

分集劇情

第1集

故事的主人公金雍男是一名送水員,為人真誠善良、開朗幽默,做事也積極進取,這個月他又取得公司的最佳業績,深受大家好評。一次送水途中,雍男遇到同樣是送貨員的光樹和封值,互為競爭對手的二人從賽車直至大打出手,好打抱不平的雍男以當兵時練就的不凡身手製服二人,並告誡他們今後要互相幫助。 張秀珍是韓國帝盛集團張會長的獨生女兒,她本來一直在英國讀書。由于集團的運程專家金博士推算出公司本年會有危機,須水運的秀珍在當年完婚方能化解。于是張會長慌稱自己病重將秀珍騙回國。 秀珍走出機場,受到父親張會長下屬的隆重迎接。大旭集團的會長江盛益恰好也來機場接人,看到秀珍的排場,命手下調查其底細。原來盛益的公司正陷入經營困難,他指望娶到豪門之女以化解危機。 秀珍來到公司看到父親安然無恙,知道自己受騙卻也無可奈何。金博士一一介紹了精心挑選的相親對象,父親命令她準備與挑好的人選相親,並派服裝設計師立即為她量體裁衣。 雍男搬到他租的新住處-明導演家,遇到同樣租住在此的光樹。熱情的雍男邀請光樹喝酒,在酒館又巧遇封值等幾人,大家不打不相識,幾個年輕人都把雍男當作大哥看待。聊天中,雍男得知光樹與封值不和是為了明導演的侄女徐恩兒爭風吃醋。雍男向他們講起自己當兵時的經歷,並告訴他們兄弟之情的珍貴。 盛益正在女友幼貞處纏綿,下屬打來電話告訴他那日在機場遇到的女孩是富豪張會長的獨生女。盛益得知後,心中暗暗謀劃如何追求秀珍,以得到其家的財產。

第2集

秀珍接連與幾位父親精心挑選的女婿人選見面,她千方百計挑剔對方缺點,對所有候選人都不滿意。不甘心的父親又為她準備了第二輪的相親。不厭其煩的秀珍隻得慌稱自己在英國已有男友,並且生辰八字也極為合適。這個謊言讓父親非常高興,開始催促秀珍盡快把這個乘龍快婿帶回家。 秀珍眼看謊言就要被戳穿,為了自圓其說隻好央求與自己關系親密的樸秘書找人來假扮男友,暫時騙過父親。樸秘書找到昔日戀人明導演求助,明導演雖不情願,但耐不住她的苦苦央求,加之巨額酬金的誘惑,終于答應幫忙。 另一方面,居心叵測的盛益開始實施追求秀珍的計畫,他派手下監視秀珍以了解她的情況,並開始有意接近張會長,初步取得了張會長的好感。 光樹與封值為爭風吃醋再次賽車,兩人造成交通意外致使多人受傷被抓進警察局。雍男和明導演來保釋他們,但對方提出八百萬的和解金方肯善罷甘休,雍男和明導演一籌莫展。無奈之下,明導演要雍男假扮秀珍的男友,這樣就可以用得到酬金解救二人。雍男雖然滿心的不情願,但為了朋友隻好答應。 明導演將雍男打扮一新,穿著好似富貴公子。雍男穿著借來的禮服來見秀珍,高貴美麗的秀珍令雍男眼前一亮。

第3集

秀珍邀請雍男和明導演一起用早餐,對西餐禮儀一竅不通的雍男把洗手水當作湯喝掉,席間糗態百出,秀珍對他十分不滿。感到自尊心受到傷害的雍男起身離去。 在張會長的一再催促下,秀珍不得不拿出雍男留下的照片敷衍。父母對帥氣的雍男十分滿意,但母親又要看他們的合影。秀珍隻好再次打電話給明導演,讓他帶雍男過來照相,不忍看到光樹和封值在警局受苦的雍男隻好答應。在明導演的安排下,秀珍和雍男極不自然的拍了幾張合影。 盛益苦心尋找接近秀珍的機會,當他得知對古董頗感興趣的秀珍要參加一個古董教授組織的講習班,捐出巨款贊助。在教授的介紹下,盛益終于見到了秀珍,追求秀珍的計畫邁出了第一步。 雍男拿著秀珍的酬金將光樹和封值保釋出來,兩人對雍男感激不已。雍男為大家的利益組織送貨者工會,附近的送貨人員都積極參加,心高氣傲的恩兒也對他另眼相看。 張會長看到秀珍與雍男的合影十分高興,要求與秀珍慌稱的英國博士男友聯絡。雍男突然接到張會長打來的電話,慌亂之中答應下個星期見面。為了準備即將到來的見面,明導演對他進行集中培訓,雍男也積極配合。

第4集

樸秘書、明導演等分工培訓雍男,勤奮好學的雍男進步很快。為了使秀珍與雍男配合默契,樸秘書建議秀珍多與雍男接觸。秀珍為避免雍男與父親的見面出現紕漏隻好答應。雍男同秀珍一同散心,一天愉快的相處中,兩人不知不覺互生好感。 光樹向恩兒說起雍男最近總是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忙些什麽事情。恩兒誤以為雍男有什麽背景,開始刻意留意雍男的情況。 盛益公司的經營情況越來越困難,急需註入大量資金,他把希望完全寄托在秀珍身上,計畫追到秀珍從而得到張會長的巨額財產。盛益一方面派人監視秀珍的行動,另一方面設法取得張會長的好感。在與張會長的交談中,盛益投其所好,裝作嚴守信譽的企業領導者,令張會長對他另眼相看。 眼看雍男假扮的江志勻博士就要到回國的日子了,父母拜托秀珍的小叔仁哲陪同秀珍一起接機。這下可難壞了秀珍,不知該怎樣騙過小叔,急忙來找明導演商量。明導演決定與機場聯絡,假裝拍戲蒙混過關。 第二天,小叔仁哲陪同秀珍一同到機場接機。雍男混在一群裝做乘客的演員中間走出機場,他認出仁哲正是自己公司的社長,嚇得膽戰心驚,好在仁哲並沒有認出他。仁哲建議雍男先到家裏見見秀珍父母,事已至此雍男隻好答應,不知他這個剛剛培訓出爐的假貴公子能否蒙混過關。

第5集

秀珍父母見到一身西裝革履的雍男相貌英俊,對他十分滿意。席間雍男雖有些小紕漏,但終于總算勉強過關。可仁哲又提出讓雍男第二天隨自己參觀公司。 次日,仁哲的司機把雍男接到公司,一番寒暄之後,仁哲讓雍男開車與秀珍同行,以便給這對情侶多些相處的機會。沒想到道路不熟的秀珍卻指錯了方向,兩人開到郊外,車子也陷進了泥裏。雍男冒雨去找電話,害怕獨自呆在車上的秀珍也執意同行,雍男體貼地脫下上衣為她擋雨,令秀珍心中充滿暖意。 恩兒巧遇叔叔明導演與雍男鬼鬼祟祟,心中好奇的她趁雍男不在,偷偷進入他的房間。恩兒看到雍男書桌上牛津博士江志勻的資料以及很多商業金融方面的書籍,誤會雍男是富家公子,裝做送水員來體驗生活,頓時對他充滿好感。 盛益聽說秀珍的未婚夫已從英國歸來,心中十分不安。但分析之後,又感到其中蹊蹺,他命手下暗自調查。盛益手下偷偷潛入秀珍的住處,發現培訓雍男的資料,這更加讓盛益心中疑惑。另一方面盛益也加快了接近張會長的步伐,他經常找機會拜訪張會長,善于言談的他日漸取得張會長的賞識。 雍男和秀珍終于找到一部公用電話,仁哲接到電話後先將雍男送回家(明導演臨時為雍男租的房子)。雍男見仁哲走遠,換上了工作服開著送水的卡車離去。然而這一切都被暗中監視的盛益手下趙主任看在眼裏。

第6集

盛益的手下趙主任將看到的情況報告給盛益,盛益不明白為什麽出身豪門的獨生女會跟送水員在一起,而且身邊還總有兩個中年男人。他指使趙主任綁架了明導演和攝影師昌浩,逼問之下還是沒有得到答案。盛益擔心時間一長對方家屬報警,命趙主任先釋放二人再隨後跟蹤。驚慌逃出的明導演二人以為是假冒男友的事情敗露,張會長派人教訓他們,急忙打電話聯系雍男。 光樹見雍男整日與明導演在一起神神秘秘的,聯想他拿出巨款為自己保釋的事,以為雍男去做舞男賺錢。他向雍男求證,被雍男笑著否認。光樹向送貨者工會的成員說起對雍男的疑惑,大家決定決定調查此事,盡全力幫助他們的會長雍男。 對雍男身份心生疑惑的恩兒尾隨雍男,看到他車內西裝革履的照片大為詫異,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雍男是個假扮平民的貴公子。 雍男隨張社長和仁哲等一同參觀張社長旗下的汽車公司,參觀中張社長向雍男詢問了幾個生產經營方面的問題,雍男的回答令他相當滿意。參觀結束後,張社長請雍男試駕公司生產的新車,雍男欣然接受,邀請秀珍同行。路上雍男想請秀珍看電影,可是兩人都忘記帶錢,恰好一輛送水車經過,兩人裝做送水員混進了影院。看過電影後,雍男和秀珍又混在別人的婚宴上飽餐了一頓。愉快的一天結束了,雍男的任務也即將圓滿完成,但兩人卻都感到了依依不舍。

第7集

雍男得知明導演被綁架後,急忙將此事告訴了秀珍。起初秀珍以為是父親知道了實情才綁架他們報復,但父親卻對雍男贊不絕口。這使大家如墜霧中,始終猜不透到底是誰指使此事。遭到綁架之後,明導演和昌浩都不想再參與假扮男友的事,但雍男卻執意幫忙到底-應邀參加張會長的酒會。 恩兒認定雍男是假扮平民的富貴公子,買來禮物送給雍男,更為接近雍男辭掉理發師的工作,到他經常去幫忙的小飯館工作。 盛益對雍男等人的行蹤越來越懷疑,手下趙主任拿著雍男的照片到送水公司調查,更加確定他隻身一個普通的送水員。盛益開始對整件事猜出了個眉目,他決定趁此機會全面展開他的計畫。 雍男與裝作叔叔的明導演一同來參加張社長的酒會。酒會結束了,這也意味著雍男的任務已圓滿完成,他依依不舍地與秀珍擁抱告別。對他很有好感的仁哲請他一起喝酒,仁哲以過來人的心情勸他對待愛情要把握機會,心情矛盾的雍男喝得大醉。光樹在門口遇到醉酒的雍男,將他扶入室內,看到書桌上他與秀珍的合影感到奇怪。 次日,雍男回送水公司上班,同事說起曾有一男子拿著照片來此詢問關于他的情況,雍男感到不妙。

第8集

按照雍男假扮的江博士的行程,他馬上就要回英國了,張會長熱情地向他告別,並讓秀珍送他。雍男雖心中對秀珍不舍,但身份的差異卻令他感到自卑,違心地聲稱幫他假扮男友純粹是為了錢,秀珍聞言十分失落。 明導演和昌浩憑記憶畫出綁架的主腦,並讓樸秘書和雍男看,但誰都不認識此人,大家隻好暫時作罷。 再過三天秀珍就要回英國了,她與雍男彼此想念,但卻都難以啓齒。秀珍到學校去見教授,恰好雍男來此送水。看到衣著華貴的秀珍,身著工作服的雍男深感自卑,轉身離去。秀珍跑出叫住雍男,告訴他自己很懷念共處的日子,但自卑的雍男卻難以說出對秀珍的愛。 盛益已經掌握雍男假扮博士男友的全部真相,計畫借此拉近與張會長的關系,進而取得秀珍的芳心。盛益一方面邀請張會長吃飯,另一方面打電話要雍男送水到飯店,戳穿他的假貴公子身份。張會長看到送水員雍男心中詫異,命手下立刻調查。盛益見計畫初步成功,心中暗暗得意。 調查得知雍男是仁哲公司下屬的一名送水員後,張會長大發雷霆,氣憤地叫來仁哲和秀珍。仁哲看到調查資料也很吃驚,但表示自己並不知情。秀珍還在企圖掩飾時,張會長的手下帶來了雍男。

第9集

張會長得知真相後,氣憤地要趕走秀珍,雍男看著淚流滿面的秀珍,跪下向張會長表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張會長給了雍男一筆錢要他保守這個秘密。秀珍看著離去的雍男,心中滿是歉意和不舍。從此以後,秀珍也被張會長軟禁。 盛益得知張會長因此震怒,樸秘書已經被開除,而秀珍也被軟禁,暗自得意首戰告捷,並開始準備下一步的行動-贏取秀珍的芳心。 上司通知雍男被調到別地區,心中難過的雍男主動提出了辭職。仁哲找雍男喝酒,表示很欣賞他,令意志消沉的雍男感到了一些溫暖。 女友幼貞幾次向盛益提出結婚的要求,他都找出各種借口推脫,而另一方面卻正在加緊追求秀珍的計畫。 做記者的幼貞希望採訪秀珍,可是秀珍被父親看得牢牢的,她隻好打電話給樸秘書,希望能夠採訪她。明導演和昌浩想起被綁架時曾聽到對方提到幼貞這個名字,所以讓樸秘書答應去見她,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線索。 雍男帶著送貨者工會的成員到孤兒院幫忙,卻在這裏巧遇秀珍······

第10集

雍男在孤兒院遇到秀珍,兩人互訴離別之情。雍男得知秀珍被父親張會長軟禁,很替他擔心。但秀珍表示自己早已習以為常,並囑咐雍男多多保重。父親派來的隨從還在門前等候,秀珍不敢耽擱,兩個年輕人依依不舍地告別。恩兒看到雍男對秀珍不舍的神情,心中醋意大發。 樸秘書如約會見幼貞,明導演和昌浩尾隨調查。夜晚,幼貞到盛益住處等他回家,明導演和昌浩也尾隨而來。不久,趙主任開車送盛益歸來,幼貞再次提出結婚的請求,但盛益依舊態度冷淡。明導演二人認出趙主任正是上次綁架他們的主腦,但始終猜不透他們幾人和整件事的關系。次日,他們又跟蹤盛益至其公司,但想起被綁架的經歷,二人不敢輕舉妄動。 張會長約盛益一起吃飯,要秀珍也來參加。盛益得知秀珍前來,刻意精心裝扮一番。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張會長對盛益十分贊賞,有意撮合二人,但此時的秀珍心中已裝滿雍男,對盛益不屑一顧,令他十分掃興。 雍男辭掉了送水的工作,把送水車改裝成了賣菜車,開始走街串巷做起了小販。光樹看到雍男當初為了幫自己度過難關弄成這樣,心中很是過意不去,時常過來幫忙。 秀珍十分想念雍男,但父親派來的隨從寸步不離左右,令她無可奈何。一次秀珍逛百貨公司,突然心生一計。她借口試衣服,換好一身運動裝後拔腿就跑。擺脫掉尾巴的秀珍來找雍男,兩人象普通的情侶一樣一起吃飯逛街,度過了開心的一天。夜幕降臨了,秀珍也要回家了,戀戀不舍中她終于對雍男說出了心底的思念。

第11集

明導演、昌浩和樸秘書暗中調查盛益等人,但卻始終摸不著頭緒。昌浩想出在盛益辦公室安裝竊聽器的主意,但他與明導演怕遇上趙主任被認出,于是找光樹幫忙。昌浩與光樹化裝成郵遞員潛入盛益公司,將竊聽器安裝在盛益辦公桌下。 張會長邀請盛益到家中作客,有意撮合他與秀珍。盛益精心挑選了古董做禮物,以討好有收藏愛好的秀珍母親。在盛益的偽裝之下,秀珍父母對他都十分滿意,張會長更提出要見盛益的家長,盛益聞言心中大喜。不過,秀珍對盛益並無好感,對他態度冷淡。 通過安裝在盛益辦公室的竊聽器,明導演他們得知盛益與張會長家來往密切,還有他與幼貞的關系,但還是猜不透盛益的最終目的。于是昌浩與光樹故伎重施,在盛益家中也安裝了竊聽器。 張會長得知秀珍上次逃走是為了去見雍男,再次大發雷霆,派手下金經理去警告雍男,並且對秀珍更嚴加看管。秀珍得知父親派人教訓雍男,打電話問候情況卻被父親撞見,憤怒的張會長砸碎了電話,並且不準秀珍再離家半步。父親的做法讓秀珍忍無可忍,她決定偷偷溜出去找雍男。 深夜,秀珍換上便裝,收拾好行囊,打算溜出家門。可當她剛開啟門,報警器就響個不停,秀珍躲在暗處趁亂開車逃跑。不會開車的秀珍差一點兒出了車禍,驚魂未定的她急忙給雍男打電話。雍男開車趕到接走了秀珍。

第12集

雍男得知秀珍是從家裏偷偷跑出來的,有些生氣並勸她馬上回家。但秀珍卻表示不在乎他的貧窮,隻希望能和他生活在一起。秀珍的表白令雍男十分感動。他帶秀珍去旅館,自己卻睡在車上,不願離開他身邊的秀珍也到破車上和他呆在一起。 秀珍逃走後,震怒的張會長命手下四處尋找。明導演的住處也被其手下包圍了起來,出入都有人跟蹤。這使大家都很替雍男擔心。 為了讓秀珍適應平民的生活,雍男讓她保管錢財。兩人駕駛貨車在公路賓士,卻被金經理委托的交警帶進了鄉村派出所,幸虧遇到貴人相助才得逃脫,但他們的貨車卻留在了警局。秀珍提出希望去看海,兩人搭火車趕往海邊。 盛益也聽到了秀珍出走的風聲,命趙主任打探訊息,希望能先張會長一步找到秀珍。趙主任竊聽明導演與雍男的通話,得知他們二人正要前往海邊,于是也跟蹤而至。盛益得到趙主任的報告後,決定安排一場好戲給張會長看。 張會長接到電話,有人密報警察局告知了秀珍的下落。仁哲提出自己去接秀珍。

第13集

雍男不忍秀珍跟著自己受苦,他主動打電話給張會長,將行蹤告訴了他並表示不會再接觸秀珍。張會長接到電話後告訴仁哲立刻趕去接秀珍回家。 在海邊,秀珍深情地依偎在雍男身邊,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正在這時,仁哲帶人趕到。秀珍得知是雍男給父親打了電話,氣憤地質問他原因。雍男表示兩人的背景相差懸殊不可能在一起,與她的愛隻是出于對富家女的好奇心。秀珍聞言心如刀割。 秀珍離去之後,雍男想起與秀珍相處中的點點滴滴,想起秀珍對他的真情表白,心中五味雜陳,獨自在海邊喝得大醉。 秀珍回家後,張會長更加頻繁安排她與盛益見面。加之雍男的態度令她十分傷心,秀珍終于答應父親的要求,開始與盛益交往。而早已對秀珍的興趣愛好加以研究的盛益十分了解如何博得她的好感,使秀珍漸漸對他不再那麽排斥。 明導演和昌浩一直在跟蹤盛益,調查終于有了些頭緒。樸秘書得知盛益的目標是秀珍和公司後,十分為秀珍擔心。她找仁哲打聽盛益與公司的關系,但仁哲卻表示此事不方便開口。大家千辛萬苦發現了事情的真相,卻又苦無證據揭露盛益的陰謀,這時明導演突然想起了幼貞。

第14集

得知盛益與秀珍即將訂婚的訊息,明導演他們決定行動起來,幫助雍男和秀珍這一對有情人。他們找到幼貞,將盛益的陰謀告訴了她。幼貞這才明白盛益最近為何總是疏遠自己,她對盛益的不擇手段也十分痛恨,決定幫助明導演揭露盛益的陰謀。 仁哲趁盛益和幼貞爭吵時,偷偷翻看了盛益錢夾內的照片,識破盛益謊言的仁哲對他的人品有了新的認識。仁哲與明導演等人決定策劃一個盛益與幼貞共處的場面,讓張會長親眼目睹,以戳穿盛益的本來面目。 雍男還在做送水員時,就經常到秀珍奶媽的小吃店裏幫忙,奶媽對熱心的雍男印象很好。這天,在店裏忙碌的奶媽突然暈倒,雍男急忙將她送往醫院。奶媽經過手術終于度過了危險期,秀珍得知後對雍男十分感激,但兩人相見之下卻都感覺有些尷尬。 明導演等人的一番精心安排之後,幼貞打電話給盛益,表示自己即將出國,希望在出國前能與他共度最後的一晚。盛益以為終于可以擺脫幼貞,欣然應允。他萬萬沒想到這是明導演等人的精心布局。

第15集

在明導演與仁哲等人的精心策劃下,盛益終于露出了本來面目。一向對他十分贊賞的張會長親眼目睹盛益的醜行後大受打擊,決定退出公司的一線管理。 眼看大勢已去,不甘失敗的盛益又以曝光大財團獨生女離家出走的醜聞為條件,要挾張會長將其名下的汽車公司轉讓給自己。張會長反復思考後,決定以公司為重犧牲秀珍,拒絕了他的要求。盛益見接管張氏企業已經無望,決定杜撰一篇關于秀珍與雍男的花邊新聞,作為雜志社的頭條。 經過一場場的變故,秀珍對這裏的一切已是心灰意冷,決定回英國繼續學業。盛益事件之後,張會長也不再對女兒實行高壓政策,決定一起順從女兒的心願。 就在盛益與手下趙主任企圖利用假造的花邊新聞陷害雍男和秀珍時,送貨者工會的成員聞訊趕來,將他們二人團團包圍。正當大家打算狠狠教訓作惡多端的盛益時,雍男趕到製止了眾人。盛益為逃脫困境,答應次日將假造的秀珍與雍男的親密照片等物交給雍男。善良的雍男示意大家放盛益走,一旁的明導演和昌浩忿忿不平,他們可不相信陰險狡詐的盛益會遵守約定。

第16集

明導演和昌浩通過竊聽得知,盛益把陷害雍男和秀珍的照片等物存放在辦公室的保險櫃裏。深夜,他們與請來的開鎖專家偷走了照片。 次日,明導演將偷來的照片以及竊聽的磁帶交給雍男,要他把這些轉交仁哲。仁哲在感謝雍男的同時告訴他秀珍出國在即,希望他能把握機會。但自卑的雍男依然舉棋不定。 仁哲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在地告訴了張會長,張會長聽後氣憤不已,決定起訴盛益。同時,仁哲告訴張會長此次全靠雍男才解決了危機,張會長聞言對雍男有了新的認識。 盛益與趙主任正打算把照片等物交給媒體,卻發現保險櫃裏早已空無一物。二人見事以敗露,準備逃走。正在他們匆忙收拾行李時,被趕來的警察抓獲。 張會長到醫院探望秀珍的奶媽,在此巧遇雍男。一番交談之後,雍男對待愛情的態度令張會長十分贊賞,決定不再幹涉他與女兒的戀情。 雍男對待感情的消極態度,令周圍的朋友都感到著急。明導演和樸秘書分別苦勸雍男與秀珍,但雍男的自卑和秀珍的靦腆,使二人都拿不出勇氣表白。 秀珍臨行寫了一封信給雍男,請仁哲在自己走後交給他,但仁哲提前交給了雍男。雍男讀完秀珍充滿深情的信,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情感,立刻驅車奔向機場。 雍男趕到機場卻找不到秀珍,心中焦急萬分。他闖入機場廣播室,大聲地向秀珍表白心中的愛意,希望她能為了自己留下來。秀珍聽到廣播,淚流滿面地奔向雍男,歷經磨難的一對戀人終于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他們的故事也被明導演拍成一部感人至深的愛情電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