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開你的傷口

撕開你的傷口

《撕開你的傷口》中每個人物的出場都是神神秘秘的,彌漫著詭秘緊張的氣息。該劇講述的是曾經輝煌的往日英雄鄭前方因酗酒情感生活一無所有,他以類似自閉和戒毒的形式將自己封閉起來希望可以喚起鬥志,此時一個叫錢雙全的啞巴流浪漢通過葉蓓主持的電台直播節目尋找合適腎源來搶救兒子,這讓鄭前方發現自己有了重出江湖的機會,與此同時,從美國回到家鄉度假,深諳心理學的二丫頭發現錢雙全並非啞巴,錢貴也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的父親居然掌握著這城市財富的一半……此時風雲際會,各路人馬粉墨登場,整個城市陷入一種恐怖氣氛中。

  • 主演
    丁勇岱
  • 集數
    31
  • 導演
    高群書
  • 編劇
    詹文
  • 中文名
    撕開你的傷口

簡介

  中文劇名:撕開你的傷口
  集數:31集
  年份:2006/04/11
  格式:VCD-RMVB 撕開你的傷口 語言:國語
  字幕:簡體中文
  類型:玄情劇
  出品人:汪帆、黃楓、徐嘉暄、蘇新
  編劇:詹文
  監製:張天、李少華、徐佳暄
  總導演:高群書
  導演:侯明傑、孫艷華
  攝像:王健
  美術:肖海航
  錄音:孔凡柳
  照明:周志堅
  製片主任:李禹龍
  承製:高群書方向的旗工作室
  出品:河北亞神影視藝術中心、上海東派廣告有限公司、北京悠悠陽光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北京鮮明映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主要演員

  丁勇岱——飾鄭前方
  郭濤——飾梅求雪
  劉威葳——飾二丫頭
  張恆——飾葉蓓
  朱宏嘉——飾龍在天
  周曉鷗——飾滾刀肉
  王檸——飾莫可信
  錢勇夫--飾張宏發
  李勤勤--飾徐娜
  朱琳--飾謝蘭茵
  高明--飾唐人街
  李明啓--飾齊歐巴桑
  柏寒--飾宋姨
  周彥宏——飾韓嬌嬌
撕開你的傷口   何鐵紅--飾悶倒驢
  陳斌--飾劉闖
  弘飈--飾馬達
  楊瑞霞--飾楊樹花
  韓雪——飾楊煙

人物介紹

  龍在天(齊海笑):男,三十歲左右。綽號龍在天,本名齊海笑。
撕開你的傷口   此人在劇中為明暗兩種身份,性格也分為兩種。當他是龍在天——這個隱身在石坊市,經常做一些替人收債或其他事務的、毀譽參半的傳奇人物時,他是冷靜的、強勢而且神秘的;當他是齊海笑——這個給大象集團梅總開車的大奔司機、不求上進,整天無事擦拭大奔、查字典的人物時,他是懦弱、少言寡語而易被別人忽視的。龍在天:他是石坊市的一個俠 ,遊走與法律邊緣,時髦一點說,可以說是“地下執法者”。前幾年突然出現在石坊市,後經常通過市電台“市井傳奇”這個節目向大家預告他的下一步行動,身份不明,逐漸成為市井之間百姓樂道的談資。鄭前方為了揭開他的真實身份,進而拘捕他而奔波忙碌好多年,卻永遠落後一步,被人戲稱為龍在天的影子。
撕開你的傷口   齊海笑:石坊市首富之一——大象集團梅求雪梅總的專車司機,出身平民家庭。
  海軍陸戰隊退役,平素懦弱無能,喜織毛衣擦車打發時間。他與鄭前方是海軍陸戰隊的戰友,在部隊演習時,為了搭救因錯誤引爆炸彈的鄭前方而被炸掉睾丸,本應成為英雄的他,在那個年代,卻因出身平民而失去佩戴勛章的機會,而出身將軍門第的鄭前方卻成為英勇搭救齊海笑的英雄,獲得榮譽。離開部隊之後,齊海笑本想擺脫已經成為市大案處處長的鄭前方讓自己進入公安局,卻遭到鄭前方的拒絕。後無奈之下,在大象集團開起了大奔,成為一個被鄭前方輕視的、沒有理想的大奔司機。齊海笑與梅求雪的關系名義上是上下級,實際卻是異姓兄弟,齊歐巴桑收養了失去雙親的梅求雪,醉心于追求社會認可、體現個人價值的齊歐巴桑,為了樹立自己“養母”的形象,將所有的愛都堆積在養子梅求雪身上,含淚忽視親生兒子齊海笑,換取了一張又一張的“文明家庭”、“優秀母親”的獎狀。梅求雪成為首富之一後,齊海笑的表現更讓齊歐巴桑失望,更加忽視齊海笑。梅求雪出于自己的顧慮,在集團內掩藏齊海笑與自己的關系。
  鄭前方:男,三十歲左右。綽號:龍在天的影子。
  當年因喝醉酒打傷學生,成為一位離職教練。將軍家庭出身,身上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英雄氣質,在同齡小孩在玩耍木質手槍的時候,他就已經跟隨身為將軍的父親扛著真槍實彈去獵獸。鄭前方的人生轉捩點出現在前幾年,也就是龍在天出現的那一年,龍在天出現後,他的精神受到創傷,一生從此改變。龍在天的出現讓從未遭到挫折的鄭前方嘗到失敗的味道。追逐與揭開龍在天的真實身份這個念頭,支撐著他在離職之後依舊勇往直前,在這個追逐的過程中,鄭前方在痛苦中好像逐漸找到了樂趣,這種可怕的精神鴉片,讓鄭前方醉心與此,無暇旁顧。龍在天仿佛一個巨大的精神陰影,籠罩在他的心頭,讓他無法過自己的生活,導致妻子葉蓓為此痛苦不堪。離職之後,鄭前方繼續著對龍在天的追逐,直到真相大白,齊海笑——這個他最好的朋友、一向被他不懈的大奔司機時,鄭前方無法讓自己相信這一切,精神上有種徹底潰敗的感覺,而當齊海笑離開石坊市浪跡天涯之後,鄭前方感到自己在精神上依然無法離開這種追逐龍在天的生活,更加無法回到與妻子葉蓓的生活中去,在精神上迷失的他,毅然辭別他愧疚萬分的妻子,踏上繼續追逐在他心中絕對不可不存在的龍在天的旅途
  二丫頭(溫迪雅):女,二十三四歲。二丫頭是網名。
  在紐約警察署專門研究警察心理學的摩登女警察。活潑大方、神秘沒測。休假期間回到石坊市,以並不固定的身份插手了一件案件,從此與龍在天以及鄭前方在案件的逐步推進中合作、對抗,利用她的心理學專業,幫助鄭前方以及龍在天逐步推理,最終解開迷局,同時也解開了自己的身世問題,了解到母親的死亡以及父親發家的歷史,當她看到迷題的終點竟然是自己的父親時,巨大的失落與痛苦,迫使她離開石坊市,永遠地回到紐約。
  葉蓓:女,二十七八歲。鄭前方的妻子。
  石坊市電台“市井傳奇”主持人。穩重而有學識,以助人為樂。龍在天出現的那年,正趕上電台壓縮欄目,葉蓓巧妙利用龍在天這個噱頭,成功保住欄目,自此與龍在天結下緣分。丈夫鄭前方因為龍在天而成為“影子”,新婚燕爾的她亦因此無緣與丈夫過上正常的家庭生活,乞求丈夫擺脫龍在天的陰影、過上正常人的生活,葉蓓也不由介入牽涉了龍在天以及鄭前方的案件。
  梅求雪:男,三十歲左右。大象集團董事長。齊海笑的異姓哥哥。
  自幼父母雙亡,被齊母收養門下,乖巧懂事,得到齊母“反常”的關愛,也遭到年幼的齊海笑的痛恨。成年後,梅求雪愛上妹妹齊如冰,卻因齊母反對而不能結合,後梅求雪被溫成林利用,昧著良心在鄉村加工致癌率奇高的化工品,並秘密參與製造大火燒毀莫可欣家的廠房,後將受到刺激的莫可欣迎娶入門,以求良心得到安慰,梅求雪成婚的事刺激了齊如冰,齊如冰臥軌自殺。在溫成林的支持與脅迫下,成為石坊市首富之一後的梅求雪處事低調,希冀從此過上波瀾不驚的生活,徹底忘掉過去。但是隨著迷局的逐步揭開,梅求雪深藏多年的傷口被撕裂,迫于良心的譴責以及背後溫成林在精神上的壓迫,梅求雪選擇了死亡。
  莫可欣:女,二十八九歲。
  梅求雪的妻子。因曾經的滅門大火而受到刺激,治療多年後依然不時因火而精神失常。梅求雪當年迎娶莫可欣,真正目的在于撈取政治資本,在社會上賺取同情與尊敬。那場大火的記憶深深埋藏在她的心中,卻不能觸碰,二丫頭和鄭前方等人為了從莫可欣處得到當年大火的真像,不惜嘗試利用催眠術來喚醒大火的記憶。梅求雪為溫成林脅迫,誘使莫可欣發病,刺死明為叔叔、實為父親的張秀辰。
  劉 闖:男,三十多歲。
  幹練,勇猛,直來直去,但又善于犧牲和偽裝,有處世手段和機敏超人的反應能力。
  唐人街(溫成林):男,五十多歲。二丫頭的父親,網名是唐人街。
  明裏是一個若不經風、騎著殘疾機車的小老頭。暗裏卻是美國大道公司——掌握著石坊市四大首富近半個石坊市財富的巨富,也是這個龐大的迷局遊戲的操盤者。在改革之初依靠服裝起家,後與謝蘭茵參與販毒積累了巨額財富,卻也因販毒被緝毒警追捕而命手下錢雙全狠心殺死與謝蘭茵的私生子錢貴,而他與謝蘭茵的私情也促使發妻——也就是二丫頭的母親懸梁自盡。在原始積累過程中犯下無數過錯的溫成林深受良知與道義的譴責,攜佩玉遠離石坊市,移居美國。在二丫頭的假期,跟隨女兒回到石坊市。他利用網路聊天,時時掌控著這個迷局遊戲,直到迷題大開之際,他愧對女兒,自縊而死,以求解脫。
  馬 達:男。
  龍在天的助手,以計程車司機的身份來協助龍在天完成任務。
  滾刀肉:男。
  曾為流氓混混,後被鄭前方感化,奉命潛入百變媚娘酒吧做臥底,協助鄭前方探察龍在天的蹤跡。
  悶倒驢:男。
  二丫頭、鄭前方的雙面線人,靠出賣情報訊息過活。
  楊樹花:妓女。
  手中掌握著寫有莫家大火真像的日記本,意圖敲詐日記本中牽扯的富翁,卻被綁架。
  張秀辰(張宏發):男,五十多歲,原名張秀辰。
  莫可欣的叔叔,實為可欣的父親。早先是拆遷公司的,利用暴力拆遷發家致富,卻也落下了人命案。多年之後,更名張宏發、改營房地產。在迷題開解的過程中,多年前的人命案浮出水面,在警察介入前,溫成林利用莫可欣,刺死張秀辰。
  謝蘭茵:女。五十多歲。溫成林的情人。
  錢貴的生母。在被緝毒警察追捕時摔傷雙腿,犧牲自己,讓溫成林逃離。痴心于對溫成林的愛情的她,在出獄之後希冀得到溫成林的愛情,穿上夢想多年的婚紗,不料卻被溫成林軟禁于石坊市最高最豪華的別墅之內,空擺了十八件婚紗,卻無緣得穿。當她得知錢貴得事情之後,對溫成林愛恨交加,于是利用潛伏在溫成林身邊的宋姨,用匿名信的方式來指點著鄭前方以及龍在天一步步解開迷局。當她向二丫頭坦誠相談之後,縱身躍下高樓。
  錢雙全:男,四十多歲。原名孫佔林
  當年與溫成林、謝蘭茵一起販毒,在被緝毒警察追捕的時候,帶著剛剛出生的錢貴逃往。良心發現的他沒有將錢貴殺死,而是隱姓埋名,扮作啞巴十幾載,將錢貴撫養成人。

內容簡介

  三年來,龍在天——這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神秘客,已經成為石坊市的傳奇人物。如今,通過葉蓓主持的電台節目《有錢沒錢》,他再次預告了他的行動——替一百名打工者討回薪資。行動上、精神上已然成為龍在天的影子的鄭前方聽到這個訊息之後,立即準備行動,前去追捕這個在他的精神上製造難以彌補的創傷的神秘客,可是他依然沒有成功。三年來,在他因為喝酒而離開刑警隊之後,也依然堅持以個人身份去追查龍在天,但是,除了一隻軍靴,他連龍在天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過。百萬人口的石坊市,紛紛擾擾的人群中,到底誰是龍在天呢? 正在休假期的二丫頭回到石坊市後,立即被龍在天這個在市井間流傳的神秘人物所吸引,出于好奇心,她買通了混跡于風聞與龍在天有所聯系的百變媚娘健身城的老白幹,意圖通過他了解龍在天這個神秘客。二丫頭從老白幹口中得知,欲尋跡龍在天,隻有接觸龍在天的影子——省體工大隊的一位鄭姓散打教練。通過調查,二丫頭得知這位教練叫鄭前方,當年因喝醉酒打傷學生,成為一位離職教練。之後二丫頭選擇了《有錢沒錢》——這個龍在天固定選擇的媒體來逐步進行調查,她利用各種身份接觸了葉蓓,適逢葉蓓意圖幫助啞巴錢雙全尋找合適腎源來搶救腎衰竭的兒子錢貴。
  二丫頭似乎深諳心理學,她看出了錢雙全並非真啞,且利用心理學逼迫錢雙全說出了深藏心中十幾年的秘密:錢貴並非自己生子,十八年前,錢貴的生父——一位掌握著石坊市一半財富的人,命他殺死剛剛出生的小錢貴,出于良知,他沒有下手,而是帶著錢貴,以啞巴的身份隱匿十八年,將錢貴撫養成人。必須找到錢貴的生父捐腎,才可挽救錢貴。葉蓓通過電台廣播欲尋找錢貴生父,卻毫無頭緒。龍在天得知此事後,通過電台宣布自己要介入此事,替錢貴尋找生父。錢雙全似乎心中藏有一個極大的秘密,不願透露太多的信息,即使事關錢貴性命。這使二丫頭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龍在天宣布介入之後,她更為振奮,想挖掘出錢雙全心中的驚天秘密,同時也逐步調查龍在天。二丫頭在網上告知了網友“唐人街”,希冀得到他的幫助來完成這件有意義的事。
  葉蓓接到署名為“知情人”的匿名信,知情人告訴她:錢雙全真名孫佔林,十八年前是一個大毒販。龍在天綁架了錢雙全,錢雙全交給龍在天一塊玉佩,正當錢雙全欲說出十八年前的秘密之時,醫院打來電話,說錢貴病亡,錢雙全悲痛萬分,奔向醫院的時候被車撞死,線索從此斷掉。
  龍在天電話葉蓓,欲從她口中得知鄭前方的行動方向,言語中有意刺痛了葉蓓的心病。葉蓓三年來從未享受過正常女人的家庭生活。鄭前方隻活在隻有二個人的世界裏,他和龍在天。活在隻有一個心念的世界裏,大千世界,萬般繁華,無數的誘惑,他唯一的心念獻給了龍在天。鄭前方壓抑之極,找來經常幫助葉蓓換煤氣、修下水道的老戰友齊海笑,在格鬥場格鬥撒氣,如今已經落魄成大奔司機的齊海笑緩慢的動作以及懦弱的性格,使鄭前方對他失望不已。
  鄭前方在錢貴與錢雙全父子的墓前發現價格不菲的祭品,在這個陌生而且沒有任何親人的石坊市,竟然有人會送來不菲的祭品,這讓鄭前方產生了不盡的聯想……
  二丫頭憑借敏銳的洞察力,察覺到深藏在鄭前方內心的秘密,就是他已經被龍在天——這個神秘存在的人物而迷失,在精神上迷失,失去自我生活。進而也同情被龍在天與鄭前方這兩個男人間接傷害、傷害最深的女人——葉蓓。二丫頭又以心理醫生的身份,幫助鄭前方與葉蓓恢復正常生活,卻發現:在極大的精神壓力下,曾經生猛的鄭前方卻壓抑成陽痿。鄭前方這個男人的胸懷裏擁有一個強悍的精神世界,他與生俱來的是那種讓人望而不及的精神型人格。令他萬萬想不到的是,自己連白目也能辦到的事都操作不了,這種穿刺心靈的打擊是何等的犀利,足可以導致精神上的雪崩。或許,他根本就不屑于操作這世俗凡人樂于操作的愛事,因為他有他的精神世界,傾慕于那個叫龍在天的男人,沉醉于那片虛幻的世界中,所以,沒必要憐憫他,天生註定是痛苦的。二丫頭的善意打動了葉蓓,葉蓓在節目中開通了一條心理熱線,想讓二丫頭來幫助更多心理有疾病的人們。
  混跡于健身城的妓女金玉突然宣布自己幾天後將成為百萬富翁,她意圖利用手中的一個日記本來敲詐石坊市某一位富翁,在與富翁通話被拒絕之後,她打通了《有錢沒錢》的熱線,說自己掌握著錢貴生父的秘密,欲找龍在天幫忙。
  老白幹一直在替二丫頭打探訊息,但是卻沒有什麽大的進展,二丫頭在征詢了唐人街的意見之後,再次確定:欲探知龍在天,必須緊跟鄭前方,這個龍在天的影子,從現在開始,她就是影子的影子。
  鄭前方聯系一個線人,讓他緊緊盯住金玉,進而探詢龍在天的尾巴。龍在天通過《有錢沒錢》的熱線,宣布自己接受金玉的生意,且要求金玉密切與自己合作。
  龍在天通知金玉在水泥廠接頭,然後與日記本中的大款交易,卻被鄭前方的意外出現而打亂陣腳,金玉被幾個神秘人綁架。
  葉蓓收到來自龍在天的信件,裏面裝有一張玉佩的相片,約鄭前方見面,說有錢貴生父的信息。鄭前方獨自來到相約的地點,卻沒有看到龍在天,四顧的鄭前方突然發現石坊市最為奢侈的大象集團的霓虹燈所閃現的標識,竟然與照片上的玉佩完全相同,都是一條螭龍,鄭前方茅塞頓開。
  鄭前方向葉蓓表示了自己懷疑大象集團的梅求雪可能是錢貴的生父,卻被葉蓓否定了,因為當葉蓓是實習記者時就認識了當初默默無聞的梅求雪,梅求雪是一個熱衷于撈取政治資本的商人,十幾年前,他為了贏得社會的認同以及政府的榮譽,迎娶了因大火而精神失常的莫可欣為妻,自此得到社會認同,借此機會逐漸將生意作大,走到如今石坊市首富的地位。錢雙全父子的後世,都是這位梅總捐款一手操辦,是個十分熱衷于回報社會、廣行善事的企業家,而且就梅求雪的年齡而言,也不可能是錢貴的生父。鄭前方仍舊表示懷疑,便通過給梅求雪開大奔的齊海笑,意圖接近梅求雪。
  梅求雪收到來自龍在天的神秘信件,惶惶不可終日,見鄭前方來訪,便順勢聘任鄭前方來保護自己。
  老白幹與滾刀肉意圖瓜分金玉的幾百萬,即使在金玉失蹤之後,依然夢想著得到這幾百萬,他們開始四下查探與金玉有關的男人,不久,他們查到了三扁擔,一個與金玉私混的白粉鬼,並且根據三扁擔的線索,不斷進行調查。
  二丫頭通過探聽葉蓓的口風,也一直在跟進著鄭前方的調查,而且不時與唐人街在網上切磋,做著自己的判斷。
  龍在天在鄭前方的眼皮下面綁架了梅求雪,正當所有人都在紛紛言語的時候,梅求雪平安回來,他說自己已經向龍在天證明了自己不是錢貴的生父。鄭前方通過齊海笑得知:梅求雪是先天不育的患者。因此可以確定梅求雪與錢貴並無血緣關系,查探錢貴生父的線索再次斷掉。鄭前方決心徹底去查金玉的那條線索。
  葉蓓再次收到署名知情人的信件,知情人告訴鄭前方:其實金玉的日記本上所記錄的,其實是十二年前本市的一場大火,那場神秘大火中,一對莫姓夫婦慘死其中的秘密。而錢貴的生父,與這場大火有著直接的聯系。
  葉蓓證實了那場大火,並講述了慘死的其實是梅求雪的妻子莫可欣的父母,而當年結案時的調查結果是莫可欣聯考落榜失落時抽煙引發大火。
  鄭前方找到中學同學,現在的大案處處長高敬,調出當年莫家大火的卷宗,並希望高敬能暗中協助他重新調查這個案件。在對卷宗的研究中,鄭前方決定重新調查涉案當事人:莫可欣、張秀辰以及當年負責此案的警察劉闖。
  二丫頭看到葉蓓在看有關梅求雪的報道後,在網上與唐人街探討案件的進展,唐人街似乎對此事逐漸感興趣起來,決定正式加入這場遊戲,前提是二丫頭要不時向他提供自己獲得的情報。
  張秀辰一時無法找到,莫可欣又是間歇性神經病人兼失憶症患者,鄭前方隻好前去探訪當年負責此案的劉闖。
  葉蓓與二丫頭述說莫可欣的腦海中可能隱藏著大火的真像,二丫頭想與鄭前方商量,利用她掌握的催眠術來幫助莫可欣開啟記憶之門。
  鄭前方找到原來的同事,現任散打教練劉闖。劉闖未置可否,但實際上卻早已決心加入鄭前方的隊伍。
  莫可欣多年以來因大火而難以釋懷,每每想起大火的時候都會精神失常,葉蓓向梅求雪推薦二丫頭為莫可欣做治療工作,梅求雪同意了。
  二丫頭開始為莫可欣做催眠治療,她深深知道:要想解開十二年前那場大火的秘密,莫可心的回憶是最準確的,而她的記憶之間被阻塞了。是什麽阻塞了她的記憶呢?是她思維之中一個殘酷的現實,父母的死亡是她一手造成的,這個事實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殘酷的,沒人敢觸及,畢竟是心靈上永遠也無法彌合的傷口。她所要做的是讓莫可心必須面對現實,先給她一個心靈暗示,你的父母之死責任不在你,讓她從懺悔和自責中解脫出來。
  >劉闖裝扮成賣羊肉串的暗中尋找張秀辰,終于在某一工地找到了已經更名為張宏發的張秀辰,且贏得了他的信任,貼近張宏發,將市局調查十二年前大火的訊息透露給張宏發,先震動他,然後開始調查大火的秘密。
  二丫頭對莫可欣的催眠治療在逐步前進著,在莫可欣的記憶碎片中,二丫頭發現一個疑點,那就是:莫可欣的記憶所顯示的,當年救她出火海的是她的父親莫金亮,而據張宏發以及現場目擊證人,都說明了救莫可欣出火海的是張宏發,並非莫金亮。
  二丫頭與鄭前方分析,他們現在所要追查的人物,必須具備五個條件,一、有錢的億萬富翁;二、十六年前的毒販;三、是錢貴的生父;四、跟金玉有關聯;五、同十二年的莫家大火案相牽連。那個張宏發至少已經吻合了其中的二項,而且,從年齡的閱歷上分析,張秀辰也有可能做錢貴的生父。
  龍在天偷走了張宏發的健身球,並電話通知,給他十二小時的時間考慮大火的秘密,十二小時後講給他聽。張宏發惶恐不已。
  對莫可欣的治療出現了困難,如果全部開啟她的記憶之門,必須莫可欣以及其家人的合影或者影響資料,鄭前方等遍尋不著,無奈之下隻好暫時放棄。
  龍在天設計車禍,讓戒備森嚴的張宏發放松警惕,然後在洗裕中心將他綁走。一天之後,龍在天將張宏發絲毫未損地放了回來,並通過電台告知大家:張宏發並非他們所要尋找的富翁。當葉蓓問他原因時,他並未說出,隻是說自己答應張宏發替他保守一個秘密。
  莫可欣的情緒變得教以前更為不定,精神錯亂的她經常喊著要殺了張宏發。張宏發自被龍在天放回來後,逐漸發覺兩個手下李東和李林有異心,準備攜款潛逃,便琢磨讓劉闖替他結果了李林和李東。
  二丫頭通過身在美國的教授了解到,開啟莫可欣記憶之門還有一種方法可以一試,那就是合成聲音,利用聲音來喚醒莫可欣的記憶。
  知情人再次寄來了匿名信,告知鄭前方:金玉是因為掌握了莫家大火的秘密才失蹤,而且,金玉目前可能還存活世上。
  二丫頭利用鄭前方與張宏發的對話錄音,合成了莫金亮的聲音,準備為莫可欣進行進一步診療。
  張宏發的妻子與自己鬧離婚,再加上兩個鐵心手下日露反骨,苦悶不已,經常從抽屜拿出幾張發黃的舊照片發呆,照片上是莫可欣十多歲時與母親。
  二丫頭對莫可欣進行診療,莫可欣回憶起自己的少年時期,發泄著對父親、對家庭的仇恨。診療結束後,二丫頭特別盯住梅求雪,這段時期的莫可欣的狀況可謂吹彈欲破,一定不能給她什麽心理暗示,否則及其危險。
  鄭前方與二丫頭利用合成的莫金亮的聲音來在心理上沖擊張宏發,張宏發大為不安。
  鄭前方再次去錢雙全父子目前查探,逐漸發現神秘人的祭奠是有規律可尋的。
  張宏發開車來到梅家別墅,站在窗外痴痴地看著正拿著到喊著要殺自己的莫可欣,有些傷心落淚。
  龍在天給鄭前方來電話,勸告他趁早放棄張宏發,因為張宏發與他們要找的並不是一個人,並且用言語來刺激與侮辱鄭前方。
  劉闖在夜裏奉張宏發的命令將李東李林二人綁至山頭,欲活埋二人,二人恐慌之際說出張宏發以及他們二人的秘密:十多年前,他們還在做拆遷的小生意的時候,曾因暴力拆遷殺死一個孤老頭……
  莫可欣精神失常,喊著要殺了張宏發,梅求雪忍無可忍,拿起客廳的匕首說要去張宏發的辦公室捅了張宏發,憤怒之後,梅求雪棄刀而走,莫可欣拿起匕首,打車到了張宏發的辦公室,在刑警隊趕來抓捕張宏發之前,一刀捅向張宏發。
  急救室內,奄奄一息的張宏發說出莫可欣是自己與莫金亮妻子的私生女……
  張宏發的秘密已然解開,但是莫家大火依然是一個迷局。二丫頭回想著之前的一件件事情,頗有感觸地對鄭前方說:我們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忽略了人的精神世界。張宏發的精神世界?莫可心的精神世界?龍在天的精神世界?更有依然在你懷疑之列的梅求雪的精神世界,乃至你我的精神世界,你了解多少?要破解這出龐大的謎局就必須走進他們的精神世界,去尋找他們精神上的傷口,然後撕開它!
  鄭前方再次收到匿名信:影子先生,著實辛苦你了!因為某種原因,這封早該發出的信直到今天才寄。自上回收聽了電台的節目,得知這座城市裏的富人們開始紛紛備了針管,借以證明各自的清白, 從中我明白到,當初有些情況沒向你說明白,因為錢貴的生父和莫家大火案的元凶是相互關聯的二個惡魔,而且製造那場大火的人是莫可心唯一的親人。另外,請你務必要做到不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一位旁觀者。看完信後,鄭前方恍然大悟,才發現原來具備五個條件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關聯的兩個人。
  梅求雪不斷收到金玉的錄音帶,慌悶之極的他拉上齊海笑去靶場放松,在靶場上,齊海笑竟然一改平素臃腫而遲緩的身形,在靶場上活躍如龍虎……這一切,都被隱藏在一邊的二丫頭用dv拍攝下來。
  鄭前方終于找到失去聯系的線人,線人竟然是滾刀肉,此時的滾刀肉因被白粉鬼三扁擔陷害而染上毒癮,內疚的鄭前方含淚將他送進了戒毒所。
  梅求雪再次收到來自金玉的錄音帶:梅總,你用心良苦啊,讓那位海軍陸戰隊出身的司機日夜不離你左右,借此保全自己的性命,你錯了!你能保全的隻是你的肉體,其實你的精神早就死了。一個精神早就死了的你,根本 沒必要再往他的胸口插上一把尖刀。所以說,梅總你還得活著,你必須繼續活著,因為你是一種榮耀,因為你是一位偉大母親的蓋世創舉,你的榮耀是那位偉大母親精神世界的全部。謹此,永遠活在你靈魂傷口中的金玉女士。
  鄭前方開始調查梅求雪的家庭,得知梅求雪還有一位母親以及一弟一妹。
  鄭前方找到齊海笑打聽梅求雪的家庭情況,齊海笑意外地告知鄭前方,他就是梅求雪的弟弟,梅求雪是他的母親——齊歐巴桑收養的兒子!二人的見面,引起了他們對相識時的回憶,齊海笑說起了對鄭前方的初次映象:那時候,我有幸真實地目睹了在疆場上征戰過的將軍的風採,更令我驚蟄的是那位將軍之子身上散發出的勃勃氣勢,我知道自己將永遠生活在你的精神陰影之中,一個從貧民窟中長大的孩子,永遠不可能戰勝你……
  齊海笑再次回憶起在海軍陸戰隊的日子,在一次演習中,由于鄭前方的錯誤操作導致炸彈提前爆炸,齊海笑推開鄭前方,自己俯身在炸彈上,落下背負一生的創傷,而鄭前方卻因自己出身將軍門第,借此成為英雄……
  鄭前方暗語:剖開靈魂,這世界上最對不起如霜的人是我,他把幸福拱手讓
  給了將門之後,當然,我收獲到的僅僅隻有精神上難以彌合的傷口。
  齊海笑找到梅求雪說他已經感到梅求雪已然陷入危險之中,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哥哥,梅求雪慘笑說當你明白了什麽時大象無形再來幫助自己好了,並且叮囑他隱瞞兩人的關系,無論日後發生了什麽事情,齊海笑,永遠是給梅求雪開大奔的司機。齊海笑電話葉蓓,希望得到對大象無形的解釋,葉蓓不解,找到了二丫頭,企圖了解大象無形的含義,二丫頭聽後 ,十分震驚……
  龍在天電話聯系梅求雪,要與他做一筆交易,正在通話的時候,龍在天聽到了電磁波的幹擾,察覺到梅求雪的電話已經被監控……梅求雪放下電話,痴狂般地說:大案處、龍在天,還有鄭前方,嘿!嘿!嘿!你們吶——,一片苦心那!白搭!大象無形,大象無形,你們奈何不了那無形之人,他是精神世界的魔王,他把我梅求雪看得太透徹了,他在我的靈魂中自由地出沒,他準確拿捏我致命的精神傷口,他希望我懷揣精神傷口痛苦地活著,是真正的傷口,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它過于巨大,讓我不敢觸摸。一旦想起它,將迫使我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
  劉闖抓住了隱匿的三扁擔,將其交送大案處,高敬將其送進了滾刀肉所在的戒毒所,意圖利用滾刀肉對三扁擔進行連續調查。
  龍在天通過信件通知梅求雪,給他半天時間考慮,然後供出隱藏在迷局之後的“大象無形”,並且交代莫家大火的秘密。
  鄭前方向齊海笑詢問冷家的事情,談到了妹妹齊如凍的自殺,此事觸痛了冷
  如霜,至今,都沒有人告訴他妹妹自殺的原因,母親告訴他的隻是:這些不是你應該問的,你的任務是保衛祖國,保護改革開放的巨大成果。
  梅求雪將齊海笑軟禁在度假村內,禁止他插手自己的事情。梅家,梅求雪面對妹妹的遺像痛哭流涕:如冰,我對不起你啊……
  度假村,齊海笑回憶著少年時期,為了樹立光輝的養母形象的冷母偏袒養子梅求雪,苛責自己的往事,痛苦不堪……
  劉闖暗中調查金玉的線索,通過走訪,他查到了金玉真名小翠,十幾年前與縣環保局的吳夢有戀情,而吳夢則患有神經病,後自殺身亡,而這個吳夢正與當年在環保局供職的莫金亮是一個工作組的同事……
  計程車司機馬達突然找到老白幹,命令他去接近劉闖且不斷向他回報劉闖等人的調查結果。
  發黃的燈光,昏沉的小客廳,老舊的木家俱,掛滿客廳的各類錦旗和獎匾……齊歐巴桑孤零零地用幹凈的布,愛惜的擦著“十佳母親”和“十大傑女性”的黃銅獎牌,抖著錦旗上的灰土,充滿了情感和無比的自豪之色……冷母擦邊自言自語,又說又哼唱著。齊歐巴桑:善惡終有報,也是老天有眼啊!幸虧我收養了梅家的獨苗,要不我能得到這麽多榮耀這麽多臉面這麽多開心。俗話說:前娘殺雞留雞腿,後娘殺雞留雞腸,哼!我偏不!我給養子留的是香噴噴的雞腿,親生兒子吃的是臭雞腸。哪個做娘的能做到我這樣?親的不愛,反倒去疼收養的,誰能做到?我!這不!養子給我老寡婦掙臉面了,這臉面掙大了!小小的清水衙門的局長還不如我這老寡婦風光,“十大傑出女性”、“十佳母親”,這是什麽?這是什麽?這等于就是古代的貞節牌坊……
  鄭前方以及劉闖找到了環保局的前局長,了解到吳夢死前曾到過他家,吳夢曾說莫金亮是被人害死的,死于陰謀,原因是縣裏的某家化工廠違規排放,給莫金亮逮住了,對方由于巨大的經濟利益才製造了一場大火的陰謀。而當時所有人都知道吳夢是個神經病,所以就沒有將他說的話當真。
  劉闖和鄭前方查到了該縣污染最為嚴重,年平均產生癌症患者高達十幾人的裏河村,村裏所見之處,遍是梅求雪所捐贈的東西、搭建的公益設施,人們廣為傳頌的也是梅老板的善心……
  經過調查,證明梅求雪早年間曾在這裏開辦化工廠,給國外進行來料加工,而這些產品都是致癌性特別大的化工品……鄭前方推斷:正是莫金亮與吳夢發現了這個秘密,意圖組織梅求雪的行為,巨大的利益驅使之下,梅求雪選擇了放火……
  梅求雪到度假村與齊海笑攤開心事,回憶往事,並向齊海笑解釋為何要隱瞞二人關系的原因,並且交給他一筆巨款,叮囑他,一旦發生什麽事情之後,讓他帶著冷母遠走高飛……
  梅求雪醉酒後離開度假村,不久後鄭前方接到齊海笑電話,說梅求雪不見了,可能是被綁架了。
  馬達接到一個神秘信息之後,馬上推開身上的女人,匆忙開車出去,在路口出盯上了二丫頭,二丫頭在市場邊上見到了手拎菜籃的宋姨,宋姨則親切地稱呼她為佩玉……
  梅求雪被龍在天綁架囚禁在一地下室內,龍在天訊問梅求雪:二丫頭是什麽來頭,並且用對冷母的言語攻擊來刺痛梅求雪……
  龍在天電話葉蓓,希望從她口中得知二丫頭的身份,並提出一個計畫來查探二丫頭。同樣對二丫頭身份懷疑很久的鄭前方決定一試。通過測試,二丫頭終于自己交代出真實身份:紐約警察局第一心理研究室,警官,中文名字是溫迪雅,警號是××××××。三年前從哈佛心理學碩士畢業後,進入警察研究所。二丫頭說:任何一個國家,警察隊伍的建設都優先于其它的行當,是國家機器,而這架機器同樣是由人組成的,要想把它建設好,就必須把組成它的人研究透。尤其是從事刑事偵破的警察人員更值得研究。一邊是高強度的精神與體力的付出,一邊是同巨大付出不相符的收入,隨時有可能的死亡,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被污染。天底下所有的刑警都是生活在灰色地帶的,因為他們接觸最多的是犯罪,中國有句古語叫“近墨者黑”,長此以往生活在那種灰色地帶中,天長日久,他們的心理會發生變化,所以才有了專門的研究機構,為刑警們把脈,不時地對他們進行心理疏導,同時開出醫治他們的良方。你們必須要給他們什麽,以保持心理上的平衡。給什麽呢?榮譽!這便是天底下所有的刑警都非常看重勛章的原因。
  “唐人街”即溫成林,開著殘摩載著宋姨來別墅探望二丫頭,並給大家帶來了老鴨煲。溫成林離開的時候,馬達開著計程車一路盯梢。
  地下室,龍在天詢問梅求雪:溫成林是不是錢貴的父親、是不是大象無形……
  齊家,齊海笑鼓起勇氣走進去,遭到了齊母一頓羞辱,說齊海笑沒出息……齊海笑問起妹妹如凍的死因,齊母竟然破例開口,道出隱藏多年的秘密:要怪就怪如冰她自己,想不開。我一直沒想到如冰居然喜歡上你哥,他倆瞎著我,估計早就好上了。我聽說後,腦袋蒙了,冤孽啊!這什麽跟什麽呀……如冰真要同你哥結了婚,成了家,你想呀,那叫什麽事……雖然說按常理未嘗不可,可我老覺得不是那麽回事,你哥在我眼中根本就不是外人,是我兒子,比拿兒子還親的兒子,他要同如冰成了家,你說,那叫什麽事……
  龍在天電話鄭前方說他要殺了梅求雪。鄭前方與二丫頭等人大惑不解,難以理解幾年來手上從未沾過鮮血的龍在天為什麽要殺梅求雪。
  地下室內,龍在天將遮在梅求雪眼睛上的布條解開,梅求雪驚訝地看到:傳說中的龍在天竟然是大奔司機、自己的窩囊弟弟齊海笑!齊海笑發泄著壓抑幾十年的苦悶與憤怒,拷問責備著梅求雪……發泄過後,齊海笑想到了孤苦的、以梅求雪為精神支柱的母親,決定就此放過梅求雪!“我不想讓報應落在娘身上。盡管她把全部的母愛都傾註在你身上,但我仍然希望她頤享天命,在虛幻的榮耀之中走完她孤苦的人生旅程。”
  二丫頭反復觀看著有關齊海笑的錄像,並且通過鄭前方的回憶,開始懷疑齊海笑就是龍在天。她的推測遭到鄭前方的否定,鄭前方覺得這個推測根本不可能成立。
  齊海笑問梅求雪大象無形到底是什麽人,那個一直在郵寄匿名信件通報情報的人可能是什麽人……梅求雪苦笑不說,隻是不停地說大象無形是一個掌握了人們所有傷口與精神的可怕的人……
  梅求雪自殺了,背負著十幾億的財富以及一生的懺悔死去了。他留下的隻是對大象無形的無限恐懼:幕後的大象無形是財富和精神的教父,他智慧到了悟塵世的上乘之境。他早已洞穿了金錢的本質,他參透了人性的弱點。他憑借金錢使我成為他的奴僕,當然,這座城市裏像我一樣被他俘獲的大有人在。他俘擄我們的是金錢,最終拯救他的也是金錢,這便是金錢的妙用。實話相告,其實我隻是個徒有虛名的億萬富翁,真正的首富並不是我。錢雙全沒有說錯,這座城市將近一半的財富是他的,他富有到天理為他讓道的程度,你,還有鄭前方,是戰勝不了他的……所有的人心中都存在一個魔鬼,是貪婪的欲望魔鬼,每一個人的靈魂中都存在傷口,誰也不用替別人感懷,因為當生命終結時自然會有腳下的黃土承接,有那些懺悔般生長的樹木為伴。
  地下室內,齊海笑與馬達議事,齊海笑從梅求雪口中得知大象無形掌握著石坊市一半的財富,資產達到百億,而本市的幾個巨富加起來的話,可以達到百億資產。齊海笑讓馬達去調查本市的幾個大集團公司,看看他們的大部分股份掌握在何人手中。
  金玉意外出現,她昏迷不醒,被遺棄在菜地裏,身上遍是註射毒品留下的痕跡,刑警隊派人將其送至戒毒所。
  齊海笑、鄭前方、劉闖、二丫頭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綜合之前發生的事情,他們察覺他們之間有人一直在不斷地走露信息給大象無形,大象無形好像永遠走在他們前邊,但是思前想後,都無法斷定到底是誰走露了信息……
  二丫頭開辦的心理熱線忽然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幾次來電都是在傾訴自己可悲的愛情,陌生女人的電話讓佩玉懷念死去母親……
  馬達與齊海笑調查到:大象集團、鑫源房地產開發公司、維民葯業集團、洪山紡織集團的股份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外行人根本無法看出到底這些股份到底掌握在什麽人手中,無奈之下,齊海笑想到,將這些信息交給刑警隊,利用他們的公職以及專業來查證股份的歸屬。
  鄭前方與劉闖在錢雙全父子墓地蹲守,等待前來祭奠的人,豈料抓到的是一個代人上供的流浪漢。
  二丫頭詢問宋姨,自己這麽多年來都不知道母親是為什麽死的,母親的死,在她的心中留下難以彌合的傷口,但是宋姨卻沒有說出口。
  流浪漢蘇醒,鄭前方等人帶著他去指認幕後主使他上供的人,在農貿市場,流浪漢認出了那個幕後人物,鄭前方等人定睛一看,那人竟是宋姨!
  鄭前方等人判定:溫成林極有可能就是大象無形,雖然無法聯想到這個高深莫測的人物跟面前一個開著殘摩的小老頭有什麽聯系,但是所有的證據似乎都指向了溫成林。回憶之前發生的種種巧合,鄭前方推測計程車司機馬達有可能是龍在天。
  被母親之死的原因壓抑苦悶的二丫頭找到葉蓓聊天,述說了自己的少年時代、父親的發家以及對母親死的困惑……
  溫成林家,二丫頭再次問起父親母親的死,溫成林隻是面對一副寫有大象無形的匾額發呆……
  神秘女人多次打來電話傾訴自己的經歷,她的故事逐漸將二丫頭帶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去。終于有一天,神秘女人說出自己的姓名——謝蘭茵,綽號三姑。並且坦承她就是錢貴的生母……
  謝蘭茵居住在石坊市最高最奢侈的居所,溫成林來看望她,聊天中講述了他利用幾大集團進行資本鏈運作的事情……
  市局刑警隊,警員們查出了石坊市四大集團公司的股份大約有80%,也就是說有將近120億的資金,都掌握在一個名位美國大道公司的手中,而該公司的所有者,竟然是溫迪雅!而代為進行控股及運作的人是石坊市市委書記的公子。考慮到這種狀況,市局決定請示上級之後再做行動。
  二丫頭找到了謝蘭茵,謝蘭茵向她講述了她母親的死、她與溫成林的關系、淵源,以及溫成林是如何全程掌控這場遊戲……
  通過通話記錄等方式,鄭前方等查到了郵寄匿名信的人竟然是宋姨,他們造訪宋姨,宋姨竟然十分坦承的給他們講述了一個凄慘的愛情故事,而那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謝蘭茵和溫成林……
  謝蘭茵與溫迪雅淚水漣漣,祭奠過小錢貴之後,她們回到謝蘭茵的居所,而此時鄭前方與宋姨等人也來到了這裏恭候她們。謝蘭茵痴迷地看著房間內28套華麗的婚紗,讓宋姨幫忙挑選換上一件,將一塊尾鳳玉佩交給溫迪雅,微笑著縱身躍下高達幾十層的大樓……
  鄭前方意圖安慰二丫頭,二丫頭隻是痴痴一笑,“其實需要安慰的不是我,而是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時代並沒有錯,變革也是必然的。當偉大的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由數千年的農耕文化過渡到大工商時代時,必將變幻出千姿萬彩,該醒悟的醒悟、該麻木的仍將麻木、該迷惘的一定會迷惘,總之,一切都在變。世人的腦袋開始變得至為單調,就剩下一個字——錢。離開祖國十四年,盡管期間回來過二回,但都是步履匆匆,隻有這回恰遇了你們,接觸到了龍在天那麽個概念,並進一步碰撞到了錢雙全和錢貴,我們開始對這出龐大的謎局抽絲剝繭,我們看見了什麽?我們看到了一個個所謂億萬富翁原始的嘴臉。從張秀辰開始,到所謂的首富梅求雪,最為玄妙的是那段時期全城的億萬富翁們都隨身攜帶了一次性註射器,以此證明他們同錢貴無關。為什麽億萬富翁們該那般的恐懼呢?因為他們的內心都極度的虛弱,他們害怕陽光,害怕正義力量。在這種大環境中,出現大象無形是正常的。需要說明的是,大象無形就是本人的父親,他的行為是卑劣的,他的靈魂是罪惡的,我不會因為他是本人的父親而辯護,但他仍將是我的父親,我能做的是退避下來,讓他接受世人的審判。我並不認為自己高尚,僅僅是懂得區分善與惡罷了…
  二丫頭選擇了離開,在她即將離開之際,齊海笑將手中的璃龍玉佩交給她,與尾鳳玉佩正合成一對。齊海笑向二丫頭傾訴藏匿在自己心中的陣痛,想得到她的幫助來擺脫心魔,二丫頭以心理醫生的身份叮囑齊海笑:主動地以龍在天的身份站出來,你便戰勝了控製你的心魔,進而獲得靈魂的解放。
  嘴裏叨念著二丫頭的話,齊海笑開啓本田汽車,急速行駛,逐漸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身著新裝的葉蓓在家中擺設了喜宴,期待著鄭前方的歸來,想著與鄭前方從此開始新生活,開始正常生活,享受身為一個女人應得的生活。齊海笑快遞來物件,兩件毛衣。一件是男式的深灰色的毛衣,另一件是那件粉紅色的女式毛衣。還有寫著結婚三周年快樂的花束、外加一隻軍靴,正好與鄭前方手中的那隻是一雙。此時電話響起:主持人你好!我是龍在天。如果沒記錯的話,今晚應該是你結婚三周年的日子,在此我謹向你祝福。龍在天已經疲倦了,他痛苦不堪,他想解脫,他正在等待著你,請來郊外西三庄的花木基地。
  葉蓓失神地來到花木基地,她始終無法相信,面前這個經常打毛衣、擦汽車、給自己換煤氣、通下水道的大奔司機、鄭前方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從她手中奪走丈夫、奪走自己的生活的龍在天……
  月台上停著一輛即將發車的列車。齊海笑身穿著一套當年的海軍陸戰隊的迷彩軍裝,背著一隻迷彩的大行囊,手持火車票,夾在旅客中,正驗票,登上了列車……
  葉蓓家裏,鄭前方看著軍靴發呆。小餐桌上的蠟燭已經熄滅了。鄭前方趴在桌旁,寫著留條……“蓓,為了你的幸福,也因為我的幸福,請原涼,我隻能選擇離開了。去生活中那個最為昂熱的地方,去尋找回受傷之前的我。鄭前方,離別之日。” 鄭前方身上了已經穿上了迷彩褲和高筒的軍警靴,上身裏面穿的是藍白相同的海魂衫,他穿上了外面的迷彩服,背上了迷彩行囊,拎起了軍用水壺。
  葉蓓孤零零地坐在小餐桌旁,手裏是鄭前方的留條。葉蓓點燃了蠟燭,她點燃了那張留條,放在跟前的玻璃酒杯中,接著,她又點燃了“新娘”的佩花,放進了自己跟前的酒杯。稍後,她又將那朵“新郎”的佩花放進了對面的玻璃酒杯,點燃了……
  謝蘭茵居所內黑漆漆的,那二十七件潔白婚紗仍在,隨風飄舞著。葉蓓站在玻璃幕牆的大豁口前,凝視著身下的都市之夜……
  空鏡頭:那座古典的歐式大鍾正打鳴。鍾面顯示:午夜十二點了。
  空鏡頭:龐大的、燦爛的、七彩流瑩的都市之夜……
  葉蓓畫外音:台北時間二十四點,夜深人靜,相約石坊市人民廣播電台文藝台,大型綜藝直播節目《有錢沒錢》準時進入。我是你們的老朋友、主持人“心靈雞湯”。首先聲明,我們不是致富欄目,我們關註的是金錢以外的東西。
  字幕:數月後,美國大道國際投資公司法人溫迪雅小姐,向石坊市捐出了全部的資產,高達近百億。隨後,在那座普通的小四合院中,溫成林放飛了籠中的四隻鳥兒,自縊身亡。

分集劇情

第1集

三年來,龍在天——這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神秘客,已經成為石坊市的傳奇人物。如今,通過葉蓓主持的電台節目《有錢沒錢》,他再次預告了他的行動——替一百名打工者討回薪資。行動上、精神上已然成為龍在天的影子的鄭前方聽到這個訊息之後,立即準備行動,前去追捕這個在他的精神上製造難以彌補的創傷的神秘客,可是他依然沒有成功。三年來,在他因為喝酒而離開刑警隊之後,也依然堅持以個人身份去追查龍在天,但是,除了一隻軍靴,他連龍在天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過。百萬人口的石坊市,紛紛擾擾的人群中,到底誰是龍在天呢?正在休假期的二丫頭回到石坊市後,立即被龍在天這個在市井間流傳的神秘人物所吸引,出于好奇心,她買通了混跡于風聞與龍在天有所聯系的百變媚娘健身城的老白幹,意圖通過他了解龍在天這個神秘客。二丫頭從老白幹口中得知,欲尋跡龍在天,隻有接觸龍在天的影子——省體工大隊的一位鄭姓散打教練。通過調查,二丫頭得知這位教練叫鄭前方,當年因喝醉酒打傷學生,成為一位離職教練。之後二丫頭選擇了《有錢沒錢》——這個龍在天固定選擇的媒體來逐步進行調查,她利用各種身份接觸了葉蓓,適逢葉蓓意圖幫助啞巴錢雙全尋找合適腎源來搶救腎衰竭的兒子錢貴。

第2集

二丫頭似乎深諳心理學,她看出了錢雙全並非真啞,且利用心理學逼迫錢雙全說出了深藏心中十幾年的秘密:錢貴並非自己生子,十八年前,錢貴的生父——一位掌握著石坊市一半財富的人,命他殺死剛剛出生的小錢貴,出于良知,他沒有下手,而是帶著錢貴,以啞巴的身份隱匿十八年,將錢貴撫養成人。必須找到錢貴的生父捐腎,才可挽救錢貴。葉蓓通過電台廣播欲尋找錢貴生父,卻毫無頭緒。龍在天得知此事後,通過電台宣布自己要介入此事,替錢貴尋找生父。錢雙全似乎心中藏有一個極大的秘密,不願透露太多的信息,即使事關錢貴性命。這使二丫頭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龍在天宣布介入之後,她更為振奮,想挖掘出錢雙全心中的驚天秘密,同時也逐步調查龍在天。二丫頭在網上告知了網友“唐人街”,希冀得到他的幫助來完成這件有意義的事。

第3集

葉蓓接到署名為“知情人”的匿名信,知情人告訴她:錢雙全真名孫佔林,十八年前是一個大毒販。龍在天綁架了錢雙全,錢雙全交給龍在天一塊玉佩,正當錢雙全欲說出十八年前的秘密之時,醫院打來電話,說錢貴病亡,錢雙全悲痛萬分,奔向醫院的時候被車撞死,線索從此斷掉。龍在天電話葉蓓,欲從她口中得知鄭前方的行動方向,言語中有意刺痛了葉蓓的心病。葉蓓三年來從未享受過正常女人的家庭生活。鄭前方隻活在隻有二個人的世界裏,他和龍在天。活在隻有一個心念的世界裏,大千世界,萬般繁華,無數的誘惑,他唯一的心念獻給了龍在天。鄭前方壓抑之極,找來經常幫助葉蓓換煤氣、修下水道的老戰友齊海笑,在格鬥場格鬥撒氣,如今已經落魄成大奔司機的齊海笑緩慢的動作以及懦弱的性格,使鄭前方對他失望不已。鄭前方在錢貴與錢雙全父子的墓前發現價格不菲的祭品,在這個陌生而且沒有任何親人的石坊市,竟然有人會送來不菲的祭品,這讓鄭前方產生了不盡的聯想……

第4集

二丫頭憑借敏銳的洞察力,察覺到深藏在鄭前方內心的秘密,就是他已經被龍在天——這個神秘存在的人物而迷失,在精神上迷失,失去自我生活。進而也同情被龍在天與鄭前方這兩個男人間接傷害、傷害最深的女人——葉蓓。二丫頭又以心理醫生的身份,幫助鄭前方與葉蓓恢復正常生活,卻發現:在極大的精神壓力下,曾經生猛的鄭前方卻壓抑成陽痿。鄭前方這個男人的胸懷裏擁有一個強悍的精神世界,他與生俱來的是那種讓人望而不及的精神型人格。令他萬萬想不到的是,自己連白目也能辦到的事都操作不了,這種穿刺心靈的打擊是何等的犀利,足可以導致精神上的雪崩。或許,他根本就不屑于操作這世俗凡人樂于操作的愛事,因為他有他的精神世界,傾慕于那個叫龍在天的男人,沉醉于那片虛幻的世界中,所以,沒必要憐憫他,天生註定是痛苦的。二丫頭的善意打動了葉蓓,葉蓓在節目中開通了一條心理熱線,想讓二丫頭來幫助更多心理有疾病的人們。混跡于健身城的妓女金玉突然宣布自己幾天後將成為百萬富翁,她意圖利用手中的一個日記本來敲詐石坊市某一位富翁,在與富翁通話被拒絕之後,她打通了《有錢沒錢》的熱線,說自己掌握著錢貴生父的秘密,欲找龍在天幫忙。老白幹一直在替二丫頭打探訊息,但是卻沒有什麽大的進展,二丫頭在征詢了唐人街的意見之後,再次確定:欲探知龍在天,必須緊跟鄭前方,這個龍在天的影子,從現在開始,她就是影子的影子。

第5集

鄭前方聯系一個線人,讓他緊緊盯住金玉,進而探詢龍在天的尾巴。龍在天通過《有錢沒錢》的熱線,宣布自己接受金玉的生意,且要求金玉密切與自己合作。龍在天通知金玉在水泥廠接頭,然後與日記本中的大款交易,卻被鄭前方的意外出現而打亂陣腳,金玉被幾個神秘人綁架。葉蓓收到來自龍在天的信件,裏面裝有一張玉佩的相片,約鄭前方見面,說有錢貴生父的信息。鄭前方獨自來到相約的地點,卻沒有看到龍在天,四顧的鄭前方突然發現石坊市最為奢侈的大象集團的霓虹燈所閃現的標識,竟然與照片上的玉佩完全相同,都是一條螭龍,鄭前方茅塞頓開。

第6集

鄭前方向葉蓓表示了自己懷疑大象集團的梅求雪可能是錢貴的生父,卻被葉蓓否定了,因為當葉蓓是實習記者時就認識了當初默默無聞的梅求雪,梅求雪是一個熱衷于撈取政治資本的商人,十幾年前,他為了贏得社會的認同以及政府的榮譽,迎娶了因大火而精神失常的莫可欣為妻,自此得到社會認同,借此機會逐漸將生意作大,走到如今石坊市首富的地位。錢雙全父子的後世,都是這位梅總捐款一手操辦,是個十分熱衷于回報社會、廣行善事的企業家,而且就梅求雪的年齡而言,也不可能是錢貴的生父。鄭前方仍舊表示懷疑,便通過給梅求雪開大奔的齊海笑,意圖接近梅求雪。

第7集

梅求雪收到來自龍在天的神秘信件,惶惶不可終日,見鄭前方來訪,便順勢聘任鄭前方來保護自己。老白幹與滾刀肉意圖瓜分金玉的幾百萬,即使在金玉失蹤之後,依然夢想著得到這幾百萬,他們開始四下查探與金玉有關的男人,不久,他們查到了三扁擔,一個與金玉私混的白粉鬼,並且根據三扁擔的線索,不斷進行調查。二丫頭通過探聽葉蓓的口風,也一直在跟進著鄭前方的調查,而且不時與唐人街在網上切磋,做著自己的判斷。

第8集

龍在天在鄭前方的眼皮下面綁架了梅求雪,正當所有人都在紛紛言語的時候,梅求雪平安回來,他說自己已經向龍在天證明了自己不是錢貴的生父。鄭前方通過齊海笑得知:梅求雪是先天不育的患者。因此可以確定梅求雪與錢貴並無血緣關系,查探錢貴生父的線索再次斷掉。鄭前方決心徹底去查金玉的那條線索。葉蓓再次收到署名知情人的信件,知情人告訴鄭前方:其實金玉的日記本上所記錄的,其實是十二年前本市的一場大火,那場神秘大火中,一對莫姓夫婦慘死其中的秘密。而錢貴的生父,與這場大火有著直接的聯系。葉蓓證實了那場大火,並講述了慘死的其實是梅求雪的妻子莫可欣的父母,而當年結案時的調查結果是莫可欣聯考落榜失落時抽煙引發大火。鄭前方找到中學同學,現在的大案處處長高敬,調出當年莫家大火的卷宗,並希望高敬能暗中協助他重新調查這個案件。在對卷宗的研究中,鄭前方決定重新調查涉案當事人:莫可欣、張秀辰以及當年負責此案的警察劉闖。二丫頭看到葉蓓在看有關梅求雪的報道後,在網上與唐人街探討案件的進展,唐人街似乎對此事逐漸感興趣起來,決定正式加入這場遊戲,前提是二丫頭要不時向他提供自己獲得的情報。

第9集

張秀辰一時無法找到,莫可欣又是間歇性神經病人兼失憶症患者,鄭前方隻好前去探訪當年負責此案的劉闖。葉蓓與二丫頭述說莫可欣的腦海中可能隱藏著大火的真像,二丫頭想與鄭前方商量,利用她掌握的催眠術來幫助莫可欣開啟記憶之門。鄭前方找到原來的同事,現任散打教練劉闖。劉闖未置可否,但實際上卻早已決心加入鄭前方莫可欣多年以來因大火而難以釋懷,每每想起大火的時候都會精神失常,葉蓓向梅求雪推薦二丫頭為莫可欣做治療工作,梅求雪同意了。二丫頭開始為莫可欣做催眠治療,她深深知道:要想解開十二年前那場大火的秘密,莫可心的回憶是最準確的,而她的記憶之間被阻塞了。是什麽阻塞了她的記憶呢?是她思維之中一個殘酷的現實,父母的死亡是她一手造成的,這個事實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殘酷的,沒人敢觸及,畢竟是心靈上永遠也無法彌合的傷口。她所要做的是讓莫可心必須面對現實,先給她一個心靈暗示,你的父母之死責任不在你,讓她從懺悔和自責中解脫出來。

第10集

劉闖裝扮成賣羊肉串的暗中尋找張秀辰,終于在某一工地找到了已經更名為張宏發的張秀辰,且贏得了他的信任,貼近張宏發,將市局調查十二年前大火的訊息透露給張宏發,先震動他,然後開始調查大火的秘密。二丫頭對莫可欣的催眠治療在逐步前進著,在莫可欣的記憶碎片中,二丫頭發現一個疑點,那就是:莫可欣的記憶所顯示的,當年救她出火海的是她的父親莫金亮,而據張宏發以及現場目擊證人,都說明了救莫可欣出火海的是張宏發,並非莫金亮。二丫頭與鄭前方分析,他們現在所要追查的人物,必須具備五個條件,一、有錢的億萬富翁;二、十六年前的毒販;三、是錢貴的生父;四、跟金玉有關聯;五、同十二年的莫家大火案相牽連。那個張宏發至少已經吻合了其中的二項,而且,從年齡的閱歷上分析,張秀辰也有可能做錢貴的生父。

第11集

龍在天偷走了張宏發的健身球,並電話通知,給他十二小時的時間考慮大火的秘密,十二小時後講給他聽。張宏發惶恐不已。對莫可欣的治療出現了困難,如果全部開啟她的記憶之門,必須莫可欣以及其家人的合影或者影響資料,鄭前方等遍尋不著,無奈之下隻好暫時放棄。龍在天設計車禍,讓戒備森嚴的張宏發放松警惕,然後在洗裕中心將他綁走。一天之後,龍在天將張宏發絲毫未損地放了回來,並通過電台告知大家:張宏發並非他們所要尋找的富翁。當葉蓓問他原因時,他並未說出,隻是說自己答應張宏發替他保守一個秘密。莫可欣的情緒變得教以前更為不定,精神錯亂的她經常喊著要殺了張宏發。張宏發自被龍在天放回來後,逐漸發覺兩個手下李東和李林有異心,準備攜款潛逃,便琢磨讓劉闖替他結果了李林和李東。二丫頭通過身在美國的教授了解到,開啟莫可欣記憶之門還有一種方法可以一試,那就是合成聲音,利用聲音來喚醒莫可欣的記憶。知情人再次寄來了匿名信,告知鄭前方:金玉是因為掌握了莫家大火的秘密才失蹤,而且,金玉目前可能還存活世上。二丫頭利用鄭前方與張宏發的對話錄音,合成了莫金亮的聲音,準備為莫可欣進行進一步診療。

第12集

張宏發的妻子與自己鬧離婚,再加上兩個鐵心手下日露反骨,苦悶不已,經常從抽屜拿出幾張發黃的舊照片發呆,照片上是莫可欣十多歲時與母親。二丫頭對莫可欣進行診療,莫可欣回憶起自己的少年時期,發泄著對父親、對家庭的仇恨。診療結束後,二丫頭特別盯住梅求雪,這段時期的莫可欣的狀況可謂吹彈欲破,一定不能給她什麽心理暗示,否則及其危險。鄭前方與二丫頭利用合成的莫金亮的聲音來在心理上沖擊張宏發,張宏發大為不安。鄭前方再次去錢雙全父子目前查探,逐漸發現神秘人的祭奠是有規律可尋的。張宏發開車來到梅家別墅,站在窗外痴痴地看著正拿著到喊著要殺自己的莫可欣,有些傷心落淚。龍在天給鄭前方來電話,勸告他趁早放棄張宏發,因為張宏發與他們要找的並不是一個人,並且用言語來刺激與侮辱鄭前方。

第13集

劉闖在夜裏奉張宏發的命令將李東李林二人綁至山頭,欲活埋二人,二人恐慌之際說出張宏發以及他們二人的秘密:十多年前,他們還在做拆遷的小生意的時候,曾因暴力拆遷殺死一個孤老頭……莫可欣精神失常,喊著要殺了張宏發,梅求雪忍無可忍,拿起客廳的匕首說要去張宏發的辦公室捅了張宏發,憤怒之後,梅求雪棄刀而走,莫可欣拿起匕首,打車到了張宏發的辦公室,在刑警隊趕來抓捕張宏發之前,一刀捅向張宏發。急救室內,奄奄一息的張宏發說出莫可欣是自己與莫金亮妻子的私生女…張宏發的秘密已然解開,但是莫家大火依然是一個迷局。二丫頭回想著之前的一件件事情,頗有感觸地對鄭前方說:我們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忽略了人的精神世界。張宏發的精神世界?莫可心的精神世界?龍在天的精神世界?更有依然在你懷疑之列的梅求雪的精神世界,乃至你我的精神世界,你了解多少?要破解這出龐大的謎局就必須走進他們的精神世界,去尋找他們精神上的傷口,然後撕開它!鄭前方再次收到匿名信:影子先生,著實辛苦你了!因為某種原因,這封早該發出的信直到今天才寄。自上回收聽了電台的節目,得知這座城市裏的富人們開始紛紛備了針管,借以證明各自的清白, 從中我明白到,當初有些情況沒向你說明白,因為錢貴的生父和莫家大火案的元凶是相互關聯的二個惡魔,而且製造那場大火的人是莫可心唯一的親人。另外,請你務必要做到不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一位旁觀者。看完信後,鄭前方恍然大悟,才發現原來具備五個條件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關聯的兩個人。

第14集

梅求雪不斷收到金玉的錄音帶,慌悶之極的他拉上齊海笑去靶場放松,在靶場上,齊海笑竟然一改平素臃腫而遲緩的身形,在靶場上活躍如龍虎……這一切,都被隱藏在一邊的二丫頭用dv拍攝下來。鄭前方終于找到失去聯系的線人,線人竟然是滾刀肉,此時的滾刀肉因被白粉鬼三扁擔陷害而染上毒癮,內疚的鄭前方含淚將他送進了戒毒所。梅求雪再次收到來自金玉的錄音帶:梅總,你用心良苦啊,讓那位海軍陸戰隊出身的司機日夜不離你左右,借此保全自己的性命,你錯了!你能保全的隻是你的肉體,其實你的精神早就死了。一個精神早就死了的你,根本 沒必要再往他的胸口插上一把尖刀。所以說,梅總你還得活著,你必須繼續活著,因為你是一種榮耀,因為你是一位偉大母親的蓋世創舉,你的榮耀是那位偉大母親精神世界的全部。謹此,永遠活在你靈魂傷口中的金玉女士。

第15集

鄭前方開始調查梅求雪的家庭,得知梅求雪還有一位母親以及一弟一妹。鄭前方找到齊海笑打聽梅求雪的家庭情況,齊海笑意外地告知鄭前方,他就是梅求雪的弟弟,梅求雪是他的母親——齊歐巴桑收養的兒子!二人的見面,引起了他們對相識時的回憶,齊海笑說起了對鄭前方的初次映象:那時候,我有幸真實地目睹了在疆場上征戰過的將軍的風採,更令我驚蟄的是那位將軍之子身上散發出的勃勃氣勢,我知道自己將永遠生活在你的精神陰影之中,一個從貧民窟中長大的孩子,永遠不可能戰勝你……齊海笑再次回憶起在海軍陸戰隊的日子,在一次演習中,由于鄭前方的錯誤操作導致炸彈提前爆炸,齊海笑推開鄭前方,自己俯身在炸彈上,落下背負一生的創傷,而鄭前方卻因自己出身將軍門第,借此成為英雄……鄭前方暗語:剖開靈魂,這世界上最對不起如霜的人是我,他把幸福拱手讓給了將門之後,當然,我收獲到的僅僅隻有精神上難以彌合的傷口。齊海笑找到梅求雪說他已經感到梅求雪已然陷入危險之中,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哥哥,梅求雪慘笑說當你明白了什麽時大象無形再來幫助自己好了,並且叮囑他隱瞞兩人的關系,無論日後發生了什麽事情,齊海笑,永遠是給梅求雪開大奔的司機。齊海笑電話葉蓓,希望得到對大象無形的解釋,葉蓓不解,找到了二丫頭,企圖了解大象無形的含義,二丫頭聽後,十分震驚……

第16集

龍在天電話聯系梅求雪,要與他做一筆交易,正在通話的時候,龍在天聽到了電磁波的幹擾,察覺到梅求雪的電話已經被監控……梅求雪放下電話,痴狂般地說:大案處、龍在天,還有鄭前方,嘿!嘿!嘿!你們吶——,一片苦心那!白搭!大象無形,大象無形,你們奈何不了那無形之人,他是精神世界的魔王,他把我梅求雪看得太透徹了,他在我的靈魂中自由地出沒,他準確拿捏我致命的精神傷口,他希望我懷揣精神傷口痛苦地活著,是真正的傷口,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它過于巨大,讓我不敢觸摸。一旦想起它,將迫使我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劉闖抓住了隱匿的三扁擔,將其交送大案處,高敬將其送進了滾刀肉所在的戒毒所,意圖利用滾刀肉對三扁擔進行連續調查。龍在天通過信件通知梅求雪,給他半天時間考慮,然後供出隱藏在迷局之後的“大象無形”,並且交代莫家大火的秘密。

第17集

鄭前方向齊海笑詢問冷家的事情,談到了妹妹齊如凍的自殺,此事觸痛了冷如霜,至今,都沒有人告訴他妹妹自殺的原因,母親告訴他的隻是:這些不是你應該問的,你的任務是保衛祖國,保護改革開放的巨大成果。梅求雪將齊海笑軟禁在度假村內,禁止他插手自己的事情。梅家,梅求雪面對妹妹的遺像痛哭流涕:如冰,我對不起你啊……度假村,齊海笑回憶著少年時期,為了樹立光輝的養母形象的冷母偏袒養子梅求雪,苛責自己的往事。劉闖暗中調查金玉的線索,通過走訪,他查到了金玉真名小翠,十幾年前與縣環保局的吳夢有戀情,而吳夢則患有神經病,後自殺身亡,而這個吳夢正與當年在環保局供職的莫金亮是一個工作組的同事……計程車司機馬達突然找到老白幹,命令他去接近劉闖且不斷向他回報劉闖等人的調查結果。

第18集

發黃的燈光,昏沉的小客廳,老舊的木家俱,掛滿客廳的各類錦旗和獎匾……齊歐巴桑孤零零地用幹凈的布,愛惜的擦著“十佳母親”和“十大傑女性”的黃銅獎牌,抖著錦旗上的灰土,充滿了情感和無比的自豪之色……冷母擦邊自言自語,又說又哼唱著。齊歐巴桑:善惡終有報,也是老天有眼啊!幸虧我收養了梅家的獨苗,要不我能得到這麽多榮耀這麽多臉面這麽多開心。俗話說:前娘殺雞留雞腿,後娘殺雞留雞腸,哼!我偏不!我給養子留的是香噴噴的雞腿,親生兒子吃的是臭雞腸。哪個做娘的能做到我這樣?親的不愛,反倒去疼收養的,誰能做到?我!這不!養子給我老寡婦掙臉面了,這臉面掙大了!小小的清水衙門的局長還不如我這老寡婦風光,“十大傑出女性”、“十佳母親”,這是什麽?這是什麽?這等于就是古代的貞節牌坊……鄭前方以及劉闖找到了環保局的前局長,了解到吳夢死前曾到過他家,吳夢曾說莫金亮是被人害死的,死于陰謀,原因是縣裏的某家化工廠違規排放,給莫金亮逮住了,對方由于巨大的經濟利益才製造了一場大火的陰謀。而當時所有人都知道吳夢是個神經病,所以就沒有將他說的話當真。劉闖和鄭前方查到了該縣污染最為嚴重,年平均產生癌症患者高達十幾人的裏河村,村裏所見之處,遍是梅求雪所捐贈的東西、搭建的公益設施,人們廣為傳頌的也是梅老板的善心……

第19集

經過調查,證明梅求雪早年間曾在這裏開辦化工廠,給國外進行來料加工,而這些產品都是致癌性特別大的化工品……鄭前方推斷:正是莫金亮與吳夢發現了這個秘密,意圖組織梅求雪的行為,巨大的利益驅使之下,梅求雪選擇了放火……  梅求雪到度假村與齊海笑攤開心事,回憶往事,並向齊海笑解釋為何要隱瞞二人關系的原因,並且交給他一筆巨款,叮囑他,一旦發生什麽事情之後,讓他帶著冷母遠走高飛……梅求雪醉酒後離開度假村,不久後鄭前方接到齊海笑電話,說梅求雪不見了,可能是被綁架了。馬達接到一個神秘信息之後,馬上推開身上的女人,匆忙開車出去,在路口出盯上了二丫頭,二丫頭在市場邊上見到了手拎菜籃的宋姨,宋姨則親切地稱呼她為佩玉……梅求雪被龍在天綁架囚禁在一地下室內,龍在天訊問梅求雪:二丫頭是什麽來頭,並且用對冷母的言語攻擊來刺痛梅求雪……

第20集

龍在天電話葉蓓,希望從她口中得知二丫頭的身份,並提出一個計畫來查探二丫頭。同樣對二丫頭身份懷疑很久的鄭前方決定一試。通過測試,二丫頭終于自己交代出真實身份:紐約警察局第一心理研究室,警官,中文名字是溫迪雅,警號是××××××。三年前從哈佛心理學碩士畢業後,進入警察研究所。二丫頭說:任何一個國家,警察隊伍的建設都優先于其它的行當,是國家機器,而這架機器同樣是由人組成的,要想把它建設好,就必須把組成它的人研究透。尤其是從事刑事偵破的警察人員更值得研究。一邊是高強度的精神與體力的付出,一邊是同巨大付出不相符的收入,隨時有可能的死亡,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被污染。天底下所有的刑警都是生活在灰色地帶的,因為他們接觸最多的是犯罪,中國有句古語叫“近墨者黑”,長此以往生活在那種灰色地帶中,天長日久,他們的心理會發生變化,所以才有了專門的研究機構,為刑警們把脈,不時地對他們進行心理疏導,同時開出醫治他們的良方。你們必須要給他們什麽,以保持心理上的平衡。給什麽呢?榮譽!這便是天底下所有的刑警都非常看重勛章的原因。“唐人街”即溫成林,開著殘摩載著宋姨來別墅探望二丫頭,並給大家帶來了老鴨煲。溫成林離開的時候,馬達開著計程車一路盯梢。地下室,龍在天詢問梅求雪:溫成林是不是錢貴的父親、是不是大象無形……

第21集

齊家,齊海笑鼓起勇氣走進去,遭到了齊母一頓羞辱,說齊海笑沒出息……齊海笑問起妹妹如凍的死因,齊母竟然破例開口,道出隱藏多年的秘密:要怪就怪如冰她自己,想不開。我一直沒想到如冰居然喜歡上你哥,他倆瞎著我,估計早就好上了。我聽說後,腦袋蒙了,冤孽啊!這什麽跟什麽呀……如冰真要同你哥結了婚,成了家,你想呀,那叫什麽事……雖然說按常理未嘗不可,可我老覺得不是那麽回事,你哥在我眼中根本就不是外人,是我兒子,比拿兒子還親的兒子,他要同如冰成了家,你說,那叫什麽事……龍在天電話鄭前方說他要殺了梅求雪。鄭前方與二丫頭等人大惑不解,難以理解幾年來手上從未沾過鮮血的龍在天為什麽要殺梅求雪。地下室內,龍在天將遮在梅求雪眼睛上的布條解開,梅求雪驚訝地看到:傳說中的龍在天竟然是大奔司機、自己的窩囊弟弟齊海笑!齊海笑發泄著壓抑幾十年的苦悶與憤怒,拷問責備著梅求雪……發泄過後,齊海笑想到了孤苦的、以梅求雪為精神支柱的母親,決定就此放過梅求雪!“我不想讓報應落在娘身上。盡管她把全部的母愛都傾註在你身上,但我仍然希望她頤享天命,在虛幻的榮耀之中走完她孤苦的人生旅程。

第22集

二丫頭反復觀看著有關齊海笑的錄像,並且通過鄭前方的回憶,開始懷疑齊海笑就是龍在天。她的推測遭到鄭前方的否定,鄭前方覺得這個推測根本不可能成立。齊海笑問梅求雪大象無形到底是什麽人,那個一直在郵寄匿名信件通報情報的人可能是什麽人……梅求雪苦笑不說,隻是不停地說大象無形是一個掌握了人們所有傷口與精神的可怕的人……梅求雪自殺了,背負著十幾億的財富以及一生的懺悔死去了。他留下的隻是對大象無形的無限恐懼:幕後的大象無形是財富和精神的教父,他智慧到了悟塵世的上乘之境。他早已洞穿了金錢的本質,他參透了人性的弱點。他憑借金錢使我成為他的奴僕,當然,這座城市裏像我一樣被他俘獲的大有人在。他俘擄我們的是金錢,最終拯救他的也是金錢,這便是金錢的妙用。實話相告,其實我隻是個徒有虛名的億萬富翁,真正的首富並不是我。錢雙全沒有說錯,這座城市將近一半的財富是他的,他富有到天理為他讓道的程度,你,還有鄭前方,是戰勝不了他的……所有的人心中都存在一個魔鬼,是貪婪的欲望魔鬼,每一個人的靈魂中都存在傷口,誰也不用替別人感懷,因為當生命終結時自然會有腳下的黃土承接,有那些懺悔般生長的樹木為伴。

第23集

地下室內,齊海笑與馬達議事,齊海笑從梅求雪口中得知大象無形掌握著石坊市一半的財富,資產達到百億,而本市的幾個巨富加起來的話,可以達到百億資產。齊海笑讓馬達去調查本市的幾個大集團公司,看看他們的大部分股份掌握在何人手中。金玉意外出現,她昏迷不醒,被遺棄在菜地裏,身上遍是註射毒品留下的痕跡,刑警隊派人將其送至戒毒所。齊海笑、鄭前方、劉闖、二丫頭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綜合之前發生的事情,他們察覺他們之間有人一直在不斷地走露信息給大象無形,大象無形好像永遠走在他們前邊,但是思前想後,都無法斷定到底是誰走露了信息……二丫頭開辦的心理熱線忽然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幾次來電都是在傾訴自己可悲的愛情,陌生女人的電話讓佩玉懷念死去母親……

第24集

馬達與齊海笑調查到:大象集團、鑫源房地產開發公司、維民葯業集團、洪山紡織集團的股份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外行人根本無法看出到底這些股份到底掌握在什麽人手中,無奈之下,齊海笑想到,將這些信息交給刑警隊,利用他們的公職以及專業來查證股份的歸屬。鄭前方與劉闖在錢雙全父子墓地蹲守,等待前來祭奠的人,豈料抓到的是一個代人上供的流浪漢。二丫頭詢問宋姨,自己這麽多年來都不知道母親是為什麽死的,母親的死,在她的心中留下難以彌合的傷口,但是宋姨卻沒有說出口。流浪漢蘇醒,鄭前方等人帶著他去指認幕後主使他上供的人,在農貿市場,流浪漢認出了那個幕後人物,鄭前方等人定睛一看,那人竟是宋姨!

第25集

鄭前方等人判定:溫成林極有可能就是大象無形,雖然無法聯想到這個高深莫測的人物跟面前一個開著殘摩的小老頭有什麽聯系,但是所有的證據似乎都指向了溫成林。回憶之前發生的種種巧合,鄭前方推測計程車司機馬達有可能是龍在天。被母親之死的原因壓抑苦悶的二丫頭找到葉蓓聊天,述說了自己的少年時代、父親的發家以及對母親死的困惑……

第26集

溫成林家,二丫頭再次問起父親母親的死,溫成林隻是面對一副寫有大象無形的匾額發呆……神秘女人多次打來電話傾訴自己的經歷,她的故事逐漸將二丫頭帶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去。終于有一天,神秘女人說出自己的姓名——謝蘭茵,綽號三姑。並且坦承她就是錢貴的生母……謝蘭茵居住在石坊市最高最奢侈的居所,溫成林來看望她,聊天中講述了他利用幾大集團進行資本鏈運作的事情……

第27集

市局刑警隊,警員們查出了石坊市四大集團公司的股份大約有80%,也就是說有將近120億的資金,都掌握在一個名位美國大道公司的手中,而該公司的所有者,竟然是溫迪雅!而代為進行控股及運作的人是石坊市市委書記的公子。考慮到這種狀況,市局決定請示上級之後再做行動。二丫頭找到了謝蘭茵,謝蘭茵向她講述了她母親的死、她與溫成林的關系、淵源,以及溫成林是如何全程掌控這場遊戲……通過通話記錄等方式,鄭前方等查到了郵寄匿名信的人竟然是宋姨,他們造訪宋姨,宋姨竟然十分坦承的給他們講述了一個凄慘的愛情故事,而那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謝蘭茵和溫成林……

第28集

謝蘭茵與溫迪雅淚水漣漣,祭奠過小錢貴之後,她們回到謝蘭茵的居所,而此時鄭前方與宋姨等人也來到了這裏恭候她們。謝蘭茵痴迷地看著房間內28套華麗的婚紗,讓宋姨幫忙挑選換上一件,將一塊尾鳳玉佩交給溫迪雅,微笑著縱身躍下高達幾十層的大樓……鄭前方意圖安慰二丫頭,二丫頭隻是痴痴一笑,“其實需要安慰的不是我,而是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時代並沒有錯,變革也是必然的。當偉大的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由數千年的農耕文化過渡到大工商時代時,必將變幻出千姿萬彩,該醒悟的醒悟、該麻木的仍將麻木、該迷惘的一定會迷惘,總之,一切都在變。世人的腦袋開始變得至為單調,就剩下一個字——錢。離開祖國十四年,盡管期間回來過二回,但都是步履匆匆,隻有這回恰遇了你們,接觸到了龍在天那麽個概念,並進一步碰撞到了錢雙全和錢貴,我們開始對這出龐大的謎局抽絲剝繭,我們看見了什麽?我們看到了一個個所謂億萬富翁原始的嘴臉。從張秀辰開始,到所謂的首富梅求雪,最為玄妙的是那段時期全城的億萬富翁們都隨身攜帶了一次性註射器,以此證明他們同錢貴無關。為什麽億萬富翁們該那般的恐懼呢?因為他們的內心都極度的虛弱,他們害怕陽光,害怕正義力量。在這種大環境中,出現大象無形是正常的。需要說明的是,大象無形就是本人的父親,他的行為是卑劣的,他的靈魂是罪惡的,我不會因為他是本人的父親而辯護,但他仍將是我的父親,我能做的是退避下來,讓他接受世人的審判。我並不認為自己高尚,僅僅是懂得區分善與惡罷了……”

第29集

二丫頭選擇了離開,在她即將離開之際,齊海笑將手中的璃龍玉佩交給她,與尾鳳玉佩正合成一對。齊海笑向二丫頭傾訴藏匿在自己心中的陣痛,想得到她的幫助來擺脫心魔,二丫頭以心理醫生的身份叮囑齊海笑:主動地以龍在天的身份站出來,你便戰勝了控製你的心魔,進而獲得靈魂的解放。嘴裏叨念著二丫頭的話,齊海笑開啓本田汽車,急速行駛,逐漸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身著新裝的葉蓓在家中擺設了喜宴,期待著鄭前方的歸來,想著與鄭前方從此開始新生活,開始正常生活,享受身為一個女人應得的生活。齊海笑快遞來物件,兩件毛衣。一件是男式的深灰色的毛衣,另一件是那件粉紅色的女式毛衣。還有寫著結婚三周年快樂的花束、外加一隻軍靴,正好與鄭前方手中的那隻是一雙。此時電話響起:主持人你好!我是龍在天。如果沒記錯的話,今晚應該是你結婚三周年的日子,在此我謹向你祝福。龍在天已經疲倦了,他痛苦不堪,他想解脫,他正在等待著你,請來郊外西三庄的花木基地。

第30集

葉蓓失神地來到花木基地,她始終無法相信,面前這個經常打毛衣、擦汽車、給自己換煤氣、通下水道的大奔司機、鄭前方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從她手中奪走丈夫、奪走自己的生活的龍在天……月台上停著一輛即將發車的列車。齊海笑身穿著一套當年的海軍陸戰隊的迷彩軍裝,背著一隻迷彩的大行囊,手持火車票,夾在旅客中,正驗票,登上了列車……葉蓓家裏,鄭前方看著軍靴發呆。小餐桌上的蠟燭已經熄滅了。鄭前方趴在桌旁,寫著留條……“蓓,為了你的幸福,也因為我的幸福,請原涼,我隻能選擇離開了。去生活中那個最為昂熱的地方,去尋找回受傷之前的我。鄭前方,離別之日。” 鄭前方身上了已經穿上了迷彩褲和高筒的軍警靴,上身裏面穿的是藍白相同的海魂衫,他穿上了外面的迷彩服,背上了迷彩行囊,拎起了軍用水壺。

第31集

葉蓓孤零零地坐在小餐桌旁,手裏是鄭前方的留條。葉蓓點燃了蠟燭,她點燃了那張留條,放在跟前的玻璃酒杯中,接著,她又點燃了“新娘”的佩花,放進了自己跟前的酒杯。稍後,她又將那朵“新郎”的佩花放進了對面的玻璃酒杯,點燃了……謝蘭茵居所內黑漆漆的,那二十七件潔白婚紗仍在,隨風飄舞著。葉蓓站在玻璃幕牆的大豁口前,凝視著身下的都市之夜……  那座古典的歐式大鍾正打鳴。鍾面顯示:午夜十二點了。龐大的、燦爛的、七彩流瑩的都市之夜……台北時間二十四點,夜深人靜,相約石坊市人民廣播電台文藝台,大型綜藝直播節目《有錢沒錢》準時進入。我是你們的老朋友、主持人“心靈雞湯”。首先聲明,我們不是致富欄目,我們關註的是金錢以外的東西。數月後,美國大道國際投資公司法人溫迪雅小姐,向石坊市捐出了全部的資產,高達近百億。隨後,在那座普通的小四合院中,溫成林放飛了籠中的四隻鳥兒,自縊身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