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沙漠壁畫

撒哈拉沙漠壁畫

聞名於世的撒哈拉沙漠遠古大型壁畫,位於撒哈拉沙漠北緯30度區。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第一大沙漠,氣候炎熱乾燥。然而,在這極端乾燥缺水、土地龜裂、植物稀少的曠地,竟然曾經有過高度繁榮昌盛的遠古文明——沙漠上許多綺麗多姿的遠古大型壁畫。今天人們不僅對這些壁畫的繪製年代難於稽考,而且對壁畫中那些奇形怪狀的形象也茫然無知

  • 中文名稱
    撒哈拉沙漠壁畫
  • 性    質
    不解之謎
  • 主要類型
    遠古大型壁畫
  • 所在區域
    北緯30度區

概述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第一大沙漠,氣候炎熱幹燥。然而,在這極端幹燥缺水、土地龜裂、植物稀少的曠地,竟然曾經有過高度繁榮昌盛的遠古文明——沙漠上許多綺麗多姿的遠古大型壁畫。今天人們不僅對這些壁畫的繪製年代難于稽考,而且對壁畫中那些奇形怪狀的形象也茫然無知

聞名于世的撒哈拉沙漠遠古大型壁畫,位于撒哈拉沙漠北緯30度區。

于是,我們隻好把它稱為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不解之謎

歷史

1850年,德國探險家巴爾斯來到撒哈拉沙漠進行考察,無意中發現岩壁中刻有鴕鳥、水牛以及各式各樣的人物像。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1933年,法國騎兵隊來到撒哈拉沙漠,偶然在沙漠中部塔西利台、恩阿哲爾高原上發現了長達數公裏的壁畫群,全繪製在受水侵蝕而形成的岩陰上,五顏六色,雅致和諧,刻畫出了遠古人們生活的情景。

此後,歐美考古學家紛至杳來

從發掘出來的大量古文物看,距今約1萬年至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草木茂盛的大草原。當時有許多部落或民族生活在這塊美麗的沃土上,創造了高度發達的文化。這種文化最主要的特征是磨光石器的廣泛流行和陶器的製造,這是生產力發展的標志。在壁畫中還有撒哈拉文字和提斐那古文字,說明當時的文化已發展到相當高的水準。

壁畫的表現形式或手法相當復雜,內容豐富多彩。從筆法來看,它們一般都比較粗獷樸實,所用的顏料是不同的岩石和泥土,例如紅色的氧化鐵、白色的高嶺土、綠色或藍色的貝岩等。壁畫是台地上的紅岩磨成的粉末加上水作為顏料繪製而成的,由于顏料水分充分的滲入岩壁內,與岩壁的長久接觸而引起了化學變化,兩者最後融為一體。所以,經過幾千年的風吹日曬,筆畫顏色依然鮮艷奪目。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在壁畫中有很多人是強壯的武士,表現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武神態。他們有的手持長矛、圓盾,乘坐著戰車似乎在迅猛飛馳。在其他壁畫人像中,有些身纏腰布,頭戴小帽;有些人不帶武器,而像在敲擊樂器;有些似作獻物狀,像是歡迎“天神”降臨;有些人翩翩起舞。從畫面上看,舞蹈、狩獵、祭祀和宗教信仰是當時人們生活和風俗習慣的重要內容。很可能當時人們喜歡在戰鬥、舞蹈和祭祀前後作畫于岩壁上,借以表達他們對生活的熱愛。

壁畫群中動物形象頗多,千姿百態,各具特色。動物受驚後四蹄騰空、勢若飛行、到處狂奔的緊張場面,形象栩栩如生,創作技藝高超,可以與同時代的任何國家傑出的壁畫藝術作品相媲美。從這些動物圖像上可以推想出古代撒哈拉地區的自然面貌,例如一些壁畫上有人劃著獨木舟捕獵河馬,這說明撒哈拉曾有過水流不絕的江河。值得註意的是,壁畫上的動物再出現時間上有先有後,從最古老的水牛到鴕鳥、大象、羚羊、長頸鹿等草原動物,說明撒哈拉地區氣候越來越幹旱。

那麽,在今天極端幹燥的撒哈拉沙漠中,為什麽會出現如此豐富多彩的古代藝術品呢?有些學者認為,要解開這個謎,就必須立足于考察非洲遠古氣候的變化。據考證,距今約3000—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草原和湖泊。約6000多年前,曾是高溫和多雨期,各種動植物在這裏繁殖起來。隻是到公元前200至公元300年左右,氣候變異,昔日的大草原才終于變成沙漠。

識天機

是誰在什麽年代創造出這些碩大無比、氣勢磅礴的壁畫群?刻製巨畫又為了什麽?尤其令人不解的是,在恩阿哲爾高原丁塔塞裏夫特曾發現一幅壁畫,畫中人都戴著奇特的頭盔,其外形很像現代宇航員頭盔。為什麽頭上要找個圓圓的頭盔?這些畫中人為什麽穿著那麽厚重笨拙的服飾?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說來也巧,美國宇航局對日本陶古的研究結果,竟然意外的披露了一點撒哈拉壁畫的天機。

日本陶古,是在日本發現的一種陶製小人雕像。“陶古”是蒙古服的意思。這些陶古曾被許多歷史學家認定為古代日本婦女的雕像。可是經過美國宇航局科研人員鑒定,認為這些陶古是一些穿者宇航服的宇航員。這些宇航服不但有呼吸過濾器,而且有由于充氣而膨脹起來的褲子。

科學工作者的這個鑒定結果,除了來自于他們對陶古的認真研究以外,還有一段神話傳說可以作為有力的佐證,這就是日本古代奇妙的關于“天子降臨”的傳說。有趣的是,恰恰在這個傳說出現了100年以後,日本有了陶古。人們有理由認為,傳說中的“天子”,也許正是從地球外太空遠道而來的客人,而陶古恰恰是古代日本人民對于這位從天而降的“天子”——宇航員的肖像雕塑

假若日本陶古真的是宇航員,那麽,撒哈拉壁畫中那些十分相似的服飾,為什麽不是天外來客的另一遺跡呢!

我們都是無神論者,然而,種種證據又確實是我們目前難以測知的實體。我們把超與人力的一切稱之為神,那是因為我們認為外太空的生命有可能曾經在我們地球上留駐過,正像我們在月亮和火星上曾留下地球人的標志一樣。這兩者的區別,僅僅在于月球和火星上沒有能夠識別地球標志的生命而已。如果真有太空人的話,那麽太空生命留下的痕跡便可以稱之為神跡——因為這些痕跡給我們提供了許多值得探究的課題,給人類留下難解之謎

繪製之迷

撒哈拉沙漠上有許多綺麗多姿的大型壁畫,壁畫群中動物形象頗多,千姿百態,各具特色。在今天極端幹燥的撒哈拉沙漠中,為什麽會出現如此豐富多彩的古代藝術品呢?給人類留下難解之謎。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第一大沙漠,氣候炎熱幹燥。然而,令現代人迷惑不解的是:在這極端幹旱缺水、土地龜裂、植物稀少的曠地,竟然曾經有過高度繁榮昌盛的遠古文明。沙漠上許多綺麗多姿的大型壁畫,就是這遠古文明的結晶。今天人們不僅對這些壁畫的繪製年代難于稽考,而且對壁面中那些奇形怪狀的形象也茫然無知,成為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謎。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1850年,德國探險家巴爾斯來到撒哈拉沙漠進行考察,無意中發現岩壁中刻有駝鳥、水牛及各式各樣的人物像。1933年,法國騎兵隊來到撒哈拉沙漠,偶然在沙漠中部塔西利台、恩阿哲爾高原上發現了長達數公裏的壁畫群,全繪在受水侵蝕而形成的岩陰上,五顏六色,色彩雅致、調和,刻畫出了遠古人們生活的情景。

此後,世人註意力轉到撒哈拉,歐美一些國家的考古學家紛至踏來,1956年,亨利·羅特率領法國探險隊在撒哈拉沙漠發現了1萬件壁畫。第二年,他將總面積約11600平方英尺的壁畫復製品及照片帶回巴黎,一時成為轟動世界的奇聞。

從發掘出來的大量古文物看,距今約1萬年至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大草原,是草木茂盛的綠洲,當時有許多部落或民族生活在這塊美麗沃土上,創造了高度發達的文化。這種文化最主要的特征是磨光石器的廣泛流行和陶器的製造,這是生產力發展的標志。在壁畫中還有撒哈拉文字和提斐那古文字,說明當時的文化已發展到相當高的水準。

壁畫的表現形式或手法相當復雜,內容豐富多彩。從筆畫來看,較粗獷樸實,所用顏料是不同的岩石和泥土,如紅色的氧化鐵、白色的高嶺土、赭色、綠色或藍色的頁岩等。是把台地上的紅岩磨成粉末,加水作顏料繪製而成的,由于顏料水分充分的滲入岩壁內,與岩壁的長久接觸而引起了化學性變化,溶為一體,因而畫面的鮮明度能保持很長時間,幾千年來,經過風吹日曬而顏色至今仍鮮艷奪目。這是一種頗為奇特的現象。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在壁畫中有很多人是雄壯的武士,表現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武神態。他們有的手持長矛、圓盾,乘坐在戰車上迅猛飛馳,表現出征場面。在壁畫人像中,有些身纏腰布,頭戴小帽;有些人不帶武器,像是敲擊樂器的樣子;有些似作獻物狀,像是歡迎“天神”降臨的樣子,是祭神的象征性寫照;有些人像均作翩翩起舞的姿勢。從畫面上看,舞蹈、狩獵、祭祀和宗教信仰是當時人們生活和風俗習慣的重要內容。很可能當時人們喜歡在戰鬥、狩獵、舞蹈和祭禮前後作畫于岩壁上,借以表達他們對生活的熱愛或鼓舞情緒。

壁畫群中動物形象頗多,千姿百態,各具特色。動物受驚後四蹄騰空、勢若飛行、到處狂奔的緊張場面,栩栩如生,創作技藝非常卓越,可以與同時代的任何國家傑出的壁畫藝術作品相媲美。從這些動物圖像可以完全推想出古代撒哈拉地區的自然面貌。如一些壁畫上有人劃著獨木舟捕獵河馬,這說明撒哈拉曾有過水流不絕的江河。值得註意的是,壁畫上的動物在出現時間上有先有後,從最古老的水牛到駝鳥、大象、羚羊、長頸鹿草原動物,說明撒哈拉地區氣候越來越幹旱。

那麽,在今天極端幹燥的撒哈拉沙漠中,為什麽會出現如此豐富多彩的古代藝術品呢?有些學者認為,要解開這個謎,就必須立足于考察非洲遠古氣候的變化。據考證,距今約3000-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湖泊和草原。

約6000多年前,曾是高溫和多雨期,各種動植物在這裏繁殖起來。隻是到公元前200至公元300年左右,氣候變異,昔 日的大草原終于才變成沙漠。是誰在什麽年代創造出這些碩大無比、氣勢磅礴的壁畫群?刻製巨畫又為了什麽?尤其令人不解的是,在恩阿哲學高原丁塔塞裏夫特曾發現一幅壁畫,畫中人都戴著奇特的頭盔,其外形很像現代宇航員頭盔。為什麽頭上要罩個圓圓的頭盔,這些畫中人為什麽穿著那麽厚重笨拙的服飾?

說來也巧,美國宇航局對日本陶古的研究結果,竟然意外地披露了一點撒哈拉壁畫的天機。

日本陶古,是在日本發現的一種陶製小人雕像。陶古是蒙古服的意思。這些陶古曾被許多歷史學家認定為古代日本婦女的雕像。可是經過美國宇航局科研人員鑒定,認為這些陶古是一些穿著宇航服的宇航員。這些宇航服不但有呼吸過濾器,而且有由于充氣而膨脹起來的褲子。科學工作者的這個鑒定結果,除來自對陶古的認真研究外,還把一段神話傳說作為參佐的依據。日本古代有個奇妙的關于“天子降臨”的傳說,有趣的是,恰恰在這個傳說出現100年後,日本有了陶古。人們有理由認為,傳說中的“天子”,也許正是外太空來的客人,而陶古恰恰是古代日本人民為這從天而降的“天子”——宇航員所塑的肖像雕塑。假若日本陶古真的是宇航員,那麽,撒哈拉壁畫中那些十分相似的服飾,為什麽不可能是天外來客的另一遺跡呢!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我們是無神論者,我們的國際歌中也寫著“沒有神仙和皇帝”。然而,上述的種種證據,又確乎是我們地球人目前難于測知的實體。我們把超于人力的一切稱之為神,那是因為我們認為外太空的生命有可能曾經在我們地球上留駐過,正像我們在月亮和火星上曾留下地球人的標志一樣。這兩者的區別,僅在于月球和火星上沒有能夠識別地球標志的生命而已。如果真有太空人的話,我們願意把太空生命留下的痕跡稱之為神跡,那是因為這些痕跡給我們提供了許多值得研究的課題,給人類留下難解之謎。

聞名于世的撒哈拉沙漠遠古大型壁畫,位于撒哈拉沙漠北緯30度區。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第一大沙漠,氣候炎熱幹燥。然而,在這極端幹燥缺水、土地龜裂、植物稀少的曠地,竟然曾經有過高度繁榮昌盛的遠古文明——沙漠上許多綺麗多姿的遠古大型壁畫。今天人們不僅對這些壁畫的繪製年代難于稽考,而且對壁畫中那些奇形怪狀的形象也茫然無知。

于是,我們隻好把它稱為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不解之謎。

1850年,德國探險家巴爾斯來到撒哈拉沙漠進行考察,無意中發現岩壁中刻有鴕鳥、水牛以及各式各樣的人物像。

1933年,法國騎兵隊來到撒哈拉沙漠,偶然在沙漠中部塔西利台、恩阿哲爾高原上發現了長達數公裏的壁畫群,全繪製在受水侵蝕而形成的岩陰上,五顏六色,雅致和諧,刻畫出了遠古人們生活的情景。

此後,歐美考古學家紛至杳來。

從發掘出來的大量古文物看,距今約1萬年至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草木茂盛的大草原。當時有許多部落或民族生活在這塊美麗的沃土上,創造了高度發達的文化。這種文化最主要的特征是磨光石器的廣泛流行和陶器的製造,這是生產力發展的標志。在壁畫中還有撒哈拉文字和提斐那古文字,說明當時的文化已發展到相當高的水準。

壁畫的表現形式或手法相當復雜,內容豐富多彩。從筆法來看,它們一般都比較粗獷樸實,所用的顏料是不同的岩石和泥土,例如紅色的氧化鐵、白色的高嶺土、綠色或藍色的貝岩等。壁畫是台地上的紅岩磨成的粉末加上水作為顏料繪製而成的,由于顏料水分充分的滲入岩壁內,與岩壁的長久接觸而引起了化學變化,兩者最後融為一體。所以,經過幾千年的風吹日曬,筆畫顏色依然鮮艷奪目。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在壁畫中有很多人是強壯的武士,表現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武神態。他們有的手持長矛、圓盾,乘坐著戰車似乎在迅猛飛馳。在其他壁畫人像中,有些身纏腰布,頭戴小帽;有些人不帶武器,而像在敲擊樂器;有些似作獻物狀,像是歡迎“天神”降臨;有些人翩翩起舞。從畫面上看,舞蹈、狩獵、祭祀和宗教信仰是當時人們生活和風俗習慣的重要內容。很可能當時人們喜歡在戰鬥、舞蹈和祭祀前後作畫于岩壁上,借以表達他們對生活的熱愛。

壁畫群中動物形象頗多,千姿百態,各具特色。動物受驚後四蹄騰空、勢若飛行、到處狂奔的緊張場面,形象栩栩如生,創作技藝高超,可以與同時代的任何國家傑出的壁畫藝術作品相媲美。從這些動物圖像上可以推想出古代撒哈拉地區的自然面貌,例如一些壁畫上有人劃著獨木舟捕獵河馬,這說明撒哈拉曾有過水流不絕的江河。值得註意的是,壁畫上的動物再出現時間上有先有後,從最古老的水牛到鴕鳥、大象、羚羊、長頸鹿等草原動物,說明撒哈拉地區氣候越來越幹旱。

那麽,在今天極端幹燥的撒哈拉沙漠中,為什麽會出現如此豐富多彩的古代藝術品呢?有些學者認為,要解開這個謎,就必須立足于考察非洲遠古氣候的變化。據考證,距今約3000—4000年前,撒哈拉不是沙漠而是草原和湖泊。約6000多年前,曾是高溫和多雨期,各種動植物在這裏繁殖起來。隻是到公元前200至公元300年左右,氣候變異,昔日的大草原才終于變成沙漠。

是誰在什麽年代創造出這些碩大無比、氣勢磅礴的壁畫群?刻製巨畫又為了什麽?尤其令人不解的是,在恩阿哲爾高原丁塔塞裏夫特曾發現一幅壁畫,畫中人都戴著奇特的頭盔,其外形很像現代宇航員頭盔。為什麽頭上要找個圓圓的頭盔?這些畫中人為什麽穿著那麽厚重笨拙的服飾?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說來也巧,美國宇航局對日本陶古的研究結果,竟然意外的披露了一點撒哈拉壁畫的天機。

日本陶古,是在日本發現的一種陶製小人雕像。“陶古”是蒙古服的意思。這些陶古曾被許多歷史學家認定為古代日本婦女的雕像。可是經過美國宇航局科研人員鑒定,認為這些陶古是一些穿者宇航服的宇航員。這些宇航服不但有呼吸過濾器,而且有由于充氣而膨脹起來的褲子。

科學工作者的這個鑒定結果,除了來自于他們對陶古的認真研究以外,還有一段神話傳說可以作為有力的佐證,這就是日本古代奇妙的關于“天子降臨”的傳說。有趣的是,恰恰在這個傳說出現了100年以後,日本有了陶古。人們有理由認為,傳說中的“天子”,也許正是從地球外太空遠道而來的客人,而陶古恰恰是古代日本人民對于這位從天而降的“天子”——宇航員的肖像雕塑。

假若日本陶古真的是宇航員,那麽,撒哈拉壁畫中那些十分相似的服飾,為什麽不是天外來客的另一遺跡呢!

風格特色

壁畫的表現形式或手法相當復雜,內容豐富多彩。從筆法來看,它們一般都比較粗獷樸實,所用的顏料是不同的岩石和泥土,例如紅色的氧化鐵、白色的高嶺土、綠色或藍色的貝岩等。壁畫是台地上的紅岩磨成的粉末加上水作為顏料繪製而成的,由于顏料水分充分的滲入岩壁內,與岩壁的長久接觸而引起了化學變化,兩者最後融為一體。所以,經過幾千年的風吹日曬,筆畫顏色依然鮮艷奪目。

撒哈拉沙漠壁畫撒哈拉沙漠壁畫

在壁畫中有很多人是強壯的武士,表現出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威武神態。他們有的手持長矛、圓盾,乘坐著戰車似乎在迅猛飛馳。在其他壁畫人像中,有些身纏腰布,頭戴小帽;有些人不帶武器,而像在敲擊樂器;有些似作獻物狀,像是歡迎“天神”降臨;有些人翩翩起舞。從畫面上看,舞蹈、狩獵、祭祀和宗教信仰是當時人們生活和風俗習慣的重要內容。很可能當時人們喜歡在戰鬥、舞蹈和祭祀前後作畫于岩壁上,借以表達他們對生活的熱愛。

壁畫群中動物形象頗多,千姿百態,各具特色。動物受驚後四蹄騰空、勢若飛行、到處狂奔的緊張場面,形象栩栩如生,創作技藝高超,可以與同時代的任何國家傑出的壁畫藝術作品相媲美。從這些動物圖像上可以推想出古代撒哈拉地區的自然面貌,例如一些壁畫上有人劃著獨木舟捕獵河馬,這說明撒哈拉曾有過水流不絕的江河。值得註意的是,壁畫上的動物再出現時間上有先有後,從最古老的水牛到鴕鳥、大象、羚羊、長頸鹿等草原動物,說明撒哈拉地區氣候越來越幹旱。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