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科打諢

插科打諢

出自明·高明《琵琶記·報告戲情》:“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隻看子孝與妻賢。”指戲曲曲藝演員在表演中穿插進去的引人發笑的動作或語言。

  • 中文名稱
    插科打諢
  • 拼音
    chā kē dǎ hùn
  • 用法
    聯合式;作主語、謂語;泛指開玩笑逗樂
  • 解釋
    指古典戲曲中的表情和動作
  • 出處
    《琵琶記·報告戲情》

​成語資料

【成語】 插科打諢

插科打諢

【拼音】 chā kē dǎ hùn

【解釋】 科:指古典戲曲中的表情和動作;諢:詼諧逗趣的話。戲曲、曲藝演員在表演中穿插進去的引人發笑的動作或語言。

【出處】 明·高明《琵琶記·報告戲情》:“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隻看子孝與妻賢。”

【用法】 聯合式;作主語、謂語;泛指開玩笑逗樂

【示例】 事情出了岔子的時候,~,輕松的把責任卸在別人頭上。(丁玲太陽照在桑幹河上》三五)

英文翻譯

make gags;(of actors)make impromptu comic gestures and remarks to amuse the audience

during a performance.

成語辨析

“插科打諢”並非貶義詞,據“辭典”上解釋,系“指戲曲演員在演出中穿插些滑稽的談話和動作來引人發笑。”引人發笑可謂是插科打諢的最終效果。舞台上專事發噱逗笑的一般都是醜角。過去西方宮廷裏都養有侏儒小醜,專司此職,以調劑活躍氣氛使緊張嚴肅的生活變得輕松愉快。

其實,我們生活中不乏愛“插科打諢”的人。他們觀察生活很敏銳,常常抓住日常生活中的人與事、言與行的某些特點,幾句話就能概括或模仿出來,在嬉鬧逗樂中引人發笑。一般來說,插科打諢並不使人討厭,相反招人喜歡。文革十年,天天“早請示”、“晚匯報”的嚴肅沉悶,是會讓人窒息得發瘋的,這個時候有人插科打諢來那麽一下,開個玩笑,就能讓人頓時放松,生活立時多姿多彩起來。它仿佛是讓生活變得有滋有味的調味品,高明的廚師縱有山珍海味的原料,少了調味品也難辦成色香味俱全的宴席。

因此,不論舞台上或生活中的插科打諢者都一樣受到歡迎。當然,也許品位和檔次略有差異。有的人生性幽默,到哪兒都能將輕松和歡笑帶到哪兒;有的人靠油嘴滑舌,甚至油腔滑調,葷一套素一套地能將人調笑逗樂自得,甚而至于因此被人不屑地以“生活中的小醜”貶之。其實,隻要不妨礙和損害別人,而能給生活帶來輕松的笑,這樣的小醜多有幾個何妨,無需苛責。

由此我們明白了逗人發笑,也有三六九等。一種是引發人會心的笑,一種是使人警策的笑;或帶有悲劇色彩的笑,或不屑又無奈的笑,或死乞白賴玩庸俗噱頭賺人廉價的笑。

比插科打諢高一層次的是相聲。相聲是笑的藝術。一串笑料,頓時引發滿堂笑聲。

插科打諢將逗人發笑當做目的。相聲,逗笑則隻作為手段,讓人笑過之後,得到某種生活的告誡、人生的啓迪、深層的思考、哲理的警悟才是目的。即使沒有這些,讓人捧腹大笑之後感到了一種機智、聰慧、敏銳和愉悅,也不啻是難得的高雅的享受。五六十年代有著轟動效應的相聲如馬三立的《買猴》,侯寶林的《夜行記》中那輛除了鈴鐺不響、什麽部件都響的破舊腳踏車,《醉酒》中兩個比試緣手電筒光柱往上爬的醉漢,以及馬季的《打電話》中那個一邊唱“劉三姐”一邊叫對方看表情的打電話者,盡管過去了幾十年,這幾個形象在人們頭腦中永不會忘卻,甚至成了生活中常用來取笑人、警策人的專用辭彙,比如“馬大哈”。

然而,現在的相聲已沒有當年走紅的轟動效應,相聲界已有“九斤老太”在嘮叨“一代不如一代”了。幾乎連讓人會心一笑的相聲也很難聽到,更不用說笑後獲得啓迪的高品位之作了。刻薄一點說,已經等同于不惜用葷的素的油滑之詞專以逗人發笑為目的插科打諢了,或專事討人便宜,或譏人生理殘疾,或自嘲自瀆,或怪模怪樣、軟硬兼施不擇手段恨不能撓人癢癢觸人笑神經以博人一笑,讓人笑得實在難以忍受。

相聲,難道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理”屈詞窮的份兒上了?

生活裏不能沒有使人輕松愉快的有意味的笑。人們切盼著柳暗花明的新的相聲景觀早日到來。

相聲藝術,不該淪為靠玩噱頭博笑聲的插科打諢。盡管插科打諢不是貶義詞。    

同義詞

打諢插科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