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族

排灣族

排灣族(Paiwan)為台灣原住民,發源於北大武山,目前居住在海拔1000米以下的山區。以台灣南部為活動區域,分布北起大武山地,南達恆春,西自隘寮,東到太麻里以南海岸。包括高雄縣市、屏東縣、台東縣境內,人口約六七萬餘人(2000年為83391人),為台灣第三大原住民族,擁有台灣原住民少有的貴族制度,並以巫術出名。排灣族在比較上深具文化性,除了與其它原住民族一樣善歌舞外,他們有貴族制度,精良的雕刻技術,以及每五年舉辦一次的盛大的五年祭。手工藝品有藤編、竹編和月桃席等。

  • 中文名稱
    排灣族
  • 外文名稱
    Paiwan
  • 台灣原住民
  • 發源於

簡介

人口約6萬多人。舊稱派宛,分東西兩支,分布于南部知本山之南以迄恆春兩端,包括高雄、屏東、台東縣境內。排灣族內等級分明,分為頭目、貴族、勇士、平民四個等級,前三個為特殊階層。宗教信仰為多神教和祖靈信仰。排灣族是個熱愛藝術的民族,尤其是服飾是台灣地區少數民族中最為華麗典雅的,以刺綉宗教信仰神靈為主,刺綉的色彩以橙、黃、綠為主色。雕刻、陶壺、古琉璃珠是受到人們歡迎的珍品,其中陶壺是頭目家族權勢和財富的象征。手工藝品有藤編、竹編和月桃席等。

排灣族分布于中央山脈南端及東部海岸山脈的南端,以大武山為祖先發祥地,人口六萬六千餘人。早期日本學者將排灣、魯凱、卑南地緣相近的三族合稱為"排灣群",後來才區分為三族。

排灣族又分為拉瓦爾群(北排灣)及伏主勒群兩大系統,伏主勒群包括屏東瑪家鄉以南的南排灣,和台東地區的東排灣。北排灣由于和部分魯凱族仳鄰而居,在服飾、器物的風格型式上,反而與其它地區的排灣族差別較大。

和魯凱族有社會階級,頭目、貴族和平民之區分,世代相承,各司其職。從前項目及貴族的身份常借住屋及及器物上雕刻的圖案或服飾衣物而表現,如:百步蛇紋、宇宙神圖樣等。從前排灣族有刺青之習俗,依社會階級的認知不同,各家族有特定的刺青花紋,通常女子刺青在手背、小腿上,男子刺青在前胸、手臂、背部上。這是某些家族特有的權利,與泰雅全族的刺青習俗意義不同。

排灣族新娘排灣族新娘

排灣族由兩大系統組合而成,一是拉巴魯系,屬屏東縣三地門和高雄縣茂林。一是布茲魯系,包括東排灣的台東縣達仁、金峰、太麻裏、大武和卑南等;北排灣的屏東縣瑪家、泰武和來義等;南排灣的屏東縣春日、獅子、牡丹和滿州等。涵蓋區域北起大武山以南,西至隘寮至枋寮,東到大麻裏以南,均在海拔1500米以下,而以100-1000米的淺山為主要分布區。總人口6.3萬多,僅次于阿美族和泰雅族,為台灣高山族中的第三大族群。

豐年祭活動,排灣族都稱為小過年,屆時各部落都有傳統技藝競賽,並以狂歡式的山地舞收場。五年祭活動,在排灣族最為盛行,每五年輪流舉辦一次,屏東縣來義鄉古樓村是典型部落。由于有巫婆作法及迎鬼神的神秘意味,在族人崇信基督耶穌之後,認為不能再有信奉第二個神的意念,豐年祭逐漸受到排斥。這種祭祀活動在南排灣族隻有少數部落尚風行不斷。實際上,豐年祭才是被正式接受的一種祭典活動。

排灣族長期以來面對著與平地人生存競爭的惡劣環境,隻好背井離鄉外出找尋奮鬥天地。有些已闖出成功的一片天,有的仍浪跡天涯,流落他鄉。部落內隻留下老人看管小孩,守護著山坡地上的農作物,經濟未曾有所好轉。一般族人沒有經濟概念,不會想到儲蓄,隻知道賺多少就花多少,過著沒錢再作打算的日子。

生活方式

排灣族新娘他們傳統的生產方式,以山田燒墾為主,兼事狩獵畜養和山溪捕魚。生產的目的除自用外,一部分作為交給貴族的租稅。小米、肉類、檳榔、芋頭等也習慣作為交易的媒介。農作物以小米、芋頭為主要糧食作物,其他還有花生、樹豆、甘薯等。芋頭以火烤幹後加以儲存,可供一年的消費。狩獵是男人的工作,與畜養同為肉類食物的主要來源。狩獵分團體狩獵和個人狩獵兩種,但在觀念上獵物屬于某幾家貴族所有,因此獵獲之物必向獵場所有人交納獵租。

他們都擁有製作小米糕、奇拿富、腌肉和抓溪中魚、蝦的好手藝。每當族人家中辦喜事時,親戚朋友就會自動上門幫助製作以酸醬菜葉包製的奇拿富,並挨家挨戶分享喜氣,共同食用。碰上大型祭典節日,還會以特有的小玉米酒待客。其中使用最有傳統意味的交杯酒,酒杯用木頭雕刻而成,有兩個連在一起的飲酒口,也被稱為鴛鴦杯,外頭雕刻許多圖騰,看來非常精美。但在熱情族人一次又一次敬個不停之下,往往是不醉不歸,使得不勝酒量的貴賓不得不臨場想出脫身之計,否則必定會醉。織綉色彩以橙、黃和綠為主,南排灣族還增加紅、黑等兩色,各有獨特風格。但其圖案離不開該族圖騰中經常可見的百步蛇和人面等。不過這都是頭目級領導人物即貴族的專利品,平民不能隨便使用,族人極為忌諱。特別是貴族中的地主,擁有農田及宅地,可享有特權;有稅收,如土地稅、獵稅、山林稅、水源稅等。貴族家名、人名與平民不同;住宅、房子較大,門楣上有蛇、鹿、人頭等雕刻花紋;室內正堂迎門的壁上有人像雕刻,宅前有司令台等;婚前有與其他未婚女子同居的權利;可穿豹皮衣;地主的近親可免租稅,其他裝飾近似地主。邊緣貴族與之社會地位相似,但邊緣貴族有貴族之名無貴族之實。其權力僅在刺墨的紋樣與人名方面與平民不同,其他同平民一樣,是靠自己的勞力賺取生活上的物資和精神所需。

排灣族瓷器排灣族瓷器

傳統工藝

飾物

主要表現為琉璃珠

飾物意義:具有社會意義,表示性別和地位;有些具有宗教意義,表示避邪納福。

飾物材料:取自當地產物,如獸牙、獸骨、獸角、貝片等;有些是與漢人以物易物換來的如:瑪瑙、流蘇等;排灣族的祖傳琉璃珠及其它族的銀器,都是與外人(非漢人)交易而來。

刺綉

刺綉:有階級地位的排灣族,刺綉的人頭紋是她們認為最漂亮的文樣之一,隻有頭目階級才能在服飾上綴此花紋。身穿布滿圖案,一針一線綉上去的琉璃珠或綉線。

織綉可以分為夾織、貼飾、珠工、刺綉四項。 夾織--是在織布時以苧麻為底,且將毛線解開再捻成色線,在織布時加入織成的紋樣,泰雅、排灣皆有精美的夾織作品。

貼飾:將布對折,剪成各種對稱或輻射狀的紋樣,再貼縫于衣服上。貼飾以排灣族為主,善以紅色布為紋樣貼在黑色底上,主要紋樣和他們的木雕一樣,有人頭、人像及蛇形諸

雕刻

雕刻的題材以神話傳說、狩獵生活、祖靈像為主。石雕最為古老,以排灣,魯凱的石雕祖先像最為精美。

竹雕和骨角雕,多用于小件的器物,如竹耳飾、火葯罐、骨製發簪等。

陶器:台灣原住民中仍能製陶或保留製陶技術的隻有達悟和阿美族。

排灣族:製陶技術已完全失傳,現有陶罐為祖先所流傳下來並認為具有靈性,塑有蛇紋或飾以圈形幾何紋,作為婚嫁聘禮或祭祀供器。陶罐大都屬貴族所有,象征地位和財富。

編器

台灣山地盛產竹藤,因此各族都有以竹藤為材料,編成各種日用的盛器,大的如背筐、籮筐,小的如飯盒、首飾盒等,甚為精致,各族編器以泰雅族最為出色。

編法主要分為兩類:

編織編法:宜用于竹材,常見有斜紋編法和方格編法

螺旋編法:宜用于藤材,藤比竹少,因此器物較少。

另有用月桃或藺草等為材料,編成盛器或草席。

文化特質

排灣族雕刻排灣族和其他高山族一樣,也沒有屬于自己的文字,流傳下來的文化極為稀少,完全靠口述相傳,造成許多文化史跡有諸多不同的傳言,成為一大遺憾。但是他們最拿手的山地舞,最擅長的雕刻技藝,最註重的豐年祭活動和五年祭活動卻都一代一代傳了下來。

排灣族雕刻排灣族雕刻

山地舞步伐簡單,有固定旋律,隻要音樂一響起,每個族人不管男女老少都會跳起來。另外,還有激烈的勇士舞,整個舞姿擺出戰鬥步伐,顯露勇敢出征的精神,很有振奮人心的作用。排灣族人擅長木雕、石雕和織布(織綉),其中木雕和織綉的圖形與技巧非常細致,其細致程度和圖形的不同與其嚴密的社會階級製度有關。除房屋梁柱、門宇、牆壁上的雕刻外,生活用具如木皿、谷筒、織布機、蠟版、連環、木盾、巫箱、刀、梳子、匙等上面都有。編竹用具也是生活上重要的器具,如各式籃、盤、盒、雨具等,也非常精致。

青銅刀、古陶壺和蜻蛉珠為排灣族的三大寶,這是該族貴族階級視為無上珍貴的家傳寶物。其製作方法和來源已不可考,隻知道是祖先傳下來的,為社會階層貴族家世的象征,在民俗藝術價值上也有很高的評價。

(一)世襲的階級製度:

排灣族人一出生就確定了他的階級,是擁有土地的頭目?有土地使用權的貴族?或是佃民?但他們可以借由個人的努力,在爭戰、狩獵、雕刻等表現上提升自己的地位,或借著婚姻提升子女的位階。

(二)長嗣繼承家產、兩性平權的社會:

家中的老大是一切財產的繼承者、其他的兄弟姊妹能分得的家產很少,老大擁有分配權。

(三)祖靈崇拜:

從家屋內大型的祖靈像雕刻,反映了排灣族人對祖靈的崇拜。通常,家裏中柱的雕像是最神聖的地方,放置了許多貴重的物品如陶壺。也掛著刀、獸骨是英勇事跡炫耀的表征。

婚禮中穿著華麗服飾的新人

(四)華麗的裝飾藝術:

排灣族服飾排灣族服飾

爭奇鬥妍、百花齊放是目前排灣族服飾的最佳寫照,每一位婦女在衣飾上凸顯自我的藝術表現與差異性。不屑于跟別人一樣的紋飾是他們對自我族群的驕傲與自信。

(五)祖先起源傳說的特別強調:

拜訪任何一個頭目家,對于家族的起源總是一再被強調,目的是在彰顯家族或個人的地位,如大陽之子、陶壺的後代、百步蛇的後代等等的傳說。貴族與平民的起源來自不同的神話傳說,更確定了階級的世襲性。

(六)具藝術創作活力的族群:

排灣族人的生活周遭處處展現了他們的美感經驗與藝術潛力。如從事雕刻的族人很多,來義鄉古樓村甚至有十幾位雕刻師,但隻有一位是專業雕刻師。可見藝術的表現是來自內心的需要與興趣,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是與其他族群最大的不同點。其他如琉璃珠的復古、陶壺的復原、音樂的研究等都有許多族人在研究。傳統審美的價值觀不因時代的變遷而削減是藝術盛行的原因之一。

(七)融合並吸收其他文化的特質:

排灣文化在不同的時期吸收了許多外來的文化,經過涵化、融合變成自己的文化特質是排灣人歷久不衰的原因。早期,吸收了漢人服飾上排扣的形式加以改良,並使用族群特有的配色方式與造型,成為排灣文化的特色之一。現代則利用許多外來的琉璃珠,以傳統琉璃珠項煉串穿位置的觀念,結合了自己生產的傳統色珠,成為一種流行的新的珠飾。

族群

北排灣的拉瓦爾群由于毗鄰霧台鄉的魯凱族,加上通婚頻繁,文化上深受魯凱族的影響,例如百合花的佩戴、長嗣的繼承。北排灣的排灣文化在新生代的提倡下富有活力與創造力。如陶壺的製作,琉璃珠的製作都在北排灣人的努力下復活。

排灣族來義社頭目家的石板屋建築排灣族來義社頭目家的石板屋建築

南排灣的牡丹鄉在歷史上赫赫有名,清朝同治年間,日本入侵恆春半島引發牡丹社事件,擴大為國際事件,是原住民族抗日的英勇事跡。內外獅頭社事件則是原住民族抗清的血淚史。至于滿州鄉的排灣人由于鄰近漢族與阿美族,受到二種外來文化的影響甚深。

東排灣的巴卡羅群混合了卑南族、阿美族的文化,在服飾及生活習俗上呈現了三個族群的混合體。

分Raval亞族和vutsul亞族

vutsul群又分

paumaumaq群(北排灣族)

中排灣族

屏東縣來義鄉

chaoboobol群和parilario群(南排灣族)

屏東縣獅子鄉

屏東縣牡丹鄉

屏東縣滿州鄉(八瑤)

paqaroqaro群(東部排灣)

台東縣台東市(新園裏)

台東縣太麻裏鄉

台東縣大武鄉

台東縣金峰鄉

台東縣達仁鄉

排灣族人口集中屏東縣,以來義鄉人口最多。

工藝

排灣族最引人註目的是華麗的服飾。身穿布滿圖案,一針一線綉上去的琉璃珠或綉線,一件華麗的衣飾,要耗上一個排灣女子半年的心血與時光,而每一個人的圖案都不一樣,又表現了排灣人的創造力與凸顯自我美感的獨特徵。

飾物主要分:

自然飾物有鮮花、羽毛、皮毛、獸牙、豹皮隻限于貴族直系佩用,琉璃珠、貝等也都隻限于貴族使用。

織綉:男女綉邊衣服、飾帶、織綉喪巾等都是每人一套,不轉讓。

其他還有銀製、銅製、貝製、花綴頭飾、肩飾、胸飾、背飾、腕飾及脂飾等等。

除了服飾之外,就屬木雕最為世人稱道。種類有建築(如門楣、立柆),家具用具(連杯、湯匙、梳子)、武器(裝飾禮刀)、宗教器物等以及玩賞雕物等,雕刻的題材以神話傳說、狩獵生活、祖靈像為主。最常見的雕像為人首與雙蛇,其次為裸身人像、動物及蛇紋、菱紋等。

另一種是一項身體藝術,也就是一般人所謂的刺青。表現于女子的手背,男子的前胸、後背。凡是村落中的貴族或有特殊功績,由頭目賜予裝飾身體的權利。

社會製度

排灣族屬于階級製度,大致上分為頭目、貴族、勇士、平民四個階級。貴族階級有特殊裝飾的專利權,頭目與貴族也享有裝飾上的特權,例如酷似百步蛇紋的雄鷹羽毛、高貴的琉璃珠、特殊的圖案(人頭紋、百步蛇紋)。貴族階級講究門當戶對,以同階級間的聯姻為理想的婚姻形式。借著婚姻關系可以擴展自我的領地。階級低的族人希望能與比自己階級高的人結婚,借以提升自己的階級,因而在婚生子女中會有階級升降的有趣現象。

最大排灣族意象最大排灣族意象

頭目是地主階級,擁有土地、河流與獵場是一個部落的統治者,也是精神支柱的象征。屬下的子民為其耕作,並將收獲所得納稅予頭目,頭目則主持部落重大事務如爭戰、祭儀、或與外村的外交工作。

祭典

收獲祭(Masarut)

舉行時間在每年七~十一月之間,各村自行決定。是感謝神靈的眷顧,給神過年之意。並作為年度終止開始的分界。主要是由祭師主持祭儀,並將收獲的小米入倉,選播種用的小米,吃新米等活動。大部分改為康樂性的活動如歌謠比賽、負重比賽、射箭比賽等表演性的節目。

人神盟約祭(Maleveq)

排灣族最盛大的祭典,又稱為(五年祭)。傳說排灣族的先祖到神界向女神學習祭儀以祈求五谷豐收、學習農作種植等,並與女神約定,在一段時間內以燃燒小米粳為記號,請神降臨人間。

五年祭長達十五天以上,從準備材料到祭典完畢,一連串的活動以男、女祭師為主導,屬于全部落男性的事務則全村一起參與。

祭典準備工作:

山上修路。

砍竹子作刺球桿、立刺球架。

作藤球。

正祭期間:

招請祖靈。 豐年祭典的比賽 """"""

刺球(以前要獵過首級的人才能上刺球架)。

送惡靈(往西邊的田野)。

送善靈(往東邊的田野)。

刺球(最後一場)。

砍斷刺球桿,要一刀兩斷否則視為不祥。

到刺中最後一球的勇士家跳舞。

後祭:

解除五年祭的禁忌(由女巫作祭)。

排灣族琉璃珠排灣族琉璃珠

男子出獵。

交還護身符。

五年祭

五年祭隻存在布曹爾群,舉行五年祭的村落隻有來義鄉的古樓、文樂、望嘉、南和春日鄉的力裏、七佳、歸崇、以及台東的土板。五年祭是排灣族的宇宙觀、宗教及社會組織的具體表現。

六年祭(五年後祭)(Pusau tavuvu)

傳說五年祭回來的神祖,有一部分最好的神靈被留下來,到第六年才送走。因此送靈之前也要有一連串的儀式。天數與五年祭差不多,但沒有刺球的活動。

歷史傳說

排灣族djilung陶壺生人神話

排灣族的起源神話包括了"太陽卵生"、"蛇生"、"石生"、"壺生"、"犬生"、"竹生"等等,其紛雜的程度居于原住民各族之冠。這可能是排灣族居住地域廣大、與鄰近的魯凱與卑南各族互動頻繁,所造成文化混合的結果。古陶壺對排灣族人而言是一種聖物,是祖先所留傳下來的,代表著貴族的特權,陶壺生人神話也暗示了這種對陶壺的崇敬心理,有些神話中陶壺所生後代則成為貴族。排灣族的陶壺生人神話主要出現在拉瓦爾亞群(Raval)Parirayan社與布曹爾亞群(Butsul)Ikupuru社中。

排灣族pali巴裏的紅眼睛傳說

排灣族qadau太陽卵生神話

太陽卵生神話的版本甚多,有些隻言其卵生而未提及太陽,但可以從中一窺此神話與箕模族間關系的蛛絲馬跡。

排灣族tjagaraus大武山傳說

一般人對于大武山的稱呼不無意涵上的疑慮,位于台灣中央山脈最南端的大武山群裏有北大武山、南大武山、衣丁山、茱仁山、霧頭山等,但沒有吾人習稱的大武山。而被一般人認知的大武山其實就是北大武山。大武山群是排灣、魯凱以及卑南三族的發源聖山,被原住民視為民族祖靈的所在地,在此一直流傳著不少的神話傳說。大武山區古來物產豐饒,原住民們都會在這裏打獵謀生。

排灣族vurung百步蛇生頭目神話

排灣族的傳說中,與蛇相關的神話向來是一個重要的核心。尤其是"蛇生"神話流傳甚廣,除了既有的"蛇生排灣族人"主題外,也衍生了許多類此神話的變體,如嫁給百步蛇傳說(請參看相關詞條),與本詞條的百步蛇生頭目神話。李亦園認為,在紛雜的起源神話中,隻有蛇生神話才是排灣族固有的原始神話。

排灣族zangaq琉璃珠傳說

掛(琉璃)珠是排灣族文化中重要的物質文化表征,在貴族中代代相傳,每顆珠子有其專屬的名稱與相應的傳說故事。據許美智(1992)的研究,東排灣琉璃珠的名稱意義多與禽獸、昆蟲及其它物的形狀有關,西排灣族的傳說則不盡然。

排灣族與魯凱族蛋(卵生人神話)

太陽卵生人在台灣原住民神話中並不常見,一般出現在排灣族與魯凱族的傳說中,又以排灣族最盛。李亦園指出太陽卵生傳說涵蓋的範圍包括拉瓦爾群的parirayan社;布曹爾群的下排灣社、oalus社、瑪家社、筏律社,及北排灣群的來義社、望嘉社、力裏社、古華社等。該族人的心目中,太陽一向具有神聖的地位。因此,太陽卵生的故事,自有其不凡之處。如太陽卵多與部族起源有關;不必與他物結合即可生人;紅卵及白卵誕生者為頭目祖先,青卵誕生者為平民祖先;蛇偷食太陽卵,會有解救者出現等等。

知名人物

撒古流

鄭秋雄-排灣族第一位博士,是日本東京大學建校105年當中第5位獲全票通過的博士畢業的博士畢業生,鄭朝枝(從小受嚴格的日本教育,戰後考上第一期的師範學校)和何秀月(是瑪家鄉內第一位考上警察學校的學生)之子。

莫那能-盲詩人

達比烏蘭.古勒勒-北排灣族的一名藝術家,家住于屏東縣三地門鄉馬兒村,曾參與許多作品的展覽和比賽。

庄太吉-木雕藝術家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現代舞編舞家

施孝榮-歌手

動力火車-尤秋興與顏志琳的合唱團體

戴愛玲-歌手

胡德夫-歌手

曾淑勤-歌手

葉瑋庭-歌手

民雄-影歌主持三棲藝人

丹耐夫·正若-原住民族電視台副台長、歌手

卓杞篤-歷史人物

曾華德

簡東明

華加志

林天生

華愛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