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村上春樹創作小說

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于1987年所著的一部長篇小說。村上春樹稱《挪威的森林》是一部激烈、寂靜、哀傷,100%的愛情小說。採第一人稱及對話的方式書寫。故事講述在1987年,已經37歲的主角兼敘述者──“渡邊徹”,乘飛機到達德國漢堡機場,降落時聽到機上播放著背景音樂──由管弦樂器演奏披頭四“挪威的森林”,因此回憶起18年前魂歸九泉的某直子,還有自己的好友木月。當然還有“敢死隊”等等早已不知去向的好人。主人公糾纏在情緒不穩定而且患有精神疾病的直子和開朗活潑的小林綠子之間,展開了自我成長的旅程。

  • 書名
    挪威的森林
  • 定價
    18.80元
  •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 作者
    [日] 村上春樹
  • 出版時間
    2001-2
  • 原版名稱
    ノルウェイの森
  • 裝幀
    平裝
  • 譯者
    林少華
  • ISBN
    9787532725694
  • 類別
    愛情小說
  • 頁數
    350
  • 叢書
    村上春樹文集

內容梗概

這本由村上春樹著,林少華譯的《挪威的森林(電影特別版)(精)》是一部動人心弦的、平緩舒雅的、略帶感傷的、百分之百的戀愛小說。《挪威的森林(電影特別版)(精)》的主人

挪威的森林--林少華譯挪威的森林--林少華譯

  挪威的森林--林少華譯

公渡邊以第一人稱展開他同兩個女孩間的愛情糾葛。渡邊的第一個戀人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學木月的女友,後來木月自殺了。一年後渡邊同直子不期而遇並開始交往。此時的直子已變得嫻靜靦腆,美麗晶瑩的眸子裏不時掠過一絲難以捕捉的陰翳。兩人隻是日復一日地在落葉飄零的東京街頭漫無目標地或前或後或並肩行走不止。直子20歲生日的晚上兩人發生了性關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幾個月後直子來信說她住進一家遠在深山裏的精神療養院。同時渡邊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館結識了綠子,綠子問他借了"戲劇史2"的課堂筆記,以後就混熟了。後來渡邊前去探望時發現直子開始帶有成熟女性的豐腴與嬌美。渡邊還認識了和直子同一宿舍的玲子,渡邊在離開前表示永遠等待直子。綠子的父親去世後,渡邊開始與低年級的綠子交往。綠子同內向的直子截然相反,"簡直就像迎著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來的一頭小鹿"。這期間,渡邊內心十分苦悶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纏綿的病情與柔情,一方面又難以抗拒綠子大膽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傳來直子自殺的噩耗,渡邊失魂落魄地四處徒步旅行。最後,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鼓勵下,開始摸索此後的人生。

作品目錄

編 者 語

第一章 永遠記得我

第二章 好友之死

第三章 黑暗中的裸體

第四章 奇特的邂逅

第五章 隔離的世界

第六章 綠茵藏艷

第七章 同性的魔力

第八章 開放型女郎

第九章 畸戀觀

第十章 影院裏的對話

第十一章 苦澀的愛河

第十二章 告別處女之夜

後 記

人物介紹

捧著讀完的書,恍惚像是欣賞完了一打老舊的照片。對于書中的人物,就像是在揣測某張發了黃的照片上的某個陌生人的心緒和他的故事,推理著一張張照片之間的某些關聯。村上春樹對整本書的基調處理,即是如此:一種畫面般的回憶,懷舊(這一點可以從渡邊君生活的時代體會到),零碎而又深沉,總之是一段飄零的回憶。

直子

她本人甚至她的影子幾乎出現在了每張照片裏,且總是平衡了一些原本突兀的內容。于渡邊君,直子是他的最愛;木月是第一個讓渡邊君感覺生死的人,而正是直子維系起了這兩個人之間的交情;玲子在這組"照片"中的介入更與直子密不可分;至于綠子--渡邊同樣傾心的女生,由于有了直子而真正地突出了自己的個性特征;就連"敢死隊"--與渡邊住一寢室的有潔癖的男生,他那些生活軼事也因為搏得了直子的笑聲而顯得越發有趣。由此可見,從一本書的角度來說,《挪威的森林》的主人公或許應該是直子。 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來描述直子,多數人會選擇"精致"。于一個真正的女孩子而言,這應該是個很不錯的形容詞。直子的外貌有如芭比的精致,內心則精致的如一個瓷娃娃,敏感而又脆弱。直子留給讀者的第一印象是她溫暖的笑容,而到了最後,當上帝成全她的時候,才體會到,這笑容怕是直子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吧。直子有沒有真正愛過渡邊是整本書留下的一個懸念。直子對渡邊的感情應該是源于內心的一種依賴。而她在自殺前告訴室友自己對渡邊一往情深,實則是表現出了一種對現實生活的恐懼。直子幻想能生活在烏托邦式的地方,而這在物欲橫流的世界是無法企及的。所以,直子可能並不屬于這個世界,她的最終選擇興許是唯一能讓她解脫的方法罷。直子的死,就像是渡邊和那個在酒吧偶遇的那個女孩睡覺一般自然:"如果不睡的話就無法收場"。對于直子也是,如果不死就無法收場。tupian

村上春樹村上春樹

綠子

較之精致幽雅的直子來說,綠子是鮮活的,用現在的話來講,是很現代的。如同譯者在作序時所說的,直子是屬于過去的,而綠子是屬于現在和將來的。綠子是一個突破傳統的女性,這同她的成長道路有關。在滿是千金小姐的貴族學校中學習的經歷打造了她叛逆的個性。事實上,綠子的個性不得不說是有些男性化的,而這多多少少也是吸引渡邊君的原因所在。 綠子同直子之間有著一層相互依存的因素,缺少了任何一方,另一方的影像可能就不那麽真切了。此外,對于全書的主題來說,她倆亦是生與死的化身。如書中所寫:死並非生的對立面,而是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不知當渡邊君在今後,會否把綠子當作是直子的影子?

玲子

玲子引出了這組影像的另一個主題:作為一個人是否"正常"應如何界定。玲子道出了"我們的正常就在于知道自己的'不正常'"。她有著女性身上不多見的冷靜,同時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個有意思的人,不僅會以一種讓人舒服的姿勢和表情彈奏吉他,也能合時宜的給人以安慰和鼓勵,青春不在的她卻有一種無法用語言來表述的魅力,在渡邊眼裏,就是她的皺紋也是好看的。同直子不同的是,玲子是因為經歷了外部世界後再幻想生活在世外桃源的。她對于整個世界的認識較直子盲目而又恐懼的感覺而言,無疑是理智而又坦然的。

木月、初美、永澤和"敢死隊"

他們雖在影像中佔的比重不大,但或多或少對情節產生過影響。木月的死對直子而言,可以說是導致她拒絕同現實接觸的原因之一;初美喚醒了渡邊身上的一部分,一種少年時代的憧憬,一種無法在現實世界中實現的憧憬;永澤或許是渡邊在潛意識中有些羨慕而在實際生活中不屑一顧的人物(盡管他不如永澤優秀);而"敢死隊",看似是個喜劇人物,無形中也增加了一對青春的未知的悲傷色彩,他在渡邊同直子、綠子的交談中都曾出現過。這些所謂的"小人物",使整個影像豐富而不零散。

渡邊君和村上春樹

渡邊君大是一副天下無謂的態度。敢死隊會認認真真地過活,愛地圖啦,做體操啦,雖然成為笑料是事實,也改變不了他生活的原始軌道,力圖堅持自我的目標實在令人欽佩。再加上永澤應該算是對比吧:永澤的生活是一帆風順的,但他認為"人生中無需所謂理想的東西,而是行為規範"。 渡邊君和《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中的痞子蔡有那麽點相似:玩世不恭但骨子裏是個好人,並不優秀但讓人感到快樂。把渡邊放到最後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在整個影像裏,他盡管參與其中的多數,但更像是一個旁觀者,或者說,他是一個媒介,而不是一個主角。以第一人稱來敘述這一切,讓人不得不猜測現實生活中渡邊君的原型是否就是村上春樹本人。然而這種討論委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創作歷程

靈感來源

風靡60年代的甲殼蟲樂隊唱出了名聞世界的曲子Norwegian Wood。"海潮的清香,遙遠的汽笛,女孩肌體的感觸,洗發香波的氣味,傍晚的和風,縹緲的憧憬,以及夏日的夢境……"這些組成了村上春樹的世界。那是一種微妙的,無以名之的感受,貼己而朦朧,撩人又莫名。1987年村上春樹就以《挪威的森林》為書名寫了一本青春戀愛小說。

少年時的渡邊和許多男孩子一樣,有過朦朧的意識和暗暗的念頭。適合穿深藍色連衣裙戴金耳環、風度高貴的初美,對于渡邊是一種從來不曾實現而且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憧憬,是少年時代懵懂無知的"自身的一部分"。許許多多似曾相識的片斷從眼前緩緩掠過,帶著溫暖、親切的氣息,喚起心底裏深深的共鳴。

創作背景

第一,這部小說的主軸是大約五年前我寫的短篇小說《螢》(收于短篇集《螢》)。長期以來,我一直考慮以這一短篇為基礎,寫一部三百頁稿紙左右(每頁四百字)的一氣呵成的戀愛小說,于是在《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完成後而尚未開始寫下一部長篇的過渡時間裏,我以一種不妨說是調節精神那樣的輕松心情著手這部小說的寫作,結果卻成了一部將近九百頁稿紙的、難以稱之為"輕松"的小說。或許是這部小說本身要求我寫得超出預想所使然,我想。

第二,這部小說具有極重的私人性質。《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是自傳性質的小說,F·司各特·菲茨傑拉德的《夜色溫柔》和《了不起的蓋茨比》對我來說是私人性質的小說--在與此相同的意義上,這部作品也屬于私人性質的小說。大概是某種感情的問題。如同我這個人或被喜愛或不被喜愛一樣,這部小說我想也可能或受歡迎或不受歡迎。作為我,隻是希望這部作品能夠超越我本人的質而存續下去。

第三,這部小說是在南歐寫的。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希臘米科諾斯島的維拉動筆,一九八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在羅馬郊外的一家公寓式旅館完成。至于遠離日本對這部小說有何影響,我無法判斷。既似乎覺得有某種影響,又似乎無任何影響。但一無電話二無來客而得以潛心創作這點卻是十分難得的。小說的前半部寫下于希臘,中間夾著西西裏島,後半部在羅馬寫就。雅典一家低檔旅館的房間裏連個桌子也沒有,我每天鑽進吵得要死的小酒館,一邊用微型放唱機反復播放--放了一百二十遍--《佩珀軍士寂寞的心俱樂部樂隊》,一邊不停筆地寫這部小說。在這個意義上,這部作品得到列農和麥卡特尼的a little help。

第四,這部小說可以獻給我離開人世的幾位朋友和留存人世的幾位朋友。

--村上春樹 1987年6月

點評鑒賞

小說特色

●年輕的迷惑與無奈

"挪威的森林"本是披頭士的歌曲,書中主角直子每聽此曲必覺得自己一個孤零零地迷失在又寒又凍的森林深處,這正是年輕必經的彷徨、恐懼、摸索、迷惑的表征。男主角渡邊多次想拯救在自我迷失中的直子,但有時甚至他也迷失了方向。生活在都市中的年輕一代,在都市空間愈狹小與人的疏離愈大的對比中,令他們失去與人接觸的欲望,恰是年輕一代避免受傷的保護罩。正如《挪威的森林》的渡邊,因他怕失望,他不想勉強去交朋友,在他的世界中,朋友始終隻有那幾個。

●年輕的反叛,大膽與率真

年輕的好處是可原諒的率真、大膽、肆無忌憚地把內心所愛、所要、所憎、所恨的不扣修飾宣諸于口。書中大膽的情欲描寫並不是一般日本小說中常見的賣弄色情,而是發自內心的自然流露,如高山流水,流到窪處,一瀉而成瀑布,渾然天成。書中主角身處動蕩不安的時代,學潮罷課接二連三發生,但他們漠不關心,反而對愛情的追求熾熱無比。渡邊之于直子,明知直子心系死去的木月,偏偏不舍追隨左右:綠子之于渡邊,雖知渡邊心有所屬,也求守候身旁。對愛情的希望與失望在書中煎熬著主角,亦在現實生活中煎熬著年輕的一群。愛情是發自內心,身不由己,沒有時代之分,那管它是不是動蕩的年代和應不應該戀愛。在九十年代的香港,"學生應不應該談戀愛"已成老話,現在討論的已是"學生應怎樣談戀愛"。

●年輕的奇異的哲思

書中的人物,身驅動作是隨俗的,而心思念頭則顯得空靈,說話的方式特別,常常可抽離出來而成格言,如"隻有不完整的記憶和不完整的思念,才能裝進一種稱作小說的不完整容器裏","我們一邊把死當作微塵般吸入肺裏,一邊活下去","世界處處是驢子糞"……年青的謬思在書中比比皆是。

●成長的可愛的謬思

成長的世界充滿責任和不愉快。村上春樹筆下的主角們都是年輕的。他們不願意長大,認為長大是不可思議的,長大是在完全沒有準備下,被死拉硬擠出來的。主角甚至羨慕已死的人的永遠青春。這是一部年輕的小說,成長歷程年輕階段的熱情坦率,直抵人性根蒂:成長的苦悶、無奈、恐懼、好奇,令人感動共鳴。正如作者說"有些人會喜歡這部小說,有些人不喜歡"。

小說賞析

都說20歲是最好的年華。青蔥歲月裏的驚濤駭浪,也帶著一絲甜蜜的憂傷。我們嘗試說清所有的來龍去脈,卻終于在一番掙扎之後發現,當一切都過于清晰、詳盡,反而不知從何說起。幸好有村上春樹,有Beatles,有--《挪威的森林》。那些平緩舒雅的文字背後,涌動著年輕時代特有的傷感和激情,說出我們一直想說出的話,那些純真年代的--愛的物語。

關于青春的記憶,每個人都是不同的。然而那些歲月裏的感傷、沉醉卻是如此相同,在生命中深深的留下烙印。37歲的渡邊在飛機客艙裏聽到Beatles樂隊的曲子《挪威的森林》時,一下子陷入往事,無法自已。音樂早已了無痕跡的滲入生命,在不設防的時候突然出現,牽動心中微微的疼痛。即使歷經十八年的滄桑,20歲時的風景依然鮮明如昨。渡邊仍可真切地記起那片草地,仍然記得那些塵封已久的往事,那時空氣裏彌漫著青春的芬芳氣息。 渡邊的20歲同大多數人的20歲一樣,上寄宿學校,與三兩個知交一起消磨時光,當然還有,戀愛。日子緩緩地流淌,年輕生命的水流總是新鮮、動蕩的,不時有一些驚心動魄的情節和突如其來的意外。

成長是永遠咀嚼不盡的話題。我們都有相同的體驗--戀愛中的喜悅、甜蜜、憂傷和迷亂,對一切裝模作樣的言行舉止的不滿和嘲笑,難以和外面世界溝通的茫然無措。

我們在渡邊、直子、綠子、木月、永澤、初美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看到了他,看到了她。在村上春樹的困惑和迷亂中,我們輕觸到一顆纖細易感的心,一如我們自己。

年輕脆弱的心靈有一雙易折的翅膀。直子和木月在自我封閉的"無人島上"長大,想要同化到外部世界中去的努力始終不能成功,最後終究要償還成長的艱辛。木月以自殺的方式解脫,十七歲的生命戛然停頓;直子在療養院仍然未能治愈自己,也自行中斷了年輕的生命。生與死之間仿佛隻有薄薄的一紙之隔。直子的姐姐和初美雖然是人們眼中出類拔萃的典範,卻也有著難解的心結而走上了不歸路。不同的道路最後卻是殊途同歸。死亡離得如此之近,帶著宿命的悲哀和鉛灰色的沉重。

然而年輕畢竟是年輕。

渡邊的青春歲月裏仍然風景無限好。除了世外桃源般的療養院裏的直子,仍有一個生動活潑的綠子為他的生活塗上一抹鮮明的色彩。渡邊和綠子在天台上喝酒唱歌,帶著年輕特有的一份悠閒神氣觀望遠處,綠子彈著吉它唱自己寫的歌,歌詞不知所雲又生動鮮活。渡邊去醫院探望綠子的父親,嚼著生黃瓜,聲聲脆響中散發著質樸、新鮮的生命力的清香。對于村上春樹而言,愛穿短裙、思維跳躍的綠子是他與現實環境相聯系的媒介,正如當初木月和直子嘗試通過他進入外部世界一樣,然而渡邊卻跨過了那道鴻溝。他站在人潮洶涌的大街上,在"哪裏也不是的處所"連連呼喚著綠子。

少年時的渡邊和許多男孩子一樣,有過朦朧的意識和暗暗的念頭。適合穿深藍色連衣裙戴金耳環、風度高貴的初美,對于渡邊是一種從來不曾實現而且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憧憬,是少年時代懵懂無知的"自身的一部分"。許許多多似曾相識的片斷從眼前緩緩掠過,帶著溫暖、親切的氣息,喚起心底裏深深的共鳴。

寫作方法

小說以一個個片斷相連線,但並不使人覺得雜亂無章。許許多多日常生活的片斷一一在眼前掠過,喚起熟悉、親切的氣氛,讓人產生心領神會的共鳴。氣氛存在于片斷中,或夾雜在片斷與片斷的留白裏。文字清麗雅致,筆觸自然流暢,片斷的接續並不妨礙流暢,反而更增加彈性,產生電影畫面的效果。小說中的人物都帶著"都市化"的標識。人物的背景十分簡單,沒有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主人公喜愛的爵士樂曲不斷出現,總是直接引用某個作家筆下的話語來表達情緒,使得人物平面化、符號化。當渡邊和直子一同在街頭漫無目的地行走,在熙熙攘攘的陌生人群中茫然不知所措,成長的創痛隱隱浮現,身旁洶涌而過的車流和喧鬧的市聲帶著城市的氣息,周遭全然陌生的人群構成了空曠又擁擠的環境,都市人焦灼、空虛的內心世界,迷亂、脆弱的生存狀態,在作者舉重若輕的敘述背後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小說推薦

《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樹)幾乎囊括了日本所有的文學獎項,在日本銷售了1500多萬冊,現已被譯成多種文字在世界流行。可以說,小說情節是平平的,筆調是緩緩的,語氣是淡淡的,然而字裏行間卻鼓涌著一股無可抑製的沖擊波,激起讀者強烈的心靈震顫與共鳴。小說想向我們傾訴什麽呢,生與死,死與性,性與愛,坦率與真誠,一時竟很難回答。讀罷掩卷,隻是覺得整個身心都浸泡在漫無邊際的冰水裏,奔波于風雪交加的旅途中,又好像感受著暴風雨過後的沉寂、大醉初醒般的虛脫、虛脫之後又獲得新生……

所獲成就

《挪威的森林》自1987年在日本問世以來,在日本已銷出1500餘萬冊(2011年統計),這在隻有一億多人口的日本是一個奇跡,平均每6-7個日本人就有一人有這本書,是日本銷售總量最大的書籍。在中國的統計數位不一,但常見說法是三百多萬。《挪威的森林》在北京風入松、上海書城等著名書店排行榜上,屹立前十名近一年時間,而這股購書熱潮還在如火如荼地高漲著。

作者簡介

村上春樹,1949年生于日本兵庫縣,早稻田大學戲劇系畢業,1979年以第一部創作小說《且聽風吟》得到當年日本的群像新人獎。獲得野間文藝新人獎和谷崎潤一郎獎的作品――《挪威的森林》――迄今賣了超過700萬本,使作者成為日本最暢銷的作家。村上春樹曾翻譯F.s cott Fitzgerald,Paul Theroux,John lrving 及Raymond chandler的小說,九十年代 在美國普林頓大學和Tufts University任客座講師。1979年以處女作《且聽風吟》獲群像新人文學獎。主要著作有《挪威的森林》、《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舞!舞!舞!》、《奇鳥行狀錄》、《海邊的卡夫卡》等。作品被譯介至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在世界各地深具影響。

村上春樹村上春樹

村上春樹(3張)

其它

經典場景

漫步于東京街頭

遇見綠子

午飯後的火災

月光中直子的裸體,三人的爬山.

雨中之吻

旅行,直子死了,綠子剩下

呼喚,"我現在哪裏?"

挪威的森林一書整個場景都在東京,尤其以村上當時所在的早稻田大學為主向外輻射。

挪威的森林場景地圖挪威的森林場景地圖

挪威的森林場景地圖(1張)

書中提及的小說

魔山》德 托馬斯·曼

《半人馬星座》美 約翰·厄普代克

《了不起的蓋茨比》 美 弗朗西斯·司各特·菲茨傑拉德

麥田裏的守望者》 美 傑羅姆·大衛·塞林格

在輪下》 德 赫爾曼·黑塞

八月之光》 美 威廉·福克納

BEATLES歌曲:

1.norwegian wood

2.she's leaving home

3.when i'm sixty four

4.Here Comes The Sun

5.Sgt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6.Eleanor Rigby

7.Yesterday

8.Michelle

9.Something

10.Nowhere Man

11.The Fool On the Hill

12.Penny Lane

13.Blackbird

14.Julia

15.And I Love Her

16.Hey, Jude

其他歌曲

爵士樂

曾提到的歌曲

日本國歌《君之代

直子最喜歡的亨利·馬歇 尼的收有《寶貝兒》的唱片

直子最喜歡的勃拉姆斯的第四交響曲

直子20歲生日時渡邊放的唱片第一張是《佩珀軍士寂寞的心俱樂部樂隊》,最後是威爾·埃文 斯的《獻給戴維的華爾茲》

渡邊在綠子家裏,綠子提及自己曾唱過一首《七朵水仙花》的歌,後來她又自我陶醉地唱了《檸檬樹》、《粉撲》、《五百英裏》、《花落何處》、《快劃喲米歇爾》

玲子用吉他彈奏了巴赫的賦格曲,組曲中的小品,又為直子彈了甲克蟲樂隊的《米歇爾》、《寂寂無人》、《茱麗婭》《挪威的森林》,後來又彈了幾首勃薩諾巴舞曲

玲子打口哨悠揚地吹著《驕傲的瑪莉》

收音機裏的歌布萊德·舒特·安德烈斯的歌--《飛轉的車輪》,奶油的《白房間》,西蒙和加豐凱爾樂隊演唱的電影《畢業生》主題歌(應該是the sound of silence)。

店裏的女孩兒說,如果玲子肯彈甲殼蟲爵士樂的《太陽從這裏升起》,冰鎮牛奶可算店裏請客。玲子伸出拇指,做出OK的表示。隨即邊哼歌詞邊彈《太陽從這裏升起》。

玲子一面看書一面聽身曆聲短波中勃拉姆斯的鋼琴協奏曲。玲子吹著口哨,模仿第三樂章剛有大提琴出現的旋律。"布克·霍斯和彪姆。"玲子說,"這段樂曲,過去我聽得幾乎把唱片紋都磨光了,真的磨光了。從頭到尾聽得一點不剩,像整整舔了一遍一樣。"

玲子回憶教女孩鋼琴時,提到"有時我也模仿爵士鋼琴教她,告訴她這是巴頓·帕維爾洛,這是塞羅尼亞斯·蒙克。"

玲子講完同性戀女孩經歷之後彈起《並非終曲》和《伊帕內馬的少女》,之後彈了伯克拉庫,彈了列農、麥卡特尼的曲子。

渡邊回來到唱片店打工放了尼·貝內特,滾石樂隊的《飛起的彈簧影》,

渡邊和綠子約會,提到吉姆·莫裏森的歌,歌裏有這麽一句"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a stranger."塞羅尼亞斯·蒙克彈的《金銀花》,約翰·科爾德林。

渡邊寄完信後來在爵士酒吧,聽到奧爾德·科爾曼和巴頓·帕維爾洛的唱片

再次給直子寫信時聽邁爾斯·戴維斯的唱片,《溫柔的藍》

渡邊用吉他彈奏德裏夫塔茲的《爬到天台上》

羅貝爾·卡薩德施演奏的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

再見玲子,玲子彈起卡爾羅斯·喬賓的《並非終曲》,亨利·馬歇尼的《寶貝兒》,玲子後轉向甲殼蟲,彈了《挪威的森林》,《昨日》,《米歇爾》,《有一件事》,《太陽從這裏升起》,《山坡上的傻子》,《細雨》,《黑鳥》,《朱莉安》,《年屆六十四》,《寂寂無人》,《而且我愛她》,《喂,喬德》

渡邊彈了一曲《爬到天台上》。

玲子彈了拉威爾的吉他曲《為死去的公主而作的孔雀舞》和德彪西的《月光》,幾首伯克拉庫的曲子:《通過你》、《即使被雨淋濕》、《漫步時間裏》、《結婚之歌》。彈了近十首勃薩諾巴舞曲,彈了羅傑斯·哈特和格什文,彈了鮑勃·迪倫、查維斯、卡勞爾·金、比區和"沙灘男孩",彈了《向上行》、《藍天鵝絨》、《綠色菲爾茲》。玲子第四十九首彈了《朱莉娜·莉古比》,第五十首重彈了《挪威的森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