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三娘

拼命三娘

《拼命三娘》是由北京東方飛雲國際影視公司投資製作的數位電影,講述北宋年間,孟州孫家的女兒孫三娘為母報仇的故事。

  • 中文名稱
    拼命三娘
  • 出品時間
    2011年
  • 出品公司
    北京東方飛雲國際影視公司
  • 製片地區
    浙江橫店
  • 導演
    阿健
  • 製片人
    白彩雲
  • 類型
    劇情,喜劇,愛情,懸疑
  • 主演
    楊凈如,梁俊一,金夢超,吳岱融,邢琪琦,周仲
  • 片長
    90分鍾
  • 上映時間
    2011年9月8日
  • 互動貼吧
    百度東方飛雲吧

劇情簡介

北宋年間,孟州孫家的女兒三娘早已到了婚嫁年齡,盡管說媒的人一大堆,但三娘都以看不上為由推辭掉了。
  其實三娘確實是在故意推托,因為在她的眼中,有著比婚嫁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母親冤死之仇。十年前的一個夜晚,三娘和全家在孟州道趕路時遭到了一伙不明身份人的襲擊,三娘的母親慘死在對方手中,事後孫家雖然報了官,然而官兵卻百般推托,草草了事。三娘的母親就這樣死了個不明不白。十年過去了,孫老爺早已不願再揭陳年的舊疤,可三娘卻暗下決心,定要找到當年殺死母親的仇人。
  一次,一心為母報仇的三娘和帶著一封推介信投奔功名的張競在城中的一家小茶館意外邂逅,一場口舌之爭後兩人分別,卻相互拿錯了包袱。張競無奈隻得憑著三娘丟下的一塊玉佩來到孟州找到孫家,被孫老爺錯當作了自己未過門的女婿。張競為了等候三娘拿回自己的包袱,他死皮賴臉的以三娘未婚夫的身份留在了孫家。
  三娘回來後,因為她早已把張競的包袱丟棄,張競因拿不到包袱和三娘糾纏不斷,但他倆卻也在磕碰中逐漸建立了感情,就在三娘準備接受張競的感情時,卻意外發現張競和自己的殺母仇人有關系……
  那麽,三娘將如何面對她與張競的感情?她將如何實現為母報仇的心願                                                                                     ね

拼命三娘

演職員表

楊凈如 飾 孫三娘
  梁俊一 飾 張 競
  金夢超 飾 蝶 兒
  吳岱融 飾 孫 父

基本信息

劇名:拼命三娘

拼命三娘

類型:動作古裝
  總製片人:白彩雲
  導演:阿健
  執行導演:李超
  場記:韓雪
  統籌:楊江琴
  演員管理:璐璐
  主演:楊凈如、梁俊一、吳岱融、刑綺綺

相關信息

看過《水滸》的人,都知道裏面有個拼命三郎石秀。此人有一身好武藝,又愛打抱不平,外號“拚命三郎”。不過,俺們村有個叫李玉琴的女人,既沒有一身好武藝,也不愛打抱不平,就因為她苦吃苦做,雖說模樣一般,身段也不苗條,甚至還有些瘦弱,但就是一般的男人也比不上她,也都甘拜下風,“拼命三娘”的綽號就叫響了,簡而化之,“三娘”二字叫起來很是順口。

三娘嫁的是老陳家的三兒子。老三軟性子,軟耳朵,時時聽老婆的。澆地,三娘叫男人在家,自己一個人在地裏看著管子。瞌睡蟲上來了,三娘竟然趴在荊棘叢裏,也能呼呼大睡。揚場,三娘叫男人在一邊慢悠悠地掠場,她抓起木掀,身著短衫,掀掀生風,呼呼劃出一個個漂亮的弧線,金色的麥粒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呢,連漢子老三也暗暗叫好。拔花生,老三嘴裏叼著煙,在後邊慢悠悠地拔著,三娘呼呼拔在前頭,把老三遠遠落在後頭。三娘直一直腰,再回頭接應老三上來。天長日久,日久天長,三娘的大名李玉琴,大家似乎都忘了,隻記得“三娘”二字。

常言道,種庄稼一季子,娶老婆一輩子。庄稼種好種壞,隻不過是一季子,娶老婆可就不一樣了,那可是一輩子的大事。家有能幹的賢妻,真是三生有福,老的少的都有福。三娘的名聲,響當當哩。

也許,正應了那句“福兮,禍之所倚”的老話,就因為三娘一錘定音做了主,今年種了十畝白菜,行情不好,一下子喝了白菜湯,賠本賺吆喝哩。三娘的名聲也跟著一落千丈,怪話、風涼話,陰陽怪氣的,說什麽的都有。“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想發財,得有發財的命哩!”,“嘻嘻,能幹?能幹有能幹的命,隻怕沒那個福分哩!”……

那還是去年冬天的事兒了。

那時,大家聽說東邊菜區,這些年種菜可真種發了,每年進個十萬八萬的小菜一碟呢。聽說有個叫樓子庄的村子,去年有戶人家種了多少畝白菜,多少畝山葯,多少畝胡蘿卜,一年就收入了三十多萬,當年就開上了小轎車。天呀,三十多萬,那得種多少年糧食才能掙到這麽個大數目呀!眼熱呀眼熱,連城裏人都眼熱的不行,多少人都饞壞嘍!

那好,光眼饞不行,咱們也幹呀,也拿出實際行動來呀,光說不練,那怎麽能行?誰知,等三娘跟老三一商議種白菜,老三嚇得差點兒臉都白了,連說不行不行,萬萬使不得。為了說服老婆,他還擺出了一些不行的理由:一是老輩子沒有種菜的習慣,咱算老幾?二是種菜不保險,碰上行情好還好說,一旦臭了行,喝了白菜湯,哭都找不著個地方哭呢!二是水源不足,一旦天旱,澆不上水,那可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應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于老三的阻攔,三娘也擺出了自己的理由,那就是,老輩子沒幹過的事情,咱就不能幹了?天有陰晴,月有圓缺,潮漲朝落,種菜就像做買賣一樣,哪能光賺不賠?

就這樣,盡管老三的心裏一百個不願意,但還是說不過當家作主說了算的三娘。罷罷罷,就依了老婆,也就啞口無言不再幹涉了。于是,地凍三尺了,三娘還是請來挖掘機,在地頭開挖了一處不小的平塘。整整三天,三娘一直守在凍得人直打哆嗦的野地裏,卻讓老三在家做飯,看家。

就這樣,一開春,三娘就張羅著找旋耕機打地,起壟;接著,下種;再接著,就是管理了。實指望,春風化雨,有勞動,就有收獲。果然,待到秋來,一棵棵大白菜長得是那麽喜人,飽滿、結實。遠遠望去,一壟壟大白菜筆直地伸向遠處,莫非是一條條通向成功的路?也許,路的盡頭,就是成功,就是汗珠子摔八瓣換來的大把大把的金錢哩!

喜悅中,三娘跟老三掰著指頭算開了帳:一斤大白菜五毛錢,每畝地照兩萬斤計算,一畝地收入就是一萬元;三毛錢,就是六千元;兩毛錢,就是四千元;最不濟,就是一毛錢,就是兩千元呢,也比單純種糧食強得多,是不是?再說啦,哪能這麽不走運呢?那好吧,等賣了白菜,手裏有了大把的票子,咱一不買什麽轎車,二不買什麽樓房,好好供應孩子讀書,將來有個好出息,才是正理兒呢,呵呵。

這不,正這麽算計著,就有菜販子上地裏來了。五毛?六毛?想得美!你猜猜,五毛也不是,六毛更不消說,四毛也不給,人家隻給三毛。這麽便宜呀,才是去年一半的價錢呢。三娘抹一把臉上的汗珠兒,瞅一眼褲腿子上的泥土,“嘖嘖”著,不情願,不想賣哩。

反正白菜正長個兒,要不賣就再等等吧。菜販子撂下這麽一句話,頭沒抬眼沒睜,拍拍屁股,一溜煙兒走了。

三毛沒賣,不幾天,就跌破了三毛,一路下滑,從兩毛,跌到了一毛。就像冬天的氣溫,伴隨著幾場冷硬的西北風,從零上十幾度,慢慢跌至冰點。三娘真的傻眼了,天哪,真能喝了白菜湯?

眼下,眼見得氣溫降下來,天冷了,隨便到地裏走走看看,滿地都是沒有收獲的大白菜,菜賤如草哩。有買主的,三分錢一斤,還是凈菜,隨便裝,還要管吃喝,唉,管就管吧,反正比扔了強,賠就陪吧。

三娘走到街上,碰見人就說,不嫌棄,就上地裏去拔白菜吃呀。怎麽?拿不動?拿不動用車拉呀。碰見的人說,三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明年還敢種大白菜嗎?三娘挺挺胸脯,大聲說,哪裏跌倒哪裏爬起來,種,怎麽不敢?明年還要多種呢!瞧,災禍面前,三娘還是改不了那“拼命三娘”的脾性哩。

據說,在沒人的時候,三娘竟也會悄悄抹開了眼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