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達克

拉達克

拉達克 (藏文: ལ་དྭགས་,拉丁轉寫: la-dwags, 國際音標: [lad̪ɑks];印地語: लद्दाख़,印地語國際音標: [ləd̪.d̪ɑːx];烏爾都語: لدّاخ ;英語:Ladakh)是藏族的傳統居住區,位于克什米爾東南部,現絕大部分由印度實際控製。拉達克面積4 5110平方公裏。曾是古絲綢之路必經的重鎮,首府列城(Leh)。主要語言為藏語(拉達克方言)和烏爾都語。地居世界屋脊之上,位于喜馬拉雅山南沿與克什米爾山谷的東北面。

拉達克是西藏同中亞和印度交通、貿易的中心和門戶。拉達克有"小西藏"之稱,無論地理、民族,宗教與文化皆接近西藏。拉達克歷史上屬于中國,是西藏的一部分,到清朝時為受駐藏大臣節製的西藏藩屬。1834年,得到英國支持的錫克王國入侵拉達克,拉達克從此落入外國之手。

  • 中文名稱
    拉達克
  • 面積
    45110平方公裏
  • 外文名稱
    a dwags、لدّاخ
  • 人口
    約26萬人
  • 方言
    藏語(拉達克方言)
  • 行政區類別
    地區
  • 所屬地區
    克什米爾地區
  • 地理位置
    青藏高原西部邊緣

基本概述

拉達克 (藏文: ལ་དྭགས་,拉丁轉寫: la-dwags, 國際音標: [lad̪ɑks];印地語: लद्दाख़,印地語國際音標: [ləd̪.d̪ɑːx];烏爾都語: لدّاخ ;英語:Ladakh)是藏族的傳統居住區,拉達克傳統上還包括今天巴基斯坦控製的巴爾蒂斯坦。拉達克有「小西藏」之稱,無論地理、民族,宗教與文化皆接近西藏。事實上,拉達克歷史上原是西藏的一部分,到清朝時為受駐藏大臣節製的西藏藩屬。

印度和巴基斯坦獨立後,雙方就克什米爾歸屬問題爆發戰爭,戰後印度控製了拉達克。印方曾聲稱,中印邊界西段早在19世紀40年代就已劃定,遭到中國方面的駁斥。直到今天,中印邊界西段問題仍懸而未決。

地理位置

拉達克有小西藏之稱。

拉達克拉達克

“拉達克地區”,是指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一部分,位于青藏高原的西部邊緣,主要包括列城及其周圍地拉達克的班公湖區,海拔在3000~6000米之間。

然而,在歷史上,拉達克是中國西藏的一部分,至今該地區的大多數居民仍是藏人,語言、文化、宗教與西藏相同。中國政府從未承認印度對該地區享有管轄權。

歷史文化

拉達克地圖該地區的石刻表明新石器時代就有人類居住在這個地區。拉達克最早的居民是雅利安人,這些早期居民被希羅多德的著作和往世書記載下來。大約公元一世紀,拉達克成為貴霜帝國的一部分。2世紀的時候,佛教經過克什米爾傳入西拉達克,而此時東拉達克仍然盛行苯教。7世紀的時候玄奘也記錄的這個地區。

8世紀,拉達克東部的吐蕃擴張,拉達克北部的中亞被中國唐朝控製,拉達克卷入了唐蕃沖突,其宗主權在唐帝國和吐蕃之間幾經易手。

842年吐蕃王室成員尼馬嗊(Nyima-Gon)由于王室內亂,逃往吐蕃西部,脫離吐蕃王國,吞並拉達克,建立獨立的拉達克王朝。這個時期拉達克涌入了大量藏人,隨之藏化。王朝從印度東北地區尤其是克什米爾引入佛教思想,史稱藏人的“第二次佛教傳播”。

13世紀面臨伊斯蘭教征服南亞,拉達克謀求從西藏獲得佛教事務的指導。隨後的大約兩個世紀裏,直到1600年,拉達克面臨穆斯林鄰國的劫掠和侵略。由此拉達克開始衰落,並且部分人轉信伊斯蘭教。

拉達克拉達克

之後巴幹王重新統一了拉達克,並建立了“勝利王朝”,此後國力漸強。這個地區王朝一直持續到今天。為了對付穆斯林在該地區摧毀佛教、實現伊斯蘭化的企圖,王朝的歷代國君驅逐了來自中亞的入侵者,並且一度把王國擴張到尼泊爾。17世紀前期,勝利王朝為修復佛教聖器和廟宇做了大量努力,王國版圖向北擴張到了臧斯噶(Zanskar)等地區。然而王國後來被已經吞並克什米爾和巴爾蒂斯坦的莫臥兒帝國擊敗,但是王國保持了獨立。

17世紀後期,拉達克在不丹和西藏的爭端中支持不丹,引起了西藏的進攻。克什米爾穆斯林民族幫助重建拉達克政權,但是條件是拉達克王室允許在首都列城(Leh)裏建清真寺並且國王皈依伊斯蘭教。1684年西藏和拉達克簽約解決了雙方之間的爭端,拉達克的獨立主權受到了嚴厲的限製。

1834年和1840年,多格拉人在旁遮普地區的錫克帝國的支持和率領下兩次入侵拉達克,拉達克兩次向西藏地方政府求援,但是清駐藏大臣拒不發兵,拉達克淪陷。1842年拉達克人起義失敗,拉達克被並入多格拉土邦。

1842年拉達克戰爭及其後的臨時協定和條約並沒有改變拉達克的歸屬和地位,但由于清朝政府陷于鴉片戰爭的困境而自顧不暇,克什米爾公國通過戰爭威脅和扶植傀儡而加強了控製,這其後並沒有任何協定或者中國與拉達克參與締結的條約。此後英國殖民者和印度對該地區的控製更多是軍事佔領的繼續,並沒有法律依據。該協定反而證明印度聲稱的拉達克于1842年並入克什米爾毫無根據。而多格拉人對拉達克的軍事佔領和控製成為英國入侵和蠶食中國西藏的跳板。

1842年拉達克戰爭後,拉達克王室被允許在拉達克保留部分王權,這種格局一直持續到今天。1850年代起,歐洲影響逐漸強烈。

1947年印巴分治,多格拉土邦王公不能決定加入印度還是巴基斯坦。1948年巴基斯坦攻入該地區,並且佔領了卡吉爾(Kargil)和臧斯噶,軍隊距離雷城不到30公裏。在多格拉土邦王公簽約加入印度之後,印度派軍隊進入該地區。1949年中國關閉了奴布拉(Nubra)和新疆的邊界,封鎖了傳統的邊貿道路。1950年中國軍政人員進入西藏導致大量藏人逃入拉達克。1962年以前中國修建的新藏公路穿越阿克塞欽地區,使自清末以來未能有效控製的阿克塞欽地區重新回到中國的有效管理中。中國還建設了喀喇昆侖公路通入巴基斯坦。在此期間,印度建設了斯利那加-列城公路,使行程從十六天縮短到兩天。目前整個查謨-克什米爾邦處于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國的領土爭端之中。卡吉爾曾經是1947年、1965年、1971年印巴沖突的戰場。也是1999年卡吉爾戰爭中潛在核沖突的目標。1979年拉達克被分成卡吉爾和列城兩個行政區。1989年,曾爆發過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間的沖突和騷亂。之後拉達克政府要求從克什米爾邦獨立出來,1993年成立了拉達克自治委員會。

人口 約26 0000,主要為藏人以及操印度-伊朗語族的雅利安人,多數信藏傳佛教。

史籍記載

據馬大正主編的《西藏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介紹,早在公元9世紀,拉達克就是吐蕃的一部分,13世紀統一于中國的元朝,後來統治北印度的莫臥兒帝國曾侵入拉達克,迫使其成為藩屬,但隨著莫臥兒帝國的衰落,拉達克在清代重新歸屬中國西藏管轄,拉達克王由駐藏大臣“節製”。

西藏通史西藏通史

從1683年開始,拉達克就年年向西藏進貢。

1826年,拉達克部長奉駐藏大臣松廷的密令,緝拿逃亡拉達克的張格爾匪徒100餘人,並立即派人稟報駐藏大臣。1829年,道光皇帝賞給拉達克部長五品頂戴花翎。在中國地圖出版社20世紀80年代出版的《中國歷史地圖集》第8冊中,有1820年的全中國地圖,該圖把拉達克劃為中國西藏的一部分。

印度爭奪

那麽,拉達克地區是怎麽落入印度之手的呢?這還得從英國東印度公司說起。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印度次大陸擴張的過程中,對拉達克等西藏西部地區日益關註,因為該地區扼住了英國通往亞洲腹地之路。

19世紀30年代,東印度公司派人到拉達克蒐集情報。1834年,得到英國支持的錫克王國查謨土邦總督、道格拉族人(藏文文獻中一般稱作“森巴人”)古拉伯·辛格,派遣克什瓦爾(今查謨東北)地方長官瓦齊爾佐爾阿弗爾·辛格(藏文史料記載為“倭色爾”),率領約5000名士兵突然侵入拉達克。拉達克王派人至拉薩向清朝駐藏大臣求援,但是駐藏大臣拒絕派兵支援。

1835年,道格拉軍擊潰拉達克軍主力,攻抵拉達克首府列城,拉達克被迫簽訂城下之盟,淪為查謨的附屬國。但拉達克人不斷反抗,在道格拉軍1839年第四次入侵拉達克之後,查謨的統治才相對鞏固。

1840年,古拉伯·辛格派兵侵佔了拉達克西北的巴爾蒂斯坦(在今巴基斯坦控製的克什米爾地區內,此前也是中國西藏的一部分)。

西藏-森巴戰爭

在向東擴張連連得手之後,1841年5月,古拉伯·辛格派遣瓦齊爾佐爾阿弗爾·辛格指揮的道格拉軍隊向中國政府直接管轄下的西藏阿裏地區發動侵略,藏軍和西藏民眾英勇反抗,這場戰爭在藏文史料中被稱為西藏-森巴戰爭。

中外一些歷史學家認為,這一戰爭是中英第一次鴉片戰爭的一部分,筆者也同意這一看法,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從戰爭的起因來看,與鴉片關系密切。鴉片是克什米爾商人通過拉達克運往中國新疆葉爾羌(今莎車)的重要商品和利潤來源,但中國政府1839年(即林則徐虎門銷煙的那一年)在全國推行的禁煙運動,使居住在葉爾羌的克什米爾商販損失了數十萬盧比,還斷了他們的財源。古拉伯·辛格以朝拜聖山聖湖為借口發動侵略,其實是想吞並中國西藏和新疆南部。第二,從戰爭的過程來看,道格拉軍隊侵略西藏,確實配合了英軍對中國東南沿海的進攻。古拉伯·辛格致信英屬印度政府,聲稱他是“通過對中國西部邊境的入侵,來與英國政府進行軍事合作”。第三,從戰爭的結果來看,英國最終奪取了對拉達克的“保護權”。

西藏阿裏地區承平日久,防備松懈,侵略軍接連得手。當時清朝在東南沿海前線吃緊,無法調集內地軍隊支援西藏。幸虧當時有藏軍義無反顧地投入保家衛國的戰鬥。

3.藏軍非地方武裝,而屬中央軍隊

根據廖立的《中國藏軍》(中國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一書的研究,藏軍並非地方武裝,而是“吃皇糧”的中央軍隊。藏軍軍官由清朝軍機處任命,軍官、教官中有不少滿人、漢人,士兵大多為熟悉當地環境的藏人,軍械、軍糧由中央提供,軍事行動由駐藏大臣指揮。在清軍中,藏軍的裝備相當精良,50%的士兵使用火繩槍,還有14門當時清軍最先進的野戰攻堅武器——“劈山大炮”。

1841年6月,清朝駐藏大臣孟保派遣前藏代本(官名,藏語音譯,意為箭官)比喜赴前線組織抵抗,但由于路途遙遠,救援不及,道格拉軍仍攻陷了西藏阿裏地方長官噶本駐地噶大克,大肆殺戮掠奪。同年8月,孟保先後共派出2300名兵丁奔赴前線。據朱維群主編的《中國西藏》視點叢書中的《西藏史話》,孟保還將從內地運來的22門“劈山大炮”交藏軍使用。道格拉軍得知藏軍準備反攻,送信約和,但要求獲得戰爭賠款,被孟保拒絕。在班禪額爾德尼等西藏上層人士的動員下,西藏各階層積極行動,不畏艱險,趕在大雪封山之前,將糧餉運到前線,創造了後勤史上的奇跡(直到當代,拉薩到阿裏的公路都不能全年通車)。

藏軍英勇抗敵

1841年冬,藏軍冒著風雪嚴寒,發動反擊,接連取勝。12月11日至14日,雙方決戰于多玉,森巴侵略軍主帥瓦齊爾佐爾阿弗爾·辛格被藏軍火繩槍射中後滾落馬下,勇敢的藏軍士兵用長矛將其刺死,6000多人的道格拉軍全線崩潰,隻有1500人逃脫。到1842年3月,藏軍收復了全部阿裏地區。據孟保向道光皇帝奏報,藏軍擊斃侵略者軍官40多名,俘虜道格拉兵和被逼參戰的拉達克兵共836名。這些俘虜大多不願返回,其子孫今天仍居西藏。

1842年4月,比喜(又譯筆喜)統帥的藏軍推進至拉達克首府列城,拉達克人民發動起義配合藏軍,並通過西藏地方提出回歸中國,表示“情願各防邊界,協力堵御”。但是,古拉伯·辛格派和其宗主錫克王國都派出重兵,雙方死傷慘重,藏軍退到班公湖南的嚨沃,事後雙方都聲稱自己獲勝。

中國立場

中國從未承認拉達克屬于英屬印度

1842年8月29日,中英簽署《南京條約》,鴉片戰爭主戰場的戰事宣告結束。

1842年9月17日,西藏地方政府噶倫(總辦西藏行政事務,受駐藏大臣及達賴喇嘛管轄)索康、藏軍代本比喜與道格拉代表在列城達成停戰協定。協定要點為:1.雙方停戰,各自維持舊有邊界,承諾不使用武力改變;2.雙方按戰前辦法進行貿易;3.拉達克王的王後和兩個王兄弟從西藏回到拉達克,拉達克照舊向西藏朝貢。

這一協定,使得西藏地方政府未能將道格拉人逐出拉達克,失去了對拉達克的實際控製,僅維持了拉達克照舊“年貢”的虛名,為以後英國直接侵略拉達克留下可乘之機。但西藏地方政府也未正式承認拉達克歸道格拉人管轄。需要指出的是,該協定簽字的雙方代表僅是各自國家地方當局的代表,而且沒有得到各自中央政府的批準,因此,它隻是表示互不侵犯的停戰協定,而不是劃分邊界的條約。而且,所謂維持舊有邊界,指的是西藏地方政府直接管轄的阿裏地區,與作為中國西藏藩屬的拉達克王轄區之間的中國內部的行政邊界。

道格拉與錫克人的軍事力量在侵略拉達克和阿裏的過程中受到削弱。英國利用這一機會,于1845發動對錫克王國的戰爭,古拉伯·辛格統治的克什米爾,在1846年被劃為英屬印度的土邦。

接下來,英國就想繼承道格拉的侵略遺產,通過與中國簽署正式條約的形式,把對拉達克的“保護關系”合法化,並廢除拉達克向中國西藏的朝貢製度。

1846年,英屬印度總督哈定通過第二任香港總督德庇時,向清朝兩廣總督耆英轉呈了要求劃界通商談判的提議。同時,當時的駐藏大臣琦善也收到了哈定通過邊境頭人和西藏地方政府轉交的內容相同的信件。哈定在信中說,他希望中國西藏地方當局派遣官員,一起劃定英國所屬克什米爾與西藏的邊界。1847年2月11日,道光帝降旨,指示琦善:與英國的關系,以現有條約(即《南京條約》)為準,其餘一切拒絕,維持西藏、拉達克舊界,不與英方劃界;對英交涉由耆英在廣東統一辦理。耆英隨即以“西藏本有定界,毋庸再勘”,駁回英國要求。但英國竟然單方面組織了劃界委員會,在沒有征得中國西藏和克什米爾土邦同意的情況下,以“分水嶺原則”,劃出了若幹點,就草草收場,這條所謂邊界線是非法的、無效的。

清廷拒絕與英國劃界,避免了中國領土主權的損失。幾十年後,英國在藏南地區故伎重演,以“分水嶺原則”拋出了“麥克馬洪線”。

此後的歷屆中國政府,從未正式承認過拉達克是英屬印度的一部分。

印度和巴基斯坦獨立後,雙方就克什米爾歸屬問題爆發戰爭,戰後印度控製了拉達克。印方曾聲稱,中印邊界西段早在19世紀40年代就已劃定,遭到中國方面的駁斥。直到今天,中印邊界西段問題仍懸而未決。

入侵事件

據台灣“中央社”2013年7月15日報道,印度媒體最新報道稱,7月11日中國有兩架直升機“侵犯拉達克領空”。該報道還稱,這是繼今年4月和5月兩國 “帳篷對峙”,以及6月17日中國“強拆”印方監視攝影機事件之後,中方的又一次“越界”行為。

不過,印度陸軍方面對此予以低調回應。印度陸軍強調說,中方直升機此次隻是“靠近”印度領空,並未越界。

印度報業托拉斯14日晚間報道稱,7月11日上午8時左右,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兩架直升機,飛行至拉達克西南部楚瑪爾段邊界的領空,一段時間之後才飛回中方領土。

據報道,楚瑪爾位于拉達克到喜馬偕爾省(Himachal Pradesh)連成的邊界線上,距列城約300公裏。當地是兩國未定邊界“實際控製線”沿線,中方唯一無法直接進入的地區,“總讓解放軍邊防部隊寢食難安”。

報道表示,中印兩軍4月至5月間在拉達克曾發生過21天“帳篷對峙”,當地的楚瑪爾哨所正是主要爭執所在。印方當時聲稱,解放軍進入拉達克陶貝奧迪(Daulat Beg Oldi)段領土19公裏。6月17日,印度又指控中國解放軍巡邏隊在楚瑪爾破壞了印度的碉堡,並拆除印方一個監視攝影機。直到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A.K.Antony)訪問北京前一天,也就是7月3日,在印方的強烈抗議下,中方才“歸還”了印方的攝影機。

印度國防部稱,過去3年間解放軍進入爭議領土逾600次。為強化邊界和平安定,兩國正就中方先前提出的一項新邊防合作協定討論中。

印度媒體今年早些時候曾瘋炒所謂的中國軍方“越線行為”,並稱此引發兩國“帳篷對峙”。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多次對此表示,中國邊防部隊一直嚴格遵守兩國達成的有關協定,尊重和遵守中印邊境地區的實際控製線,在中方一側進行正常巡邏,沒有越過實控線一步。中方不能同意有關中國邊防部隊“入侵”印度領土以及中國挑起中印邊境地區緊張局勢的指責。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