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孫

抱孫

老舍的諷刺小說《抱孫》收藏在《老舍幽默文集選》。

這篇短文,使老舍大師的語言魅力完全得到了展現。

《抱孫》篇幅短小卻錯落有致,圍繞一個家庭中第三代出生死去的前前後後,描述了一個虔誠的老祖母,她的全部希望只是得到一個孫子,由此導致了她的兒媳婦和嬰兒的死亡。

  • 書名
    抱孫
  • 作者
    老舍
  • 類別
    諷刺小說
  • 出版社
    1933年12月
  • 出版時間
    1933年12月

精彩情節

​《抱孫》情節變幻不定,忽喜忽悲。

王老太太受封建意識的影響,特別想抱孫,王少阿麼有了身孕,“大喜”。

婆家、娘家競相伺候,王少阿麼“連嘴角都吃爛了”,結果難產,“大悲”。

後來送到醫院,經過剖腹產,大人保住了,孩子也生出來了,這又是“大喜”。

但為了能為孫子“洗三”,王老太太不顧醫院的阻攔,把兒媳和孫子接回家,大擺酒席宴請賓朋,結果孫子感冒發了燒,兒媳肚子裂了縫,兩人都死了,這又是“大悲”。

作者簡介

老舍(1899.2.3-1966.8.24),原名舒慶春,字舍予,現代著名作家、傑出的語言大師,被譽為“人民藝術家”。滿族正紅旗人,北京人,父親是一名滿族的護軍,陣亡在八國聯軍攻打北京城的時候,老舍這一筆名最初在小說《老張的哲學》中使用,其他筆名還有舍予、絜青、絜予、非我、鴻來等。1913年考入北京師範學校。1918年畢業後任北京市方家胡同國小校長。1922年任南開中學國文教員。同年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小鈴兒》。1924年赴英國,任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中文講師。教學之餘,讀了大量外國文學作品,並正式開始創作生涯。陸續發表《老張的哲學》、《趙子曰》和《二馬》三部描寫市民生活的諷刺長篇小說。1930年回到祖國,任濟南齊魯大學文學院副教授,並編輯《齊魯月刊》。1934年夏到青島山東大學任中國文學系教授。1936年夏辭去教職,專事文學創作。抗日戰爭爆發後,到武漢、重慶主持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的工作,任常務理事、總務組長,並組織出版會刊《抗戰文藝》。1946年3月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赴美講學一年,期滿後,留美寫作。1949年底返回北京。曾任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政協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及書記處書記、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副主席、中國劇協和中國曲協理事、北京市文聯主席等職。1966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原文

:吃得順著枕頭往下流油,被窩的深處能掃出一大碗什錦來。孕婦不多吃怎麽生胖小子呢?婆婆兒媳對于此點完全同意。婆婆這樣,娘家媽也不能落後啊。她是七趟八趟來“催生”,每次至少帶來八個食盒。兩親家,按著哲學上說,永遠應當是對仇人。娘家媽帶來的東西越多,婆婆越覺得這是有意羞辱人;婆婆越加緊張羅吃食,娘家媽越覺得女兒的嘴虧。這樣一競爭,少阿麼可得其所哉,連嘴犄角都吃爛了。收生婆已經守了七天七夜,壓根兒生不下來。偏方兒,丸葯,子孫娘娘的香灰,吃多了;全不靈驗。到第八天頭上,少阿麼連雞湯都顧不得喝了,疼得滿地打滾。王老太太急得給子孫娘娘跪了一股香,娘家媽把天仙庵的尼姑接來念催生咒;還是不中用。一直鬧到半夜,小孩算是露出頭發來。收生婆施展了絕技,除了把少阿麼的下部全抓破了別無成績。小孩一定不肯出來。長似一年的一分鍾,竟自過了五六十來分,還是隻見頭發不見孩子。有人說,少阿麼得上醫院。上醫院?王老太太不能這麽辦。好嗎,上醫院去開腸破肚不自自然然的產出來,硬由肚子裏往外掏!洋鬼子,二毛子,能那麽辦;王家要“養”下來的孫子,不要“掏”出來的。娘家媽也發了言,養小孩還能快了嗎?小雞生個蛋也得到了時候呀!況且催生咒還沒念完,忙什麽?不敬尼姑就是看不起神仙!

又耗了一點鍾,孩子依然很固執。少阿麼直翻白眼。王老太太眼中含著老淚,心中打定了主意:保小的不保大人。媳婦死了,再娶一個;孩子更要緊。她翻白眼呀,正好一狠心把孩子拉出來。找奶媽養著一樣的好,假如媳婦死了的話。告訴了收生婆,拉!娘家媽可不幹了呢,眼看著女兒翻了兩點鍾的白眼!孫子算老幾,女兒是女兒。上醫院吧,別等念完催生咒了;誰知道尼姑們念的是什麽呢,假如不是催生咒,豈不壞了事?把尼姑打發了。婆婆還是不答應;“掏”,行不開!婆婆不贊成,娘家媽還真沒主意。嫁出的女兒潑出的水,活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呀。兩親家彼此瞪著,恨不能咬下誰一塊肉才解氣。

又過了半點多鍾,孩子依然不動聲色,幹脆就是不肯出來。收生婆見事不好,抓了一個空兒溜了。她一溜,王老太太有點拿不住勁兒了。娘家媽的話立刻增加了許多分量:“收生婆都跑了,不上醫院還等什麽呢?等小孩死在胎裏哪!”“死”和“小孩”並舉,打動了王太太的心。可是“掏”到底是行不開的。

“上醫院去生產的多了,不是個個都掏。”娘家媽力爭,雖然不一定信自己的話。

王老太太當然不信這個;上醫院沒有不掏的。

幸而娘家爹也趕到了。娘家媽的聲勢立刻浩大起來。娘家爹也主張上醫院。他既然也這樣說,隻好去吧。無論怎說,他到底是個男人。雖然生小孩是女人的事,可是在這生死關頭,男人的主意多少有些力量。

兩親家,王少阿麼,和隻露著頭發的孫子,一同坐汽車上了醫院。剛露了頭發就坐汽車,真可憐的慌,兩親家不住的落淚。

一到醫院,王老太太就炸了煙①。怎麽,還得掛號?什麽叫掛號呀?生小孩子來了,又不是買官米打粥,按哪門子號頭呀?王老太太氣壞了,孫子可以不要了,不能掛這個號。可是繼而一看,若是不掛號,人家大有不叫進去的意思。這口氣難咽,可是還得咽;為孫子什麽也得忍受。設若自己的老爺還活著,不立刻把醫院拆個土平才怪;寡婦不行,有錢也得受人家的欺侮。沒工夫細想心中的委屈,趕快把孫子請出來要緊。掛了號,人家要預收五十塊錢。王老太太可抓住了:“五十?五百也行,老太太有錢!幹脆要錢就結了,掛哪門子浪號,你當我的孫子是封信呢!”

醫生來了。一見面,王老太太就炸了煙,男大夫!男醫生當收生婆?我的兒媳婦不能叫男子大漢給接生。這一陣還沒炸完,又出來兩個大漢,抬起兒媳婦就往床上放。老太太連耳朵都哆嗦開了!這是要造反呀,人家一個年青青的孕婦,怎麽一群大漢來動手腳的?“放下,你們這兒有懂人事的沒有?

要是有的話,叫幾個女的來!不然,我們走!”恰巧遇上個頂和氣的醫生,他發了話:“放下,叫她們走吧!”

王老太太咽了口涼氣,咽下去砸得心中怪熱的,要不是為孫子,至少得打大夫幾個最響的嘴巴!現官不如現管,誰叫孫子故意鬧脾氣呢。抬吧,不用說廢話。兩個大漢剛把兒媳婦放在帆布床上,看!大夫用兩隻手在她肚子上這一陣按!王老太太閉上了眼,心中罵親家母:你的女兒,叫男子這麽按,你連一聲也不發,德行!剛要罵出來,想起孫子;十來個月的沒受過一點委屈,現在被大夫用手亂杵,嫩皮嫩骨的,受得住嗎?她睜開了眼,想警告大夫。哪知道大夫反倒先問下來了:“孕婦凈吃什麽來著?這麽大的肚子!你們這些人沒辦法,什麽也給孕婦吃,吃得小孩這麽肥大。平日也不來檢驗,產不下來才找我們!”他沒等王老太太回答,向兩個大漢說:“抬走!”

王老太太一輩子沒受過這個。“老太太”到哪兒不是聖人,今天竟自聽了一頓教訓!這還不提,話總得說得近情近理呀;孕婦不多吃點滋養品,怎能生小孩呢,小孩怎會生長呢?難道大夫在胎裏的時候專喝西北風?西醫全是二毛子!不便和二毛子辯駁;拿娘家媽殺氣吧,瞪著她!娘家媽沒有意思挨瞪,跟著女兒就往裏走。王老太太一看,也忙趕上前去。那位和氣生財的大夫轉過身來:“這兒等著!”

兩親家的眼都紅了。怎麽著,不叫進去看看?我們知道你把兒媳婦抬到哪兒去啊?是殺了,還是剮了啊?大夫走了。王老太太把一肚子邪氣全照顧了娘家媽:“你說不掏,看,連進去看看都不行!掏?還許大切八塊呢!宰了你的女兒活該!萬一要把我的孫子-我的老命不要了。跟你拚了吧!”

娘家媽心中打了鼓,真要把女兒切了,可怎辦?大切八塊不是沒有的事呀,那回醫學堂開會不是大玻璃箱裏裝著人腿人腔子嗎?沒辦法!事已至此,跟女兒的婆婆幹吧!“你倒怨我?是誰一天到晚填我的女兒來著?沒聽大夫說嗎?老叫兒媳婦的嘴不閒著,吃出毛病來沒有?我見人見多了,就沒看見一個象你這樣的婆婆!”

“我給她吃?她在你們家的時候吃過飽飯嗎?”王太太反攻。

“在我們家裏沒吃過飽飯,所以每次看女兒去得帶八個食盒!”

“可是呀,八個食盒,我填她,你沒有?”

兩親家混戰一番,全不示弱,罵得也很具風格。

大夫又回來了。果不出王老太太所料,得用手術。手術二字雖聽著耳生,可是猜也猜著了,手要是豎起來,還不是開刀問斬?大夫說:用手術,大人小孩或者都能保全。不然,全有生命的危險。小孩已經誤了三小時,而且決不能產下來,孩子太大。不過,要施手術,得有親族的簽字。王老太太一個字沒聽見。掏是行不開的。

“怎樣?快決定!”大夫十分的著急。

“掏是行不開的!”

“願意簽字不?快著!”大夫又緊了一板。

“我的孫子得養出來!”

娘家媽急了:“我簽字行不行?”

王老太太對親家母的話似乎特別的註意:“我的兒媳婦!你算哪道?”

大夫真急了,在王老太太的耳根子上扯開脖子喊:“這可是兩條人命的關系!”

“掏是不行的!”

“那麽你不要孫子了?”大夫想用孫子打動她。

果然有效,她半天沒言語。她的眼前來了許多鬼影,全似乎是向她說:“我們要個接續香煙的,掏出來的也行!”她投降了。祖宗當然是願要孫子;掏吧!“可有一樣,掏出來得是活的!”她既是聽了祖宗的話,允許大夫給掏孫子,當然得說明了-要活的。掏出個死的來幹嗎用?隻要掏出活孫子來,兒媳婦就是死了也沒大關系。

娘家媽可是不放心女兒:“準能保大小都活著嗎?”“少說話!”王老太太教訓親家太太。

“我相信沒危險,”大夫急得直流汗,“可是小孩已經耽誤了半天,難保沒個意外;要不然請你簽字幹嗎?”“不保準呀?乘早不用費這道手!”老太太對祖宗非常的負責任;好嗎,掏了半天都再不會活著,對的起誰!“好吧,”大夫都氣暈了,“請把她拉回去吧!你可記住了,兩條人命!”

“兩條三條吧,你又不保準,這不是瞎扯!”

大夫一聲沒出,抹頭就走。

王老太太想起來了,試試也好。要不是大夫要走,她決想不起這一招兒來。“大夫,大夫!你回來呀,試試吧!”

大夫氣得不知是哭好還是笑好。把單子念給她聽,她畫了個十字兒。

兩親家等了不曉得多麽大的時候,眼看就天亮了,才掏了出來,好大的孫子,足分量十三磅!王老太太不曉得怎麽笑好了,拉住親家母的手一邊笑一邊刷刷的落淚。親家母已不是仇人了,變成了老姐姐。大夫也不是二毛子了,是王家的恩人,馬上賞給他一百塊錢才合適。假如不是這一掏,叫這麽胖的大孫子生生的憋死,怎對祖宗呀?恨不能跪下就磕一陣頭,可惜醫院裏沒供著子孫娘娘。

胖孫子已被洗好,放在小兒室內。兩位老太太要進去看看。不隻是看看,要用一夜沒洗過的老手指去摸摸孫子的胖臉蛋。看護不準兩親家進去,隻能隔著玻璃窗看著。眼看著自己的孫子在裏面,自己的孫子,連摸摸都不準!娘家媽摸出個紅封套來-本是預備賞給收生婆的-遞給看護;給點運動費,還不準進去?事情都來得邪,看護居然不收。王老太太揉了揉眼,細端詳了看護一番,心裏說:“不象洋鬼子妞呀,怎麽給賞錢都不接著呢?也許是面生,不好意思的?有了,先跟她閒扯幾句,開啟了生臉就好辦了。”指著屋裏的一排小籃說:“這些孩子都是掏出來的吧?”

“隻是你們這個,其餘的都是好好養下來的。”“沒那個事,”王老太太心裏說,“上醫院來的都得掏。”

“給孕婦大油大肉吃才掏呢,”看護有點愛說話。“不吃,孩子怎能長這麽大呢!”娘家媽已和王老太太立在同一戰線上。

“掏出來的胖寶貝總比養下來的瘦猴兒強!”王老太太有點覺得不掏出來的孩子沒有住醫院的資格。“上醫院來‘養’,脫了褲子放屁,費什麽兩道手!”

無論怎說,兩親家幹瞪眼進不去。

王老太太有了主意,“丫環,”她叫那個看護,“把孩子給我,我們家去。還得趕緊去預備洗三請客呢!”“我既不是丫環,也不能把小孩給你,”看護也夠和氣的。

“我的孫子,你敢不給我嗎?醫院裏能請客辦事嗎?”

”用手術取出來的,大人一時不能給小孩奶吃,我們得給他奶吃。”

“你會,我們不會?我這快六十的人了,生過兒養過女,不比你懂得多;你養過小孩嗎?”老太太也說不清看護是姑娘,還是媳婦,誰知道這頭戴小白盔的是什麽呢。

“沒大夫的話,反正小孩不能交給你!”

“去把大夫叫來好了,我跟他說;還不願意跟你費話呢!”“大夫還沒完事呢,割開肚子還得縫上呢。”

看護說到這裏,娘家媽想起來女兒。王老太太似乎還想不起兒媳婦是誰。孫子沒生下來的時候,一想起孫子便也想到媳婦;孫子生下來了,似乎把媳婦忘了也沒什麽。娘家媽可是要看看女兒,誰知道女兒的肚子上開了多大一個洞呢?割病室不許閒人進去,沒法,隻好陪著王老太太瞭望著胖小子吧。

好容易看見大夫出來了。王老太太趕緊去交涉。

“用手術取小孩,頂好在院裏住一個月,”大夫說。“那麽三天滿月怎麽辦呢?”王老太太問。

“是命要緊,還是辦三天要緊呢?產婦的肚子沒長上,怎能去應酬客人呢?”大夫反問。

王老太太確是以為辦三天比人命要緊,可是不便于說出來,因為娘家媽在旁邊聽著呢。至于肚子沒長好,怎能招待客人,那有辦法:“叫她躺著招待,不必起來就是了。”大夫還是不答應。王老太太悟出一條理來:“住院不是為要錢嗎?好,我給你錢,叫我們娘們走吧,這還不行?”“你自己看看去,她能走不能?”大夫說。

兩親家反都不敢去了。萬一兒媳婦肚子上還有個盆大的洞,多麽嚇人?還是娘家媽愛女兒的心重,大著膽子想去看看。王老太太也不好意思不跟著。

到了病房,兒媳婦在床上放著的一張臥椅上躺著呢,臉就象一張白紙。娘家媽哭得放了聲,不知道女兒是活還是死。王老太太到底心硬,隻落了一半個淚,緊跟著炸了煙:“怎麽不叫她平平正正的躺下呢?這是受什麽洋刑罰呢?”“直著呀,肚子上縫的線就綳了,明白沒有?”大夫說。“那麽不會用膠粘上點嗎?”王老太太總覺得大夫沒有什麽高明主意。

娘家媽想和女兒說幾句話,大夫也不允許。兩親家似乎看出來,大夫不定使了什麽壞招兒,把產婦弄成這個樣。無論怎說吧,大概一時是不能出院。好吧。先把孫子抱走,回家好辦三天呀。

大夫也不答應,王老太太急了。“醫院裏洗三不洗?要是洗的話,我把親友全請到這兒來;要是不洗的話,再叫我抱走;頭大的孫子,洗三不請客辦事,還有什麽臉得活著?”“誰給小孩奶吃呢?”大夫問。

“僱奶媽子!”王老太太完全勝利。

到底把孫子抱出來了。王老太太抱著孫子上了汽車,一上車就打嚏噴,一直打到家,每個嚏噴都是照準了孫子的臉射去的。到了家,趕緊派人去找奶媽子,孫子還在懷中抱著,以便接收嚏噴。不錯,王老太太知道自己是著了涼;可是至死也不能放下孫子。到了晌午,孫子接了至少有二百多個嚏噴,身上慢慢的熱起來。王老太太更不肯撒手了。到了下午三點來鍾,孫子燒得象塊火炭了。到了夜裏,奶媽子已僱妥了兩個,可是孫子死了,一口奶也沒有吃。

王老太太隻哭了一大陣;哭完了,她的老眼瞪圓了:“掏出來的!掏出來的能活嗎?跟醫院打官司!那麽沉重的孫子會隻活了一天,哪有的事?全是醫院的壞,二毛子們!”

王老太太約上親家母,上醫院去鬧。娘家媽也想把女兒趕緊接出來,醫院是靠不住的!

把兒媳婦接出來了;不接出來怎好打官司呢?接出來不久,兒媳婦的肚子裂了縫,貼上“產後回春膏”也沒什麽用,她也不言不語的死了。好吧,兩案歸一,王老太太把醫院告了下來。老命不要了,不能不給孫子和媳婦報仇!

藝術特色

語言的節奏與風格

語言的節奏在行文中是非常重要的,這會影響讀者閱讀的感受。老舍在寫《抱孫》這篇諷刺小說時,對語言節奏的把握很見功力。《抱孫》,通篇長句短句錯落有致,各種句式結合的密不透風,朗誦起來令人如沐春風,幾乎不需作過多修改就可以拿來當作戲劇演出。

特色:反諷

社會中存在醜惡的現實,老舍的《抱孫》,此短篇圍繞一個家庭中第三代出生死去的前前後後,諷刺了以王老太太為代表的一批老古董陳舊的思想為家庭帶來的傷害,老舍語言的諷刺特徵在此達到了一個幾乎無法趕超的巔峰。全文區區幾千字,句句精彩,反諷力度拿捏之恰到好處,角度把握之妙至毫顛足以令任何一位敢于自稱諷刺幽默大師之作家汗顏。各種語氣的互動使用,詞語的費心斟酌,各種俗語、雙關語的雜糅,各種修辭手法的穿插,使這部作品的語言可說是一氣呵成,精妙無雙。

創作背景

老舍:我怎樣寫短篇小說

《熱包子》是寫給《益世報》的《語林》,因為不準寫長,所以故意寫了那麽短。寫這兩篇的時候,心中還一點沒有想到我是要練習短篇;“湊字兒”是它們唯一的功用。趕到“一二八”以後,我才覺得非寫短篇不可了,因為新起的刊物多了,大家都要稿子,短篇自然方便一些。是的,“方便”一些,隻是“方便”一些;這時候我還有點看不起短篇,以為短篇不值得一寫,所以就寫了《抱孫》等笑話。隨便寫些笑話就是短篇,我心裏這麽想。隨便寫笑話,有了工夫還是寫長篇;這是我當時的計畫。

評價

有時,敘述者在故事中不出場,這是為了讓故事中人物的滑稽性格更加突出:如《抱孫》中那個虔誠的老祖母,她的全部希望隻是得到一個孫子,由此導致了她的媳婦和嬰兒的死亡。-論老舍的短篇小說藝術

《抱孫》故事情節的復雜多變,小說中的情節大多曲折緊張,富于變化。-陳軍。

老舍的幽默包含了同情,也不能完全疏離諷刺,這裏就又有一個同情的度的問題了。過于同情,則發現錯訛本身將無從談起;過于冷雋,則出語偏于尖酸,會變作“失了幽默,而得到諷刺”。老舍山東時期以《離婚》為代表的幽默創作體現的正是經得起分析的富于同情的純正的幽默;個別的拋卻同情態度的例子,則是因為作家對所繪世象的毫無價值已經看破,諷刺詩《教授》和諷刺小說《抱孫》、《新愛彌耳》就是極端的例子。可能是由于秉性裏的同情實在難以稀釋,老舍少量的以諷刺為主的創作並不能每每做到入木三分,像《抱孫》這樣的連挖苦帶損,連根拔出人物乖謬行為背後的思想和文化渣滓的,幾乎是鳳毛麟角。諷刺創作的不成功激勵著老舍更加刻苦地探尋真正屬于自己一個人的幽默風格並且終于獲得了成功。-孫潔(復旦大學語文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