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 -歷史事件

抗美援朝

朝鮮戰爭(1950年6月25日-1953年7月27日簽署停戰協定)原是朝鮮半島上的朝鮮韓國之間的民族內戰,後美國中國等分別支持朝韓雙方的多個國家不同程度地卷入這場戰爭。1950年10月19日,抗美援朝,志願軍跨過鴨綠江赴朝鮮前線。這場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冷戰中的一場“熱戰”。由于參戰雙方簽署的是停戰協定而非和平條約,因此從國際法上來講,這場戰爭尚未結束。

  • 名稱
    朝鮮戰爭
  • 傷亡情況
    中朝方面傷亡63萬人、韓國、聯合國軍傷亡57萬以上
  • 地點
    朝鮮半島
  • 主要指揮官
    彭德懷、麥克阿瑟、李奇微
  • 時間
    1950年-1953年
  • 參戰方
    中國、朝鮮;韓國、聯合國軍
  • 結果
    《朝鮮停戰協定》簽訂
  • 參戰方兵力
    中、朝軍隊1,066,000、韓軍、聯合國軍隊1,205,000

戰爭簡介

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開始南進,朝鮮戰爭爆發。美國為了維護其在亞洲的地位和利益,立即出兵幹涉。6月2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駐日本的美國遠東空軍協助韓國作戰,6月27日再度命令美國七艦隊駛入基隆、高雄兩個港口,在台灣海峽巡邏,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海進攻台灣。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向安理會提交了行動議案,授權組成聯合國軍隊,幫助韓國的國家也派小部分軍隊參戰。英國、土耳其、加拿大、泰國、紐西蘭、澳大利亞、荷蘭、法國、菲律賓、希臘、比利時、哥倫比亞、衣索比亞、盧森堡、南非與韓國國軍均歸駐日的美軍遠東軍指揮,麥克阿瑟上將為美軍遠東軍司令。7月5日美軍參加了第一場對朝鮮的戰役,公然幹涉朝鮮內戰。抗朝鮮軍隊的入侵。在蘇聯代表因抗議聯合國拒絕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新成員國而自1950年1月起缺席的情況下,會議以13對1(南斯拉夫投了反對票)的表決結果通過了美國提案,要求各會員國在軍事上給韓國以“必要的援助”。

1950年6月28日,毛澤東發表講話,號召“全國和全世界的人民團結起來,進行充分的準備,打敗美帝國主義的任何挑釁。”同日,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強烈遣責美國侵略朝鮮、台灣及幹涉亞洲事務的罪行。號召“全世界一切愛好和平正義和自由的人類,尤其是東方各被壓迫民族和人民,一致奮起,製止美國帝國主義在東方的新侵略。” 1950年7月6日,周恩來再次發表聲明,指出聯合國安理會1950年6月27日關于朝鮮問題的決議為非法,中國人民堅決反對。1950年7月10日,中國人民反對美國侵略台灣朝鮮運動委員會在北京成立,並在1950年7月14日發出《關于舉行‘反對美國侵略台灣朝鮮運動周”的通知》。抗美援朝運動開始播及全國,形成第一個高潮。中央軍事委員會(簡稱中央軍委)根據毛澤東的提議,于1950年7月13日作出《關于保衛東北邊防的決定》,抽調第13兵團及其他部隊共25.5萬餘人,組成東北邊防軍。後又調第9、第19兵團作為二線部隊,分別集結于靠近津浦、隴海兩鐵路線的機動地區。

1950年9月15日,美軍第10軍于朝鮮半島南部西海岸仁川登入,朝鮮人民軍腹背受敵,損失嚴重,轉入戰略後退。1950年9月30日,周恩來發表講話,警告美國:“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但是麥克阿瑟認定中國不敢出兵與美國對抗,所以美國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警告,1950年10月1日美軍越過北緯38°線(簡稱“三八線”),1950年10月19日佔領平壤,企圖迅速佔領整個朝鮮,並公然聲稱:“在歷史上,鴨綠江並不是中朝兩國截然劃分的、不可逾越的障礙。”

同時,美國飛機多次侵入中國領空,轟炸丹東地區,戰火即將燒到鴨綠江邊。1950年10月8日,朝鮮政府請求中國出兵援助。中國根據朝鮮政府的請求,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迅速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戰爭持續了2年多的時間。1950年10月25日,志願軍打響了入朝後的第一仗,拉開了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的序幕。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在板門店簽訂。朝中方面首席代表南日大將、美方首席代表哈利遜中將參加在板門店舉行的簽字儀式,並在協定上簽字。28日,金日成元帥和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分別在協定上簽字。28日,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在協定上簽字。29日,交戰雙方交換經雙方司令官簽署的停戰協定。協定以北緯38度為南北朝鮮的軍事分界線,己方各由此線後退2公裏成立非軍事區。《朝鮮停戰協定》的簽訂,標志著歷時3年的朝鮮祖國解放戰爭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1950年7月,美國盜用聯合國旗幟發動了侵略朝鮮的戰爭,朝鮮人民軍在金日成領導下奮起抗擊。9月,美國軍隊在朝鮮的仁川登入,後又悍然北犯,嚴重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安全。中國人民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在1950年10月25日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與朝鮮人民軍並肩作戰。到1951年5月下旬,中朝軍隊一起連續進行了5次戰役,殲滅敵人23萬人,把敵軍從鴨綠江邊趕回三八線附近,迫使其由戰略進攻轉入戰略防御。1951年6月30日,美國被迫接受蘇聯提出的關于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決議,要求與朝中方面舉行談判。朝鮮人民軍總司令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聯名給當時的聯合國軍司令李奇微復文,表示同意談判。

談判于1951年7月15日在開城舉行,後來改在板門店舉行。到1953年7月27日《停戰協定》簽訂,談判歷時2年零17天。談判時斷時續,整個過程交織著戰場與談判會場相互影響的激烈鬥爭。美國始終報著不願平等協商的態度,每當在談判桌上達不到目的的時候,就在戰場上搞軍事冒險,先後發動了“夏季攻勢”、“秋季攻勢”,甚至使用了細菌武器。1952年10月,美國又片面中斷談判,向上甘嶺陣地發起大規模進攻,但又以慘痛失敗而告終。談判接近達成協定時,美國又在戰俘問題上進行破壞和拖延,搞所謂“自願遣返”。1953年3月30日,中國總理周恩來提出遣返戰俘的新增議,得到世界各國的廣泛支持,使已經中斷6個月的談判正式復會。1984年,中共中央為當年志願軍被俘人員平反,落實政策。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時,朝、中、美三國在板門店簽訂了《朝鮮停戰協定》,從7月27日晚10時起,一切敵對行動完全停止。

自1950年6月25日至1953年7月27日,朝中部隊共斃傷俘敵軍1093839名,其中美軍39萬餘名。擊落擊傷和繳獲敵機12224架,擊毀擊傷和繳獲敵坦克3064輛,擊沉擊傷敵艦船257艘。中國人民志願軍先後輪流參戰130萬人。截至2010年10月,共確認183108名中國人民志願軍官兵在戰爭期間為國捐軀。

大事記錄

1950年

6月25日,朝鮮人民軍越過三八線南進,開始內戰,朝鮮戰爭爆發。

抗美援朝

6月28日,朝鮮人民軍攻佔韓國首都漢城(現稱首爾)。

7月5日,聯合國軍參戰。

9月15日,美軍仁川登入。

9月2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發表聲明:美軍越過三八線,中國決不會置之不理。

9月28日,聯合國軍攻佔漢城。

9月30日,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

10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作出最後的出兵決定。

10月3日,周恩來緊急約見印度駐華大使。

10月19日,聯合國軍佔領朝鮮首都平壤。

10月19日晚,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

10月25日-31日,志願軍發動第一次戰役

10月31日-11月2日,志願軍收復清川江。

11月25日,毛岸英死于轟炸

11月25日-12月9日,志願軍發動第二次戰役。

12月5日,志願軍收復平壤。

12月15日,聯合國軍撤至三八線以南。

12月31日-1951年1月5日,志願軍發動第三次戰役。

1951年

1月4日,志願軍攻佔漢城。

1月25日至4月21日,志願軍發動第四次戰役。

3月14日,中朝軍隊撤出漢城。

3月15日,聯合國軍佔領漢城。

4月11日,麥克阿瑟被免除最高司令官職務,李奇微接任。

4月22日-6月10日,志願軍發動第五次戰役。

6月23日,蘇聯副外長馬立克建議停火。

7月10日,雙方在開城開始停戰談判。

8月18日-9月18日,志願軍發動夏季攻勢。

8月22日,談判中斷。

9月29日-10月22日,志願軍發動秋季攻勢。

10月15日,美軍再次進攻“傷心嶺”。

10月25日,停戰談判恢復。

1952年

1月,美軍開始使用細菌武器。5月7日,巨濟島戰俘營事件。

5月12日,李奇微離任,克拉克擔任“聯合國軍”總司令。

10月8日,停戰談判中斷。

10月14日,聯合國軍發動金化攻勢。

10月14日-11月25日,上甘嶺戰役。

1953年

5月13日,志願軍發動夏季攻勢。

6月8日,雙方就戰俘安排達成協定。

7月13日,志願軍發起金城戰役

7月19日,板門店雙方談判代表在所有問題上達成協定。

7月27日,停火協定簽字,朝鮮戰爭結束。

1958年

2月19日,中朝兩國政府發表關于中國人民志願軍年內全部撤出朝鮮的聯合聲明。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2月20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發表聲明,決定于1958年底以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鮮。首批于3月15日動身回國。

10月22日,志願軍總部官兵在司令員楊勇上將、政委王平上將等率領下啓程返國。

10月26日,志願軍總部公報:志願軍已全部撤離朝鮮。

至今美軍也沒從韓國撤離。

1961年

7月11日,周恩來和金日成在北京簽署《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這個條約的核心是軍事互助。條約第二條規定:締約雙方保證共同採取一切措施,防止任何國家對締約雙方的任何一方的侵略。一旦締約一方受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或者幾個國家聯合的武裝進攻,因而處于戰爭狀態時,締約另一方應立即盡其全力給予軍事及其他援助。另外該條約第四條對中朝任何一方的獨立自主都有一定的限製,要求雙方協商與共同利益有關的一切重大國際問題。

9月10日,《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正式生效。

該條約在未經雙方就修改或者終止問題達成協定以前,將一直有效。

1984年

中共中央為當年志願軍被俘人員平反,落實政策。

戰爭過程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率領下,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1950年10月25日,揭開抗美援朝戰爭序幕。

從1950年10月25日~1951年6月10日,為抗美援朝戰爭第一階段。這個階段,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採取以運動戰為主,與部分陣地戰、遊擊戰相結合的方針,連續進行了五次戰役。其特點是:戰役規模的夜間作戰和很少有戰役間隙的連續作戰,攻防轉換頻繁,戰局變化急劇。

第一次戰役

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于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在朝鮮人民軍配合下,在朝中邊境及其附近地區,對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當時被稱為“李偽軍”或“南朝鮮軍”、“李承晚軍”)突然發起的進攻戰役。志願軍入朝後,在開進中發現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前進甚速,志願軍已來不及先敵佔領預定防御地區,且“聯合國軍”尚未發現志願軍入朝參戰。

1950年10月25日,志願軍發起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次戰役,以1個軍的主力配合朝鮮人民軍在東線進行阻擊,集中5個軍另1個師于西線給“聯合國軍”以突然性打擊,將其從鴨綠江邊驅逐到清川江以南,挫敗了“聯合國軍”企圖在聖誕節(1950年12月23日)前佔領全朝鮮的計畫,初步穩定了朝鮮戰局 。第一次戰役志願軍共殲敵15000多人。

第二次戰役

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于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在朝鮮人民軍配合下,將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誘至預定戰場後,對其突然發起反擊的戰役,是扭轉朝鮮戰局的一次戰役。“聯合國軍”雖然已經發覺志願軍入朝參戰,但卻估計志願軍參戰隻不過是為保衛邊界。

1950年11月24日,“聯合國軍”發起旨在聖誕節結束朝鮮戰爭的總攻勢。志願軍按預定計畫,將“聯合國軍”誘至預定地區後,立即發起反擊,給以出其不意的打擊。“聯合國軍”兵敗于西部戰線的清川江兩岸和東部戰線的長津湖畔,被迫棄平壤、元山,分從陸路、海路退至“三八線”以南。第二次戰役志願軍共殲敵36000多人。

第三次戰役

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于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8日,為打破美國政府“先停火,後談判”,爭取喘息時間,卷土重來的陰謀,突破“三八線”,對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進行的進攻戰役。志願軍集中6個軍,在人民軍3個軍團協同下,對依托“三八線”既設陣地進行防御的“聯合國軍”發起全線進攻,將其從“三八線”擊退至北緯37°線附近地區,佔領漢城(現韓國首都首爾),並適時停止了戰役追擊。第三次戰役共殲敵19000多人。

1950年12月31日至1951年1月7日,志願軍發動了第三次戰役,殲敵1.9萬多人。1月25日至4月21日,志願軍又發動第四次戰役,殲敵7.8萬人。4月11日,“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被撤職,由侵朝美軍第八軍軍長李奇微接任。4月22日至6月10日,志願軍又取得第五次戰役的勝利,共殲敵8.2萬餘人。

第四次戰役

是1951年1月25日至4月21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為製止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發動的攻勢,爭取時間掩護後續兵團到達,進行反擊準備,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的防御戰役。志願軍連續取得三次戰役勝利後,主力轉入休整。“聯合國軍”發現志願軍補給困難,第一線兵力不足,便迅速補充人員、物資,調整部署,于1951年1月25日恢復攻勢。志願軍立即由休整轉入防御,與朝鮮人民軍一起,展開抗美援朝戰爭第四次戰役。

第一階段以一部兵力在西部戰線頑強抗擊,集中6個軍在東部戰線橫城地區實施反擊,但未能打破“聯合國軍”主要方向上的進攻。第二階段,為了以空間換取時間,掩護後續兵團到達,遂在全線轉入運動防御,抗擊消耗“聯合國軍”。1951年3月14日,中朝人民軍隊撤出漢城。麥克阿瑟同杜魯門在侵朝政策上發生嚴重分歧,杜魯門于1951年4月11日復原麥克阿瑟的職務,任命李奇微為“聯合國軍”總司令。1951年4月21日,將“聯合國軍”扼製在“三八線”南北附近地區。第四次戰役志願軍雖有較大損失,但仍殲敵78000多人。

第五次戰役及以後

是1951年4月22日至6月10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為挫敗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從側後登入配合正面進攻的企圖,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的大規模反擊戰。以進攻粉碎“聯合國軍”的側後登入計畫,奪回戰場主動權。志願軍由于第19、第3兵團的到達和原在元山地區休整的第9兵團重返前線,兵力已居優勢。根據毛澤東提出的“戰爭準備長期,盡量爭取短期”的指導方針,殲滅其有生力量,奪回戰場主動權。發起抗美援朝戰爭第五次戰役。首先集中志願軍11個軍和人民軍1個軍團于西線實施主要突擊,再次越過“三八線”,直逼漢城;接著,志願軍又轉移兵力于東線,後,中朝人民軍隊,向北轉移,至1951年6月10日,戰線穩定在“三八線”南北地區。第五次戰役志願軍共殲敵8萬多人。

經過7個多月的軍事較量,美國政府已認識到如將主要力量長期陷于朝鮮戰場,則對其以歐洲為重點的全球戰略極為不利;加上國內外反戰情緒日益高漲,因此,決定轉入戰略防御,準備以實力為基礎,同中朝方面舉行談判,謀求“光榮的停戰”。1951年6月初,美國政府通過外交途徑向中朝方面作出了通過停戰談判結束敵對行動的表示。中朝方面,經過五次戰役,也深感在技術裝備上,中朝人民軍隊仍處于劣勢。在現有武器裝備條件下,要想在短時間內殲滅敵人的重兵集團是困難的。鑒于美國已表示願意談判,于1951年6月中旬,提出“充分準備持久作戰和爭取和談達到結束戰爭”的戰爭指導思想和在軍事上採取“持久作戰、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據此,適時進行戰略轉變,由運動戰為主轉變為陣地戰為主,由軍事鬥爭為主轉變為軍事、政治(外交)鬥爭“雙管齊下”。在作戰指導上,還提出了“零敲牛皮糖”,由打小殲滅戰逐步過渡到打大殲滅戰的方針。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戰爭第二階段

從1951年6月11日~1953年7月27日,為抗美援朝戰爭第二階段。這個階段,中朝人民軍隊執行“持久作戰、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以陣地戰為主要作戰形式,進行持久的積極防御作戰。其特點是:軍事行動與停戰談判密切配合,邊打邊談,以打促談,鬥爭尖銳復雜;戰線相對穩定,局部性攻防作戰頻繁;戰爭雙方都力圖爭取主動,打破僵局,謀求于自己更有利的地位。1951年7月10日,戰爭雙方開始舉行朝鮮停戰談判。從此,戰爭出現長達兩年多的邊打邊談的局面。

1951年7月26日,停戰談判討論軍事分界線問題時,竟企圖以軍事進攻迫使朝中方面就範。1951年8月中旬~10月下旬,“聯合國軍”採取“逐段進攻,逐步推進”的戰法,連續發動了夏、秋季局部攻勢。並從1951年8月開始,實施了長達10個月的以切斷中朝人民軍隊後方供應為目的的“空中封鎖交通線戰役”即“絞殺戰”。1951年夏秋防御戰役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于1951年8月18日至10月22日在“三八線”附近地區展開,依托野戰工事抗擊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局部進攻的作戰。在此期間,中朝人民軍隊為配合停戰談判,還進行了戰術反擊作戰。“聯合國軍”方面,于1951年11月27日同朝中方面達成以實際接觸線為軍事分界線的協定。

1952年春,“聯合國軍”方面為扣留朝中戰俘,提出所謂“自願遣返”的原則,反對中朝方面提出的全部遣返的主張,使停戰談判陷入僵局。此時,“聯合國軍”接受了發動夏、秋季局部攻勢受挫的教訓,採取以小規模的進攻行動和空軍的破壞活動,維持其防線和配合其談判。1952年春夏鞏固陣地作戰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于1951年12月至1952年8月,利用戰場情勢相對穩定的時機,為穩固防守陣地,堅守戰線,消耗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有生力量所進行的作戰。志願軍為堅持持久作戰,鞏固已有陣地,創造性地建成了以坑道工事為骨幹、同野戰工事相結合的支撐點式的堅固防御體系。從由帶機動性質的積極防御,轉為帶堅守性質的積極防御;由主要用于堅守戰線、消耗敵人的陣地防御,逐漸轉向以殲滅敵人為主的陣地進攻。隨著陣地的不斷鞏固,中朝人民軍隊在打小殲滅戰的思想指導下,襲擊和伏擊“聯合國軍”,搶佔中間地帶,奪取其突出的前沿陣地和支撐點,並逐漸擴大作戰規模。

1952年秋季戰術反擊作戰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于1952年9月18日至10月31日,在沿“三八線”附近地區的整個戰線上,有選擇地對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營以下兵力防守陣地實施的具有戰役規模的進攻作戰。1952年秋,中朝人民軍隊有組織有計畫地在全線進行具有戰役規模的戰術反擊作戰,攻佔了“聯合國軍”許多營以下陣地。接著在規模較大、持續時間較長的上甘嶺戰役中,粉碎了“聯合國軍”發動的“金化攻勢”。

1953年春反登入作戰準備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于1952年12月至1953年4月,為粉碎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及其指揮的韓國國軍在朝鮮東西海岸實施兩棲登入的企圖而進行的備戰活動。“聯合國軍”被迫放棄進行軍事冒險計畫,于1953年4月26日同朝中方面恢復中斷6個月之久的停戰談判。

為促進停戰實現,與人民軍一起,發起抗美援朝戰爭1953年夏季反擊戰役。從1953年5月中旬開始,先後對“聯合國軍”進行三次不同規模的進攻。經第一、第二次進攻作戰,迫使“聯合國軍”方面作出妥協。在停戰協定即將簽署之際,韓國當局聲稱 要“單獨幹”、“北進”,中朝人民軍隊為實現有效的停戰和停戰後處于更有利地位,決定給韓國軍以打擊,于7月中旬發起以金城戰役為主的第三次進攻作戰,迫使“聯合國軍”方面向朝中方面作出實施停戰協定的保證,有力地促進了停戰的實現。

朝鮮停戰談判自1951年7月至1953年7月,經過曲折復雜的鬥 爭,終于在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訂了《關于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美國派代表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至此,歷時2年的抗美援朝戰爭宣告結束。“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他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美國沒有取勝的條約上簽字的將軍。

未公開的第六次戰役

目前,我軍戰史都有一致的結論:抗美援朝中,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進行過五次戰役。後來有訊息披露,中朝方面曾策劃過第六次戰役,但沒有實施。

筆者認為,這個“第六次戰役”實質上實施過,就是1951年夏季、秋季防御作戰。

1951年夏季、秋季防御作戰,從幾個方面看,都應當是戰役級別的交戰,甚至可以認為是第五次戰役後的雙方第二次戰略決戰。

從交戰地域看,戰場從東到西沿三八線展開,橫貫朝鮮半島;從雙方動用兵力看,聯合國軍動用了14個師,中朝軍隊動用了人民軍3個軍團、志願軍6個軍。雙方動用的兵力,非常接近第四次戰役的水準。從交戰的損失看,更應當是戰役級別的損失。中朝方面稱,聯合國軍損失16萬人,推進了2-9公裏;美國方面稱,消滅共產黨軍隊23萬多人。就雙方宣稱的殲敵數位看,也是大大超過了前五次戰役。從交戰的結果看,1951年之後,雙方戰線基本穩定,奠定了停戰談判的基礎。

如果說,上甘嶺戰役可以稱為“戰役”的話,1951年夏秋季的戰鬥沒有理由不稱為“戰役”。但是我國軍史沒有給以“戰役”的定性,我認為,由于是聯合國軍主動發起的全線進攻,我軍基本上全線處于守勢,隻是在防御間隙穿插了戰術反擊,因此,不願意過分渲染。

其實也完全沒必要計較什麽先後手。從實際效果看,1951年夏秋季的戰鬥無疑也中朝軍隊的大勝。

從美國和西方的相關資料看,1951年夏秋季之前的戰鬥記載的非常詳細,其後就開始模糊了,1952年之後的戰鬥,根本就不提了。比如,李奇微的《朝鮮戰爭》,對于這一時期的交戰隻提到了“血嶺”和“傷心嶺”,其他書籍中的記載也是大致如此。這實際反映了自那以後,聯合國軍再次陷入了被動。如果說第五次戰役是雙方戰場態勢的轉捩點,那麽,1951年夏秋季戰鬥可以認為的實力消長的又一個分水嶺。

關于中朝方面的殲敵數位,筆者起初也是不太相信,後來看到美國人撰寫的《朝鮮:我們第一次戰敗》一書中介紹,“據統計,這一時期,特別是9、10月兩個月內,聯合國軍共有6萬人傷亡,其中美國人佔2.2萬人以上。”我才開始相信。書中還記載了幾個美國師的損失,美2師3700人,騎1師2900人,“第3師于9月28日至10月6日期間,在鐵原正西三角地帶的血戰中也付出了死傷500多人的代價,隻拿下幾個小山包”,就這些傷亡數位看,要比前幾次戰役中美國承認的損失大的多。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可見這期間聯合國軍的損失的確是非常大,月平均2-3萬人,4個月下來應當在10萬(斃傷俘)上下是沒問題的。

至于中朝方面的損失,美國方面宣稱23萬有點離譜,這相當于中國志願軍6、7個軍。 

人員損失

日本人撰寫的《朝鮮戰爭》給出了美國人的計算方法。

陣亡

美軍:54246人;

聯合國軍:628833人.

失蹤

美軍:8177人;

聯合國軍:470267人.

被俘

美軍:7140人;

聯合國軍:92970人.

受傷

美軍:103284人;

聯合國軍:1064453人.

日本戰史研究人員指出:“也許是從聯合國軍的損失倒著算出來的,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在戰場上遭受巨大損失的部隊報告總是說給與敵人的殺傷比己方還要大的例子不是沒有的,特別是多發生自己打得不好的情況之下。”

第三方的評論應該是客觀的吧,尤其是親美的第三方。

據國內有關資料介紹,在1951年夏秋戰鬥中,中朝軍隊傷亡在9萬多人,損失也是非常大,但是考慮到聯合國軍在空軍、炮兵和裝甲兵上的優勢,這樣的戰果是可以接受的。

國軍序列

第一次戰役序列  

(1950年10月19日——11月5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司令部(轄炮兵第1、2、8師及高炮第1團)

工兵指揮所(轄工兵第4、6團)

前線後勤指揮部(轄第1、2分部)

第13兵團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

第42軍(轄第124、125、126師)

第50軍(轄第148、149、150師)

第66軍(轄第196、197、198師)

第二、三次戰役序列

(第二次戰役1950年11月25日——12月24日第三次佔役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司令部(轄炮第1、2、8師)

工兵指揮所(轄工兵第4、5、6、8團)

鐵道兵(轄鐵道兵第1師及兩個直屬團)

前線後勤指揮部(轄第1、2、3、4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

第42軍(轄第124、125、126師)

第50軍(轄第148、149、150師)

第66軍(轄第196、197、198師)

第9兵團

第20軍(轄第58、59、60、89師)

第26軍(轄第76、77、78、88師)

第27軍(轄第79、80、81、94師)

第四次戰役序列

(1951年1月27日——4月21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指揮所(轄炮兵第1、2、8、21、31師,高炮第61、62、63、64師)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裝甲兵指揮所(轄擔克第1、2、3、53團)

工兵指揮所(轄工兵第3、4、5、6、8、10、18、22團)

鐵道兵指揮所(轄鐵道兵第1、2、3師)

空軍聯合司令部(轄空軍第3、4、5、6、7、8、9師)

前線後勤指揮部(轄第1、2、3、4、5、6、7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

第42軍(轄第124、125、126師)

第50軍(轄第148、149、150師)

第66軍(轄第196、197、198師)

第47軍(轄第139、140、141師)第3兵團

第12軍(轄第31、34、35師)

第15軍(轄第29、44、45師)

第60軍(轄第179、180、1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轄第187、188、189師)

第64軍(轄第190、191、192師)

第65軍(轄第193、194、195師)

第9兵團

第20軍(轄第58、59、60師)

第26軍(轄第76、77、78師)

第27軍(轄第79、80、81師)

第五次戰役序列

(1951年4月22日——6月10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指揮所(轄炮兵第1、2、7、8、21、31、32師,高炮第61、62、63、64師)

裝甲兵指揮所(轄擔克第1、2、3團,獨立第6團)

工兵指揮所(轄工兵第3、7、10、14、15、16、17、18、22團)

鐵道兵指揮所(轄鐵道兵第1、2、3師及兩個直屬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轄空軍第3、4、5、6、7、8、9、15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轄第1、2、3、4、5、7分部)

直屬軍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

第42軍(轄第124、125、126師)

第47軍(轄第139、140、141師)

第3兵團

第12軍(轄第31、34、35師)

第15軍(轄第29、44、45師)

第60軍(轄第179、180、181師)

第9兵團

第20軍(轄第58、59、60師)

第26軍(轄第76、77、78師)

第27軍(轄第79、80、81師)

第19兵團

第63軍(轄第187、188、189師)

第64軍(轄第190、191、192師)

第65軍(轄第193、194、195師)

一九五二年秋季戰役

(1952年9月18日——11月25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主任辦公室(轄炮兵第1、2、7、8、21、31師,高炮第61、62、63、64師)

裝甲兵指揮所(轄工兵第3、4、6、7、9、10、14、16、17、18、21、22團)

空軍第2軍

空軍第3軍(轄空軍第5、8、9師)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轄高原分局、平壤分局、新成川分局、定州分局、熙川分局)

搶修指揮局(轄鐵道兵第1、2、3、4師)

高炮指揮所(指揮高炮第62、63、64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轄第1、2、3、4、5分部,公安第18師)

直屬軍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第42軍(轄第124、125、126師)

第46軍(轄第133、136、137師)

第47軍(轄第139、140、141師)

第50軍(轄第148、149、150師)

第3兵團

第12軍(轄第31、34、35師)

第15軍(轄第29、44、45師)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第60軍(轄第179、180、181師)

西海岸防御指揮所(指揮第42、50、64軍及人民軍第4軍團)

第9兵團(兼東海岸防卸指揮所)

第20軍(轄第58、59、60師)

第23軍(轄第67、69、73師)

第24軍(轄第70、72、74師)

第27軍(轄第79、80、81師)

第64軍(轄第190、191、192師)

第65軍(轄第193、194、195師)

第20兵團

第67軍(轄第199、200、201師)

第68軍(轄第202、203、204師)

一九五三年夏季進攻戰役

(1953年5月13日——7月27日)  

中國人民志願軍

炮兵指揮所(轄炮兵第1、2、3、7、8、21、22、33師,高炮第61師)

裝甲兵第一指揮所(轄坦克第4、5、6團,坦克獨立第2團)

工兵指揮所(轄工兵第3、4、6、7、9、10、12、14、18、22團)

空軍聯合司令部(指揮空軍第3、4、6、12、14、15、16、17師及朝鮮人民軍空軍第1、2、3、4、5師)

空軍前方指揮所(空軍第3軍兼)

空軍第2軍(負責指揮空軍二線部隊)

安東防空司令部(轄高炮第62、63、64、65、102師及防前指)

中朝聯合前方鐵道運輸司令部

軍管局(轄第1、2、3、4、5分局)

搶修指揮局(轄鐵道兵第1、2、3、4師)

新增鐵路指揮局(轄鐵道兵第5、6、7、9、10、11師)

後方勤務司令部(轄第1、2、3、4、5分部,公安第1師)

西海岸防御指揮部

第38軍(轄第112、113、114師)

第39軍(轄第115、116、117師)

第40軍(轄第118、119、120師)

第50軍(轄第148、149、150師)

裝甲兵第二指揮所

第3兵團(兼東海岸防御指揮部)

獨立第33師

第12軍(轄第31、34、35師)

第15軍(轄第29、44、45師)

第9兵團

第16軍(轄第32、46、47師)

第23軍(轄第67、69、73師)

第24軍(轄第70、72、74師)

第47軍(轄第139、140、141師)

第19兵團

第1軍(轄第1、2、7師)

第46軍(轄第133、136、137師)

第63軍(轄第187、188、189師)

第64軍(轄第190、191、192師)

第65軍(轄第193、194、195師)

第20兵團

第21軍(轄第61、62、63師)

第54軍(轄第130、134、135師)

第60軍(轄第179、180、181師)

第67軍(轄第199、200、201師)

第68軍(轄第202、203、204師)

其他序列

抗美援朝戰爭運動戰初期(1950年10月至12月)

美國

第8集團軍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第1軍

第24師

第9軍

第2師、第25師、騎兵第1師

第10軍

第3師、第7師、陸戰第1師

遠東海軍—第7艦隊(艦艇170餘艘、飛機300餘架)

遠東空軍

飛機500餘架

英 國

步兵第27旅

步兵第29旅

海 軍(艦艇21艘、飛機80架)

加拿大

步兵第2營

海軍艦艇3艘

空軍1個中隊

澳大利亞

步兵第3營

海軍艦艇3艘

空軍1個中隊(飛機35架)

法 國

步兵1個營

海軍驅逐艦1艘

紐西蘭

炮兵第16團

海軍艦艇2艘

荷 蘭

步兵第16團

海軍巡邏快艇1艘

泰 國

步軍第21團

海軍艦艇2艘

希 臘

步兵1個營

空軍飛機7架

土耳其

步兵1個旅

菲律賓

步兵第10營

南非聯邦

空軍1個中隊(飛機28架)

比利時

步兵1個營(1951年1月31日入朝)

盧森堡

步兵1個排(1951年1月31日入朝)

哥倫比亞

步兵1個營(1951年6月15日入朝)

海軍艦艇1艘(1951年4月30日入朝)

衣索比亞

步兵1個營(1951年5月5日入朝)

韓國國軍

第1軍團

第3師、首都師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第2軍團

第6師、第7師、第8師

第3軍團

第2師、第5師

第1師(屬美第1軍指揮)

第9師、第10師、第11師

海 軍

艦艇46艘

空 軍

飛機100架

抗美援朝戰爭停戰前(1953年7月)

美國

第8集團軍

第1軍

陸戰第1師、第7師、第25師

炮兵7個營

第9軍

第2師、第3師、

炮兵10個營

第10軍

第40師、第45師

炮兵4個營

第24師

空降第187團

炮兵8個團又7個營

工兵6個營

遠東海軍—第7艦隊(艦艇210艇、飛機383架)

遠東空軍

第315運輸機師

飛機1440架

英 國

步兵第28旅

步兵第29旅

海軍(艦艇21艘、飛機40架)

加拿大

步兵第25旅

海軍艦艇3艘

空軍1個中隊

澳大利亞

步兵第2、第3營

海軍艦艇3艘

空軍1個中隊(飛機35架)

法 國

步兵1個營

海軍驅逐艦1艘

紐西蘭

炮兵第16團

海軍艦艇2艘

荷 蘭

步兵1個營

海軍巡邏快艇1艘

泰 國

步軍第21團

海軍艦艇2艘

空軍飛機3架

希 臘

步兵1個營

空軍飛機7架

哥倫比亞

步兵1個營

海軍艦艇1艘

土耳其

步兵第5旅

比利時

步兵1個營

菲律賓

步兵第14營

南非聯邦

空軍1個中隊(飛機28架)

衣索比亞

步兵1個營

盧森堡

步兵1個排

韓國國軍

第1軍團

第15師、第11師、第21師

抗美援朝 邱少雲烈士抗美援朝 邱少雲烈士

第2軍團

第3師、第5師、第6師、第8師

第3軍團

第22師、第25師

第5軍團(預備軍團)

第102師、第106師、第107師、第108師

首都師(屬美第9軍指揮)

第1師(屬美第1軍指揮)

第2師(屬美第9軍指揮)

第7師(屬美第10軍指揮)

第9師(屬美第9軍指揮)

第12師(屬美第10軍指揮)

第20師(屬美第10軍指揮)

第101師(勞務部隊)

第103師(勞務部隊)

第105師(勞務部隊)

海 軍

第1艦隊

第2艦隊

第3艦隊

陸戰隊

空 軍

飛機146架

戰爭傷亡

美軍和聯合國軍被俘人數

美軍: 7,140 聯合國軍: 92,970

聯合國軍總計傷亡人數

死亡:683,079 ,受傷:1,167,737 傷亡合計:1,850,816

中國人民志願軍 

自1950年10月25日參戰至1953年7月27日停戰,中國人民志願軍共陣亡114,000餘人,醫院救治戰鬥和非戰鬥負傷的傷員383,000餘人次,其中救治無效致死者21,600餘人,去掉傷員因第二、第三次負傷而造成統計上的重復數位和救治無效死亡以及非戰鬥負傷者,故最後確定的戰鬥傷亡減員總數為366,000餘人。 除傷亡減員外,志願軍還有29,000餘人失蹤,失蹤者中除在美方戰俘營中的21,400餘人外,尚有8,000餘人下落不明,估計多已在戰地或在被俘後死亡。

如此可以確定,加上失蹤,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志願軍總計戰鬥損失390,000餘人。 除戰鬥損失外,醫院還收治過患病住院的軍民450,000餘人次,其中病亡者13,000餘人,加上陣亡、因傷救治無效死亡等明確死亡者和失蹤後估計已死亡者,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軍民因各種原因死亡的人數在15.6萬餘人左右。加上朝鮮人民軍的傷、亡、失蹤數位,中朝軍隊共損失628 000餘人的兵員代價。在戰爭中,中國軍隊共消耗各種物資560萬噸,其中彈葯一項即達25萬噸,開支戰費62億元人民幣。中國軍隊共戰損坦克9輛、飛機231架、各種炮4371門、各種槍87559支(挺)。

聯合國軍的數位

1953年10月23日,美聯社曾發表了一個數位,稱聯合國軍方面的傷亡和失蹤/被俘總數為1 474 269人,其中美軍戰鬥傷亡及失蹤人數為144 360人。 1957年,在朝鮮戰爭中曾擔任過美步兵第七師師長、後來又先後擔任過美國遠東戰區司令官、美國陸軍參謀長、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萊曼·蘭尼茲爾上將曾在漢城對此說予以認同。但韓國方面後來聲稱,這個數位包括平民的傷亡。

【韓國軍隊報出的戰損數位最為混亂】

根據美聯社公開的數位,韓國方面共損失1 312 836人,其中陣亡415 004人,傷殘425 868人,失蹤459 428人,被俘12536人。 而1976年韓國國防部戰史編寫委員會出版的《韓國戰爭史》則聲稱,聯合國軍方面的傷亡及失蹤/被俘數位是1,168,160人。而韓國軍隊的損失 為984,400餘人,其中陣亡227,800餘人,負傷717,100餘人,失蹤43,500餘人。 這個數位與中朝方估計殺傷韓軍的數位相差不算太遠。但韓方另外的資料聲稱這其中包括非軍事人員的傷亡數位。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教授徐焰大校認為,細究起來,韓國方面承認的最低的軍人戰鬥傷亡約為30餘萬人,失蹤10萬餘人,失蹤人數中作為戰俘遣返者僅7 800餘人。

抗美援朝 毛岸英烈士抗美援朝 毛岸英烈士

戰爭期間,韓軍曾多次陷入整體性混亂,其統計數位水分很大。美國軍方的數位雖然也有過變動,但相對來說前後比較一致。 據美國方面近年的資料統計,在整個戰爭中,美國軍隊總計陣亡33629人,其他原因死亡20600餘人,負傷103248人,被俘後遣返3746人,另外尚有8142人失蹤,估計也隻好歸于死亡一類。總計損失169300餘人。 戰史專家、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教授徐焰大校認為,相對於韓國軍隊來說,美國軍隊這個統計數位要更可靠一些。按美國的國家體製,在死亡人數上不太可能出現大的差錯,否則如果有人沒有列上陣亡名單,刻上朝鮮戰爭美軍陣亡將士紀念牌,那麽死者家屬肯定會折騰,一折騰,輿論界掀起的軒然大波會讓合眾國政府極為難堪。

各國軍隊損失情況

韓國:陣亡137,899人,負傷450,742人,失蹤24,495人,被俘8,343人。

美國:陣亡36,516人(包括2830非戰鬥傷亡),負傷92,134人,失蹤8,176,被俘7245人。

英國:陣亡1109人,負傷2674人,失蹤和被俘1060人。

土爾其:陣亡721人,負傷2111人,失蹤168人,被俘216人。

澳大利亞:陣亡339人,負傷1200。

加拿大:陣亡516人,負傷1042人。

法國:陣亡287人,負傷1350人,失蹤7人,被俘12人。

泰國:陣亡129人,負傷1139人,失蹤5人。

希臘:陣亡194人,失蹤459人。

荷蘭:陣亡123人

哥倫比亞:陣亡163人,負傷448人,失蹤2人,被俘28人。

衣索比亞:陣亡120人,負傷536人,總計656人。菲律賓:陣亡112人。

比利時:陣亡101人,負傷478人,失蹤5人。

盧森堡:陣亡2人。

紐西蘭:陣亡33人。

南非:陣亡28人,失蹤8人。

以上合計,“聯合國軍”傷斃俘778,053。

幾方面數位匯總,在整個朝鮮戰爭期間,聯合國軍方面所確認的最低人員損失統計數位是:聯合國軍的人員損失在58萬人以上。而這個數位中,估計由中國軍隊造成的損失佔2/3以上,也就是38萬人以上。

朝鮮:215,000 陣亡,303,000 負傷,120,000 失蹤或被俘。

中國

中國方面資料:183,108 陣亡(其中34,000 為非戰鬥死),383,218 負傷,25,621 失蹤,21,400 被俘。

美方資料:陣亡400,000+人,負傷486,000人,被俘21,839人。

蘇聯:315 陣亡。

武器損失

志願軍方面

志願軍共損失坦克9輛、飛機231架、各種炮4371門、各種槍87559支(挺)。

“聯合國軍”方面

被中朝軍隊擊落、擊傷敵機累計共1224架;擊沉擊傷艦艇250多艘;擊毀、擊傷及繳獲敵坦克3000多輛,各種火炮7600多門,並還繳獲了大量物資和裝備。

朝鮮停戰後,中國人民志願軍又幫助朝鮮人民為戰後的恢復和建設作了大量的工作。1958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全部撤離朝鮮,返回祖國。

戰鬥英雄

抗美援朝中犧牲的十幾萬名烈士當中,有軍職幹部3名,師職幹部10餘名,團職幹部200多名。

烈士當中,有抱炸葯沖敵陣與敵同歸于盡的楊根思,有挺胸膛堵槍眼視死如歸的黃繼光,有戰友傷、自己上、炸死敵軍的一級爆破英雄伍先華,有雙腿傷、忍痛爬、捐軀開路的許家朋,有子彈打光拉響手榴彈沖向敵人的孫佔元,有臥火海忍劇痛、維護潛伏紀律的邱少雲,有搶修橋梁保暢通英勇獻身的楊連第,有戰終日、殲頑敵、屢建戰功的楊春增,有冒嚴寒跳冰窟救少年的國際主義戰士羅盛教在朝鮮犧牲的十幾萬名烈士,他們來自祖國的四面八方、五湖四海。

家喻戶曉的戰鬥英雄有:邱少雲 黃繼光 楊根思 羅盛教 毛岸英等。

志願軍英雄故事

楊根思(1922--1950)江蘇泰興人。1944年參加新四軍,194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國內革命戰爭中他多次立功受獎,曾兩次被評為戰鬥模範,榮獲“爆破大王”、“華東一級人民英雄”、“華東三級人民英雄”等稱號,並光榮地出席了1950年召開的全國戰鬥英雄代表會議。同年他參加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擔任志願軍第20軍58師172團3連連長。 在1950年11月29日第二次戰役中,楊根思奉命率領一個排的戰士,堅守在長津湖地區下碣隅裏外圍製高點--小高嶺,這是敵人南逃的必經之地。戰鬥打響後,他率領全排先後連續打退了敵人在飛機、大炮掩護下的8次瘋狂進攻。此時,陣地上隻剩下他與兩名傷員,並且彈葯用盡。當美軍發起第9次進攻時,危急關頭楊根思抱起最後一個5公斤重的炸葯包,毅然沖入敵群,與40多個敵人同歸于盡,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保住了陣地,完成了切斷敵人退路的阻擊任務。戰後志願軍領導機關為楊根思追記特等功,追授特級戰鬥英雄稱號,並將他生前所在連命名為“楊根思連”。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楊根思“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和一級國旗勛章、金星獎章。朝鮮政府還在他犧牲的地方建立了“楊根思英雄紀念碑”。

抗美援朝抗美援朝

邱少雲(1931年--1952年)四川銅梁(現為重慶銅梁)人。1949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任志願軍第15軍29師87團9連戰士。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曾參加了第五次戰役、1952年秋季戰術性反擊作戰。 1952年11月11日,邱少雲所在連隊在朝鮮平康前線反擊391高地作戰中擔負突擊任務,並奉命于夜間在距敵60米的山腳下潛伏,以待次日傍晚發起突襲。12日11時,他的潛伏地不幸被敵盲目發射的燃燒彈擊中。為了不暴露部隊的整個行動計畫,邱少雲忍受烈火燒身的巨痛,在5個小時的時間裏一動不動,直至犧牲。他以自己的生命換取了此次作戰的勝利。當晚反擊部隊順利攻佔391高地,全殲守敵1個加強連。戰後部隊黨委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志願軍領導機關為他追記特等功,授予“中國人民志願軍一級英雄”稱號。朝鮮政府授予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及金星獎章、一級國旗勛章。英雄的名字被永遠鐫刻在391高地主峰的石壁上萬古留存。

黃繼光(1930年--1952年)原名黃積廣,四川中江縣人。1949年參加革命,1951年加入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作戰,任志願軍15軍45師135團2營通信員、代理班代。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曾參加了第五次戰役、1952年秋季戰術性反擊和上甘嶺戰役。由于多次出色完成任務,他兩次被評為工作模範並榮立三等功。 在1952年10月19日上甘嶺戰役中,黃繼光所在的營奉命再次反擊597.9高地。當連續攻下敵人數處陣地後,部隊在零號陣地半山腰被敵機槍火力點壓製,前進受阻。危急中,他挺身而出主動承擔爆破任務。他勇敢地沖向敵地堡,用手雷炸毀敵幾個火力點後,敵一殘存的火力點還在頑抗,部隊前進依然困難。此時,黃繼光身上已經7處負傷,手雷也已全部用光。為了完成任務,減少戰友的傷亡,他忍住巨痛英勇地撲向敵人的火力點,用自己的胸膛堵住正在掃射的敵機槍射孔,為反擊部隊掃清了前進的道路。在黃繼光壯烈獻身精神的鼓舞下,反擊部隊迅速全殲美7師5個連,奪回陣地。戰後部隊黨委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青年團中央授予他“模範青年團員”稱號。志願軍領導機關為他追記特等功,授予“中國人民志願軍特級英雄”稱號。朝鮮政府授予他“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英雄”稱號及金星獎章、一級國旗勛章。為緬懷英雄,他的名字及英雄事跡被鐫刻在上甘嶺北面的五聖山石壁上,其家鄉中江縣興發鄉也改名為繼光鄉。

許家朋(1931-1953)安徽績溪縣人,1951年5月參加革命,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團員,志願軍第23軍第67師第200團第9連戰士。 1953年7月6日夜,在反擊石硯洞北山戰鬥中,他所在的突擊排突入敵陣地後,為敵暗堡猛烈的機槍火力所阻,爆破手爆破未成,英勇犧牲。許家朋從犧牲的爆破手身邊拿起炸葯包向敵暗堡撲去,在距敵10餘米處兩腿負傷,就夾著炸葯包爬行。在逼近敵暗堡後,發現炸葯包受潮失效,他猛然挺立起來,撲向敵碉堡機槍眼,雙手緊抱敵機槍腳,胸膛緊抵槍口,整個上身都鑽進了槍眼,阻止了敵人機槍發射,保證了攻擊部隊迅速攻佔主峰,全殲守故100餘人。立特等功,獲一級英雄稱號,並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稱號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國旗勛章、金星獎章。

張桃芳(1931-2007)江蘇興化人。22歲的年輕戰士,志願軍214團8連狙擊手張桃芳,就是他在金化郡上甘嶺狙擊戰中,用442發子彈,殲敵214名,創造了朝鮮前線我軍冷槍殺敵的最高記錄。 1954年,24軍選拔戰鬥英雄支援空軍飛行員隊伍建設,經過體檢,214團僅張桃芳一人合格,進入徐州第5航空預備學校和濟南空軍第5航校1團學習。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空軍高密第1訓練基地擔任殲擊機飛行員,飛行米格15和米格15比斯殲擊機,但在隨後換裝新式殲擊機後,身體不適應高空缺氧,由空軍司令劉亞樓親自批示,轉到防空兵,任防空兵某部營長,後來歷任坊基地警衛連副指導員、上海空軍政治學校學員、山東濰縣基地警衛連指導員、濟空地空飛彈第九團司令部副參謀長、地空飛彈九團副團長等職務。 1985年6月,張桃芳退職休養。

呂松山,山東省牟平縣人。1944年參加革命,原先是一個油脂工廠的技術工人。美國帝國主義者發動侵略朝鮮戰爭以後,他便毅然參加了中國人民志願部隊,在一個戰鬥連隊裏,當了一個名符其實的“戰鬥小組長”,屢立戰功,2007年獲得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

王鳳江,開國英雄中被志願軍總部記特等功的王鳳江烈士。1950年9月26日, 《人民日報》發表了《血戰武家小廟英雄王鳳江的戰鬥剪影》,使這位戰鬥英雄在全國聞名遐邇。

1925年生于黑龍江省肇州縣。1946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4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熱遼軍區第三師第十旅戰士、戰鬥組長,東北野戰軍第二縱隊第五師第十四團班代、副排長、排長。解放戰爭中,王鳳江英勇作戰,先後榮立大功四次、小功七次。

1950年9月,他出席全國戰鬥英雄代表會議和全國工農兵勞動模範代表會議,被評為全國戰鬥英雄。同年,他參加志願軍入朝作戰,任志願軍第三十九軍第一一六師第三四七團七連副連長。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王鳳江參加了第一至第三次戰役。1951年1月3日,在釜谷裏戰鬥中,他率突擊隊攻佔敵高地時中彈犧牲,年僅26歲,志願軍總部為他追記特等功。志願軍三十九軍黨委授予王鳳江“保國英雄”光榮稱號。

楊連弟,從登高英雄到志願軍一級英雄

1919年,楊連弟出生于天津北運河畔北倉村,家境貧寒。1943年,楊連弟被日偽當局抓去當電業工人,爬桿架線。他終日奔波勞碌,飽嘗了生活的艱辛。後來,他在建築工地當架子工。壘台搭架、登梯爬高成為他獨特的本領。

1950年9月25日,楊連弟出征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任志願軍鐵道兵一師一團一連副連長。

1951年5月,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展開,鐵路、橋梁大部分被敵機炸毀,前方供應中斷,楊連弟所在部隊參加龍津橋搶修。由于缺少備用枕木,楊連弟冒著敵機轟炸,順著一根由橋墩垂下的半截鋼軌爬上17米高的下行線橋墩,取下40多根枕木,解決了工程急需,贏得了搶修時間。

第五次戰役結束後,被趕至“三八”線附近的“聯合國軍”為挽回敗局,對志願軍後方補給線實施狂轟濫炸,炸毀了鋼鐵運輸線上的重要橋梁之一清川江大橋。

運輸中斷,上級命令一連在80天內修復。楊連弟奉命帶一個排搶修清川江大橋。這時,恰逢朝鮮40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他們先後搭浮橋12次,均被沖毀。最後,楊連弟創造了修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鋼軌架浮橋”的方法,終于使中斷的清川江大橋勝利通車,比原計畫提前了兩個小時。楊連弟榮立一次大功、兩次小功。他領導的一排榮立集體功。

1952年3月,楊連弟所在部隊進駐百嶺川橋。該橋位于半徑500米的彎道上,東靠峭壁,西臨清川江,是滿浦線上的樞紐。十座橋墩中,有五座已被炸壞,鋼軌、枕木散落各處。5月15日上午,連裏召開支委會,中間休息時,楊連弟因橋上有一個班正在起梁,就到橋上去看。他發現新修的第三孔鋼梁由于過車多、負重大,移動了5釐米,就和戰士們抬著壓機上橋,準備移正鋼梁。就在這時,一顆定時炸彈突然爆炸,一塊彈片擊中他的頭部,他當場犧牲,時年33歲。

楊連弟犧牲後,志願軍總部為楊連弟追記特等功,授予一級英雄稱號,命名他生前所在連隊為“楊連弟連”。為了紀念楊連弟,鐵道部接受民眾建議,將隴海鐵路八號橋命名為“楊連弟橋”,並在橋頭建立紀念碑和烈士塑像。

1953年3月15日,楊連弟的靈柩從朝鮮清川江畔運回祖國,安葬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6月25日,朝鮮政府追授楊連弟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英雄”,授予金星獎章和一級國旗勛章。

平民傷亡

死亡和受傷平民總數:估計約有250萬人;

南韓:990,968人;其中373,599人死亡229,625人受傷;387,744人被虜或失蹤。

北朝鮮:估計約1,550,000人。

中美統帥

中、美雙方軍隊的統帥:

中方:彭德懷(1950.10.8——1954.9.11)

鄧華(代;1952.12.20——1954.9.6)

鄧華(1954.9.6——1954.10.30)

楊得志(1954.10.31——)

楊勇(1955.7——1958.10)

美方:道格拉斯·麥克阿瑟(1950.6.27——1951.4.11)

李奇微(1951.4——1952.4.28)

克拉克(1952.5——1953.7.27)

中國人民志願軍(各司令部)正、副司令員名單:

司令員:彭德懷、鄧華、楊得志、楊勇

副司令員:洪學智韓先楚陳賡宋時輪

政治委員:彭德懷、鄧華、王平

政治部主任:杜平、李志民、甘泗琪 梁必業

參謀長:解方、李達

後勤司令部司令員:洪學智(兼)

彭德懷彭德懷

後勤司令部副司令員:張明遠、吳先恩

空軍司令部司令員:劉震聶鳳智

空軍司令部副司令員:常乾坤、段蘇權、成鈞

炮兵指揮所司令員:萬毅、高存信、匡裕民

炮兵指揮所副司令員:成鈞(兼)

鐵道司令員:賀晉年、劉居英

鐵道副司令員:李壽軒、葉林

13兵團司令員:鄧華

13兵團副司令員:洪學智、韓先楚

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王建安

9兵團副司令員:陶勇王必成

3兵團司令員:陳賡、許世友

3兵團副司令員:王近山、曾紹山

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韓先楚、黃永勝

19兵團副司令員:葛晏春、鄭維山曾思玉

20兵團司令員:楊成武、楊勇

20兵團副司令員:王平

23兵團司令員:董其武

23兵團副司令員:邊章伍、姚喆

相關新聞

烈士遺骸回到祖國

2014年3月28日韓國時間7點半,禮兵手捧志願軍烈士遺骸棺槨。當日,搭載437具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的專機降落在沈陽桃仙國際機場,離開祖國60多年的烈士英靈回家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