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著北

找不著北

"找不著北",其源起因為北極星在地球的正北方,古人很早就發現這個現象。在迷路的時候往往通過尋找北極星來定方位,所以說找不著北,就是找不著北極星,連最容易找到的北都找不到了,更別說其他方向了。引申為做事情沒有頭緒,迷失了方向。

  • 中文名稱
    找不著北
  • 出品時間
    1998年
  • 編    劇
    章小龍 、楊葵
  • 集    數
    20集
  • 導    演
    滕華弢
  • 影片名稱
    找不著北
  • 類    型
    劇情 情感
  • 製片地區
    內地
  • 監    製
    滕文驥
  • 主    演
    何冰,傅彪,丁宵漢,林鵬,王志文,
  • 上映時間
    1998

找不著北

主演:

王志文王琳何冰、丁宵漢

王琳的一部早期作品,演的角色叫何琪

劇情介紹

找不著北

第一集

八十年代末,北京

畢業于同一所大學、同一班級的好友張樺林、林強、舒凡、苗飛如願以償地留在了北京,分別進了不同的新聞單位,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

這日,張樺林、林強所在的某報社,突然如臨大敵。部門以上的負責人全部被召集參加緊急會議。會議桌上擺放著剛剛從印刷廠追回的當日報紙,頭牌大標題處一個明顯的嚴重錯誤、險些釀成政治大禍。在坐人員驚出一身冷汗,總編輯神色嚴峻、感慨萬千。可他怎麽也想不起那個及時發現糾正錯誤、使報社逃過一場災難的年輕人的名字。有人提醒道,他就是剛分到報社不久的大學生張樺林。

一夜之間,平日裏散漫不羈的張樺林,成了報社要樹立的先進典型。可是當工會主席候大姐滿世界地追著躲她的張樺林,央求他寫一份“典型”材料時,卻遭到了張樺林的一口回絕。無論如何也勸說不動張樺林的候大姐,無奈之中、隻好求助于張樺林的好友林強。在候大姐和領導眼裏,張樺林和林強雖是同來的大學生,又是好友,可他們留給大家的印象卻是不同的。樺林沖動毛燥而林強卻是沉穩老練。樺林逢芒畢露,林強則是謙虛謹慎。

張樺林的女友何琪大學畢業後,分回家鄉,在省城謀得了一份美差。可她不顧父母的反對和勸阻、辭掉了工作,要來北京與樺林廝守。接到何琪電話的張樺林感動萬分,拉上林強去火車站接站。可是因為激動,他們竟記錯了時間,提前了四個小時。為了消磨時間,他們去了車站一家小酒館喝夜酒,並呼來了哥們舒凡和苗飛。

酒館老板心黑宰客,張樺林等人仗義執言為顧客抱不平,與老板發生沖突,在民警的幫助下,為民除了害。可等眾人趕到車站時,在車站廣場上已等了一個小時的何琪,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第二集

何琪的到來,使張樺林欣喜萬分。但是對于樺林這樣渴望在京城打天下、可又立足不穩的窮學生來說,生活的艱難是可想而知的。何琪的到來,讓他為房子發起了愁。在哥們兒的建議下,張樺林決定和何琪結婚。舒凡幫樺林租下一間平房,雖然簡陋,卻也讓樺林和何琪有了安身之處。眾哥們兒為樺林的婚事使出渾身解數,他們傾其所有為樺林湊份子。就連平日裏最看不慣新聞發布會亂發紅包和禮品的林強,也拉下臉,向同事們搜羅請柬去趕場………樺林和何琪面對朋友們的情義和為他們築起的愛的小巢,深深地被感動了。而最讓林強、舒凡、苗飛他們開心的是,他們這幾個單身漢從此也有了一個溫暖的去處。

婚後的生活充滿溫馨和歡樂,使在單身生活裏混久了,、生活毫無規律的張樺林有一種安定和歸屬的感覺。可是日子一久,一切都歸于了平淡,這多少讓張樺林感到了一些失落。他的心眼又開始活動了。

這日,他終于忍不住,找林強、舒凡和苗飛湊了一桌牌局。哥們兒幾個聚在一起,興奮異常。昏天黑地忙了一夜。中午時分,正當他們商量著蹭誰的飯同時,舒凡的BP機響起了。眾人歡呼著,隨舒凡直奔某飯店而去。

呼舒凡的人叫魯軍,是一家在京剛剛成立的開發民品的小公司的部門經理。公司剛起步,沒有背景,沒有路子,處處碰壁。情急之中,魯軍想出了要拉新聞界做靠邊山的辦法。他和舒凡雖有一面之交,但他看重的是電視台記者這塊牌子。當魯軍以一頓飯和紅包相邀向舒凡等人說明意圖後,眾人頓怒。張樺林忍不住喝道:“為了一頓飯和兩個臭錢,讓我們當托,決不幹!”說完率眾人拂袖而去。

空著肚子回到家裏的樺林,多少為自己不為五鬥米折腰的大丈夫氣概而沾沾自喜。但是,一夜未歸的他,面對何琪的責問,則是英雄氣短。他不明白何琪為什麽會這樣委屈。在他的追問下,何琪終于說出,她懷孕了。這使樺林感到萬分的意外和驚喜,他第一次真正意識到,對于何琪,對于家庭,他必須完全負起責任。

第三集

何琪來到北京後,一直沒有固定的工作,在朋友介紹的一家小公司暫時幫忙。但公司的效益不好,收入沒有保障,因此,何琪一直很苦惱。自從何琪懷孕後,樺林為了減輕她的負擔, 也為了他們未出世的孩,玩了命的工作賺錢。他白天四處奔波,連休息日也不放過;夜裏伏案疾書,常常熬一個通宵。何琪看在眼裏,疼在心裏,不得已找來林強他們勸說樺林。在眾多的提議中,樺林對苗飛要帶他去“走穴”的主意動了心。可是何琪堅持反對,她不願意樺林去做違背良心和職業道德的事。樺林爭辯說,他隻是公私兼顧,並不會昧良心捧臭腳,賺錢。結果,倆人不歡而散。樺林打定主意要與苗飛同行。就在這時,報社領導把一個重要的採訪任務交給了樺林和林強。樺林經過內心痛苦的掙扎,最終放棄了“走穴”而選擇了去外地採訪。

樺林和林強隨新聞單位赴災區採訪團登上了南下的火車,所到之處,受到了當地政府和災民的熱烈歡迎。隨著採訪的深入,兩個年輕人憑著職業敏感和責任心發現了一個極有價值的新聞線索。 一個被稱為脫貧致富典型的鄉辦企業,實際上是一個虛報假冒欺騙的典型。該企業的負責人任意截留扶貧款和救災款作為企業的利潤上報,並動用該款項請客送禮,隨著揮霍。就在該負責人故伎重演,設宴請記者團為他作宣傳時,樺林和林強揭穿了事實的真相。氣急敗壞的負責人,派人在半路上攔截並毆打了張樺林。負傷倒地的張樺林被及時趕到的林強救下。樺林和林強連夜趕寫了一篇有份量的報道發回報社,然而,該報道卻遲遲未能見報。

回到北京後,樺林鬱悶不樂,常常借酒澆愁。就在這時,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一天夜裏,樺林和何琪不慎煤氣中毒被令居發現送進了醫院。命是保住了,然而何琪卻流產了。失去了孩子,何琪痛不欲生,而受到強烈刺激的樺林卻做出了意外的舉動,他辭掉了報社的工作。

第四集

林強等人對樺林的辭職十分惋惜。但也勸阻不了。他們深知樺林內心的痛苦,隻好隨他而去。樺林開始出入各種人材交流會和交流中心,結果一無所獲。樺林變得情緒無常。少言寡語,對別人的關心和同情十分敏感。這一切何琪都看在眼裏。她小心翼翼地待樺林,唯恐惹惱了他。

一日,舒凡突然來訪令何琪十分開心,舒凡帶給樺林一個好訊息,一家民營公司的老板請樺林去當公關部主任。舒凡告訴樺林,這家公司他們並不陌生,曾經差一點讓他們當了托。雖然當時他們拂袖而去,可卻讓老板對他們幾個產生了興趣。

當樺林按照地址找到一家十分不起眼的小門臉前,若不是赫然眼前的飛達公司的招牌,樺林簡直不相信這裏是一家公司,在門前正在裝卸貨物的一群人中,樺林被人介紹給一個五十開外的漢子,他就是總經理古之光。

電視台女主持人林旭青春靚麗,人見人愛。但她性情高傲,根本不把身邊的追求者放在眼裏,偏偏卻對大大咧咧、隨隨便便的舒凡很有好感,竟拿舒凡半真半假放肆大膽的一玩笑話當了真。舒凡不便點破,于是半推半就與林旭玩起了愛情遊戲

一時間,京城媒體仿佛齊動員,異口同聲說凈水器。一個本來並不起眼的民用產品,竟弄得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第五集

一個月後,飛達如願得到了銀行貸款,立即投入了凈水器的生產。

張樺林完成了他在飛達的起步,贏得了古之光的信任,也邁出了他從記者回企業行銷策劃人轉變的第一步。

樺林立刻想到了他的這幫哥們。可是舒凡在電視台幹得有聲有色, 他不忍心讓舒凡扔掉了金飯碗去捧泥飯碗。其實,在樺林的心裏,他認為最合適的人選應該是林強,但是林強眼下正面臨著仕途的關口,他馬上就要被提升為部主任。此時拉林強下水,豈不是會耽誤哥們的大好前途嗎?更何況,林強也不一定同意。看來隻能打苗飛的主意。

此時的苗飛正是四面楚歌,內外交困。苗飛天生是個不安份的性子。 心比天高,又不甘命比紙薄。大學畢業本來是有機會進公司的。可父母偏要他端鐵飯碗。在父親的安排下,他進了一家行業小報當記者。不久,他就覺得這份工作實在沒有意思,簡直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于是,他開始背著報社在外面做事。“走穴”、寫書……。班也不上了,一、二個月也見不著人影。偏巧,這日父母有事找他電話打到報社,被領導狠狠地告了一狀。 回家後,苗飛遭到了父母的痛斥。恰在這時,他又連續遭到了出版社退稿的打擊。更糟糕的是,于他的表現,報社給予他行政處分,並調離了記者崗位。如此處境的苗飛按說是沒有道理對樺林的邀請不屑一顧的。但生性不服輸的他,仍然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裏。在他心裏,又在醞釀著一個更大的計畫。 轉了一圈,樺林一無所獲,眼看著策反哥們的計畫就要落空。心急如焚的樺林決定孤註一擲,最後一搏。他目標當然是林強。

但是令林強怎麽也想不到的是,張樺林居然使出了一個損招,先斬後奏,絕了林強當官的路,逼他出山。林強盛怒之下來找樺林拼命。但是當他面對古之光的盛情和誠意,面對哥們的信任和重托,林強被深深地感動了。

第六集

林強的加盟,令飛達公司如虎添翼。古之光聽從了張樺林的建議,將公司三個重要部門的人事安排重新做了調整。任命林強為公關部經理。任命張樺林為公司常務副經理兼銷售部經進,並將一個叫韓明的年輕人提升為生產部的副經時。然而,苦之光的一系列舉動卻引起了公司老臣子魯軍等人的不滿。這日魯軍走進了古之光的辦公室,他得一番話使用得古之光十分吃驚和不快。林旭近來十分苦惱,她深深地陷在對舒凡的情感中不能自拔。但是她發現舒凡的態度十分曖昧,對她忽冷忽熱,若即若離。甚至總躲著她。林旭決定找舒凡攤牌。當她好不容易將舒凡堵在了辦公室,舒凡卻說他與朋友約好了談事,乘機溜掉了。林旭氣急跟蹤舒凡來到某飯店,一直等到舒凡辦完事。舒凡十分不滿林旭的糾纏,一氣之下對林旭說出他從來沒有對女孩認真過。林旭傷心之極,哭著跑出飯店。看著哥們兒們相繼跳下了海,且生意做得有聲有色,腦瓜向來活絡的舒凡不能不動心。自視不在人之下的舒凡腦子一熱,果然做出了驚人之舉。他自己註冊了一家廣告公司,卻被一個叫張岳的騙子所利用。在張岳的慫恿下,他竟天真到相信了張岳能搞到在天安門觀禮台上樹廣告牌批文的謊話,並異想天開地做起了倒買倒賣天安門觀禮台廣告代理權的美夢。直到何琪點破這個騙局,他才如夢方醒,要不是林旭相助,他差一點做了替罪羊。經過了這麽一場鬧劇,舒凡大徹大悟。他關掉了廣告公司,一心一意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出于感激,他和林旭言歸于好。

然而,就在這時,傳來了苗飛背著哥幾個要出國的訊息,令樺林、林強、舒凡十分震驚。當他們趕往機場,不顧一切地想攔住苗飛時,一切都晚了……苗飛去意堅決,並辦好了一切手續。為了不使眾人難堪,苗飛提議讓朋友們為他餞行。當四個人舉起酒杯時,誰都掩飾不了內心的悲傷和悵然若失………

第七集

飛達的生意做得紅紅火火、公司也今非劃比,鳥槍換炮,從簡陋的工房搬到進了高檔寫字樓。這一切的得來不易,更加地使古之光不能不器重和依賴于張樺林、林強等人,從而激化了魯軍為首的老臣子們和古之光之間的矛盾。魯軍公開地找古之光發難。然而,非但沒有使古之光回心轉意、反而,促使古之光下決心清除魯軍。老謀深算的魯軍,雖然視張樺林為眼中釘,但他深知,要想讓古之光改變主意,隻有張樺林。為了保自身,魯軍隻好舒下老臉去求張樺林。魯軍的舉動令樺林十分意外。雖然,樺林也知道魯軍的狡詐,林強和韓明一再提醒他不要姑息養奸,成為東郭先生。但是,在公司的決議會上,張樺林還是站出來替魯軍求了情。一場風波來息了。張樺林也由此贏得了公司上下,特別是古之光的贊賞。但是他絕沒有想到,從此,為自己種下了禍根。

一日,一個叫趙全有的人調皮敲開了張樺林的門。他以請張樺林為一個大型活動作策劃拉贊助為名,給張樺林拍出3萬元。這著實讓張樺林大吃一驚。因為張樺林知道古之光的規矩,他最痛恨公司職員私下裏拿回扣的行為。他之所以要開掉魯軍,表面上是魯軍與張樺林爭寵,實際上是他掌握了魯軍吃回扣的證據。 但是趙全有仿佛看透了張樺林的心思、也似乎是早有準備,輕易排解了張樺林的顧慮。

何琪發現樺林越來越熱衷于應酬,在家裏的時間越來越少。就在他們事先約定好的事情,樺林也會因為臨時的應酬而將何琪晾在家一邊而不顧。這是,何琪在收拾房間時發現了抽屜是的3萬元錢,何琪向樺林追問錢的來歷,樺林吱吱唔唔,令何琪產生懷疑。何琪非要抱根問底,引起樺林不快,兩人終于爆發一場爭吵。何琪哭著跑出家門。

4 《找不著北》劇情介紹

何琪找舒凡和林旭傾訴,可是她並沒有說出事情的全部。舒凡以為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就勸慰了幾句,將何琪送回了家。

何琪決定找樺林好好地談,可是,樺林卻到南方去了。

第八集

樺林此番濱江之行來去匆匆。但他卻在那個美麗的城市裏結識了一個美麗、溫柔的女孩子。樺林一到濱江,馬上投入工作,當日,他就通過所在賓館的商務中心向公司發回了一份傳真。當他遲遲收不到公司方面的答復,便打長途電話詢問時,才發現公司根本沒有收到傳真。樺林大發其火,他跑到商務中心沖著值班小姐就是一通亂訓。其實,那個女孩真是無辜。她剛剛接班不久,是上一班小姐忘了向她交待傳真的事。事婧搞清楚了,樺林才覺出了自己的失態。他後悔自己不該不分青紅皂白,把一個無辜的女孩訓得可憐巴巴的,象一隻受傷的小鳥。于是他不得不追著那個女孩道歉。就這樣,他和江欣認識了。

電視台開了一個“熱點掃描”專欄節目、舒凡請考取了新聞研究生的何琪業餘為節目作撰稿人,何琪欣然接受。

林強終于發現了樺林交辦的與趙全有簽定的贊助款契約的問題。林強也猜出了這份契約背後的文章。他將這件事告訴了舒凡,並說出了自己的擔心;一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個生騙的契約, 樺林那麽精明的人能楞往這裏鑽,除非他拿了人家的好處。舒凡一聽就急了,埋怨林強為什麽不勸阻樺林。林強問,怎麽勸?我能逼著他承認拿了回扣嗎?這裏面的利害關系他不是不懂,既然他背著我做了,他就不會承認的。舒凡焦急地問:那古之光知道嗎?林強說,最近公司有許多對樺林的傳聞,我想他不會聽不到的。

樺林仗著自己是古之光地紅人,越來越自以為是,盛氣凌人,不把別人放在眼裏。連林強也開始躲著他。終于。因一個人事安排問題,他大肆。就在這時,一封裝有張樺林和趙全有交易錄音帶的匿名信送到了古之光的桌上。古之光聽後大怒。

第九集

何琪加入“熱點掃描”節目後,工作得十分投入、努力和出色。因而也使這個節目很快開啟了局面,名列收視率前茅。由于開學,他的工作不得不暫時告一個段落。她離開節目組那天舒凡為她開了一個隆重的歡送會。幾個月的朝夕相處,共同為工作嘔心瀝血,相濡以沫,不知不覺中,舒凡對何琪產生了一種莫明其妙的感情。分手的時候,舒凡對何琪的關心體貼,眷戀不舍,竟不自覺悟地當著林旭的面表現出來。弄得林旭十分不快。

樺林與古之光的當面頂撞,讓林強不安。他找樺林相勸,希望他能以大局為重,擺正自己的位置。樺林不服並指責林強唯唯喏喏,謹小慎微,關鍵時刻不幫朋友說話。面對幾乎不可理喻的樺林,林強終于忍無可忍。他痛斥樺林,你以為你是誰?照著鏡子瞅瞅你還認識自己嗎?當初一起打天下的這伙人有幾個能有你今天的位置和待遇?你還嫌不夠,你到底還想要什麽?我是忍讓遷就,可那不是為了古之光,而是為了你,難道你不明白嗎?林強的話讓樺林軟了下來,可他仍不甘心地反逼林強:你做為朋友,你跟我說句老實話,如果這回古之光不罷休,要動我,眼中充滿疑惑和驚懼。半響,他才艱難地從嘴裏吐出四個字:同進同退。

公司裏的氣氛明顯讓人感到不對頭,古之光幾天不露面,除了秘書王麗誰也不知道他的去處。人們紛紛猜測,議論,預感到一場風波和變故即將來臨。林強憂心忡忡,魯軍則迫不及待。但魯軍怎麽也沒想到,他打錯了如意算盤,古之光竟拿他開了刀。當他得意忘心地走進古之光辦公室時,等待他的是他設計陷害張樺林的錄音帶和一張待他簽字的辭職書。

如果說,開掉魯軍僅僅是讓古之光念及了一下舊情,稍有不安,那麽,處理張樺林則讓他痛徹心肺,苦不堪言。古之光以對樺林能力和個性和了解,深知他們之間的矛盾和分道揚鑣是不可避免的。但他更希望樺林的離開不會給公司帶來更大的損失。苦思冥想之後,他決意要留住林強。從和林強的談話中,古之光看出了林強內心的矛盾和痛苦掙扎。不得已,古之光向林強亮出了那盤錄音帶。林強找樺林攤牌。樺林老羞成怒,死不承認。林強對他徹底失望。關鍵時刻,林強終于做出了支持古之光的決定。

第十集

張樺林和林強這對曾過命的朋友,終于反目成仇。任憑林強怎麽找樺林解釋他都不見不聽。樺林把自己關在房裏。兩天兩夜不吃不喝。任憑何琪怎麽勸也不聽。急了就亂喊:林強,他恨死你了, 你不得好死!喊累了就砸東西。嚇得何琪心驚膽顫。何琪打電話給林強,電話那頭的林強一聲不吭。何琪放下電話,直奔舒凡處,可舒凡卻出差去了。何琪急得直哭,林旭安慰她,說等舒凡一回來,馬上讓他去她家。何琪悶悶不樂地回家,剛要進樓門,卻見陰影裏站著一個人。 何琪一眼認出是林強,她剛要叫出名字,林強卻轉身跑掉了。望著林強的背影,何琪心裏一酸。

林強因為樺林對他近乎瘋狂的恨和不肯原諒,內心痛苦到了極點。精神上的苦悶幾乎讓他崩潰。他甚至不想在飛達幹下去,找到古之光要求辭職。古之光苦口婆心,推心置腹,一番至情至理的談話,終于讓林強恢復了理智。

何琪一而再地遷就並開導樺林,卻不能讓樺林醒來,反而更加地任性和胡鬧。何琪忍不住與他爭辯了幾句,失控的樺林動手打了何琪,何琪哭著跑出家門。

一下飛機便匆匆趕來的舒凡與滿臉淚水在街頭徘徊的何琪相遇。舒凡焦急詢問何琪樺林和林強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可何琪根本說不清楚。舒凡當即決定去找林強問個明白。他對何琪說,如果是林強對不起樺林,不用樺林動手,我先廢了他。望著情緒激動的舒凡,何琪心裏一陣感動。

舒凡冒雨趕到飛達公司,卻在門口撞上樺林的死黨楊迅。楊迅的一番話,讓舒凡火冒三丈,他不顧一切地沖進公司,將正在以飛達廣告集團公司總經理身份參加成立慶祝會的林強拖出了大門。雨地裏,舒凡不問青紅皂白,揪住林強的衣領就是一頓暴揍。林強不但不還手,而且一聲不吭。在舒凡的痛斥和追問下,林強說出了事情的弄虛作假相。舒凡終于諒解了林強,卻為哥兒們的反目而痛心。他去找樺林,樺林始終避而不見。這日,舒凡接到了苗飛從日本打來的電話,可他怎麽也高興不起來。苗飛在日本做生意遇到了困難,想讓昔日的哥兒們幫他湊點錢。林強出差在外,舒凡隻好硬著頭皮來找樺林。樺林的冷淡和無情讓舒凡傷透了心。他怎麽也想不明白,昔日的鐵哥兒們如今怎麽變成了這個樣子,他真後悔當初讓樺林下這個海,他下決心要和何琪一起把樺林拉上岸。

第十一集

一年以後。

樺林的情緒漸漸地平復起來,但他並沒有聽從舒凡和何琪的安排,決意要東山再起,與林強一決高底。

樺林召集了當初因為支持他而受到牽連的韓明、楊迅等飛達舊部,在京城一座地下室裏掛出了恆太貿易有限公司的招牌。公司剛開張,這日就來了個不速之客,令張樺林大感意外。一年多不見的魯軍,離開飛達後,自己開了一家公司,雖然生意一般,遠不如在飛達時紅火,反正也說得過去。重提舊事,魯軍大罵古之光卸磨殺驢,忘恩負義。樺林被戳到痛處,臉色立刻陰沉下來,雖說同是天涯淪落人,但樺林向來不喜歡魯軍的為人,也不願與他為伍,他不客氣地對魯軍下了逐客令。但魯軍並不介意,向樺林表白他的來意是要樺林東山再起,報當年的一劍之仇。樺林半信半疑。

樺林在魯軍的介紹下做起了玩具產品的市場代理,他仿佛又找回了當年在飛達創業時的感覺,他勤奮、肯幹,不怕吃苦,憑著他的經驗、才幹、智慧,很快就把玩具市場控製在了自己的手裏。沒想到的是,他代理的產品,竟把魯軍的買賣擠出了市場,令魯軍大為不快,但魯軍並沒有找樺林算帳,因為扶樺林上馬,讓樺林盡快浮出海面,僅僅是他對古之光實施報復計畫的第一步。沒過多久,魯軍又將一擔與新加坡人作健身器的買賣介紹給了樺林, 但樺林在與新加坡人的談判中發現,對方似乎缺少誠意,總是打著另一家公司的旗號,拼命加價,三番二次下來,價格總也談不攏,樺林失去了耐心,想罷手,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使他得知了竟價的對手是林強,他欲罷不能,終于鋌而走險,落進了魯軍的圈套。舒凡在與何琪的接觸中,那種莫明其妙的情感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清晰,他發現,自己愛上了何琪,他被這種情感折磨著、煎熬著,也被這種情感嚇住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