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英語:Thomas Jefferson,1743年4月13日-1826年7月4日),美利堅合眾國第三任總統(1801年─1809年)。同時也是《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及美國開國元勛中最具影響力者之一。

除了政治事業外,傑斐遜同時也是農業學園藝學建築學詞源學、考古學、數學、密碼學、測量學與古生物學等學科的專家;又身兼作家、律師與小提琴手;也是弗吉尼亞大學的創辦人。許多人認為他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智慧最高者。

他在任期間保護農業,發展民族資本主義工業。從法國手中購買路易斯安那州,使美國領土近乎增加了一倍。

人物簡介

托馬斯·傑斐遜在任期中之重大事件包括路易西安那購地案(1803年)、1807年禁運法案(Embargo Act of 1807)、以及路易斯與克拉克探勘(Lewis and Clark Expedition, 1804–1806)。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身為政治學家,傑斐遜秉持古典自由主義與共和主義(republicanism),製定了維吉尼亞宗教自由法(Virginia Statute for Religious Freedom, 1779, 1786)。該法日後成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創設條文之基礎,傑斐遜式民主(Jeffersonian democracy)因他而得名。他創立並領導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成為今日民主黨之前身,統治美國政治達四分之一世紀。傑斐遜曾為第二任維吉尼亞州州長(1779年─1781年)、第一任美國國務卿(1789年─1793年)、與第二任美國副總統(1797年─1801年)。

除了政治事業外,傑斐遜同時也是農業學、園藝學、建築學詞源學考古學數學密碼學測量學、與古生物學等學科的專家;又身兼作家律師、與小提琴手;也是維吉尼亞大學之創辦者。許多人認為他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智慧最高者。在1962年一個宴請49位諾貝爾獎得主的晚宴上,約翰·肯尼迪對滿堂社會菁英致詞說:“我覺得今晚的白宮聚集了最多的天份和人類知識——或許撇開當年傑斐遜獨自在這裏吃飯的時候不計。”

生平經歷

早年生涯與教育

依其出世當時所採行的儒略歷,傑斐遜生于1743年4月2日;但若依其在世時改用的格雷高裏歷,則傑斐遜的生日為4月13日。

傑斐遜出生于富足興旺之家,在十名手足間排行第三(有兩名死產)。父親名彼得·傑斐遜,為農民兼測量員,在維吉尼亞的阿爾伯馬爾郡(Albemarle County)擁有一座名為沙德維爾(Shadwell)的農場;母親珍·藍道夫(Jane Randolph),為伊沙漢·藍道夫(Isham Randolph)與珍·羅傑斯(Jane Rogers)之女,培頓·藍道夫(Peter Jefferson)之表親。伊沙漢是在英國倫敦城東的沙德維爾教區教堂(Shadwell Parish church)結的婚。托馬斯·傑斐遜的雙親皆為世居維吉尼亞的移民家庭。

彼得·傑斐遜在宅第為大火所燬後,舉家遷至業吉嶺(Edge Hill)。該嶺以17世紀時,幫助約翰·李伯內(John Lilburne)發展政治事業的英國內戰第一場戰役而得名。傑斐遜之妹露西(Lucy)嫁予查爾斯·李伯內·路易斯(Charles Lilburne Lewis),並將一個兒子命名為李伯內;而弟弟藍道夫也將一個兒子命名為李伯內。

1752年,傑斐遜受教于蘇格蘭教士威廉·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所經營的學校,年僅九歲時即開始學習古拉丁文、古希臘文、以及法文。1757年,十四歲的傑斐遜喪父,他繼承了約五千英畝(約20平方公裏)的土地及數十名黑奴。傑斐遜在所繼承的土地建造自宅,該地其後名為蒙地沙羅(Monticello)。

父喪後,傑斐遜在1758年至1760年間,受業于由博學的詹姆斯·毛瑞(James Maury)教士所開設的學堂。學堂位于弗雷德裏克斯堡教區,距沙德維爾(Shadwell)12英哩(19公裏)。傑斐遜寄宿于毛瑞家中,接受古典教育(classical education),並研習歷史自然科學

16歲時,傑斐遜入學威廉斯堡的威廉與瑪麗學院哲學系,自1760年起至1762年止,為時兩年。傑斐遜追隨威廉·史莫(William Small)教授,研究數學、形而上學、與哲學。史莫引導充滿熱情的傑斐遜接觸不列顛實證主義者(British Empiricists)們的著作,包括約翰·洛克、法蘭西斯·培根、以及艾薩克·牛頓爵士。(傑斐遜後稱其為『古往今來最偉大的三個人』("three greatest men the world had ever produced"))。據聞傑斐遜的學院生涯為每日讀書15小時,隨身攜帶希臘文法書,法文精熟,練習小提琴,喜好科爾涅裏烏斯‧塔西佗(Cornelius Tacitus)與荷馬的著作。

傑斐遜在學院中曾為神秘的扁帽俱樂部(Flat Hat Club)之一員,學院現今的學生報紙即以此俱樂部為名。他在1762年以優秀成績畢業後,轉而跟隨良師兼益友喬治·威勒(George Wythe)學習法律,于1767年取得維吉尼亞州的律師資格。

1772年,傑斐遜與守寡的瑪莎·斯格爾頓(Martha Wayles Skelton, 1748-82)成婚,生下六名子女:瑪莎·藍道夫(Martha Jefferson Randolph, 1772-1836)、珍·藍道夫(Jane Randolph, 1774-1775)、一名死產而未及命名的兒子(1777-1777)、瑪麗·威勒斯(Mary Wayles, 1778-1804)、露西·伊莉沙白(Lucy Elizabeth, 1780-1781)、與露西·伊莉沙白(Lucy Elizabeth, 1782-1785)。瑪莎·斯格爾頓逝于1782年9月6日,傑斐遜再未續弦。

1774年至1800年

傑斐遜像,右方牆上銘刻著美國獨立宣言前文傑斐遜于維吉尼亞的城鎮自治議會(House of Burgesses)中執法。他于1774年寫下英屬美州民權概觀(A Summary View of the Rights of British America),引領維吉尼亞地方議會走向國會。這本小冊成為美國人對英國殖民者們辯駁時的有力論據,促進美國人走向獨立自主,標示著傑斐遜為愛國者中思想最深刻的辯士之一。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傑斐遜為美國獨立宣言之主要撰稿人,獻身于美國的政治文化與民間文化。大陸議會為撰寫該宣言所委任的五人小組全體一致同意,由傑斐遜單獨起草宣言全文。

1776年9月,傑斐遜回到維吉尼亞,並獲選入新成立的維吉尼亞州代表議會(Virginia House of Delegates)。傑斐遜于其任期中銳意興革州內法製體系,以使維吉尼亞成為民主的一州。他于三年間起草126條法案,包括廢除長子繼承權、建立宗教自由、並使司法體系現代化。1778年,傑斐遜的『知識大幅普及散播法案』("Bill for the More General Diffusion of Knowledge")促成其母校的連串學術改革,包括美國各大學中第一個成立的選修製度。

傑斐遜于1779年1781至年間任維吉尼亞州州長,在1780年以州長的身分監督維吉尼亞州治由威廉斯堡遷移至裏奇蒙。他不斷在威廉與瑪麗學院中呼吁教育改革,包括全國首創由學生自治的榮譽法則(honor code)。1779年,在傑斐遜的指示下,威廉與瑪麗學院委任喬治·威勒為美國各大學中首位法學教授。因對改革的進程不滿,傑斐遜後來創立了維吉尼亞大學,為美國第一所與宗教學說完全無關的高等學院。

維吉尼亞兩次在傑斐遜入主政期間遭英軍入侵。傑斐遜本人幾遭奇襲薛倫斯維爾(Charlottesville)的英軍騎兵縱隊所俘,但終能脫身。民情因政府無力御侮而激憤不已,從而幾乎毀了傑斐遜的政治前途;但在約克鎮之圍後,民憤逐漸平復。

傑斐遜于1785年至1789年間駐節法國,未及參與合眾國憲法會議(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他其後雖逐漸支持這部新憲,卻仍認為新憲因缺乏權利法案而有缺陷。

自法返國後,傑斐遜于喬治·華盛頓的政府中擔任首任美國國務卿(1789-1793)。他與亞歷山大·漢彌爾頓兩人之間開始對全國性的金融政策展開論戰,傑斐遜將漢彌爾頓與其他狂熱的聯邦黨人與保皇黨等量齊觀。1790年,傑斐遜深恐其擬之為『保皇主義』的『漢彌爾頓主義』佔上風,寫下『漢彌爾頓的信徒們跟著氣喘噓噓…並渴求帝王之冠、諸侯之冕、與主教法冠。』 ("Hamiltonians were panting after...and itching for crowns, coronets and mitres")[4]傑斐遜與詹姆斯·麥迪遜創立民主共和黨,並成為黨內領袖。他們二人與麥迪遜的的競選總幹事約翰·貝克利(John James Beckley)所建立的體系,史稱第一黨系統(First Party System)。1793年,英法兩國爆發戰爭,傑斐遜強烈支持法國,而漢彌爾頓與華盛頓方面在締結傑伊條約(Jay Treaty)後則支持英國,傑斐遜于是辭職隱退蒙地沙羅,後又獲選為美國副總統(1797─1801)。

因與法國進行準戰爭(兩國海軍不宣而戰),約翰·亞當斯所領導的聯邦黨加強並增募海陸兩軍,同時開征新稅,從事戰爭準備,並在1798年製訂了客籍法和懲治叛亂法(Alien and Sedition Acts)。傑斐遜將此法解讀為攻擊他所屬的政黨,甚于對付危險外敵。他與麥迪遜為重新集結支持者,匿名著作肯塔基與維吉尼亞提案(Kentucky and Virginia Resolutions),主張憲法所建立者僅為各州與聯邦政府之間的協定,聯邦政府無權行使憲法無明文規定之事項,而各州對聯邦政府各項僭權之舉可視為無效。此提案為美國史上首次對州權論之陳述,該論述開日後拒行聯邦法規與介入論之先河。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傑斐遜與紐約的艾隆·伯爾緊密合作,重新集結其政黨,特別為對付新稅開征而投入1800年美國總統大選。聯邦黨反擊傑斐遜為自然神論者、無神論者、稱他為基督徒之敵。傑斐遜與伯爾在選舉人團中,票數並列第一,須由時為聯邦黨所控製的美國眾議院決斷選舉結果。

經冗長辯論後,漢彌爾頓在眾議院中說服了同黨議員。他認為,選舉過程中的流言將腐蝕新生的美國政府;而就政治面而言,傑斐遜較不具傷害性。眾議院因于1801年2月17日決議,推舉傑斐遜為總統,伯爾為副總統。

總統時期

政策

傑斐遜于1801年至1809年間擔任總統,為首位于白宮任職並離任的總統。這也是民主共和黨黨員首次選上總統。截至目前為止,傑斐遜為唯一擔任過美國副總統後又選上總統,且任滿兩個任期者。

傑斐遜任內因崇尚重農主義、個人自由、有限政府、及以共和主義激勵美國身份認同而知名。僅管傑斐遜他以建立有限政府目的,他在第一任的總統任期中執行路易西安納購地案,並委派進行路易斯與克拉克探勘。傑斐遜于1804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獲選連任。他在第二任期中主要處理外交問題,例如在陷入英法之戰時保持中立。

傑斐遜本是嚴謹建構主義者,但在其總統任內對自己的原則妥協。他在保持小型海軍、農業經濟、嚴謹建構主義、與小政府等原則上退縮。自民主共和黨分離而出的特挺奎德斯(Tertium quids)團體指責傑斐遜自毀原則。

政治理念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傑斐遜對美國的願景為以農立國,耕者有其田,恰與約翰·亞當斯及亞歷山大·漢彌爾頓為代表的聯邦黨看法相對立。漢彌爾頓展望美國成為商業與製造業國家,被視為美國卓異主義之父的傑斐遜則衷心相信美國的獨特徵與無窮潛力。也就是說,傑斐遜自信滿滿地認為,美國這樣地廣人稀的國家足以避免他所憂懼的,歐洲式階級對立與工業化。

傑斐遜受多名歐洲啓蒙思想家的見解影響極深,其政治原則來自約翰·洛克(尤其是不可轉讓之權利(inalienable rights)與人民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與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常識。政治學家將傑斐遜的思想擬之于與其同時的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傑斐遜相信,人皆擁有『某種不可轉讓之權利』。也就是說,無論政府是否存在,人所擁有,不可創造、奪取、或轉讓的基本權利永存。傑斐遜對于自由的解釋最受重視,他將之定義為『正當的自由為,在其他人據相同權利劃定之範圍內,依我等之意願暢行無礙。我並未加述「合法範圍內」,因律法通常不過是專製獨裁者之意圖,而律法的確就是這樣侵犯個人權利。因而,對傑斐遜來說,政府不僅不能『創造』自由權利,反而有可能侵犯個人自由。而適切自由的範圍並非由法律所規定,而是止于他人有相同權利之處。傑斐遜認為,適切的政府不僅要防止個人侵害群體中其他人之自由,也要自我限製以防削弱個人自由。

傑斐遜極為擁護州權,其于1798年之維吉尼亞和肯塔基決議(Virginia and Kentucky Resolutions)中,訂下敵視聯邦擴權之基調,尤其值得註意。然而,他的若幹外交政策實際上反而擴充了聯邦權力。其中最重要的是,他在1803年的路易西安那購地案中,以不成文的聯邦權力兼並一大塊外國土地,連同居住其間的法籍與義大利居民。他行使禁運法案,卻因與外交政策抵觸而失效,顯示聯邦政府在有戰爭之虞時,可以強大武力作為後盾,介入地方層級事務以控製貿易往來。

總統任期中的事件

一次巴巴利戰爭 (1801-1805)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路易西安納購地 (1803)

成立奧勒岡屬地 (1804)

伯爾謀叛 (1805)

1804年土地法

批準美國憲法第廿修正案 (1804)

路易斯與克拉克探勘 (1804-1806)

1805年成立路易西安納屬地(後更名為密蘇裏屬地)

特挺奎德斯自民主共和黨中分離而出。

Embargo Act of 1807年禁運法案,企圖與拿破崙戰爭中的交戰國中止貿易關系以令美國的中立國地位獲得尊重。

卸任總統

傑斐遜卸任總統職務後仍持續活躍于公共事務中。他投入大部分的心力以成立一所新的高等院校,專于解除教會對校務的影響,使學生可專心致力于他所大學所無法提供的新天地中。在一封1800年由他寄給約瑟夫·普利斯特利的信函中,表明他在真正建立一所大學前已為此思考了數十年之久。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他的夢想于1819年因維吉尼亞大學的成立而實現,州議會批準每年撥款1,500美元以供興學之用。該校于1825年開始招生時,是第一所提供學生全部選修課程的大學(盡管首屆僅有30名學生入學);而校區則是當時北美洲最大的建築案之一。值得註意的是,該校校園以圖書館為中心,而非教堂。其實,原案中根本就沒有包含校園禮拜堂在內。傑斐遜生前常邀訪學校師生職員至家中,艾德加·愛倫·坡為當時的訪客之一。

維吉尼亞大學經設計為州內最高學府。傑斐遜的看法認為,州內居民皆可經由單一共同的評斷標準入學。

人物逝世

傑斐遜逝于1826年7月4日,當日為獨立宣言通過五十周年紀念日,與約翰·亞當斯同日去世。傑斐遜生前因創校而債務沉重,美國各地曾捐輸約1,6000美元以幫助這位前總統,但不足以助其清償債物與醫療費用。傑斐遜552英畝(223公畝)的產業于1831年在蒙地沙羅的一次拍賣會上,以美金$7,000元售予詹姆斯·巴克禮(James T. Barclay)。1836年,巴克禮將地上物連同218英畝(88公畝)的土地以$2,700轉售給美國海軍的尤瑞亞·李威中尉。李威中尉後來買下周圍的土地及屋內家具陳設,他因而獲稱『蒙地沙羅的救星』。李威中尉于1862年因美國內戰而去世,遺囑中將蒙地沙羅捐贈給美國政府作為海軍遺孤的學校。托馬斯·傑斐遜身後葬于其蒙地沙羅的產業上,其墓志銘由他在生前自行寫就。他堅決要求,墓碑除銘刻自己所撰寫的句子外,『一個字也不要多』。

奴隸製度

紀錄顯示,傑斐遜一生中曾擁有逾650名奴隸,其中有是自雙親及妻方繼承而來,也有許多是因債權而扣留之資產。他既公開坦承相信奴隸製度不人道且終將絕跡,又蓄奴之行為,遭目為偽善。1801年,在總統大選過後,波士頓的報紙《新英格蘭守護者》(The New England Palladium)報導,傑斐遜『騎在奴隸背上進入自由之殿堂。』

托馬斯·傑斐遜托馬斯·傑斐遜

美國獨立宣言初稿中,傑斐遜譴責英王在北殖民地主導引入奴隸製度,控訴英王『從事殘酷的戰爭以壓製人性,對未曾冒瀆他的人們,侵犯其生命與自由兩個最庄嚴的權利,蠱惑並運載他們到地球的另一邊成為奴隸。』這段話在南卡羅萊納與喬治亞的代表們要求下,自獨立宣言的正文中移除。1769年,當時身為維吉尼亞州議會代表之傑斐遜,提案解放州內之奴隸未成。1778年,州議會通過他另一項提案,維吉尼亞禁止輸入奴隸。用他本人的話說,此案雖未帶來全面解放,但『禁絕因輸入奴隸而提高惡行,將最終的根絕留給未來。』1784年,傑斐遜在西北地域法令初稿中規定,自西北屬地中新加入聯邦的州『既不可蓄奴,亦不可奴役非自願受者。

人物軼事

第一個死于貧困的是第三任美國總統托馬斯.傑斐遜(ThomasJefferson)。他出身貴族家庭,屬于富有階層。後于1809年3月4日離任,死于1826年7月4日。巧合的是,他竟然與他的前任、政敵約翰.亞當斯(JohnAdams)幾乎同時離開人世,雖然後來他們的私人關系已經和好。傑斐遜的墓碑上刻著:“托馬斯.傑斐遜美國《獨立宣言》和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的執筆人弗吉尼亞大學之父安葬于此”。

亞當斯雖然晚年拮據,但仍有不多的土地等不動產。傑斐遜8年的總統生涯,使他欠下了11000美元的債務,不得不另舉債償還以離開白宮。離開白宮之後,抵達蒙蒂塞洛。雖然擁有幾間小作坊,和一個小農場,但入不敷出,盡管忍痛賣掉一些土地還債,仍然還有幾乎5萬美元的債務。于是還債就成為困擾這位離任總統的難解之結。他的大女兒與他一起生活,在給父親的信中,瑪霞寫道:“我什麽都可以忍受,就是不想看到你年紀這麽大還要為債務而煩憂”。

1812年,英國人入侵焚燒了國會圖書館。傑弗遜將自己價值5萬美元的藏書,以23500美元的低價賣給國會,償還了將近一半的債務。盡管手頭拮據,他卻從1816年起,以全部身心投入籌建弗吉尼亞大學的運作之中。在他的積極遊說之下,州議會批準每年支付15000美元以資辦學。傑弗遜到處募捐用于建校。1825年3月7日,大學開學,盡管隻有30名學生。

傑弗遜終于因為貧困兼之過度勞累而病倒,當傑弗遜經濟極其困難的訊息傳開之後,美國各地為之捐款16000美元,但這並不足以償還他的債務並解決他的醫療費用。6月24日,他寫下生平最後一封親筆信,抱歉地推辭掉華盛頓紀念《獨立宣言》五十周年紀念活動,他終于滿足了活到7月4日的最後願望,中午12時50分,離開人世,享年73歲。幾個小時之後,另一位《獨立宣言》起草人、傑弗遜的前任總統亞當斯也撒手人寰。

人物評價

傑斐遜是美國歷史上屈指可數的偉大的思想家,他所創造出來的博大精深的民主思想體系帶有濃厚的人文主義色彩。他是18世紀啓蒙思想在美國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反對一切壓迫,仇視君主製和貴族特權。他最反對暴政,為防止暴政的出現,他設計出周密完善的機製,並且把普及教育和發展教育看作是防止民主蛻化為暴政的最重要的手段。他最珍視自由,他把自由列為神聖不可侵犯的自然權利之一;他特別強調思想自由,反對任何鉗製,束縛思想自由的東西,不管它是教會還是政府。他對于人民有深厚的感情,主張消滅貧困,反對社會不平等。他重視人的尊嚴,重視人的價值;在他看來,人的生命安全,人的自由及人的幸福是目的,財產不過是手段,甚至政府也是手段。他說:“關懷人的生命安全及幸福,而不是破壞他們,應該是一個良好的政府的首要的、唯一的正當的目的。”他所謂幸福,不但包括物質生活的豐富舒適,而且也包括高尚雅致的健康的精神生活。他反對自私自利、爾虞我詐、互相殘害的人際關系,他渴望看到的是一個重情誼、互相愛護的富有人情味的人際關系。傑斐遜的民主主義是人文主義的民主主義,他的思想帶有明顯的“非資本主義”傾向。

傑斐遜不但是一位傑出的思想家,而且也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作為人民的公僕,作為國家領導人,他表現出許多高貴的品質。無論是當州長也好,當總統也好,他都沒有個人榮耀感,沒有權力欲,更沒有想利用職權地位謀求私利,他隻是感到個人責任加重了。如何克盡職責,如何為人民謀福利,如何維護民主,是他優先考慮的問題,也是他努力的方向。

他雖然是一位學者、思想家,一旦從政,他就把全部精力投入實際工作中去,扎扎實實地從事具體工作,真正做到夙興夜寐、宵衣旰食。他反對擺官架子,反對講排場。在任總統期間,他提倡平民作風,把前任總統的各種各種君主製殘餘一掃而光。他以平等的態度待一切人,在內閣裏面,他從不以長官自居,從不獨斷專行。

作為國家元首,他以維護民主為己任,遵紀守法,一切按照憲法規定辦事,從來不讓行政機關凌駕于人民代表機關之上。他清正廉潔、以身作則、禁絕苞苴。終其一生,他從未參加任何投機活動,並且認為參加這類活動是一種恥辱。

他從來不玩弄政治陰謀,不勾心鬥角,一切光明正大。

他一生勤奮不已,自強不息,退休後仍不休息,急公好義,關心國事,特別熱心于教育事業,為了創立弗吉尼亞大學,他耗盡了心血。

傑斐遜是一位名副其實的人民公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