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車軟體

打車軟體

打車軟體是一種智慧型手機套用,乘客可以便捷地通過手機發布打車信息,並立即和搶單司機直接溝通,大大提高了打車效率。如今各種手機套用軟體正實現著對傳統服務業和原有消費行為的顛覆。

交通部部長楊傳堂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開幕會上就"大交通部構造調整"問題表示,2013年11月25日,中編辦已經正式批復,正在落實當中,估計到2014年3月14日就可到位。此外,將對打車軟體進行規範。

當打車市場進入"零補貼時代",對于打車軟體來說,使用者的黏性成為一大考驗。作為補貼大戰的主角,滴滴打車正在經受著這一挑戰。

可是,近日記者調查採訪後發現,雖然取消了補貼,但使用者對滴滴打車的使用熱度依然不減。滴滴打車會如此受到青睞,取決于其對乘客出行習慣和出行方式的成功塑造。

  • 中文名稱
    打車軟體
  • 國外代表
    uber
  • 國內代表
    滴滴打車
  • 類    型
    手機叫車軟體

產生背景

2013年,上海出租行業興起一款“手機打車軟體”,使用者在網上下載軟體後,輸入起點和目的地,自願選擇“是否支付小費”,計程車司機則可根據線路、是否有小費等選擇接受訂單。記者昨天調查發現,這種拼小費競價打車的模式引來了不少質疑聲,認為這是變相漲價,並使行業監管出現“灰色地帶”。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截止到2013年5月7日,安卓平台上11家主流套用商店的打車類軟體客戶端整體下載量已超過百萬,使用者主要集中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由于計程車司機與打車者之間信息不對稱,導致非高峰時段計程車空載、高峰期和惡劣天氣下司機拒載等現象頻發,而手機打車軟體通過加價等手段,提高了打車成功幾率,實現了司機和打車者雙贏,因而在大城市日益走俏。

業內人士表示,手機打車軟體由于正處于探索起步階段,商業模式尚不明確,導致運營成本較高。特別是由于打車市場的不規範,導致加價策略在某種程度上加劇了原有公共交通資源的分配矛盾,打亂了路邊打車和套用訂車的公平競爭環境,可能會影響此類打車軟體的發展前景。

軟體共性

這些軟體具備乘客註冊、即時約車、訂單完成確認、用車評價等基本功能。乘客線上下單後,如3分鍾內沒有駕駛員應答搶單,統一電召平台會將該訂單廣播到行業手機電召服務平台,這將大大提達人機軟體叫車成功率。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此外,為了防止“黑車”司機冒名頂替,保證參與手機電召服務的車輛和駕駛員具有行業服務資格,統一電召平台採用行業和企業雙重識別模式。乘客手機軟體下單後,駕駛員通過車載電召終端和駕駛員客戶端手機電召軟體進行應答搶單。交通部門提醒,此時上線試運行的手機叫車軟體是基于安卓系統,基于蘋果手機的叫車軟體正在開發測試中。

叫車費用

在官方版打車軟體中,五花八門的加價環節消失了,通過4款手機打車軟體叫車,等同于通過電話叫車,會統一自動提示“四小時以內預約用車將收取5元叫車服務費,四小時以外預約用車將收取6元叫車服務費”。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此外,手機軟體建立了乘客和司機的互相評價額度體系,這也意味著乘客爽約也將受到相應的懲罰。

軟體開發

快的和支付寶錢包再次聯合對外宣布,將從2014年3月5日零時起調整乘客端補貼額度,乘客通過快的打車內置支付寶支付車費的補貼調整為每單5元、每天2單;乘客通過支付寶錢包掃碼付的補貼調整為每單5元、每天2單,司機端補貼不變。此外,還將從2014年3月5日起,在北京試點老年人免費打車的公益活動,試點順利後在其他城市推廣。“嘀嘀”也隨即調整補貼政策,除京、滬、杭、深四大城市不變外,其他城市乘客補貼調整為“起步價-20元”不等,並同時在其官網宣布“願意和友商一起維護行業發展秩序”、“避免過度行銷”。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打車軟體的“燒錢戰”仍在繼續,短期未見停火跡象,消費者自然是樂見其成,但目前無序的競爭,顯然不利于整個行業的可持續發展,除了企業自律,也需要政府相關主管部門釐清各種關系,在準入標準、技術標準、服務質量、高峰時期安全性等方面進行相應的規範。

官方識別

2013年8月20日,為提升“96106電召平台”效率和乘客即時叫車成功率,手機叫車軟體將與統一電召平台對接。據介紹,首批上線的4款叫車軟體包括易達打車、嘀嘀打車、搖搖招車等最早進入北京市場的叫車軟體,為體現統一性,每款軟體在原名稱前加“96106”。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統一電召平台採用行業和企業雙重識別模式,這有效避免了“黑車”混入電召行列。統一電召平台的手機叫車軟體建立了駕駛員和乘客雙方互評機製和額度體系。軟體上的訂單將與出租汽車調度中心綁定,在統一電召平台上聯合調派車輛,無人應答的訂單將在各家調度中心之間流轉。駕駛員既可以通過智慧型手機軟體應召,也可以通過車載電召終端應答。軟體本身綁定的電話召車平台不變,隻是會統一上載到96106平台上。

交通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乘客下單後,如3分鍾內沒有駕駛員應答搶單,統一電召平台將會聯合調派,提高成功率。而一家軟體叫車公司負責人說,平台統一後,“可能出現乘客明明通過A軟體下單,而經一番調度後,最終接單司機是B公司使用者”。

停止補貼

2014年3月21日晚間,快的打車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除北京、上海、廣州等9城市,其他城市補貼額度由每單5元降為3元。據了解,此次下調是快的打車一個月內第3次下調補貼額度,而嘀嘀打車已經在3月份連續4次下調補貼額度。這加劇了各方的猜測:兩大打車軟體是不是要取消打車補貼,並用消費紅包代替?對此 ,兩大打車軟體青島地區負責人均表示,尚未接到停止補貼或者以消費紅包取代打車補貼的通知。

嘀嘀嘀嘀

快的打車補貼降為 3元

3月21日晚9時38分,快的打車在官方微博上宣布調整打車補貼金額,除北京、上海、杭州、廣州、深圳、西安、成都、南京及武漢等9大城市,其他城市補貼金額進一步下降,由每單5元降為每單3元,而司機的補貼額度則沒有調整,每單補貼2元,高峰期5元。據了解,這是繼3月4日和5日兩次補貼額度調整後,快的打車一個月內第三次下調補貼額度。

快的打車快的打車

嘀嘀打車也在3月4日、7日、11日和17日連續四次下調補貼金額,補貼金額從最初的每單13元以上降至每單5元以上,司機的補貼仍在每單5元。據了解,嘀嘀快的兩大打車軟體背靠騰訊和阿裏巴巴兩大金主在兩個月內瘋狂燒掉15億。但也都交上了一份亮眼的“成績單”:截至3月份,兩大打車軟體公司的統計資料顯示,嘀嘀打車註冊使用者8260萬,司機 83萬,日訂單數1500萬單;快的方面註冊使用者超過9000萬,司機 80萬,日均訂單1200萬單。因此,業內人士紛紛表示打車補貼的使命或已完成,取消打車補貼隻是時間問題。

政府反應

商務部

商務部電子商務和信息化司副司長張佩東昨日表示,打車軟體本身有利于提高計程車行業整體效率,但“花錢買使用者”的做法不可持續。

對于近期打車軟體盛行。打車軟體分散司機註意力,存在安全問題,對不會使用打車軟體的中老年乘客造成不公等。一些地方的交通管理部門已經開始嘗試出台監管措施,以此發揮打車軟體長處的同時,減少副作用。

深圳市

深圳市交委內部下發《關于強製要求司機卸載手機打車套用的通知》引發爭議。在市交委的官方回應中,叫停軟體的主要原因在于,打車軟體中“加價”的模式以及不利于監管,特別是黑車可能會因為沒有準入門檻的限製而進入市場的漏洞。

北京市

北京市交通委也發布了《北京市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管理試行辦法》,將于2013年6月1日開始實施。按照這一新政策,北京市將規範計程車電召服務,並強製統一線上打車APP。北京交通委提出的政策依據與深圳基本一致,即打車軟體中提供加價叫車功能。2013年7月,《北京市出租汽車手機電召服務管理實施細則》實施,明確了手機電召服務商應納入全市統一電召平台、在出租汽車行業開展手機電召服務的準入和退出條件。並按照“政府引導、企業運作”思路,本著“聯合調派、開放共享”規則推進聯合電召服務的模式。

上海市

上海市交港局合作交流處介紹,上海市有關管理部門將研究建立出租汽車管理和服務信息系統,鼓勵企業依托電話調度平台,擴大電話、網路、手機等不同方式的叫車服務能力。

上海市交通港口局2014年2月26日晚發布《加強出租汽車運營服務管理相關措施》中明確:從3月1號開始,在早晚高峰(即每天的7:30至9:30、16:30至18:30)時,嚴禁計程車駕駛員使用打車軟體,在此時間段內,乘客揚招頂燈為綠色“待運”的計程車,如果不停,則被視為拒載而被處罰;嚴禁出租汽車駕駛員在載客行車途中接聽、使用手機等終端設備;租賃車輛安裝使用“打車軟體”也將被禁止。

濟南市

根據濟南市交通運輸局出台的規定,早晚交通高峰期(7:00-9:00,17:00--19:00),計程車駕駛員不得使用打車軟體;計程車在載客途中不得使用打車軟體,確保計程車行駛安全,確保乘客乘車安全;在場站候客的計程車不得使用打車軟體尋客,除乘客遇有急、難、險等特殊需求外,駕駛員不得使用打車軟體。

濟南市交通運輸局還要求,軟體開發商向行業管理部門備案。使用手機軟體接客途中使用“暫停”標志,不使用的將在濟南市計程車行業服務質量信譽考核中給予扣分處理。同時,將加大對打車軟體所帶來的拒載、加價、甩客等現象的調查處理力度,對違規駕駛員予以嚴肅處理。

由于對打車軟體的規範引導涉及多個部門,下一步濟南市交通運輸局將探索建立部門聯動機製,在行駛途中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由公安交警部門加大查處力度,確保行車安全;對違反政府定價,存在加價行為的,由物價部門進行調查處置;對有擾亂市場秩序行為的,由工商管理部門依照不正當競爭法,予以處置。

蘇州市

根據新浪網、中搜搜悅報導,蘇州市客管處近日下發通知,明令禁止蘇州的計程車司機使用社會打車軟體,成為國內首個明令禁止使用社會打車軟體的城市。

蘇州市客管處擬定了《關于禁止使用“嘀嘀打車”等手機召車軟體司機端的告知書》。目前,蘇州強生和交運等計程車公司均已按告知書要求與駕駛員簽訂了承諾書,駕駛員如被發現私自使用手機打車軟體將被嚴肅處理,情節嚴重者解除勞動契約。

相關信息

交通部擬統一管理

交通運輸部擬對計程車電召服務加強規範管理,並逐步實現出租汽車電召服務的統一接入管理。

打車軟體打車軟體

2014年5月27日,交通運輸部在其官網發布《關于促進手機軟體召車等出租汽車電召服務有序發展的通知(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意見稿)。意見稿對計程車電召軟體服務管理、終端發放、安全規範等方面做出8項規定,公眾可在6月10號前提出反饋意見。

2012年,滴滴、快的等打車軟體先後投入運營,並進行了一場補貼大戰。同時,關于打車軟體的安全性、規範性等問題也引發了廣泛關註。

最新訊息

打車軟體從未上升戰略高度

打車軟體剛推出之時並未有折扣,乘客通過軟體預約出租,計程車司機也能夠通過打車軟體更便捷找到乘客,降低空駛率。打車軟體在資源最佳化配置方面確實做出了很大貢獻,而如果照此下去,打車軟體便少了之後的是是非非會在健康環境中穩步發展。

 騰訊與阿裏在打車軟體大打補貼戰,從來沒有抱著服務好使用者的心去做,而是想通過打車軟體搶佔移動網際網路的新入口。以打車軟體為載體,實現各自移動支付為目的,完成移動電商閉環為終極目的。打車軟體僅僅是各巨頭搶佔O2O山頭的一個渠道而已,也因為此,打車軟體也隻是短時間內的武器,並未上升戰略高度。

各巨頭移動互聯入口多,打車軟體風光不在

流量入口多元化,缺乏寡頭入口是移動網際網路對巨頭們最大沖擊。打車軟體以生活必需品為切入,以移動支付為消費閉環而獲得騰訊阿裏巨頭的青睞。因此,價格戰表象內部確實移動入口的爭奪。

最新資訊

平時的出行中經常會遇到需要打車的情況,打車軟體的出現為人們提供了方便。有人為了更快速的打到車會使用打車軟體的加價功能。然而,昨天上海發布了公告,禁止使用打車軟體加價預約功能。一起來看看詳細內容。

昨天,打車軟體運營商透露,已收到了上海市交通委製定下發的《關于規範出租汽車手機軟體召車等網路預約服務管理的通知》,今後不得向駕駛員提供具有加價功能的預約軟體,這意味著上海的使用者在使用打車軟體叫車時不能使用加價叫車功能。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