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 -2010年大陸電視劇

手機

《手機》由尚品佳作影視出品,導演沈嚴王雷,王志文、陳道明梅婷劉蓓柯藍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著名清談節目《有一說一》主持人嚴守一工作上遇到了很大的危機。因為原先支持他的主管節目的老總退位了,新換來的段總一味追求收視率,使得原先的節目定位和風格開始搖擺。

該劇于2010年5月10日上星播出登入浙江衛視、東方衛視、北京衛視、深圳衛視。

  • 中文名
    手機
  • 主演
    王志文,陳道明
  • 外文名
    cellphone
  • 集數
    36集
  • 類型
    都市
  • 出品時間
    2010
  • 首播時間
    2010年
  • 出品公司
    尚品佳作影視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沈嚴,王雷
  • 編劇
    宋方金

劇情簡介

著名清談節目《有一說一》主持人嚴守一工作上遇到了很大的危機。嚴守一和總策劃費墨想盡快提高節目的收視率又能保持節目原來的風格,但是找不到方法。嚴守一和出版社的女編輯伍月有些微妙的關系來往。嚴守一  的妻子于文娟要求跟嚴守一離婚。嚴守一認識了開朗熱情的台詞教師沈雪。兩人互相被吸引,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這時,嚴守一得知于文娟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嚴守一和費墨投入新節目《有一說二》,要面向社會招聘一個女主持人,嚴守一在最後的時刻,聽從了自己的良心和正義,改變了內定的結果。這引起了贊助商和公司高層的不滿。《有一說二》暫停整飭。沈雪跟嚴守一的感情已無法繼續維持,悄悄退出了嚴守一的生活。這個時候,嚴守一和于文娟也明白了,兩人的心中,都有對方。

手機

分集劇情

第1集

第2集

嚴守一和費墨趕到公司,發現公司裏張貼出了主持人台詞培訓班的通知,不及格者下崗,兩人立即感到了段大可新官上任的氣勢。原節目主管領導薛總找嚴守一和費墨談話,對《有一說一》的前景深表擔憂,並適時地提出想辦一個答謝晚宴,嚴守一和費墨立即表示這事由《有一說一》操辦。在河南嚴家庄,礦工牛三斤他爹去世,牛三斤和呂桂花帶女兒牛彩雲從三礦趕回嚴家庄出殯;急需喊喪人路之信,但路之信因給黑磚頭等三人提供賭博場地而被抓。呂桂花提出由她去鎮裏把路之信找回來。這引出了呂桂花當年的一段前塵往事。當年和他有過一段感情經歷的知青小鄭,現在已經是鎮長了。呂桂花趕到鎮裏找到小鄭,說明情況。鎮裏將路之信和黑磚頭等人放了出來。喪事得以進行。段大可亮相《有一說一》節目策劃會,與總策劃費墨產生了言語上的矛盾,對節目組產生了不好的印象。段大可覺得有必要整飭紀律,他圈定了這次台詞培訓班的老師,是一個叫沈雪的以嚴格而聞名的女老師。節目組面臨的困難,使嚴守一不想回家面對小舅子于文海老跟他商討要創業的事。他約了費墨和費墨的研究生劉丹一起吃飯。為吃一頓飯,兩人都各自向妻子撒了謊,使得劉丹對他們進行了一番嘲笑。

第3集

嚴守一和費墨、劉丹吃飯的中間,費墨面對來自妻子李燕手機裏咄咄逼人的追問,一時招架不住,隻好以邀請李燕跟他一起參加薛總的答謝晚宴而轉移李燕的註意力。吃完飯出酒店的時候,酒店老板要跟嚴守一合影留念。費墨和劉丹在一邊等待,劉丹感覺到有點冷,費墨便把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劉丹的身上。但他沒有想到,這一個動作被拍攝到了嚴守一和該店經理的合影裏。礦工牛三斤因為得了肺氣腫,生怕喪禮上哭不出聲來丟人。黑磚頭給牛三斤出主意,讓嗓門大的路之信替哭。路之信拗不過牛三斤的邀請,答應替牛三斤哭喪。《有一說一》的策劃會上,選題全被段大可槍斃,一時陷入僵局。這時嚴守一接到黑磚頭來電,黑磚頭告訴他牛三斤他爹去世了,讓嚴守一出人情費。這個電話引起了嚴守一的一番感慨,他不禁回憶起了小時侯和表嫂呂桂花一起去鎮上打電話的一次經歷。這經歷讓費墨覺得可以做一期節目。一番周折後,段大可終于答應了這個選題。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嚴守一和費墨決定參加完晚上薛總的答謝晚宴後,立即奔赴嚴家庄錄製外景。嚴守一讓于文娟給黑磚頭寄錢,于文娟因分不開身,讓閒來無事的于文海去寄四千塊錢。于文海寄錢的時候,起了點貪心,扣下了五百,隻寄了三千五百塊。嚴守一、費墨、于文娟、李燕四人參加薛總的答謝晚宴。宴會的酒店正是上次嚴守一和費墨劉丹來吃飯的酒店。一進酒店,費墨就看見嚴守一和經理的合影已經掛上了牆壁。照片的景深處,自己正在給劉丹披外套。費墨感覺到大禍臨頭,趕緊招呼嚴守一到洗手間商議對策。

第4集

嚴守一和費墨回到酒桌上,本來是想忽悠李燕年輕,轉移她的註意力,但這時來了熊貓出版社的賀社長和編輯伍月敬酒。費墨正為出版自己的著作《說話》發愁,便跟賀社長和伍月套磁,並將隨身帶的書稿給了伍月。但一轉頭,卻看見李燕不在了。李燕發現了那張照片,以此要挾費墨,讓費墨帶她到嚴家庄錄節目,費墨隻好答應。酒會結束,節目組往河南出發。于文娟和李燕也隨同前往。于文娟想去河南看看阿麼。于文海知道後有些慌神,因為他扣下了五百塊錢的事就要破功。于文海打電話到嚴家庄找黑磚頭,但因為嚴家庄的人都在忙活牛三斤他爹的喪事,老是聯系不上牛三斤他爹的喪事上,路之信放聲大哭,引起了專門給人操辦紅白之事的鑼鼓班子班主的註意,班主讓路之信買個手機,以後有事找他去哭喪。路之信猶豫之下,卻又為錢動了心。于文海幾番周折後,終于電話找到了黑磚頭,兩人達成貿易,此事不張揚,于文海一年之內還錢。嚴守一一行人趕到嚴家庄,準備錄製節目,請呂桂花做現場嘉賓。呂桂花提出兩個要求,一是要錢,二是要單獨見見嚴守一。

第5集

在嚴守一等人忙活節目的時候,于文娟和李燕陪阿麼在地裏轉轉。阿麼的一番知心話打動了于文娟和李燕。李燕私下跟于文娟說,她回北京後一定要給于文娟介紹個中醫,讓于文娟生個孩子。打電話的節目開始錄製,非常令人意外的是,呂桂花現場否認了自己曾經打過電話的事實。錄完後,呂桂花帶著女兒牛彩雲找到嚴守一,說她想跟牛三斤離婚,等離婚後就帶著女兒去北京找嚴守一。牛彩雲喜歡表演,想演戲。嚴守一承諾會幫她找找機會。嚴守一等人回北京的路上,先是嚴守一接到了編輯伍月的電話,嚴守一怕于文娟誤會,便以信號不好沒接。但伍月又打給了費墨,費墨一聽是書的事,就把電話接了,這又引起了于文娟的不滿。路之信終于決定靠哭喪掙錢,他到鎮上買了部三手手機,在村裏開始炫耀。劉丹將那件外套還給了費墨,費墨帶回家後,李燕拿外套出氣,用剪刀將外套剪了個七零八落。一番爭吵和辯解過後,費墨以頭痛躲過了李燕的糾纏。

第6集

黑磚頭得知路之信買了部手機後,非常嫉妒,他去找路之信理論,想讓路之信出錢請他喝頓酒,但路之信卻隻讓他免費使一次手機。黑磚頭打到嚴守一家裏問于文海要錢,才知道于文海也有了手機。黑磚頭非常失落,他偷著老婆將家裏的一頭豬賣了,也去買了部二手手機。于文海在家閒得沒事,于文娟急在心上,嚴守一經過考慮決定將于文海弄到節目組做場工。費墨覺得不是個好主意,怕于文海在節目組扯出麻煩。嚴守一覺得于文海在眼皮底下好管理,就還是讓他進了節目組。李燕將中醫李時真介紹給于文娟。李時真告訴于文娟,他能把于文娟的身體調理好,于文娟欣喜異常。賀社長決定出版費墨的著作,他和伍月請嚴守一和費墨吃飯。席間,提出請嚴守一給費墨寫序,並讓伍月具體敦促此事。吃完飯後,嚴守一順道送伍月回家。為了避免酒後查車,嚴守一到伍月寓所小坐了一會兒,了解了伍月的坎坷身世。台詞培訓班開始了,嚴守一去上課,但遲到的同學和不斷響起的手機聲引發了沈雪老師的怒火。

第7集

沈雪老師氣得離開了教室,嚴守一受同學委派,去把沈雪老師找回來。嚴守一和沈雪老師交流,終于把沈雪老師勸回了教室。這時他接到伍月催他寫序的電話。嚴守一答應盡快辦這事。路之信開始出去哭喪了,找了黑磚頭給他打下手。劉丹跟著費墨參觀錄有一說一的節目,產生了自己要到有一說一節目組工作的想法。費墨答應跟嚴守一商量商量。錄完節目後,嚴守一接到了牛彩雲的電話,牛彩雲已經到了北京。嚴守一去火車站將牛彩雲接到了家裏。于文海在和場工們一起打掃現場的時候,偷懶就四處溜達,不想正好看見了費墨和劉丹在辦公室裏聊天聊得哈哈大笑。于文海急忙躲開。李燕在家裏打電話找費墨,但費墨一直沒接電話。李燕便打給嚴守一,得知牛彩雲到了北京,便趕過來吃飯。吃飯的時候,李燕問嚴守一費墨到底在開什麽會,嚴守一剛想給費墨打埋伏,于文海卻說露了嘴。李燕知道其中必有蹊蹺。劉丹帶費墨到了一酒吧,酒吧嘈雜,所以費墨一直沒接到電話,等一查看電話,才知道闖了禍,趕緊往家趕。夜裏,李燕偷偷查看費墨的皮包,發現了酒吧的一張發票。

第8集

李燕找到于文海,用一沓公園的通票收買了于文海,讓于文海以後再發現費墨和劉丹單獨在公司的時候通知李燕。李燕在網上找到了那家酒吧的地址,約于文娟晚上去酒吧看看。嚴守一開始給費墨寫序,打電話跟伍月通報進展,卻意外得知伍月鼻炎嚴重發作在家休養。嚴守一到葯店買了葯去看望伍月。嚴守一回到家後,被牛彩雲聞出身上有香味。嚴守一趕緊換掉了衣服。晚上,李燕和于文娟到了那家酒吧。在喧鬧的人群和音樂裏,李燕流下了淚水,知道自己是真的老了。黑磚頭和老婆商量,決定找嚴守一報銷買手機的錢,因為這手機可以讓阿麼和嚴守一通話。嚴守一接到伍月電話,說有個發布會急需救場。嚴守一答應救場。于文海帶牛彩雲到有一說一節目組參觀,四處溜達,在參觀辦公室的時候,無意中聽見費墨對劉丹評價自己不著調。于文海發簡訊給李燕,告訴李燕公司有情況。李燕一番打扮後奔公司而來。李燕在辦公室裏找到了費墨和劉丹,一番唇槍舌劍後,李燕帶著費墨氣鼓鼓地離開了辦公室。回到家後,李燕和費墨展開了辯論。李燕讓費墨好好地檢查一下自己的潛意識。費墨意識到有人告密,猜出是于文海。費墨又急又氣。

第9集

嚴守一去發布會救場,結束後,主辦方為感謝嚴守一,送給嚴守一一對情侶手表。嚴守一挑選了兩塊女式的。他回家的時候,在伍月寓所的門上掛了一塊,然後簡訊通知了伍月。回到家後,他把另一塊送給了于文娟。第二天,嚴守一和費墨上班的時候,費墨氣呼呼地跟嚴守一說了于文海告密的事兒。嚴守一覺得讓于文海在節目組工作確實是個麻煩。欄目組開策劃會,大家都各自接手機,又惹出了費墨教授的火氣。路之信的哭喪生意越來越好,黑磚頭眼饞,隨即要求加工資,但路之信堅決不答應,黑磚頭罷工。牛彩雲想考戲劇學院。嚴守一到戲劇學院上完台詞課後,找沈雪幫忙。他的意思是讓沈雪幫著他打消牛彩雲想當演員的想法。李燕感覺到了家庭危機,便把在外地上學學心理學的兒子費正叫回來給自己支招兒。費正回來後,安慰了一番李燕。但李燕總是感覺不放心,費正隻好讓李燕設一個鴻門宴考察劉丹。劉丹來費墨家裏吃飯,和李燕進行了一番針鋒相對的話語較量。嚴守一家裏,于文海給牛彩雲出主意,想通過開部落格出名。但點擊量一直上不去。于文海許諾帶牛彩雲一起錄節目,想通過揭秘有一說一錄製過程出名。

第10集

費墨家裏,鴻門宴結束後,費正單獨找劉丹談話。兩人一陣試探後,互相留了網上聯系方式。李燕送費正回學校,費正讓李燕不要擔心,他會關註此事。但李燕總是憂心忡忡。嚴守一這天上班的路上,發現忘帶手機了,趕緊掉轉車頭回家取。這中間,伍月打來電話,被于文娟接到。伍月沒說什麽事,隻說了句謝謝就掛了。但嚴守一不知道伍月和于文娟說什麽了,有些擔憂。錄製現場,嚴守一找到節目組導演說要辭退于文海,節目組的人表示由他們處理。這天于文海帶了牛彩雲來參觀,沒想到出了醜,節目組把重活累活全甩給了于文海,于文海扛不住了,偷偷溜回了家,找于文娟訴苦。錄完節目,嚴守一給伍月把電話打過去,原來是伍月要結婚了,有些話想跟嚴守一說。晚上,嚴守一開車找到了伍月,兩人坐在車裏聊天。這天晚上,《打電話》這期節目播出。牛彩雲打電話給媽媽呂桂花讓她收看,得知呂桂花和牛三斤明天要去法院拿判決文書,已經決定判離了。黑磚頭和老婆找到阿麼,拿著手機想讓阿麼和嚴守一通話。但打給嚴守一的時候,嚴守一關機了,隻好找于文娟,于文娟一愣,因為他剛才還跟嚴守一通話。于文娟又買了一個陌生的號碼給伍月打,伍月也關機了。于文娟意識到了什麽,把手機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黑磚頭沒有打通嚴守一的電話,阿麼也不信任他了。黑磚頭懊惱不已。

第11集

嚴守一告別伍月,往家走,這時接到費墨的電話,費墨告訴他于文娟已經打過電話來詢問他的行蹤。嚴守一回到家,發現于文娟給他包好了餛飩。嚴守一忐忑不安地吃了餛飩後睡了,于文娟拿起嚴守一脫下的衣服聞著,流下了眼淚。嚴守一半夜醒來,發現于文娟一邊熬中葯一邊在哼一首兒歌。嚴守一有些惶恐。第二天,嚴守一給于文娟買了一部新手機。呂桂花和牛三斤到法院辦理離婚手續,但被告知,因為那期打電話節目的播出,法院的人發現他們還有感情基礎,決定繼續調解。呂桂花一氣之下,決定先到北京再說。于文海帶牛彩雲到新浪部落格找編輯,想讓編輯推薦自己的部落格,編輯建議他們寫呂桂花離婚的事。牛彩雲覺得不能揚家醜,決定不寫。路之信帶著銅柱和鐵環出去哭喪,誰知遇著一個專業哭喪的跟他打對台戲,人家除了哭,還唱,把路之信給比了下去。路之信和銅柱鐵環落荒而逃。于文娟下班回家,發現廚房裏有人,嚇了一跳,仔細一看發現是呂桂花來了,正在包餃子,于文娟急忙打電話給嚴守一,告訴嚴守一,他的表嫂來了,讓他路上買隻烤鴨。

第12集

嚴守一一家人吃餃子,迎接呂桂花。于文海在餐桌上說有意進軍餐飲業,沒人搭理他這個話茬。飯後,呂桂花和牛彩雲商量要搬出去住,呂桂花想先找個事幹,掙點錢。路之信被打敗後,在家蒙頭大睡,不想出去幹了。銅柱鐵環上門給他出主意,說可以請黑磚頭來寫詞,也可以學人家那樣又哭又唱。路之信去請黑磚頭,黑磚頭還拿架兒,但被老婆踹了一腳後,決定重新和路之信一塊幹。嚴守一的節目收視率低,面臨淘汰。段大可給嚴守一出了一些主意,但都是嚴守一不想接受的。伍月找嚴守一,給了嚴守一一把鑰匙。是伍月原來租的那個房子的鑰匙,她委托嚴守一替她保管。嚴守一拿著鑰匙不知道藏在哪裏,策劃會的時候,他咨詢節目組的人,費墨給嚴守一出主意,說可以讓呂桂花保管。嚴守一覺得是個好主意,把鑰匙交給了呂桂花。路之信接到哭喪的活兒,黑磚頭先去採訪寫詞兒,但沒想到喪主沒什麽事跡,四個兒子也都是不孝之子。黑磚頭一時寫不出詞來,非常著急。這時又接到路之信催促的電話,黑磚頭決定有一說一地去寫詞兒。

第13集

晚上,嚴守一和于文娟討論那個中醫李時真,嚴守一這才知道費墨喝的中葯不是治腸胃的,而是那方面不行。路之信等人到了哭喪現場。哭喪開始,黑磚頭把詞兒寫到路之信的手掌上,路之信開始又哭又唱後,發現這詞兒是批判喪主家這幾個不孝之子的。這幾個兒子勃然大怒,要揍路之信,關鍵時刻,黑磚頭搬出北京的弟弟嚴守一,鎮住了現場。現場觀眾都為黑磚頭和路之信等人叫好。路之信等人回到嚴家庄,覺得以後不會再有人找他們哭喪了,便把錢分了分,決定散伙。于文娟下班回家,發現呂桂花把衣服給她洗了。但是沒有投幹凈,上面還有洗衣粉味兒。于文娟不喜歡這味兒,想讓嚴守一周末陪她出去買衣服,但卻無意中發現嚴守一在說謊,因為嚴守一周末要出去參加伍月的婚禮。于文娟也要求參加。伍月婚禮上,于文娟和伍月撞表,這讓于文娟意識到伍月的那塊表也可能是嚴守一送的。伍月的老公楊廣生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婚禮後,于文娟把表送給了呂桂花。呂桂花正為擺個餃子攤沒錢發愁,有了這塊表可以典當出去。呂桂花和牛彩雲、于文海去了典當行,把表典當了八千塊錢。節目組,蔡導拉了一個電腦贊助,嚴守一說動段大可同意錄製私人筆記這期節目,但要把名字改成私人日記。

第14集

嚴守一、費墨和蔡導去參加電腦贊助商的飯局,飯局上,電腦贊助商送了嚴守一一台限量版筆記本,但是沒有費墨的,費墨很惱火,宣布這期節目不能錄了,但嚴守一堅持要錄。費墨宣布退出有一說一。伍月家,楊廣生本來要給伍月換一塊手表,但他把伍月的手表拿了一天,又改變了主意,說還是戴這塊好。嚴家庄,路之信、黑磚頭等人在打牌,這時辦紅白事的班主氣呼呼找上門來,責怪路之信不開手機,原來路之信火了。因為誰不找路之信去哭喪、喊喪,誰就是心裏有鬼。路之信等人大喜。呂桂花在外邊租了房子,想擺一個水餃攤生活。有一說一節目組開策劃會,費墨沒來,嚴守一講了費墨對于有一說一這檔節目的重要性。劉丹偷偷錄了音。策劃會後,晚上她請費墨到了一飯館,放錄音給費墨聽。費墨聽到中途就不聽了,吃完飯後,劉丹把自己的手機塞到了費墨手裏,讓費墨回家去聽聽。嚴守一和于文娟晚上到了費墨家,給費墨送了一台筆記本,並讓李燕勸費墨不要辭職。等費墨回到家後,費墨讓李燕把筆記本送回去,兩人產生了爭執。第二天,李燕被一陣奇怪的彩鈴吸引,她跟著聲音找,在費墨的口袋裏發現了劉丹的手機。李燕拿起劉丹的手機翻看了一下後,表情嚴峻。課堂上,費墨遲遲沒有出現。劉丹接到了費墨的電話,費墨讓劉丹到家裏來一趟。

第15集

劉丹到了費墨家裏,與李燕唇槍舌劍地理論了一番。最後李燕抖出手機裏劉丹的一些自拍照,費墨也嚇了一跳,但表示自己沒有看過。劉丹氣不過李燕的糾纏,起身走了。李燕氣得把手機摔到了牆上。呂桂花擺了個餃子攤,于文海和牛彩雲幫著一塊包餃子。這時來了城管,牛彩雲讓于文海使勁扇自己耳光。于文海不知道什麽意思,但還是扇了,牛彩雲哇哇大哭,城管看牛彩雲可憐,便把沒收的東西還給了他們。路之信因為找的人太多,把嗓子哭壞了。黑磚頭委托于文海從北京買點治嗓子的好葯,給路之信吃。于文海買了葯寄回去,但吃了後不見好轉,反而加重了。嚴守一帶牛彩雲見沈雪老師,辦理戲劇學院的考試報名手續。伍月的媽媽一直想把北京戶口辦下來,但楊廣生隻說正在辦著,卻不見結果。伍月媽媽經常自己出去,伍月也不知道媽媽出去幹什麽。戲劇學院的考試開始了,牛彩雲上場考試。

第16集

牛彩雲上場考試,她的表演大膽而沒有章法,她演的就是上次在城管面前扇耳光的那件事。她找了一個叫劉百剛的考生給她助演。考試結束後,劉百剛追出來跟牛彩雲互留了手機號。嚴守一開車帶牛彩雲往家走的路上,接到了沈雪的電話。沈雪在電話裏說嚴守一說的沒錯,牛彩雲不會表演,考不上。沈雪的聲音被副駕駛座位上的牛彩雲聽到了,牛彩雲這才發現嚴守一不但沒有幫她,而且還幫倒忙。牛彩雲很生氣,讓嚴守一把車靠到一邊,下車走了。 于文海追上牛彩雲,安慰她。這時牛彩雲接到劉百剛電話,說想聊聊。聊天的時候牛彩雲得知進影視圈可以從民眾演員做起。她決定跟著劉百剛做民眾演員。伍月去超市購物,出門的時候報警器響了。伍月被搜身。沒有搜出什麽東西,但伍月震驚地得知,她的手表裏被楊廣生安了電子追蹤器。伍月找嚴守一訴說。嚴守一出門的時候撒謊又被于文娟識破。路之信相親,但因嗓子問題都沒成。去醫院檢查,發現吃的是假葯。黑磚頭火冒三丈,打電話找于文海算帳。

第17集

于文海接到黑磚頭電話,怕是問他要錢,就把手機電池摳了下來。黑磚頭沒有打通。段大可給嚴守一和節目組開會,指示風格要轉變,得娛樂搞笑,嚴守一隻是表面答應,心裏依然不願接受。節目組的編導都對節目前景擔憂,劉丹無意中聽說大家講給大家聽欄目招編導,劉丹便偷偷去應聘。劉丹告訴費墨自己應聘到了大家講給大家聽,有一說一這邊兼著職就行了,並表示去新欄目是為了費墨,想把費墨推到前台講課。這時費墨接到電話,說《說話》的新書出來了,賀社長要給費墨辦一個新書發布會,最後定了嚴守一和伍月主持發布會,嚴守一那邊由費墨出面邀請。費墨主動回到了有一說一節目組,嚴守一非常感動。伍月跟著楊廣生去參加一個宴會,在宴會上一個叫周正帆的人過來搭訕。周正帆似乎是和伍月以前有過交往。楊廣生追問伍月,伍月表示沒有。伍月的媽媽開始偷偷自己去民政局咨詢自己戶口的事情。劉百剛追求牛彩雲,讓于文海很苦惱。劉百剛和牛彩雲的交往也遭到了呂桂花的反對。呂桂花從一些生活細節上發現劉百剛這人靠不住,牛彩雲不信,但經過驗證後,發現呂桂花說的一點沒錯。牛彩雲也很苦惱。

第18集

伍月來節目組找嚴守一對詞,這時接到周正帆電話,周正帆說要跟伍月在老地方見。伍月考慮之後,問嚴守一借了一台偷拍機器來到了周正帆說的老地方。周正帆要跟伍月恢復以前的交往關系,伍月把周正帆的一舉一動都拍了下來。劉丹在大家說給大家聽開策劃會,會上,大家一致表示要把收視率提上去,而提上收視率,就是要找到好的選題和講師。有一說一的收視率不佳,嚴守一深夜難眠,于文娟起來跟嚴守一談心,安慰嚴守一。費墨家裏,費墨也在為有一說一的收視率想辦法。嚴家庄,路之信的嗓子因心理問題一直不見好。黑磚頭想了各種辦法也不奏效。伍月催楊廣生給媽媽辦戶口,楊廣生依然推脫著,隻說一直在辦。伍月來節目組找嚴守一,還機器並想借機房一用。嚴守一把伍月領到機房,伍月以前是學編導專業的,自己關上門做後期,正是他偷拍的周正帆的錄像。做完後期後,伍月來到了周正帆的寓所。她把自己偷拍的帶子放給周正帆看,周正帆一看,大吃一驚。

第19集

等周正帆看完錄像後,伍月警告周正帆以後不準騷擾她,否則就公布這些錄像。伍月的媽媽自己跑民政局,根據政策,竟把自己的戶口本辦了下來。她從民政局領到新戶口本後,抱在懷裏興奮異常,精神恍惚。過馬路的時候,她被一輛車撞倒,去世了。伍月趕到醫院的時候,發現媽媽的包裏放著剛剛辦出來的戶口本。伍月和楊廣生離婚了。費墨的新書發布會上,嚴守一和伍月搭檔主持,效果很好。酒會的時候,嚴守一接到伍月的簡訊,伍月在一個房間裏等她。嚴守一趕到房間,才知道伍月最近發生的一切。嚴守一對伍月充滿了同情。出于關懷,嚴守一抱著哭泣的伍月,不想卻誤撥了于文娟的號碼。陰差陽錯,于文娟和她的同事聽到了嚴守一和伍月在房間裏的對話。于文娟當場昏倒。黑磚頭打電話問于文海要錢,他從于文海的態度裏意識到嚴守一和于文娟可能出了問題,黑磚頭趕緊跑到地裏去通知阿麼。阿麼給嚴守一打電話,問明了情況。

第20集

嚴守一接完阿麼電話後,上場錄製節目。但神情恍惚,老是進不了狀態,隻好停止錄製。嚴守一向費墨說明了他跟于文娟發生的情況。阿麼決定到北京處理這件事。黑磚頭帶阿麼來到北京,阿麼跟于文娟一見面就道歉,于文娟淚如雨下,向阿麼傾訴了心聲。黑磚頭和于文海終于見面了,誰也不服誰。嚴守一和費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編導小馬找嚴守一有急事。嚴守一跟著小馬到了機房,小馬給嚴守一放了一段錄象,正是伍月做後期的那一段。機器有自動備份功能,伍月一不知道。嚴守一讓小馬趕緊把錄像抹掉。于文娟給嚴守一打電話,說阿麼來了。嚴守一趕緊回家見阿麼。回家的路上接到伍月的電話,嚴守一跟伍月說自己現在沒有時間,讓伍月去找呂桂花拿那把鑰匙即可。吃晚飯的時候,大家各懷心事。阿麼說想明天讓文娟陪著出去轉轉。嚴守一也跟著要去,被阿麼拒絕了。半夜,于文海睡不著,約黑磚頭出去喝酒。他們兩人到了呂桂花的水餃攤上,兩人一陣大喝,竟談得很投機。

第21集

黑磚頭和于文海越聊越投機,約定以後有機會聯手創業。于文娟陪阿麼登上了長城。在長城上,于文娟和阿麼做了深入的交流。阿麼看到于文娟心裏這麽苦,就說支持兩人離婚。于文娟百感交集。費墨和阿麼、黑磚頭等人吃飯,黑磚頭問費墨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來北京發展,費墨假意敷衍,黑磚頭卻信以為真。深夜,嚴守一被阿麼叫醒,叫到廚房裏,阿麼把于文娟喝的中葯熬了一碗,逼嚴守一喝下去。阿麼告訴嚴守一,于文娟的心比這中葯還苦。在回嚴家庄之前,黑磚頭找嚴守一商量,說自己想在北京謀個差事,被嚴守一一口回絕了。嚴守一和于文娟悄悄辦了離婚手續。于文娟告訴嚴守一,嫁他是因為愛他,離開他也是因為愛他。于文娟決定回常州住一段時間,于文海送于文娟回去。嚴守一趁于文娟不註意的時候,給了于文海一張卡和密碼,讓于文海回常州後給于文娟。回到常州後,于文海偷偷去查卡上的錢,驚訝地發現上面竟然有五十萬。于文海非常激動,決定用這錢回北京創業。黑磚頭說動阿麼,允許他到北京。嚴守一阻止不了,黑磚頭到了北京。

第22集

黑磚頭到了北京後,一時沒有事幹,但愛往家裏帶老鄉聊天,弄得嚴守一非常苦惱。李燕越來越迷戀網路了,喜歡在網上跟人聊天,尤其跟一個叫人生專家的網友聊得熱火朝天。劉丹動員費墨上大家講給大家聽欄目講課,費墨表示毫無興趣。于文海回到了北京,他先去給呂桂花贖出了那塊手表,並簽下了呂桂花做他公司的第一名員工。于文海想趁嚴守一上班的時候,到嚴守一家裏拿幾瓶酒喝。但沒想到他開啟嚴守一家門的時候,被黑磚頭抓了個正著。兩人再次見面,終于決定幹一番事業。黑磚頭讓于文海搬到家裏來住,這樣省錢。于文海搬到家裏後,和黑磚頭把家裏搞得亂七八糟。嚴守一心裏煩亂,尤其想念阿麼。一天晚上,他忽然決定開車回老家看望阿麼。費墨明白他的心情,說節目的事情他來處理。嚴守一回到老家,在地裏找到了阿麼。費墨主持選題策劃會,從一個話頭上說起了美人與歷史的關系。沒想到這激發了劉丹的靈感。劉丹跑到了大家講給大家聽欄目組,說自己找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選題。

第23集

嚴守一和阿麼在家裏進行了深入的心靈上的交流。阿麼原諒了嚴守一。第二天早上,阿麼勸嚴守一趕緊回北京工作。嚴守一趕回北京。劉丹選題通過後,找到李燕,讓李燕和自己一塊勸費墨上大家講給大家聽欄目講課。李燕聽說有很高的講課費,不禁動了心。費墨回到家,見這兩個女人竟然湊到了一起,嚇了一跳,以為又出了什麽事,沒想到是讓他講課的事。費墨再三猶豫。情急之下,劉丹和李燕軟硬兼施,終于逼得費墨答應試講一期。策劃會上,節目組策劃了一期關于剩女的選題,要求節目組每個人都要聯系上一個剩女。嚴守一想到了沈雪老師。嚴守一約沈雪吃飯,沈雪豪爽的個性吸引了嚴守一,兩人喝了很多酒,沈雪醉了。嚴守一把沈雪送回了宿舍。第二天,沈雪發現嚴守一睡在她的上鋪。她想不起來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不禁質問起嚴守一來。

第24集

嚴守一和沈雪解釋了昨天晚上的事,並告訴沈雪自己離婚了。牛彩雲和劉百剛在做民眾演員的時候,一個大導演來選演員,劉百剛被大導演註意到了。牛彩雲很為劉百剛高興。黑磚頭和于文海想開一個飯館,兩人為飯館名字費盡心思,最後黑磚頭想出一個絕妙的名字,他們決定飯館就叫有一說一,並趕緊到工商局註冊。李燕終于禁不住網友人生專家的邀請,和人生專家見面了。但沒想這人生專家是來敲詐她的。李燕驚慌失措,找網友丹心姑娘幫忙。她更沒想到丹心姑娘就是劉丹。劉丹學過跆拳道,見到人生專家後一頓狂揍,替李燕解決了被敲詐的難題。嚴守一無意中得知伍月從熊貓出版社辭職了,兩人見面聊了彼此的情況。伍月告訴嚴守一,自己也想做主持人。費墨到大家講給大家聽試講,但沒想到被有一說一的蔡導發現。蔡導回到欄目組問嚴守一知不知道這件事情。

第25集

欄目組,蔡導說了他看到的費墨在錄製節目的事情,問嚴守一知道不知道這件事情。嚴守一其實不知道,但他猶豫之後,說知道。劉百剛被那個大導演確定為男一號,劉百剛找牛彩雲告別。牛彩雲問劉百剛還回不回來,劉百剛說不會回來了。牛彩雲這才知道自己被甩了。有一說一要錄《朋友啊朋友》。沈雪也帶著倆朋友來看節目錄製。錄製的過程中,費墨想到自己錄講課的事情,心潮起伏。錄完節目,嚴守一、費墨、沈雪等人一起吃飯。費墨一直如坐針氈,想找個合適的機會把自己去錄節目的事情說給嚴守一,但一直沒有機會。黑磚頭和于文海找到了一處好房子,還不貴。兩人欣喜若狂,但黑磚頭怕是別人的苦肉計,決定深入調查。嚴守一等人吃完飯後,嚴守一先送費墨回家,再送沈雪回宿舍,沈雪說自己值班,要抓外出喝酒的學生。嚴守一便陪沈雪抓學生。費墨回到家,發現李燕買了很多衣服,一問才知道李燕收了大家講給大家聽的講課費,而且一收收了十期!深夜,嚴守一在沈雪的上鋪睡不著。沈雪問嚴守一在想什麽,嚴守一說他跟費墨之間的朋友關系出現了變數。

第26集

費墨再三思考後,找到嚴守一說明錄節目的事情,嚴守一表示理解。費墨問嚴守一他們兩人還是朋友嗎,嚴守一說是。兩人都感慨萬千。黑磚頭和于文海調查走訪,問那家門頭前邊一個烤地瓜的人,烤地瓜的人說的情況和出租房子的人說的情況一樣。黑磚頭和于文海放了心,找到房主簽了契約,開始裝修。嚴守一有次回家的時候,發現黑磚頭和于文海已經搬離了他這兒,留下了一封信說創業去了。沈雪到嚴守一這邊來的時候,發現房子被糟蹋得不像樣子了,便開始給嚴守一打掃房子。嚴守一回家的時候,房子竟嶄新得讓嚴守一認不出來。嚴守一感覺到新的生活開始了。黑磚頭和于文海想跟嚴守一合張影掛到飯館的牆壁上,兩人來到有一說一欄目組,黑磚頭說阿麼想嚴守一了,跟嚴守一合了張影。嚴守一問他們在幹什麽,兩人也不說。黑磚頭和于文海在找廚師的過程中,無意中找到了嚴守一小時侯的好朋友張小柱。張小柱到了有一說一飯館做廚師。段大可在朋友的推薦下,驚訝地發現有家有一說一飯館。段大可好奇地到了一說一飯館吃飯。

第27集

段大可有一說一吃完飯後,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找嚴守一過問這件事。沒想到嚴守一毫不知情。嚴守一對這事也非常意外,立即和費墨趕到有一說一興師問罪,但黑磚頭和于文海不買帳,隻說自己註冊了,是合法的。嚴守一拿這兩人沒有辦法。嚴守一臨走前,發現張小柱在在這裏做廚師,不禁和張小柱做了一番交談。費墨從兩人的交談裏發現了第一封信這個選題,他跟嚴守一說可以做一期節目。 費墨的講課節目播出了,反響和收視都很好。費墨覺得有些對不起嚴守一。常州,于文娟找到媽媽,告訴媽媽自己離婚和懷孕的事。于文娟告訴媽媽,孩子是嚴守一的,離婚的時候剛剛懷上的。因為幫朋友找旅遊線路,沈雪和李燕認識了。兩人馬上成了好朋友,這一下又成了費墨和嚴守一的心病。有一說一的飯館生意很紅火,但一天忽然來了一個人,說自己才是真正的房主。黑磚頭和于文海意識到上當了。投入的錢都打了水漂。于文海扛不住了,決定散伙。但這時大家的凝聚力體現出來了,黑磚頭、路之信、呂桂花、牛彩雲、張小柱等人都表示願意湊錢共度難關。

第28集

因為錄製第一封信這期節目,嚴守一從張小柱處得知黑磚頭和于文海上當了。錄節目的時候,嚴守一想起了很多小時侯的事情,流下了熱淚。嚴守一和費墨往家走的路上,嚴守一跟費墨說了黑磚頭和于文海被騙的事情,費墨問嚴守一會不會幫他們。嚴守一說如果他不幫,就沒有人能幫他們。費墨提醒嚴守一,不管幫還是不幫,都不要告訴沈雪。黑磚頭讓老婆把家裏的豬全賣了,路之信把自己哭喪掙的錢全提出來了,呂桂花又把那塊表去典當了。但這錢遠遠沒有湊夠。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嚴守一來了。嚴守一給了于文海三十萬。于文海這才說出上次的五十五也是嚴守一的,嚴守一表示自己早就知道了。于文海一定要寫借條,否則不收這錢。嚴守一隻好讓于文海寫。于文海寫了一張八十萬的借條給了嚴守一。嚴守一看也沒看就塞進了褲兜。沈雪在給嚴守一洗衣服的時候發現了這張借條。她去找李燕咨詢,該不該問問嚴守一這事。李燕說該問,並提醒沈雪應該把她跟嚴守一的經濟情況管理起來。吃晚飯的時候,沈雪向嚴守一提出了借條的事。嚴守一說借給了于文海三十萬,但沈雪把八十萬的借條推到了嚴守一的面前。

第29集

嚴守一好一陣解釋,才把這錢的事情說明白。有一說一的收視率一直低迷,面臨被淘汰的危險。黑磚頭和于文海從報紙上看到這一訊息後,非常著急,想替嚴守一想辦法。兩人印製了用餐優惠券,呼吁大家收看有一說一。他們的舉動被舉報,公司高層非常震怒,有一說一節目被正式淘汰了。嚴守一找到黑磚頭,告訴黑磚頭不要再發優惠券了,因為有一說一已經被淘汰了。嚴守一沒有看到于文海,一問才知道于文海回常州了。于文海回到常州,于文娟即將生產。于文娟寫了一張遺書給于文海,告訴于文海如果自己生產的時候出現問題,就按遺書上說的辦。如果順利,就把遺書燒了。在遺書上,于文娟說如果出現保大人和保孩子,要保孩子;如果她不行了,孩子要交給嚴守一撫養。于文娟順利地生下了一個男孩。于文娟拍了孩子的照片,讓于文海去趟河南,帶給阿麼看看,並讓阿麼給孩子起個名字。于文海回到了北京,想找機會去河南。嚴守一家裏,嚴守一一直在收看河南台的節目,老家已經連著下了幾天大雨,嚴守一擔心阿麼的院牆。阿麼的院牆塌了。阿麼讓黑磚頭老婆找人砌牆。黑磚頭老婆偷偷打電話通知了黑磚頭。

第30集

嚴守一、黑磚頭決定回嚴家庄砌牆。沈雪和費墨也跟著去。嚴守一沒想到于文海也要去,嚴守一不想讓于文海去,但黑磚頭說于文海是去見自己的老丈人牛三斤,嚴守一隻好答應。起程之前,李燕對沈雪做了一番培訓,怎麽樣才能讓阿麼高興。李燕讓沈雪到了嚴家庄處處學于文娟的範兒。一行人回到嚴家庄,開始砌牆。夜裏,嚴守一跟阿麼說自己想娶沈雪。阿麼提醒嚴守一,要好好對待沈雪,已經傷著一個女人的心了,就不能再傷著另一個女人的心了。嚴守一從阿麼屋裏走後,于文海來到了阿麼屋裏,把孩子的照片給阿麼看。阿麼心潮澎湃,激動異常。嚴守一等人臨回北京前,阿麼將照片給了嚴守一,嚴守一知道這訊息後非常震驚。阿麼給孩子起了個名字,叫誠誠。阿麼說如果這孩子以後姓嚴,想叫他嚴實。回到北京,嚴守一找費墨商量,如何把這一訊息告訴沈雪。費墨告誡嚴守一,一定要找到合適的時機。這時,嚴守一接到公司段大可的電話,說找嚴守一有事。

第31集

段大可代表公司通知嚴守一,說公司正在為嚴守一復出的事情考慮,目前的想法是讓嚴守一先參加一些節目做嘉賓,為真正的復出熱身。嚴守一參加了一個化妝秀的節目,化妝師給嚴守一化了一個半邊臉的妝容。嚴守一回到後台,面對鏡子裏的自己,心酸不已。沈雪見過了阿麼,也邀請嚴守一到家裏去做客。沈雪是個大家族,人多嘴雜,嚴守一吃完這頓家宴,跟沈雪說比錄一場節目還累。沈家人非常熱情,邀請嚴守一每周到家聚一次。于文海有事憋不住,把孩子的事告訴了黑磚頭。于文娟帶著孩子在常州住了一段時間後,決定回北京。黑磚頭和于文海到北京站接于文娟。于文娟發現于文海已經買了車。于文海給于文娟租好了房子,把于文娟安頓下來。黑磚頭趁于文娟不註意,用手機拍了誠誠的照片給嚴守一發過去。照片被沈雪發現,沈雪以為是黑磚頭的兒子木頭的照片,嚴守一還沒想好怎麽告訴沈雪這件事,就含糊地應付了過去。嚴守一到沈雪家參加家宴,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撮合下,嚴守一和沈雪的訂婚日期就被決定了。從沈家出來,嚴守一感到非常窩火,自己的終身大事自己竟然沒有決定的權利。這時,嚴守一接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

第32集

嚴守一接到的電話,是一個記者打來的,問他有一說一選秀的事情。嚴守一以為是假新聞,便掛斷了電話,但接著又有牛彩雲和伍月都打電話來問選秀的事情,嚴守一才意識到可能這事是真的。嚴守一打電話給段大可,段大可告訴嚴守一,這事是真的,明天上班時再說。第二天,嚴守一找到段大可。段大可告訴嚴守一,公司決定以選秀的形式重新推出有一說一,給嚴守一找一個女搭檔,並告訴嚴守一,最後的勝出人選已經內定了。嚴守一不同意這種形式,但無可奈何。段大可讓嚴守一邀請費墨做選秀的五位終審評審之一,因為費墨現在已經火了,有關註度。嚴守一不願違背公司的要求,邀請費墨,費墨一口答應。但費墨問嚴守一有沒有內定人選的時候,嚴守一沒有說出真相。牛彩雲、伍月都參加了選秀。伍月通過了初評。牛彩雲初選的時候就落選了,但她大膽的表演引起了觀眾的關註,她的部落格竟然點擊率上去了。牛彩雲覺得自己火了,一時間顛三倒四。黑磚頭深表擔憂,于文海倒覺得不要緊,說她這五分鍾的熱血過去就沒事了。

第33集

于文娟想找工作,呂桂花到了于文娟這裏給于文娟看孩子。訂婚這天,沈雪一再提醒嚴守一不能接電話,不能中途離開,他們是大家族,對這事看得很重。嚴守一都一一答應。于文娟去應聘去了,呂桂花在家裏看孩子,忽然發現誠誠一直哭個不停,便趕緊打電話找于文娟,兩人把誠誠送到了醫院。訂婚儀式開始了。經醫生檢查,誠誠是吃了毒奶粉,體內結石,必須馬上做手術。于文娟心疼得流淚不止。這時黑磚頭和于文海趕到,兩人覺得必須通知嚴守一。但于文海和黑磚頭打嚴守一電話都打不通。無奈之下,于文海拿于文娟的手機撥嚴守一的電話。嚴守一一看是于文娟的號碼,趕緊接電話,一聽是誠誠出了事,顧不得訂婚儀式了,立即離開了沈雪家,沈雪受到了家裏人的質詢。嚴守一趕到醫院,誠誠正在做手術。正在採訪毒奶粉事件的記者看到了嚴守一,便上前採訪,這時嚴守一從記者的嘴裏知道了誠誠的大名叫嚴實。嚴守一承認嚴實是自己的兒子。沈家人從電視裏看到了毒奶粉的現場報道,沈雪驚訝地看見嚴守一在螢幕上說那是自己的兒子。沈雪茫然失措。嚴守一打通老家的電話,托人捎話給阿麼,說孩子叫嚴實。阿麼知道了孩子的名字後,在月光下自言自語。

第34集

嚴守一忙完孩子的事情,去宿舍找沈雪沒有找到,在排練廳裏找到了沈雪,沈雪正在傷心地念一段台詞,念完後哭了。嚴守一不知道怎麽樣面對沈雪,悄悄離開了排練廳。 選秀的決賽開始了,嚴守一和費墨等幾位評審以及選手入住了酒店。費墨跟嚴守一說了這次選秀的微妙情況,並再次問詢有沒有內定人選,嚴守一再次否認了。夜裏,嚴守一接到伍月電話,說有情況想通報給嚴守一。嚴守一趕到了伍月房間,伍月告訴嚴守一,有人打電話給她,說可以讓她成為亞軍。嚴守一提醒伍月不要亂來。決賽開始了,伍月順利進入了最後冠軍的爭奪。費正回到了北京,他在網上和劉丹已經聊得很熟了。這次又找劉丹見面,兩人興趣相仿,互相都發現了對方身上的很多優點,越發投機。黑磚頭和于文海在有一說一飯館的窗前發現了上次騙他們的那個烤地瓜的,急忙上前抓住他,將他扭送到了派出所。

第35集

沈雪經過考慮,決定做回自己,她給嚴守一發了簡訊,跟嚴守一說再見。決賽前,段大可再次找到嚴守一,再次強調這次比賽對于嚴守一的重要性,要求嚴守一一定要保內定的人選。決賽最後的關鍵時刻,嚴守一把決定性的一票投給了伍月。伍月勝出。這使得公司和內定人選的贊助公司大為惱火。他們想扭轉局面。嚴守一驚訝地發現,上次伍月的那段錄像被曝光了。內定人選的新聞代言人聲稱他們掌握了重要的評審進入選手房間的資料,認為這次選秀存在潛規則。這時伍月也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將那天晚上打給她的那個電話的錄音播放給了媒體。段大可把嚴守一叫到辦公室,給嚴守一看了酒店的監控影片,上邊有嚴守一進入伍月房間的影像。段大可告訴嚴守一,隻要嚴守一保持沉默,不支持伍月,這段影像就不會被公布。嚴守一表示考慮一下。費正向費墨和李燕表示自己找到了女朋友,但等他帶回來後,李燕才發現竟然是劉丹。李燕又急又氣,表示不能接受。阿麼在地裏幹活的時候,從路過的人的手機新聞裏聽到了嚴守一北京發生的事情,心急之下,摔倒在地。夜裏,阿麼把陪伴自己的黑磚頭老婆叫醒。阿麼告訴黑磚頭老婆,自己要走了,有些話要交代給她。

第36集

嚴守一心事沉重,找到小時候的好朋友張小柱一起喝酒,說自己從小的理想就是生活在阿麼的身邊,但這個簡單的理想卻實現不了。阿麼去世了。嚴守一、黑磚頭、費墨、路之信、于文娟、于文海、呂桂花等人趕回嚴家庄奔喪。黑磚頭老婆向大家轉達了阿麼善良而庄重的遺願。在阿麼的喪禮上,路之信的大嗓門恢復了,阿麼走得敞亮而庄嚴。呂桂花回到嚴家庄,發現牛三斤中風了。呂桂花決定不跟牛三斤離婚了。她要照顧牛三斤。回到北京,嚴守一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公布了選秀的真相。關鍵時刻,費墨陪伴在他的身邊,為他聲援。伍月離開了北京。沈雪結婚了,和一個手語老師。于文娟開了一個小店。在于文娟小店的牆上,掛著一張世界地圖。那上邊有一個叫愛沙尼亞的地方,嚴守一在那裏想過一段平靜的生活。段大可想請費墨接任嚴守一,來主持有一說一。費墨拒絕了段大可的邀請,他要回到校園裏去老老實實地做學問。兩年後,一個夜晚,費墨教授從書桌前抬起頭,似乎是想起了什麽,他拿出手機,寫了一個簡訊傳送了出去。費墨教授的簡訊是:想念守一。

以上參考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以上參考資料來源

職員表

導演沈嚴、王雷
副導演(助理)李潤成
編劇宋方金

以上參考資料來源

以上參考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曲名
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所謂》丁薇丁薇丁薇片尾曲

幕後花絮

①王志文演戲,精彩得讓導演忘了喊"停"

《手機》個個是實力派演員,所以很多戲都是一條過,拍攝過程很順也很過癮。片場有個規矩,隻要導演不喊停,演員就得一直演。有一次,在拍攝一場王志文的戲時,由于現場導演和攝像都被王志文演的的戲迷住,忘了喊停

②呂桂花廣播事件被"剪掉"

呂桂花和鄭知青在村廣播站"偷情"事件始末和當時被在全村廣播時,還有牛三斤和他爹頂撞執意要娶呂桂花的來龍去脈,足足拍了又好幾集的戲。後來覺得"扯"的有點多,怕使整部電視劇看起來拖沓冗長,最後忍痛割愛"剪掉"了這些戲。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
2010年5月10日浙江、東方、北京、深圳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正如編劇宋金方所言,這不僅是一部帶有調諷幽默劇更是一出讓你在笑完後臉上掛著淚的人間悲喜劇。隨著劇集的播完,觀眾總結電視劇《手機》是一部很有料,有嚼頭,有味道,有在生活中沉淀下來的智慧的好劇,是難得的華語電視的佳作。(騰訊娛樂評)

反面評價

高水準翻拍(無論是電影改劇集,還是名著重拍),是電視劇生產面臨的一大考驗,《手機》已經很努力了,但都因對自我劣勢的估量不足,錯失了締造經典的機會。(網易娛樂評)

同名電影簡介

《有一說一》的著名主持人嚴守一,在去電視台主持節目時,把手機忘在了家裏,這一個小小的失誤卻讓他的妻子餘文娟發現了他與一個陌生女子間的秘密,回想丈夫在電視上笑容滿面,回到家卻神情恍惚:外邊滔滔不絕,對著她卻一言不發,妻子似乎明白了一切。妻子就此提出離婚。戲劇學院台詞課老師沈雪是嚴守一的新任女友,兩人經過一段快樂時光後,沈雪發現嚴守一手機的響鈴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嚴守一的手機是放在震鈴上,改成了震動。這使沈雪產生了猜疑和嫉妒。從此,嚴守一對手機和日常的談話再次產生了嚴重的恐懼。 某出版社的女編輯叫武月和嚴守一在火車餐車上偶然相遇,嚴守一無心為出版社寫書,但武月窮追不舍。為讓武月幫助下崗的前妻餘文娟找個工作,嚴守一答應寫書,但從此後,他的生活也變的"恐怖"起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