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中術

房中術

房中術即中國古代的性科學。從現代性科學的觀點來看,房中術主要包含有關性的常識、性技巧性功能障礙治療與受孕等方面,同時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與氣功、養生結合在一起,和追求長生不老或延年益壽結合在一起。目前從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現于漢代,而且和道家關系極為密切。長期以來,房中術被人們塗上一層神秘、玄虛的色彩,但實際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中國古代的性學理論。

  • 中文名稱
    房中術
  • 外文名稱
    暫無
  • 分類
    健康 醫學 中醫
  • 定義
    修煉 道教

基本介紹

房中術即中國古代的性科學。從現代性科學的觀點來看,房中術主要包含有關性的常識、性技巧、性功能障礙治療與受孕等方面,同時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與氣功、養生結合在一起,和追求長生不老或延年益壽結合在一起。

詳細介紹

房中術即中國古代的性科學。從現代性科學的觀點來看,房中術主要包含有關性的常識、性技巧、性功能障礙治療與受孕等方面,同時它又不局限于性,而是把性與氣功、養生結合在一起,和追求長生不老或延年益壽結合在一起。目前從史籍中看到的是,它最早出現于漢代,而且和道家關系極為密切。長期以來,房中術被人們塗上一層神秘、玄虛的色彩,但實際上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中國古代的性學理論。

道教黃赤之道:即房中術,來源于古代巫覡。《漢書·藝文志》中房中家著錄百八十卷。晉葛洪在《抱樸子》亦論述和倡導此術。《隨書·經籍志》載房中十三部三十八卷。南宋鄭樵《通志·文藝略》載房中九部十八卷,宋以後,論及房中的書便頻于絕跡了。房中家依托黃帝、玄女.龔子、容成公、三張施行此術,所謂“黃老赤篆,以修長生”。陶弘景《真誥》稱為黃赤之道。房中術本是講房中禁忌及卻病之術,《漢書·藝文志》中說:“樂而有節,則和平壽考,及迷者費顧,以生宗而損性命”。道教重養生之道,也主張廣嗣,所以道教倡導此術。認為可以愛精氣,求得“還精補腦”,至于後來誤解為猥褻之術,乃妖妄欺誑。北魏寇謙之曾反對“男女合氣之術”,他說:“大道清虛,豈有斯事!”晉葛洪也說:“單行房中不能致神仙,也不能去禍致福。後世道教信徒中,也沒有房中術的流派,道教全真派系出家道士,主張禁欲,更是反對此術。

房中術

歷史淵源

房中術和道教

從漢代開始,房中術和道教就有著特殊的淵源。道教是中國漢民族固有的宗教,它淵源于古代的巫術,東漢順帝漢安元年(公元142年)由張道陵倡導于鶴鳴山,凡人教者要出五鬥米,所以也稱為“五鬥米道”,這是道教定型化的開始。因為道教徒尊張道陵為“天師”,所以又名“天師道”。張道陵這個人在中國古代歷史的道教和房中術方面都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他是東漢時的沛國人,永平時拜江州令,後來棄官隱居洛陽的北邙山,章和間累召不就,杖策遊龍虎山,修煉道成。

張道陵道教的傳播

張道陵不僅是道教的傳播者,而且是個房中術專家,他“本太學書生,博通五經。晚乃嘆曰:‘此無益于年命’,遂學長生之道。……其治病事,皆採取玄素,但改易其大較,輕其道尾,而大途猶同歸也。”這裏所說的“玄素”即《玄女經 》《素女經》,後者流傳至今,前者也有一些內容儲存下來,都是房中術的經典著作,由此可知張道陵用房中術來給民眾治病。《神仙傳·張道陵》還記載了張道陵向其徒眾傳授房中術作為修煉之法:“故陵語諸人曰:‘爾輩多俗態未除,不能棄世,正可得吾行氣導引房中之事,或可得服食草木數百歲之方耳。’”這種修煉法今人可能還很不理解。 至于張道陵是怎樣以房中術為人治病的,現在已很難從史書中查考,但從反面卻可以找到一些資料。北周時有個叫甄鸞的人,曾官司隸校尉、漢中郡守,他精于步算,嘗釋周髀等算經,又有功于考證之學,可算是中國古代的一個數學家、學問家。他本來是個道教徒,後來叛道而皈依佛門,對道教反戈一擊,寫了《笑道論》,對道教大肆揭發、批判。他說:“臣就觀學,是教臣《黃書》合棄之法,三五七九,男女交接之道。四目四鼻,兩口兩舌,兩手兩心,正對陰陽,法二十四棄之數行道。”這裏的所謂“合氣”,是當時流行的術語,即指男女性交。天師道不僅向教徒傳授房中術作為修煉之法,還要舉行充滿神秘氣氛的儀式,稱為“中氣真術”,又稱“合氣”,其目的則為“釋罪”。這種儀式在朔、望之夜舉行,在這以前男女要戒齋三日。儀式上先舞蹈,然後男女們成對地實施“合氣”,即《笑道論》所說“男女至朔、望日先齋三日,入私房詣師立功德,陰陽並進,日夜六時。此諸猥雜,不可聞說。”

房中術和 

從古至今,性歷來是個最為敏感、看法最為混亂的問題,而道家所奉行的房中術又充滿神秘、玄虛的色彩,為封建禮法所不容,所以中國古代房中術在發展過程中經歷曲折是在所難免的。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對道家是一個打擊。到了南北朝時不少人又要改造道教:在北方,嵩山道士寇謙之在北魏太武帝和宰相崔浩的支持下改造道教,說什麽太上老君命自己來“清整道教,除去三張偽法,租宋錢稅,及男女合棄之術。”但在南方,廬山道士陸修靜等改造道教,卻是“祖述三張,弘衍二葛”,連“合氣”之術也依舊繼承。不論怎麽說,道家所奉行的房中術在曲折中不斷發展。張道陵死後,其子張衡(與《同聲歌》的作者不是一人)繼續傳道。他的孫子張魯更了不起,他在漢中建立起政教合一的政權有30年,附之者甚眾,三國時的黃巾軍首領張角就是其中的一員。張魯的政權後被曹操所破,降曹後被封為鎮南將軍、閬中侯。許多書籍中聽稱的“三張”,即指他們祖孫三人,而房中術的繼續傳授、總是和“三張”的名字連在一起。

歷代道家的房中術傳人

在歷代,道家的房中術都有不少傳人。漢、魏之際,房中術的流行達到一個高潮,那時首先應提到冷壽光,他和華佗是同時人,“年可百五六十歲,行容成公御婦人法,常屈勁息,須發盡白而色理如三四十時”。又有前面說過的甘始、東郭延年、封君達三人,《漢武內傳》雲:封君達,隴西人。初服黃連五十餘年,入鳥舉山,服水銀百餘年,還鄉裏,如二十許者,常乘青牛,故號“青牛道士”。聞有病死者,識與不識,便以腰間竹管中葯與服,或下針,應手皆愈。不以姓名語人,聞魯女生得《五岳圖》,連年請求,女生未見授,並告節度。二百餘歲入玄丘山去。

晉代著名的道士葛洪,是房中術的大理論家之一。南朝梁、齊的陶弘景影響也很大。唐代的孫思邈也是一位房中術大師,所著《千金要方》中有不少房中術的重要理論。到了宋朝,宋徽宗趙佶也曾向茅山第二十五代宗師劉混康求“廣嗣之法”,這是很含蓄的說法,實際上就是請教房中術。到了明、清,傳授房中術的道士仍不乏其人,其中著名的有明朝自稱是張天師後裔的張三豐等,但這時房中術的理論家已很少出現,而出現了不少“燒金御女”之士,欺世惑眾,反而敗壞了道家與房中術的名聲。

內容介紹

①採抽鉛精:即女子順採“白鉛”,男子逆採“紅鉛”之法.此法歷來視為非道,視為下乘,因為後天採練于氣功修為是無益的。

②乘交元真:此法為房中術的先天修為,為上乘上雙修功法,“元真”是指陰陽交感後所產生的形神真一之氣。此氣為二五之妙合,至靈至微,一方採得,雙方羅通。故謂之“雙修”,又謂之“真採”。

③樂氣通脈:此為房中術的基礎修為。屬雙修中的單修術,即男女各自採交感時的樂感之氣以自通脈絡。一般先通中脈,次通任督,即道教秘傳“乾坤固天法”。

④樂氣開竅:此即採感之氣以自開關竅,關竅有一門、三關、九竅、十八戶等等。

⑤採陰補陽:道家以男子屬陰身,內含真陽;女子為陽體,內含真陰。交感之時,樂感沖開女子樂脈,地脈開張。男子天脈開張,陰陽樂氣相交,男得之謂之採陰補陽,女得之謂之採陽補陰。

⑥還精補腦:交感時,男女各引樂感循沖脈歸元,交感之精逆行歸腦,即謂之還精補腦。

⑦樂氣治病:引交感時之樂氣,培補真元,延年益壽,通和痛病,疏通痹阻。

⑧入大樂定:藉交感之樂入于定境之中,形同撣樂,但此境非先閉絕精路及入于禪樂之境者,殊不易得。

以上這些奇特的道家房中修為,令人讀來一定似懂非懂,難以知其“真訣”,仗此一錄,姑作參考。更進一步對房中術修為功法的研究,還有待于醫學家們的努力,今人萬不可冒然仿效,以免反而誤傷了身體。    

相關介紹

歷代房中術盛行

自漢代以來,房中術是盛行一時,而首先自宮廷始,這是因為房中術中的御女、養生等內容都符合當時統治者們追求淫樂,同時又追求益壽延年、長生不老的心理需要。首先是漢武帝。當時有個“神君”,托名班固的《漢武帝故事》,有如下的流傳記載:又起柏梁台以處神君……初,霍去病微時,數自禱于神君。神君乃見其形,自修飾,欲與去病交接。去病不肯,乃責之曰:“吾以神君清潔,故齋戒祈禱。今規欲為淫,此非神明也。”因絕不復往,神君亦慚。

由此看來,這個“神君”是性學大師,而且好男風,要和霍去病發生同性性行為,但被霍拒絕了。可是這個“神君”倒頗受漢武帝歡迎。《漢武帝故事》又雲:上(武帝)造神君請術,行之有效,大抵不異容成也。神君以道授宛若,亦曉其術,年百餘歲,貌有少容。衛太子未敗一年,神君亡去。自柏台燒後,神稍衰。東方朔娶宛若為小妾,生三子,與朔同日死,時人疑化去未死也。自後貴人公主慕其術,專為淫亂,大者抵罪或夭死,無復驗雲。

以後到了漢末,曹操也是一個房中術的信奉者,他熱衷于招募方士,“魏時方士,甘陵甘始,廬江有左慈,陽城有郄儉。始能行氣導引,慈曉房中之術,儉善闢谷不食,悉號二百歲人。凡如此之徒,武帝皆集之于魏,不使遊散。”

曹植也說:“世有方士,吾王悉所招致。”曹操還向方士們學習房中術,甘始、左慈和東郭延年“皆為操所錄,問其術而行之”,以宮女做試驗品,還“亦得其驗”,“行之有效”。道家的房中術包含許多長生之術,曹操作了一首《步出夏門行·龜雖壽》的詩,其中有“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的名句,看來和他鑽研房中術大有關系,但後人研究這首詩時多忽略了這一點。

曹操帶頭修習房中術,于是鄴中的官僚、貴族們紛紛效仿,趨之若鶩。曹丕在《典論》中生動地敘述了當時人們對此如痴如狂的情景:潁川卻儉能闢谷,餌伏苓;甘陵甘始名善行氣,老有少容;廬江左慈知補導之術;並為軍史。初,儉至之所,伏苓價暴貴數倍。……後始來,眾人無不鴟視狼顧,呼吸吐納。……左慈到,又競受其補導之術,至寺人嚴峻往從問受,奄豎真無事于斯術也。

在以上這段描述裏,說到太監(寺人)也去學房中術,這豈非荒誕至極?其實,太監雖喪失了性功能,也許性心理需要仍舊存在,同時,因房中術是一種長生術,與“闢谷”、“行氣”殊途同歸,所以從這個角度去修習,還是可能的。

又如王莽“乃染其須發,進所征天下淑女,凡百二十人”。在群臣一起歌功頌德聲中,“莽日與方士涿郡昭君等于後宮考驗方術,縱淫樂焉。”不難看出,王莽和昭君等也是在搞房中術的性技巧、壯陽那一套。到了晉朝,宮廷中此風仍不衰,“孝武帝、會嵇王道子及會稀世子元顯等東晉當日皇室之中心人物皆為天師道浸淫傳染”。直到南朝,王室及宮廷中信奉者仍不乏其人。當然,房中術的流行不僅限于宮廷,當時在民間也有相當大的影響。東漢有個文學家張衡曾寫過《同聲歌》,以女性第一人稱描寫男女在新婚之夜的心情,後世評價很高,認為“麗而不淫”,“寄興高遠”,“以喻臣子之事君也”,等等。詩雲:

邂逅承際會,得充君後房。情好新交接,恐傈若探湯。

不才勉自竭,賤妾職所當。綢繆主中饋,奉禮助烝嘗。

思為莞蒻席,在下蔽遙床。願為羅衾幬,在上衛風霜。

灑掃清枕席,鞮芬以狄香。重戶結金肩,高下華燈光。

衣解金粉御,列圖陳枕帳。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

眾夫所希見,天老教軒皇。樂莫斯夜樂,沒齒焉可忘!

這是關于房中術早期情況的重要史料。在洞房中陳列著圖,應該說這就是房中術的資料,而“素女”則是傳世房中術著作中經常稱引的人物,“軒皇”即黃帝,古代房中術著作中有不少素女和黃帝討論房中術的記述。從《同聲歌》看來,當時的房中術已普及到民間,以至新婚夫妻第一次性交都要以有關資料為指導了。可是,東漢的那位著有《論衡》的著名哲學家王充對房中術則持貶斥態度,他說:“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法,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從這段話可以推斷王充見到房中術著作,了解不少情況,又鑒于房中術流傳較廣,所以才大聲疾呼地“批判”了。

王充觀點

王充反對“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法”,並不是因為他是個道學先生。王充,字仲任,會稽上虞人,東漢的唯物主義哲學家。他除了寫作了那部名著《論衡》外,晚年還著有《養性書》十六七,為中國最早的養生學專著之一,可惜已經失傳了。不過,他的養生思想還可見于《論衡》的若幹其中,在《氣壽篇》、《命義篇》中,都有一些關于房事和優生的論述。例如:

婦人疏字者子活,數乳者子死,何則?疏而氣渥,子堅強;數而氣薄,子軟弱也。懷子而前已產子死,則謂所懷不活,名之曰“懷”,其意以為已產之子死,故感傷之,子失其性矣。所產子死,所懷子凶者,字乳亟數,氣薄不能成也。雖成人形體,則易感傷,獨先疾病,病獨不治。百歲之命,是其正也;不能滿百歲者,雖非正,猶為命也。譬猶人形一丈,正形也,名男子為丈夫,尊公嫗為丈人,不滿丈者,失其正也;雖失其正,猶乃為形也。夫形不可以不滿丈之故,謂之非形;猶命不可以不滿百之故,謂之非命也。非天有長短之命,而人各有稟受也。

傳曰:“說命有三:一曰正命,二曰隨命,三曰遭命。”正命謂本稟之自得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行以求福,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隨命者,戮力操行而吉福至,縱情施欲而凶禍到,故曰隨命。遭命者,行善得惡,非所冀望,逢遭于外而得凶禍,故曰遭命。凡人受命,在父母施棄之時,已得吉凶矣。……

此謂三命,亦有三性:有正、有隨、有遭。正者,稟五常之性也;隨者,隨父母之性;遭者,道得惡物象之故也,故妊婦食兔,子生缺唇。《禮記·月令》曰:“是月也,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者,生子不備,必有大凶,瘖、聾、跛、盲,氣遭胎傷,故受性狂悖。羊舌食我初生之地,聲似豺狼,長大性惡,被禍而死。在母身時,遭受此性,丹朱商君之類是也。性命在本,故《禮記》有胎教之法:子在身時,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非正色目不視,非正聲耳不聽;及長,置以賢師良輔,教君臣父子之道,賢不肖在此時矣。受其時,母不謹慎,心妄慮邪,則子長大,狂悖不善,形體忍惡。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法,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

在以上這些文字裏,王充表達了以下論點:

第一,強弱壽夭,稟迫使然。氣,是萬物的本源,萬物都是稟氣所生,人當然不例外。而這種決定人體生、長、壯、老、死的氣,首先是稟受于父母的,父母之氣,就是其下一代所稟之氣。所以他說:“稟氣渥則體強,體強則命長;氣薄則體弱,體弱則命短”,“強弱壽夭,謂稟氣渥薄也。”這是科學的遺傳學論。

第二,子女稟棄之時,正是父母交合之時,“凡人受命,在父母施棄之時,已得吉凶矣”。因此,從後代的健康考慮,也不能不講究房中術。

第三,提出了《禮記》的胎教問題以及孩子成長時的教育問題,要從受孕時、受孕後、分娩後三個階段來保證孩子的身心健康。

第四,子女密生數育,則稟氣薄,然“疏而氣渥”,所以提出疏字稀生、少生優育之論。

第五,提到的“素女對黃帝陳五女之法”,這“五女”是包括素女、採女、玄女在內的五個有名的女性交導師,曾向黃帝傳授性交技巧。從歷史文獻看,她們應是當時著名的女巫,對性修煉頗有研究。在《漢武帝雜全》中就提到傳授性交技巧必須由女性擔任,而且傳授同性,一代一代傳下去。“五女”中素女、採女、玄女是最有名的,她們的理論還被寫成著作,流傳後世。但是,王充對于這一套卻持反對態度。他反對講究性技巧而一味追求性的快樂,認為這“非徒傷父母之身,乃又賊男女之性”。對這個論點要加以分析。如果這意味著反對縱欲,則是正確的;如果隻是強調性的生育功能而否定期歡樂作用,就不對了。

葛洪觀點

在這個時期,對道家的房中術理論建樹較大的當推晉朝的葛洪。他是個道教理論家、醫學家、煉丹術家。他字稚川,自號抱樸子,世稱葛仙翁,江蘇句容人,少好神仙導養之法,畢生致力于房中養生之術和煉丹術的研究,晚年長期居于羅浮山煉丹,著有《抱樸子》內、外戚和《肘後救卒方》等書。據《隋書·經籍志》和《舊唐書·經籍志》記載,他曾撰寫過《玉房秘術》一卷,《新店書·藝文志》也載錄《葛氏房中秘術》一卷,可見他曾寫過房中術專著,可惜已經失傳。

從目前可以看到的資料來分析,《抱樸子》是他的代表作。在《抱樸子內篇·遐覽》裏,不僅載錄了大量古代的道家著作、醫書和煉丹書,還收載了不少有關房中術的著作,如《玄女經》、《素女經》、《彭祖經》、《容成經》、《元陽子經》、《六陰玉女經》等。其中有的房中著作,後世已經失傳,幸虧有《抱樸子內篇》的記載,人們才知道中國古代還有這些房中著作。

葛洪的《抱樸子內篇》大致有以下幾個重要觀點:

強調了修習房中術的重要。在該書《至理篇》中說:“服葯雖為長生之本,若能兼行氣者,其益甚速……然又宜知房中之術,所以爾者,不知陰陽之術,屢為勞損,則行氣難得力也。”

但是,他又反對過于誇大房中術的作用。在《抱樸子內篇》的《微旨篇》中說:“或曰:‘聞房中之事,能盡其道者,可單行致神仙,並可移災解罪,轉禍為福,居官高遷,商賈倍利,信乎?’抱樸子曰:‘此皆巫書妖妄過差之言,由于好事者增加潤色,至今失實。或亦奸偽造作虛妄,以欺誑世人,隱藏端緒,以求奉事,招集弟子,以窺世利耳。夫陰陽之術,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虛耗而已。其理自有極,安能致神仙而能卻禍致福乎?人不可以陰陽不交,坐致疾患。若縱情恣欲,不能節宣,則伐年命。善求其術者,則能卻走馬以補腦,還陰丹以朱腸,採玉液于金池,引三五于華梁,令人老有美色,終其所稟之天年。”葛洪在這裏提出“陰陽之術”的作用,“高可以治小疾,次可以免虛耗而已”,不故弄玄虛,還是很實事求是的。

他又認為,房中術的要旨在于“還精補腦”,這和歷來的道家思想是一致的。在《抱樸子·內篇·釋滯篇》中指出:“房中之法十餘家,或以補救損傷,或以攻治眾病,或以採陰益陽,或以增年延壽,其大要在于還精補腦一事耳。此法乃真人口口相傳,本不書也,人復不可都絕陰陽,陰陽不交,則坐致壅閼之病,故幽閉怨曠,多病而不壽也。任情肆意,又損年命。唯有得其節宣之和,可以不損。”

葛洪把房中術與養生術緊密地聯系在一起,而且認為善于養生是最為根本的。《抱樸子·內篇·極言篇》指出:“或問曰:‘所傷之者,其非淫欲之間乎?’抱樸子曰:‘亦何獨斯哉?然長生之要,在乎還年之道。上士知之,可以延年除病,其次不以自伐者也。若年尚少壯而知還年,服丹以補腦,採玉液于長谷者,不服葯物,亦不失三百歲也,但不得仙耳。……凡言傷者,亦不便覺也,謂久則壽損耳。是以善攝生者,臥起有四時之早晚,興居有至和之常製;調利筋骨,有偃仰之方;杜疾閒邪,有吞吐之術;流行榮衛,有補瀉之法;節宣勞逸,有與奪之要。忍怒以全陰氣,抑喜以養陽氣,然後先將服草木以求虧缺,後服金丹以定無窮,長生之理,盡于此。’”

黃庭經觀點

《黃庭經》是中國氣功養生學的經典著作,歷來被方術之士奉為“學仙之玉律,修道之金科”。據說魏晉之際的南岳魏夫人華存從景林真人處取得秘藏草稿,撰為定本而流傳于世;此書的作者還有說是楊羲或許謐的,均待進一步考證。《黃庭經》分《黃庭內景經》、《黃庭外景經》、《黃庭中景經》三種。它以七言韻語描述人身髒腑及其整體,言五髒六腑各有司主之神,且彼此相扶助,以存養丹田,保氣煉精。所謂“黃庭”,是指人的整個形體之中的事,人體稱“黃”,內中稱“庭”,所以梁立子註曰:黃者,中央之色;庭者,四方之中也。外指事,即天中、人中、地中;內指事,即腦中、心中、其中,故曰黃庭。內者,心也;景者,象也。外象喻即日月星辰雲霞之象也,內象喻即血肉筋骨髒腑之象也。心居身內,存觀一體之象也,故曰內景也。

本書強調養生重在呼吸吐納、氣功修煉及服食葯物,以保真元;于房中之事則強調鞏固精關,急守精室,節欲保精。

其具體內容如《黃庭外景經·長生章》雲:

長生至慎房中急,棄捐淫欲專守精。

寸田尺宅可理生,系子長留心安寧。

觀志遊神三奇靈,閒暇無事心太平。

以上闡述的是,道家煉功,應恬淡虛無,清心寡欲,故以保精節欲為首務,勿使其漏泄,則能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而為長生之本。

再如《黃庭內景經·瓊室章》雲:“瓊室之中八素集,泥丸夫人當中立,長谷玄鄉繞郊邑,六龍散飛難分別。長生至慎房中急,何為死作令神泣,忽之禍鄉三靈滅。

但當吸氣錄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當決海百瀆傾,葉去樹枯失菁菁,氣亡液漏非己形。

專閉御景乃長寧,保我泥丸三奇靈,恬澹閉視內自明,物物不幹泰而平,愨矣匪事老復丁,思詠玉書入上清。”

以上幾段文字的大意也是說,如要探求長生之道,最要註意不要縱欲,即所謂“長生至慎房中急”。如果忽視這一點,許多病就會像“決海”一樣泛濫,而且如“葉去樹枯”,不是強健的原形了。因此,學道之人應該關閉六門情欲,運用精氣神于三田,使內境不出,外境不入,恬淡無為,閉景內視,則可身心清靜,泰然平安。

以上這些內容,都被收入《道藏》,宋人張君房也把它收入《雲芨七簽》之中。

陶弘景觀點

在這個時期,還有一個值得註意的人物是陶弘景,他是南朝齊、梁時的著名道教理論家、醫葯學家。他字通明,號華陽隱居,謚貞白先生,是丹陽秣陵(今江蘇南京)人,曾拜齊左衛殿中將軍,入梁後隱居句容茅山,開道教茅山宗,並遍歷名山尋訪仙葯,漫遊于山水間,朝廷屢召不至。這個人博學多藝,著作很多,有《真誥》、《效驗方》、《太清草木集要》、《太清玉石丹葯要集》、《葯總訣》、《肘後百一方》、《本草經集註》等。特別是他所編集的《養性延命錄》,蒐集“上自農黃以來,下及魏晉之際”,“有益于養生及招損于後患,諸本先皆記錄”者,“略取要法,刪頻繁蕪,類聚篇題,分為上下兩卷”。上卷包括教誡、食誡、雜誡忌禳害析善三篇;下卷包括服氣療病、導引按摩、御女損害三AE。這本書儲存了不少後來散佚的早期養生資料,而且不少資料都和房中術有關。他的房中術理論是和以前的道家論述一脈相承的,而在某些方面闡述得更為具體,更為透徹,其特點也是養生、氣功和房中術相結合。

陶弘景在《養性延命錄》中,把養生與性聯系在一起,反復強調必須適度。他認為人體的強弱、壽命的長短主要不在于“天”,而在于“人”,這是很有進步意義的。他說:“解者曰:夫形生愚智,天也;強弱壽夭,人也。天道自然,人道自已。始而胎氣充實,生而乳食有餘,長而滋味不足,壯而聲色有節者,強而壽;始而胎氣虛耗,生而乳食不足,長而滋味有餘,壯而聲色自放者,弱而夭。生長全足,加以導養,年未可量。”他又用這個觀點揭露一些時弊說:“今時之人,年始半百,動作皆衰者,時世異耶?將人之失耶?岐伯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則陰陽,和于術數,房中交換之法;飲食有節,起居有度,不妄動作,故能與神俱盡,終其天年,壽過百歲。今時之人則不然,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好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遊于陰陽,生治起居無節無度,故半百而衰也。”以上這些對性生活要有適當節製的觀點,與現代性科學是吻合的。

強調男女性交的重要,但是應該註意閉精守關。他說:“採女問彭祖曰:‘人年六十,當閉精守一,為可爾否?’彭祖曰:‘不然。男不欲無女,無女則意動,意動則神勞,神勞則損壽。若念真正無可思而大佳,然而萬無一焉。有強鬱閉之難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濁,以致鬼交之病。”他又引“彭祖”的話說:“奸淫所以使人不壽者,非是鬼神所為也,直由用意俗猥,精動欲泄,務副彼心,竭力無厭,不以相生,反以相害,或驚狂消渴,或癲痴惡瘡,為失精之故。……凡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若孤獨而思交接者,損人壽,生百病,鬼魅因之共交,失精而一當百。”“凡精少則病,精盡則死,不可不忍,不可不慎。數交而時一泄,精氣隨長,不能使人虛損;若數交接則瀉精,精不得長益,則行精盡矣。”他又說:“凡養生要在于愛精。若能一月再施精,一歲二十四氣施精,皆得壽百二十歲。若加葯餌,則可長生。所患人年少時不知道,知道亦不能信行,至老乃始知道,便以晚矣,病難養也。雖晚而能自保,猶得延年益壽;若少壯而能行道者,仙可冀矣!”

房中術

從閉精鎖關出發,在《養性延命錄》裏,陶弘景還提出了一些“御女術”,即性技巧的理論。他說:“陽道垂弱欲以御女者,先搖動令其強迫,但徐徐接之;令得陰氣,陰氣推之,須臾自強,強而用之,務令遲疏。精動而正,閒精緩息,瞑目偃臥,導引身體,更復可御他女。欲一動則輒易人,易人可長生。若御一女,陰氣既微,為益亦少。又陽道法火,陰道法水;水能製火,陰亦消陽;久用不止,陰氣噏陽,陽則轉損,所得不補所失。但能御十二女子而復不泄者,令人老有美色;若御九十三女而不泄者,年萬歲。”值得註意的是,先不論以上理論科學與否,而強調御女多人,以陰補陽,明顯地反映出男權社會中對待女子的態度,以及打上了當時的房中術為統治階級的淫樂與長生欲望服務的烙印。

在《養性延年錄》中,還聯系御女論提出的一些優生的理論。“若欲求子,令子長命、賢明富貴,取月宿日施精大佳。天老曰:‘人生俱含五常,形法復同,而有尊卑貴賤者,皆由父母合八星陰陽。陰陽不得其時,中也;不合宿或得其時,人中上也;不合宿,不得其時,則為凡夫矣。合宿交會者,非生子富貴,亦利己身。大吉之兆,三日、五日、九日、二十日,此是王相生氣日,交會各五倍,血氣不傷,令人無病。仍以王相日,半夜後,雞鳴前,徐徐弄玉泉,飲玉漿,戲之若合用。春甲寅乙卯、夏丙午丁未、秋庚申辛酉、冬壬子癸亥與上件月宿日合者尤益佳。若欲求子,待女人月經絕後一日、三日、五日,擇中王相日,以氣生時,夜半之後,乃施精,有子皆男,必有壽賢明。其王相日謂春甲乙、夏丙丁、秋庚辛、冬壬癸。”

道家的房中術著作,除了上述那些可信度較高的古籍以外,還有許多至今流傳于民間、精華與糟粕並存、真偽莫辨的著作。例如,有關張三豐的就有《丹訣詩》十首、《採真機要》、《真機詩》十篇首等。張三豐是明朝人,又名全一,號昆陽,又號張邋遢,遼陽懿州(今遼寧彰武西南)人,原籍江西龍虎山,為隱仙派氣功的創始人。據傳他在67歲時受火龍真人大道,後隱居武當山。此人在一些流傳民間的著作中宣傳所謂“十二龍虎交棄之法”,當屬房中術無疑。

民間還流傳所謂道家《房中術十三圖解秘》,這十三圖是龍虎交媾圖、洗心護命圖、玉液煉形圖、安神祖竅圖、法輪自轉圖、蟄藏採氣圖、採葯歸壺圖、乾坤滋潤圖、天地交媾圖、金丹人鼎圖、陰陽採補圖、金丹飛升圖、色空不二圖。觀其註解,內容都是氣功和性技巧相結合。此外還有《房中術古龍虎歌解》、《採陰陽浮黎鼻祖金華秘訣解》、《呂洞賓房中術秘訣歌》、《房中夫妻交媾十二段動功》、《房中男女龍虎匹配三十三層天地解》等等,真是形形色色。這些資料,不知傳自何世何人,但迄今流傳面還較廣。社會上對此的看法,一般認為是左道旁門,甚至認為是黃色淫穢,不準許正式出版,也乏人認真研究。但是,這些內容一代一代地流傳下來,似乎還有一定的生命力。可以肯定,其中有一些荒誕不經甚至有害的內容,同時也很難認為其中沒有長期被人們忽略的科學道理。目前,氣功已被大力提倡,人體特異功能已引起社會註意,性科學在不斷發展,對于以上這些流傳民間的東西,人們是應該加以研究、整理、鑒別與揚棄的。

褚澄觀點

褚澄,字彥道,南北朝時河南陽翟(今河南禹縣)人。他是宋武帝劉裕之甥,所交都是皇親國戚,妻宋文帝女廬江公主,先仕宋,後仕齊,一生富責。他精通醫術,知名于時,著有《雜葯方》十二卷,已佚。今世存《褚氏遺書》一卷,共十篇:受形、本氣、平脈、津潤、分體、精血、除疾、審微、辨書、問子。其中受形、津血、問子三篇與房事養生保健有關。

其中有關房事養生保健的主要觀點是:

1.論述怎樣媾精受形,胎分男女

男女之合,二情交和,陰血先至,陽精後沖,血開裹精,精入為骨,而男形成矣。陽精先入,陰血後參,精開裹血,血實居本,而女形成矣。陽氣聚面,故男子面重,溺死者必伏。陰氣聚背,故女子背重,溺死者必仰。走獸溺死者皆然。陰陽均至,非男、非女之身;精血散分,駢胎、品胎之兆。

褚氏認為陰血先至,陽精後沖,血開裹精而得男胎;陽精先入,陰血後參,精開裹血而得女胎;如果陰血陽精氣至,則成非男非女之陰陽人;若精血散分,可成雙胞胎或三胞胎。這些說法和現代醫學理論不同,但也值得探討。

2.論述父母的年齡、體質對子女的影響

父少母老,產女必羸;母壯父衰,生男必弱,古之良工必察乎此。受氣偏瘁,與之補之,補羸女,先養血壯氣;補弱男,則壯氣節色。羸女宜及時而嫁,弱男宜待壯而婚,此疾外所務之本,不可不察也。

以上都是一些有關遺傳和優生的理論,有一定的科學性,而且十分重要。所以作者說:“此疾外所務之本,不可不察也。”

3.認為過早地發生性交行為對後代不利

建平王妃姬等皆麗而無子,擇良家女未笄者入御,又無子。問曰:“求男有道乎?”澄對之曰:“合男女必當期年,男雖十六而精通,必三十而娶。女雖十四而天癸至,必二十而嫁。皆欲陰陽氣完實而交合,則交而孕,孕而育,育而為子,堅壯強壽。今未笄之女,天癸始至,已近男色,陰氣早泄,未完而傷,未實而動,是以交而不孕,孕而不育,育而子脆不壽,此王之所以無子也。然婦人有所產皆女者,有所產皆男者,大王誠能訪求多男婦人,謀置官府,有男之道也。”王曰:“善。”未再期生六男。夫老陽遇少陰,老陰遇少陽,亦有子道也。

以上這段論述十分著名,被後代醫家經常轉錄、引用,這是古人關于結婚年齡的探討,如果女子年齡太少,不到十五歲,就想交合求孕,則不但不能受孕,還會損形。所以作者提出男子“必三十而娶”,女子“必二十而嫁”,這是有科學道理的。

4.進一步論述性衛生的問題

精未通而御女以通其精,則五體有不滿之處,異日有難狀之疾。陰已痿而思色以降其精,其精不出,內敗小便,道澀而為淋。精已耗而復竭之,則大小便道牽疼,愈疼則愈欲大小便,愈便則愈疼。女人天癸既至,逾十年無男子合則不調;未逾十年思男子合亦不調,則舊血不出,新血誤行,或漬而入骨,或變而之腫,或雖合而無子。合男子多則瀝枯虛人,產乳眾則血枯殺人。觀其精血,思過半矣。

以上內容論述早婚(精未通而御女)會使身體發育不健全,將來會得想象不到的疾病;年老精竭仍要交合,則會得淋病或便道疼痛。女子早婚也會得病,或不能生育,女子交合次數太多,生子太眾,都會傷害身體,甚至殞命。這些論述的主旨在于愛精惜血,是很符合養生保健之道的。

基本思想

道家十分講求修煉,一是利用煉氣,即以“吸取天地精華”的方法修煉,二是利用吸取女子陰精的方法來修煉,而二者又有共通之處。例如後人稱男女交合為“雲雨”,“雲雨”就是天和地的交合,是由風(天)和雲(地蒸發)的結合而出雨(第三種產物)。

道家的第一種修煉方法為現代氣功之源,有不少科學道理,正統得多,健康得多;而第二種修煉方法則有些走火入魔了。道家對性的修煉太強調男方的滋補、加強,而不顧及女方的利益和對後代的責任,這種完全視性交為延長男子生命的手段,把女子作為性工具的觀點是十分有害的。

他們相信從御女中吸取大量的陰精可以延長壽限,也可以返老還童,這種長生不老的萬靈葯就存在于“元牝”中(“元牝”是處女第一次排出的愛液,即潤滑液)。道家研究一種特別的性交方法或人工方法使處女的潤滑液從陰道中排出,而且用很多殘忍的方法作試驗,這套方法一直在漢代的男女修士及師父與女弟子之間進行,這是荒謬而又不人道的。

同時,有些術士又利用女性的初經、男子的初精來煉丹,雖能一時博得王公貴族的信任,但終究由于太左道旁門、荒誕不經而為有識之士所不齒,最後,“床笫之學”在後代被視為“邪教”、“異端”,遭到許多人的反對而漸趨衰落。顧實的《漢書藝文志講疏》中就認為後來漢朝的“床笫之學”的消失,主要是因為道家的衰微。其實,“床笫之學”強調陰陽和諧,和道家片面強調的“採陰補陽”並不是一回事。

道教與房中術

細閱道教古代房中術等書籍,其術根本不是男女交合,而是吸取外界自然之氣的採陰補陽。後世不肖道教弟子和教外之人錯誤理解陰陽既是男女而行男女間的採補之術稱為房中術。

房中術又名“房術”、“房中”、“房內”、“黃赤之術”、“男女合氣之術”,是中國古代醫家和道家關于如何在男女性生活中獲得樂趣、保健、胎教、優生、延年益壽的學問。基于道家的陰陽思想,把性作為一種修身養生的方法。房中術的這一性質,在歷史上更多的被人用作淫穢之術,因此也經常遭到政府的封禁,其本身的內容反而被大多數人不了解。

正確看待房中術

在房中術的眾多理論中,有多少符合現代醫學? 的確,如今社會上對“房中術”存在不少誤解:有的人奉“一滴精十滴血”、“精枯髓竭”的理論為性生活準則,還相信狗鞭、虎鞭能壯陽;有的人則視之為邪理歪論,完全置傳統的房事養生觀念于不顧。

古代房中養生家大都著眼于交而不泄、交而少泄、精神不散、調協陰陽以養生。著名的醫學家和房中術理論家孫思邈,對此有如下論述:“此方之作也,非欲務于淫佚,苟求快意,務存節欲以廣養生也。非苟欲強身力行女色以縱情,意在補益以遣疾也。此房中之微旨也。善攝生者,凡覺陽事輒盛,必謹而抑之,不可縱心竭意以自賊也。”

盲目尊奉古代房中術的做法顯然是可笑的,但一棍子把它打死也不對。房中術是一個關系到健康長壽的嚴肅課題,至今仍有不少內容值得現代人學習。

提倡男性節欲

千百年來,作為中醫學的一個分支,房中術最大的特點在于醫學家通過對“縱欲傷身”現象的觀察,提出了“節欲養生”的主張,即主張兩性在享受性快樂的同時,還要節製性生活,兼顧健康與長壽。對于男性而言,這種“節欲論”觀點更加突出。

提倡男性節欲有兩層意思:一是承認性生活是夫妻之道的重要組成部分,但要“樂而有節”,即男女性愛符合天地陰陽變化規律,但需限製頻率才能健康長壽。

第二層意思是指控製交合時的射精量,甚至忍精不射,傳到民間,就有了“一滴精十滴血”的說法。需要強調的是,這種說法並不正確。因為性交多是體力上的消耗,以及少量蛋白質、糖與水分的損失,隻要保持正常頻率,根本談不上有損健康。過分追求忍精不射,反而可能引起男性後尿道和膀胱充血,引發性交後尿頻,還容易造成男性精神負擔,影響其正常的性欲。

關註女性的性滿足

對于性滿足,古代房中術更強調女性的感受,認為隻有在女性得到性高潮的情況下,才對男女雙方,尤其是男性的身體有利。所以房中術的性技巧大多針對激發女性的快感而來。

具體說來,房中術最講究的是性生活時要有前戲,對女方進行性喚起;性愛時間適度,且一定要等女性獲得性高潮後再結束。這種理論與現代性學中強調充分前戲、控製性愛時間的理論不謀而合。

另外,不少房中術理論都強調了性愛時“九淺一深”的技巧,即房事時陰莖插入陰道不宜過深,抽動時應做到徐緩均衡,認為這樣才能增加男女房事時的快感,並能避免損傷血脈。這種理論與現代性學中女性G點理論和女性性敏感區的認識相似,即在女性陰道裏隻有外1/3處才有觸覺神經末梢,對這個部位進行有效刺激,能最大限度地幫助女性獲得性快感。

7種異常男性要註意

中國古代房中術對性生活的禁忌提得很多,總的原則是,無論男女,都不應在惡劣的氣候、環境和心情下過性生活。應該說,這種提法符合性保健和性衛生,不僅能帶來良好的性愛質量,還能幫助夫妻優生優育。

在細節方面,房中術對男性的關註更多一些,其中有七項提醒很符合現代醫學:

一,性生活時無精可泄,或房事中陰莖劇烈疼痛,都是不正常反應,這時應避免性生活;

二,房事中精液淋漓不止,也是不正常現象,需要調理身體;

三,房事沒有節製,導致精氣枯竭,非常有害健康;

四,行房時陰莖不舉,說明機體出了問題,需要精心調養;

五,房事過程中呼吸急促,神錯氣亂,應停止性生活,調整心神;

六,沒有欲望時勉強行房,對男性健康也很不利;

七,男性在性生活中也需要適度性喚起,房事時一味圖快,直奔主題,對其健康非常不利。

提倡定期性保健

為了增強兩性健康,房中術還提倡定期做性保健鍛煉。例如,1973年于湖南長沙馬王堆出土的竹簡古醫書《天下至道談》中就提到,每天早晨起床後應正坐于床,伸直脊背,放松臀部,做收斂肛門的鍛煉。

房事中,男性要等陰莖充分勃起後再行房,動作應盡量舒緩,放松背部,收斂肛門。射精時,應彎曲背部,肢體不要動,同時深吸氣,寧靜地等候一段時間再射精。 房事後,應將餘精灑盡,趁陰莖尚未疲軟時抽出,並且在房事完成後清洗陰部。

養生房中術

古代養生術語與方法。又稱玄素之術、黃赤之道、房中、房術,陰道等。指古代有關男女兩性性生活及其與養生延年之關系的一種學說及方法。房中術源于先秦神仙方士,盛行于秦漢。《漢書·藝文志》著錄有房中專著8種、一百八十六卷(均佚)。至東漢時,房中術已與導引行氣、服食葯餌並稱養生三家。道教產生後,成為傳播與發展房中術的主力,早期道教尤其如此。道教房中術主要是從男性角度立論,討論房事保健的問題。其基本理論依據,是所謂“採陰補陽”、“還精補腦”,由此力倡男性在房事活動中應採取“多交少泄”的基本方針,還形成了一套所謂“採戰之術”,並將行氣、存思的方法引入其中。此外,還涉及“種子之術”及一些性事活動的衛生常識、性事疾病的防治等內容。唐代以後,房中術漸趨沒落衰隱,原因主要是其本身極容易被誤解而流于淫褻,從而遭到社會的鄙薄與反對,而儒家正統道德倫理觀念的扼製尤其是重要因素,它迫使道教也對房中術轉持貶斥態度。修房中之術以求長生不死,固不足言,從養生的角度看,房中之說也有不少謬誤之處。但其強調節欲寶精有其合理的內涵。尤其有關兩性性生活和諧、受孕、房事疾病防治等方面的論述,有符合科學道理者。

中醫學中的房中術

在2000多年前的這本《黃帝內經》中就曾提及“七損八益”的養生理論,但書中並沒有具體說明七損八益的內容。直到長沙馬王堆古墓出土的珍貴醫學帛書竹簡《天下至道談》中才有了“七損”、“八益”房中養生術的具體內容,這是對我國房室養生學理論的重大貢獻。《千金方》二十七卷《房中補益卷八》更加詳細介紹了孫思邈所了解的房中術。網上曾流傳著名中醫學者聶文濤與網名石萬嗔的醫生的一段對話《中醫的性技巧與養生雜談》就是關于《千金方》中的房中術的。明代著名中醫龔居中所著的《四百味歌括》曾是無數中醫的入門讀本,而其所著的《福壽丹書》則大量介紹了古代的房中術。從這些史料上可以看出,古代中醫註重養生的每一個細節。房中術語中醫學具有密切關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