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爾·戴高樂

夏爾·戴高樂

夏爾·安德烈·約瑟夫·馬裏·戴高樂(法語:Charles André Joseph Marie de Gaulle),法國軍事家、政治家、外交家、作家,法蘭西第五共和國的建立者。法國人民尊稱他為"戴高樂將軍"。

戴高樂生于法國北部諾爾省裏爾,1912年畢業于聖西爾陸軍學校。于1913年從軍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建立並領導自由法國政府(法蘭西民族委員會) 抗擊德國的侵略;在戰後成立法蘭西第五共和國並擔任第一任共和總統。在他總統任期間,提倡東西方"緩和與合作",主張與蘇聯以及東歐國家進行貿易和文化交流。1964年,戴高樂將軍與毛澤東主席以超凡的戰略眼光,毅然作出中法全面建交的歷史性決策,在中法之間同時也在中國同西方世界之間開啟了相互認知和交往的大門。他還主張美軍退出越南,並周遊許多國家以加強法國國際地位。

2005年,法國國家二台舉行的"法國十大偉人榜"評選,電視觀眾評選戴高樂為法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人。

人物生平

夏爾·戴高樂夏爾·安德烈·約瑟夫·馬裏·戴高樂(法文:Charles André Joseph Marie de Gaulle,1890年11月22日-1970年11月9日)曾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並在二戰中被授予準將軍銜,擔任國防部副部長。1940年法國戰敗後,戴高樂在英國組織了自由法國運動並發表了著名的電台講話,號召法國人民抵抗納粹德國的侵略,這一講話在歷史上標志著法國抗擊納粹侵略的開始。

戴高樂戴高樂

1944年法國解放後,戴高樂成為法蘭西共和國臨時政府主席直至1946年因政治鬥爭而辭去職務。1958年,製定新憲法,成立法蘭西第五共和國並當選第一任總統。

早年生涯

戴高樂1890年11月22日生于法國西北部邊境城市裏爾。父親是耶穌會學校的教師,參加過1870年的普法戰爭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情緒非常強烈,對童年的戴高樂影響很大。戴高樂身材高大,身高195cm。戴高樂生性好鬥,向往成為一個軍人。

1909年,戴高樂考入聖西爾軍校。畢業後,來到駐阿臘斯的第33步兵團任少尉軍官,受到團長貝當的青睞。他們的友誼保持了很長時間,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變得完全對立,雙方都認為自己代表了法國。 童年的戴高樂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戴高樂隨他的團隊參加了比利時境內的一次戰鬥,負了傷;以後他在戰鬥中又兩次負傷。1916年3月,戴高樂在法國東北部都奧蒙指揮一個連隊作戰時,中彈昏死在陣地上。貝當將軍把他列入“陣亡”名單,追授一枚最高榮譽十字勛章,並且給予了這樣的評語:“該員在激戰中以身殉國,不愧為在各方面均無與倫比的軍官。”等到戴高樂醒過來後,他成了德國的俘虜,直到1918年11月德國戰敗投降,他才重獲自由。

戰後,戴高樂應募去波蘭同俄國紅軍作戰。他在回巴黎度假期間結識了餅幹製造商旺德魯的女兒伊馮娜。1921年4月他們結婚,後來生育了3個兒女。第三個孩子即將出生的時候,戴高樂夫人被汽車撞倒而受了驚嚇,因此生下來的這個女兒是個白目,取名安娜。安娜享受不到一般兒童所能享受的幸福,這使戴高樂夫婦在她身上傾註了更多的愛。戴高樂夫人在給朋友的信中寫道: “隻要安娜能跟別的女孩一樣,我和夏爾甘願舍棄一切,健康、財產、升遷、前程、所有的一切。”

1921年10月,戴高樂回國,先後在聖西爾軍校當戰爭史講師;在法國軍事學院學習;在特列爾的獵兵第19營當營長;在東地中海地區參謀總部和國防部總秘書處任職。1937年底,他晉升上校,任坦克團團長。30年代,戴高樂發表了一系列軍事理論著述,論述了在未來戰爭中大量使用坦克以及機械化部隊與空軍、步兵協同作戰的必要性,竭力主張在法國組建有高度機動性的機械化部隊。可惜這些戰略思想沒有被法國軍事統帥機關所重視和採納。

自由法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德國的機械化部隊繞過馬其諾防線,突襲法國西北部時,戴高樂才倉促受命組建一個裝甲師,並被提升為準將,但為時已晚,法軍一潰千裏。1940年6月5日,總理雷諾改組政府,任命戴高樂為國防和陸軍部次長。這時,副總理貝當和總司令魏剛等投降派在政府中佔了上風,當德軍逼近巴黎時,他們不組織抵抗,宣布巴黎為“不設防城市”,拱手將巴黎讓給了敵人。隨後,雷諾政府垮台,貝當出任總理,向德國宣布無條件投降,法軍全部解除武裝並交出武器。法國北部由德國直接佔領,南部由貝當傀儡政府管轄,首都設在維希,史稱維希法國。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到此結束。

身為國防和陸軍部次長的戴高樂,堅決主張把法國政府遷往法屬北非,同法西斯德國血戰到底。就在法國政府中的投降派醞釀向入侵者無條件投降時,戴高樂出使英國,謀求英、法聯合抗擊法西斯德國。等他返回法國時,投降的局面已不可挽回了,于是他下決心到英國去領導法國的抵抗運動。

6月17日,戴高樂送英國的斯皮爾斯將軍回倫敦。到機場後,就在飛機起動之際,他突然隨飛機開始奔跑。那時飛機也小,戴高樂身高腿長,幾步就追上了。斯皮爾斯將軍恍然大悟,迅速用手抓住戴高樂的胳膊。飛機騰空而起,而戴高樂的腿還在空中亂蹬呢。在場的其他法國官員驚得目瞪口呆。當天晚上載來訊息,貝當已經向德國入侵者求降。第二天下午6時,戴高樂在英國廣播公司的播音室對法國發表廣播演說:“我是戴高樂,我現在在倫敦。我向目前正在英國領土上和將來可能來到英國領土上的持有武器或沒有武器的法國官兵發出號召,向目前正在英國領土上和將來可能來到英國領土上的一切軍人工廠的工程師和技術工人發出號召,請你們和我取得聯系。無論發生什麽情況,法蘭西抵抗的火焰決不應該熄滅,也決不會熄滅。 ”這是一個偉大的歷史性時刻,它標志著由戴高樂領導的反對法西斯侵略和維護民族獨立的“自由法國”運動開始了。

這時,戴高樂還對留在法國的魏剛將軍抱有一線希望,寫信希望他離開法國本土,領導抵抗運動,可是魏剛甘當傀儡政府的 “國防部長”,並且以軍事法庭的名義缺席宣判戴高樂死刑。戴高樂義無反顧地舉起了抵抗的旗幟,著手把流落在國外的散兵遊勇集合並組織起來,建立起一支7000人的武裝部隊,並開始引起國際的重視。1943年他把自由法國總部從倫敦遷到阿爾及爾,就任法國民族解放委員會主席。法國共產黨領導的遊擊隊和其他抵抗力量統一為“法國內地軍”,擁有50萬戰士,在國內開展了艱苦卓絕的反侵略鬥爭。戴高樂設法和國內的“法國內地軍”取得聯系,並且千方百計地把最高領導權,掌握在自己手裏。

少年戴高樂少年戴高樂

在整個戰爭期間,戴高樂念念不忘的是法國作為一個大國的歷史地位,力圖使法國在戰後作為一個殖民大國繼續存在。再加上他那十分固執而倔犟的性格,他和英國首相丘吉爾的關系經常處于緊張狀態,和美國總統羅斯福的關系可說是相當糟糕。因此,他被排斥在1945年2月雅爾塔三強會議之外,而這次會議卻處理著諸如戰後歐洲狀況等與法國有重大利害關系的問題。戴高樂想方設法取得了出席批準德國投降儀式的代表權,並使法國在德國獲得了一塊佔領區。可是7月舉行波茨坦三巨頭會議,戴高樂又被排斥在外,這使他在戰後一系列重大國際問題上沒有發言權,更沒有人理睬他的旨在肢解德國的計畫。盡管如此,戴高樂為法國爭得了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資格,享有大國否決權。

1944年8月26日,戴高樂凱旋巴黎。當他來到凱旋門時,歡迎的人們擠滿了星形廣場和愛麗舍田園大街。他不時舉起手臂向含淚歡呼的巴黎人民致意。

辭職下野

洛林十字架(自由法國運動象征,科龍貝)1944年9月,他的政府遷回巴黎,他當選為臨時政府總理,著手重建滿目瘡痍的祖國。一年過去了,戴高樂深感“多黨製”對法國是一場災難,對三個政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更為不滿。1946年1月,他突然辭職下野。他確信,此時的第四共和國很快就會垮台,法國人民將大聲疾呼地召喚他重掌政權。這一估計大致不差,隻是時間延後到12年之後。

早在1937年,戴高樂夫婦在科龍貝(Colombey)買下一處屋產,因為那裏綠樹成蔭,氣候宜人,對他們的白目女兒安娜的健康有好處。那年安娜已經10歲了,許多人建議他們把安娜送到一個專門療養院去,可是戴高樂總說:“安娜並非自己要求降生到人間來的,我們要想盡辦法使她過得幸福一些。”隻有在安娜面前,這位嚴峻刻板、目空一切的軍官才會忘記自己的尊嚴。他一面跳舞,拍著大腿,一面唱著流行歌曲,還讓安娜玩他的軍帽。戴高樂下野以後,回到了科龍貝,這回可有時間和安娜玩耍了。他們夫婦還用寫回憶錄得到的版稅設定了“安娜·戴高樂基金”,以便安娜在他們死後還活著時,能得到適當的照料。不幸的是,安娜在她20歲生日前夕患肺炎死了。戴高樂在她的墓前握著妻子的手說: “唉,她現在和別人一樣了……”

在野期間,戴高樂一面撰寫回憶錄,一面註視著法國政局的發展。他一直站在反對派地位,反對新憲法,指責新憲法條文將使法國重蹈第二共和國時代政治動蕩的覆轍。1947年他發起組織法國人民聯盟,1951年成為正式政黨,在議會中佔有120個席位。由于不滿議會黨團,該黨在1955年解體。戴高樂開始埋頭撰寫回憶錄,先後出版了第一卷《召喚》、第二卷《團結》,在第三卷《拯救》出版時,他已經重新執政了。

東山再起

法國第四共和國政府頻頻更迭,政局動蕩,1958年5月法屬阿爾及爾又爆發起義,軍隊開始幹預政治,有引起內戰的危險。戴高樂感到時勢要求他再度出山。5月15日,長期沉默的 戴高樂戴高樂發表一個聲明:“12年來,法國面臨種種問題,非政黨體製所能解決,國家一直處在這種災難狀態中。上一次,國家在危急存亡的關頭曾賦予我重任,領導全國救亡圖存。今天,當國家再次面臨考驗時,它一定知道我已經做好了接管共和國權力的準備。” 6月1日,戴高樂就任總理,12月21日被選為法國總統,新憲法授予總統更多的權力,法國從此進入了第五共和國時期。

1959年1月8日戴高樂將軍就任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首任總統1959年1月8日戴高樂將軍就任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首任總統

當時,法國軍隊陷入了阿爾及利亞戰爭的泥潭中,戴高樂決心甩掉這個包袱,允許阿爾及利亞獨立。他採取全民表決的形式,讓法國人民和阿爾及利亞人民決定是否賦予阿爾及利亞以自決權,結果70%以上的選民投了贊成票。這表明戴高樂的政策受到擁護。隨後,戴高樂製服了駐阿爾及利亞的法軍高級將領的叛亂,避免了法國的內戰,和平地完成了法屬非洲的非殖民化。

軍隊中的一些極端分子不能饒恕戴高樂這種“拋棄我們的阿爾及利亞兄弟”的“出賣行為”,轉入暴力和恐怖行動。後來至少發生了4起陰謀殺害戴高樂將軍的事件,其中的兩次已經付諸行動。一次是1961年9月8日晚上,當戴高樂乘車從巴黎返回科龍貝時,突然被一片火力網包圍,幸好陰謀者埋設的90磅炸葯沒有爆炸,他的防彈車沖了過去。另一次是1962年8月22日發生在戴高樂乘車前往庫布萊鎮軍用機場的路上,路旁的兩輛汽車衛突然射出數百發子彈,其中十幾發子彈擊中了戴高樂那輛堅固的雪鐵龍防彈車,一顆子彈擊破後窗,在離他頭部幾英寸的地方掠過。事後戴高樂回憶道:“令人難以置信的僥幸,我們誰都沒有中彈,那就讓戴高樂繼續走自己的路,履行自己的職責吧。”

戴高樂連續當了兩屆(11年)總統。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對外事務上。他一直反對美國對法國的控製,要求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內與美英同享決策權。這一要求遭到美國拒絕後,他復原了北約對法國空軍和艦隊的指揮權,進而退出北約。迫使美國撤出在法國的駐軍和基地。戴高樂反對大國核壟斷政策,法國于1960年3 月自己製造核子彈獲得成功,並逐漸發展成為一支不容忽視的獨立的核遏製力量。戴高樂充分利用法國的否決權,把英國排斥在歐洲經濟共同體之外,以便把歐洲經濟共同體作為他外交政策的工具,並發展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勢力。戴高樂主張東西方“緩和與合作”,出訪蘇聯和東歐國家,開始與蘇聯和東歐國家進行貿易和文化交流。

1964年1月,法國不顧美國和它的大多數盟國隻承認台灣的國民黨政府這一狀況,宣布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戴高樂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法國不得不考慮這樣的事實,在亞洲,沒有中國的參加,就不能辦成任何大事。”

與外交相比,戴高樂在內政方面的作為就頗為遜色了。在重新執政的最初幾年,他通過發行公債的辦法,緩和了通貨膨脹,穩定了貨幣;減少行政費用開支,提高商業稅,解除官方對商業的控製,使國民生產總值逐年上升,國家的黃金和美元儲備增加。隨後,戴高樂拋出了一個又一個計畫,想使法國的經濟強大起來,但都沒有成功。到1967年情況急劇惡化。失業成長率急劇上升,工廠關閉或開工不足,工人和職員紛紛舉行示威和罷工。

1968年 5月突然爆發了大規模的學生和工人運動,使戴高樂的威信急劇下降。翌年4月27日,戴高樂將地方區域改革方案和參議院改革方案交給公民投票表決,想以此獲得選民的支持,結果使他大失所望,有52%的選民反對他的改革方案。戴高樂當即宣布下野,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聲明:“我將停止執行共和國總統的職務。這個決定自今日中午生效。”

79歲的戴高樂下野以後,拒絕享受離任總統的薪俸和住房,隻帶走了兩個常年使用的書櫃,還按新書櫃付了款。他又回到了科龍貝家中寫回憶錄,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建立他這座最後的文字紀念碑上。所以說,戴高樂才是真正的功成不居。村民經常可以看到戴高樂在村邊散步,默默地回首往事,看上去心情是那樣的抑鬱。戴高樂沒能把回憶錄寫完,于1970年11月9日因心髒病猝然逝世。蓬皮杜總統于次日向法國人民發表廣播講話:“戴高樂將軍逝世了,法國失去了親人。1940年,戴高樂將軍拯救了我們的榮譽。1944年,他領導我們走向解放和勝利。1958年,他把我們從內戰的威脅中救了出來,他使今天的法國有了自己的製度、獨立和國際地位……讓我們向法國保證,我們決不辜負我們所得到的教誨,願戴高樂將軍永遠活在全國人民的心中。”

家庭生活

戴高樂夫人將要分娩,不幸遇到了車禍,當場昏死過去,經醫生的搶救才轉危為安。不久,女兒小安娜便誕生了,遺憾的是,由于夫人的治療過程中服用大量的的葯物,致使小安娜生下來就是一個遲鈍弱智的孩子。面對這樣的現實,戴高樂夫人沒有一點厭煩的表示,她對丈夫說,寧可放棄自己所有的地位和金錢,也要讓安娜享受一個正常孩子的歡樂。戴高樂十分同意妻子的解釋, 巴黎凱旋門及戴高樂廣場他激動地說:“不是安娜自己要求到人間的,我們兩個人的責任,就是讓孩子獲得真正的幸福。”為了使安娜生活在一個更祥和、無人打擾的環境裏,戴高樂夫婦購買了一處環境優美的住宅,使安娜既可以避開眾人的目光,又可以安靜地與父母在一起

戴高樂身材魁梧,智力超群,身居高職,外表看上去十分威嚴,似乎令人難以接近,但對這個女兒卻十分慈祥。他對安娜的每一個要求盡量滿足,從不拒絕。隨著小安娜的逐漸長大,每天飯後,戴高樂總領著女兒的手圍著花園散步,還不時地為她講故事、唱歌兒和表演啞劇。小安娜雖然不能說話,但在高興的時候,也會像別的小孩子一樣,歡快地笑出聲來,而爸爸是惟一能使她發笑的人。當安娜玩得疲倦時,她便伏在爸爸的懷裏睡著了。戴高樂陪伴女兒的時候,從來沒有急躁和厭煩過,即使在二戰流亡期間,也把安娜帶在自己身邊。他總是以神聖的父愛,撫平小安娜心靈的創傷。戴高樂一生節儉,卻為安娜設立了專用的委托金,並以自己撰寫回憶錄的著作權費入了抵押。

戴高樂在科龍的墓碑安娜在即將歡度20周歲生日的時候,不幸被肺炎奪去了生命。安葬儀式結束後,戴高樂夫婦含著熱淚,站在女兒的墓前久久不願離,好像還不許多話要和孩子傾訴。天已經黑了,戴高樂才對妻子說:“走吧,現在她已經和別人一樣了。”安娜去世後,戴高樂總統在痛苦中決定:將安娜生前住過的房子改建為“安娜·戴高樂基金會”辦公處,決定繼續幫助和女兒一樣智障的孩子。

與女兒不同的是,戴高樂的兒子菲利普·戴高樂從小健康聰慧,他年輕時曾任海軍上將,後當選為參議員。他是一位優秀的政治家和軍人,還是一位孝子,他填補了女兒早逝帶給戴高樂的痛苦,他曾著有《我的父親戴高樂》一書。

與世長辭

戴高樂的遺囑早在1952年就寫好並密封起來,要求在他去世後才許啓封。遺囑寫道: 戴高樂在裏爾的故居,現為國家博物館。

覆蓋著法國國旗的戴高樂靈柩被送至科龍貝墓地覆蓋著法國國旗的戴高樂靈柩被送至科龍貝墓地

“我希望在科龍貝教堂舉行我的葬禮。如果我死于別處,我的遺體務必運回家鄉,不必舉行任何公祭。我的墳墓必須是我女兒安娜安葬的地方,日後我的夫人也要安息在那裏,墓碑上隻寫:夏爾·戴高樂(1890 - ?)。

“葬禮要由我兒子、女兒和兒媳在我私人助手們的幫助下安排,儀式必須極其簡單。我不希望舉行國葬,不要總統、部長、議會代表團和公共團體代表參加。隻有武裝部隊可以以其身份正式參加,但人數不必很多。不要樂隊吹奏,也不要軍號。不要在教堂或其他地方發表演講,國會不要致悼詞,舉行葬禮時,除我的家庭成員、我的解放功勛團戰友和科龍貝市議會成員外,不要留別的位子。法國的男女同胞如果願意的話,可以陪送我的遺體到達它的最後安息之地,以給我的身後遺名增光,但我希望要默默地把我的遺體送到墓地。

科龍教堂“我聲明,我事先拒絕接受給予我的任何稱號、晉升、榮譽、表彰、勛章,不論是法國的還是外國的。授予我上述任何一項,將違背我的最後願望。”

戴高樂的要求都實現了,葬禮非常簡樸,4萬多男男女女從法國各地來到科龍貝為他們心目中的英雄送葬。與此同時,巴黎大主教馬爾蒂在巴黎聖母院為戴高樂將軍舉行隆重的安靈彌撒,許多國家的元首都趕來致哀。幾十萬巴黎人冒雨向愛麗舍宮行進,在凱旋門這個26年前戴高樂站過的地方肅立致哀。第二天,巴黎市議會決定把凱旋門所在的星形廣場改名為夏爾·戴高樂廣場。這可以說是向拒絕任何榮耀的領袖授予“榮譽”的一種最好方法。

主要作品

戴高樂除了是一名優秀的軍人與政治家之外,同樣也是一位作家,一生有六大著作:

1、《敵人內部的傾軋》(1924年):戴高樂第一部著作。

2、《劍鋒》(1932年)

3、《未來的軍隊》(1934年)此部著作在法國未受重視,卻受到敵國納粹坦克部隊將軍重視研究,因此製定閃電戰(Blitz)。

4、《法國和她的軍隊》(1938年)

5、《戰爭回憶錄》(1947年):與丘吉爾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並稱為姐妹作。

6、《希望回憶錄》(1970年):戴高樂的遺著,預計寫完三卷,但還未完成,戴高樂就因心髒病去世,僅完成第一卷與第二卷的頭兩章。

歷史評價

“歐洲人的歐洲”

位于巴黎的戴高樂雕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各國之間合作的歐洲邦聯,是戴高樂主義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這個思想在歐洲觀中的直接反映。一方面,戴高樂追求的是法國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國家要在世界上發揮偉大的作用,法蘭西民族和國家在世界上應有大國的地位,它不能被封閉在一個超國家的歐洲聯邦內。另一方面,戴高樂擔憂的是,如果放棄主權,歐洲國家不可避免地會導致從屬于這個機構之外的國家。毫無疑問,他擔心的是美國。正是出于這種擔心,戴高樂不僅堅決反對超國家的一體化,而且明確提出要建設一個“歐洲人的歐洲”。[4]

同美英關系

夏爾·戴高樂在戴高樂眼裏,英國是美國在歐洲的代言人,是想安插在歐洲共同體內的一個“釘子”,一匹“特洛伊木馬”,他不能允許美國利用英國乘機插足歐洲。1963年和1967年,英國參加歐洲共同體的申請兩次遭到法國的否決。戴高樂主義中反對超國家的一體化的歐洲聯邦,反對美國控製歐洲,主張歐洲人的歐洲,這種歐洲觀中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原則,其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要爭取法國的大國地位。在戴高樂的對外政策思想和實踐中,置身于歐洲建設,是法國爭取大國地位的重要一環。因為隻有首先在歐洲站住腳跟,在歐洲樹立起法國的領導形象,才能談及大國地位。要想在歐洲起領導作用,既不能讓美國插進來,也不能讓英國插近來,隻要牢牢製約住德國,剩下的一些國家就好辦了。

同德國的關系

按照戴高樂的最初構想,戰敗後的德國應當被肢解成若幹個小國,使它永遠不可能成為鄰國新的威脅。但是,美英的戰後戰略安排以及隨之而來的冷戰格局,使他不得不接受從“舒曼計畫”開始的將德國納入一個聯合機構中並加以控製的事實。1958年戴高樂重新執政後,他從戴高樂主義的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爭取法國大國地位這個總戰略目標出發,充分認識到歐洲問題的重要性,以及法德關系在歐洲問題中的重要性。1963年1月22日,在戴高樂和阿登納的幾年努力下,法德兩國在巴黎簽訂了法德合作條約。從此,人們所說的“法德軸心”形成。

同蘇聯的關系

時代周刊1958年度風雲人物:夏爾·戴高樂法國當時對蘇聯的政策,也從另一個方面反映出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戴高樂主義反對霸權,要求獨立自主于美國的願望。在戴高樂看來,蘇聯同美國一樣都是霸權國家,認為這兩個大國的實力、對立和爭霸威脅著全世界。在戴高樂主義的所有經典中,都沒有改變蘇聯是“共產主義的極權專製國家”,它的本質是擴張的,是西方“自由世界”的共同敵人這個看法。也正是因為此,法國隻能歸屬于西方陣營,它始終是這個聯盟中的一員。在東西方對壘的關鍵時刻,比如1958年開始的柏林危機和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法國堅定地同盟國站在一起。但是情勢畢竟發生了變化,蘇聯也在變化。在戴高樂眼裏,從結構上看,東方陣營內部已經出現了不和甚至裂痕;從思想上講,蘇聯也在尋求和平,避免戰爭。問題在于,世界和平,避免戰爭的結果不能靠美蘇兩個大國來實現,如果僅由它們來主宰世界,隻會給世界帶來更大的危險。每個國家都應當發揮自己的作用,特別是法國,更應該發揮“積極的作用” 。

同中國的關系

戴高樂主張東西方“緩和與合作”,出訪蘇聯和東歐國家,開始與蘇聯和東歐國家進行貿易和文化交流。1964年1月,法國不顧美國和它的大多數盟國隻承認台灣國民黨政府這一狀況,宣布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戴高樂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法國不得不考慮這樣的事實,在亞洲,沒有中國的參加,就不能辦成任何大事。

個人名言

1、偉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立意要成為偉人!

2、到月亮上去不算太遠;我們要走的最大距離還是在我們之間

3、沒有核武器的國家不是大國。

4、我的朋友越多,就越喜歡狗。

5、無論發生任何事,法蘭西的抵抗火焰不能熄滅,也決不會熄滅!

6、在一起共過很多患難的人,其友誼才稱得上牢不可破。

7、法國除非站在最前列,否則就不稱其為法國;法國如果不偉大,就不稱其為法國。

8、每當歷史最惡劣的時候,我的義務就是把法國的責任擔當起來。

9、我本能地感覺到上天創造法國,如果不是讓它完成圓滿的功業,就會讓它遭受懲戒性的災難。

10、像法蘭西這樣偉大的民族,決不能讓這些懷疑和焦慮嚇倒。盡管路途艱難,但是我們前進的腳步不能顫抖,否則既有損于我們的尊嚴,也會帶來致命的危險。奴隸可以呻吟,弱者可以膽怯,但我們是自由的人民,能夠坦然面對現實。

11、當法國人之間發生爭論的時候,你要和他們談談法蘭西。[5]

相關介紹

機場

夏爾·戴高樂國際機場被稱為魯瓦西機場(Roissy),坐落于巴黎,是歐洲主要的航空中心,也是法國主要的國際機場。它位于巴黎東北25公裏處的魯瓦西(Roissy)。它是以法國將軍、前總統夏爾·戴高樂的名字命名的。2004年,夏爾·戴高樂機場以51,260,363人的旅客流量位列歐洲第二大機場,按飛機起降量來計算,機場以525,660架次位列歐洲第一;按貨運量來計算,2004年的機場同樣以1,876,900噸位列歐洲第一。

航母

戴高樂號航母(6張)戴高樂號航空母艦(Charles de Gaulle R91)是一艘隸屬于法國海軍(Marine Nationale)的核動力航空母艦,也是法國海軍的旗艦。正式成軍于2001年5月18日,戴高樂號是法國史上擁有的第十艘航空母艦。其命名源自著名的軍事將領與政治家夏爾·戴高樂。戴高樂號不隻是法國第一艘核動力航空母艦,事實上,它是有史以來第一也是唯一一艘不屬于美國海軍的核動力航空母艦。

廣場

1970年11月9日,戴高樂因胃動脈破裂在科隆貝猝然去世,11月12日,四萬多人從全國各地涌向科隆貝和這位民族英雄做最後的告別。同日在巴黎聖母院為戴高樂作安靈彌撒,到場的有尼克松總統等數十位外國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此外還有數十萬巴黎市民冒雨在凱旋門前遊行集合,舉行悼念活動。次日,巴黎市議會決定把凱旋門前的星形廣場改名為夏爾·戴高樂廣場,以紀念這位法國當代史上的人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