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聖

戴聖

戴聖,字次君,西漢官員、學者、漢代今文經學的開創者,梁國睢陽(今河南商丘睢陽區)人。一說魏郡斥丘(今河北省邯鄲市成安縣北鄉義)人。生卒年不詳,世稱小戴,與叔父戴德同學《禮》于後蒼,宣帝時以博士參與石渠閣論議,任九江太守,今本《禮記》(儒家經典著作之一),即《小戴禮記》傳為聖編。《漢書》成書于漢建初七年(公元80年)。

  • 中文名稱
    戴聖
  • 外文名稱
    Dai Sheng
  • 出生地
    梁國睢陽(今河南商丘睢陽區)
  • 朝    代
    西漢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 代表作品
    小戴禮記》等
  • 主要成就
    編撰禮記
  • 次君
  • 職    業
    官員、學者
  • 別    名
    小戴

人物簡介

戴聖,是春秋宋國君主宋戴公(子撝)的第二十三世孫,梁國睢陽(今河南商丘睢陽區)人。曾任九江太守,平生以學習儒家經典為主,尤重《禮》學研究。與叔父戴德及慶普等人曾師事經學大師後蒼,潛心鑽研《禮》學。三人苦心鑽研,各有所得,逐步形成自己的學說體系,成為今文禮學大師。戴德號稱"大戴",戴聖被稱為"小戴",二人合稱為"大小戴"。"由是《禮》有大戴、小戴、慶氏之學"(《漢書·儒林傳》)。

戴聖成為今文禮學"小戴學"的開創者;後來,三家之學皆立于學官,其學興盛一時。宣帝時,戴聖曾被立為博士,參與石渠閣議,評定五經異同。終生以授徒講學和著述為業,曾選集戰國至漢初孔子弟子及其再傳、三傳弟子等人所記的各種有關禮儀等論著,編撰成書。被稱為《小戴記》或《小戴禮記》。該書原為解說《儀禮》的資料匯編,後經鄭玄作註,使它擺脫從屬于《儀禮》的地位而獨立成書,成為今本《禮記》。全書共分《曲禮》、《檀弓》、《王製》、《月令》、《禮運》、《學記》、《樂記》、《中庸》、《大學》、《內則》、《坊記》、《儒行》、《王製》、《玉藻》、《冠義》、《昏義》、《雜記》等四十九篇,其中的要言精義比起《儀禮》中的繁文縟節更有利于維護封建統治,與其叔父戴德所編《大戴禮記》八十五篇(現存三十九篇)亦不相同。

戴聖半身像戴聖半身像

作品介紹

《小戴禮記》是戰國至秦漢年間儒家學者解釋說明經書《儀禮》的文章選集,是一部儒家思想的資料匯編。《小戴禮記》的作者不止一人,寫作時間也有先有後,其中多數篇章可能是孔子的七十二名高徒弟子及其學生們的作品,還兼收先秦的其它典籍

小戴禮記》的內容主要是記載和論述先秦到漢朝的禮製、禮儀,解釋儀禮,記錄孔子和弟子等的問答,記述修身作人的準則。實際上,這部九萬字左右的著作內容廣博,門類雜多,涉及到政治、法律、道德、哲學、歷史、祭祀、文藝、日常生活歷法、地理等諸多方面,幾乎包羅萬象,集中體現了先秦儒家的政治、哲學和倫理思想,是研究先秦社會的重要資料。是儒家的經典著作之一。

小戴禮記》全書用記敘文形式寫成,一些篇章具有相當的文學價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動故事闡明某一道理,有的氣勢磅礴、結構謹嚴,有的言簡意賅、意味雋永,有的擅長心理描寫和刻劃,書中還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闢而深刻。

禮記》與《儀禮》、《周禮》合稱"三禮",對中國文化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各個時代的人都從中尋找思想資源。因而,歷代為《禮記》作注解的書很多,當代學者在這方面也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我們這裏選錄的原文依據清代阮元校刻的《十三經註疏》,注解和譯文則廣泛參閱了各種有影響的研究成果,力求做到準確簡明易懂。選錄的篇章由作者加上標題(原文隻有篇名,每篇原文都較長),原則上採用選文的首句作標題,注解中隻說明選自某篇。

禮記》由多人撰寫,採自多種古籍遺說,內容極為龐雜,編排也較零亂,後人採用歸類方法進行研究。東漢鄭玄將49篇分為通論製度、祭祀、喪服、吉事等八類。近代梁啓超則分為五類:一通論禮儀和學術,有《禮運》、《經解》、《樂記》、《學記》、《大學》、《中庸》、《儒行》、《坊記》、《表記》、《緇衣》等篇。二解釋《儀禮》17篇,有《冠義》、《昏義》、《鄉飲酒義》、《射義》、《燕義》、《聘義》、《喪服四製》等篇。三記孔子言行或孔門弟子及時人雜事,有《孔子閒居》、《孔子燕居》、《檀弓》、《曾子問》等。四記古代製度禮節,並加考辨,有《王製》、《曲禮》、《玉藻》、《明堂位》、《月令》、《禮器》、《郊特牲》、《祭統》、《祭法》、《大傳》、《喪大記》、《喪服大記》、《奔喪》、《問喪》、《文王世子》、《內則》、《少儀》等篇。五為《曲禮》、《少儀》、《儒行》等篇的格言、名句。梁氏的歸類劃分,對我們有一定參考價值。

漢代把孔子定的典籍稱為"經",弟子對"經"的解說是"傳"或"記",《禮記》因此得名,即對"禮"的解釋。到西漢前期《禮記》共有一百三十一篇。相傳戴德選編其中八十五篇,稱為《大戴禮記》;戴聖選編其中四十九篇,稱為《小戴禮記》。東漢後期大戴本不流行,以小戴本專稱《禮記》而且和《周禮》、《儀禮》合稱"三禮",鄭玄作了註,于是地位上升為經。書中還有廣泛論說禮意、闡釋製度、宣揚儒家理想的內容。

宋代的理學家選中《大學》、《中庸》、《論語》和《孟子》,把他們合稱為"四書",用來作為儒學的基礎讀物。《詩》《書》《禮》《易》《春秋》為五經。 《周禮》、《儀禮》、《禮記》,合稱三禮。《周禮》又稱《周官》,講官製和政治製度。《儀禮》記述有關冠、婚、喪、祭、鄉、射、朝、聘等禮儀製度。《小戴禮記》則是一部秦漢以前儒家有關各種禮儀製度的論著選集,其中既有禮儀製度的記述,又有關于禮的理論及其倫理道德、學術思想的論述。這裏,僅就有關《儀禮》一書的一些問題作一些簡要的說明。

《儀禮》的篇數與作者今《十三經註疏》本《儀禮》,共十七篇,目次如下:士冠禮第一士昏禮第二士相見禮第三鄉飲酒禮第四鄉射禮第五燕禮第六大射禮第七聘禮第八公食大夫禮第九覲禮第十喪服第十一士喪禮第十二既夕禮第十三士虞禮第十四特牲饋食禮第十五少牢饋食禮第十六有司徹第十七這個次序,為漢劉向《別錄》所列。據文獻記載,漢武帝時,在孔壁中發現《古禮》五十六篇,其中十七篇與漢初經生所傳十七篇《儀禮》相同,但多出三十九篇。此三十九篇禮文久佚,學者稱之為《逸禮》。

由此便產生一個問題:十七篇《儀禮》是不是一個殘本。一種觀點據此認為,十七篇《儀禮》是一部殘缺不完之書。另一種觀點正與此相反,認為十七篇《儀禮》並非一不完全的殘本,而是一部完備的著作。清人邵懿辰《禮經通論》對此有很詳細的論證。《禮記。昏義》說:"夫禮始于冠,本于昏,重于喪祭,尊于朝聘,和于射鄉,此禮之大體也。

觀今本《儀禮》十七篇,《昏義》所說作為"禮之大體"的上述八項內容,皆完整無缺。另外,《禮記》中有很多篇是直接解釋《儀禮》的。

禮記》有《冠義》釋《士冠禮》;有《昏義》釋《士昏禮》;有《問喪》釋《士喪禮》;有《祭義》、《祭統》釋《郊特牲》、《少牢饋食禮》、《有司徹》;有《鄉飲酒義》釋《鄉飲酒禮》;有《射義》釋《鄉射禮》、《大射禮》;有《燕義》釋《燕禮》;有《聘義》釋《聘禮》;有《朝事》(《大戴禮記》)釋《覲禮》;有《喪服四製》釋《喪服》,都不出《儀禮》十七篇之外。由此可見,今本《儀禮》,應該說是一部體系和內容完備的著作。邵懿辰認為,"經禮三百,曲禮三千"(《禮記。禮器》),古來之禮,不止此十七篇,亦不止《漢書。藝文》 《禮記》,儒學經典之一,所收文章是孔子的學生及戰國時期儒學學者的作品。漢朝學者戴德將漢初劉向收集的130篇綜合簡化,一共得85篇,稱為《大戴禮記》,後來其侄戴聖又將"大戴禮記"簡化移除,得46篇,再加上《月令》、《明堂位》和《樂記》,一共49篇,稱為《小戴禮記》。"大戴禮記"至隋、唐時期已散逸大半,現僅留傳39篇,而"小戴禮記"則成為今日通行的《禮記》。

漢景帝時魯恭王初好治宮室而壞孔子宅,得古《禮》五十七篇于壞壁之中,其中十七篇與《儀禮》相同,《奔喪》、《投壺》見于另外四十篇中,禮家將其錄于《禮記》之中,得以流傳,而其餘篇章,因為藏之秘府,世人難得一見,後來散逸不傳,稱為"逸《禮》"。

朱熹撰有《朱子家禮》一書,他認為"《禮記》隻是解《儀禮》"。阮元在《書東莞陳氏<學蔀通辯>後》說:"朱子中年講理,固已精實,晚年講禮,尤耐繁難,誠有見乎理必出于禮也。古今所以治天下者禮也,五倫皆禮……且如殷尚白,周尚赤,禮也。使居周而有尚白者,若以非禮折之,則人不能爭,以非理折之,則不能無爭矣。故理必附乎禮以行,空言理,則可彼可此之邪說起矣。"

小戴禮記》不僅是一部描寫規章製度的書,也是一部關于義道德的教科書。其中最有名篇章,有《大學》、《中庸》、《禮運》(首段)等。《禮運》首段是孔子與子遊的對話,又稱為《禮運·大同》篇,大同二字常用作理想境界的代名詞,不少地名亦取用此二字。

學術影響

戴聖精心講授"禮學",授徒頗多,曾傳其學于梁人橋仁、楊榮等,于是,今文禮學"小戴學"又有了"橋、楊氏之學"(《漢書·儒林傳》)。小戴對于傳播和發展《禮》學有一定貢獻,《小戴禮記》被列為儒家經典,"三禮"之一,唐時被稱為"大經",明時已取代《儀禮》成為"五經"中的《禮》。該書在中國儒家思想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為後人研究和發展儒家思想文化提供了重要資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