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原黑儀

戰場原黑儀

物語系列》輕小說及其改編動畫中的主要角色,遭遇了螃蟹而失去了重量的少女。外表是體弱多病的文靜優等生形象,被看作是深閨大小姐;但實際上是個可怕的毒舌家。男主人公阿良良木歷的女朋友。

  • 中文名
    戰場原黑儀
  • 外文名
    SenjougaharaHitagi
  • 別名
    原小姐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日期
    7月7日
  • 職業
    學生
  • 畢業院校
    私立直江津高等學校
  • 星座
    巨蟹座

人物信息

出自:輕小說及動漫《化物語

戰場原黑儀

姓名:戰場原黑儀(せんじょうがはら ひたぎ)

聲優:齋藤千和

年齡:17歲(《化物語》時間點

生日:7月7日

星座:巨蟹座

身高:165cm

體重:50kg(被重蟹奪走體重時為5kg)

學校:私立直江津高等學校

班級:3年1班

家庭:父親、母親(離異,由父親監護)

住址:民倉庄201號室

角色簡介

西尾維新輕小說《物語系列》中的主要角色,與蟹相遇而失去了重量的少女。主人公阿良良木歷的女朋友,在“火憐蜂”章開始被歷稱呼做“原小姐(がハラさん)”。

性格     毒舌時代

在學校的戰場原,是一個體弱多病的文靜優等生形象,她成功的像是貓咪一樣扮演著乖學生的角色,但實際上是個可怕的毒舌家。因為容姿端麗又十分安靜,所以班中的同學都把她看作是“深閨大小姐”。

國中時的戰場原性格原本非常陽光,但因為“蟹”這個怪異的事件和經遭遇過五個欺詐師的經歷,導致她非常不信任人類,也變得無法表達自己的感情。在班上從不與人接觸,在課堂上被老師點到時也隻是用簡短而冷淡的“不知道”來作答,就連溫柔也會視為敵對行為。拒絕親近,拒絕相信,拒絕接觸,承受著封閉自己內心的痛苦。

公認的“傲嬌”角色,忍野咩咩也稱她作“傲嬌妹”,但卻很少顯露出害羞的表情,為此阿良良木歷認為她是“冷傲(台角譯作傲霸)”。非常毒舌,自稱其暴言是用“銅四十公克、鋅二十五克、鎳十五公克、靦腆五公克,再加上九十七公斤的惡意”提煉出來的。經常對歷使用毒舌謾罵的“言語暴力”,但這好像恰是她的愛情表現。歷認為她是“誘受型的角色”,即故意說一些話,引誘對方做出自己期待反應的角色。

自我意識強烈的高中女生,強烈的警戒心以及高度的防衛意識與過度的攻擊意識,而且是遇到挑釁會先發製人直接還擊的類型。戰場原的喜怒哀樂不形于色,聲音也同樣不帶任何感情。她不管說什麽,語調幾乎都是四平八穩。

貞操觀念很強,無論是製服、便服或是哪種服裝,戰場原基本上隻會穿長裙……如果是穿比較短的褲裙,也絕對會搭配褲襪,從來不會讓雙腿裸露出來。

性格     重生之後

《火憐蜂》章中,借由和貝木泥舟的對決,戰場原與自己的往事訣別,消除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毒素。經過非常徹底的重生,不再偏激,不走極端,不會莫名具有攻擊性,會對正常的事情做出正常的反應,完完全全成了一個溫柔可愛的平凡女高中生、容易害羞的女孩子。不僅表情豐富,還帶著幽默感,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變得經常會展露笑容了。但是她那“毒舌時代”的殘渣還是會時不時滲透出來。

戰場原黑儀

為了跟自己的過去做一個了斷,戰場原還將從國小期就保持著的長長的黑色(動畫中表現為紫色)直發剪成了一頭清爽短發,曾經一直線的劉海也變成了蓬松的波浪形。如果說把雙腳裸露出來,那寧可砍掉也是過去的事情了,裙子的下擺變短了(從膝下來到了膝上),對于肌膚裸露也不再那麽抗拒。

原先在她身上的那種“大家閨秀”的氛圍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生活

自稱是個“父控”,喜歡做料理。

戰場原黑儀

頭腦似乎相當聰明,在全年級名列前茅,並被保送上大學。每次考試後張貼在布告欄的排名表上,最前面的十個人當中,肯定會出現戰場原黑儀的名字,而且是全科優秀,無懈可擊。但是字寫得很糟糕。

不帶書包上下學,隻把文具放在身上防身(重生後文具恢復了正常用法),仿佛“人間凶器”。因為教科書全部記在腦子裏了,所以都放在學校的置物櫃裏,也就不需要書包了,並且還有“雙手不能自由活動的話,遇到緊急狀況戰鬥起來會很不方便”這樣的理由。在校服的各個角落,都暗藏著許許多多能成為凶器的文具,瞬間就能進入戰鬥狀態。

雜食性的閱讀習慣,有時候是看似艱澀的硬皮精裝本,有時則是封面設計看起來會讓人智商下降的漫畫書。最喜歡的小說家是夢野久作。不太喜歡音樂。

內衣全部都是有花紋的,並且都是相當時髦的款式。

人際

與歷連續三年同班,卻從未說過話。但偶然的被歷知道了她沒有重量的秘密後,戰場原在歷的幫助下取回了重量,並在5月14日母親節那天向歷告白,于是兩人成為了戀人。戰場原不是那種會把恩情和愛情混為一談的人,喜歡歷不是因為歷幫助了自己,而因為歷“對誰都很溫柔”的性格。深愛著歷,甚至“深愛到即使你全身沾滿穢物,我也會毫不猶豫擁抱你”的程度(“好沉重的愛情!”by歷)。宣稱“要是阿良良木被我以外的人殺死,我會去殺掉那個犯人”(“我討厭那種扭曲的愛情”by歷)。《翼魅貓》章中,在和歷的第一次約會中與歷接吻,為此還在凌晨給神原駿河打電話向她炫耀了五個多小時。

在學校裏的時侯戰場原一直都披著貓咪的偽裝,卻被貓的專家羽川翼洞悉了她“特殊性格”的真相,還接受了來自羽川的人格重塑用矯正人格課程。“火憐蜂”章中,在戰場原對歷“監禁綁架”的時候,羽川以“要是再不聽話,我就要對阿良良木表白喔!”這樣的最強王牌拜托她將歷放生,戰場原則因為被羽川翼訓斥而沮喪熬夜削鉛筆,還走嘴稱羽川“羽川大人”、“主人”(“你被威脅?被羽川?”by歷)。

重生後的戰場原和羽川翼成為了要好的朋友。在《翼苛虎》章中,為尋找因自宅失火而無處落腳的羽川到處奔走,當看到羽川睡在“叡考塾”廢墟時更是嗚咽抽泣起來。不僅讓羽川住在自己的家中,還奪走了羽川第一次和他人洗澡的初體驗,將羽川的身體各個部位都洗了一遍。

戰場原黑儀

與學妹神原駿河在國中時曾被合稱為“聖殿組合(台灣尖端中文版正式譯名)”。對神原溺愛有加,非常寬容。也是神原的色情老師。

失去重量的戰場原曾受到欺詐師貝木泥舟的欺騙導致家庭崩潰,並曾經憧憬過貝木·。在《火憐蜂》卷章中,戰場原勇敢地面對貝木,並與過去的自己訣別。在《戀物語》中,戰場原與貝木再會,並委托貝木欺騙已成為神明的千石撫子

過去

父親是外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小時候的戰場原曾住在非常氣派的豪宅中,是名符其實的“深閨大小姐”。

小時候的戰場原是個體弱多病的女孩子。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還罹患上了一種死亡率高達九成的重病,那段時間戰場原的母親為尋求心靈的寄托而信奉了斂財的惡質宗教。而當戰場原經過大手術,九死一生地得救後,她的母親對那個宗教更加沉迷。隨著母親的變本加厲,家庭隻剩下一個空殼,戰場原與母親之間也感情破裂了,據說她在升上國中以後,兩人幾乎沒開口說過話。

國中時的戰場原就讀于公立清風中學,那時的她是個活力充沛、性格開朗的女孩子。據說國中時代的戰場原人品卓越,是一個努力不懈、態度非常和藹、對任何人都很溫柔、自然不做作,是一個相當有朝氣又活潑的學生。而且又是田徑社的王牌,與後輩神原駿河一起被稱為“聖殿組合”(神原的“原(baru)”和戰場原的“原(hara)”,合起來念就成為了“瓦爾哈拉(Valhalla)”,而瓦爾哈拉在北歐神話中是主神奧丁居住的天上宮殿,是戰場上壯烈犧牲成仁的戰士們最後的歸宿,也是戰神的聖地。同時又算是加入了“神”“戰場”的元素)。

戰場原黑儀

國中時代的戰場原,宛如一個超人。或許她是特意做給母親看的。想要告訴她,就算不用靠那種宗教,自己也能夠健健康康地活著。但是,戰場原越是努力表現,越是成為模範生,她的母親就越會認為這一切肯定都是宗教的庇蔭,如此惡性迴圈。在戰場原即將中學畢業的時候,母親甚至將女兒像祭品一樣獻給惡質宗教的幹部。那名幹部以舉行凈化儀式之名嘗試強暴戰場原,卻被戰場原用釘鞋打傷了頭部。母親為此承擔了處罰,她交出全部財產,包括房子,跟土地,甚至還去借款,因此導致家庭崩毀。

停止對母親思念的戰場原在既非國中生也非高中生,處于過渡期的那段時間遇到了一隻螃蟹——“重蟹”,從而失去了重量,體重僅剩5kg。由于“沒有體重”的體質和周圍的格格不入,在升入高中後,為保守這個秘密,在班上從不與人接觸,就連溫柔也會視為敵對行為,就這樣作繭自縛了兩年。期間還遭遇了包括貝木泥舟在內的五名欺詐師的欺騙。

戰場原黑儀

在戰場原高中2年級那年的年底,她的父母達成離婚協定,戰場原由父親撫養,並與父親共同居住在一所屋齡三十年的木造的兩層樓公寓“民倉庄”。但是由于母親借款是用父親的名字去借的,所以現在父親為了還錢,每天奔波勞碌忙于工作不常回家,事實上等于戰場原一個人獨居。據戰場原本人所說,學校方面也是靠獎學金就讀的。

在升入三年級後的5月8日,偶然地踩到香蕉皮滑出樓梯卻將戰場原過去的努力都前功盡棄。在被阿良良木歷接住並發現了她“沒有體重”的秘密後,曾嘗試採用恐嚇手段將阿良良木歷的“嘴巴封住”。最終,在阿良良木歷和忍野咩咩的幫助下,憑借自己的力量祈求“重蟹”將那早已無法挽回的母親的記憶與煩惱,全部還給了她。

重蟹

重蟹,九州島山間一帶民間傳說中的神靈,隨著地區不同而有重力蟹、重石蟹以及重石神等稱呼。和會附身的妖怪不一樣,重蟹隻是存在著,什麽也沒做,不會危害人,也不會攻擊人,更不會附身。要不去期望些什麽,願望就不會實現。

所謂“重蟹”,就是“意念之神”的意思,是代替人類,承擔思想的神靈。重蟹接受人的期望,代替他將太過痛苦的記憶封印起來,但是作為“以物易物”的交換會帶走他的體重而導致他失去存在感。

黑儀將對母親的思念和煩惱全交給了螃蟹,而從痛苦當中得到了解放,但是作為“等價交換”也被帶走了重量。

被螃蟹帶走重量後的戰場原體重隻有5kg。在歷和忍野咩咩的幫助下,戰場原通過祈願要回了那早已無法挽回的母親回憶與煩惱,但是體重卻被錯還給了阿良良木歷。歷的體重是55kg,但是事件解決後的第二天稱出的結果卻是100kg,因此戰場原的真實體重=5kg+(100kg-55kg)=50kg。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