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小兵

戰國小兵

由小沈陽、唐曾、徐璐主演的32集電視劇《戰國小兵》,2012年3月9日上午9時30分在橫店影視城秦王宮景區西偏殿正式開機。除了透露"大哥"成龍親任監製外,出品方春秋時代也宣布,電視劇版《戰國小兵》女一號將由徐璐出演。

  • 中文名稱
    戰國小兵
  • 出品公司
    本山傳媒集團
  • 導演
    吳耀權
  • 主演
    小沈陽,徐璐
  • 集數
    32集
  • 類型
    古裝
  • 上映時間
    2013年6月29日

​基本信息

劇名:戰國小兵

戰國小兵

題材:古裝

集數:25集

製片人:蘭曉光

導演:吳耀權

攝影:周遠舟

主演:小沈陽鄧紫衣姚笛湯鎮業白百何

聯合攝製:本山傳媒集團、安徽衛視、北京康乾光澍影視投資有限公司

劇情介紹

這部由本山傳媒集團、安徽衛視、北京康乾光澍影視等聯合拍攝的電視連續劇,主要講述戰國時代後期,在一次戰爭之後衛國主營被梁國軍隊伏擊,兩敗俱傷,僅剩下一個梁國士兵和一個衛國將軍。士兵是因為裝死而生存下來,而衛國將軍則是雖生猶死。此外,還有一個身世神秘的少女。他們在充滿爾虞我詐的旅途中,改變了彼此的思想,從對立成為莫逆……最後,小士兵沒有死去,跟將軍回到衛國。將軍聽了小士兵的話,投降以保民生。小士兵不為官職所動,隻想回老家種地。

演員列表

角色演員配音
田壯小沈陽----
太子堯唐曾----
澧虞徐璐----
樓凡艷姚笛----
紗曼白百何----
安樂侯湯鎮業----
凌夫人萬妮恩----
雲公子梁大維----
傲虎王永強----
公主玥麥迪娜----
素梅鄧紫衣----

相關資料

由小沈陽、姚笛主演的25集電視劇《戰國小兵》,2012年3月9日上午9時30分在橫店影視城秦王宮景區西偏殿正式開機。除了透露“大哥”成龍親任監製外,出品方春秋時代也宣布,電視劇版《戰國小兵》女一號將由旗下當家花旦鄧紫衣出演。據透露,鄧紫衣在劇中出演一位刁蠻的少數民族公主。    

戰國小兵 戰國小兵

分集劇情    

第1集

公元前四百七十五年,諸候各自為政,相互混戰,局勢非常不穩,而中國也進入了征戰無歇的戰國時代。當時除了齊楚秦燕韓趙魏等戰國七雄外,戰火也蔓延到無數的小國之中,這些七雄以外的小國,有的在夾縫中苟延殘喘,也有的自立自強,渴望靠自己的武力打出一片江山。公元前二百二十七年,衛國在驍勇善戰的太子堯帶領下,開始進攻周圍的小國,太子堯能征善戰,所向坡糜,戰無不勝,更不斷擴張版圖,而比鄰的梁國也受到衛國的威脅。

田壯在那裏追著殺雞,不料卻整個人趴到了地上,母親走過來數落他怎麽能殺這些母雞呢?因為還得留著它們下蛋吃呢。士兵來到田壯家裏,要他去當兵,可是田壯頂撞士兵並說自己哪兒都不去,為此士兵將田壯抓了起來,母親勸田壯去為國家效力。

夜裏田壯想要逃走卻被士兵抓住,他在挨鞭子的時候不停的喊娘,將軍指責他可真沒出息,受這麽一點小苦就喊娘。田壯則說自己喊娘不是怕苦,而是想起了娘的教誨,所以他一定要保住這條小命回去孝順母親。將軍念在他愚孝的份上並沒有將他斬首,而隻是罰他去將兵營中的兵器鎧甲清洗幹凈。榮坤上前查看田壯並和他聊了起來。

兩人比武,這人將對手打倒在地,他稟告夫人,方才勝負已分。夫人質問雲兒,他覺得如何?雲兒說起,母親曾教導過,敵人未死,勝負便未分。這時戰敗的一方稱機將勝者殺死,夫人誇獎這就對了,同時她封此人為御手。田壯醒來,看到胸前的那支箭並未刺中自己,他誇獎榮大叔真是妙計。他走上前讓榮大叔別再裝了,卻發現他身受重傷。臨死前榮坤將那本祖傳的本草經給了田壯,同時托付田壯娶小女素梅為妻。

手下向夫人報告,太子堯的一千精衛兵經過蟠龍山時,遭梁國二千大軍突襲,敵我雙方全軍覆沒。雲說起太子阻礙自己登基,所以休怪自己這個做弟弟的無情。母親說起,隻要太子一死,不久之後他就可以登基為王。去擔心太子還活著,母親卻說沒有萬一,萬一太子還活著,他們就親自動手。夫人想起之前自己去找太子,本想色誘太子卻被他趕了出去。

田壯找到了將軍,拿走了他身上的酒,正當這時衛國太子醒來,拿箭刺到了田壯身上,怎料田壯身上竟有護心鏡還有鐮刀鈍。得知是此人殺了榮大叔,田壯便打算拿鐮刀鈍殺了此人,但他卻停了下來,將他生擒了回去。傲虎去找了陵夫人,說起了衛國跟梁國的戰事,陵夫人要求傲虎前去一探究竟,傲虎質問萬一……?陵夫人卻說沒有萬一。傲虎明白夫人是要自己殺了太子。

傲虎帶著人去了戰場查看,發現有衛國的活口,于是便拿刀子將他刺死。在現場傲虎發現了太子的箭,令他質疑的是,太子的箭從不離身,可他人呢?田壯將太子堵住嘴綁到了馬車上,田壯在那裏得意的算計,用他自己就可以換十畝田了,所以自己是不會讓那幫人找到他的。田壯帶著太子在房子裏避雨,這時聽到一女子喊救命,于是田壯匆匆跑過去將女子救了上來。

卓桓向候爺說起太子一千軍隊遇襲的事情,他覺得此事有些蹊蹺,所以肯定是有人給梁國通風報信,候爺也覺得那個內應是衛國人,所以他讓卓桓好好查查此事。太子想要解開繩子逃跑的時候,田壯及時的趕回來阻止,女子走過來質問田壯這是?田壯謊稱此人是自己的弟弟,自己要把他帶回去一家團圓。女子心想,被綁的人明明像個將軍,難道他就是壯士的好運氣?田壯向女子索要吃的東西,女子答應給他做野菜湯。田壯連喝幾碗湯後便暈倒。

第2集  

女扮男裝的澧虞將被綁的田壯拿水潑醒,田壯辯解,說自己是一個沒殺過人的好兵,可是澧虞卻說隻要是當兵的就不是好人。太子請求澧虞幫自己聯系衛國的人,到時候他要什麽自己給他什麽,可是澧虞說什麽都不答應。手下向陵夫人報告,蟠龍山沒有太子的身影,隻留下了盔甲和兵器。雲兒請求母親,自己想要親自到蟠龍山一探究竟,母親同意,並說自己陪他一同前去。澧虞牽馬走在路上,這時傲虎帶人從此經過。傲骨覺得那匹馬有問題,所以掉頭回去查看,發現那匹馬果然是衛國的戰馬。澧虞在傲虎的要挾下,不得不帶他去見衛國的軍人。  

卓桓向候爺報告,自己搜尋多日,始終沒有發現太子的蹤跡,同時他還說起另一個情報,陵夫人和雲公子匆匆離開衛國去燕國。候爺猜測,陵夫人和公子表面上是去燕國拜訪,實際上另有目的。卓桓猜測陵夫人和雲公子就是為了對太子趕盡殺絕。卓桓提議讓候爺回衛國一趟,候爺卻說現在不是時候,並說如果能夠證明陵夫人和雲公子是為了對太子趕盡殺絕的話,那麽自己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回去衛國。  

太子堯被綁在馬車上,上面用樹枝掩蓋,田壯拉著他走著,剛好碰到了陵人人的馬車。陵夫人命人向田壯打聽,看看附近有沒有見到衛國的將軍?田壯謊稱前面的村子有幾具死了的衛國軍人。澧虞帶著傲虎等人去了那間房子,卻發現田壯二人已經離開。澧虞謊稱肚子疼離開,傲虎派人跟著她,澧虞假裝拉屎貼在懸崖壁上,士兵以後她掉下懸崖便離開。  

太子堯猜測,一定是有人泄露了軍機,所以梁國才會得知他們的行蹤。田壯說起剛才那輛漂亮的馬車,不像是來救他的,好像是來殺他的。太子說起那個人就是自己的弟弟。田壯又聽到了救命聲,發現竟然還是之前救的那個人。澧虞向太子堯說起,剛才一幫人尋找衛國的軍人,而那個軍人會不會就是他?而且他們好像不是來救人而是要殺人似的。澧虞和田壯做了自我介紹,得知田壯不識字,所以澧虞說自己日後教他。  

陵夫人猜測太子堯是被梁國人抓到了,雲公子卻說太子堯心性高傲,寧死也不會做俘虜。傲虎提議,如果太子真是被梁國人所抓,他們應該往梁國方向去找。陵夫人決定立即前去梁國,三天之內一定要抓到太子堯。澧虞做了野菜給他們吃,但她卻說田壯是要付錢的,因為田壯身上沒錢,所以他從太子身上搜到了一塊玉佩給澧虞。  

夜裏雲公子拿出玉佩看,不禁想起了哥哥堯說過的話,但他卻自言自語的說,恐怕他們再也不能回頭了。澧虞質問堯,要殺他的是他弟弟呀?堯無語,澧虞提議,讓田壯給他松綁,讓堯保證絕不逃跑,田壯同意他的提議。田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人兔子,澧虞卻堅決要求他把兔子放掉,因為兔子有寶寶了。  

夜裏田壯找來了一些草當床鋪,並吆喝著他們三個睡在一起,澧虞一聽便謊稱自己不喜歡跟別人一起睡,于是她趕緊坐到一旁去。田壯醒來發現澧虞不見了,于是便去尋找,看到澧虞在那裏洗澡,田壯故意跑過去嚇他一跳,當澧虞看到田壯過來時不禁大叫了起來,而田壯則裝著看不到她的樣子在那裏故意尋找,並說自己眼睛看不見了。  

澧虞追著田壯打,田壯告訴堯,說澧虞是個女的,她果然是個大騙子。堯指責澧虞忽男忽女騙人在先,現在又在這裏胡鬧什麽。澧虞哭了起來,她說起自己家人都死于戰事,如果她再不女扮男裝保護自己的話,豈不是早就死了。聽完澧虞的一番話,田壯不禁感動的哭了起來。  

卓桓深夜前去向候爺稟告,探子來報,太子堯果然沒有戰死,而且衛王得知此事而病倒。候爺一聽便哈哈大笑,指責陵夫人居然敢招惹朝中之事,簡直就是取亂之道,痴心妄想。卓桓質問候爺明早是否要到衛宮一趟,候爺說卓桓就像是自己肚子裏的蛔蟲,而自己的機會來了。

第3集  

傲虎,凌夫人及雲公子順路一路找來並且發現田壯他們燒過火灰跡還沒未冷。  

田壯因為看到澧虞洗澡知道澧虞生自己的氣,休息故意逗澧虞開心,但效果好像不太明顯。直到田壯說出不管澧虞是男是女都願意把她當做妹妹澧虞才高興起來。  

雲公子等人一路追趕太子堯時他們並不知道後面一直有個老人在跟著他們。  

雲公子拼命追殺太子,晚上傲虎說雲公子是在掩飾自己,在他心裏非常怕與太子堯對戰。  

路上澧虞發現了兩隻野雞,田壯幫著一起去抓,結果抓了雞回來太子堯不見了,車也沒了。田壯說人一定跑了趕緊和澧虞找起來。不過當兩人發現太子堯時三個同時被抓了起來。  

安樂候到了衛國皇宮表示自己一定會幫助找到太子堯。  村民們抓到田壯三人是因為他們穿著士兵的衣服,整個村子因為戰火殘敗不堪,村民們都恨士兵,士兵曾在他們的村子大殺人放火。  卓桓見安樂候臉上掛著憂愁,皇上病重安樂候有心幫助衛王,但衛王生性多疑。安樂候告訴卓桓自己憂慮的並不是衛王而是凌夫人。  

安樂候想會會凌夫人,此刻的凌夫人心裏也不平靜,凌夫人認為安樂候是自己的對手。安樂候一開始便不同意凌夫人和衛王的婚事。凌夫人讓傲虎先回宮查探安樂侯有什麽動靜,自己和雲公子繼續追殺太子堯。  

傲虎回到衛宮查探便向凌夫人匯報安樂候已經在衛宮。這時雲公子進來問凌夫人安樂侯是什麽人。凌夫人本不想說,但傲虎說應該是讓雲公子知道真相的時候了。  

凌夫人告訴雲公子安樂侯是他父王的親弟弟,當年便是安樂侯助衛王奪得王位,但安樂侯一直虎視眈眈的看著王位,並且安樂侯視太子堯如已出,如果知道我們對付太子堯是不會放過我們。  

田壯三人被村民關了起來,不過田壯還是有點本事的開啟鎖頭三人一起逃了出去。  

凌夫人等到在村子裏發現了太子堯的護手,村民們不知道人跑到哪去了。傲虎告訴雲公子他現在欠缺的便是心狠手辣,讓雲公子殺了這些普通的百姓。雲公子終窟還是下了狠,親手殺死所有的村民。雲公子想到了太子堯被立為太子的那一刻自己心中的嫉妒。這讓雲公子的心更加發狠。

第4集  

田壯三人路過經商中轉部,堯覺得這裏什麽人都有,所以危機四伏。二人在那裏打架,伏騫走過來將他們殺掉。田壯和澧虞將堯的衣服扒掉拿去當掉,之後他們去了分離客堆。客堆老板說起,他們三個是今天來的第一撥客人,所以一定像貴賓一樣招待他們的。堯要求來兩個房間,可是田壯不同意,因為他們三個身上的錢不多。澧虞在那裏偷偷的告訴田壯,自己可是女兒身,怎麽能跟他們睡在一起?田壯趕緊阻止,最後澧虞同意隻要一間客房。按照土匪的說法,陵夫人猜測那個小城是堯的必經之路。  

夜裏澧虞下樓去打洗臉水的時候,看到廚房裏的一切不禁嚇了一跳,這時老板娘出現在她的身後,而老板娘背後的手裏拿著一把菜刀。澧虞在那裏幫堯擦水的時候,堯無意中看到了她胳膊上面的守宮砂,田壯說自己想不到她這麽一個行騙的女子,竟然還可以守身如玉。堯質問大家,如果不打仗,他們想幹什麽?澧虞說自己希望一家人在一起快快樂樂的生活。堯卻不知道自己想幹什麽?  

夜裏堯本想離開,可是他又擔心自己離開之後田壯和澧虞遇上傲虎怎麽辦?于是他又轉身留下,想起了雲弟,他不明白雲弟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麽?陵夫人帶著雲兒和傲虎進鎮裏,她突然發現了典當鋪裏的老板正在晾堯的衣服,于是便上前打探,得知賣衣服的是三個人,當時他們賣了四個錢。  

陵夫人三人去了分離客堆,得知昨天有三個人入住到這裏,于是他們便要了上等的客房留下。田壯去買早餐的時候,發現了傲虎來到了這裏,于是匆匆掉頭回去通知他們。田壯將堯用被子蓋住,之後讓澧虞坐在被子上面,而且將她的頭發放了下來。正當這時陵夫人三人走了過來,田壯和澧虞扮作吵架的夫婦在那裏演戲,成功的蒙混過關。陵夫人三人走後,田壯發現堯的傷口感染引起了高燒,澧虞讓田壯想想辦法,田壯想起榮大叔之前教過自己,用一些草葯就行。田壯採了一些草葯給堯服下,可是根本不管用,澧虞提議帶堯去看醫生,可是田壯阻止,因為那樣會暴露的。 

田壯拿刀子割傷了胳膊,然後去找醫生求醫,向醫生索要治高燒的葯。分離客堆去了許多客人,而客人之間發生矛盾打了起來,伏騫走過來拔出刀子沖過來製止。傲虎懷疑客堆裏的那些人是安樂候派來的,陵夫人決定自己親自上前試探。澧虞在那裏煎葯的時候陵夫人走了過去,澧虞謊稱自己的丈夫感染了風寒,陵夫人突然發現澧虞胳膊上面的守宮砂。陵夫人因去告訴傲虎二人,客堆裏來的那些人確實有問題,而且今早自己碰到的那個婦人在熬治高燒的葯,她斷定這葯肯定就是給堯太子熬的。

第5集  

雲公子想要對堯下手,這時客堆裏的那些刀客拿著刀子敲打著桌子,伏騫走過來警告大家,不管他們是誰都要守這裏的規矩。田壯二人擔心他們現在行蹤暴露了可如何是好?而且半路上殺出個亭長。堯則認為剛好相反,亭長在這裏雲才不敢向自己動手。伙計在那裏磨刀,他質問老板娘莫分何時動手?光頭幹離走了過來,他說再等等,因為那個伏騫出來搗亂,萬一讓他知道自己販賣奴隸就麻煩了。莫分卻上前指責伏騫隻是一介武功,有何俱怕?之後她命手下備下迷香,強壯的留下,弱的殺掉。  

夜裏堯坐在那裏一直想辦法,這時田壯發現有迷香,于是上前堵住,之後便暈倒,堯不一會兒也暈倒,他讓澧虞趕緊逃跑。澧虞跑到樓下向亭長求救,怎料亭長卻倒在桌子上,她匆匆回到房間,發現田壯二人不見,而陵夫人站在那裏,傲虎從身後將澧虞打暈。  

堯三人被陵夫人綁在那裏,他要求陵夫人放過田壯二人,自己會跟他們走的。雲卻說他們都走不了,之後他拔出刀子指向了堯。田壯和澧虞二人阻止,並要求傷害自己。堯請求陵夫人放了澧虞,陵夫人拿出刀子要殺掉澧虞,澹台上前阻止。傲虎質問他是何人?澹台說自己是保護她的人。  

雲和傲虎都不是澹台的對手,陵夫人從身後想要殺掉澹台,卻被澹台識破,但他卻不殺女人,陵夫人則稱機將毒沫灑向了澹台,澹台及時的防範,然後打了陵夫人一掌,傲虎他們見狀趕緊帶陵夫人離開。原來澹台一直在暗中保護澧虞,為了營救她,澹台將軍設下了藏金之計,引來了各路人馬,誰料陵夫人他們提前一步下手,殺死了黑店的老析娘及伙計,殺死了亭長,之後又放了迷香。澧虞請求澹台將軍跟他們一起上路,澹台哈哈大笑,之後便吐血,田壯檢查過地上的白粉才發現那些是毒沫。臨死前澹台將錦囊交給了澧虞,而且他知道堯的身份,所以把澧虞拜托給了他。 

安樂候以罪證威脅大司徒,左司馬等人,要求他們跟自己一心共事。雲質問母親陵夫人,為何先前不殺太子堯?母親謊稱自己自有理由。陵夫人的手下搜查了客堆,卻沒發現堯的蹤影。這時手下來報,衛王病情日益惡化,陵夫人決定帶雲兒回宮休養,太子堯的事情交給傲虎繼續追查。因為澹台叔叔的離去,這令澧虞非常的傷心。堯質問澧虞,她跟楚國到底什麽關系,澹台將軍才會舍命要救?澧虞哭著說到了楚國再給他們一個交待。  

堯二人護送澧虞回楚國,到了分岔路口,堯卻選擇往梁的方向走,這樣他們可以繞著去楚國,臨走前他故意留下線索,讓傲虎他們認為自己走的是去楚國的那條路。傲虎派兩名手下去梁國的那要路打探,之後他帶人去了能往楚國的那條路。母親告訴雲公子,回去之後自己就慫恿衛王立他為太子。林子裏有響動,田壯本以為是野兔便想要上前去抓,怎料黑衣人沖了出來對付他,待黑衣人想要殺掉田壯的時候,堯拿刀子上前將他刺死。

第6集  

陵夫人正在那裏給衛王喂葯的時候,安樂王走了過來,衛王說起王弟答應自己找到太子堯,安樂候故意對陵夫人說,不僅自己想盡快找到堯太子,相信陵夫人也是這樣想的吧。陵夫人召集了眾大臣,商議策立太子一事。大司徒反對策立新太子,而認為如今是應該先找到太子堯再說。陵夫人聽此大發脾氣,左司馬站出來擁立雲公子為太子,大司徒罵左司馬是個反復小人。陵夫人拿出了那日安樂候收買人心的證據,並威脅眾大臣,安樂候可以掌握他們的罪證,自己也可以。眾大臣見狀跪下來表明自己的忠心,大司徒憤然離開。  

左司馬前去拜見大王,提起立雲公子為新太子,陵夫人故意阻止,衛王說如果安樂候真的找不到太子堯,到時候再考慮立新太子一事。陵夫人心想,自己得另謀打算了。安樂候對陵夫人說,她肯定不想太子堯回來,因為那樣就沒辦法立雲公子為太子了,陵夫人則說候爺也不想太子堯回來,那樣他的鴻圖大計就沒法實施了。候爺指責陵夫人多心了,未免有些太過猜疑了。  

澧虞在樹上突然發現了那些奇怪的符號,他們三人都不知道這符號是什麽意思。手下向陵夫人說起,史太醫既不好女色,也不嗜美酒佳餚,卻是愛財之輩,所以百姓叫他錢太醫,還有史太醫對女兒嫣雪寵愛有加。雲兒質問母親到底怎麽回事?陵夫人說起衛王拒絕左司馬提議之事。堯三人被白狄族的人包圍,首領告訴他們,凡是闖進這裏的人一律殺無赦。堯三人跟他們動起了手,之後他們稱機逃跑,卻被白狄族的人逼向了懸崖,堯帶著他們兩人往下跳,之後抓住懸崖壁上的繩子貼在壁上,白狄族的人以為他們三人已死便離開。這時有人甩了繩子將他們三人甩了上來,田壯質問是誰救了他們?一定是個醜八怪。  

白方女子走了過來,堯向她表示感謝救命之恩,女子卻說先不要謝自己,因為是救他們還是殺他們還不一定呢,同時他向堯三人問起為何會來這裏?田壯說起他們被人追殺無奈才會走這裏的。待他們三人準備離開之時,拆女子用靴子將田壯打倒,同時告訴他們,他們三個隻能有一個活著出去。  

因為通往楚國的路上沒有發現堯三人的蹤跡,所以傲虎突然想到,太子堯肯定是去了梁國。堯要求放澧虞離開,澧虞卻反對,因為她寧可跟他們二人一起去死。白衣女子將刀子扔到他們面前,讓堯和田壯二人將對方解決掉,之後自己就放澧虞離開。堯想要自殺的時候白衣女子拿鞭子便刀子打掉,並說自己改變主意了。  

傲虎帶人到了林子裏,手下發現了樹木上面的標記,傲虎覺得這林子有些蹊蹺,于是命人前去打探。因為找不到堯三人的屍體,所以申回命令白狄族的手下繼續打探。安樂候向衛王說起,之所以不同意立仲雲為太子,那是因為他的野心太大了,衛王則說有野心有什麽不好,安樂候卻告訴他,這野心是來自于陵夫人的。陵夫人躲在那裏聽到了這一切。  

陵夫人向衛王說起,近年安樂候招兵買馬,他的兵馬隨時可以跟衛國的兵力相比了,而且候爺一直覬覦大王之位,蠢蠢欲動……所以他勸大王立即立仲雲為太子,製止候爺的陰謀陒計。衛王阻止,並說今天隻品嘗美食,不談別的事情。子昂去拜見大王,大王說起自己的病早就好了,要不這樣,怎麽可以讓安樂候放下戒備之心。子昂質問大王為何不將安樂候除掉?大王卻說自己想利用安樂候牽製陵夫人,大王認為如今安樂候和陵夫人互相猜忌,抵毀對方,剛好可以給自己一個喘息的機會。子昂質問大王下一步怎麽走?大王計畫讓安樂候和陵夫人鬥個你死我活,之後自己再漁翁得利。  

白衣女子將堯三人帶回了自己的家中休息,同時告誡三人不要喧嘩,以免引起申回(白蟻族族長)的註意。

第7集  

黑衣人想要行刺大王,被子昂阻止,于是黑衣人匆匆逃跑,子昂追了過去卻被黑衣人抓住。黑衣人拜見恩公子昂,子昂命黑衣人前去監視傲虎,如果打探到太子堯的下落,立馬回來報告,並設法將他保護回宮。傲虎帶人在林子時走來走去,可是依然走回了原地,傲虎覺得此樹林裏肯定有奇門遁術,所以他要求手下按原路返回,族長申回告訴手下,絕不能讓這些人再闖進來,所以他要回去從長計議此事。田壯一直在那裏說著紗蔓的壞話,堯讓他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睡覺的澧虞坐起來指責了田壯一番。  

傲虎在那裏傷腦筋,如何才可以攻入那片樹林?霍軻提議繞過那片樹林直接攻打白狄族,傲虎卻不贊同,因為奇門遁甲變幻莫測,同時他命霍軻多備些糧食,給自己幾天時間好好想想怎麽攻入這片樹木。有士兵趴在外面偷聽,被傲虎發現帶了進來,士兵說起一直攻不下白狄族,現在軍心有些動搖了。傲虎讓他回去告訴大家,三天之內必將鏟平白狄族。  

那名偷聽的士兵故意告訴大家,傲虎讓霍將軍收集糧食,如果再不能攻下那白狄族,恐怕他們要餓死在荒郊野外了。士兵向黑衣人報告,自己已按照吩咐在軍中散播謠言了。紗蔓質問澧虞,她一看就是個千金大小姐,怎麽會跟堯和田壯在一起稱兄道弟?澧虞說起自己是趙國人,家人都死了所以無依無靠。紗蔓感嘆戰爭真是害死人。  紗蔓做好飯,田壯感嘆這飯菜好香呀。堯指責田壯昨天還說紗蔓蛇蠍心腸,難道就不怕她在菜裏下毒嗎?他們大家正在吃飯的時候,族長去找紗蔓,大家趕緊躲到了櫃子裏面。申回質問紗蔓為何一人會做那麽多吃的?申回將玉米放到了櫃子上面,紗蔓趕緊上前阻止,待他離開之後紗蔓趕緊給他們三人開啟了櫃子。  

手下向候爺報告,陵夫人從史太醫那裏拿了箭毒木,經木劇毒無比,隻要身體接觸一小滴便會中毒身亡。手下又說起,史太醫還給了陵夫人一瓶金剛石。安樂候心想,陵夫人暗中拿去是何居心?子昂向衛王說起,太子堯現在在白狄族那裏,因為林子裏面有奇門遁甲,所以傲虎傷害不了太子,衛王命子昂告訴探子,一定要阻止傲虎傷害太子,而且要他們營救太子回宮。  

父王故意向仲雲說起,自己之所以讓伯堯當太子,是因為他不會受到陵夫人的影響,他當了王,必定會讓仲雲發揮所長,而由仲雲當了王,終究會受到母親的影響,排擠伯堯。仲雲納悶,陵夫人可是自己的母親呀。衛王指責陵夫人私欲太重,從不相信別人,就連自己也越來越不相信她。母親質問仲雲,大王都對他說了什麽?仲雲對母親實話實說,陵夫人指責大王偏袒伯堯,仲雲也有此想法,他說自己一定會盡早的登上太子之位,繼承千秋大業。陵夫人誇獎兒子總算是開竅了。  

黑衣人中了傲虎的陷阱,全部被殺掉。傲虎納悶,到底是誰在追殺他們?陵夫人給大王拿去了補品,大王找理由拒絕。史太醫跑上前告訴大王,自己給他研製了靈丹妙葯,隻要他每天服下,定能重振雄威,如虎添翼。陵夫人拿丹葯親自給大王服下。傲虎命手下召集所有的士兵,因為他已經找到破解奇門遁甲的妙計。紗蔓親自幫堯換葯,堯誇獎夫人有一雙巧手,小虞見此不禁有些吃醋。  

陵夫人得到訊息,得知有人監視傲虎。仲雲猜測這會不會是王叔所為?母親卻說還有一個人不得不防,那個人就是衛王。仲雲一聽便接受不了,因為那可是自己的父王呀。母親卻告訴他,就算他是自己的父王也不能相信。  

紗蔓給堯準備了一碗湯,田壯納悶為何會隻有一碗湯?之後沒等紗蔓說完,田壯便將那碗湯喝了下去,此時紗蔓告訴他,那是給堯洗傷口用的。

第8集

劇情衛王告訴子昂,讓安樂候和陵人鬥個你死我活。卓桓向安樂候說起,有幫探子在打探傲虎的情況,而傲虎發現這幫人便將他們全都殺掉。安樂候猜測這幫探子是誰派去的?卓桓猜測那幫人是衛王派去的,候爺誇獎他說的不錯,同時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將計就計,到時候陵夫人便可明目張膽的向衛王使出殺機。申回想殺了堯三人,紗蔓上前阻止。堯請求他將自己處死,然後放了田壯二人,申回不同意。田壯說起他們族裏有人得了怪病,所以自己願意幫忙治療,申回本不同意,但在紗蔓的勸說下申回同意讓田壯一試。田壯把過脈之後發現那些人脈象凌亂,申回說起之前這些勇士身體都很強壯,但自從派他們去了小溪邊守護便得病,田壯問起那條小溪在哪裏?他們去小溪邊查看情況,小虞突然大叫了起來,原來她腿上爬了一個黑不溜丟的東西。田壯挑起一看那原來是個水蛭,大家猜測一定是那些勇士喝了帶有水蛭的溪水所以才會犯病。田壯看過本草經後找到用花蜜治療水蛭的方法。那些病人喝過蜂蜜之後怪病便痊愈,紗蔓向田壯表示感謝。申回決定放過他們三人,不過請他們立即離開這裏。紗蔓提議堯的傷勢在身,所以讓他們在這裏休養幾日再走。紗蔓給田壯三人安排了住處,之後給了堯一些土方治療他的傷口,小虞拉著田壯一起出去。這時白狄族的村民跑來送給田壯一些東西向他表示感謝,因為是他救了他們的族人。田壯將那些東西全都送給了小虞,小虞誇獎田壯哥人好心地又好,不像有些人……同時她質問田壯,自己和紗蔓相比,他更喜歡誰呀?田壯說自己更喜歡小虞,相信肯定有許多的男人喜歡她。小虞抱怨著說,自己很喜歡他,可是他卻不喜歡自己。田壯猜測小虞喜歡的人到底是誰?莫非就是那個大人物。紗蔓看出堯故意隱瞞自己傷勢好轉,堯說自己答應過虞要送她回楚國,所以不想讓她有內疚感,才會裝病護送她回去。紗蔓說堯對小虞真是有情有意,堯卻說自己一直把小虞當妹妹看。紗蔓卻說小虞恐怕不是這樣想的,而她故意和田壯親近就是為了氣他。衛王故意裝做重病在床,安樂候前去探望他,子昂向安樂候說起,大王是吃了史太醫給配的補葯才會這樣的。大王故意呵斥子昂,不要錯怪史太醫。大王握著安樂候的手請求他幫自己辦一件事情。仲雲召集眾大臣,他要製定一套新的製國方案,大司徒提議等大王病好了再說,仲雲便上前指責他。安樂候走了過來說,王兄現在有病在身,治國一事以後再說。待安樂候想要離開的時候仲雲阻止,安樂候告訴他們,大王已命自己代理國事……大臣們也上前向安樂候表明自己的忠心,為此仲雲十分的生氣。仲雲在那裏大發脾氣,陵夫人走了過來,指責安樂候囂張跋扈,根本不把他們母子放在眼裏,所以她一定要除掉此人。陵夫人想不明白,大王為何要讓安樂候掌管國事?仲雲猜測母親前些時日調查史太醫的喜好,莫非是為了……陵夫人說不錯,仲雲勸母親萬萬不可,畢竟他是自己的父王,陵夫人卻指責大王是怎麽對待他們母子的,遲遲不立他為太子,所以他們一定要拿回屬于他們的一切。學生看到史太醫跟陵夫人合謀謀害大王,所以便要去告發他們,這時陵夫人和仲雲走過來將他抓走,仲雲下令將此人砍掉手腳,割舌挖眼……史太醫跪下來發誓,永遠效忠公子跟夫人。夫人誇獎仲雲剛才真有王者的風範,而現在就讓安樂候掌管一切,等將來大王毒性發作,這裏就是他們母子的天下。傲虎命霍軻拿火把將這片樹林燒掉。白狄族的人發現此事匆匆向族長報告,申回命革雄召集所有的勇士。堯指責田壯不要自作多情,因為小虞不喜歡他。田壯質問堯,明知道小虞喜歡他,為什麽還要跟紗蔓卿卿我我?堯說自己對紗蔓隻是心存感激。田壯無意中發現堯的腿已好,不禁拿著棍子跟他打了起來。小虞發現上前阻止,之後上前關心堯大哥。田壯指責堯裝病,而且質問小虞為何隻關心堯而不關心自己?小虞指責田壯太狡猾,為此田壯十分生氣的離開。

第9集

劇情傲虎要求申回交出那三個人,申回說他們族從無外人進入,傲虎拿黃金萬兩誘惑他,可是申回卻說他們族人對黃金不感興趣,此時田壯躲在草叢中一直偷聽著這些。待他們走後,田壯獨自一個走在林子中,恰巧碰到了傲虎他們,霍軻質問他太子在哪裏?田壯納悶什麽太子,難道將軍是太子?傲虎覺得田壯知道的太多了,所以要求把他除掉,田壯阻止並提出條件,自己把太子帶到這裏,他們放了自己跟小虞。田壯在林子裏迷了路,他正在那裏說白狄族人的壞話時,紗蔓從背後走了過來。紗蔓準備離開的時候,田壯上前抱住他的腿,紗蔓一下子趴在地上,為此紗蔓警告田壯不準再跟自己。田壯心想,自己得在這裏留下記號,省得下次再迷路。革雄向申回報告,原來那個堯是衛國的太子。堯和小虞在那裏聊天的時候,申回帶著人前來刺殺他們,紗蔓過來阻止,申回說出了堯的真實身份。堯承認自己的身份,這令小虞和田壯非常的吃驚。申回要抓住他們三人,之後交給衛國的士兵,以平息戰亂。紗蔓上前阻止,田壯提議他們接受挑戰,申回同意,如果堯戰勝了自己,那麽他就可以離開,如果自己羸了,就會將他們殺掉。小虞對田壯大發脾氣,指責他為何要挑撥堯大哥跟申回決戰?田壯說自己那是緩兵之計,救了太子堯。小虞說他明知道堯大哥身上有傷,他還那樣做到底是何居心?田壯大聲的說,堯是自己的俘虜,叫他生他就得生,叫他死他就得死。小虞從紗蔓那裏弄來了地圖,他希望堯大哥放棄跟申回的比賽,離開這裏。堯卻放棄,他要堂堂正正的與申回決戰。卓桓向候爺報告,史太醫的那個小門生不見了。候爺猜測他一定死無全屍了,而這正是陵夫人所為。卓桓質問候爺自己該怎麽辦?候爺決定利用哲義狠狠的搓一搓陵夫人跟仲雲的銳氣,讓他們永不得翻身。陵夫人得到訊息,傲虎要殺死太子堯指日可待,仲雲看過哈哈大笑。魯國使臣哲義前來衛國議和,安樂候說議和隻是二公子的意思,恐怕他是要白跑一趟了。哲義口出狂言,令大臣們十分的生氣,提議懲治使臣哲義。哲義說出,衛國隻要有能人破解自己三大難題,魯國依然視衛國乃伯侄之交。仲雲走了過來,哲義說出了那三個難題,仲雲說出了答案,哲義甘拜下風,同時決定魯國跟衛國重建邦交。仲雲向哲義表示感謝,陵夫人走了過來,哲義上前拜見公主。仲雲說起,安樂候對哲義有救命之恩,他本想拉攏哲義謀害他們母子,怎料哲義非但沒有幫他,反而及時的通知他們母子防範,現在安樂候肯定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呢。陵夫人請求哲義以後多多的支持仲雲。因為哲義背叛安樂候,這令安樂候十分的生氣,卓桓向候爺說起,哲義投靠魯國之前是塗國人,而陵夫人是塗國的公主。得知陵夫人幾年前便設下圈套,安樂候指責陵夫人太歹毒了。田壯向傲虎說起,後天太子堯和申回決一死戰,不管他是勝利或者是逃跑,他們都可以在樹林裏隨便抓他。申回和堯打了起來,他勸堯早日離開這裏,否則後天 一戰自己絕不會手下留情。小虞在那裏請求老天爺保佑堯大哥,堯走了過來告訴小虞,明天自己決鬥之前讓他跟田壯離開這裏,如果自己輸了,自然會有田壯保護她。小虞指責堯為何總是替別人著想,難道他不知道別人也會替他擔心嗎?衛王和陵夫人坐在那裏下棋,大王一子反敗為勝,陵夫人誇獎大王好棋藝,大王故意說起局如國事,又豈明世事如棋。安樂候前來向大王報告,自己代理國事,仲雲我行我素,不聽自己的勸阻,而且還想依附魯國,跟他們和平共處……大王聽此不禁指責仲雲越來越放肆了。

第10集

劇情傲虎和霍軻一直跟著田壯,田壯早已查覺,他告訴傲虎,明日自己會在白狄族人喝的水中放入水蛭,到時候他們就會腹疼難忍,之後自己就可以將太子帶到這裏來。霍軻一直跟著田壯,不料卻中了陷阱被掉在樹上倒掛著,之後田壯往他臉上抹了髒東西戲弄他。陵夫人向大王說起仲雲的建議,大王不想聽她說那麽多並趕她出去。史太醫拿來了一些新研製出來的補品給大王,大王二知沒說便吃下。史太醫向陵夫人報告,大王服下的劑量已經過半,所以他的時日已經不多了,陵夫人命他繼續去辦。此時安樂候躲在那裏聽到了這一切。因為安樂候參自己一本,所以仲雲十分的生氣,陵夫人交待雲兒,對待敵人就像對待獵物一樣,稱其不註意的時候攻其不血。仲雲擔心太子堯,母親卻說自己已經吩咐傲虎,隻要他們兵分兩路,到時候就可以水到渠成。大王將史太醫拿來的葯丸都毀掉了,同時他告訴子昂,現在他們最大的敵人就是安樂候和陵夫人,而他們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堯在那裏練劍的時候,紗蔓將自己丈夫的盔甲給他拿了過去。申回跟堯的決戰就要開始了,田壯拉著小虞匆匆離開,可是小虞又停下來上前抱住了田壯,田壯明白他的意思,之後帶他一起重新折了回去。決戰開始,申回不是堯的對手,待堯拿刀子砍向申回的時候紗蔓上前阻止。田壯匆匆的向例傲虎稟告,堯戰勝了申回,現在好好的呆在白狄族跟大爺似的。霍軻提議殺了田壯,田壯趕緊說自己還有一計畫。傲虎卻說自己另有安排,說著他命田壯拿穿腸劇毒殺了太子,之後提著太子的人頭來見自己,同時他規定田壯一天之內完成任務,否則就會取下他的人頭。田壯匆匆離開。傲虎命霍軻監視田壯,好好查看通往白狄族的路,到時候他們就可以殺掉田壯鏟平白狄族。霍軻一直在身後跟著田壯,之後在樹上留下了記號。申回在那裏發泄情緒,指責紗蔓為何不明白自己的心思?田壯上前質問申回,如果自己能幫他俘獲紗蔓的芳心,他會怎麽對自己呢?申回質問他到底有何目的?田壯說自己幫他,他幫自己。堯將盔甲還給了紗蔓,紗蔓請求堯幫自己殺一個人。小虞在那裏指責堯怎麽能夠隨便殺人?田壯提議公平表決,之後他站到了堯的身旁,小虞大罵田壯是個叛徒。衛王向候爺問起,對撤回魯國議和這事有何不滿嗎?候爺說起仲雲對此事非常不滿,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大王又提起了堯在時,主動帶兵打仗,而現在衛國已不復當年了。見大王精神不濟,候爺提議給他配製一味良葯,大王卻說史太醫正在幫自己配製良葯。候爺去了史太醫那裏,得知陵夫人將史太醫召走,走之前他向門生索要了一些草葯。紗蔓在那裏祭拜自己的丈夫,這時田壯採草葯從此經過,見她跪在日頭下面于是便拿樹枝給她遮蓋,紗蔓緊張的質問他都看到了什麽聽到了什麽,之後拿鞭子趕他走。崔太醫向安樂候報告,他拿的那些葯確實是治療消渴之葯,不過裏面有一味金剛石,如果長期服用此葯,會侵蝕胃壁……卓桓提議任由陵夫人去加害皇上,讓安樂候對此事不理不睬,可是安樂候卻說自己自有打算。深夜候爺前去拜見大王,向他說起史太醫在他的葯裏下有金剛石這種劇毒的粉末,而且他發現陵夫和仲雲暗中與史太醫勾引,意圖謀害大王,謀權篡位。崔太醫被傳了過來,假扮大王的仲雲也起身,此時候爺才知道原來崔太醫早已投靠了陵夫人二人,而今天的事情是他早已設下的陷阱。安樂候說起自己早已交待了卓桓,如果今晚自己不回去,那麽明天他就將陵夫人二人的罪證公布于天下。陵夫人送給安樂候一份大禮,當候爺看到卓桓的人頭之時不禁指責陵夫人真夠狠毒的。陵夫人上前拿毒沫灑向了候爺,候爺暈倒在地,陵夫人下令將其手指腳指砍斷,然後拖出去喂狗。仲雲交待安樂候的罪名是深夜私闖皇上寢宮,夜裏行刺皇上。

第11集

劇情陵夫人和仲雲在那裏得意,因為安樂候這個心腹大患已被他們鏟除。仲雲提議明日召集大臣重新談談和國大事,母親卻阻止,並要求仲雲當即立斷向各國出兵,讓朝中大臣得知他如何用兵,讓各國知道他並非弱臣,仲雲誇獎母親之計甚好。田壯以提堯的人頭為由,將霍軻騙到了林子裏,此時堯和申回假裝在那裏打架之後兩人雙雙倒下,待霍軻準備殺掉堯時,申回和堯起身將他殺死。堯向小虞說起,原來這一切都是他們三人的計謀,從剛開始吵架到後來決戰的事情。申回讓他們三人速速離開,堯卻說自己有未完成的事情。紗蔓告訴堯,今夜子時有一小舍,舍內便是要殺之人,之後她跪謝了堯便離開。夜裏小虞阻止堯出去濫殺無辜,可是堯執意要去。小虞生氣的將田壯掐醒,指責他不去阻止堯大哥。田壯說他非得要去送死……聽完田壯的一番話,小虞匆匆的將田壯拉了出去。堯站在小屋外請求小屋的主人出來,因為自己受人這托。蒙面人沖了出來,堯三下兩下便打他打敗,紗蔓沖出來阻止不要堯將其殺掉,當大家看到蒙面人竟然是申回時不禁愣了。此時堯明白,紗蔓要自己殺的人就是她自己。申回質問堯剛才那一劍為何要手下留情?堯向大家說起,紗蔓一直等不到自己的丈夫,所以便想隨他而去,而白狄族有一規矩,如若自殺將打下阿鼻地獄,所以她便請自己來殺她,而自己先前故意將此訊息透露給申回,果然申回為了救她情願代她去死。申回承諾自己對紗蔓一往情深,所以自己想替她去死。紗蔓質問申回為何要做傻事?小虞說這不是做傻事。紗蔓哭著向大家說起了自己跟夫妻的故事,並說自己真想早一點到極樂世界去陪他。申回羨慕紗蔓對丈夫的感情,堯卻說申回對紗蔓不離不棄,羨慕的應該是他們才對。夜裏堯和田壯提起了戰爭,堯感嘆到底戰爭是對還是錯?小虞勸紗蔓,與其思念一個不在世上的人,為何不去珍惜身邊的人呢?能有一個男人如何愛她,為何還要去尋死?紗蔓感謝申回一直在身邊默默的照顧自己,最後他承諾,一定跟他好好的活下去。申回帶著大家送堯三人離開,申回向他們表示感謝,因為他不僅幫忙抵製外敵,而且還搓合自己跟紗蔓。紗蔓懇請他們三人留下來,堯說他和田壯承諾過,一定要把小虞送回楚國去。堯擔心衛國的士兵都是精兵強將,申回卻說他們佔盡優勢,所以就算再來幾萬精兵也不能耐他們如何。田壯得意的說自己還有秘密武器。傲虎帶著手下準備進攻白狄族,突然腹痛難忍,此時他想起田壯曾經說過拿水蛭對付白狄族的事情。見堯三人匆匆離開,傲虎不禁追了過去,突然他在林子裏發現了霍軻留下的記號,這時萬箭飛來,傲虎中了毒箭,申回給他箭頭指示,讓他離開這裏,因為他從不殺愛傷的人。得知候爺已死,大王不禁非常的傷心,陵夫人謊稱候爺得了急病而死。史太醫幫大王把過脈後告訴陵夫人,不出數月,二公子便可掌握大權。陵夫人收到傲虎的訊息後不禁愣了。母親告訴仲雲,不久後他便可登基王,到時候他就是真真正正的衛王。仲雲還是擔心太子堯,得知太子堯又逃跑時,仲雲不禁十分氣憤。陵夫人決定與傲虎匯合,親自對付太子堯。仲雲想要一同前往,母親卻阻止。大王交待子昂,立刻派人尋找伯堯的下落,不管他是死是活都要把他帶回來。子昂命手下將那人醫治好,同時交待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此事,包括大王。

第12集

劇情路上田壯得了傷寒吐血暈倒在地上,堯立刻將他扶到了山洞內。小虞想要點燃火光時堯阻止,同時他交待小虞好好照顧田壯,自己出去找些草葯。陵夫人和傲虎匯合,發現了地上的那攤血跡,于是命人趕緊搜查,太子堯發現了他們等人,于是便上前引開他們。傲虎將太子堯逼到懸崖邊上,二人對起手來,不一會兒太子便敗在了傲虎手下,正當他要殺掉堯之時,陵夫人上前阻止,太子堯稱機跳下懸崖。陵夫人斷定太子堯定粉身碎骨,傲虎卻認為不見屍首不能認定太子已死。因為田壯一直高燒不退,所以小虞著急的出去尋找草葯。傲虎等人下去尋找太子堯的下落,陵夫人突然發現躺在那裏的太子堯,于是故意支走傲虎。小虞在那裏不停的尋找涼草,終于她找到了涼草,小虞不禁得意的說田大哥有救了。蒙面女子到了山洞之內,拿刀子刺到了田壯體內。陵夫人給太子堯服下了還魂丹,不一會兒太子堯便醒來。堯質問陵夫人為何會救自己?陵夫人質問他要自己怎麽做他才會接受自己?太子堯說因為他是弟弟的母親,而且隨便一個農家女子也會比她善良許多。陵夫人憤怒的說,總有一天會讓他臣服于自己。陵夫人放過了太子堯離開。小虞拿著草葯回去,卻發現田壯不見,而且地上有一攤血。堯發現了著急尋找田壯的小虞。田壯夢中拉著一女子讓她不要走,女子指責田壯是個流氓。得知樓凡艷救了自己的性命,田壯跪下來向她表示感謝。得知女子叫樓凡艷,田壯誇獎她的名字真好聽,之後又稱其不註意將她的面紗揭下,發現她真的好漂亮,而樓凡艷也捂著臉匆匆離開。到了山洞之內,堯查覺山洞另有出路。田壯正在那裏吃蘋果的時候,男子帶人走過來要求將田壯殺掉,因為大熊族有一個規矩,女子是不能被其它人看到容貌的。堯帶著小虞到了那個世外桃園,這時有萬支毒箭向他們飛來,不一會兒二人便被抓。田壯拄著拐仗出來,卻說自己不認識此二人,大熊族的人喊著殺掉二人,田壯發話,將這二人打入大牢,擇日再問天尊看看如何發落。傲虎質問陵夫人,為何故意引開士兵,讓他們越走越遠抓不到太子堯?陵夫人故意裝做聽不懂他的話,傲虎說出夫人一直利用鵲鳥的血來引他們走錯路,同時他質問夫人真的放下對太子堯的感情了嗎?而且她對自己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陵夫人承認自己就是要利用他鏟除太子堯。傲虎承諾自己無論如何都會留在她身邊無怨無悔。小虞一直在那裏大叫,讓他們放自己出去,可是就是無人理睬,這時士兵上前將小虞二人綁起帶到了田壯那裏,小虞一見到田壯便要上前殺掉他,田壯不停的躲閃,小虞生氣的對他拳打腳踢,同時質問他為何會成為這裏的領袖?田壯向他們講起自己無意中看到樓凡艷的樣貌,無奈自己非得娶了二當家樓凡艷。堯說田壯這是因禍得福,田壯想辦法要逃出去,他想讓小虞假扮自己的妻子,小虞卻堅決不同意。樓凡艷在那裏幫田壯抓癢癢的時候小虞走了過去,她謊稱自己是田壯的妻子,為了表明他們夫妻的感情,田壯親了小虞一口,為此小虞大叫了起來,無意中說出他們假扮夫妻的事情。樓凡艷聽此生氣的將二人抓了起來。在牢房裏田壯和小虞二人一直在爭吵,這時樓凡威帶著人趕了過來,要求先把小虞殺掉,再將田壯殺掉,堯一聽便哈哈大笑,田壯和小虞也跟著大笑,這令樓凡威感覺莫名其妙。堯指責大熊族不公開嚴明……樓凡威決定公開審理田壯跟小虞二人。公開審理的時候,小虞和田壯二人漏洞百出,樓凡威要求將此二人殺掉祭神獸,堯上前阻止,並說自己是小虞的夫君,而田壯是自己的大舅子,大家根本不相信,堯上前親吻了小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