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七雄 -中國東周後期七個強勢諸侯國的統稱

戰國七雄

經過春秋時期曠日持久的爭霸戰爭,周王朝境內的諸侯國數量大大減少,周王室名義上為天下共主,實際上已形同滅亡,諸侯國互相攻伐,戰爭不斷。 三家分晉後,趙、魏、韓躋身強國之列,又有田氏代齊,戰國七雄的格局正式形成,七國分別是:齊、楚、秦、燕、趙、魏、韓。

除戰國七雄外,還有越、巴、蜀、宋、中山等大國。小國尚有鄭、衛、東周、魯、滕、鄒、費等,但其實力與影響力皆遠遠不及戰國七雄,隻能在強國的夾縫中生存,且最終均為七雄所滅。在這七雄之中,後期以秦國國力最強。除秦國以外,其餘六國均在崤山以東。因此該六國又稱“山東六國”。

由于郡縣製度的加強,以獲取土地、財富、人口的國家不斷開展兼並戰爭,促使這個從春秋時期開始便戰爭不斷的土地逐漸走向新的時代。戰國承春秋亂世,啓帝秦發端,中續百家爭鳴的文化潮流,這是中國思想、學術發展的黃金時期,史稱“百家爭鳴”。中原經濟技術的新發展與各國相繼圖強而展開的舉國變法,名士的縱橫捭闔,宿將的戰場爭鋒,涌現出了大量為後世傳誦的典故。

  • 中文名稱
    戰國七雄
  • 時    區
    東八區
  • 主要民族
    華夏族
  • 所屬洲
    亞洲
  • 人口數量
    兩千多萬人
  • 政治體製
    君主製
  • 成    員
    齊、楚、秦、燕、趙、魏、韓
  • 簡    稱
    七雄
  • 主要城市
    鹹陽、郢都、臨淄、新鄭、大梁、邯鄲、薊
  • 官方語言
    上古漢語 
  • 文    化
    華夏文明 

歷史背景

形成

​春秋末年,經列國兼並,剩下的大國主要有西方的秦,中原以北的晉,東方的齊、燕,南方的楚、吳、越。戰國早期,上述大國,除吳于公元前473年被越所滅,全都儲存下來。秦國、燕國實力較弱。比較強大的是晉、齊、楚、越四國。其中晉國經過六卿之間的兼並,公元前453年,形成趙、魏、韓“三家分晉”的局面,號稱“三晉”。三晉在戰國初期最強大,常常聯合兵力進攻其他國家。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正式策命三晉為諸侯。齊國自公元前481年田氏子殺齊簡公,專齊政,形成“田氏代齊”的局面。但戰國初期,齊實力暫時弱于三晉。楚國雖向東方略地擴展,但其北上與三晉爭奪鄭卻遭受失敗。越國滅吳後曾強盛一時,進入戰國後因長期內亂,而勢衰。

初期階段

戰國中期,秦、齊、楚、趙、魏、韓、燕七國爭雄的格局逐漸形成。最初,魏國在各大國中實力最強,但在後來居上的齊、秦夾擊下逐漸衰落下去。楚國任用吳起變法,國勢頗振,稱雄江南。趙國與韓國亦攻滅周邊小國,並于公元前367年,乘周內亂,把周分裂為西周(以王城為都)和東周(以鞏為都)兩個小國,逐漸佔領周的外圍地區。各國中隻有燕實力仍較弱。由于國內變法的成功,秦、齊成為西方與東方兩大強國。雖然魏惠王在公元前344年稱王,但在桂陵之戰(前353)和馬陵之戰(前341)中兩次負于齊國,遂被迫在公元前334年,與齊威王“會徐州相王”。公元前325年,秦惠文王也自稱為王。隨後韓、趙、燕、中山和宋也都先後稱王。各大國紛紛拉攏與國,出現合縱連橫的高潮。合縱連橫的實質是秦與齊、楚這兩大東西對峙集團的鬥爭。秦在這一期間基本上居上風,先後製服韓、魏,重創楚國,攻滅巴蜀。齊因未與秦直接交鋒,仍保持東方霸主地位。趙亦實力較強,趙武靈王曾實行“胡服騎射”,圖滅中山和攻略胡地。

戰國情勢圖戰國情勢圖

激烈對抗

戰國晚期,各國之間的兼並更加激烈。楚違背縱約,與秦結盟,但在齊、韓、趙以及背盟的秦國的兩面夾擊下,一蹶不振。趙滅中山。國力強盛。齊雖挾韓、魏與秦相抗衡,但卻難以阻止秦對韓、魏的蠶食進攻。公元前288年,齊、秦並稱東、西帝,旋皆放棄帝號。次年,蘇秦、李兌合趙、齊、楚、魏、韓五國攻秦,罷于成皋(今河南滎陽汜水),秦歸還部分趙、魏失地求和。次年,齊滅宋。秦遂主謀合縱攻齊。公元前284年,燕昭王使樂毅為將,合燕、秦、韓、趙、魏五國攻齊,攻入齊都臨淄,佔領齊國長達五年。公元前279年,齊將田單組織反攻,收復失地。齊雖復國,但元氣大傷,從此無力與秦抗衡。這以後秦的對手主要是趙國。秦在進一步削弱楚的基礎上,向東積極發展,與趙形成正面對抗。公元前262-前260年,秦、趙在長平(今山西高平)激戰,秦大敗趙(長平之戰)。公元前259年,秦進圍趙都邯鄲,達三年。公元前257年,魏信陵君、楚春申君救趙敗秦,解除邯鄲之圍。趙雖轉危為安,但受創慘重。

結局

公元前251年,燕乘趙國新敗,出兵攻趙,反被趙國擊敗。然而在秦的威脅下,東方六國又結成暫時的聯盟。公元前247年,魏信陵君合五國兵攻秦,敗秦于河外。公元前241年趙龐暖合趙、楚、魏、燕、韓五國兵攻秦,但為秦所敗。從此,東方六國聯盟不復存在。秦乘勢各個擊破,自公元前230年至前221年,先後滅韓、趙、燕、魏、楚、齊,統一天下,七國爭雄的局面結束。

發展階段

戰國時期的254年,大致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

魏國獨霸

首先是魏國獨佔中原。公元前445年,魏文侯任用李悝實行變法,較早地實行了社會改革,使魏國成為最先強盛的國家。公元前354年,魏惠王派大將龐涓率兵進攻趙國。魏軍橫沖直闖,如入無人之境,很快逼近趙都邯鄲。在這情勢危急的情況下,趙成侯忙派使者前往齊國求救。齊威王派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帥,出兵救趙。孫臏說:要想解開紛亂的絲線,不能用手強拉硬扯;要勸解兩個打架的人,不能直接參加進去打。派兵解圍,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採取避實擊虛的策略,造成敵人的後顧之憂。田忌接受孫臏的意見,領兵殺向魏國都城大梁。龐涓聽說大梁吃緊,領兵回救,星夜趕路。孫臏、田忌將齊軍埋伏在桂陵(今山東菏澤東北),靜等魏軍前來決戰。魏軍長途行軍,疲于奔命,人困馬乏。雙方一經交戰,魏軍全線崩潰,齊軍獲得全勝。這就是以“圍魏救趙”的戰法著名于世的“桂陵之戰”。

戰國七雄戰國七雄

事隔不久,魏國聯合韓國打敗齊國,挽回了敗局。魏國在中原又成為第一強國。公元前342年,魏國進攻韓國。韓國向齊國求救。齊國仍派田忌、孫臏率軍解救韓國。孫臏採取退兵減灶、誘敵深入的戰術。齊軍佯敗後退,第一天留下了10萬人做飯的鍋灶,第二天減少到5萬人的鍋灶,第三天減少到3萬人的鍋灶。龐涓以為齊軍逃亡嚴重,窮追不舍。這時,孫臏在馬陵設下埋伏,等龐涓帶兵追到馬陵,孫臏一聲令下,齊軍金鼓齊鳴,萬箭齊發,大敗魏軍,龐涓自殺,魏太子申被俘。這就是著名的“馬陵之戰”。此後,魏惠王和齊威王會盟徐州,雙方妥協,均分東方的霸權地位。

齊秦爭強

後來,魏國逐漸衰弱,齊國和秦國成為東西對峙的兩個霸主,進入了齊、秦爭強時期。

秦國在商鞅變法之後,一躍成為七國中實力最強的國家。

這時,東方的齊國與秦國旗鼓相當,雙方在不斷兼並周圍弱國、擴大勢力範圍的同時,又進行著所謂“合縱”、“連橫”的外交鬥爭。“合縱”就是指弱國聯合起來,阻止強國進行兼並。“連橫”就是強國迫使弱國幫助它進行兼並。實際上“合縱”和“連橫”都是爭取暫時同盟者的外交手腕,其目的是進一步兼並土地,擴張領土。

齊、秦鬥爭的焦點在于爭取楚國。楚國的國力開始很弱。

合縱連橫

戰國初期,楚悼王任用吳起為令尹,實行變法,國勢富強,一舉打敗了魏國並出兵伐秦。公元前381年,楚悼王死,吳起的新法被廢除,楚國一天天走下坡路。楚懷王在位時,秦國派張儀入楚鼓吹“連橫”,勸楚絕齊從秦,並口頭許願,以歸還楚國商於(在今河南淅川縣西南)600裏地方為代價。楚懷王信以為真,就和齊國斷交。當楚國派人向秦國討取土地,秦相張儀狡猾地說:“我和楚王商定是六裏,沒聽說是六百裏。”楚懷王十分惱火,發兵攻秦。結果吃了敗仗,楚兵被殺800人,楚將屈匄被俘,漢中地方被秦國佔去。楚懷王又調動所有兵力與秦軍戰于藍田。魏國乘楚國空虛,襲擊楚國。齊國卻不支援楚國。楚國吃了大虧,從此一蹶不振。

這時,秦齊鬥爭趨于白熱化。公元前298年,齊、韓、魏、趙、中山等五國聯軍攻入函谷關。秦國被迫退還奪去韓、魏的一些地方,五國才退了兵。齊國成為關東各國的盟主。公元前288年,秦昭王自稱西帝,尊齊愍王為東帝,用遠交近攻的策略拉攏齊國,破壞了關東的“合縱”聯盟。

公元前286年,齊國滅掉宋國,一時威勢很盛,引起各國的不安。秦國聯合了燕、楚、韓、趙、魏等國共同伐齊,于公元前284年,在濟西(今山東聊城南)大敗齊軍。燕國自昭王即位後,招納賢能,任用樂毅為將,決心報齊國入侵之仇。這時,趁勢攻下齊的國都臨淄,連下七十餘城,並入燕國版圖。後來,齊將田單利用燕國內部矛盾,驅逐燕軍,收復了失地。然而,齊國已經喪失了與秦國抗衡的能力。

秦國在“合縱”鬥爭中削弱了齊國,開始向東方大發展。   

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率軍攻破楚國都城鄢郢(今湖北江陵西北),楚遷國都于陳(河南淮陽),秦國奪得巫郡和黔中郡。楚又遷都到壽春。楚國更加削弱了。

秦趙之戰

公元前260年,秦將白起率軍進攻韓國的上黨郡,郡守投降趙國。趙國派著名大將廉頗率大軍鎮守長平(山西高平),築壘堅守,以逸待勞,與秦軍相持三年,不分勝負。秦國丞相範雎派人到趙國行施“反間計”,散布廉頗壞話。趙王信以為真,就派那個隻會“紙上談兵”的趙括替換廉頗。趙括驕傲輕敵,一到前線,下令傾巢出擊。秦將白起採取了誘敵深入、迂回包抄的戰術,迫使趙軍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作戰。在一次突圍中,趙括被秦軍亂箭射死,趙國40萬大軍降秦,白起把他們全部活埋。這就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長平之戰”。   

秦軍乘勝前進,進圍趙都邯鄲。趙向魏求救,魏派晉鄙率兵救趙。因怕秦軍,半路上逗留觀望。公元前257年,魏國公子信陵君無忌盜出魏王的虎符,假傳軍令,挑選八萬精兵援救趙國。同時,楚國援軍趕到,聯合打敗秦軍,解除邯鄲之圍。這就是“信陵君竊符救趙”的歷史事件。

秦並六國

秦國雖然暫受挫敗,但實力雄厚,六國沒有一個能單獨抗秦。秦國統一六國的情勢完全成熟了。   

經過十幾年的休整,從公元前231年開始,秦國開始統一全國的戰爭,至公元前221年,消滅了其他六國,統一了中國。從此,中國由一個諸侯割據稱雄的封建國家轉變為一個專製主義的中央集權的郡縣製國家。

七國簡介

韓國

姓:姬 || 氏:韓

韓國先祖為晉公族。曲沃桓叔生子萬,封于韓原,立韓氏。後晉國稱霸,韓氏中衰。至韓厥,為晉悼公正卿,晉悼公復霸,韓厥之力頗多。後韓起執政晉國27年,韓氏顯貴。前403年,周威烈王封韓虔與趙、魏同為諸侯,建立韓國。

韓虔位列諸侯,不及魏氏強盛。“三晉”同盟之時,韓國隨之瓜分中原,獲利頗多,國勢達到鼎盛。但由于韓國四面受敵,且國人不尚武,屢為列強所攻打。在殘酷的戰國烽煙中,韓國不得不先後依靠于魏、齊、楚、趙、秦等大國。

至前230年,秦王政首滅韓國。

趙國

姓:嬴 || 氏:趙

戰國七雄戰國七雄

趙國先祖造父為周穆王御戎,非常得寵。後平定徐國之亂中,造父軍功顯赫,乃受封于趙城,立趙氏。趙氏大宗的宗主後位列周王卿士。周幽王時,叔帶因見周室腐敗,離開鎬京,來到晉國。以下七代而至趙衰,輔佐晉文公成就霸業,趙氏因之位居世卿。至前403年,周威烈王封三晉為諸侯,趙氏正式建國。

三晉分家之初,三家秉承晉陽之戰之團結。韓趙魏三晉經常結成三晉同盟,一起行動,共同進退。時三晉在魏文侯的領導下,形成一股極強的軍政勢力,破齊、伐秦、敗楚、瓜分中原,天下不敵。

由于魏韓兩個的主戰場在南方,趙國獲利不均。欲南侵,又遭到魏國排擠,魏趙矛盾升級。前375年,趙成侯繼位,公子朝作亂。魏武侯公開支持,並幫助公子朝攻打邯鄲,魏、趙徹底決裂,宣布著三晉蜜月期的結束。時魏國正盛,齊、秦、楚悄然崛起。前354年,魏惠王派上將軍龐涓攻打趙國,兵圍趙國都城邯鄲。趙求救于齊、楚。齊威王遣田忌出兵。田忌以孫臏謀,圍魏救趙。

經過各大國與魏國長期的周旋,魏國霸業漸衰,趙國逐步崛起。魏國比鄰秦國,屢次為秦國所攻,魏國不得不採取合縱抗秦措施,與中原諸侯重修盟好。前325年,魏惠王發起魏、趙、韓、燕、中山的五國相王。年輕的趙武靈王也興致勃勃的始稱趙王。時趙孱弱,屢見欺。武靈王曰“無其實,敢處其名耶?”去王號,並終生不再稱王。

後趙武靈王奮發圖強,巧妙的從中原諸侯的混戰中擺脫出來,領導國人,衣胡服、習騎射,史稱“胡服騎射”。趙國實力因此大大增強。史載“時趙之強,甲于三晉”。前299年趙君退位,立王子何為君,是為趙惠文王,自號主父。前296年,趙主父翦滅中山國,獨吞其地。又北略胡地,拓土千裏。

趙主父死後,趙惠文王繼其父之烈,漸與秦成爭霸之勢,成為秦國統一天下的最終對手。前262年,秦王齕、趙廉頗對峙于長平,雙方形成慘烈的拉鋸戰。至前260年,趙孝成王以趙括替廉頗,秦昭王以白起換王齕。不久白起圍趙軍長達40餘日,趙軍全軍覆沒。趙國國力大衰。

前228年,秦王政派軍滅趙國,俘趙王遷。

魏國

姓:姬 || 氏:魏(畢)

魏國先祖為畢公高,後畢國亡,公族稱畢氏,流散各地。有一人曰畢萬,侍奉晉獻公為車右,因軍功封于魏城,立魏氏。晉悼公時提拔魏絳為卿士,魏氏大宗始入晉國六卿行列。魏氏發家較晚,較之其餘五卿稍弱。前453年,魏桓子魏駒伙同趙、韓滅智伯,剖分晉國。前403年,周威烈王封魏斯為諸侯,史稱魏文侯。

初都安邑(今山西夏縣西北),至魏惠王時遷都大梁(今河南開封),故又稱梁國。公元前225年,秦將王賁攻魏,決河溝灌大梁城,虜魏王假,滅魏。

魏文侯時期,魏國獨佔中原。公元前445年,魏文侯任用李悝實行變法,較早地實行了社會改革,使魏國成為最先強盛的國家。軍事上,以吳起、樂羊為將,滅中山(魏文侯死後復國),聯韓趙,敗嬴秦,弱羋楚,攻姜齊,中原地區魏氏獨大。魏文侯死後,魏武侯立,繼續著魏國的強盛。時魏東伐西討,南征北戰。但魏、趙關系逐步緊張,三晉後院失火。魏武侯、及其子魏惠王皆沒有明確的戰略目標,卻一味窮兵黷武。

公元前354年,魏惠王派大將龐涓率兵進攻趙國。魏軍橫沖直闖,如入無人之境,很快逼近趙都邯鄲。在這情勢危急的情況下,趙成侯忙派使者前往齊國求救。齊威王派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帥,出兵救趙。孫臏說:要想解開紛亂的絲線,不能用手強拉硬扯;要勸解兩個打架的人,不能直接參加進去打。派兵解圍,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採取避實擊虛的策略,造成敵人的後顧之憂。田忌接受孫臏的意見,領兵殺向魏國都城大梁。龐涓聽說大梁吃緊,領兵回救,星夜趕路。孫臏、田忌將齊軍埋伏在桂陵(今山東菏澤東北),靜等魏軍前來決戰。魏軍長途行軍,疲于奔命,人困馬乏。雙方一經交戰,魏軍全線崩潰,齊軍獲得全勝。

事隔不久,魏國聯合韓國打敗齊國,挽回了敗局。魏國在中原又成為第一強國。公元前342年,魏國進攻韓國。韓國向齊國求救。齊國仍派田忌、孫臏率軍解救韓國。孫臏採取退兵減灶、誘敵深入的戰術。齊軍佯敗後退,第一天留下了10萬人做飯的鍋灶,第二天減少到5萬人的鍋灶,第三天減少到3萬人的鍋灶。龐涓以為齊軍逃亡嚴重,窮追不舍。這時,孫臏在馬陵設下埋伏,等龐涓帶兵追到馬陵,孫臏一聲令下,齊軍金鼓齊鳴,萬箭齊發,大敗魏軍,龐涓自殺,魏太子申被俘。這就是著名的“馬陵之戰”。此後,魏惠王和齊威王會盟徐州,雙方妥協,均分東方的霸權地位。

後來,魏國逐漸衰弱,齊國和秦國成為東西對峙的兩個霸主,進入了齊、秦爭強時期。

楚國

姓:羋 || 氏:熊

先秦羋姓(羋本作幁)周朝諸侯國,戰國七雄之一。亦稱荊。羋姓是所謂“祝融八姓”之一,始祖為季連。季連的後世子孫鬻熊為周文王師。古書記載,鬻熊以下楚君皆以熊為氏,但據出土戰國晚期楚國銅器銘文,楚君名號皆以酓為氏。鬻熊曾孫熊繹僻處荊山(在今湖北南漳、保康一帶),跋涉山林,以事周成王,被封以子男之田,居丹陽(今湖北秭歸),從此立為國家。

進入春秋後,楚國國力強盛,與晉國長期爭霸.。春秋晚期,楚長期陷入公族內亂,風頭漸漸被臨近的吳國搶去。

公元前506年,吳敗楚于柏舉(今湖北麻城),五戰及郢,攻入楚都。昭王逃入隨,使申包胥請救于秦。次年,秦、楚敗吳于稷(今河南桐柏),吳引兵去。昭王滅唐(在今湖北隨州),還歸郢,遷都鄀(今湖北宜城東南)。昭王復國後,又滅頓(在今河南商水)、胡(在今安徽阜陽)等小國。昭王卒,子惠王立。公元前481年,平王太子建之子勝,為白公,襲殺令尹子西和司馬子期于朝,劫惠王。葉公子高出兵,平定白公之亂,再度滅陳。

戰國早期,楚惠王再度滅蔡,佔領淮水流域;公元前431年,簡王北上滅莒(在今山東莒縣)。簡王卒,聲王立,立僅六年,“盜”殺聲王。楚悼王立。時三晉強盛,楚國多次與晉軍交戰,然今非昔比。三晉多次大敗楚軍,楚國黃河以南大片土地被三晉所佔,楚軍一勝難求。後悼王任用魏將吳起變法,南收揚越,佔領洞庭、蒼梧,楚國稍見起色。

戰國中期,楚威王敗越。楚懷王時,楚與齊縱親。公元前318年,魏、趙、韓、燕、楚等國合縱攻秦,以楚懷王為縱長,不勝而歸。秦使張儀入楚,離間齊、楚,許與商(今陝西商縣)、於(今河南西峽一帶)之地六百裏,已而背約不與,楚因伐秦。公元前312年,秦敗楚于丹陽(今河南西峽一帶),取楚漢中。楚反攻,秦又敗楚于藍田(今陝西藍田)。楚服秦,但仍與齊、韓合縱。

戰國晚期,楚背齊合秦。公元前301年,齊聯合韓、魏攻楚,大敗楚軍于垂沙。次年,秦亦攻楚,取襄城。又次年,楚懷王入秦被執,後三年死于秦,楚從此一蹶不振。頃襄王時,秦繼續攻楚。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破楚拔郢,楚遷都于陳(今河南淮陽)。頃襄王卒,考烈王立,以黃歇(封為春申君)為相。公元前257年,黃歇與魏信陵君救趙敗秦。次年,楚滅魯。公元前253年,楚遷都巨陽(今安徽太和東南)。公元前241年,楚遷都壽春(亦稱郢,今安徽壽縣西南)。考烈王卒,李園殺黃歇,立幽王。幽王卒,同母弟猶代立為哀王。哀王立僅二月餘,為庶兄負芻之徒襲殺,負芻立為王。公元前223年,秦將王翦、蒙武破楚,虜王負芻,楚國滅亡。

燕國

姓:姬 

燕國是中國歷史上從西周到春秋戰國時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諸侯國。戰國時為七雄之一,前222年被秦國滅亡。

起源:

據《史記》記載,周武王滅商以後,封宗室召公于燕,在今北京及河北中、北部(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于北燕)。燕國的都城在“薊”(位于今北京房山區琉璃河)。周的貴族和當地舊商的貴族以及當地土著建立了聯合政權。最終使該地區原來的東胡民族逐漸融入華夏族。

燕國建國以後與中原各地來往甚少,文化較中原落後,在春秋初年的外族入侵中更是險些亡國,憑借齊國“尊王攘夷”的軍事幫助才得以保全,並進而在日後有了發展。

鼎盛:

前323年,公孫衍發起韓、魏、趙、燕、中山“五國相王”。前314年,燕王噲禪讓于相邦子之,太子平不服,作亂,失敗被殺。齊國、中山國趁機伐燕,燕國大敗幾乎被滅,燕王噲和子之被殺。齊國退兵後,燕人擁立在韓為質的公子職,是為燕昭王。昭王即位後禮賢下士,築黃金台,各國士人“爭趨燕”。樂毅自趙國來,鄒衍自齊國來,劇辛自趙國來。(此節據楊寬《戰國史》作了修正。)

昭王“吊死問孤,與百姓同甘苦”,又以樂毅為亞卿主持國政,經過二十八年勵精圖治,原本弱小的燕國成為一時之強。前284年,昭王拜樂毅為上將軍,率傾國之兵聯合趙、楚、韓、魏五國伐齊,連下齊國70餘城,殺死齊閔王。齊地隻剩餘莒(今山東日照市莒縣)和即墨二城。前278年,昭王死,太子燕惠王即位。齊國即墨守將田單施反間計,燕惠王中計以騎劫代替樂毅。前279年田單以火牛陣大敗燕軍,齊國趁勢復國。

覆滅:

燕太子丹年輕時在秦國作人質。逃回燕國後太子丹並沒有致力振興燕國,而是尋找到一位叫荊軻的刺客。前230年,秦國滅了韓國。前228年,秦國佔領了趙國都城邯鄲,逼近燕國。前227年,太子丹送荊軻和他的13歲的助手秦舞陽到易水之畔(現河北易縣)。荊軻唱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之後荊軻刺殺秦王趙政[4]未遂。這一事件給了秦國一個進攻燕國的借口。前226年,大將王翦率秦軍佔領了燕國的大半。燕王退守遼東,殺太子丹以求和。前222年燕滅于秦。

齊國

本為姜姓,呂氏。田氏代齊後,史稱“田齊”,媯姓,田氏。是為春秋五霸、戰國七雄之一。

開國君主:呂尚

國家都城:營丘(後稱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地理位置 :今山東北部

建國時間:約前11世紀

滅亡時間:前379年(為田齊所滅)(田齊)前221年(為秦所滅)

歷史:

春秋時期,齊桓公首霸中原。齊桓公死後,人亡霸滅。

春秋末年,齊公族衰落,卿大夫相互兼並。公元前548年,崔杼殺庄公,立景公。公元前546年,慶封滅崔氏之族。慶封專齊政。次年,慶舍與欒、高(齊惠公之後)、陳(田)、鮑四族攻慶封,慶封奔吳。景公時,陳桓子施惠于民,民歸陳氏,陳氏因而強大。公元前532年,陳桓子聯合鮑氏攻欒氏、高氏,欒施、高疆奔魯。公元前489年,景公卒,國氏、高氏(齊文公之後)立晏孺子,次年,陳僖子聯合鮑氏攻國氏、高氏,國夏、高張奔魯,遂殺晏孺子,立公子陽生為齊悼公。悼公在位四年,被殺,闞止為政。公元前481年,陳成子殺闞止,專齊政。公元前386年,陳成子玄孫太公和立為諸侯,遷齊康公于海上。公元前379年,康公卒,呂氏絕祀。

田齊媯姓國家,出于陳厲公之子陳完。陳與田古音相近,故古書往往作田。公元前672年,陳完入齊,事齊桓公。陳完傳五世至陳桓子,陳氏開始強大。以後陳氏逐漸兼並齊國的欒、高(齊惠公之後)和國、高(齊文公之後)以及鮑、闞等族,專齊政。田齊的國都仍在臨淄,疆域亦襲姜呂氏之舊。

田齊立國時,已經進入戰國中期。太公和是第一代齊侯。太公和之孫桓公午在國都臨淄的稷下置學宮,“設大夫之號”,招聚天下賢士。前386年周安王承認田和為齊侯。到威王、宣王時,稷下人才濟濟,成為東方學術文化的中心。齊威王任用鄒忌為相,改革政治,齊國遂強大。公元前353年,齊大敗魏軍于桂陵。公元前341年,齊又大敗魏軍于馬陵。公元前334年,齊威王與魏惠王“會徐州相王”,正式稱王。威王晚年,相邦鄒忌與將軍田忌爭政。公元前322年,田忌攻臨淄,求鄒忌,不勝,逃亡楚國。齊宣王時燕國發生“子之之亂”。公元前314年,在孟軻勸說下,宣王命匡章率“五都之兵”、“北地之眾”伐燕,五旬克之,一度佔領燕國。齊成為戰國七雄之一。

戰國晚期,齊仍保持著強盛的地位。公元前301年,齊聯合韓、魏攻楚,大敗之。公元前298-前296年,齊聯合韓、魏連年攻秦,入函谷關,迫秦求和。公元前288年,齊、秦並稱東、西帝,旋皆放棄帝號。次年,蘇秦、李兌合趙、齊、楚、魏、韓攻秦,罷于成皋。又次年,齊滅宋。公元前284年,燕以樂毅為上將軍,合燕、秦、韓、趙、魏攻齊,攻入臨淄,連下七十餘城。齊城不下者隻有莒和即墨。齊湣王逃入莒,被淖齒殺死。王孫賈與莒人殺淖齒,立湣王子法章為齊襄王。燕引兵東圍即墨,城中推舉田單為將。雙方相持達五年。公元前279年,田單組織反攻,用“火牛陣”大敗燕軍,收復失地。齊雖復國,但元氣大傷,無力再與秦抗衡。公元前221年,秦滅韓、魏、楚、燕、趙後,使將軍王賁從燕地南攻齊國,俘虜齊王建,齊國滅亡。

秦國

姓:嬴 || 氏:趙(秦)

秦國先祖造父為周穆王御戎,非常得寵。後平定徐國之亂中,造父軍功顯赫,乃受封于趙城,立趙氏。其後非子受封于犬丘,建立秦國。幾代人的慘淡經營,後因勤王有功,始為諸侯,稱秦襄公。秦國之貧瘠,中原諸侯皆卑之。至秦穆公圖強,國勢稍盛,稱霸西戎。而後,秦國又長期陷入低迷,屢為晉國所敗。

後三家分晉,三晉聯合攻打秦國,秦國更衰。

戰國時期,魏用吳起為將,屢敗秦軍,攻入關中腹地。秦孝公即位後,下求賢令,衛鞅入秦,見用于孝公,孝公委之以國政實施變法,史稱“商鞅變法”。從此秦國開始不斷強大。前325年秦惠文王稱王。前316年秦滅蜀,從此秦正式成為一個大國。前246年秦王趙政即位,前238年掌權,開始了他對六國的征服。從前230年秦滅韓國起,到前221年秦滅齊國,統一中國。

各國都城

臨淄

齊國是周代東方第一大國,春秋戰國時為“五霸”之首、“七雄”之一,因此臨淄作為其都城,歷史上極為繁榮。分民眾生活的大城和國君居住的小城,兩城相連,周長21公裏,面積15平方公裏,共有十三座城門。城內幹道縱橫交錯,排成“井”字形,並有完善的供水、排水系統。城外還有埋葬齊國六位君主的田齊王陵等多處先秦墓葬。東周時的臨淄人物阜盛。孟子曾為齊王擔任客卿。庄子曾被齊湣王聘為相。戰國時臨淄設稷下學宮,以招徠諸子百家來此講學辯論、著書立說,荀子即為稷下的祭酒之一。遊學于此的還有騶衍、宋鈃尹文彭蒙田駢慎到等,號為稷下學派。當時的臨淄鄰近渤海,因而兼具魚鹽之利,經濟繁榮、貿易發達,各種冶鐵、煉銅、鑄錢、製陶、紡織的作坊遍布城市內外。臨淄作為齊國的都城,共延續了八百餘年歷史,直到被秦國所滅。

郢是春秋戰國時期的諸侯國楚國的首都,在湖北省西部,位于荊州市荊州區北面三公裏左右紀南城。楚國在建國初期定都丹陽(古丹陽位于河南淅川境內)。後來為了和一些小國家爭奪漢中,遷都郢,後又東遷。從公元前689年楚文王始都郢(應該位于紀南城)到公元前278年,楚頃襄王二十一年,秦將白起帶兵攻進郢都、楚國遷都于,郢總共作了411年楚國都城。

薊城

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滅商後,封宗室召公奭于燕國,都薊城(位于今北京房山區琉璃河),是為北京建都之始。由于商業、手工業的發展,城市也空前繁榮起來。燕昭王時期,燕國的都城形成了“三都”體製,即薊城、中都(今北京市房山區竇店以西)和下都武陽城。除都城之外,燕國的一般城市也獲得了不同程度的發展,如襄平(燕遼東郡治所,在今遼寧省遼陽市舊城區)。

新鄭

韓國國土主要包括今山西南部及河南北部,初都陽翟(今河南省許昌市禹州),滅鄭國後遷新鄭(今河南鄭州新鄭)。

邯鄲

邯鄲是戰國時趙國的國都,《後漢書·光武紀》註:“邯,山名。鄲,盡也。邯山至此而盡。城郭字皆從邑,因以名焉。”有三千年的歷史。邯鄲早在春秋時代已是列國爭奪的重要城堡。先屬衛,後歸晉。自公元前386年趙國從中牟遷國都于邯鄲,至滅趙,達158年之久。秦滅趙,置邯鄲郡

大梁

大梁城,戰國時期魏國的都城。

前365年,魏惠王遷都于此並築城。為區別于少梁(今陝西省韓城市)和南梁(今河南省臨汝縣),命名為“大梁”。又因城北的人工溝渠浚水(或浚儀渠),稱浚儀。魏王假三年(前225年),秦國將軍王賁領兵攻打魏國。秦軍引河溝水灌大梁城,三月而城壞,魏王假請降,魏國滅亡。秦國在此地置浚儀縣

城池遺址在河南省開封市的地下,距地表12米多,具體範圍尚未查明。據考證應與現存的開封城部分重合,稍偏西北。

鹹陽

前350年,秦孝公櫟陽遷都鹹陽,在此營築翼闕及宮殿。秦始皇仿建六國宮殿,使鹹陽成為規模恢宏的帝都。

經濟情況

戰國時期,土地國有製徹底瓦解,土地私有製也就是封建地主土地所有製得到確立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各國的改革或變法運動促進了這一轉變。土地自由買賣已經合法化,參與土地買賣的有貧民、官僚和貴族。秦國在商鞅變法後,“除井田,民得賣買”,趙國的大將趙括把君主賞賜給他的金箔“歸藏于家,而日視其便利田宅可買者買之”。

農業

戰國時期由于鐵農具的廣泛使用、水利灌溉的發展和耕作技術的進步,糧食作物的單位面積產量較之春秋時期有了顯著提高。隨著農業生產工具的進步,農業的生產在春秋末戰國初得到了飛躍發展。鑄鐵冶煉技術和鑄鐵柔化技術的發明,鐵製的農具得以普及,進而促進了農業的發展上升到了另外一個台階。今日的四川都江堰。戰國時期秦國李冰岷江上興建都江堰,不僅可防止水患,更使成都平原成為富庶之地。

當時主要的糧食作物有“五谷”、“六谷”或“九谷”等稱謂。稷是小米,五谷之長,是北方人的主食,是糧食作物的統稱,前人對于和稷的認識很不一致,麥有大麥和小麥之分,而小麥分為春小麥、冬小麥:春小麥是在春天播種,秋天收割,冬小麥在仲秋播種,孟夏收獲。冬小麥在春秋時代得到了推廣,進入戰國時代,在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冬小麥已經是很普遍了。豆在戰國之前被稱作“菽”,有大菽與小菽之分,大豆(大菽)因其抗旱能力強,對氣候和土壤的要求也不是很高,可在春秋兩季播種,成了人們的主食,麻也是古人的一種糧食。

手工業

戰國時期青銅業仍在發展,冶鐵業取得的進步也較大。另外漆器、陶器、車船的製造也有發展,文獻記載秦國的戰船“乘夏水,浮輕舟,強弩在前,銑戈在後”。民間手工業以製造商品為主。

戰國時代的手工藝術創作水準相當高。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創作水準,可能是藝術買賣風氣愈盛,以及周朝各國相互競爭的結果。于湖北隨州出土的曾侯乙墓為著名的戰國早期考古地點,墓中挖出了一萬五千多件文物,包括:青銅祭器、鍾、兵器、漆器,以及木、竹製品。青銅器及陶器上以翅膀彎曲的鳥以及龍為主要的裝飾圖秦,可見當時已接觸到匈奴韃靼等亞洲草原文化。

商業

戰國時期各國大量鑄造金屬貨幣。趙國、韓國、魏國的貨幣主要是像鏟的布幣,齊國、燕國則主要用刀幣,秦國和周使用中間有圓孔的圜錢。各國建立了各自統一的度量衡製度。

文化情況

百家爭鳴

戰國時期,出現了諸子百家,這是中國思想、學術發展的黃金時期,史稱“百家爭鳴”。

李悝吳起商鞅申不害慎到、樂毅、劇辛、韓非、李斯等人為代表的法家在戰國時期獨步天下。

楊朱學派的為我、貴己,拔一毛以利天下不為也。

墨子(約前479年—前381年)的墨家主張兼愛、非攻。

張儀公孫衍蘇秦範雎縱橫家,以謀略遊說天下。

孟子(前372年—前289年)的儒家主張守舊。

許行的農家主張君民並耕而食。

惠施、公孫龍鄧析子等名家主張辨別“名實同異”的邏輯。

庄子(約前369年—前286年)發展道家的無為而治。

鄒衍(約前305年—前240年)的陰陽家提倡“五德終始說”。

兼取各家學說的雜家,以《呂氏春秋》的帝王學為代表,還有喜歡引用歷史典故和寓言故事的小說家虞初、燕丹子,世稱“九流十家”。

戰國時期的連年混戰使軍事理論和技術得到了很快的發展。《孫臏兵法》、《鬼谷子》、《吳子兵法》就是這個時候出現的。

文字

各地諸侯相爭,使原本周文化獨尊的局面逐漸破壞,各地區文化開始有“在地化”的改變趨勢。到了戰國時代以後,這種情況更明顯,在文字使用方面可以粗略依照地域分為五大系統:東方齊系、東北燕系、南方楚系、北方晉系和西方秦系文字,各系統的文字大體上相近,隻有小部份文字有所差異,因此彼此文書往來並沒有太大問題。

著名諸侯

魏文侯

(?—前396年)前445年即位,在位49年。

魏文侯魏文侯

姬姓,魏氏,名斯(一名都)。春秋末期晉國魏氏宗主,戰國初期魏國的開國之君,魏國百年霸業的建立者。前403年,魏斯、韓虔、趙籍受封為諸侯,三家分晉。在位期間,積極改革,勵精圖治,任賢用能,聯合韓趙,攻略天下,使魏國成為戰國前期最強盛的國家,中原的霸主。

秦孝公

(前382-前338)前361年即位,在位24年。

嬴姓,名渠梁,秦獻公子,即位時秦國比較落後,遭東方各國歧視,他任用衛鞅為相,實行變法,即“商鞅變法”,鼓勵生產,論功行賞,實行連坐法等,大大加速了秦國廢除奴隸製的過程,國力提高很快,秦孝公死于前338年,時年45歲。他死後商鞅被殺,但變法的成果被繼承下來,秦國逐漸發展成為七國中最強大的國家。

齊威王

(前356~前320)前356年即位,在位36年。

媯姓,田氏,名因齊,田齊桓公之子。齊國國君本是姜姓呂氏[2],是呂尚的後人,齊威王的祖父廢掉呂氏,自立為齊君,齊威王即位時已三世。他很註意選拔人才,用孫臏為軍師,兩次大敗魏軍,並在馬陵射殺魏將龐涓,從此魏國一蹶不振。齊威王還從諫如流,鄒忌諷齊王納諫寫的就是齊威王。他在位36年,死于前320年。

魏惠王

(?-前319)前369年即位,在位50年。

姬姓,魏氏,名罃,魏武侯子。即位時魏國經過魏文侯、魏武侯兩代經營,正處于鼎盛時期。魏惠王繼父祖之基業,使魏國雄踞中原。但在以後的重大戰爭中,屢次戰敗,魏國霸業開始衰弱,他死于前319年。

楚威王

(?—前329年)前339年繼位,在位10年。

羋姓,熊氏,名商,楚宣王之子。戰國時楚國頗具雄才的英主。在位期間,楚國強盛一時。前333年,越王無疆攻打楚國。楚威王率軍大敗越軍,殺越王無疆,並吞吳地。楚國復興,極盛一時,前329年崩。

趙武靈王

(?-前295)前325即位,在位27年。

嬴姓,趙氏,名雍,趙肅侯之子。趙國是經“三家分晉”後建立的諸侯國,趙武靈王即位時屢受匈奴侵擾,他進行改革,“胡服騎射”,獎勵耕戰,國力日強,前298年,他讓位與兒子何,後于前295年,因內亂死于沙丘宮中,趙國大亂。

燕昭王

(?-前279)前311即位,在位32年。

姬姓,名職,周召公三十八代孫。燕國在戰國七雄中最小,屢次敗于齊國,燕昭王發誓報仇,他以重金求賢才,招到樂毅等人,公元前284年,燕國聯合趙,楚,韓,魏諸國大舉伐齊,大敗齊軍,陷齊城七十餘。燕昭王死于前279年。

秦昭王

(公元前324——前251年)在位55年。

秦昭王秦昭王

嬴姓,名則,一名稷,秦惠王之子,秦武王之異母弟。弟公元前306年至公元前251年在位。初由其母宣太後當權,外戚魏冉為相,史稱「王少,宣太後自治事,任魏冉為政,威震秦國」。魏冉舉白起為將,先後戰勝三晉、齊、楚等國,取得魏的河東和南陽、楚黔中和楚都郢(今湖北江陵西北)。公元前266年,昭王聽信魏人範雎的話,奪宣太後、魏冉等人的權,拜範雎為相,改行“遠交近攻”的策略,又在長平(今山西高平西北)大勝趙軍,公元前256年又滅亡東周,奠定了秦統一戰爭的勝利基礎。

秦王政

(公元前259—前210年)

秦始皇秦始皇

嬴姓,趙氏,名政,秦庄襄王之子,戰國末期秦國君主。後統一天下為秦始皇。    

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政治家、戰略家、改革家、軍事家。首次完成中國統一,秦朝開國皇帝,秦庄襄王之子,13歲即王位,39歲稱皇帝,在位37年。

秦始皇對中國的統一,做了許多前無古人的業績,創立皇帝製度,在中央實施三公九卿製,地方廢除分封製,實行郡縣製,統一文字、貨幣和度量衡等,北擊匈奴,南服百越,修築萬裏長城,奠定了今日中國版圖的基本格局,把中國推向了大一統時代,為建立中央集權製度開創了新局面,對中國和世界歷史產生了深遠影響。他奠定中國兩千餘年政治製度的基本格局。

著名戰役

齊魏之間的桂陵之戰馬陵之戰,秦楚之間的彝陵之戰和秦趙之間的長平之戰。這幾戰造成了地面分割。

河西之戰

河西之戰是魏國與秦國為爭奪關中河西(今山西、陝西兩省間黃河南段以西地區)地區發生的大規模戰爭,前後反復交戰數次。

魏國自三家分晉後,魏文侯政治上任用翟璜吳起李悝魏成子等人進行改革,使魏國國勢逐漸強盛;軍事上魏國聯合趙、韓,西擊秦,東擊齊,南擊楚,建立了由魏國領導而由韓、趙輔佐的中原霸權。而秦國自秦厲共公以後,政局不穩,數位國君或殺或廢,國力日趨衰弱,加上西方及北方又有戎族入侵,在魏國的連續攻勢下,隻能被動防守。

秦獻公繼位後開始政治改革,使秦國國力由弱轉強,具備了奪回河西地區的實力。秦孝公繼位後,任用商鞅實行變法,秦國國力開始強大。魏國此時忙與同趙國齊國交戰,無暇西顧。秦國趁機大舉的進攻魏國的西河郡

棘蒲之戰

棘蒲之戰發生于前381年,楚國、趙國聯軍打敗魏國的一場戰爭,以各國皆疲弱而告終。主因是趙國侵佔了衛國大塊土地,威嚇到魏國在中原地區的利益,使得魏國出兵支援衛國,齊國也派兵支援,趙國向楚國求救,楚國也加入了這場大戰。這場戰役也是魏國自魏文侯改革以來首次在戰場上失利。

桂陵之戰

桂陵之戰,是戰國時期齊國攻擊魏國以援救趙國(即圍魏救趙)的戰役。周顯王十五年(公元前354年),魏圍攻趙都邯鄲,次年趙向齊求救。齊王命田忌孫臏率軍援救。孫臏認為魏以精銳攻趙,國內空虛,遂引兵攻魏都大梁(今河南開封)。果然誘使魏將龐涓趕回應戰。孫臏又在桂陵(今河南長垣)伏襲,大敗魏軍,並生擒龐涓。

伊闕之戰

伊闕之戰,既是戰國步入中後期後,韓、魏兩國對于製約秦國東出道路的又一次嘗試,也是秦國趁機開啟東出大門的一次機會。公元前293年,韓將暴鳶會合魏將公孫喜與秦將白起于伊闕進行對峙。在對峙過程中,暴鳶、公孫喜都希望對方先行出兵攻擊秦軍,白起利用兩人不合的情況,先假裝攻擊韓軍,卻突然急襲魏軍,將公孫喜、暴鳶各個擊破,更斬殺了公孫喜。此戰後韓、魏門戶大開,秦國開始發起一系列攻打韓、魏的戰爭。

鄢郢之戰

鄢郢之戰是前279年至前278年秦國將領白起率軍攻打楚國,攻陷楚國國都郢(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北),奪取楚國洞庭湖周圍的水澤地帶、長江以南以及北到安陸(今湖北省安陸縣、雲夢縣一帶)的大片土地的戰役。此戰過後,楚國國力大損,此後一蹶不振。

陘城之戰

陘城之戰發生于前264年,戰國時代秦國攻打韓國的一場戰爭。

魏國人範雎因受魏國相國魏齊迫害而逃往秦國。到了秦國,範雎以客卿身份向秦昭襄王進言,針對穰侯魏冉屢次帶領秦軍跨越韓、魏兩國進攻齊國,勞師動眾卻又收獲很小的缺點,向秦昭襄王提出了著名的遠交近攻的策略。即是以恩威並用的辦法親近魏、韓兩國,威脅楚、趙兩國,迫使齊國恐懼後主動依附秦國,待齊國依附後,然後再向臨近秦國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拓展土地。秦昭襄王採納範雎的建議,對臨近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

前264年,秦昭襄王命武安君白起進攻韓國的陘城(今山西省臨汾市曲沃縣東北),接連攻拔韓國陘城等九座城邑,斬殺韓軍五萬,此戰是為陘城之戰。次年(前263年),白起又率軍封鎖了南陽太行山道。前262年,白起再攻拔韓國野王,切斷了上黨郡同韓國本土的聯系。上黨郡守馮亭隻好向趙國投降,引發秦、趙兩國之間著名的長平之戰

長平之戰

長平之戰是中國東周戰國時代的一場大規模野戰,前後耗時三年。這場戰役,以秦軍戰勝,趙軍戰敗告終。長平之戰是為戰國情勢的轉捩點。 此戰後,六國均不再有單獨對抗秦軍的實力。秦統一中國的戰爭從而隻剩下時間問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