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日帝國

戒日帝國

戒日帝國是從笈多分裂後的一個小邦中發展起來的。7世紀初,戒日帝國(606-647)興起,啞噠人被逐,戒日王統一了北印度,建都曲女城。其疆域東到孟加拉灣,西迄旁庶普的幾乎涵蓋了整個北印度。戒日王統治時正值玄奘訪印,他對玄奘給予很好的禮遇。

歷史背景

笈多王朝嚈噠人滅了後,嚈噠人又被薩珊波斯及突厥所滅,在六世紀末和七世紀初,北印度又呈分裂狀態,各地諸侯割據,經過一段時間後,隻剩下四個較強的王國,結成兩個軍事集團,其一是坦尼沙王國(薩他泥濕伐羅國)的普西亞布蒂王朝,它于六世紀初由原笈多王朝的納羅伐彈所建,領土于朱木拿河及恆河流域,都于坦尼沙城,于光增王波羅羯羅伐彈那(586-606)統治時最強盛。另一王國是穆克裏王國(羯若鞠闍國),于六世紀中葉由穆克裏族伊桑那伐爾曼所建,領土于恆河中遊,都于曲女城。第三個王國是高達王國(羯羅拿蘇伐剌那國),于七世紀由笈多王朝封臣高達族設賞迦所建,領土于恆河三角洲地區,都于羯羅拿蘇伐剌那城。第四個王國是摩臘婆王國,由笈多王朝旁支馬爾瓦的提婆笈多所建,領土于中部昌巴爾河流域。四個王國中前二者與後二者形成兩個敵對的軍事集團。

帝國建立

604年,坦尼沙國王國波羅羯羅伐彈那派長子曷羅闍伐彈那及次子曷利沙伐彈那攻旁遮普一帶之嚈噠人殘餘勢力,當他們得知父王病重班師回朝時,父王已經仙逝,母後也殉葬。此時,高達國王設賞伽聯合摩臘婆國王提婆笈多攻曲女城,穆克裏國王格臘哈伐爾曼戰敗被殺,城陷,皇後羅伽室利(坦尼沙公主)被提婆笈多囚于城內,聯軍亦已迫近坦尼沙城。605年,坦尼沙國王長子曷羅闍伐彈那毅然即位為王,

戒日帝國戒日帝國

親兵征曲女城,迎擊提婆笈多,本國由次子曷利沙伐彈那守衛,雖然成功擊敗提婆笈多之軍隊,解放曲女城,但曷羅闍伐彈那卻被設賞伽所殺,坦尼沙軍隊退回本國。606年,曷利沙伐彈那在大臣婆尼擁護下即位,是為喜增王,號"戒日"。即位後,立時再赴曲女城迎戰聯軍。途中與高達國北方宿敵迦摩縷波國王拘摩羅結盟,前後夾擊高達國。提婆笈多提前釋放羅伽室利,戒日王亦順利將聯軍逐出曲女城。

曲女城收復後,穆克裏國由羅伽室利統治,實則形成了兩國的聯邦。六年內先後剿滅北印度諸國。612年,穆克裏國的貴族和群臣請求下,戒日王繼承曲女城的王位,兩國合並形成戒日帝國,定都曲女城,北印度政治重心由華氏城西移至曲女城。

歷史征討

戒日王朝建立後,戒日王繼續北伐、東征西討,又在往後數年企圖征服南印度,完成次大陸統一霸業,但受到南印度遮婁其王朝的補羅稽舍二世擊退,620-634年間,戒日王曾進軍德幹,在納馬爾達河與補羅稽舍二世守軍相遇,戒日王戰敗回退北印度,南北兩王朝故以納爾馬達河為界線。然而戒日王在東西征討方面非常成功,高達國王設賞迦以孟加拉為根據地對抗戒日王東進,637年設賞迦去世,孟加拉地區歸入戒日王統治。東北印度的迦摩縷波王國,早與戒日王結盟,並且承認戒日王在北印度的宗主權。643年,戒日王又征服康戈達地區,領土向東南發展。在西方,戒日王朝最遠及古吉撲特及信德地區,戒日王征服摩臘婆國及西北的伐臘毗國,伐臘毗國國王杜魯婆跋吒二世迎娶戒日王之女,兩國結盟。

戒日帝國戒日帝國

發展衰亡

戒日王朝實施封建製度,帝國境內有三十多個封建藩國,戒日王就是聯盟的盟主。由于封建關系得到發展,各地封臣藩王不斷擴張勢力,帝國末期地方割據加劇,地方分權更為明顯。647年,戒日王去世,帝國隨即瓦解,北印度重新分裂。

政治發展

印度的封建製度萌芽于笈多王朝,在戒日王朝時期被充分確立。印度土地本為國有,稱"王田",王田被劃為四個部份,一為國用,以征田賦,充作祭祀、王室花費之用,二為封建,用來封賜大臣宰相,上至大臣,下至官員幕僚皆有不等的封邑,三賞高才,給知識份子肯定,四賞異道,賞給宗教團體.以求福德,故稱福田,實際上是"教田",由于帝王大量布施,令婆羅門教祭司、佛教寺院及印度教神廟都有大量土地,成為大土地所有者。

戒日帝國戒日帝國

戒日王曾對教俗大貴族大量封賜土地,根據已發現之631年戒日王賜地銅牌記載,原本施舍出來的土地是一個婆羅門僧侶以假銅牌所佔有,這次分出來的土地由另外兩個婆羅門僧侶瓜分,敕令中又說,這次土地施舍將土地上所獲得村民的土地稅,以及可征收收入的權利皆一並轉移,又附有傳子權,直至天長地久。這種世襲的封地製,令封建主自成一小王國,例如王舍城著名佛教中心那爛陀寺受國王欽重,佔地達百餘邑,一邑基本上就是一條村,每邑一般就是二百戶。正因如此村社農民轉化為依附農民,農民被束縛在土地上,隨著分封土地佔有權的轉移,同時轉換主人,甚至需加強繳租及賦稅,從而可得知封建經濟不在于土地的多少,而在于土地上農民的多寡。

封建製度

封建製度得到進一步發展,並最後確立。戒日帝國的土地原則上仍屬國王所有,稱為"王田"。國王有權處理王田。據玄奘《大唐西域記》所載,王田分四種:一為帝國佔有地;二為官僚佔有地(祿田,食邑);三為婆羅門(碩學高才者)佔有地;四為寺廟佔有地(福田)。戒日王對教俗地主的布施和封賜,是將土地連同農民一起封賜的。教俗地主的土地均由村社農民耕種,農民不僅被束縛在土地上,而且隨著土地佔有權的轉移而轉換主人。農民要向領主交納收獲物的1/6,還要交"費用"(貨幣)和服勞役。農民還得通過村社向國家繳納捐稅。村社組織依然保留,並保留著公共土地,公社首領和公社會議的權力還比較大,有自治特點,由于社會發展的不平衡,有的村社仍以大家庭為單位,並保留著定期重分土地的習慣。戒日王對教俗地主布施或封賜的土地,其數量很大,多者可達百邑(一邑相當于一個村社,200戶農民),如那爛陀寺就擁有土地200邑,依附農民多達4萬人。教俗大土地所有者對其領地具有世襲權或自由支配權。封建主還握有領地上的行政、司法權,他們可以任意處置農民。因此,戒日王時代,印度的封地、賜地已脫離政府的管轄而具有獨立性。戒日王死後,大封建主紛紛割據稱雄。從7世紀起到12世紀末,北印度出現了許多"拉其普特人"的小王國。

戒日帝國戒日帝國

宗教發展

戒日帝國時,隨著封建製度的形成,婆羅門教和佛教不適應日益發展的新情勢的需要。4世紀前後,由婆羅門教吸收佛教、耆那教等教義和民間信仰,逐漸形成新婆羅門教。8世紀經商羯羅改革,形成新型印度教。主要經典有《吠陀》、《奧義書》、《往世書》、《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等,教義與婆羅門教類同。主神有互相關聯而各具一相的三相神,即婆羅摩、毗濕奴、濕婆三大主神。婆羅摩(大梵天)是創造世界之神,毗濕奴(遍入天)是賜福神,主管維持世界,濕婆(大自在天)是毀滅神,主管破壞世界,也是苦行神和舞蹈神。

戒日帝國戒日帝國

種姓製度

隨著奴隸製解體及封建製形成,種姓製度也有著一定的發展,四種姓中婆羅門及剎帝利兩個高級種姓,仍然保持他們的統治階級,他們從歷代君主取得大量土地,並被土地上居民實行租稅剝削及司法審判。戒日帝國時,種姓製度有了很大變化,婆羅門和剎帝利基本沒有變化,但吠舍分化,隻剩下少數富有的商賈。首陀羅地位有所上升,與破產的大量的吠舍逐漸構成新型的首陀羅種姓--依附農。這樣,名稱未變,內容有了變化,前三個等級是封建主,後一個是依附農階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