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 -電影

我的心

電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我要向我的母親說:"媽媽,請你把我這顆心收回去罷,我不要它了。記得你當初把這顆心交給我的時候,你對我說過:'你的爸爸一輩子拿了它待人,愛人,他和平安寧地過了一生。他臨死把這顆心交給我,要我將來在你長成的時候交給你,他說:'承受這顆心的人將永遠正直,幸福,而且和平安寧地度過他的一生。'現在你長大成人了,那麽你就承受了這顆心,帶著我的祝福,到廣大的世界中去罷。"

  • 中文名
    阿彌陀佛
  • 外文名
    amtb
  • 別名
    無量光
  • 出生日期
    無量劫以前
  • 逝世日期
    無量壽
  • 信仰
    凈土宗
  • 職業
    普度眾生

同名影片

劇情簡介

敘事鏡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那些年月以及戰後的某一天裏來回轉換。1936年,倫敦。Rickie是一名年輕的事業有成的銀行實業家,一個被緊緊圍困在窒息的婚姻樊籠裏的男人,外表優雅閒適,內心陰鬱;Madeleine是他的妻子,雍容美麗,閃閃發光但情感冷峻的社交界女主人。在她的父親死後,Madeleine邀請她的畫家妹妹Dinah來到他們位于倫敦Montagu廣場的房子裏一同居住。

起先的時候,Rickie隻是從Dinah無拘無束的天性中尋找到了某種能夠舒緩從他臥房中散發出來的持續的單調鬱積氣息的樂趣。Dinah的活潑嬌憨,不造作,自然的表情和姿態吸引了他的目光。但在一次乏味的晚宴上,Dinah卻漫不經心地當眾宣布了她即將結婚的訊息。Rickie盡管外表鎮定如常,內心卻出乎自己意料的震驚,他的嚴厲的有些微顫抖的嘴唇掩藏了他反對的言辭。

我的心

稍後的晚間,Rickie卻開啟了Dianh臥室的門,要求她解除婚約,她毫不猶豫地順從了,證實了他們彼此之間擁有的那種無法述之于口的情感。而這種情感,在Dinah搬出家門,另外租了間公寓後,逐漸發展成了一種被禁止的愛戀關系,它不僅僅將危及Rickie的婚姻和家庭,同樣的也將造成玷污他自身名譽的威脅,在那些“穿著花呢服裝” 的保守分子圈裏,在Madeleine那些刻板的朋友被社會知覺養成的眼睛裏,這種行為甚至遠遠被定義成了可詛咒的犯罪。

而這樣的危險關系也在剝奪著Rickie的健康。當Dinah懷孕時,狂喜與浪漫演變成了一下粉碎性的重擊。Rickie盡管顧慮,但仍舊不能打消Dinah要孕育一個屬于他們倆的美麗孩子的願望。她在海邊漫步,等候著做母親,盡管Rickie很可能無法從他的婚姻狀態中解除出來。一天深夜,Rickie接到Dinah要生產的電報,他驅車冒著暴風雪趕去,卻在半途撞車。而此時,痛苦中的Dinah仍強自支撐著要等他前來。Dinah獨自生下了孩子,可孩子是個死胎。她並沒有幸運當上一名母親。受傷趕來的Rickie與Dinah陷入了彼此折磨的絕望中,他隻能帶著痛苦離開。Dinah的朋友譴責他,而他無言辯解,隻有他自己知道,他隨身攜帶的那個小手提箱子裏滿滿放著的都是嬰孩的小衣服。他並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但如今說任何話都已經太晚。他們喪失了信任,失去了和諧。曾經的心醉神迷墮入了絕望。

他們短暫地分開了。Rickie回到了家庭中,而此時他才知道,Madeleine對此並非一無所知。在整個過程中她默默地觀望著事態發展,但她隻是緊閉雙唇,維持著尊嚴,希望她的丈夫能自己覺醒。妹妹,死去的孩子,她全都知道,隻是不說話。她請求Rickie回來,請求從此不再欺騙,因為她確實愛他。然而就像沒有了和諧人無法相處一樣,沒有了誠實婚姻也再沒有基礎。他們隻是仍舊維持著一個家庭,至少在孩子面前。但隨著Dinah的再度出現,虛幻的圍牆坍塌了。Rickie終于下決心離開了妻子,搬離家中去和Dinah一同居住。

Rickie在珠寶店裏為Dinah訂做了一枚手環,上面按他的囑咐打算鐫刻上威廉.布萊克的詩句——"And throughout all eternity, I forgive you,you forgive me."永生永世,我寬恕你,你寬恕我。那是Dinah曾吟誦給他聽的。但他再也沒有機會取回手環送給Dinah。在夜裏的倫敦街道邊,他摔倒了,突然的疾病將他送進了醫院。隨後一場精心籌備的騙局斷送了幻象中的幸福。Madeleine為了挽救自己的婚姻和丈夫,欺騙Rickie說Dinah已經離開了他。謊言並沒有繼續掩蓋真相,而疲憊憔悴的兩個人卻已經沒有力氣相守抵御。他們最終沉默地選擇離開了彼此。

伴隨著降落在倫敦街頭的炮彈,空襲拉開了序幕,戰爭將很快席卷這片島國,帶來死亡與災難……

影片的最後,Rickie獨自一人漸行漸遠,眼神由悲慟轉成釋然的微笑。在他身前身後,倫敦殘破的街道延伸向遠方。畫面慢慢調遠,從灰暗轉入春日的明媚色調。綠草茵茵的草坡上,年輕的Dinah正在放一隻拖著長長飄帶的風箏,笑聲如銀鈴穿越天際。她的身影和十年後Madeleine女兒奔跑的身影重合了,預示著飽經折磨的心靈藉由寬恕所得的最終的寧靜和嶄新的希望。

電影演員

海倫娜·邦漢·卡特

保羅·貝塔尼

奧利維亞·威廉姆斯

地區:英國

電影評論

《我的心》是一部傳統的英國劇,情感內斂,它生動細致地描述了一對姊妹之間的關系,Rickie作為情感紐帶將她們各自孤立的生活連結起來。盡管這部電影因其特殊的時代背景而被劃定為屬于過去那段時期的,但它的最基本的道德的情感,或者更確切的說,不道德的情感,卻驚人的現代化。

遺憾的是,電影製作方選擇去創造了一個脫離于宗教和強大道德權威的世界,在那裏,唯一的衡量對與錯的尺規僅僅是社會的可忍受程度,表現為Madeleine的維多利亞式的拘謹,或者是主觀的道德自治權,表現為Dinah的違反社會準則的自由,如同她畫中那個裸體的女人。公允的說,影片既沒有譴責也沒有寬恕人物的行為,而是選擇在一個旁觀者的立場上保持了緘默,從而回避了現時的裁決。

同名書籍

作者

巴金

內容簡介

近來不知道什麽緣故這顆心痛得更厲害了。

我要向我的母親說:“媽媽,請你把我這顆心收回去罷,我不要它了。記得你當初把這顆心交給我的時候,你對我說過:‘你的爸爸一輩子拿了它待人,愛人,他和平安寧地過了一生。他臨死把這顆心交給我,要我將來在你長成的時候交給你,他說:“承受這顆心的人將永遠正直,幸福,而且和平安寧地度過他的一生。”現在你長成了,那麽你就承受了這顆心,帶著我的祝福。到廣大的世界中去罷。’

這幾年來我懷著這顆心走遍了世界,走遍了人心的沙漠,所得到的隻是痛苦,痛苦的創痕。正直在哪裏?幸福在哪裏?和平在哪裏?這一切可怕的景象,哪一天才會看不見?這一切可怕的聲音,哪一天才會聽不到?這樣的悲劇,哪一天才不會再演?一切都像箭一般地射到我的心上。我的心上已經布滿了痛苦的創痕。因此我的心痛得更厲害了。

“我不要這顆心了。有了它,我不能夠閉目為盲;有了它,我不能夠塞耳為聾;有了它,我不能吞炭為啞;有了它,我不能夠在人群的痛苦中找尋我的幸福;有了它,我不能夠和平地生活在這個世界;有了它,我再也不能夠生活下去了。媽媽,請你饒了我罷,這顆心我實在不要,不能夠要了。

“我夜夜在哭,因為我的心實在痛得忍受不住了。它看不得人間的慘劇,聽不得人間的哀號,受不得人間的凌辱。它每一次跟著我遊歷了人心的沙漠,帶了遍體的傷痕歸來,我就用我的眼淚洗凈了它的血跡。然而它的傷痕剛剛好一點,新的創痕又來了。有一次似乎它也向我要求了:‘你放我走罷,我實在不願意活了。請你放了我,讓我把自己炸毀,世間再沒有比看見別人的痛苦而不能幫助的事更痛苦的了。你既然愛我,為何又要苦苦地留著我?留著我來受這種刺心刻骨的痛苦?’我要放走它,我決心讓它走。然而它卻被你的祝福拴在我的胸膛內了。

“我多時以來就下決心放棄一切。讓人們去競爭,去殘殺;讓人們來虐待我,凌辱我。我隻願有一時的安息。可是我的心不肯這樣,它要使我看,聽,說。看我所怕看的,聽我所怕聽的,說我所不願聽的。于是我又向它要求道:‘心啊,你去罷,不要苦苦地戀著我了。有了你,無論如何我不能夠活在這樣的世界上了。請你為了我的幸福的緣故,撇開我罷。’它沒有回答。因為它如今知道,既然它已被你的祝福系在我的胸膛上,那麽也隻能由你的詛咒而分開。媽媽,請你詛咒我罷,請你允許我放走這顆心去罷,讓它去毀滅罷,因為它不能活在這樣的世界上,而有了它,我也不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我有了這顆心以來,我追求光明,追求人間的愛,追求我理想中的英雄。到而今我的愛被人出賣,我的幻想完全破滅,剩下來的依然是黑暗和孤獨。受慣了人們的凌辱,看慣了人間的慘劇。現在,一切都受夠了。可是這一切總不能毀壞我的心,弄掉我的心,因為沒有得到母親的詛咒,這顆心是不會離開我的。所以為了你的孩子的幸福的緣故,請你詛咒我罷,請你收回這顆心罷。

“在這樣大的血淚的海中,一個人一顆心算得什麽?能做什麽?媽媽,請你詛咒我罷,請你收回這顆心罷。我不要它了。”

可是我的母親已經死了多年了。

1929年春在上海

同名歌曲

歌曲簡介

作詞:陳濤

作曲:王備

演唱:屠洪剛

是電視劇《武當1》片頭曲《我的心》

同名詩歌

作者

食指

內容簡介

心上籠罩著烏黑沉重的雲層

心中吹過一陣又一陣的寒風

心底沉淀著鹽分飽和的溶漿

心頭聳立起積雪不化的山峰

讓我來告訴你這是我的心

這世界已被無情的解剖示眾

它已不再有什麽秘密的故事

它正遭受著你們殘酷的戲弄

你們想用釘鞋掌的鞋跟碾碎它

看著它因為痛苦的抽搐而變形

可它仍然還是一顆心

而且就在我胸中砰砰躍動

我決心接受你們的挑戰

不過之前多餘問一聲

不知你們有沒有一顆心

要有,望你們千萬珍重

1982年

[1-21]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