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我的家

我的孩子我的家

《我的孩子我的家》原名《今生》, 由導演毛衛寧執導, 周涌 、 慕星編劇,薩日娜、劉佩琦徐玉琨主演。該劇于2010年10月5日國慶檔于上海電視劇頻道首播。

該劇通過上世紀70年代末一個普通家庭30年來的變遷折射出整個中國社會在改革開放30年中的巨大變革,圍繞著薩日娜飾演的幺嬸和她那因酗酒而一事無成的丈夫以及六個性格各不相同的兒女展開,講述了林家九口人的悲歡離合,以及長達三十年的歲月變遷、命運起伏,由此呈現出了整個中國社會改革開放以來的滄桑巨變。

  • 中文名稱
    我的孩子我的家
  • 首播時間
    2010年10月5日
  • 製片地區
    中國
  • 集    數
    43集
  • 線上播放平台
    搜狐,PPTV,騰訊,優酷
  • 導    演
    毛衛寧
  • 類    型
    家庭
  • 發行公司
    華誼
  • 主    演
  • 上映時間
    2012年6月22日(上星)
  • 首播平台
    上海影影片道
  • 拍攝地點
    中國
  • 每集長度
    60分
  • 上星平台
    黑龍江、遼寧、四川衛視
  • 其它譯名
    今生
  • 編    劇
    周涌、慕星
  • 出品公司
    華誼

​劇情簡介

1978年,重慶。挺著大肚子的幺嬸帶著大大小小五個孩子跪在廠門口,為她因酒醉被廠裏開除的丈夫幺叔討一個公道。幺嬸終于讓廠長答應了他們家老大長大後接幺叔班的請求,卻也在這場風波中廠門口產子,生下了一對雙胞胎。

我的孩子我的家我的孩子我的家

幺嬸和幺叔本來有五個孩子,前四個孩子是用"繁榮昌盛"起名的,除了老二林榮外,老大林繁、老三林昌和老四林盛都是男孩,老五林靜是個沉默和倔強的小女孩。孩子太多,家裏本已艱難度日,而現在又失去了他們家中最大的經濟支柱--幺叔,他因為酒精中毒,已經喪失了勞動能力。

幺嬸必須站起來扛起這個家,剛生下的雙胞胎養不起,在送人的途中,雙胞胎丟了一個,幺嬸忍著巨大的悲傷把剩下的那個抱回了家,她就是林家的老六。帶著五個孩子開始勞動,無法躲避供銷社老劉的騷擾,卻招至了更多的流言。林建設一怒砸碎了街上所有造謠生事人家的玻璃,並去找老劉算帳,但是幺嬸攔住了林建設的棍子,因為老劉的確對林家有恩。

林建設在從拘留所出來後,沒有再回到林家,而是遠走他鄉。老二林榮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孩子,甚至偷竊了同學的新衣服,而遭到同學哥哥的糾纏。老三林昌和老四林盛平時關系最好。林榮被流氓糾纏,老三老四搬來大哥林繁救場,而林繁卻一個失手,將該人打死。

幺嬸決定,林繁將是家裏的經濟支柱和希望,他不能坐牢,于是隻有在其他幾個孩子之間抽簽,誰抽到就去給大哥頂罪。抽簽的結果是老四林盛抽到了簽,但他在害怕下偷偷把簽換給了林昌,林昌去坐牢了,從此,改變了這兩個人的一生。

林靜熱愛上了鋼琴,並極具音樂天賦。幺嬸狠心給林靜買了電子琴,但是卻錯誤懷疑林靜偷家裏的錢想買琴,而再次給林靜造成了侮辱,林靜砸碎了電子琴,並成為最恨幺嬸的人。就連幺叔,再次酒精中毒送醫院搶救後,邂逅了原來的戀人馮玉婷,並在母親的攛掇下與幺嬸離婚,要和馮玉婷一起過。

林建設也又回來了,他這次是衣錦還鄉,因為林建設已經成為了一個廠子的廠長。並要接幺嬸一家離開重慶,去他的廠子生活。但是幺嬸在最後還是拒絕了,她放不下坐牢的林昌,也期待著丟失的老七能有一天回來,更重要的是,她離不開這裏,她生長的故鄉,林建設隻有黯然離去了。

分集劇情

第1集

挺著大肚子的幺嬸帶著大大小小五個孩子在廠門口跪成一排,這是一個威脅。廠長其實早已鐵了心,這回不管幺嬸再鬧出什麽幺蛾子,都絕不會改變廠裏對幺叔的決定--降職調崗減工資。因為他的酒醉失職給廠子造成了巨大的損失,而且醫院診定幺叔是酒精中毒,已經喪失勞動能力,對幺叔這樣已經夠仁慈了。可是幺嬸現在居然在廠門口跪了下來,他就不得不出去看一看了。幺嬸見到廠長的第一句話是,你幫我個忙,朝我肚子上踢一腳吧。廠長楞住了。幺嬸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人,她說現在全家五個孩子指著幺叔的工資都隻將將夠活,幺叔再被調去看倉庫,隻有基本工資,肚子裏的孩子生下來也養不了,不如痛快點踢掉。廠長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麽要出來,然而他想走卻已經走不了了。幺嬸望著廠長笑笑,說你要動不了手的話,我自己來吧。她突然開始狠狠地打自己的肚子,是真的打,鮮血已經流了出來。廠長嚇壞了,連忙嚷著要送幺嬸去醫院,可幺嬸就是不動彈,寧可死在廠門口,廠長萬般無奈,隻好答應幺嬸等大兒子林繁長大了再接他爸的班進工廠。幺嬸一直等著得到這個答復後才昏了過去。

第2集

幺叔和婆婆頓時瘋了。婆婆催促幺叔趕快去找孩子,幺嬸卻說,不用再找了,誰都不用去。而後回到屋裏,把孩子放在小床上,幺嬸和衣倒下,很快睡著了,她知道,她已經找遍了那個鎮子的每一個角落,不可能再找到了。而婆婆卻覺得幺嬸真是狼心狗肺,幺叔還是連夜就出發了,去幺嬸丟孩子的地方,又找了一遍。第二天,幺嬸還是平靜地起床,操持家務,到晚上看著幺叔也是一身疲憊地回來,幺嬸沒說什麽,給幺叔打了洗腳水。幺叔洗著洗著腳,突然怒從心起,一腳踢翻了水盆,指著幺嬸說:我就不明白,你怎麽就不難受,你怎麽就能不難受呢,幺嬸居然沒有說什麽,把水盆拿起來,重新去接熱水,在接熱水時,裊裊的水汽中,幺嬸的胸前漸漸濕了一片--她來奶了。幺嬸站不住,她伏在地上,無聲地嚎啕大哭。幺嬸的淚水並沒有讓幺叔和婆婆看見,她知道他們看到也沒有用,她現在身上已經擔著整個家,她知道難過的權力已經不再屬于自己,她必須得讓整個家能活下去。如果那時工廠有開除的話,幺叔實際上就是被開除了。他幾乎不用去上班,去上班也沒有工作,而他隻拿基本工資的一點點,連平時出勤的錢都沒有。幺叔一開始還沒有完全意識到這種半死不活的處境將使他逐漸成為一個廢人。這麽多年來,他一直是家裏的頂梁柱,他的工資是家裏經濟的主要來源。然而,幺叔喪失勞動能力,連搬個箱子都搬不動,不斷想找活兒,又不斷被辭退,幺叔開始意識到,自己是不是真的廢了,他的心裏漸漸起了微妙的變化。

第3集

回來的人叫林建設,幺叔的親弟弟,在內蒙古草原上插隊了數年,漂亮的小伙子變成了野人,幾乎連幺叔都認不出這個弟弟了。婆婆很高興,而幺嬸很頭疼,家裏又多了一口,新回來的小叔子比一頭牛還能吃。林建設絕不是個甘心在家裏吃閒飯的人,然而他跑到知青安置辦,發現知青的安置工作差不多都結束了,幾乎是最後一批回城的林建設暫時沒有工作安排。而考大學,對于已經把當年高中的知識跟草原上的草一起喂了羊的林建設來說,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林建設遇到了人生中最麻煩的階段,他的精力是一生中最充沛的時候,卻是完全地無事可做,不知道該做什麽,也不知道能做什麽。林建設隻有把過剩的精力都投入到幺嬸家裏的雜活上,他體力驚人,就像年輕的幺叔一樣。似乎為了表示自己不是吃閒飯的,林建設對幺嬸家裏的活投入了百分之二百的精力,鄰居經常看到一個龍精虎猛的小伙子如一陣風般扛著各種箱子櫃子,搬來挪去。而且幺嬸也發現這個小叔子是個不同于這個家的異類,他的腦中總有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有時候還有股邪勁。比如說家裏冬天燒爐子,幺嬸為了省錢,每天晚上都會把爐火封上,到後半夜就冷得要命,而林建設居然對爐子進行了改造,在爐子外面標上了刻度,一度保持家裏的溫度,二度是平時做飯炒菜,三度是家裏來了客人,並且將爐子外面掛上了自己用鐵絲編的網,可以烤東西吃,也可以把衣服烤幹,使爐子旁成了家裏孩子們的天堂。

第4集

在鄰縣的豆瓣醬生意果然比本城的要好。于是林建設和幺嬸每天一大早,天剛剛亮,就一起去鄰縣賣豆瓣醬,而天已經黑透了的時候,林建設才蹬著車帶著幺嬸回來。幺嬸見小叔子這麽辛苦,有些過意不去,對林建設是加倍的體貼和好了,做飯都會給小叔子多留些偏食,衣服破了一點都補得整整齊齊的。林建設當然覺得更是溫暖,能幹又漂亮的嫂子幾乎成了他心目中的偶像。幺嬸的化妝也越來越勤了,回來得再晚,起得再早都要化妝,化妝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這一切都使婆婆越來越不安了。家裏的氣氛便起了微妙的變化,每天晚上吃飯,幺叔總是沒什麽話說,而幺嬸和林建設由于一天的工作,很有共同語言,有說有笑,說起白天遇到的趣事,的確幺叔也插不進嘴去。而婆婆卻是越來越覺得不舒服,于是婆婆找林建設談,讓他離嫂子遠點,那幺嬸是個狐狸精,誰都想勾一把的。林建設愕然,他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但婆婆對幺嬸的評價是他完全不能同意的。這番談話的結局是林建設憤然離去,留下婆婆獨自抹淚。但晚上再見的時候,林建設似乎就感覺到了尷尬,跟幺嬸的話少多了,但又忍不住不跟幺嬸說話,婆婆、幺叔、幺嬸、林建設,家裏的氣氛越來越尷尬了。

第5集

然而林建設和幺嬸卻毫不知情,兩人每日早出晚歸,開始變得無話不說。幺嬸問林建設,怎麽到這歲數,也不找個媳婦。林建設對幺嬸傾吐出了他深埋在心底的一個愛情故事,一個林建設原來打死也不會跟任何人說的故事,那是他在內蒙草原插隊時,和那裏的姑娘發生的一段愛情,他甚至給那個姑娘買了一個鐲子,花掉了他所有的錢。但是這個鐲子最終沒能送給那姑娘,在最後的一刻,命運的捉弄讓他們兩人還是分道揚鑣。林建設的愛情故事深深打動了幺嬸,她為林建設的感情而感動,她看著這個鐲子,覺得真是漂亮,而林建設隨口說,反正這個鐲子也不可能再送給其他人了,嫂子喜歡,就送給幺嬸吧。送給幺嬸的鐲子被來接幺嬸的林榮看到了,林榮以生在這個家為恥,在眾人都取笑她的時候,林榮突然找到了辦法,她說,她根本不是幺嬸和幺叔親生的,是被他們抱來的,自己本來應該是公主,絕不應該屬于這個家,而這一切被婆婆聽到了。在婆婆的審問中,林榮驚慌失措,說了林建設送給幺嬸的鐲子,這讓婆婆一下子再也控製不住了。

第6集

幺嬸再去老劉那裏進貨的時候,發現老劉非常平靜地告訴她,原料已經都賣完了。幺嬸明白老劉想要的是什麽,回到了家中,她陷入了深深的為難。她不想再去找老劉,繼續兩人的關系,但是如果不這樣做,老劉已經卡住了全家的命脈,全家這幾口人,沒有了原料,沒法再賣豆瓣醬,到底得怎麽活,幺嬸心煩意亂,在這個問題上,她又完全無法征求幺叔和林建設的意見,但是,幺叔已經覺察到了幺嬸的難處,他知道老劉斷貨是對幺嬸最後的要挾,幺叔沒有告訴幺嬸,他不聲不響地去找老劉了。幺叔和老劉,這幺嬸流言中的兩個主角,在街上碰面時,都會心照不宣地匆匆加快腳步,擦肩而過。但是今天,他們必須要面對面地交鋒了。幺叔對老劉說,讓他不要斷貨,哪怕是比原來的價格還要高。他們家不能斷絕原料,不能斷絕生活來源,從現在開始,老劉和幺嬸的以前關系結束了,以後就是幺叔和老劉的關系,就算是幺叔求老劉,欠老劉的,不管怎麽樣他欠老劉的情和債都會還清,這輩子還不清,下輩子還。幺叔很認真,而老劉很傲慢。老劉很無所謂地告訴幺叔,其實想跟他的女人多得是,他已經被幺嬸玩煩了,用不著幺叔還債,要不然幺嬸繼續來找他,要不然幺叔這一家最好跟他別再有任何關系。

第7集

陽光照在林繁的青春上,林繁縱情地在街道上奔跑著。他在聯考中得了高分,拿到了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再沒有什麽能讓林繁更高興了,然而手握著錄取通知書的林繁剛一進門,發現家裏人也都在興奮著,而這興奮與自己的快樂並不合拍,原來幺嬸也在這一天,剛剛拿到廠長讓林繁進廠接班的許可。林繁呆住了,被一盆涼水從頭澆到尾,他想去上大學,一直酷愛讀書,像個書呆子一樣的林繁,說什麽都想去上大學。但這不可能,林繁說他上大學可以不要家裏一分錢。可是幺嬸說,現在的問題不是家裏有沒有錢讓林繁上大學,而是林繁必須接幺叔的班,來養家。林繁燒掉了錄取通知書,把他青春的夢想也一起燒掉了。從此之後,林繁變得更慢,更木了。而幺嬸難得地大方起來,專門找個裁縫給林繁做一身上班的新衣服,家裏所有的衣服本來都是幺嬸動手的,但是這次不一樣,這次的衣服要做得好。

第8集

林昌入獄後,幺嬸失魂落魄,回家時看到了婆婆,出乎意外的是,婆婆並沒有說什麽,望了幺嬸一眼,就進了自己的屋,關上了門。或許,婆婆心裏也知道,如果她處在幺嬸這個位置,該怎麽做,她不能說幺嬸做得對,但也沒法說幺嬸做的錯。幺嬸走回到自己屋裏,關上房門,幺叔鼾聲如雷,幺嬸這時才覺得痛斷肝腸,她無助地倚著牆坐下了,淚流滿面,發生的這些事讓她都不知道該怎麽辦了,這時她很想念林建設,希望林建設還在,可以幫幫她,但是幺叔還是鼾聲如雷,他沒睡著,但是幺叔不知道他這時能對幺嬸說什麽,能幫她做什麽,既然自己已經是個廢物--那就把廢物當到底吧。從這時候開始,幺叔開始逃避家裏的一切決策,他變成了幺嬸的應聲蟲。幺嬸也從此逐漸養成了一個習慣,當她最無助或最傷心的時候,她的眼前總會出現林建設的樣子,在她身邊,給她以安慰,這是她精神上的支持,幺嬸想像中的林建設,成了她的精神戀人。

第9集

林榮這件事對幺嬸來說是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林榮和丁松一時間成了耍流氓的代名詞。並且林榮還有一個天然的"女流氓"身份。幺嬸的女兒。很多人在閒談中都會有"有其母必有其女","就知道她長大了肯定跟她媽一樣,耳濡目染麽"等閒話。幺嬸都不禁開始懷念林建設的棍子,但是這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最急切的是必須想辦法挽救林榮,于是幺嬸對林榮說,讓她一口咬定,裸體畫是丁松強迫她畫的,她屬于受害者。林榮卻像她無數次幻想中描繪出的女烈士一樣,對幺嬸的威逼利誘,"堅貞不屈",說什麽都不肯出賣丁松。然而,幺嬸也有辦法,她讓林榮聽到了丁松的供述,丁松已經完全崩潰,警察讓他說什麽就說什麽,將林榮說成一個一文不值的女流氓,林榮聽著聽著,便暈倒了。

第10集

對于林靜來說,學校是她最後的樂園。隻有在學校裏,她才能得到平靜,在家中總是充滿了憤怒和怨恨。她由于對家的恐懼和厭惡,每天上學都想方設法地在學校多留一陣,她主動承擔了班級的掃除任務,學校的校長每天晚上最後離開學校的時候,總會在初升的月光下,看到坐在校園裏的林靜,她已經把班級的地板拖了三遍拖得幹幹凈凈,實在無事可做,便默默地坐在操場上望著月光,這情景每每讓校長非常感動,感嘆林靜真是一個好學生。于是林靜在學校裏,得到了她在家裏永遠別想得到的認可和鼓勵,她覺得學校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在這個世界裏,隻要她努力,就會有公平的回報,不像在家裏,似乎怎麽做結果都是痛苦,怎麽做都讓她困惑。有時候,有錢人對某一件事物的愛好,叫做向往,而窮孩子對于某一件事物的喜愛,則稱為可憐的命運。雖然,往往窮孩子對它的愛比有錢人要深得多。林靜便愛上了音樂--這個她完全不該愛上的東西。

第11集

或許是從幺嬸挺身而出,擋住林建設棍子的那一瞬間,老劉開始對幺嬸有了全新的認識。原來,他隻把幺嬸當成一個女人,一個可以有"公平交換"條件的女人,就像他對其他女人一樣。但是他越來越發現幺嬸的不一樣,幺嬸的能力,幺嬸的魅力,使他竟然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幺嬸深深地吸引了。而由于幺嬸的賣書生意,要通過老劉的朋友來進書,與老劉的聯系也愈發增多。于是有一天老劉大膽地跟幺嬸提出,你別跟幺叔過了,跟我過吧。幺嬸白了一眼老劉,你還有老婆呢。老劉更大膽了,隻要你願意,我立馬就跟老婆離婚。

第12集

學校本來就是林靜心靈最後的樂園。于是,不難想像,弄丟了大家的捐款,對于全身心熱愛著學校生活的她,是多麽沉重的打擊。但是林靜隻字不提幺嬸對她做的一切,她像避瘟疫一樣躲避著這個名字,因為學校對于林靜來說,也並不是那麽完美的樂園,就算在學校裏,也免不了對她母親的各種閒話和侮辱,這是林靜逃不了也躲不開,並被深深折磨的,因此也隻有琴可以讓林靜暫時逃開這一切,但是這又被幺嬸粗暴的話語毀掉了。幺嬸,一直是林靜在學校裏最大的陰影。

第13集

這是在婆婆心中翻來覆去已經考慮了很久的一件事。幺叔和幺嬸離婚,婆婆覺得真是對不起幺嬸,在家裏那麽難的情況下,是幺嬸一手把整個家撐了過來。但是,婆婆實在不能放棄這個機會,她知道,幺叔和幺嬸這樣過一輩子,幺叔就永遠活得不像個男人,永遠會浸泡在酒裏,說不準下次再喝多就搶救不回來了。而和馮玉婷在一起,做一個飯館的老板,重新自己說了算,幺叔才能重新活得像個男人,才可能開始新的生活。婆婆想來想去,還是咬牙決定,讓幺叔和幺嬸離婚,理由隻有一點,為了自己的兒子,能再活一次。

第14集

老四林盛本來就是幺嬸最大的安慰。皇帝愛長子,百姓疼幺兒。父母對子女總會有最偏愛的一個,而林盛,作為兒子裏最小的,正是幺嬸心中的這一個。幺嬸常常感嘆,生了這麽多兒子女兒,幾乎都跟她不像或不對付,隻有一個是最像自己,也最聰明的,就是林盛了。過年的時候,給孩子們均分糖果,幺嬸的手裏總是藏著一把,那是留給林盛的。在廚房裏,林盛隻要經過,幺嬸總會叫住他,讓林盛張開嘴,而後總有東西放到林盛的嘴裏,讓他找一個角落慢慢嚼去,別讓兄弟姐妹們看見。

第15集

幺叔還沒從馮玉婷失蹤的震驚中恢復過來,接二連三的打擊又出現了,他們的書店被抵押人收走了,而馮玉婷的房子居然也是被抵押了。幺叔終于不得不承認,馮玉婷是結結實實地騙了他們,他們已經一無所有了,連林繁的工資都沒有了,他們很快連飯都吃不上了。幺嬸知道這些訊息後還是很平靜,她並沒有管幺叔那一家的事,還是想方設法地,讓自己家裏的三個孩子林榮、林盛、林靜過得好,起碼能夠吃上東西。而幺叔那邊的日子卻越來越窘迫,隨著馮玉婷的房子也被債權人收走,他們居然無家可歸,沒有地方住了。于是幺叔還是厚著臉皮,帶著婆婆和林繁回來找幺嬸,希望得到幺嬸的原諒。隻有林靜沒有跟他們,林靜不想再回到幺嬸的身邊。

第16集

如果沒有大鋼的話,林靜也許真的會被自己餓死了。大鋼的大名叫李成鋼,林家的鄰居,在小的時候,大鋼也是嘲笑和捉弄林家孩子的主力軍之一,並且比別人更加勇猛,這使得林靜一想起小時候的大鋼就充滿了惱怒和不屑。可是那時的大鋼卻並沒有怎麽註意林靜,在他的眼裏,林家的這六個孩子都一樣,沒什麽區別。大家漸漸長大,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林靜接著上學,而大鋼連國中都沒有上,他們家裏覺得大鋼不是上學的料,上也沒用,正好大鋼的舅舅在某個工廠當車間主任,就讓大鋼去當了青工。如果大鋼這一天不是恰巧送東西經過學校,不是恰巧突然被學校引發了某種情緒停下腳踏車多望一眼,也許林靜和大鋼的生活永遠不會有交叉,然而,大鋼多望的這一眼,徹底改變了他和林靜的人生。

第17集

劉衛東和林盛坐了兩天兩夜的火車,又轉乘船到了海南。這幾天幾夜裏,劉衛東和林盛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更別提睡覺了,一直把裝錢的包死死地抱在懷裏,看誰都像來偷他們錢的人。就算林盛暈船吐得亂七八糟的時候,他的手還是一直沒離開裝錢的包。總算,一路上有驚無險,到了海南。到了海南,見到了劉衛東的同學,但是連吃了幾天飯,同學都壓根沒提走私錄象機的事,就讓他們多看看海南的風光,劉衛東開始有點著急了,又不是來旅遊的,林盛提醒劉衛東,他的這個同學是不是想要錢啊。錢用到了,同學立即痛快地答應,今天晚上,就去提貨。

第18集

幺嬸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著林盛把一台台錄像機從車上卸下來,放在家門口,林盛跟劉衛東揮手告別,劉衛東開車帶著他的錄像機走了。本來這次歷險,劉衛東說好要給林盛一筆錢的,但是林盛沒有要,而讓劉衛東把要給他的錢折成了兩台錄像機,再加上他從家裏偷的錢,林盛一共買下了四台錄像機。林盛向幺嬸怯怯地笑笑,想向幺嬸解釋。幺嬸不容分說,打斷了林盛的話,不管是偷來的還是搶來的,先搬進家裏再說,不管林盛在外面殺了人還是放了火,先回家再說。夜裏,林盛告訴幺嬸,這四台走私的錄像機可以賺錢,幺嬸根本不相信,林盛能怎麽把它賣出去呢。林盛自有他的辦法。林盛找了一家修電器的,跟他說借他的店鋪放錄像機,天天對著街放,而林盛就守在錄像機的旁邊,有人上來看,就貼到身邊去說價。

第19集

林靜終于回到了家裏,幺嬸以為林靜該服軟了。然而林靜說,回到家裏其實是為了一件事,她向家裏宣布,她要結婚了。大家嚇了一跳,隨後哈哈大笑,因為林靜才剛剛十五歲,離結婚的年齡還差得遠。雖然林靜一點對大鋼都說不上愛情,她隻是太想離開這個家,結婚是她唯一能想到離開家的辦法。

第20集

林建設的確給幺嬸留下了錢,再加上老劉拿的錢和幺嬸攢下的錢,幺嬸開始開起了自己的商店。但在剛開始開店的時候,並不容易。因為大家習慣了在國營的商店裏買東西,都怕幺嬸私人開店進的東西是假貨,不地道,幺嬸雖然幾次降價,甚至賠本賣,生意都很冷清。幺嬸非常地著急,想要找到改變的辦法。而在林盛的心裏,那一次海南之行,對于林盛來說,是徹底把他的心跑野了。雖然那一次車輪下究竟有沒有軋死劫匪讓他回家後心驚肉跳了很久,甚至晚上都做惡夢。但是似乎這一切又有一種奇異的魅力,吸引著林盛,讓他想再出去。而許穎潔終于十八歲了,他要兌現那個青春的承諾,送給許穎潔一件東西。

第21集

深圳,這個地名都是幺叔和幺嬸以前從未聽說過的,林靜告訴幺叔和幺嬸,現在國家把深圳定為經濟特區,鼓勵全國的人才去建設深圳,去深圳創業。深圳正在飛速發展,而林靜沒有說她心裏真正原因,她一天都不想在這個家裏呆了,而深圳是她能想到離開家最遠的地方。幺嬸堅決不同意,聽說深圳隻是個小漁村,去哪裏能做什麽,打魚嗎,林靜可以走,但是家裏一分錢都不會給她,看她怎麽走。林靜有林靜的辦法,她再次找到了大鋼,問大鋼,上次說跟他結婚的事情,他還記得嗎。

第22集

大鋼望了林靜一眼,他狂亂地把林靜放在床上,林靜準備好了,嘆了口氣,這也應該是她能補償給大鋼的一部分。但是大鋼望著林靜,突然停住了,隻是怔怔地望著林靜,說,我喝多了,對不起,我多了,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隻想睡覺,你別怪我。林靜當然不會怪大鋼這時的"多"。她扶著大鋼躺下,也躺在了大鋼的身邊。大鋼"多"了,"多"了的人是不應該說話的。于是兩夫妻就這樣默默地,誰都沒有睡著,等待著天亮。

第23集

林昌在大哥結婚的前一天出獄,這是幺嬸有意安排的,好讓林昌一出來就感受到家庭的喜氣。是大哥林繁去接林昌出獄的,然而兩兄弟的見面並沒有熱淚擁抱和感動。十多年的牢獄生活,使得林昌變得冷漠而寡言,大哥林繁也似乎有著心事,兩兄弟悶悶地走了一路。林昌回到家,看到所有的人,他都有些陌生並恐懼。大家也不知道究竟該怎樣對待他,怎麽跟他說話。幺嬸嘗試活躍氣氛,但氣氛卻變得更尷尬。林盛想了想,突然回屋翻了許久,拿出了那把木頭槍,遞給林昌。林昌接過那把木頭槍,突然放聲大哭,一把緊緊地抱住了林盛。幺嬸很欣慰,這一刻,林昌才是真正地回來了。

第24集

幺嬸對林昌現在的變化覺得很內疚,在進監獄之前,林昌本是個天不怕地不怕想當好漢的渾不吝,現在卻做什麽事都畏畏縮縮地,她想重新激發出林昌男人的血性,可幺嬸很快就會後悔,她會發現,林昌這樣畏畏縮縮的,比他之後的樣子要可愛一百萬倍。自從見到過那個和林雨虹長得極為相像的女孩後,再次點燃了幺叔心裏尋找女兒的希望之火,他更加努力地尋找女兒,希望打聽到那個女孩的下落,然而就像一粒石子投進大海一樣,幺叔的努力毫無所獲。

第25集

林盛對他這個三哥毫無辦法,被林昌整得苦不堪言。而林盛最害怕的事也終于發生了,林昌最近突然多了個愛好,隻要林盛和許穎潔見面,林昌就一定會出現,跟他們在一起。林昌會在許穎潔的面前毫無忌憚地使勁羞辱和折騰林盛,甚至主動調戲許穎潔,林盛對林昌忍無可忍的時候,林昌就會耍三青子,躺在林盛的面前,讓林盛有種打死他,林盛比他狠,從小的時候,就比他狠。抽簽作弊,他可做不出來。許穎潔受不了,問林昌幹嗎總跟她過不去,林昌很簡單地說,如果林盛抽簽時沒作弊,現在也許他們的命運會調轉,林盛的一切本該是他的,許穎潔現在也許應該是他的女朋友。

第26集

林昌自從林盛離家後安靜了許多,他隻是默默地跟著許穎潔,想和許穎潔結婚。然而許穎潔卻從不看林昌一眼,就像是生活中從來不認識這個人一樣。終于林昌跟著許穎潔,看她進了醫院,詢問大夫才知道許穎潔竟然懷孕了。林昌懇求許穎潔一定要把孩子留下來,他想跟許穎潔結婚,為了這個他什麽都願意做,願意改,但是許穎潔還是把孩子打掉了,並且準備嫁人,出國,離開這裏。林昌完全地崩潰了,他躺在床上抽煙,點著了自己的褥子,想用一把火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幺嬸奮不顧身地救下了林昌。

第27集

幺嬸火速趕到醫院,看到那裏的警察,幺嬸以為林昌又犯罪了,想替林昌認罪,然而警察卻告訴幺嬸,林昌是見義勇為,勇鬥歹徒,而被刺傷的。幺嬸流下了眼淚,在林昌終于蘇醒過來的時候。獎狀送到了林昌的手裏,林昌笑了,他一生中最光輝的時刻,就是現在了。林昌特別想早日傷愈出院,想回家,但是在醫院的檢查中,發現林昌已經是胃癌晚期了。

第28集

林榮終于擺脫了藏在家裏的陰影,這使幺嬸很高興。于是幺嬸更覺得,給林榮找對象是刻不容緩的。幺嬸心裏想,沒有任何毛病的人家是肯定看不上林榮的,于是幺嬸找的都是有一點先天缺陷的,或跛子,或口吃,或受過嚴重的工傷,後來把林榮都給氣樂了,她對幺嬸說,不用費勁了,她有男朋友了。

第29集

時光流逝。每個人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97香港回歸,幺嬸叫所有人都來家裏一起看電視,特別叫上了女婿大鋼。然而,在香港回歸的這一天,比任何人回來都早的,是林靜。終于,大鋼終于等到了回來的林靜--但她帶回來的,卻是一紙離婚協定。林靜作為深圳第一次建設的時代弄潮兒,憑著自己的奮鬥,終于脫胎換骨,在深圳發展了自己的事業和愛情,找到了屬于自己的人生位置,也找到了愛情和男友。所以林靜這次回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來和大鋼離婚的。林靜拿回來的新鮮事物和她的見聞,都讓家裏人目瞪口呆。而正在一旁暗自歡喜的幺嬸聽說林靜要和大鋼離婚,頓時沉下臉來,說絕對不行。

第30集

大哥林繁陷入了愁事中,媳婦和母親的爭鬥他已經習慣了,幺嬸和羅小翠,這兩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也都是他沒法選擇又最怕的兩個女人。但這些並不重要,最令他最頭疼的是,自己的兒子到現在還是不認自己做父親,連姓都不願改,在上國小的時候,林繁和羅小翠向老師報名,兒子叫林生,但兒子卻堅定地大聲說,不,我不姓林,我姓高,叫高生。一開始,林繁覺得這隻不過是小孩子胡鬧,隨著時間的推移,總會慢慢改變,但是時間越長,林繁覺得兒子竟變得和他越對立了,青春期的男孩總有一段"弒父"的逆反期,而高生的這個逆反期來得格外早,也格外長,這當然有他的原因。

第31集

林榮在這段時間裏是全家最大的光榮和驕傲,也是幺嬸最大的安慰。她的日子過得真可稱得上是節節升高。隨著鄭子墨的不斷升官,林榮的衣著首飾都在不斷更新換代,每次回家連談吐的口氣都不一樣了。鄭子墨也是個沉穩儒雅的人,值得放心,作為女婿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街坊鄰居都羨慕林榮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砸到了腦袋上。但是幺嬸卻始終還是有些隱隱的擔心,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從何而來,但每次見到林榮和鄭子墨在一起出現,特別是看到鄭子墨越來越風度翩翩,越來越富男人魅力時,幺嬸心中那隱隱的擔心就會出現。幺嬸跟女婿談過,問林榮有哪點他不滿意的,她去告訴林榮改。鄭子墨說都很好,林榮是個好老婆,有時候,林榮還是有點太小市民習氣,不過這也並沒有什麽嚴重的,一點都不嚴重。

第32集

暴發戶的病並不很嚴重,他出院了,出院的時候,林雨虹也正好下班,郭小龍把車停在了林雨虹的身邊,如果可以的話,想送林雨虹回家。林雨虹上了車,在車上,郭小龍就開始了自我介紹,他非常感謝林雨虹這段時間對自己的照顧,現在他的歲數也不小了,爸媽都希望他成家,他想找的妻子條件是,第一,得有文化,得是大學生,因為自己沒文化,這樣生孩子就有人教育。第二,最好是醫生或護士,因為醫生和護士都懂得照顧人。第三,長得比較有氣質,這樣他和他的朋友聚會時,比較能惹人羨慕。林雨虹聽到這番話險些沒笑出聲來,郭小龍這些話是什麽意思,是向她表白,求愛嗎?暴發戶果然就是暴發戶的思維,盧寧是永遠不會這麽說話的。最後,郭小龍總結似的說,林雨虹在他住院時幫了很大的忙,所以他得送林雨虹一件禮物,還沒等林雨虹來得及推辭,她已經到家了。

第33集

林雨虹和郭小龍的婚禮上,來了很多郭小龍的朋友,有好幾個都是當年郭小龍住院來看過他的,他們送禮還是隻有兩種,一種是把錢包成厚厚的紅磚頭,要不然就是直接送金條。林雨虹不禁想,如果她要是和盧寧結婚,來的會是完全另外一撥朋友,是盧寧學哲學的朋友,這些人會送什麽,廉價的鏡框,幾本書,筆,給他們畫幅畫,或者送一副書法對聯,林雨虹不知道,她會更喜歡什麽樣的禮物。

第34集

林建設經歷了大起大落,他們的廠子前幾年被外資吞並,本來林建設是要擔任中方廠長的,然而有人舉報他利用職權貪污腐化,林建設那幾年雖然沒有刻意的貪污,但確實大手大腳地佔了廠裏不少便宜,于是林建設的廠長是當不上了,被降為一個普通的副主任,而過了幾年,下崗分流時,林建設居然在下崗人員名單裏的頭一名。林建設不甘心失敗,于是搞非法集資,想多拿點資金幹出個名堂來,給他原來的廠子看看,結果林建設也被人騙了,集資的錢被一卷而空,林建設離了婚賣了房子,還是還不清債,林建設沒有辦法,一路逃債,他無處可去,隻有逃回幺嬸這裏。

第35集

林榮在做保姆,雖然很苦,但是起碼能養活自己。這一天,她卻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邀請,是幺嬸發出的,林榮要到自己家來打掃衛生。林榮覺得幺嬸在開玩笑,但幺嬸就是要她打掃,並且要看成效再付錢,林榮感覺受到了母親的侮辱,說什麽也不幹。幺嬸說,那就說明,你不是個稱職的保姆,因為幺嬸現在就是林榮的僱主,僱主並沒有提出什麽非分的要求,林榮沒有道理拒絕。林榮當然可以拒絕,但就說明她還是不稱職的,還和以前一樣,成不了事。林榮考慮了很久,她還是接受不了,走了出去,幺嬸有些失望,然而她很快看到林榮又回來了,並且一臉笑容,拿起抹布和水盆就開始幹活。

第36集

醫院檢查,幺嬸的腦部有一個腫瘤,還未能判斷是良性或惡性的,應該去大醫院進行進一步的檢查,確認是否要開刀治療。林雨虹盡一切努力,以最快速度在北京聯系給幺嬸治病的醫院和專家。這時就需要有人陪幺嬸去北京。林雨虹要在北京安排,老大林繁和幺叔需要照應家和要開業的超市,老二林榮的家政公司剛剛開張,正是最忙的時候,也走不開。老三林昌已死,老四林盛在外地做生意,那麽能陪著幺嬸去看病的,最合適的不過是剛剛回到家,暫時沒有任何事情的老五林靜了。

第37集

夏宜的一生是跟林家人完全不同的,她一直都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沒有上學,走南闖北,做服務員,做售貨員,換了無數的工作,吃了無數的苦,練就了她什麽都不怕的潑辣性格。夏宜對幺嬸的反應很是奇怪,還以為幺嬸發瘋了。幺嬸問她,是不是被拐賣過,夏宜非常奇怪,因為她從沒聽說過自己有這段歷史,她的爸爸還活著,雖然家裏極其的窮,而且她從小就跟她爸爸不對付,覺得自己不像是這家的親生女兒。

第38集

林盛自從和許穎潔重逢後,他放下了一切,著魔似的跟著許穎結,他身邊的女友本來深愛著林盛,不肯放棄,但是她終于發現,林盛最愛的人就是許穎潔,于是黯然地離開,林盛的生意停滯了下來,但是為了許穎潔,他覺得一切都不再重要。許穎潔開始躲著林盛,但最後終于被林盛的深情打動了。許穎潔問林盛,她離開林盛後,變成了這個樣子,林盛不想知道,她這些年來經歷了什麽,為什麽會變成這樣嗎。林盛說,他發瘋地想知道,但是他絕不會問,這一生都不會問,因為他想愛許穎潔,就是許穎潔,不管她變成什麽樣,她都是林盛的小潔,過去發生的事情,林盛已經不想再知道。許穎潔被深深地感動了,這一夜,她沒有再離開,她坐在林盛的身邊,輕撫著他的頭發,兩人說了很多很多話,一直說到林盛安詳地在許穎潔手中睡熟,他很久沒有睡得這麽安穩了,許穎潔甚至有些,不忍把手從林盛睡熟的頭下抽出來。

第39集

夏宜知道了她根本不是幺叔和幺嬸丟的那個女兒,她的內心劇烈地震動,她想起了她跟幺嬸走時,她父親的淚水。但是夏宜想了想去,還是決定把這件事隱瞞下去,因為她在林家獲得了太多的幸福,林家要出錢幫她結婚,給她一個幸福的前程,如果揭穿一切,離開林家,她的一切都會失去,她會再次回到那個污穢的小飯館,做一個小服務員。夏宜絕對不能接受這一切。于是夏宜絕口不再提血型的事情,而在幺嬸面前表現得越來越乖,但是她內心的矛盾使她不能再那麽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這個家裏了,她漸漸感到了別扭,而這別扭也在其他家人之間漸漸產生,夏宜開始想辦法給自己弄到更大的利益,從幺嬸那裏拿到更多的錢。有些兄弟姐妹對夏宜的做法不無微詞,隻有幺嬸,還是無條件地護著她。

第40集 大結局

唯一沒來的是林建設,他又走了,是幺嬸又給了他信心和勇氣,他雖然五十多了,但是還是有原來的經驗和人脈,就是跟幺嬸說的一樣,不做事,就老了,趁還沒老的時候,在網路時代,他還得再去碰碰運氣。上墳回來之後,幺叔突然宣布了一個決定,他和幺嬸給這幾個孩子操心了一輩子,現在他們要離這些孩子遠一點,去享受一下老頭老太太的二人世界--幺叔決定帶幺嬸出去周遊世界,已經報了去歐洲十三國的旅遊團。原來幺叔變成了財迷,一直瘋狂地攢錢就正是為了這個,為了給幺嬸一個享受的晚年。

(分集劇情參考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出品人王中軍、區念軍
監製王中磊、陳華、史聯文張蘇洲
導演毛衛寧
編劇周涌、慕星
攝影王逸偉、侯京龍
剪輯李淵
美術設計邢築淵、周京
服裝設計溫曉慕
燈光宋光群
錄音尹千、白曉光
場記劉玲、謝金津
發行華誼兄弟傳媒集團

(演職員表參考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參考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曲類型歌曲名稱作詞作曲演唱
主題曲《至愛今生》葛根塔娜張宏光毛阿敏

(音樂原聲參考資料來源)

劇集評價

該劇較好地把握了苦情的尺度分寸,並不是為了苦而苦,以苦情吸引觀眾,最終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是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故事結局是飽含著希望的。(網易評)

這部作品會讓觀眾從母親蒼老的背影中看到人生的過去、現在與將來,讓在生活在幸福中的觀眾想起母親的淚與汗。這位母親的形象、家庭的遭遇正像我們民族走過的曲曲折折的路一樣,正是不拋棄、不放棄,永遠笑對明天'的態度才使我們有了今天民族復興的大好局面。(搜狐網評)

劇中林家幺叔幺嬸和六個孩子的故事坎坷動人,劇中每一個角色性格都鮮活生動,人物經歷都輾轉起伏,共同為本劇編織了一副中國家庭最寫實的歲月畫卷。能夠把很多家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在電視機前,讓一家人享受一次簡單的天倫之樂,重溫一下親情對每個人的重要。(騰訊網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