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姐妹 -梁詠琪主演電影

我的兄弟姐妹

梁詠琪主演電影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我的兄弟姐妹》是由天山電影製片廠出品,俞鍾執導,梁詠琪姜武夏雨等主演的家庭倫理片。

影片講述了因家庭變故而成為孤兒的齊思甜借回國演出的機會,尋找失散的兄弟姐妹的故事。

影片于2001年6月18日在中國上映 。

  • 中文名
    我的兄弟姐妹 - 梁詠琪主演電影
  • 類型
    家庭,劇情
  • 外文名
    My Sisters and Brothers
  • 主演
    梁詠琪,姜武,夏雨,陳實,林曉凡
  • 片長
    95分鍾
  • 出品時間
    2001年
  • 上映時間
    2001年6月18日
  • 出品公司
    天山電影製片廠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對白語言
    國語
  • 導演
    俞鍾
  • 色彩
    彩色
  • 編劇
    陳桐

劇情簡介

女指揮家齊思甜首次回國演出,她想趁著這次機會找回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們。20年前,齊家父親是一個音樂老師,家中雖然清貧但也算是幸福。母親長年來積勞成疾,突然病重。父親在大暴雪的夜裏送母親到醫院,卻遇上了車禍。憶苦、思甜、天、妙四個孩子也成為了孤兒。 

劇照劇照

表叔好心要求收留他們,但表叔家裏也不富裕,更受到了表嬸的強烈反對,大哥憶苦隻好忍痛把弟弟妹妹都送給他人收養。4兄弟姐妹自此失散,但每人手裏都拿著一張全家福。20年後的各人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或苦或甜,思甜苦苦追查也隻找到了弟弟妹妹,憶苦礙于自己的寒微而不敢與思甜相認。演出如期到來,憶苦缺席了……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職員表

製作人
文雋
導演
俞鍾
副導演(助理)
水磊、蔣宇楊
編劇
陳桐
攝影
甘露
配樂
巒樹
剪輯
周梅平
道具
楊文傑
美術設計
傅德林
服裝設計
李新彥
錄音
張朝彩、梁家棟
場記
周彤彤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我的兄弟姐妹

梁詠琪飾演齊思甜

女指揮家,出生在音樂教師家庭。她年幼時因父母的離世而在一夜之間成為孤兒。20年後,她在回國演出之際,開始了尋找家人的過程。經過艱難的尋找,她終于和兄弟姐妹在音樂廳中團聚。

我的兄弟姐妹

姜武飾演齊憶苦

齊思甜的大哥,計程車司機。齊思甜回國的那天,他決定親自到旅館與齊思甜相認,卻意外地卷入了一宗交通事故。無家可歸的齊憶苦在小店獨自喝酒,卻因為一張有齊思甜訊息的報紙而與一伙年輕人發生沖突。

我的兄弟姐妹

夏雨飾演齊天

齊思甜、齊憶苦的弟弟,大學學生。父母離世後,他被大哥齊憶苦托付給一對中年夫婦。後來,齊思甜在男友戴維的幫助下找到了在哈爾濱工大讀書的齊天,並一起到父母墳前拜祭。

精彩花絮

1.在拍攝一場齊思甜指揮交響樂隊的戲時,梁詠琪被難住了。為了幫助梁詠琪完成這場戲的拍攝,劇組請了樂團的專業指揮手把手的教給她如何指揮 。

劇照劇照

2.該片拍攝期間,由于劇組沒有告訴民眾演員要自帶午餐,結果近800名民眾演員從凌晨四點一直到下午四點都沒吃上一頓飯 。

3.姜武在拍攝幾個小痞子在小酒館中群毆齊憶苦的戲時,拍了好幾遍導演都不滿意。姜武隻好要求扮演小痞子的臨時演員真打他。開拍時,幾個臨時演員朝姜武頭上、身上打了起來,當導演喊停的時候,姜武已經快爬不起來了 。

4.在該片拍攝期間,夏雨多次向導演提出自己的建議,于是劇組裏的人說夏雨說不定會成為一個不錯的導演。俞鍾一聽急了,並表示夏雨想搶自己的飯碗。

5.崔健在片中扮演一位會拉手風琴的音樂老師,于是他一進劇組便借來一架手風琴練了起來 。

音樂原聲

類型歌曲名稱作詞作曲演唱
片尾曲《關于愛》姚若龍戚小戀梁詠琪
插曲《夢》崔健崔健中國廣播少年合唱團

影片製作

創作背景

1999年底,文雋開始創作《我的兄弟姐妹》,他先支好了故事的架構,採用了由喜到悲的常用煽情線路。文雋看過一部美國影片,其中哥哥在冰天雪地中把弟妹們挨個送到別人家去的情節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文雋受到這部電影的啓發創作了該片的雛形,再由導演俞鍾和編劇陳桐設定一些諸如孩子病了要吃水果罐頭的細節,該片的劇本就此成型 。

劇照劇照

選角過程

在該片開機前,劇組還沒有找到適合扮演童年齊思甜的演員。面對導演俞鍾找不到演員就不開機的表態,副導演水磊想到了在一部短劇中有過表演的胡增雪。導演俞鍾與胡增雪見面以後,認為胡增雪的氣質符合片中的角色。通過進一步的了解,俞鍾認為胡增雪善解人意,再加上她的一雙大眼睛跟梁詠琪有幾分相似,于是俞鍾就決定由她扮演童年時期的齊思甜 。

發行信息

上映信息

上映國家上映日期
中國
2001年6月18日

影片評價

《我的兄弟姐妹》手法高明,導演對于幾處煽情戲的處理都很有技巧(《南方都市報》評)

劇照劇照

該片不僅感人的場面很多,而且準確把握了人物的直覺,把復雜的思緒、強烈的情感凝結在普通的台詞裏,從而產生了比撕心裂肺的吶喊更強的藝術沖擊力(《文匯報》評)

影片的回憶部分追求平實的敘事,使得觀眾對人物有了真切的認同,從而產生了大團圓結局的心理需求。在趨向這一結局時,觀眾的情感也舒暢地達到了高潮。與一些影視劇的大結局緊張地達到高潮相比,該片自然柔和的表達方式更接近審美的真諦(《文匯報》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