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傳奇老婆

我的傳奇老婆

《我的傳奇老婆》由北京京晨星一三六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國龍聯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品的年代劇,該片由香港導演遊達志執導,劉奎序編劇,王挺崔波董彥麟劉佩琦李立群等人主演。

該劇講述了一段發生在1934年至1937年之間的贛南傳奇。木訥內向的海歸音樂家郝山水(王鋌飾)留學歸來遭逢家鄉巨變,拿著父親留下的情報傻傻守候著地下黨來接頭,卻錯把聰明狡黠、古靈精怪的女匪"火鳳凰"(崔波飾)當做地下黨,並救下她,以堅定的信仰和真誠與之譜寫了一段生死絕戀。該劇于2012年9月18日在湖南電視劇頻道。

  • 中文名稱
    我的傳奇老婆
  • 首播時間
    2012年9月18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3、23(刪減版)
  • 拍攝地點
    江西興國縣
  • 導    演
    遊達志
  • 類    型
    戰爭,愛情
  • 出品公司
    北京京晨星一三六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國龍聯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 片頭曲
    往事
  • 主    演
    王挺,崔波,董彥麟李立群劉佩琦,曾黎,高露
  • 上映時間
    2012年9月18號
  • 首播平台
    湖南電視劇頻道
  • 製片人
    張崇志 馮建力
  • 每集長度
    42~44分鍾
  • 其它譯名
  • 編    劇
    劉奎序
  • 線上播放平台
    優酷    99影院    西瓜影院

劇情簡介

郝山水留學歸來,家鄉便遭逢巨變,郝父已參加革命,並將情報隱藏在一段音符中之後,匆忙離去,留下抱著小提琴,揣著"樂譜"的郝山水痴痴守候著地下黨前來接頭,憨直的他卻錯把"火鳳凰"當做地下黨,並救下她,後來,被感動的"火鳳凰"將他送到蘇區。

我的傳奇老婆我的傳奇老婆

紅軍長征以後,郝山水奉命留守倉庫,卻再被劫上鳳凰寨,但深陷土匪窩的郝山水矢志不移,以堅定的信仰和真誠感染著火鳳凰及其手下的這群人,並在不斷的較量和誤會中,與火鳳凰譜寫了一段我和土匪老婆"的純愛物語。

分集劇情

第1集

從法國學成音樂回國的郝山水替作為共產黨員的父親送一份關系到紅軍存亡的機密檔案到蘇區去。但是郝山水來晚了一步,地上遍布紅軍戰士和一些國軍的屍體,沒見到活人,他張望,等待。郝山水沒有等到要等的人,卻等來了查大虎和他的手下。查大虎帶人翻檢槍支,郝山水去製止他們,要他們尊重死者!查大虎掏出隨身別的斧子,威逼他,身為土匪一名,生死皆不尊!要郝山水放下手裏的小提琴滾蛋!郝山水這才知道,自己遇到土匪了!這時,曠野裏又來了一伙人,稱這裏是蓮花堂鬼臉七的地盤,雙方要爭奪陣地上的遺留槍彈。僵持中,查大虎先下手為強,雙方混戰一團。此時,查大虎他們身後多了一位帶著面具的女人,鳳凰寨匪首之女一丈青,又名施禮青,雙方交戰過程中,施禮青用槍逼住了對方頭目鬼臉八,鬼臉八叫郝山水向施禮青開槍,否則,施禮青也不會放過他。郝山水用槍指著施禮青,卻顫抖著下不了手。施禮青看看郝山水,不理睬他,持槍解決了對方,片刻,對手全被解決。查大虎舉槍要殺郝山水,如果死不可避免,郝山水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死可以,但是不要埋自己,他不希望父親找來的時候,看不到自己,看不到這把琴,他相信父親一定會活著找過來。施禮青盯著他,思索著,放過了這個怕別人死無人埋,卻不怕自己死,不讓埋的人。可是郝山水卻不走,他要留在這裏繼續等待。他知道,父親的情報關系到紅軍的生死存亡!施禮青帶人走遠,琴聲卻遠遠飄來,她駐足回望,夕陽下籠罩那個拉琴的倔強的人,施禮青聽著琴聲繼續前,她知道讓自己腳步緩重的是那飄來的琴聲,那是郝山水拉給犧牲戰士們的琴聲。次日,裝扮成學生在城裏讀書的施禮青再次遇見了郝山水,郝山水在施禮青的指引下前往與父親相約的酒館。

第2集

郝山水來到縣城的茶館,按照與父親分別前的約定,坐在那裏,等不來父親,也不見人。他等待,他知道現在隻有等待!這是他們最後接頭的時間,如果這個時候沒有人接頭,他的情報就無法送出去,盡管他並不知道具體的情報內容,隻知道,這份情報關系著紅軍的生死存亡!冤家路窄,施禮青也在茶館裏,見郝山水走進來,一愣。她點了最好的吃食讓伙計給郝山水送過去,郝山水要施禮青趕快離開,說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可越是這樣,施禮青就越不走,索性和郝山水胡攪蠻纏起來,後施禮青讓郝山水拉一首曲子自己便離開。就在郝山水深情拉琴的時候,人群中一個優雅的女人看著郝山水,悲喜交集,她怎麽也想不到,在這個小鎮上,她竟然遇到了分別5年的戀人!可是她現在不能相認,她是來接頭的。含著眼淚站在了郝山水的面前,郝山水怔住了,千言萬語,他們隻說了一句暗語二人拋下尷尬的施禮青坐到一邊,郝山水來不及多述離別情,告訴方詠荷,自己和父親來送情報,中途遇到土匪,父親支走了土匪,隻是告訴自己不管誰活下來,樂譜交給她,情報就在樂譜裏。方詠荷意識到樂譜就是密碼!郝山水說樂譜就記在自己的腦子裏,他可以寫給方詠荷,他正要在紙上寫出密碼的時候,施禮青過來搗亂,一把搶走了紙。此時叛徒帶著國民黨軍已經沖進茶館,叛徒搜尋著眾人,施禮青準備趁亂逃走,卻被國軍發現,郝山水為施禮青辯解,不料一同被國軍抓走。半路中花金剛和查大虎救走了施禮青,郝山水被國軍帶回了營地。郝山水見到了國軍的營長張秉奇,張秉奇和郝家是世交,還曾經是郝父的學生,此次,郝山水和父親來江西一路被放行就是拿了張秉奇的信,為了和他的妹妹張宜軒談婚事的。張秉奇想不到郝山水會提前到這裏,交談過後,郝山水提出放了那個女學生,她並不是共產黨,張秉奇告訴郝山水,他從小就是傻乎乎的,他隻適合拉琴,國家的事情,他弄不明白,況且那個女學生就是共產黨,不過已經被人救走了。郝山水相信了,施禮青就是共產黨,可是他想不明白,看上去施禮青和方詠荷好像不是一起的!方詠荷一直在焦急的等待著郝山水,這時,她接到通知要馬上撤退,這個最後的聯絡點很可能也要暴露了,郝山水來到了與方詠荷見面的地方,方詠荷透過窗戶看到了郝山水,卻見郝山水身後跟著幾名士兵,二人隻能相望不能相見,這時候窗外響起了琴聲。方詠荷聽著那首曲子,飛快的記下了樂譜。方詠荷含淚在交雜著槍聲的琴音裏從水路出城。

第3集

鬼臉七和蕭國松在談煙土買賣,得知蕭國松最喜歡的小老婆金芝被施禮青綁架了,不由的暗喜自己多了對付鳳凰寨的同盟!與施禮青搶槍被其殺死的土匪就是鬼臉七的親弟弟,鬼臉七發誓報仇,聽此訊息,從中挑唆蕭國松!蕭國松也有意剿滅鳳凰寨,便提供人馬及槍支彈葯,借鬼臉七之手剿滅鳳凰寨。鬼臉七聽了嘍啰的匯報,斷定能讓花金剛和查大虎舍命相救的一定是施禮青!他們就在縣城裏。施禮青幾個人出不了城,于是眾人帶著金芝去老師家裏躲避。不料鬼臉七很快查到了施禮青上學的老師家,鬼臉七早在老師家埋伏,等施禮青自投羅網。老師曾受恩惠于施省吾,死也未招,慘被鬼臉七一伙殺死,于是施禮青一行人到帶著老師的女兒一起離開。不料半路中遇見了國軍,雙方交戰。郝山水知道方詠荷脫險卻無法聯系到她,想到了施禮青,想起茶館裏施禮青和自己說的地址,于是去找施禮青,正巧遇到施禮青被鬼臉七等人圍攻,國軍也在此時出現,混戰中,郝山水以為施禮青一伙人是共產黨,就自願當人質救施禮青等人,但不料他們確實為土匪,但為時已晚,郝山水、岳開山等人被綁到了鳳凰寨。施禮青將昏迷不醒的郝山水帶到了三縣交接的鳳凰寨!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看著周圍的屋子裝扮儼然大家閨秀一般,還以為自己已經被救了,躺在方詠荷的屋內,當再次見到施禮青,他才知道,自己是在土匪窩。對于施禮青把郝山水放在自己院內養傷這件事,查大虎很是不滿,因為這個寨子,除了寨主施省吾,就沒人進去過施禮青的院子,有人敢踏進半步是會受最嚴厲的刑罰。對于女兒,施省吾也很無奈,把女兒一向視如掌上明珠的他也隻好同意施禮青這麽做。而另一方面施禮青逃走了,鬼臉七知道打死了國軍闖了禍,在賠了一大筆錢給蕭國松後,才勉強出城!心中卻暗罵蕭國松暗中敲了自已一筆!蕭國松向張秉奇百般賠不是,蕭國松隻能帶著贖金去贖回郝山水,花錢了事。

第4集

蕭國松欲交贖金贖回郝山水,此時金芝趕到,為報復蕭國松她告訴鳳凰寨的人周邊有埋伏,無奈蕭國松隻能交了贖金救回郝山水。金芝求施省吾留下自己,他不肯下山受肖國松的虐待,查大虎笑著要施省吾幹脆收了金芝。金芝看看花金剛一愣,不知怎麽回答,花金剛看也不看金芝,和幾位當家的一致同意!施省吾心裏有數,盤算著,沒有答應,也沒否決,暫時留下了金芝!另一方面郝山水父親的遺體被找到了,郝山水極為痛苦。郝山水九.度網.電視.劇頻道和張宜軒帶父親的骨灰回家安葬,郝山水以喪父為由拒絕了婚事,張宜軒雖傷心,卻表示可以等著郝山水,郝山水告訴她,自己遇到了幾年前的愛人,他要去找她!這才是張宜軒最傷心的,可她仍瞞著家裏放走了郝山水,岳開山看著垂淚的張宜軒,既心疼又無奈,隻是默默看著。因為共產黨的頭目潘漢年要和國軍代表在會昌縣秘密談判,他們負責保衛。張秉奇詢問岳開山怎麽看這次談判,岳開山說他是軍人,隻執行任務!方詠荷隨同潘漢年來到了會昌,她見到了張秉奇,打聽郝山水的訊息,張秉奇知道這個女人就是郝山水要找的那個人,隻是告訴她,包圍紅軍的可不止是國軍!郝山水如果命好,或許可以活著找到紅軍! 郝山水的命並不好!他在尋找紅軍的路上沒被國軍打死卻被鬼臉七的二當家滾地龍抓了去,因為他的穿戴和那個奇怪的琴,他被當做大肉票帶到了滾地龍面前,郝山水無意中聽到,鬼臉七和肖國松的靖衛團要合力攻打鳳凰寨的計畫,滾地龍見過那把琴,知道他是張秉奇的兄弟,想把他偷偷活埋了解氣。而此時活埋郝山水的土匪煙癮發作,剛好鳳凰寨的兄弟路過,救了郝山水叫他回鳳凰寨報信,郝山水趁機逃了出去。

第5集

逃脫的郝山水趕緊到鳳凰寨給他們報信,但是報信之後鳳凰寨的人不輕易放他走,施省吾把郝山水叫到了房間跟他好好的聊一聊。另一方面鬼臉七和滾地龍準備去鳳凰寨搶金子和女人,不料他們的計謀被發現了,反到被鳳凰寨打得措手不及。鳳凰寨贏得勝利回到寨子裏慶祝一番,慶祝過後,郝山水要離開鳳凰寨,郝山水拿著琴要走卻被施禮青叫住,施禮青要送郝山水去找紅軍,不然他沒準找不到紅軍就先見了閻王。郝山水這回沒有拒絕。施省吾知道女兒的心思,他同意了施禮青去送郝山水,而孟夫子卻搞不明白,施省吾好像是越來越怪了,最近的決定都是那麽反常,郝山水有恩于鳳凰寨不假,可不至于讓女兒去冒險!對此,施省吾隻是笑而不語!施禮青和查大虎護送他離開,郝山水不會騎馬,施禮青和查大虎就示範給他看,沒想到郝山水特別聰明,看了一次就學會了。郝山水騎上馬就跑了,施禮青和查大虎覺得自己上當了,騎上馬就去追郝山水了。追到了郝山水,查大虎斥責郝山水狡猾。一路上,隨行的查大虎對不會騎馬的郝山水左嘲右諷,不斷的找郝山水的麻煩,兩人一直磕磕絆絆,但是查大虎想不到,郝山水摔了幾個跟頭竟然自己能騎馬跟上他們了。施禮青在一邊暗笑,心裏卻越發喜歡這個書呆子!施禮青憑著自己的機智,帶著郝山水穿過了國軍的封鎖線,進入了蘇區!唐營長把他安排在了自己的營裏。

第6集

在營地,正在教戰士寫字的郝山水見到了朝思夜想的方詠荷,這裏,他們終于可以盡情的擁抱了!方詠荷告訴他,紅軍已經在于都集結,開始了長征!可是他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情報!郝山水要求參加紅軍,方詠荷答應了他!郝山水穿上了軍裝!可是他的任務是幫助記賬,轉移機器等設備,分散幹部,傷員,他憑著自己驚人的記憶力,一個人能做眾多人的事情,閒暇時,他還教戰士們認字,寫家書,他看到受傷的戰士越來越多,清楚戰鬥越來越殘酷,郝山水要參戰,可是唐營長卻不讓他參加戰鬥,隻會拉琴不會拿槍的人上了戰場隻能是累贅。這對戀人剛剛相聚又要再次分離,郝山水不再說什麽,他答應了方詠荷一定可以完成任務,臨別時,方詠荷給了他一本陳毅講訴遊擊戰爭的教材,告訴郝山水,她相信,他們還會再相見。唐營長要去前線了,臨別前,從不聽郝山水拉琴的他認真的聽了郝山水的琴聲,告訴他,其實他們都很喜歡他,琴聲比槍聲好聽多了!然而他們等來的卻是國民黨軍隊的圍剿,郝山水燒掉了密碼本和一些重要檔案,留下傷員,藏好洞口,自己和大陸帶著另外兩名戰士,引開國民黨軍,周圍的戰友一個個犧牲,郝山水和大陸也跑散,自己負傷,但仍然在山裏和國軍周旋。郝山水有傷在身,實在堅持不住倒在了地上,追上的軍官正是岳開山,岳開山希望他能和自己回去,郝山水隻是虛弱搖頭,岳開山和他打過幾次交道,知道他的脾氣,給他留下了子彈和葯品,放過了他,因為他也曾經救過自己的命!但是他不能保證郝山水以後不會死在別人手裏,郝山水告訴他,他必須活下去!

第7集

施禮青得知紅軍戰敗的訊息,心裏掛念著郝山水。借口去撈點幹貨,實際上,她是想去找郝山水!郝山水這已經沒有食物了,他每天都自己找果子吃,像個野人一樣,施禮青吩咐人把從山洞裏搬出的東西運回鳳凰寨,自己帶著查大虎幾個人在山裏找郝山水,她轉了幾天都沒找到,查大虎說他沒準早就死了,施禮青隻好帶著人折身返回山洞,去搬運剩下的物資,可是她不想和查大虎他們回去,她相信郝山水如果還活著一定會回去找他的琴!洞外,郝山水偷偷看到了施禮青等人在搬東西,以為是他們殺了戰友,郝山水躲洞口,向施禮青他們開槍警告放下東西!施禮青不知道郝山水藏在什麽地方,喊著,東西搬回鳳凰寨,他可以在那裏守著,沒人會動這些,可是不管施禮青怎麽說,隻要施禮青手下搬東西出洞,郝山水就開槍。施禮青空手出來,四處找著郝山水,終于辨認出郝山水的方向,要郝山水和自己回去,郝山水說除非自己死了,否則誰也別想動這裏的一件東西。查大虎帶著人抬著東西出來,不想郝山水真的開槍了!子彈擦著施禮青的脖子打過去,鮮血直流,查大虎拉著施禮青躲起來,大罵郝山水不識好歹,對著郝山水那邊就是一陣亂槍!打的郝山水抬不起頭來!郝山水不信,這時候,有人報告說國民黨軍隊聽到槍聲正包圍過來。郝山水要施禮青他們走,看守這個山洞是他的任務。施禮青不想郝山水一個人留在這裏送死,一槍托打昏了他,指揮著兄弟們搬著東西扛著郝山水跑了!半路上,郝山水醒了,發現自己被綁在樹棍上,兩個嘍羅像抗豬一樣扛著他,郝山水看這些人搬著山洞裏的物資,大喊施禮青騙了他!喊來喊去,沒有人理他,隻有查大虎撕下他的一塊軍裝塞到了他嘴裏。郝山水就這樣在天旋地轉中被抬回了鳳凰寨!

第8集

郝山水這次沒有那麽好的待遇躺在施禮青的閨房裏,而是被關了起來,因為隻要放開他,他就找人拼命,那股勁什麽人也攔不住,施禮青看著他,想起第一次護琴的事,又好氣又好笑,一聲令下,一群人蜂擁而上,綁了他!不過倒是好吃好喝,還給他洗了澡,刮了胡子,當然都是綁著的。施禮青硬的不行就哄他,東西搬來這裏,他們絕不會動,郝山水在這看著多安全,再說那裏已經被發現了,他在那也沒用。沒想到,郝山水有自己的道理,既然被發現了,國民黨軍隊就不會再來,他守在那等著組織,防著他們這些土匪。鳳凰寨土匪看守老莫天天和郝山水在一起,時間一長,兩人不由得攀談起來。老莫給他講了很多關于土匪們的故事,郝山水逐漸了解到這個山寨的很多內幕,多數土匪和老莫一樣,都是窮苦出身,生活無著才被迫當的土匪。施禮青有意讓郝山水知道,他藏的東西早晚會找到,郝山水聽著心裏更加著急,找到機會再次跑了!施禮青帶著人悄悄跟著他,郝山水果然再次回到了原來的山洞,查大虎和花金剛看著郝山水挖出一個匣子來,暗罵這小子果然藏著東西,郝山水背著匣子剛剛出來,就被查大虎等人製服了施禮青開啟了匣子,看到裏面滿滿裝著的竟然都是信,她看看,默默的把信交給了郝山水,郝山水看著那些信,原來竟然是自己教戰士們寫的家書,他這才明白,唐營長安排這個"任務"就是想讓他活下來!眾人看著郝山水想不明白他這麽做到底值不值?施禮青看著郝山水竟然流了眼淚,更加心疼他,卻又不知道改怎麽處置他!問他打算怎麽辦?出乎意料的是,郝山水提出和他們一起回去,他知道,在鳳凰寨這些信會更安全!

第9集

土匪窩裏的人都知道郝山水的秘密就是一些沒用的信!他們不關心這個,他看守的那些物資卻是好東西,但是施禮青答應了他,不動這些,郝山水成了土匪窩裏一名特殊的看守,但是他隻看自己的東西,還穿著紅軍軍裝,任何人走進一步都不行!除了看東西,郝山水每天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收聽發報機,但是每天都一樣,什麽信號都沒有!施禮青和郝山水假扮夫妻下山蒐集情報,花金剛和查大虎負責掩護。花金剛不經意間看見了蕭大濤,于是他們九.度網.電視.劇頻道決定綁架蕭大濤來勒索一台發電機。花金剛與查大虎來到蕭大濤的酒館,綁架了他。但是蕭大濤並沒有發電機,施禮青讓他給國軍寫信要發電機,交談過程中他們得知蕭大濤這個縣長有名無實,他也想為鄉親們做點好事,隻是沒有實質權利。他決定為郝山水弄到一台發電機,交換條件是施禮青替他除掉鬼臉七,這樣他也算立了一功。于是施禮青放了蕭大濤,讓他想辦法去弄發電機,蕭大濤想盡辦法從國軍處弄到了發電機,但他不知道蕭國松派喜子一伙人跟蹤著他。蕭大濤和施禮青剛剛分開,施禮青一伙人就中了喜子的埋伏。施禮青讓郝山水先走,不料自己卻受傷落入喜子手中,喜子把施禮青交給了國軍。郝山水心裏不安,回頭找到施禮青,發現施禮青落入了國軍手裏,他讓國軍放了施禮青,自己作為交換的條件。施禮青和郝山水一同被國軍帶走了。張宜軒為施禮青醫治傷口,施禮青不屑一顧,郝山水要張秉奇放了施禮青,但是張秉奇斥責郝山水,就在此時施禮青趁機挾持了張秉奇。

第10集

在郝山水的勸說下,施禮青放開了張秉奇,郝山水決定帶施禮青走。但張秉奇絕不放過施禮青,把郝山水和施禮青又關了起來。另一方面鳳凰寨得知施禮青被國軍抓走,帶上家伙準備下山救出施禮青。半途中,師爺提出意見,派人先去縣裏打探訊息,然後再做決定。張秉奇得知郝山水與共產黨有關,十分氣憤,但郝山水一再請求張秉奇放了施禮青,最後張秉奇讓郝山水做出一個艱難的抉擇,就是一個是紅軍,一個是施禮青 ,他們之間必須死一個,這讓郝山水萬分為難,很難做出抉擇,最後張秉奇替他做了選擇,殺死了紅軍戰士。岳開山護送施禮青出城,到了城外岳開山就放了施禮青。 花金剛和查大虎等人找到了施禮青,一起回到了鳳凰寨。施禮青被放走了,而郝山水繼續被關起來,張秉奇希望他能遠離共匪與土匪。而郝山水因為自己而害死了一位共產黨員而痛苦自責。張宜軒為此事還與哥哥張秉奇爭論,認為不應該這樣對待郝山水。他請岳開山也替郝山水向哥哥求情,但岳開山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鳳凰寨的大當家平安回來了,全寨子的人喝酒慶祝,金芝也因為一段時間的相處而融入了鳳凰寨。而施禮青心裏有一絲牽掛著郝山水。施省吾看出女兒有心事,施省吾希望女兒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希望女兒能夠過正常的人生活,離開土匪幫。施省吾看出女兒心系郝山水,但提醒女兒郝山水與我們並不是一路人。

第11集

夜晚,施禮青久久不能入睡,回想著父親的話,回想著他與郝山水的點點滴滴,回想著他與郝山水的相遇,回想著郝山水奮不顧身的救她。而此時郝山水心裏也想著施禮青。施禮青腿部受傷,查大虎特意為施禮青做了一個拐杖給施禮青送過來。花金剛與金芝在後院喝酒,聊起來往事,金芝看出花金剛也是一個有情有意的人,花金剛對金芝也別有好感,酒後迷迷糊糊的他送給了金芝一盒胭脂。郝山水還被張秉奇關在房間內,張宜軒去探望郝山水,卻被門衛阻攔,張宜軒去找哥哥理論,張秉奇同意宜軒陪著郝山水出去走走。路上,郝山水遇到了共產黨的同志,給了郝山水暗號,然後離開,宜軒並沒有發現。郝山水和張宜軒在路上遇見了蕭大濤,蕭大濤與郝山水單獨說話,他希望蕭大濤能幫助他能擺脫後面跟蹤的兩個,蕭大濤使計謀讓郝山水擺脫了跟蹤的人,郝山水來到了共產黨的秘密基地,交談過後他們約定好了下一次見面的地點。可是不料剛剛分開,那位共產黨員就被國軍派來的特務殺害了 ,郝山水聽見槍聲迅速趕到,不料被國軍特務抓回去,交給了張秉奇。張秉奇和張宜軒在國軍特務面前說盡好話想盡辦法才讓他們放過了郝山水。于是國軍特務去找縣長蕭大濤,希望他能夠協助自己完成任務,不料蕭大濤的手下喜子誤把兩名國軍特務當成土匪給殺死了。

第12集

蕭大濤和喜子決定把兩個屍體處理掉,不料酒館老板帶著幾位鄉親一起來捉匪添亂,蕭大濤隻能說是土匪蒙混過關。張秉奇派岳開山去給兩位國軍特務送銀兩,希望疏通一下上面的關系,自己也可以升官。但是岳開山並沒有找到那兩個人,無功而返。 鳳凰寨裏,金芝、施省吾、玉兒陪著施禮青玩牌,希望她能不要總想著煩心的事,不要悶悶不樂,可是施禮青滿腦子都是郝山水,扔下他們叫手下去打探郝山水的訊息。查大虎一直喜歡施禮青,看出施禮青有心事便去逗施禮青,希望她能開心。施禮青讓查大虎背自己去河邊走走。下山打探郝山水訊息的兩個兄弟半途中遇見了岳開山。岳開山詢問去鳳凰寨的道路,被兩人使計謀綁到了鳳凰寨。岳開山見到了施禮青,說明了自己的來意,無意間說出了郝山水即將與張宜軒結婚的喜訊。施禮青頓時心裏不是滋味。國軍想與鳳凰寨一起合作剿匪,查大虎嘲笑到自己就是土匪還剿什麽匪,原來國軍是想與鳳凰寨合作一起剿滅附近的紅軍,施禮青、施省吾與師爺商量著是否接受國軍的意見,最後施禮青決定不幫助國軍剿滅紅軍,叫人把岳開山送下山,施禮青與查大虎也跟了下來,告訴了岳開山鳳凰寨的決定。 回到寨子裏的施禮青悶悶不樂,心裏掛念著郝山水,他沒有想到郝山水居然要結婚了,他與金芝,查大虎、玉兒一起喝酒,希望能夠麻痹自己忘記郝山水。但是她的心裏十分痛苦,讓她忘記郝山水真的很難

第13集

岳開山回去向張秉奇匯報訊息,告訴張秉奇鳳凰寨不會和國軍合作。郝山水趁機逃跑了,他回到鳳凰寨找到施禮青,告訴施禮青他要拿回留在鳳凰寨的那些紅軍寫給家屬的信。施禮青借酒消愁,心裏百般思念掛念郝山水出現在自己面前,施禮青問他當初的選擇,郝山水的回答讓施禮青心寒,這時查大虎出現了,他責怪郝山水為什麽還要回來,為了替他送信還犧牲了鳳凰寨的兄弟,還把施禮青弄得魂不守舍,他告訴郝山水鳳凰寨不歡迎他,讓他立即離開鳳凰寨。國軍派來的兩位特務的失蹤引起了張秉奇的註意,兩位國軍的失蹤讓他沒有辦法向上級領導交代,所以必須找到他們,張秉奇懷疑到了蕭大濤打死的兩個"土匪"。便來找蕭大濤了解情況,探探口風,讓他一同幫忙尋找兩位失蹤的國軍人員,實則是想看蕭大濤的反應。蕭大濤應付了張秉奇之後回家趕緊和父親蕭國松想辦法解決這個事情。他們決定聯系蓮花堂的鬼臉七一起解決這個問題。蕭大濤來到蓮花堂和鬼臉七、捲動龍商討解決辦法,準備解決這兩個國軍問題。施禮青的父親施省吾提醒施禮青不能輕易的放好山水離開,因為他要帶走的檔案和發電機有可能暗藏著國軍和紅軍之間的秘密,不能輕易讓郝山水走。郝山水準備離開鳳凰寨,卻被查大虎等一伙人扣留了下來,讓他闖三關,要走就堂堂正正的走出鳳凰寨。

第14集

為走出鳳凰寨,郝山水決定闖三關,前兩關郝山水憑借自己的毅力和耐力挺過了, 第三關施禮青親自和他對陣搶槍,最後郝山水不忍和施禮青對決搶槍而受了傷,留在鳳凰寨養傷,鳳凰寨師爺覺得郝山水可以犧牲性命保護那些信,覺得那些信一定有問題,提醒施省吾不應該那麽輕易的放他走。施禮青還為此事和師爺爭執責怪師爺如果早放走好山水的話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了,施省吾上前勸阻。郝山水因為闖過了三關而得到施省吾的認可,施省吾決定幫助郝山水。他也看出了女兒的心思,覺得如果郝山水不和紅軍有牽扯的話可以考慮讓女兒嫁給這個憨厚的人。郝山水留在鳳凰寨讓查大虎心裏非常不滿,他看出施禮青對郝山水有好感,所以心生妒忌,因為他一直喜歡施禮青。可是施禮青對查大虎隻有兄妹之間的感情,並無男女之情。另一方面,蕭大濤誤殺兩名國軍特務的事情要盡快解決,他命人把兩名國軍的證件和象征施禮青的東西送到張秉奇處,讓他們誤以為是施禮青的人綁架的。張秉奇趕緊找到蕭大濤一起去想辦法贖回兩名國軍以向上級交代。喜子把兩名國軍的屍體抬給鬼臉七,並把施禮青的衣服交給他們,等到張秉奇和蕭大濤來贖人時,遠處觀望會認為是施禮青。滾地龍命手下換上國軍特務的衣服,自己穿上施禮青的衣服,準備演一出戲給張秉奇看

第15集

蕭大濤殺死兩名國軍的事情要想辦法解決,蕭大濤找到蓮花堂的人要他們假扮鳳凰寨的人綁架兩名國軍特務,這樣就可以把殺人的責任推給鳳凰寨。滾地龍假扮火鳳凰和蕭大濤談判,蕭大濤帶領國軍入局。談判過後,滾地龍奉蕭大濤之命把兩名國軍的屍體仍在城門口,張秉奇手下的人在城門外發現了兩名國軍特務的屍體,張秉奇不知要如何向上級交代。蕭國松稱贊兒子蕭大濤終于辦理一件漂亮的事,蕭大濤表示雖然鳳凰寨綁架過自己,但自己現在想滅掉的是蓮花堂的鬼臉七。之後把鳳凰寨和蓮花堂一起滅掉。郝山水決定離開鳳凰寨,但是因為有傷在身,就被安置在一個鳳凰寨的土匪家裏,施禮青吩咐他們照顧好郝山水,但是不要讓郝山水知道,給他們留下了銀兩就走了。但是郝山水還是無意間聽見了土匪的談話,知道施禮青來過了。郝山水每天在房間裏不吃不喝,每天就坐在發電機面前傳送訊息,希望能夠聯系上紅軍,希望能夠聯系上自己的女友。持續幾天之後郝山水終于聯系上了,但是由于敵軍的轟炸,紅軍的發電機被轟炸損壞,郝山水與紅軍又失去的聯系。施禮青還是悶悶不樂,心路掛念著郝山水,金芝過來開導她,告訴她正確面對自己的感情,喜歡誰就去找誰,而一心喜歡施禮青的査大虎則埋怨金芝不為自己說話。聽了金芝的話之後,施禮青下山找到郝山水,希望能正式面對自己的感情。

第16集

施禮青見到郝山水一直在等待方永荷,心裏的話又憋了回去,在回去的路上,施禮青在村外的小茶館遇到了方永荷。方永荷和陸大川正巧路過茶館打聽去長平村的路尋找郝山水。但是茶館的老板都不說話,方詠荷覺得奇怪。茶館的老板被滾地龍一伙土匪殺死了,然後自己的人換上衣服準備在這裏埋伏殺死施禮青。施禮青知道他們是要找郝山水,便邀他們在茶館坐下,滾地龍的手下已經在此埋伏好了,但是準備動手之時發現沒有帶槍,滾地龍責怪兩個蠢貨,悄悄躲在草堆裏把槍給他們,準備動手之時,施禮青和陸大川同時開槍,假茶館老板頓時倒地。施禮青帶著方詠荷去見郝山水,一直等待方詠荷的郝山水見到方詠荷兩人熱情相擁。見到如此場面,施禮青和手下的人決定離開,離開之前,他對郝山水說了一句法語,這句法語是郝山水教她的,但是郝山水並沒有告訴施禮青這句法語真正的含義,而是告訴施禮青是保重的意思。剛剛和施禮青分開不久,鬼臉七和靖衛團準備找機會幹掉施禮青,但沒想到還有紅軍,于是他們請張秉奇支援。郝山水和方詠荷一伙人也遭遇到了他們的攻擊,,施禮青讓兄弟回鳳凰寨報信前來支援,自己去給他們帶路,掩護郝山水等人離開,方詠荷叫郝山水去把紅軍唯一的電台埋了,讓大陸掩護他,自己會在這裏等他。郝山水隻能聽從指示,但是就在郝山水去埋電台的時候,方詠荷不幸中槍,生病奄奄一息,但她一直堅持著,她希望能堅持到見郝山水最後一面,但是她還是沒能等到郝山水。

第17集

蓮花堂的人和國軍準備攻打鳳凰寨,而這時施禮青、查大虎、花金剛和寨子裏的人還在返回去的路上,遇到手下來報告,一時慌亂的查大虎要立馬殺回去,卻被施禮青阻攔,施禮青讓花金剛與自己兵分兩路,分別進城裏和回鳳凰寨行動。花金剛帶領幾個兄弟來到城外,告訴國軍他們準備攻縣城,讓國軍開門,大家一起進城搶東西,國軍一方面拖延時間,另一方面派人去稟告張秉奇。蕭國松感覺外面沒有什麽聲音,和幾個國軍出去看看風聲,結果發現被騙了,土匪隻是虛張聲勢,並沒有那麽多人,但此時城門裏面想起了槍聲,蕭國松發現自己上當了,土匪已經進了城裏。國軍也在城裏搶東西,花金剛告訴他們自己是靖衛團的人,然後便殺死了2名國軍,意在讓國軍與靖衛團產生誤會,展開內戰,便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攻打鳳凰寨了。另一方面國軍和蓮花堂的人在攻打鳳凰寨時聽到手下報告城裏內戰,隻好撤兵。因為國軍和靖衛團的內戰,張秉奇下令要嚴懲國軍中挑事之人,而蕭國松對此也要有所交代,便找來鬼臉七想從他手下弄幾個人懲罰,但是鬼臉七認為此事不妥,滾地龍給他出來一個辦法,要他去村裏屠殺村民,說村民掩護土匪。蕭大濤因為這件事情和父親大吵一下,他認為怎麽能殺死老百姓來解決這件事情,可蕭國松告訴他這就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而岳開山也因為此事和張秉奇大吵一架,甚至要去東北抗日,也不願意殺自己的老百姓。

第18集

蕭國松和蓮花堂的鬼臉七邀張秉奇等人聚餐,想辦法要產除鳳凰寨,之前殺死村民充當土匪的事情讓張秉奇得到了上級的認可,所以這次便要剿滅鳳凰寨。鳳凰寨裏,金芝和花金剛兩人日久生情,金芝想和花金剛在一起,兩人決定要離開鳳凰寨,但是出寨子之前要按鳳凰寨的規矩辦,那就是要挨三刀,但是花金剛並沒有告訴金芝寨子裏的規矩。當金芝決定和花金剛離開時才知道要離開鳳凰寨要挨三刀的事情,她擋在花金剛前面,願意替花金剛挨三刀,但最終他們兩人得到了鳳凰寨的認可,施禮青放了他們,讓他們平安的離開了寨子。而他們走後,施禮青更加懷念郝山水了,看到金芝能夠幸福的和花金剛在一起也使自己萬分感概,一個人在屋子裏靜思。另一方面郝山水離開鳳凰寨後一直跟隨紅軍,因為方詠荷的犧牲使郝山水變得內心更強大了,從守護通訊設備到拿起了槍桿,真真正正的與敵人抗爭。施禮青和查大虎到村裏尋找糧食,半路上他們遇到了國軍和紅軍的戰鬥,無意中施禮青遇到了她久違的郝山水和國軍的戰鬥使紅軍的部隊受到創傷,施禮青決定帶好山水回鳳凰寨。郝山水來到鳳凰寨,施禮青和師爺商量是否留下好山水,作為大當家,施禮青必須讓兄弟們心服口服,師爺也決定暫時留下郝山水,因為鳳凰寨最近受到國軍和蓮花堂的攻擊,留下郝山水的紅軍,也許可以幫得上鳳凰寨。此時國軍包圍鳳凰寨,郝山水和施禮青商量著如何打退敵人。

第19集

郝山水和施禮青帶著還能走的兄弟去和國軍抗爭了,剩下的傷員在鳳凰寨養傷,而鳳凰寨的孟師爺用計把剩下的紅軍都關在了倉庫。郝山水帶領的遊擊隊打得不錯,和鳳凰寨的土匪配合的很好,他們先是消滅了國軍的兩個班,之後郝山水和施禮青分開行動,張秉奇和岳開山用望遠鏡看到了郝山水和他的遊擊隊,他們決定去會一會郝山水,岳開山告訴手下要活捉郝山水,因為郝山水在紅軍中立了不少功勞,連國軍軍部都知道了,所以他們決定活捉郝山水。施禮青先回到了鳳凰寨,卻發現師爺把紅軍關了起來,和師爺發生了爭持,施禮青放出了紅軍,紅軍為此要討個說法,為什麽把他們關起來,鳳凰寨的人在師爺的教唆下和紅軍動起手來,施禮青叫他們停手但是卻勸阻不了,此時施省吾出現,才使局面安定了下來。施省吾告訴施禮青不要和師爺撕破臉,凡事要註意,施禮青決定下山去找郝山水。施禮青和陸大川到縣裏去找郝山水,郝山水和施禮青會合後半路中遇到了國軍派來的齊專員,得知齊專員與張秉奇從未見過面,便有了讓陸大川假扮齊專員的想法。陸大川沒有被識破,傳達了要國軍撤軍的訊息,張秉奇雖半信半疑,但無奈隻能聽從。在縣城門口,蕭大濤前來迎接齊專員,準備帶到家裏好好招待一下。郝山水和施禮青告訴陸大川讓他借機敲詐一筆,現在鳳凰寨和紅軍都陷入經濟困難的地步,蕭國松和蕭大濤平時搜刮不少百姓的東西,這次讓他出點血也是應該的。

第20集

陸大川在蕭國松那敲詐了一筆錢,但是還是覺得不夠,正巧蕭國松送給自己一個牌匾,陸大川便暗示蕭國松此匾上的字要為金子,蕭國松便為此事發愁,覺得這個齊專員也太狠了。但沒有辦法,齊專員的要求又必須辦的到,蕭國松便集結城裏富商前來湊款,自然他也不會放過蓮花堂的鬼臉七,鬼臉七沒有辦法,也隻能交給蕭國松一千大元,一起來打造這個金匾。 第二天一大早蕭國松便約來陸大川,把打造好的金匾送給他,陸大川原以為是刷了金粉的牌匾,但沒想到蕭國松告訴他此乃真正的金子,陸大川便接受了。陸大川告訴蕭國松自己明天就要回省城了,蕭國松命人護送他回去,並讓兒子蕭大濤一路陪同,陸大川想拒絕他們也很困難,也隻能同意,回到住的地方便和施禮青與郝山水想辦法怎樣脫身。蕭大濤護送陸大川離開縣城,沒想到鬼臉七一伙人出來搶金匾,因為出了一千大洋,使鬼臉七心生怨氣,所以他決定把匾搶過來補償自己,沒想到這更給了陸大川逃跑的機會,郝山水他們早把金匾換了一個假的,鬼臉七他們費盡心機搶到的是一個假匾。回到鳳凰寨,大家一起慶功,施禮青決定把搶來的這塊金匾分給遊擊隊一半,這使得孟師爺更加心生不滿。

第21集

金匾被鬼臉七和滾地龍搶走了,蕭大濤回憶到當初其中有一個搶金匾的土匪是禿頭,蕭國松和蕭大濤便懷疑到了滾地龍,蕭國松命喜子把鬼臉七和滾地龍到家裏來,試探一下滾地龍和鬼臉七的反應,蕭國松告訴他們如果找回了金匾便會獎勵他們大洋。鬼臉七和滾地龍口頭上答應了,隻能在另想其他對策。鬼臉七和滾地龍來到他們藏金匾的地方,拿出金匾卻發現金匾上的金子都不見了,開始滾地龍和鬼臉七還互相懷疑,但是後來他們發現不是金子沒了,而是上面的金子都變成了金粉,在土裏藏著潮濕使得金粉全都掉了,鬼臉七拿著這個匾去找蕭國松,蕭國松以為金子被他們獨吞了,雙方差點發生爭持。就在此時真正的齊專員來到了蕭國松的家裏,這使他們一頭霧水,剛剛送走了一位齊專員,被土匪劫持生死未卜,現在又來了一位齊專員,他們要打探清楚再做決定,喜子打探回來證實這才是真正地齊專員,蕭國松便盛情款待。原來鳳凰寨這邊孟夫子對于讓郝山水的遊擊隊留下來十分不滿,他便悄悄的放走了被綁回的齊專員。齊專員要蕭國松準備人馬,讓蕭國松他們派人剿匪,決定明天要去找鳳凰寨的人報仇。蕭國松不知齊專員說的是氣話還是酒話,當晚便讓兒子蕭大濤給齊專員備了五千大洋,探探齊專員的虛實,沒想到這個齊專員真的要去打鳳凰寨報仇,可是蕭大濤他們現在去打鳳凰寨就是去送死,蕭國松和蕭大濤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叫喜子趕緊找來滾地龍和鬼臉七,意在讓他們去攻打鳳凰寨。

第22集

孟夫子一直對郝山水留在鳳凰寨心有怨言,剛好鳳凰寨現在糧食緊缺,孟夫子借此機會準備趕走郝山水,要郝山水去籌糧食,籌不到的話就要帶著遊擊隊離開鳳凰寨,郝山水看著遊擊隊的隊員和鳳凰寨的兄弟真的是吃不飽飯,便答應了孟師爺的要求。郝山水和陸大川來到縣裏,高價回收糧食,他們掛上了一塊紅布,這是紅軍和村民們之間建立的信任基礎,不一會,村長就帶著村民們去交糧食了,查大虎和施禮青在一旁看著,施禮青心裏自然高興,因為郝山水不用離開鳳凰寨了,而查大虎則看不過去了,責問村長問什麽鳳凰寨收糧食就不給,而他們收糧食就給,就在此時張秉奇的部隊回到縣裏了,郝山水等人在村長的掩護下趕緊撤退。 蕭國松繼續讓鬼面太歲去殺人,這次給他一千大洋,叫他殺掉鬼臉七,而當鬼面太歲正要對鬼臉七下手時,鬼臉七反買通鬼面太歲殺死蕭國松,也定在蕭國松壽辰的當天。

第23集

為了讓金芝過上好日子,花金剛才去殺人賺錢,但這些金芝並不之情,金芝每天在家裏幫別人做一些針線活來維持家用,但是花金剛突然拿出了那麽多錢讓金芝知道他一定又去殺人了,花金剛告訴他這次要殺的人是蕭國松,金芝更是不同意。但最終金芝要求和花金剛一起去殺蕭國松,因為他對蕭家的地形熟悉,方便逃跑,花金剛不同意,金芝以死相逼,沒辦法花金剛隻能同意了。突然間台上出現了 第三張花臉。眾人都覺得奇怪, 第一次在台上看見同時三張花臉在唱戲,此時鬼臉七喊出了自己的暗號,可是台上的花臉卻沒有動靜,還是一直在唱戲,鬼臉七和蕭國松覺得事有蹊蹺,于是蕭國松便上台和花臉們一起舞槍,告訴他們見他舉杯就動手,但沒想到此時螢幕下來,蕭國松便倒地,頓時螢幕上涌現鮮血,蕭大濤看見父親死了自己傻眼了,發誓一定要為父親報仇。蕭大濤、張秉奇和鬼臉七三伙人開始追捕鬼面太歲。花金剛找一群孩子假扮臉譜人引開官兵們的註意,自己帶領施禮青和金芝趁機脫身,脫身之後的花金剛並沒有打算回到鳳凰寨,而是帶著金芝離開了。與花金剛金芝分開後,施禮青和郝山水回到鳳凰寨,為避免引人猜疑他們先後走進鳳凰寨,但還是被孟夫子發現了,他還是對郝山水和他的遊擊隊很有意見,還是要想辦法讓他們離開,施禮青對此很是不滿,借故找父親談話而離開。

第24集

而一方面郝山水在縣城裏被國軍通緝,這個訊息被張宜軒看到了,他回去質問岳開山為什麽不告訴她這件事情,岳開山卻以為張宜軒心裏還掛念著郝山水而醋意大發。張秉奇和岳開山來到蕭大濤家調查案件情況,詢問蕭大濤是否有什麽線索,但是他們從蕭大濤的言語中看的出來蕭大濤在掩飾什麽。決定派人分別跟蹤蕭大濤和鬼臉七,以便查找線索。郝山水看遊擊隊的同志們傷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便決定帶著遊擊隊離開鳳凰寨,準備離開之際卻發現了紅軍的人被查大虎抓住了,從他口中得知上面交代了新的任務,而這項任務要在鳳凰寨完成,郝山水等人又無法離開鳳凰寨了,施禮青倒是很開心,因為他又可以和郝山水在一起了。郝山水帶領遊擊隊一早就去尋找合適的地點開始建造和組織的聚集點,孟師爺和查大虎原以為遊擊隊要離開了,但是沒想到施禮青告訴孟夫子他們還要在這繼續住一段時間,要在這裏建立和紅軍的聚集點。孟師爺和查大虎心生不滿。

第25集

施禮青和郝山水一起去了,嘴上說著和紅軍學習一下,當晚回來的時候孟師爺看見施禮青便上去詢問,探探口風,卻又被施禮青擋了回來,孟師爺隻好去找施省吾,他告訴施省吾有意讓郝山水加入鳳凰寨入伙成為土匪,施省吾無奈同意了,他以為孟夫子問問就罷了,沒想到孟夫子另有其他意思,孟夫子他明知道郝山水是不會同意的,他就是故意要讓郝山水離開鳳凰寨。郝山水自然拒絕了入伙做土匪,但郝山水告訴孟夫子就算不加入土匪,隻要鳳凰寨有什麽事情自己和遊擊隊也會幫忙,但孟夫子之執意郝山水離開,施禮青從中阻攔。查大虎為此事悶悶不樂,借酒消愁,一直心戀查大虎的玉兒在一旁開解。滾地龍出了一個主意,隨便殺個人畫上花臉假扮殺手,這樣就可以把此事解決,鬼臉七也覺得辦法不錯,就讓滾地龍照辦。恰在此時蕭大濤和張秉奇收到手下報告,說鬼臉七有了殺手的訊息但是卻沒有告訴他們,他們便立刻跟隨前去,滾地龍在屋外做好了屍體,便向鬼臉七喊道沒有人會懷疑我們殺了蕭國松,不料此時的蕭大濤和張秉奇趕到,恰好聽見了,于是鬼臉七連忙逃走,張秉奇等人趕緊追捕。鬼臉七和滾地龍回到蓮花堂避難,不想蕭大濤早他們一步來到蓮花堂看不見鬼臉七和滾地龍的人便把蓮花堂燒了,鬼臉七回來後很是氣憤。郝山水來到鳳凰寨找施禮青問路,紅軍要在一個聚集點開會,查大虎看不慣的樣子,嘴裏喋喋不休,施禮青不理會他,帶著郝山水離開了。

第26集

查大虎開始喝悶酒,玉兒來陪他說說話,查大虎借著酒勁把玉兒當成了施禮青,還對玉兒大吼大叫。玉兒對查大虎說要下山,想回家看看,查大虎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讓玉兒傷心了,所以查大虎決定陪玉兒下山,不料半路上遇到了鬼臉七,查大虎叫玉兒先躲起來,自己引開鬼臉七他們,不料玉兒被滾地龍發現了抓回來山寨。查大虎回到鳳凰寨卻沒有看見玉兒的蹤影,玉兒沒有回到鳳凰寨,查大虎慌亂了手腳,要帶人去攻打蓮花堂救出玉兒,但是師爺叫查大虎稍安勿躁。師爺找到施省吾,就在此時蓮花堂派人來傳口信,告訴鳳凰寨玉兒已經在蕭大濤那裏了,施省吾得知這個事情之後,施省吾決定要帶人去攻打縣城救出玉兒。施省吾讓手下的人抬著來到了縣城門口,就在準備攻城之際,施禮青和郝山水及時趕到,阻止了施省吾的行為,郝山水決定和張秉奇談一談,讓鳳凰寨的人先都撤兵,把自己的槍也給了施禮青讓他保管,這樣方便他進城。

第27集

施禮青和父親施省吾在回去的路上施禮青責怪施省吾為什麽不等自己回來就帶兄弟們去打仗,施省吾說這也是為了保護施禮青,施禮青心裏不放心郝山水,便決定在城門外等著郝山水回來,施省吾同意了,並要查大虎陪著施禮青。現在正處國共談判時期,正在討論要一起抗日,所以張秉奇見到郝山水並沒有把他綁起來,也念在他們以前的關系,張秉奇要好好和郝山水談一談。張宜軒知道郝山水來了便詢問岳開山,而岳開山醋意大發不理會她,張宜軒來找哥哥張秉奇與郝山水,見到好郝山水,心裏說不出來的滋味。郝山水眼角也流著眼淚,他很感謝張宜軒,因為當初自己能逃跑也多虧了張宜軒,如今張宜軒已經和岳開山結婚,郝山水心裏滿是祝福,他希望宜軒能夠幸福。張秉奇答應了郝山水的要求,幫他找蕭大濤要人,岳開山奉命來到蕭大濤家,叫蕭大濤放人。玉兒回到鳳凰寨後還是一句話不說,查大虎覺得因為自己的錯才使玉兒落入了鬼臉七和蕭大濤的手上,查大虎很是自責,一直哄著玉兒。玉兒終于開口說話了,查大虎心裏也算安心了,他要查大虎站在這裏陪她算是懲罰。孟夫子來了,詢問玉兒發生的事情,玉兒支支吾吾的說了一些,孟師爺要帶著查大虎出去,但是玉兒說要懲罰查大虎,不許離開。孟師爺在玉兒的口中得知老莫的媳婦還沒有死,便叫老莫做一些事情,便幫助他救出他的老婆。此時的孟師爺已心生異念。

第28集

孟師爺來到蕭大濤家,想和蕭大濤做一筆生意。他把花金剛交給蕭大濤,便想借蕭大濤和張秉奇之手除掉郝山水的遊擊隊,這樣鳳凰寨便沒有了依靠,就可以是他自己的了。孟師爺找了幾個他親信的手下要去尋找花金剛的下落,找到立刻回報。孟師爺的手下發現了花金剛的蹤跡,報告給蕭大濤,蕭大濤帶人追去時,花金剛和金芝已經離開了。花金剛發覺鳳凰寨有奸細,怕鳳凰寨有危險,便帶著禁止回到了鳳凰寨。回到寨子裏的奸細向孟師爺匯報花金剛和金芝跑掉了,師爺怕訊息外露,知道自己是叛徒, 便毒死了這個手下。金芝和施禮青去營救花金剛,蕭大濤也得到訊息知道老莫綁了花金剛,帶人就沖了過去,兩伙人打了起來,在撤退過程中蕭大濤打傷了金芝,金芝滾下山被蕭大濤的人抓了起來,施禮青和花金剛回到到山寨,想辦法去營救金芝。

第29集

施禮青和花金剛帶著鳳凰寨的兄弟門下山來到了和蕭大濤約好的地點,花金剛拿起刀刺向自己的腿,讓蕭大濤放了金芝,不料金芝沖跑了出來,被蕭大濤一槍打中。此時郝山水的遊擊隊趕到了,幫助施禮青們擊退了蕭大濤。花金剛抱著受傷的金芝回到鳳凰,但此時的金芝已經奄奄一息。鳳凰寨裏,施省吾出來要大家決定怎麽處置孟夫子,查大虎為幹爹求情,希望能夠放過孟師爺。施省吾叫孟師爺來到自己的房間,決定好好跟他聊一聊,哥倆幾十年的交情,他能原諒孟夫子。他和孟夫子商討著是否要讓寨子裏的兄弟們加入紅軍。是應該投靠官府還是應該加入紅軍。孟夫子堅持要投靠國軍,可是施省吾為長遠考慮,他希望兄弟們能夠跟著施禮青加入紅軍,他對郝山水的為人十分信任,一方面是讓兄弟們今後有個著落,另一方面他希望把女兒托付給郝山水。可是孟夫子堅持不同意,因為孟夫子違反了寨子裏的規矩,當了叛徒,自然要受到寨子裏的懲罰,可是施省吾念在兄弟多年之情下不了手,準備放過孟夫子,可是孟夫子不知道,他以為大哥不念多年的兄弟之情,便在酒裏下了毒,想要毒死施省吾,但是施省吾的另一番話讓他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可是為時已晚,施省吾死了,孟師爺準備逃跑離開寨子,施禮青發現父親死了,拿起槍追了出去,殺死了孟師爺。

第30集

蓮花堂的鬼臉七得到手下的報告,知道鳳凰寨出了問題,便決定帶領弟兄們去鳳凰寨幹上一票。此時的蕭大濤去兵部找到張秉奇,想向張秉奇借兵去攻打鳳凰寨和蓮花堂,但是張秉奇婉言拒絕了。蕭大濤沒有幫手也就隻能自己帶著靖衛團的人動手了,蕭大濤回家開始籌劃著。蕭大濤帶著手下的人在蓮花堂周圍埋伏了起來,等了一天他終于等到了鬼臉七的蹤影。鬼臉七帶著兄弟們剛從縣城裏搶完東西回來,正在籌劃著要不要去搶幾個女人,沒話音剛落,便聽見了槍聲,蕭大濤的人向鬼臉七一幫人開槍,打得鬼臉七措手不及。滾地龍嚇的直接把臉藏在了地下,鬼臉七被打得帶著幾個兄弟逃跑了,蕭大濤等人把滾地龍抓了起來。蕭大濤把滾地龍裝進了箱子裏,把他抬回了蓮花堂,滾地龍向蕭大濤解釋殺死蕭國松和他一點關系也沒有,他也隻有點頭的份,什麽事情自己也說了不算,都要聽大哥的,極力擺脫自己的嫌疑,蕭大濤繼續在蓮花堂等著鬼臉七,卻遲遲沒有音訊。郝山水看到施禮青一個人在房間裏想去開導她,施禮青給郝山水開了門,施禮青把郝山水的琴給郝山水,告訴郝山水不要來管自己,明明自己都放不下憑什麽來說自己,施禮青關上門進了房間,郝山水撿起地上的琴,拉起了曲子,他要證明自己已經放得下父親和方詠荷的死。施禮青告訴郝山水,雖然父親生前希望自己把鳳凰寨和紅軍的遊擊隊合並,但是這一次施禮青告訴郝山水自己不會離開鳳凰寨,鳳凰寨就是自己的家。回到寨子裏的施禮青看到有兄弟想要離開鳳凰寨,被玉兒給綁了起來,因為離開鳳凰寨的人就要殺了,施禮青看到這一幕決定讓想離開的兄弟就離開吧,施禮青拿出了鳳凰寨的全部家當,把這些家當分給要走的兄弟們,兄弟們感動了,決定留在鳳凰寨不走了,一起跟著施禮青在鳳凰寨生活

第31集

蕭大濤告訴滾地龍可以讓他一條生路,但條件就是滾地龍要幫他抓住鬼臉七,他們之間的賬就一筆勾銷,蕭大濤帶著靖衛團的人假裝撤退,留下幾個人看著滾地龍。鬼臉七看到蕭大濤撤退了才敢帶著兄弟回蓮花堂。從蓮花堂被放出來的老莫的媳婦跑到了鳳凰寨,被門口的守衛抓進去審問,誰知老莫的媳婦卻說了一個大秘密,那就是玉兒在被綁到蓮花堂的時候被糟蹋了,鳳凰寨所有人都很吃驚,尤其是查大虎,他覺得自己對不起玉兒,查大虎召集了鳳凰寨所有的人,宣布了兩件事情,一件就是寨子裏的人誰也不許議論玉兒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他要娶玉兒。鬼臉七回到鳳凰寨和滾地龍商量著下一步該怎麽辦,此時的滾地龍已經按著蕭大濤的吩咐準備好了毒酒,準備毒死鬼臉七。鬼臉七真的喝了滾地龍給他倒的酒,毒發身亡,滾地龍隻希望蕭大濤能夠放過自己。滾地龍把鬼臉七的屍首交給了蕭大濤。施禮青吩咐鳳凰寨的人準備酒席,為查大虎籌備婚事,可是查大虎告訴他們這是他和玉兒兩個人的事,就算都準備好了他們也不會去參加。就算和玉兒結婚,查大虎心裏還是喜歡著施禮青。蕭大濤把剿滅鬼臉七的事情告訴了張秉奇,告訴張秉奇可以向上面邀功了。不過從岳開山口中得知,有人向省裏的領導寫了檢舉信,檢舉蕭大濤和蕭國松買凶殺人以及他們父子平日的所作所為,而寫檢舉信的人正是花金剛。蕭大濤也自知自己的縣長做不了多久了。施禮青帶著鳳凰寨的兄弟們準備趁著蓮花堂的鬼臉七剛死要趁著內亂剿滅他們。郝山水帶著遊擊隊也一同跟著去了。蓮花堂被鳳凰寨剿了,張秉奇沒費一兵一卒,對他來說算是一件好事。張秉奇接到上級死命令,為了不讓紅軍的地勢繼續擴張,決定帶兵去剿滅鳳凰寨和遊擊隊,岳開山與妻子難舍難分。

第32集

郝山水和施禮青他們已經做好了戰鬥計畫,先是全部都從鳳凰寨撤了出來,等國軍佔領之後用他們對地形熟悉的優勢再打回鳳凰寨,來到山下,施禮青和郝山水便分兩路行動。可是施禮青沒有聽郝山水意見,而是帶著鳳凰寨的兄弟直接攻回了鳳凰寨和國軍戰鬥。激戰過程中,查大虎看見玉兒將槍對準施禮青,以為玉兒要殺施禮青變向玉兒開了槍,玉兒頓時倒地,誰知就在玉兒倒下的那一刻,施禮青的身後也倒下了一名國軍,玉兒並不是要殺施禮青,而是要殺死施禮青身後的敵人,查大虎後悔莫及,抱著玉兒痛哭。而另一邊張秉奇和郝山水一對一戰鬥,不分上下,他們為了不同的立場而戰鬥。就在郝山水和岳開山打得你死我活之時,張宜軒及時趕到大喊著國共談判成功了,決定停止內戰,共同抗日,這就是大家都想要的結果。國共談判成功,郝山水希望施禮青能夠加入紅軍跟他一起抗日,他不想看到施禮青一個人那麽孤單,施禮青同意了郝山水提出的意見,鳳凰寨的兄弟們也願意跟隨紅軍一起抗日。蕭大濤的縣長被貶職了,和幾個人在宴山亭打著麻將,正巧此時他將宴山亭的房契給了一直跟著他爹多年的女人,此時花金剛出現,蕭大濤跳窗逃跑,花金剛要為金芝拿回宴山亭。蕭大濤什麽都沒有了,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正巧他遇到了施禮青,他和施禮青同時開槍,蕭大濤倒地了,施禮青忍著傷堅持著向郝山水走去,因為此時的郝山水正在那裏等著她。

(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職員表

(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我的傳奇老婆

郝山水 | 王挺

音樂老師郝山水心懷革命理想,抱著一把提琴來到蘇區參加紅軍,途中邂逅女匪火鳳凰,憨厚耿直的他誤以為火鳳凰是地下黨,救下了她,並用自己的善良感動了火鳳凰,火鳳凰將他護送到蘇區。

我的傳奇老婆

施禮青 | 崔波

女土匪蒙面女俠,冷酷神秘,殺氣逼人。因在途中邂逅郝山水,因為被郝山水善良所打動,決定護送郝山水到蘇區,從而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

我的傳奇老婆

查大虎 | 董彥麟

查大虎土匪,與施禮青是一伙土匪,很愛慕施禮青,因為郝山水的出現,導致施禮青喜歡上郝山水,查大虎在護送郝山水以及事後百般刁難郝山水,後來因為郝山水這個人很友善因而也加入了革命軍,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我的傳奇老婆

施省吾 | 李立群

有文化的山大王施省吾為人辦事狠毒,卻戴著眼鏡,穿著長衫,頭發一絲不亂,重情義,因為玉兒的事情,計畫攻打縣城,在于郝山水因施禮青得兒認識,後來郝山水為其出謀劃策,最終救出玉兒。

(參考資料)

音樂原聲

演唱者歌曲名
許鶴繽《往事》陳曦董冬冬

參考資料

幕後花絮

採訪李立群時對于為什麽自己的造型很前衛,李立群他說道,導演遊達志給予了充分的發揮空間,在服畫道上不拘一格,爭取做出跟別的抗戰劇不一樣的特色來。我的標準服裝馬褂長袍,我也不是按部就班的穿戴,比如馬褂我就直接腰帶一扎,跟現在流行的系腰長袍一樣,很有腔調。

于彥凱他坦言詮釋這樣性格外貌特征都比較外向,但同時又要兼顧到人物的內心變化的人物,對于自己來說這也算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崔波表示火鳳凰小小年紀就當上了鳳凰寨的大當家,雖殺人不眨眼,但十分有愛心。可這樣一個古靈精怪的女孩也難逃情劫,崔波坦言演繹這樣一個文武雙全的俠女十分過癮。

劇集評價

黨昊在《我的傳奇老婆》當中扮演一位貧嘴土匪滾地龍,這是個膽小怕事、貪財好色、見風使舵,有小心機但無大智慧的小人物,但在黨昊的精心塑造下,滾地龍這個土匪成為全戲最大的亮點之一,搞笑、詼諧,給觀眾驚喜。(21CN娛樂)

《我的傳奇老婆》劇照《我的傳奇老婆》劇照

崔波扮演的火鳳凰則是個神秘人物,"既是威風十足、可愛俏皮的女幫主,又是聰明狡黠、說一不二的'野蠻女友,是個麻辣女土匪。(網易娛樂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