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父親

我和我的父親

為前奧運會體操冠軍劉璇量身訂做的電視連續劇。

  • 中文名稱
    我和我的父親
  • 製片地區
    中國
  • 主演
    劉璇
  • 類型
    劇情

拍攝趣聞

《我和我的父親》從開機時就備受媒體關註,在該劇拍攝期間,記者跟蹤捕捉到了一些幕後趣聞。

看劇本保持高難動作

在北京體育大學的體操館裏,一組劉璇訓練和比賽的鏡頭正要進行拍攝,劉璇在一旁靜靜地看劇本,但她看劇本的姿勢對普遍人來說絕對算得上高難度,隻見她一會劈叉,把劇本放在地毯上看,一會兒又把一條腳架在高高的平衡木上,邊壓腿邊看,這樣不僅熟悉了劇本,還把訓練前準備動作一並完成了。

該劇導演李曉軍談起劉璇總是稱贊有加,說小姑娘拍戲特有靈氣,而且待人和善,從不擺名人架子,甚至犯了胃腸病,肚子疼得難受,還一聲不吭,咬著牙堅持拍戲,等到拍攝間隙才捂著肚子往衛生間跑。

劉璇給"華箏公主"當教練在該劇中扮演劉璇姐姐雲燕的演員阿斯茹看上去很面熟,原來她曾經在電影《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中飾演成吉思汗的妻子勃兒貼,還在最近熱播的《射雕英雄傳》中,扮演對郭靖一往情深的華箏公主。阿斯茹是位蒙古族姑娘,曾在內蒙古藝術學院舞蹈系學習舞蹈,去年剛從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畢業。

劇中文燕早年隨母親移居荷蘭,是劉璇在體操上的強勁對手,曾獲得過世錦賽冠軍。由于有扎實的舞蹈功底,阿斯茹做起一些體操動作來也像模像樣,但她畢竟隻是個"冒牌"體操運動員,于是劉璇便時不時給她當起了現場教練,教她做標準的體操動作。

男生高呼"劉璇我愛你"

在北京高校拍戲期間,劇組全體工作人員和來訪記者充分感受到了劉璇的旺盛人氣,一次在中國農業大學拍攝劉璇上大學的戲,正值大學生們午休時間,拍戲現場圍得人山人海,旁邊男生宿舍樓的窗戶上更是人頭簇簇,大學生們爭著一睹"璇美人"的風姿。

不知是誰帶頭叫了一聲:"劉璇,我愛你!"于是,整個男生宿舍樓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喊聲,這陣勢令記者吃驚,感慨如今的大學生真是感情外露,而一旁的劉璇,依舊面色沉靜,不慌不忙,看來,這種陣勢她已經見慣不驚了。

劉璇自謙導演猛誇該劇拍攝最後一組鏡頭的時候,記者現場問劉璇給自己這部電視劇處女作打多少分,劉璇想了一下,回答說:"65分吧。"至于為何給自己打一個剛剛及格的分數,她說:"這是我第一次拍攝電視劇,畢竟是第一次嘛,沒有經驗,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至于觀眾打多少分,就由不得我了。

"不過,該劇導演李曉軍給劉璇打出的分數則是85分,他認為劉璇盡管是第一次演戲,在表演上還顯稚嫩,但是整體感覺相當不錯,最難能可貴的是一個"真"字。"看這部戲,你會發現劉璇真的是在自己演自己。"

影片信息

影片名稱: 我和我的父親

英文名稱:

影片類型:

導演:

演員:

製片: 暫無

編劇:

上映時間:

上載時間: 2010-03-24 14:48:02

國家/地區: 中國

對白語言: 暫無

集數: 20

發行公司: 暫無

影片等級: 暫無

劉璇生平簡介

1984年在湖南省長沙市吉祥巷讀書時,就開始了體操訓練,8歲時進入湖南省隊,13歲入選國家隊。她是20世紀90年代中國體操女隊全盛時期的主力隊員之一,也是中國第一位參加兩屆奧運會的女子體操選手。之後進軍演藝圈。

2001年主演電影《我的美麗鄉愁》女主角(細妹),同年獲得最受歡迎女演員銅獎。

2002年主演20集電視劇《我和我的父親》女主角(高文君);

2003年主演電視劇《終極目標》女主角(廖靜儀)

2004年出演電視劇《夜半歌聲》飾田菲

2005年客串兒童電影《淺藍深藍

劇情梗概

《我和我的父親》講述的是一個父親與生女和養女之間催人淚下的故事:

年輕時身為戰地記者的父親,在戰場上因為鏡頭反光而暴露目標,為了掩護他一位副連長壯烈犧牲。戰爭結束後,父親懷著沉痛的心情來到副連長的家鄉看望副連長遺孀,恰逢其妻難產,于是責無旁貸地擔起照料恩人妻子的擔子,這一切自然遭到他的妻子的誤解和不滿,一氣之下妻子遠走國外杳無音訊,直到兩年後才讓律師來辦離婚手續,父親簽字後律師忍不住告訴他,他的前妻已經有了一個他的女兒。而此時,父親已轉業到北方小城,完全擔起了副連長家的生活,並與副連長遺孀和女兒組成了一個溫暖的三口之家,為了完成副連長"讓孩子當體操奧運冠軍"的遺願,父親從養女叫第一聲爸爸開始,就著力培養她學習體操,而父親遠在荷蘭的原配妻子得知這一情況後,出于一種復雜的心態,也讓父親的親生女兒學起了體操……若幹年後,父親的親生女兒和養女在奧運會上成了競爭對手,而父親,也面臨著是否與前妻重修舊好的選擇。

公元一九八二年,剛剛大學畢業的新聞攝影記者高啓明接到了畫報社赴前線採訪的任務不得不告別了新婚燕爾的妻子,同班同學許茹萍。在陣地上,由于高啓明使用的照相機鏡頭反光,引來了人的炮彈,為了掩護高啓明,副連長張佔祥英勇犧牲。高啓明帶著愧疚的心情去看望副連長的妻子周彩虹,正趕上周彩虹臨產和臨產後母女雙雙感染病毒,生命垂危。高啓明不得不留下照顧周彩虹母女。許茹萍無法忍受高啓明生活在負疚的陰影之路和啓明主動承擔起副連長留下的責任,悄然離去,遠赴歐洲留學。

高啓明為了照顧彩虹母女,毅然辭去大城市畫報社的工作,轉業到北方小城。最終與周彩虹母女重組家庭,成為一個本來不屬于他的家庭的丈夫和父親。為了完成副連長未嘗的遺願,高啓明嘔心瀝血,把女兒培養成為體操世界冠軍、奧運冠軍。

正當女兒高文君站在世界冠軍的領獎台上的時候,高啓明的前妻許茹萍帶著她和高啓明的女兒高雲燕來到了北方小城。高雲燕是荷蘭體操國手,世界冠軍、奧運冠軍。是高文君場上的對手。面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和養女;面對依然舊情不忘的前妻和恩愛至深、重病在身的妻子;面對親情與愛情、道義與責任;面對本來幸福美滿的家庭突然出現的分崩離析。親生女兒的極端排斥,養女的極端失落,妻子出走,前妻緊追不棄,做為父親、做為丈夫、做為朋友,高啓明沒有逃避。是良心、是道義、是職責、是感情、高啓明堅實地走在他自己的道路上,高啓明一雙善良、堅定、摯著、忠誠的眼睛告訴我們:每一位世界冠軍、奧運冠軍的身後,都有一位偉大的父親。從而把父愛,這一人類最美好、最崇高、最深沉、最凝重的感情,演繹到最真,演繹到最深。

劇情介紹

世界杯女子自由體操決賽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賽場門口,上屆奧運會自由體操冠軍、荷蘭籍華人選手高雲燕正在接受記者採訪,她自信地表示,不但要在此次世界杯上打敗老對手--中國主力隊員高文君,拿下世界杯冠軍,更要蟬聯下屆奧運會冠軍,成為無與倫比的體操皇後。與此同時,就在中國北方某小城市的一家醫院裏,高文君的父母高啓明和彩虹正急切地守候在電視機旁等待著比賽的結果,終于,他們興奮地看到文君以0.135分的優勢戰勝了雲燕,站在了冠軍領獎台上。文君的母親彩虹多年來病魔纏身,父親高啓明為了給妻子給付治療費,經常通宵寫作以賺取稿費,並利用業餘時間給各種雜志拍廣告照片。就在父親生日這一天,文君特意訂製了一個生日蛋糕,當她興沖沖地去取生日蛋糕時,卻意外地發現父親從機場接來了高雲燕及其母親許茹萍,而且高啓明顯得與許茹萍相當熟絡。文君認定父親有了外遇,但她決定保持緘默,仍舊把蛋糕帶回母親的病房。

高啓明催促文君早日歸隊參加體能訓練,文君卻堵氣私自向八一體工大隊遞交了退役申請。彩虹十分不滿意文君對父親的冷淡態度,逼她說出原由,文君無奈和盤托出,彩虹半晌不語,似有萬語千言無從說起。

彩虹的病情突然惡化,急需手術,不然恐有生命危險,茹萍為她墊付了三萬元手術費。術後彩虹仍舊昏迷不醒,沒有脫離危險期。面對隨時都有可能離去的彩虹,在文君和雲燕的逼問下,啓明和茹萍終于說出了埋藏在他們心裏許多年的故事--1948年的一天,新婚燕爾的國防報攝影記者高啓明接到了緊急採訪任務,不得不告別了妻子許茹萍趕赴西南邊陲。在戰火紛飛的前線陣地,啓明因不聽從副連長張佔祥的勸告,使照相機鏡頭的反光引來了敵人的炮火,緊要關頭,張佔祥奮不顧身地把高啓明撲倒在身下。張佔祥犧牲了,高啓明懷著沉痛和無比內疚的心情去看望張佔祥的妻子彩虹,而彩虹正臨產,情急之下,高啓明就在家屬欄內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彩虹產下一女嬰,產後母女雙雙患上了肺炎,高啓明主動留下來擔負起了照顧母女倆的責任。已有兩個月身孕的茹萍看到高啓明對彩虹母女照顧的無微不至,無處不顯露出關愛之情,頓覺心中酸楚。她決定遠赴荷蘭,獨自將孩子養大成人,並給啓明留下了一份離婚協定書。]

彩虹終于清醒過來了,醫生說她必須做骨髓移植手術,經檢測,隻有文君的骨髓與母親的相匹配,但被彩虹斷然拒絕。雲燕以現役荷蘭國手的身份進入北京燕山大學學習,文君的退役申請被批準,在父親的老戰友的資助下,她也進入了燕山大學學習。這時一企業找到文君,希望聘請文君做企業產品形象代言人,並重返體壇,如果文君能獲得下屆奧運冠軍,那麽該企業將負擔彩虹的全部治療費。于是文君私自與商家簽訂了協定。得知文君欲重返體壇的訊息,雲燕及其經紀人通過各種關系和渠道向文君的贊助商施壓,迫使其與文君解除契約,同時文君恢復備戰奧運資格的事也因困難重重而未果。

茹萍從國外高價購買的骨髓已運抵北京,彩虹以與啓明離婚作為交換條件,拒絕接受移植,醫院隻好將骨髓轉移給其他病人。彩虹病情再度惡化,最終還是文君堅決將骨髓移植給了母親,而她自己也因此永遠喪失了重返賽場的可能。

茹萍遭遇意外車禍喪失了生命,雲燕因過度悲傷,在訓練時不小心受了重傷。雲燕的經紀人的認為她已經沒有蟬聯奧運冠軍的能力,于是撤走了教練組和一切資助。文君在悄悄地進行恢復體能訓練,為重返奧運賽場做準備。高啓明為她擬定了一個訓練計畫,並讓雲燕和她一起訓練。奧運之戰即將揭幕,雲燕的荷蘭教練要把她接回荷蘭,在機場,雲燕和文君依依惜別,相約賽場上見。

最終,文君奪得了冠軍,雲燕則淚流滿面地站在亞軍領獎台上,當兩個女兒把兩枚獎牌放在高啓明手中時,他心中百感交集,他深深地感覺到這兩枚獎牌的份量是那麽沉重,以至于他托著獎牌的手都微微發顫。

雲燕要回荷蘭去了,在機場大廳,她的眼神裏充滿了對父親的依戀,高啓明知道隻要他一句話,雲燕就會拋棄一切留在他身邊,但他並沒有多說一句話,雙手緊緊握著文君,一顆滾燙的淚珠奪眶而出。

其它詞條